「沒意思。」施翩然哼了哼。

「所以,你該去問能給你答案的人。」庄思楠挑眉,沖她笑,「該上班了。」

她走在前面,安桃拉了拉施翩然,「你好端端的,幹嘛問她?」

「就好奇唄。」

「你別再針對她了。」安桃瞪她。

施翩然捏了一下她的腰,「這不是針對,只是在提醒她。」

安桃看著已經走在前面很遠的女人,不由嘆息,「擁有一個優秀的男人,並非是件好事。」

「只要男人站在她這一邊,不管來多少妖精,都無所謂。」施翩然也嘆道:「也不知道我當初是怎麼想的,居然看上了那樣優秀的一個男人。好在,我只是純欣賞外加一點點的愛慕,不至於掏心掏肺,非得到他不可。不然,多累啊。」

「人吶,還是簡單點的好。並不是優秀的,就是適合自己的。或許,這些路人中,就有一個最適合自己的。」安桃有感而發。

……

庄思楠搜索著「許清韻復出」的字樣,確實有媒體在報道她在哪裡撈金,大有復出的跡象。

照片模糊,不過能夠辨認得出就是她。

半年的時間,就開始蠢蠢欲動。

也不知道最終能不能洗得白。

手機震動,她點開一看,是陸瑤發的。

「晚上一起吃飯。」

「有事?」

「我生日。」

「好。」

「地址發你,早點來。」

「好。」

收到了地址,庄思楠關掉了網頁,做著手上的工作。

快到下班的時候,她給霍昀琛發了信息。

「晚上有約。」

霍昀琛的電話立刻就打了過來,「跟誰約了?」

那語氣,帶著一股子酸味。

「陸瑤。」庄思楠也不逗他,「她生日。」

「結束后給我電話,我去接你。」

「好。」

那酸意總算是散去了。

明明早上才見過,現在一通上電話,就又捨不得掉了。

每一次都是這樣。

不給他發信息,打電話,他就很淡然。

但只要發了信息,打了電話,那可就黏住了。

依依不捨,不肯掛電話。

「霍總,您日理萬機,一定要把時間浪費在我們這種無聊的通話中嗎?」她往椅子上一靠,笑的有些無奈。

「你又拋下我去跟別的人約會,還不讓我多跟你說一會兒話?」又來了。

幽怨。

庄思楠深嘆,「霍總,能別說的我這麼薄情嗎?」

「你現在一點也不黏我。」是控訴。

「我什麼時候黏過你?」庄思楠逗他。

沉默。

那邊的呼吸聲,都變得凝重了。

庄思楠暗道不好,又惹上了。

立刻賠小心,「霍總,我錯了。」

「哪裡錯了?」秒回。

「要不,我推了陸瑤,一會兒上去陪你。」她試探著。

「你都已經答應她了。」

看來,是真的怨氣啊。

庄思楠語調輕柔,「老公肯定比別人重要啊。我馬上上來陪你,不要動怒,不要生氣。乖。」

她的安撫總算是讓男人愉悅了些,「不用。你答應她了,就去。晚點我來接你。記住,不要喝太多酒了。雖然你喝不醉,但酒多傷身。」

「好。」他說什麼,她都聽著。

現在開始有些絮叨,不過聽起來格外的享受。

「不要抽煙。」他又強調了一句。

「好。」

「不準跟別的男人搭訕,也不要理。」他再加一句。

庄思楠抿著唇笑了,「好。」


短暫的沉默。

「霍總還有什麼要交待的嗎?」她問。

「沒有了。」

「那,現在可以掛斷電話嗎?」

「……可以。」

說是可以,又糾纏了一會兒,才結束了通話。

……

陸瑤也約了貝佳,貝佳跟阿楓請假。

對話如下。

「一會兒我要早點走。」不管怎麼樣,好歹也是上司,該有程序不能少。

阿楓抬頭,「做什麼?」

「陸瑤過生日,請吃飯。」

阿楓蹙眉。

貝佳見狀,不由揚高了聲音,「你該不會不準吧?本來就是下班時間,我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現在只不過是……」

「不要喝酒。」不等她說完,阿楓開了口。

貝佳閉嘴。

人家過生,怎麼能不喝酒?

不喝酒,沒氣氛啊。

見她不應,阿楓凝視著她,「不準喝酒。」

之前是不要,現在是不準。

這兩個詞,看似一字之差,可透出來的意思,大不一樣。

一個是提醒,一個是命令。

貝佳擰眉,「不喝酒不……」



「那就不準去。」

「可能」兩個字還沒有說出來,就又被他強行打斷。

貝佳被他這態度搞得立刻火氣上來了,「你憑什麼不準?下班時間是我的。」

「加班。」

「霍總說了,公司不是靠加班維持的。」

「手上的事沒有做完,就該加班。」阿楓不退步。

「你……」貝佳深呼吸,「霍楓,你是故意的吧。」

「是。」阿楓抬眸對上那雙慍怒的眼睛,坦蕩蕩的承認了。

貝佳張了張嘴,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回擊他。

深呼吸,不能跟他置氣。

她努力的扯出一個笑容,不用照鏡子,都知道不太好看,「好,我不喝酒。」管他呢,先答應了再說。

等去了那裡,喝不喝酒還是她自己的事。

「我跟你一起去。」阿楓丟下這句話,便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走吧。」

「……」貝佳瞪著他,「她請你了嗎?」

「沒有。」

「那你好意思去?」

「大家相識一場,沒有什麼不好意思的。」他站起來,拿了外套,「走吧。」

「……」

呵。

呵呵。

貝佳後悔。

早知道,她就不跟他這麼正面剛了。

……

到了約定的餐廳,是一處環境優美,很能讓人放鬆的地方。

陸瑤先到,庄思楠和貝佳,還有阿楓一起。

看到阿楓,陸瑤都愣了。

「你們倆,已經確定關係了嗎?婦唱夫隨。」陸瑤視線在他倆身上來回。

庄思楠站在一旁笑而不語。

「誰跟他婦唱夫隨了?別亂說話。」貝佳瞪著陸瑤,「他這是不請自來。做為主人,你可以請他離開。」

阿楓手裡提著一個袋子,遞給陸瑤,「生日禮物。」

「喲,還準備了生日禮物。」陸瑤意外,笑著接過來,「這是代表……」

「我們。」

貝佳皺眉,「什麼我們?你是你,別扯上我。」

「我說的是並不只是你和我,還有嫂子的一份。」阿楓糾正著。

聽起來好像沒有那麼怪異了,但總覺得哪裡不對。

貝佳轉頭問,「你準備禮物了?」

「可以當成是我準備的。」庄思楠意味深長的沖她笑。

所有人都看得出來,貝佳和阿楓之間有那麼點情愫在運轉。可貝佳,堅持著她最後的那點倔強。

明明喜歡,偏偏不承認,不接受。

但兩個人之間流露出來的那些小細節,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是有情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