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咚!」

姜小凡軀體一震,神魂微微顫動。

同一時間,道眸達到了極限,難以再支撐歸元聖術。這一刻,他索性閉上了雙眼,於虛空上淡漠偏頭,盯住了昊天宗最高處的那道高大身影,眼神冷冽非常。

「昊凌夜……」

他冷冷的道。

對方身上的羅天氣息太明顯不過了,為一尊羅天七重天君王。

隨著他的目光望去,眾多觀戰者皆變色。而在同一時間,昊天宗內部的眾多弟子則是大喜過望,全部朝著最高處行大禮跪拜,高呼始祖,連四尊三清長老也不例外,神情無比的恭敬。

「曾祖。」

唯有昊凌道未曾行禮,於虛空上艱難的重組肉身。

昊天宗最高處,那道高大的身影確為昊凌夜無疑。他的眸子無比淡漠,掃了一眼太陽血脈,而後盯住了姜小凡,眼中閃過一抹幽光。他並沒有動,背負雙手立身昊天宗至高處,如同一個局外之人。

「我會殺了他!」

太陽血脈冷道。

迷霧是通往神秘的門扉

「若非有人相助,你活不到現在。如今,我不會給你機會了……」

姜小凡搖頭。

他偏過了頭來,再次盯住了昊凌道。

兩人所在的山脈無比浩瀚,但是這一刻卻是殘破不堪,被毀掉了大半。

「我承認剛才的術很強大,但是那又如何,你還能支撐嗎?」昊凌道眸子淡漠,周身大道陽之力翻湧:「捨去那道秘術,你還能憑什麼與我抗衡?一個人出現在這裡,你註定了只能以死亡收場。」 那掌柜的楞了一下,隨後將神石都收好。

「好。」那掌柜的再次上下打量的一下他們,隨後說道。

眾人來到一個靠窗戶的位置坐好,等著上菜。

「這家店的掌柜的態度也這麼不好,他們這邊的人都是這麼相處的嗎?」成浩疑惑的說道。

「天知道!」白雪皓撇撇嘴。

「狗眼看人低唄!」白月光淡淡的說道。

「白兄此言甚是有理。」白雪皓十分贊同。

說話的功夫,酒菜已經上來了,全都是肉,各種種類的肉那是應有盡有,酒也都是烈酒,聞著都辣。

「這地方……確實不一樣……」眾人看著一盤又一盤的肉,有些不知如何下口。

他們雖然也都是肉食動物,但是這肉上的有點太厲害了。

也根本沒有什麼筷子,全都用手抓,眾人凈了手,便入鄉隨俗手抓肉吃起來。

「味道還不錯!」雖然看上去嚇人,但是味道真的沒話說。和他們做的肉不太一樣。

這邊的肉都是大塊的肉,煮肉、烤肉、蒸肉、滷肉應有盡有,各種肉的味道還都不一樣,讓人大開眼界。

這一頓吃的他們十分滿足,酒也比較烈,他們都有些暈乎乎的感覺。


「先回房間休息一下吧!」樊洛洛看著眾人迷離的眼神,說道。

「好。」樊洛洛和楚漣卿兩人合起伙來將眾人一一抬進房間休息,隨後,兩人也回到了自己的房間。

「這裡的人雖然不怎麼樣,但是東西還是很好吃的,改天我去偷個藝,將來也能做給你吃。」楚漣卿說道。

「好啊!」樊洛洛點點頭,十分贊同楚漣卿去偷藝。

「吃的有點多,不如我們出去轉一轉吧!房間里太悶了。」楚漣卿說道。

這邊的氣候本就很熱,而且幾乎沒有風,氣候潮濕,給人的感覺就像是被扔進蒸籠裡邊蒸一樣,房間更是悶的不行,雖然他們修為很高,但是若是不能個清涼的符籙還是會出一身的汗。

「也好!」樊洛洛點點頭,她正有此意。

兩人離開了客棧,街道上的人也十分稀少,小販們也都是賣一些生活用品,賣吃的的都很少。

「這裡就沒有什麼特產嗎?」樊洛洛疑惑的問道。

「有啊!」楚漣卿說道。

「什麼特產?我怎麼沒看到。」樊洛洛問道。

「你看到了,之前就已經看到了。」楚漣卿搖了搖頭,說道。

「我看到了?什麼東西?我怎麼沒有印象?」樊洛洛皺起眉頭。

「肉啊!」楚漣卿有些好笑的說道。

「那也能算是特產?」樊洛洛不以為然。

「怎麼不算,這地方氣候乾旱,不適合種植蔬菜,水果也都和咱們那邊不一樣,所以這邊的人就是以肉食為主,很正常。」正常的蔬菜水果自然是不能在這樣的環境下生長的,能夠生長的都是神草和神果。

這種東西可不能亂吃更不能多吃,藥性不同,一個不好容易被吃死,就算不能吃死,那也是對修鍊沒什麼好處。

所以他們哪怕是吃肉,也不會去吃那些大補之物。

「你說的也對!」樊洛洛點點頭,認同的楚漣卿的想法。

「這邊修士的人口還真是稀少……誒?阿卿,你說我們賣冷飲會不會很賺錢?」樊洛洛眼睛一亮,問道。

「應該會很賺錢吧!」楚漣卿已經明白了樊洛洛的意思。

這邊的氣候根本不會有冰這種東西,若是有,那也是人為製造的,靠神力製造出來的,畢竟這邊的水都少的很,誰又願意為了這麼點錢去放下身價去給別人製造冰呢?再說了,若是真的有需要,以神人的修為,人人都可以自己製造,也沒有買的必要。

但是樊洛洛他們不同,他們這是清涼又美味,銷量一定不錯!

想到就去做,樊洛洛兩人回到房間之後,就直接鑽進玉佩空間中製造雪糕去了。

兩人一夜未睡,第二天依舊精神飽滿,徒弟們也都醒酒了,早早的便被樊洛洛兩個人從床上拉起來。

「又拉我們做苦力?」成浩十分悲哀。

「去不去?」樊洛洛只有一句話。

「去去去,敢不去嗎?」成浩翻了個白眼,眾人一人推著一輛車離開了。

這小車都是樊洛洛昨天連夜趕製的神器,裡面的溫度都是設定好的,容量也很大,能夠裝很多的雪糕冷飲。

一個人推著一個小車,在城中四散分佈,賣起冷飲來。

天才捕手 ,他們不差錢,就買了一盒嘗一嘗。

隨後便被這個味道給吸引,又買了很多。

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人知道了這個小車,由於雪糕的價格不是很貴,所以很多人抱著試一試的心態買了一盒,反響都很不錯。

最後,當太陽即將落山的時候,整個城中的人都已經知道小車的存在,慕名而來的人越來越多。雖然楚漣卿製作的雪糕數量很多,但是依舊還是被賣空了。

第一天就賺了滿堂彩,眾人心情大好,準備大吃一頓,隨後……

「今天又是肉?」眾人嘴角抽搐。

「沒辦法,也沒有別的東西啊!」楚漣卿嘆了口氣。

「那就肉吧!」眾人任命的吃了起來。

再好吃的東西,一天三頓的吃也是會膩的,尤其是肉這樣油膩的東西。

這燉肉吃完,他們短時間內都不想再吃肉了。

「要不……明天還是我親自下廚吧!」楚漣卿看著眾人的模樣於心不忍的說道。

「好好!師爹,您真是再世活菩薩啊!」成浩誇張的說道,差點就要抱著楚漣卿的大腿嚎嚎大哭了。

「明天我可以給你們做飯,但是今天你們必須幫我做雪糕!」楚漣卿說道。


「沒問題!」徒弟們二話不說直接答應。

「師爹,我們早就想到了,之前就摘了很多當地的水果,都是不要錢的,這樣也能避免我們自己的材料消耗。」趙雅說道。

「還是小雅貼心。」楚漣卿笑著說道。 陳杰可沒因爲肇事青年妥協就停手,擡起的巴掌照樣落在肇事青年臉上,打完後陳杰冷笑着:“那你打算賠多少錢?”


陳杰看了一眼躺在血地上的女人,現在救護車還沒到,也不知道她能不能撐到那個時候。

不過對這事陳杰可幫不上忙,他雖然修煉了那個什麼狗屁功夫,但對於治病療傷什麼的可不在行,到時候別人沒治好,反而把人給治死了就麻煩了。

“三萬…五萬塊吧!我剛剛看了一下,她的傷勢並沒有多重,五萬塊的醫藥費足夠了……”肇事青年或許怕陳杰再打他,說完後連忙從車裏拿出一個黑色塑料袋,裏面裝着大約七八萬的現金。

“現在沒你什麼事了,趕快滾吧!”陳杰伸**過塑料袋,隨後走到受害人男子面前,把塑料袋遞給他:“這是那傢伙賠的錢,是給你女朋友當醫藥費的。”

“謝謝,謝謝大哥……”男子接過塑料袋,雙目通紅的看着陳杰。

對於陳杰,男子是真心實意的感激,要不是陳杰仗義出手,今天別說拿到醫藥費,不被打一頓就算好的了。

“趕緊離開吧!帶着你女朋友去醫院。”陳杰好心提醒一句,因爲肇事青年早就打過電話,或許不久後就會有人趕到,屆時想走可就沒機會了。

“大哥,您能不能留個電話給我,等事情了結了,我請您吃飯。”男子一臉誠懇的道。

“不用了!路見不平拔刀相助,你不用記在心上,趕緊走吧!”陳杰之所以出手,主要目的是爲了捱打,至於吃飯陳杰可沒興趣,現在他基本一個星期吃一頓飯就能維持身體所需。

男子感激的看了陳杰一眼,心裏感嘆世界上還是好人多啊,隨後男子帶着他女朋友打的走了。

事情已經了結,人羣陸陸續續散了,肇事青年在賠償了八萬塊錢後,也開車走了。

不過陳杰哪裏捨得離開,他還要等肇事青年來報復他呢,陳杰相信只要他在這裏等着,肇事青年一定會帶人過來,要知道今天陳杰可是把肇事青年得罪慘了,陳杰就不相信肇事青年會不找他算賬。

此時人羣基本都已經走光,明知人家有黑色背景,沒人會傻乎乎的待在原地等人家來報復,當然,陳杰是一羣人當中惟一的例外。

陳杰就怕肇事青年不來,來了也怕他帶的人太少,陳杰對肇事青年可是抱着很大的期望,期望着肇事青年帶來百八十個人來揍他……

時間過去十幾分鍾,陳杰已經等的有些不耐煩了。

“碼的,都過去十多分鐘了,那傢伙怎麼還不來?難道路上堵車了?不會放我鴿子吧……”陳杰心裏鬱悶的想着,現在如果回家,又怕肇事青年等會就到,那豈不是白白錯過了一頓打?陳杰心裏給自己打氣:“我要堅持下去,想要捱打怎麼可以沒有耐心,或許等一下他們就來了……”

正在陳杰心中鬱悶的胡思亂想時,前方突然開來了四五輛轎車,只見車停在陳杰前方,一個個凶神惡煞的壯漢從車裏走下來。

陳杰見此心下大喜,因爲在這些人當中,陳杰看到了肇事青年,肇事青年果然沒有讓他失望,沒枉費他苦苦等了近二十分鐘……

“瑪的,幸虧剛剛沒走……”陳杰心中暗自慶幸。 昊凌道迄立虛空上,眸子中閃爍著兩輪刺目的神火,冷冷的望著姜小凡。在其四周,大道陽之力翻湧,如同一片神海般滾動,令他身上的氣息迅速攀升。


「一個人出現在這裡,你唯有一死。」

他的聲音很冷。

「是嗎?」

姜小凡淡漠的望著他。

這種毫不在意的語氣令太陽血脈當即眸子一寒。

對方如此態度,擺明了是看不起他,絲毫未曾將他放在眼中。

「你少要擺姿態,我再說一次,一個人來此,你唯有一死。」太陽血脈眸子冷淡,於虛空上邁步,抬手就是一拳:「現在的你,僅僅只是籠中困獸而已。」

這不是普通的攻擊,蘊含著大道聖力。

「是嗎?」

姜小凡面無表情,依舊是這樣兩個字。

道眸已經閉合,他在虛空上偏頭,躲過太陽血脈轟來的一拳。

「轟!」

突然,遠方的虛空震動,數股強橫的威壓出現,轉眼間沖了過來。

這是一群非常強大的修士,最前方是六尊強大的三清古王,身後跟著數十玄仙強者。一行人趕到這裡,第一時間就將眸光落在了姜小凡身上。

「是他!」

他們個個面帶殺機。

「這是?!」

「莫家的人,他們怎麼來了?」

「奇怪。」

諸多觀戰者疑惑。

蒼穹上,姜小凡面色不變,嘴角上揚,輕飄飄的一掌拍向太陽血脈:「莫家的人,是你叫來的吧。還真想不到,堂堂太陽血脈竟然需要幫手。」

他將太陽血脈咬的格外用力,諷刺之意清晰可明。

昊凌道眸子一寒,殺意更濃:「莫家聖子被你所殺,對方既為本皇座下十八戰將之一,本皇自然要給予對方一個交代。我會留你最後一口氣,由莫家斬殺。」

他為太陽血脈,傲氣還是有的,自不可能尋求外族之人相助。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