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一掌,郭重山絲毫沒有因為對方是鍛體境新生而留手,他知道,自己耽擱不起,浪費時間越長,越有可能被人發現,如今他咬的就是速戰速決,趕緊解決了這個葉昇,然後離開!

呼呼~!郭重山右掌夾裹著獵獵的勁風,帶著一道殘影落下。

葉昇雙瞳一縮,腳下輕挪,身形刷的一下便平移開了兩米,郭重山的掌風呼嘯著落下,轟在地上,掛扯出一道深深的溝壑。

「竟然躲開了!」郭重山心中不由暗暗吃驚,對方只不過是鍛體境的一名新生,怎麼可能躲得過自己奮力一擊呢?這沒道理啊!

郭重山哪裡知道,葉昇已經將九雷炮錘學到了第六重,也唯有此他才能躲過郭重山的一掌,否則若是換了其他人,此時早已喪命於他的掌下!

「再來!」郭重山冷喝一聲,再度劈出三掌!

就算躲過去又如何?今天你必須得死!

呼!呼!

兩掌落空,郭重山心中不由有點著急,第三掌落下時,他陡然雙掌軌跡一變,一股龐大的靈氣蓬勃而出,如同一桿大刀一樣橫掃出去,凌厲的靈氣在空中發出嘶嘶之聲,如同要將葉昇橫切為兩截一般!

葉昇神色一凝,右拳猛地一握,瞬間右臂膨大為「炮錘」形態,與郭重山的第三掌硬碰硬的轟了過去!

嘭~!

一拳一掌撞擊在一處,發出一陣劇烈的悶響,一股肉眼可見的氣浪激蕩開去,似乎將空間也震蕩的扭曲起來。

你輸了!郭重山站在原地紋絲不動,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他感到對方的這一拳雖然氣勢不錯,但要想傷到自己,卻是萬難!

… 可是下一刻,郭重山的笑容就凝固在了他的臉上,因為他感到從葉昇的右拳之內,竟又發出一股強大的暗勁,排山倒海一般朝自己轟了過來,郭重山心中大驚,連忙雙腿一沉,雙腳陷入地面足有寸余,硬生生抗住了來自葉昇的一重暗勁!

「還好……」郭重山正要鬆口氣,卻忽然感到又一股力道緊接著第一重暗勁而來,而且這一股力道,似乎比第一重暗勁更強大了一倍!

郭重山悶哼一聲,身體被第二重暗勁震的為之一顫,那暗勁直接無視他的身體物理防禦,直入其身體內部!

也就是郭重山此時已達到臟腑境,其臟腑已經鍛造的極為堅韌,比常人強了百倍、千倍,否則葉昇那兩重暗勁,早已將其五臟六腑統統震碎!不過即便如此,郭重山也感到體內臟腑一陣陣難受,如同被狠狠用刀子割了無數道口子一般!

「混賬!」郭重山心中暗恨!心中發誓,一定要殺了葉昇!否則今日過後,以葉昇這等進步速度,自己早晚要栽在他的手上!

然而,正當郭重山要發狠再度出殺手鐧時,竟又有一股更為強大的暗勁透過葉昇的拳頭透發出來,直入其體內!


這一次,郭重山頂不住了。

剛才為了抵抗兩重暗勁,郭重山已經耗費了大量體力、靈氣,而此時第三重暗勁,已經達到了近十萬斤,透過他的筋骨直入體內,直接將他的臟腑震成了重傷!

「噗!」郭重山一張嘴,一口鮮血噴了出來,其中還似乎夾雜著幾片內髒的碎片!

不過郭重山也夠狠,身子一個後退,急速撤了回去,然後扭頭就跑!

他知道,自己小看這葉昇了!

想不到自己堂堂臟腑境的強者,竟然栽在了一個鍛體境的手上,簡直是恥辱!

「早知道,一開始就用自己的殺手鐧了,否則不可能輸給他!」郭重山心中悲憤交加,強忍著體內刀絞一般的劇痛,雙腿如飛,朝著不遠處的林中而去。

到了林中,應該就容易逃走了吧。

「想跑?」葉昇冷哼一聲,腳下施展出九雷步法,身形連連閃現,瞬間百米距離已經出去,攔在了郭重山的前方。

「啊~!」郭重山冷不丁看到葉昇出現在自己面前,不由得驚呼起來,一時氣血翻湧,又是一口血噴了出來。

「怎麼……可能~?!」郭重山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這葉昇的速度,怎麼可能這麼快!

陡然間,郭重山腦中冒出一個想法:這個葉昇,莫非使用的是九雷炮錘?

「郭重山,今天你跑不了了!」葉昇冷冷看著郭重山,殺氣騰騰。

「你使用的是……九雷炮錘?」郭重山心有不甘的道。

「你猜對了!」 這個明星來自地球 ,「剛才,我用的是九雷炮錘中的『連彈破甲』,以及九雷身法!」

郭重山不由得倒退了兩步,他作為靈武學院的老師,自然知道這九雷炮錘的來歷,自從靈武學院建院以來,只有一人完全學會過九雷炮錘,而十多年來更是沒有人去碰過這部戰技!

「想不到……想不到!我郭重山……竟然會栽在你一個……新生手上!」郭重山恨恨的咬著牙,一縷鮮血從他嘴角流出,卻被他狠狠的咽了下去!

不甘心!!

呼~!

郭重山冷不丁伸出右手,一柄奇形怪狀的兵器出現在他的手中。

這兵器的形狀是一個牛頭,一對足有一米多長的尖尖犄角,鋒利異常,水桶大小的金屬牛頭黝黑錚亮,牛頭的頸部以下是一個兒臂粗細的手柄。

這一桿兵器,看上去至少有六七百斤!

「葉昇……這是你逼我的!」郭重山此時如同一個嗜血魔鬼,雙眼通紅,道道血絲布滿了雙瞳,瘋狂之意油然而生,「今天就算我死,也要拉著你一起!我要用這牛頭杵把你砸成肉泥!」

說罷,郭重山渾身靈氣澎湃鼓脹,如同一頭凶獸,怒吼著朝葉昇衝來,手中碩大的牛頭杵高高舉起,朝著葉昇狠狠砸下!

「瘋牛撼地!」

呼呼~!!

牛頭杵沉重,加上郭重山的狠命一擊,剛猛的勁風呼嘯陣陣,如鬼哭一般!

面對郭重山的垂死拚命,葉昇也不會傻傻的陪他硬拼,他知道,郭重山此時內傷過重,加上如今使用牛頭杵這種超重兵器,必定會加重他的傷勢,用不了多長時間,他自己就堅持不住了。

腳下輕輕邁出一步,葉昇便化作了一道殘影,輕鬆躲過了郭重山的牛頭杵砸擊。

嘭~!


牛頭杵砸在地面上,落空了。

但是就在此時, 獵心遊戲:總裁慢慢撩 ,激蕩開去,霎時間將葉昇包裹在了其中!

怎麼回事?!葉昇立刻感到身體一陣發酸發麻,自己的肌肉變得開始不聽使喚了起來。

不好!葉昇心中一驚,他知道這必定是郭重山的某種戰技,也可以說是他的殺手鐧!一定要儘快躲開,否則……一旦被那牛頭杵砸中,要麼骨斷筋折,要麼,就是被那鋒利的牛角刺穿身體!

「去死!」郭重山怒吼一聲,揮動起牛頭杵,以牛角對準葉昇,猛地戳過去!

此時郭重山也是拼了!這一招瘋牛撼地需要將渾身靈氣聚集到牛頭杵上,再以特殊頻率將靈氣激蕩出去,不但極其耗費靈氣,對於身體也是極大的負擔,即便是他在全盛時,用出這一招之後也是渾身虛脫無力,而此時他身受重傷,用完這一招之後,他不敢想自己的身體會不會直接崩潰!

因此,這一擊對於郭重山來講,勢在必得,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眼看著尖利的牛角就要刺穿葉昇的身體,郭重山雙目中露出瘋狂的報復快意!!

呼~!葉昇陡然右手一揮,一柄門板般的大號重劍出現在他手中,這正是伏月重劍。

雖然從外形上看,伏月重劍似乎分量不如牛頭杵,但伏月重劍作為伏月一族的至寶,其材質卻絕非一桿牛頭杵可比,足有八百斤重,在葉昇的大力揮舞之下,與郭重山的牛頭杵撞擊在一起,發出震人耳鼓的巨響。

郭重山只感到雙臂一陣發麻,五指頓時不聽使喚,手一松,牛頭杵登時被砸飛出三十多米,重重砸落在地上。

… 郭重山拖著發麻的胳膊連連倒退,此時再看向葉昇的目光中已經有些幾分驚恐。

在整個煌元大陸,鍛體境和臟腑境之間的鴻溝是不可能逾越的,這是放之四海而皆準的真理!即便自己剛剛跨入臟腑境不久,但也絕不是眼前這個鍛體境新生能對抗的,自己殺死他,應該像碾死一隻螞蟻一樣簡單,可現在自己不但沒有碾死葉昇,反而被對方連連壓制,連自己的牛頭杵戰技都不管用了!

「你……你到底是什麼人?!」郭重山的信心動搖了,他感到,自己今天不但殺不了對方,而且搞不好自己還要被留下!

「怎麼,怕了?」葉昇嘴角勾出一抹冷笑。

「混蛋!」郭重山看出了對方語氣中的嘲諷之意,不由得自尊心大受刺激。

葉昇不再言語,而是身體一彈,高高躍起三米多,雙手合握伏月重劍,朝郭重山劈砍下去。

郭重山大吃一驚,他剛才的一招牛頭杵戰技已經耗費了最後僅剩不多的靈氣,此時哪裡還有餘力再抵抗葉昇這迅猛的一擊?當下他也不要兵器了,把牛頭杵一扔,連滾帶爬的朝一旁撲了過去,葉昇的伏月重劍幾乎是貼著他的身子劈落下去,將地面砸出一道深深的溝壑。

不過葉昇並未就此罷手,他一劍落空,卻藉助重劍砸地時的反彈之力,手腕一擰,將重劍一挑,重劍劍鋒橫掃出去,噗!的一聲在郭重山的腰間劃出一道血口!

須知,伏月重劍劍鋒雖然極為鋒利,但劍身卻很厚,這樣的一劍劈中,所產生他的傷口是很厚的,足有兩指,比普通的劍傷要厚了幾乎十餘倍!

汩汩……

大股大股的鮮血從郭重山腰間噴涌而出,幾乎完全止不住!

郭重山不由驚駭的大叫起來,照這個流血法,不用多長時間,身上的血還不得都流光了!他連忙催動起體內最後一點可憐的靈氣,試圖令肌肉合攏,將血口堵住。

不過,沒等他封住血口,卻看到葉昇冷冰冰的面孔,已經來到了他的近前,手中重劍上滴滴答答的鮮血極讓他心中顫抖!

「我已經這樣了,你……你不要趁人之危!勝之不武!」郭重山此時已經沒了反抗的餘力,連忙驚駭的叫道。

葉昇不由一笑,「你實力不如我,還說我勝之不武?你一個臟腑境高手對付我這樣的鍛體境,才真是勝之不武!」

「你想怎麼樣!」

「你這種人,心胸狹窄、睚眥必報,而且竟然給自己的學生提供禁藥,最後還殺人滅口,你給我一個不殺你的理由?」葉昇聲音冰冷的很。

「你要殺我?!」郭重山心中一顫,「怎麼說我現在也還是靈武學院的老師……」

「你早已經不配做老師了!」葉昇不耐,重劍一揮,朝著郭重山胸前刺去。

噗!重劍直接刺穿了郭重山的身體,郭重山身子一顫,隨即軟軟的攤了下去。

葉昇抽回重劍,隨手一甩,將劍身上的血跡甩掉。

郭重山不甘的瞪著大眼,卻已經沒有氣了。

正在這時,不遠處一道人影飛掠而來。

葉昇回身一看,發現是林舒雲,看她那麻利的動作,應該是已經服用了解毒藥劑,身體無恙了。

林舒雲嬌美的身體在夜空中幾個起落,轉眼已經來到葉昇近前,她正要詢問葉昇有沒有受傷,卻忽然看到地上躺在血泊中的郭重山,不由愣住了。

「是郭重山?」林舒雲雖然與郭重山交了一次手,但當時並沒看到他的面目,此時看到是他,不由的心中大驚,這郭重山在學院中的人員、口碑一向還算可以,是大家眼中的老實人,怎麼可能是他?

「我早說過,知人知面不知心。」葉昇看出了林舒雲的心思。

林舒雲吐了口氣,想不到郭重山竟然是這種人!不過……

「他是……你殺的?」林舒雲想到了這個關鍵的問題。

「恩。」葉昇只得點點頭,這裡也只有他一個人,說不是他殺的,誰信?

林舒雲愣愣的看著葉昇,此時她心中的震撼,比剛才看到郭重山時更甚!

一個鍛體境的新生,竟然把臟腑境的老師殺死了?這不是開玩笑吧?

林舒雲來到郭重山近前,看到他身上駭人的劍傷,還有地上扔著的極具震撼力的牛頭杵,心中波濤起伏。

看著眼前一副人畜無害模樣的葉昇,再看看他手中的伏月重劍。

沒錯,郭重山身上的傷口,應該就是這重劍留下的。林舒雲暗暗搖頭,這傢伙是個怪物么?

念頭一轉,林舒雲忽然笑著來到葉昇近前,「我記得你是3班的?」


「是啊。」葉昇一怔,怎麼忽然想起問這個了。

「三班的老師是庄冰雁吧?我跟他關係還不錯!」林舒雲似有深意的笑道,「改天我去跟你庄老師說一聲,讓他把你讓給我!」

葉昇臉一黑,自己又不是個物件,說讓就讓的嗎?怎麼說自己也是當事人,你問庄老師之前,是不是該徵求一下我的意見?

「我知道,你一定會同意的。」林舒雲忽然一臉壞笑的道,「你的實力如此驚人卻沒人知道,我想唯一的可能,就是你有什麼原因,不想讓人知道你的底牌,不過我今天可是親眼看到了,如果你想讓我幫你保守秘密的話……」

林舒雲不再說話了,葉昇自然也能聽得出來,自己要是不答應她,她就要把今天的事說出去了。

「你是老師,不能用這種手段威脅學生的。」 冥王游戲

「你要知道,女人可不是那麼講道理的。」林舒雲笑道,「怎麼樣,考慮一下?你若是到了我的班上,今後我一定會重點培養你的。」

「不用考慮,我不會去,至於我的事,你若是想說,我也攔不住。」葉昇毫不在意的說道,「這郭重山就交給老師你了,我先走一步。」

說罷,葉昇也不管林舒雲說什麼,身形一躍,離開了。

「豈有此理!」林舒雲看著忙不迭離開的葉昇,惱怒的跺了跺腳。


要知道,她可是學院有名的美女老師,實力也是一眾老師中很出色的,不知多少人托關係走後門要進自己的班,她都未必正眼瞧一眼!可今天她主動邀請葉昇,卻被拒絕,太氣人了!

… 第二天,靈武學院內就傳開了一則重磅消息:郭重山因私人恩怨刺殺了陳霄,而他本人也被學院老師聯手誅殺!

關於禁藥,關於葉昇,隻字未提。

至於沒提到禁藥,也是正常,畢竟靈武學院的老師搞禁藥,說出去丟的不僅是郭重山的人,也是丟靈武學院的臉。

至於沒提到葉昇……

對此葉昇只有心裡暗暗感謝林舒雲了。她昨日雖然嘴上不饒人,還以此「威脅」葉昇到她的班上去,雖然被拒絕,心中惱火,但她還是為葉昇保守了秘密。

一天的課程結束后,葉昇離開學院,朝自己的住處走去。

因為葉昇的住處較為偏僻,要經過一處彎曲小路,而這條小路上基本上極少有人路過,比如此時,就只有葉昇一人。

不過,葉昇卻發現,在前方不遠處,有一人站在小路中間,一動不動。

葉昇心中頓時就感到了不對,若是在大街上,這倒也沒什麼,但此時在這種僻靜小路上,一人站在中間一動不動,顯然不合理,怎麼看都是要攔住自己的去路。

葉昇心中訝異,不過腳下並未停,仍是一步步向前走去,不過越靠近那人,他心中就越是驚訝!

因為他在對方的身上,絲毫感覺不到身為武者的氣息,但是內心深處,卻越來越有一種危險的感覺。這種感覺,是他面對郭重山、庄冰雁、亦或者林舒雲時絕對沒有過的。

似乎,也只有面對古玉清時,才有這種類似的感覺吧。

難道他的實力不在古玉清之下?想到此處,葉昇反倒平靜下來了,反正自己肯定不是對方的對手,也不用跑了,直接面對吧。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