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揚抹了一把汗,這次收這條礦脈,耗盡了他大半的靈魂之力,心神一陣疲憊,不過葉揚依舊興奮的要死,

仔細看著體內長達千里的靈石礦,心裡簡直要樂開了話,這簡直是天大的寶貝,


靈石作為天地靈氣的結晶,用途極為廣泛,據說古代的時候,修行者都是用靈石作為貨幣來使用的,

靈石內部有著極為濃郁的天地靈氣,可以布置成聚靈陣,讓空間內的靈氣濃郁到極致,加速修為的提升,

要知道這個聚靈陣,可不是外界的那些聚靈陣,外界的聚靈陣,是緩緩聚集天地見靈氣,效果極為緩慢,

而用靈石布置的聚靈陣,是導引出靈石中的最純粹的天地靈氣,效果比外界的聚靈陣絕對要強大千萬倍,

有了它們的存在,自己的夥伴們,以後修行的速度絕對會像坐火箭一樣快,

而且靈石還是布置陣法的重要原料,有靈石提供能源,布置出的陣法,絕對恐怖無比,

懷著激動的心情,葉揚剛要離開,但是心中一動,看著地面上長達千里的深坑,一手揮出,一個巨大的拳影砸下,直接將深坑的形狀覆蓋,就像是被一拳打出來的一般,

做完這些葉揚才滿意的拍拍手,想遠處去奔去,不過剛奔出十幾里,前方空間一陣波動,一條窈窕的身影擋住了葉揚的去路,

「閣下請留步」一個女子的聲音傳來,一個身穿宮裝長袍,面色白皙的美貌女子,擋住了葉揚的去路,

葉揚停住身形,仔細打量了一下眼前這個美女,心頭微微一震,那個女子居然是半步尊主級強者,

葉揚認出了此人,她正是滄溟聖地的聖女李明芳,敖無名曾讓他小心的人物之一,

雖然明知道李明芳攔住自己的目的,但是還是裝傻充愣的道「不知道聖女你攔住在下,有什麼指教啊」

李明芳看了葉揚一眼,不知道為什麼,她居然從這個小小的皇者身上,感受到一絲威脅,不禁心下有些詫異,

見葉揚問話,李明芳壓下心中的詫異,雙眼睛緊盯著葉揚,同時身上的氣息也將葉揚鎖定問道「不知道閣下過來的時候,可曾見過我滄溟聖地的三個弟子,」

「見過,而且就在不久前」葉揚對於李明芳的鎖定,視而不見,依舊輕鬆的道,

「哦,不知道他們幾個人現在在哪裡,可否告知」李明芳微微眯著眼睛,冷冷問道,

葉揚心中一陣好笑,聖地就是聖地,做什麼是事都喜歡裝逼,乾乾脆脆的不好嗎,何必明知故問,答道「宰了」


李明芳臉色一冷,盯著葉揚厲聲道「你好大的膽子,連我聖地弟子都敢殺,」

「我呸,你們聖地算什麼東西,不過是一群既想當**又想立牌坊的垃圾,我有什麼不敢殺的」葉揚也怒了,你麻痹的,就許你們殺別人,殺你們就膽大包天了,

「混蛋,你給我去死」李明芳頓時大怒,玉手一伸,掌心發現一團白光對著葉揚拍來, 「混蛋,你給我去死」李明芳頓時大怒,玉手一伸,掌心發出一團白光對著葉揚拍來,

那道白光出現的一剎那,掌心周圍的空間頓時一片扭曲,葉揚從那團白光上感受到極大的威脅,

葉揚不敢大意,伸手握拳,對著李明芳的手掌撞去,

李明芳見葉揚居然用手硬接自己的手,頓時嘴角掛起一抹不屑的冷笑,手掌加力向前拍落,

「轟」

拳掌相接,地動山搖,氣浪滾滾,兩人下邊連綿數千里的荒山,頓時被抹平,恐怖的氣勁向四周席捲而出,

觸碰到李明芳手掌的一剎那,葉揚頓時感到一股陰冷的寒氣沖入了自己的體內,一瞬間整個身體都陷入了麻痹,

葉揚不禁大吃一驚,這個女人的剛才一擊中,居然不光含有世界之力,更包含著一股陰毒的寒氣,

而且那股陰毒的寒氣,是附著在世界之力的後邊,當世界之力侵入葉揚體內的,破壞他的身體組織,

那股陰毒的寒氣隨之湧入,直接將葉揚的身體凍結,葉揚頓時感覺五章六腑,好像都被凍成冰坨一般,

「噗」

一口鮮血噴出,而那口鮮血出現在空空中的時候,居然還帶著冰碴,冒著絲絲寒氣,

李明芳見葉揚居然沒被一掌拍死,有些詫異,冷冷地道「能夠接下我的寒冰真勁而沒死,半步尊主之下你是第一人,今天你就算死了,也值得驕傲了」

葉揚緩緩運轉龍象暗金身,隨著龍象暗金身的運轉,葉揚體內的寒氣,如同見到烈日一般,紛紛融化,幾個呼吸間消失地無影無終,

心中一聲暗嘆,正版就是正版,這份恢復速度,以前的根本沒法比,

葉揚看著一臉冷漠的李明芳,不屑的道「我們不是你們聖地這些無聊的人,沒心思為這種是驕傲,看你長得白白凈凈的,怎麼凈說一些沒腦子的話」

李明芳臉色一寒,她是高高在上的聖女,何曾有人敢這樣跟他說話,頓時柳眉倒豎,「你找死」

說完話又是一掌拍來,葉揚吃過一次虧了,怎麼會再次上當,躲開她的一掌,直接一腳踢向她的小腹,

見葉揚不跟自己硬拼,李明芳躲過葉揚的一腳,不屑的道「膽小鬼一個,你就也配做男人,」

葉揚心中一樂,一個聖地聖女,居然跟自己噴口水,這個可是非常有趣,而且富有挑戰性的行為,值得一試,

「不做男人做什麼,難道做剩女,做一個被人家挑剩下的女人,我可沒那嗜好」葉揚一邊小心躲避這她的右手,一邊道,

「你給我去死」果然聖女噴口水的技術,顯然不及葉揚,頓時被激怒,

對讓居然敢拿她引以為傲的聖女頭銜做攻擊點,頓時讓她怒不可揭,招式越來越凌厲,

葉揚不敢跟她硬拼,那股詭異的寒氣,實在讓人忌憚,不過顯然那個寒氣,李明芳只能一隻手使用,

雖然現在攻擊更加凌厲,但是只要小心她的右手,一時間李明芳也奈何葉揚不得,

「我去死,是啊,我是想去死來著,可是我突然發現,你一個被挑剩下的剩女都還活著呢,我死幹啥」極力地躲避著李明芳的攻擊,嘴上攻勢比手上要凌厲的多,

如今李明芳都要被氣炸了,畢竟高傲慣了,沒遇到過像葉揚這樣的敵人,


「今天我一定要殺了你」李明芳咬牙切齒,原本冷傲的臉,已經布滿了猙獰,

「殺了我不太可能,不過你的臉再扭曲下去,恐怕我會被你噁心死」看著李明芳被氣得變形的臉,一臉厭惡的道,

「啊」李明芳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如今的她再也沒有聖女的高冷,如同一個潑婦一般,對著葉揚瘋狂攻擊,

但是她現在怒急攻心,招數凌亂,被葉揚看到一個破綻,直接一腳踢出,直接撞在李明芳是小腹上,

恐怖的力道直接將她震飛數十里開外,葉揚的這一擊,讓李明芳微微有些清醒過來,

感受著小腹的疼痛,李明芳咬牙切齒,多少年來,沒有人能夠觸碰她高貴的身體了,今天居然被踢了一腳,

這簡直是她的奇恥大辱,李明芳面容轉冷,忽然身前出現了一隻古銅色的手鐲,

手鐲剛一出現,一股恐怖的氣息散發出來,李明芳伸手將手鐲捏在手中,隨著體內的世界之力運轉,手鐲越來越亮,威壓也更加的恐怖,

「小子,今天你死定了,就讓你見識一下世界之力催動下的祖器之威,這是你這個螻蟻永遠體會不到」李明芳一臉怨毒的道,

顯然她已經怒極了,已經不惜損耗珍貴的世界之力,要將葉揚殺死,

葉揚一瞬間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脅,如果說面對普通是世界之力,現在的他召喚出正版的青銅戰神,已經可以勉強抵禦了,


但是面對由世界之力催動的祖器,他一點把握都沒有,那股毀天滅地的威力,他在鮮血荒原敖無名和任天雄交戰地,就體會過了,一旦對上,恐怕性命不保,

不過葉揚冷哼一聲一咬牙,一伸手,一把漆黑的鐵尺出現在葉揚手中,那是在在魂星天手中得到的祖器,

「哼,不要以為只有你有祖器,我也有,我倒要看看,我們到底誰強」說完話,葉揚閉上眼睛,氣勢緩緩提升,

李明芳臉上明顯閃過一絲不屑,冷笑一聲,閉上了眼睛,加大對手鐲的世界之力的輸入,片刻後手鐲挖出嗡的一聲輕響,

臉上浮現一抹微笑,已經可以出擊了,李明芳緩緩睜開眼睛,看向葉揚,

不過讓她驚愕的是葉揚已經消失,抬眼看去,數千里之外一條身影在亡命飛奔,不是葉揚還有誰,

「混蛋,你給我回來」李明芳這下真的瘋了,發出了一聲歇斯里地的嚎叫,

遠處狂奔的葉揚一撇嘴,回來,當我是白痴嗎,沒有理會繼續向前飛奔,轉眼間消失在天邊,

「噗」

李明芳頓時怒急攻心,一口鮮血噴出,同時她身前的手鐲,因為注入了世界之力,處於爆發的邊緣,如果再不出擊,就要出現反噬了,

「啊」

李明芳發出一聲不甘的嚎叫,將積累的大量世界之力的手鐲向大地上擊落,

「轟」

一聲爆響傳出,就連已經飛出幾萬裡外的葉揚,都清楚地聽到了,

葉揚不禁暗地了抹了一把冷汗,這個聖女太恐怖了,起碼比黃無涯強大太多,

因為李明芳這個高傲的傻妞,一心想殺死葉揚,將大半的世界之力注入祖器手鐲中,必須全力維持手鐲內的世界之力運轉,

一旦分神,很有可能會因為祖器反噬,故而不敢追趕葉揚,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葉揚溜走,

當李明芳望著地面上,方圓數千里的深坑發獃時,葉揚已經飛出了十幾萬里的距離,開始緩緩地放下腳步,

葉揚手上多出了一顆中品靈石,愛不釋手地把玩了一陣,越看越來,越看錶情越淫*盪,

「嘿嘿,葉揚,我發覺你越來越壞了」九玄的聲音在葉揚的腦海中響起,

葉揚也不生氣,大言不慚的道「那是你發覺的太晚了,其實哥一直都是這麼壞」

「嘿嘿,不過這樣很好,壞的人才能夠獲得更長久,我以前的主人做事都非常的古板,不知道變通,也許你的方式是對的」九玄略微沉思了一下道,

「怎麼從來沒見你談過你前任主人的事情,要不你說出來,我來學習學習,」葉揚有些好奇的道,

「算了吧,沒什麼好說的,每一次都是一樣的結局」九玄嘆息了一聲,彷彿不願意回憶起那些往事,

「九玄,樂觀一點,不管什麼難題總有解決的辦法,之所以我們現在解決不了,要麼時機不對,要麼方式不對,總會找到的」葉揚不習慣這樣的氣氛,安慰道,

「你倒是確實樂觀,如今被那麼多大勢力聯名追殺,依舊還能這麼瀟洒快活」九玄有些沒好氣的道,

「那又怎麼樣,我還不是活蹦亂跳的活著,他們能奈我何,而且我現在隨時都能夠突破半步宗主,到時候我也能使用世界之力,我怕什麼」

如果不是為了讓自己完美升級,他早就成為半步宗主了,怎麼會現在這麼狼狽,

一旦擁有了世界之力,就算修為不夠,但是也足以跟聖子級大能叫板了,

「事實證明你的方法是對的,修為就像彈簧,壓的越狠爆發的就越厲害,否則你不會有現在的成就」九玄也同意葉揚的做法,

葉揚一邊跟九玄聊天,一邊向前行走,忽然發現出現了一個三人小隊,正朝一個方向疾奔而去,

也沒有在意,忽然又有兩人小隊,在葉揚前方奔過,望了葉揚一眼,之後便繼續前行,

但是葉揚發現他們奔走的方向,居然是相同的,顯然是同一個地方,

半個時辰又是一波人出現,依舊是向那個方向奔去,這引起了葉揚強烈的好奇心,神識展開,悄悄地跟在他們的身後,

葉揚大致分辨了一下,他們這是在深入遠古戰場內,直跟到第三天,葉揚終於看到了他們的目的地, 葉揚大致分辨了一下,他們這是在深入遠古戰場方向,直跟到第三天,葉揚終於看到了他們的目的地,

首先映入葉揚眼帘的是一座方圓萬里的高山,立壁千仞,直入雲端,磅礴大氣,

在大山的正中間,一道筆直的裂縫,將整座大山一分為二,滾滾江水,在兩座大山間緩緩流過,

還沒臨近大山,一股欲刺破蒼穹,斬天裂地的毀滅劍意,讓人自骨子裡發寒,

在那股衝天劍意麵前,所有人都像螻蟻一般,只能生出仰視之心,半點反抗不得,

就連葉揚剛剛望向那大山的時候,都被震住了,這是一種劍道意志,經過了無數年後,依舊沒有被磨滅這斬出這一劍的人,得多強啊,

葉揚看了一下地圖,確定了一下坐標,這裡被標註過的,名為天劍峽谷,是遠古戰場中相對比較安全的地方,

後世的人推測,這應該是一位遠古劍聖臨死前劈出的一劍,其中蘊含他一聲的劍道意志,故而萬古不滅,

這裡成為了所有劍修們進入遠古戰場的必經之地,因為能夠在這裡感悟遠古劍聖的意志,哪怕領悟一絲絲,都能夠受益無窮,

而且這裡被劍聖劈開的岩壁上,生長出了一種奇異的神草,名為天劍草,裡面蘊含精純的劍意,能夠幫組劍修更加快如的參悟劍意,簡直是無價之寶,

葉揚望著山腳下數千各派弟子,不禁恍然大悟,難怪過來的時候,見到所有人,都是腰懸長劍,原來都是劍修,

葉揚神識放開,見那數千弟子中,正沿著峭壁連綿而上,有的在山腳下打坐,有的略微偏上,連綿了數千里,

而其最前方有兩個人,已經到達了半山腰,兩人相距數百里,

葉揚望著那兩個人不由得笑了,因為他認出了那兩個人,下邊的個一正是夜雨寒,此時他正閉目打坐,

而在他前方四百多里的地方,則是一身黑色斗篷,面容陰森的黃無涯,

忽然前方一陣狂風從峽谷吹過,十幾片如同長劍形狀的草葉向外飛出,頓時引起下邊所有人的一陣驚呼,


黃無涯冷冷地盯著前方,見那幾片葉子在身前飛過,一隻手小心翼翼地伸出,急速地在空中一陣抓取,共有四枚天劍草被他收取,

葉揚眼睛一眯,因為他看出了黃無涯收取天劍草的時候,那隻手臂,居然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切開的一道小小的傷口,

剩下的天劍草繼續向下方飛去,夜雨寒睜開眼睛雙目如電,右手連探,頃刻間抓住了三顆天劍草,便力竭而衰,只能眼看著剩下的幾顆天劍草向下飛去,

下方的劍修見天劍草出現,急忙伸手抓取,不過不知道為什麼,手掌還沒觸碰到那枚天劍草,整條手臂齊肘而斷,如同被利刃切割過一般,

那人頓時發出一聲悲呼,不過還是一咬牙,伸出另外一隻手,在空中一撈,終於撈到一顆天劍草,

原來是半山腰,劍道意志極為恐怖,山谷的狂風掛出,經過山谷后,沾染的劍道意志,如同一條條看不見的風刃,鋒利無比,

不然的話以黃無涯的性格,怎麼肯能讓這麼多的肥肉在自己眼前飛走,實在是勁風太恐怖了,無力吞獨食,

雖然天劍草是至寶,但是所有人見此人如此狠厲,不禁心下佩服,

下邊的人也紛紛撈取,不過越往下人越多,雖然勁風到了下邊以後,威力減少了許多,成功率很大,

但是任何一個地方都有幾十人佔據,有的人手剛剛撈到那顆天劍草,一把長劍直接將他的人頭斬下,將天劍草奪走,

下邊每次天劍草出現,都出現異常混亂,如今連綿的山體上,全部的都是血跡,而屍體早被拋入了下邊滾滾江水之中,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