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若璃現在沒心情關心結界的事,只是盯著對面的男子,做出防禦的準備,兩人一時間都沒有什麼動作。

黑衣男子一挑眉,這小子夠沉穩,將來一定會有一番作為的,只可惜……

「真的要開始了。」男子眼底劃過一絲暗紅色的光芒,瞬間消失在原地。

好快!風若璃瞳孔一縮,身體的反應遠遠快於腦子,風若璃一掃腿,轉身攻向後方,兩股力撞擊一起,風若璃後退了十步,男子卻後退了三步,第一招結束。

風若璃心裡驚訝不已,沒想到無憂之城的城主實力竟如此的強悍!

男子沒有任何停留,接著向風若璃攻來,心裡也是十分的驚訝,小小年紀就有如此成就,將來一定前途不可限量,只可惜……到此為止了。

一招、兩招、三招……

前三招,風若璃都能吃力的接住,但越往後,風若璃就越沒有絲毫還手之力,只能被動的挨打。

越打下去,男子眼中的紅光越重,直到第七招,男子的眼睛徹底變成了暗紅色,那是不同於風若璃血紅色的眼睛,那雙眼裡沒有一絲神采,彷彿有濃稠的血液在裡面流動似得,周身都被紅色的霧氣圍繞,看起來嗜血無比。

「噗——」接過那名黑衣男子的第七招,風若璃又一次倒飛出去,吐出一大口鮮血,身上的衣物早已破爛不堪。

而那名男子也沒有停下的意思,直接向風若璃攻來,此時的他,如殺戮機器一般,不知疲憊,只知道不停的攻擊,直至對方到下。

第八招、第九招……


風若璃只是不斷地被打,吐出的血把自己的黑色的衣服染得更加深邃,接過第九招后,風若璃是連站起來的力氣都沒有,只能拚命的在地上掙扎。

男人最後一招的攻擊到了,看著不斷向自己飛近的男子,風若璃第一次感覺到死亡離自己是如此的近,腦海中和冥焱在一起的畫面不斷的閃現。


人們都說,人死的最後一刻,都會看見一生中自己最開心的場景,原來,自己最開心的時候,是和冥焱在一起的時候啊,冥焱,恐怕我再也見不到你了……

黑衣男子冰冷的掌風不斷的接近,風若璃此時都能清楚的看見男人眼中嗜血的光彩,難道,真的到此為止了嗎?冥焱,你在哪……

遠在九天之外的魔龍域。

黑色的大殿中,冥焱一身冷氣的望著地上跪著的幾人,渾身散發著冰冷徹骨的氣息,讓人不敢與他對視,只能低著頭,匍匐在地上,不停的顫抖。

忽然,冥焱一陣心慌,輕皺眉頭,看向天辰大陸的方向,手不自覺地覆上心口,一陣恍惚,「小璃兒……」

本書首發,請勿轉載! 掌風不斷逼近,風若璃耳邊的頭髮都被吹至腦後,而風若璃則是眼睜睜的看著黑衣男子迅速的逼近,瞳孔一陣收縮。

此時,男子就在風若璃身前,其手掌距離風若璃的臉不到兩厘米,覆在臉上的面具被強韌的掌風劈成兩半,風若璃蒼白而又絕色的臉龐就出現在黑衣男子眼前,那雙漆黑如墨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他自己。

看到風若璃真容的黑衣男子瞳孔一陣收縮,攻擊也迅速的停了下來,此時寬大的手掌就在離風若璃面前不到一厘米,要是再往前進一點,風若璃就可以(愛讀書,就上,愛,讀,網!)說拜拜了。

暗紅色的眼眸中閃過一絲金光,男子忽然踉蹌的後退幾步,雙手抱著頭,不停顫抖的樣子看起來十分的痛苦,口中還不停的呢喃著什麼,可惜風若璃此時聽不見。

無力的撫上胸口,風若璃劇烈的咳嗽起來,又吐出一大片鮮血,才停止了咳嗽,手臂用力勉強支撐起自己上身,從玄元戒中拿出一枚回元丹,連帶著嘴裡的血水一起吞了下去,隨後冷冷的看了一眼不遠處有些不正常的男人。

剛才他是真的想要殺了自己,可是最後卻停了下來,這讓風若璃自己十分的費解,但此時也管不了那麼多,只有先恢復自己的體力要緊。

黑衣男子半跪在地上,頭低著,雙手用力的抱住腦袋,在風若璃看不見的角度,男子眼底閃過一絲清明,隨後又被暗紅色覆蓋,然後又是一陣清明,如此往複,男子十分的痛苦,額頭冒出的虛汗不斷的成股流下。

風若璃則趁著這段時間,盤膝而坐,不斷吸收著空氣中的靈力,恢復自己的傷勢。

大約過了一刻鐘。

不遠處的黑衣男子眼睛恢復了金色,但還有一絲暗紅色的光芒偶爾閃過,複雜的看了一眼前方盤膝而坐的風若璃,忽然瞥見風若右手上戴著的玄元戒,瞳孔微縮,額頭突然間又是一陣劇痛,讓男子又是一頭的冷汗,緊皺了一下眉頭,右手下意識地伸向額頭。

男子似乎是知道自己清醒的時間不長,在痛苦稍微小了一點的時候,一咬牙,雙手迅速結印,在風若璃身後劈開一道空間縫隙,最後深深的看了一眼風若璃,右手一揮,猛烈的掌風將正在打坐調息的風若璃打進那到裂縫中。

黑色的裂縫慢慢變小,直到最後消失不見,黑衣男子無力地坐在了地上,此時哪還有那副溫潤的樣子,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欣慰的笑容,卻在剎那間僵住,暗紅色的光芒迅速佔滿男子的眼球,紅色的殺氣慢慢散出圍繞在男子身邊。

男子忽然站起,暗紅色的眼睛充滿暴戾與殺戮,雙手同時揮動對著四周就是一陣攻擊,不管四周有沒有人,只是這樣一直的攻擊,不知疲憊……

風若璃此時也不好受,四周一片漆黑,渾身上下沒有一絲力氣,傷勢也只恢復了不到十分之一,胃裡還在不停地翻滾,想吐又吐不出來,臉色也是白的不能再白了,她也不知道接下來會遇到什麼,慢慢的,意識陷入了混沌……

魔獸山脈中央,從未有人類踏入過,也沒有人知道裡面是什麼樣的,因為進去的人就沒有再出來過。

此時,一頭渾身漆黑鱗片卻散發著紅光的巨龍,安靜的蹲在地上,脖子上圍著一條白色的小圍裙,兩隻爪子上分別拿著一把對他自己來說十分迷你的刀子和叉子,睜著一雙漆黑的大眼睛看著面前躺著的『人』,怎麼看怎麼滑稽,心裡卻在想著要怎麼吃呢,是紅燒呢?還是清蒸呢?

那人是從天上掉下來的,正好在那頭赤焰魔龍準備狩獵的時候落在了他的面前,天上掉餡餅的事可不經常發生,赤焰魔龍還因此好好問候了一下老天爺,也就有了之前的那一段糾結。

那人渾身破爛,頭髮披散著,遮住了臉龐,露在外面的皮膚都是傷口,血液染在黑色的衣服上也不怎麼能看出來,但從那人身上散發的濃重血腥味就可以看出她受了重傷。

啊,有了!紅燒吧,好久沒吃了,外焦里嫩,嗯,想想就能流口水,赤焰魔龍幻想著烤好的美食,口水流在地上形成一個小水窪。

既然想好要做什麼,赤焰魔龍也就不再糾結,朝著地上的小人從嘴裡噴出一道紅色的火焰。

想著一會兒就能吃到紅燒肉,赤焰魔龍又是一陣呆愣,地上的口水慢慢向著小溪發展……

可還沒有幻想完,就聞到一股燒焦的味道,瞥了一眼地上毫髮無傷的小人,很是疑惑,這味道是從哪冒出來的?

使勁吸了一口氣,是燒焦的味道沒錯啊,是什麼燒焦了?

鼻子用力的吸了起來,可是聞著聞著就聞到了屁股后,也就注意到那條黑如焦炭,不停散發著一股燒糊味道的尾巴,某龍眨了眨那雙無辜的大眼睛,呆愣了,接著……

「吼——」一聲哀嚎的龍吼,震得魔獸山脈中圍和內圍一陣雞飛狗跳,就連外圍也能夠聽到這道凄慘的叫聲,以至於一連幾天,魔獸山脈都不見一隻魔獸。

要問那些魔獸去哪了?看看他們自己的窩就知道了,一個個屁股朝外,抱著腦袋不敢出門的那些不就是魔獸山脈的眾多魔獸嗎,怎麼一聽見那聲龍吼就變成了這個熊樣,還真是……沒出息。

本書首發,請勿轉載! 赤焰魔龍睜著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委屈的看著自己爪子里燒焦的尾巴,為什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為什麼不是紅燒肉的味道?為什麼地上那個人類會沒事?這到底是為什麼?

一連腦中出現好多個問題,讓赤焰魔龍摸不到頭腦,只能疑惑的看著地上什麼都不知道的人,委屈的噘著嘴。

深吸一口氣,赤焰魔龍又吐出一小口火焰噴在地上的人類身上,同時睜著一雙黑寶石一般的大眼睛仔細的觀察,不放過一絲細節。

只見,那紅色的火焰還沒到那人的身上,就被突然出現的淡紫色透明屏障給反彈回去,與此同時,赤焰魔龍感覺到一股強烈的血脈壓制突然出現,一時間沒反應過來愣在了原地,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噴出的火焰打在自己身上。

只聽,「轟——」的一聲,赤焰魔龍悲劇了……

煙霧慢慢散去,露出了赤焰魔龍龐大的身軀,那覆著黑色鱗片的身軀變得更加的漆黑,當然,是火焰燒的。

赤焰魔龍委屈的把兩隻爪子含在嘴裡,漆黑的大眼睛布滿水霧,樣子可憐極了。

他可沒錯過火焰噴在地上那個人類的一瞬間,那個人類的額頭髮出一道紫光,然後形成一道淡紫色的屏障保護了她,但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在那道屏障上感受到了自己種族強大的血脈壓制。

也就是說,地上的那個人類和他們魔龍族有關係,而且關係還不淺……

想到這,赤焰魔龍更加的委屈了,為什麼天上掉下一個餡餅,自己還不能吃,只能看著,好委屈。

現在肚子餓得咕咕叫,無奈,赤焰魔龍委屈的瞥了一眼地上的小人兒,灰溜溜的飛出去找吃的。

就在赤焰魔龍走後不久,地上那髒兮兮的小人微微動了一下,先是手指動了幾下,接著眼皮又動了動。

忽然,地上那人的雙眼猛地睜開,一金一銀的眼眸出現在空氣中,瞬間殺氣遍布四周,但也只是一瞬間,眼睛就又恢復成漆黑如墨的顏色,四周因殺氣而驟然降低的溫度也在瞬間變成平常的樣子。

沒錯,地上那個十分狼狽的小人兒就是從無憂之城出來的風若璃。


想用手臂支撐著自己坐起來,可是卻連手臂都無法移動一下。

此時的風若璃情況非常不好,渾身上下沒有一點力氣,在之前受的內傷也因為反噬而變得更加嚴重,現在只能微微動動手指,其他的什麼都做不了,只能躺著乾瞪眼,風若璃最討厭這種無力的感覺。

躺在地上的風若璃此時只想罵娘,什麼玩意兒啊,送自己出來就出來唄,還一巴掌把自己扇出來,不知道在療傷的時候是不能被打擾的嗎?搞得現在自己只能躺在地上,什麼都做不了。

眼前又是一陣眩暈,風若璃是徹底無語了,在陷入昏迷的最後一瞬間,只是輕聲說了一個字:草。

風若璃再次醒來是在第二天下午,緩緩睜開那雙漆黑如墨的眼睛,動了動手臂,感覺自己稍微有些力氣了,便看向周圍。


這一看,可把風若璃嚇了一跳,只見自己不遠處窩著一頭巨大的黑色巨龍,黑色的鱗片閃著紅色的光芒,兩隻大翅膀收在身體兩側,頭枕著兩隻爪子,那雙漆黑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自己,眼(愛讀書,就上,愛,讀,網!)睛里有著明顯的委屈。

沒看錯吧,那是委屈?風若璃很是懷疑。

再看了一眼,沒錯,那眼裡明晃晃的寫著:我很委屈。

這是什麼情況?

一隻巨龍在賣萌?

微微坐起身子,兩隻手臂撐著地面,滿是泥土的臉面無表情的與那頭巨龍對視。

一分鐘…。

十分鐘…。

半個小時……

風若璃一直是一副面無表情的模樣,一眨不眨的盯著那頭巨龍。

而那頭巨龍則是好奇地盯著風若璃,濕漉漉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十分的可愛,天啊,這是明顯的呆萌獸啊。

「咕嚕嚕——」一聲很不合時宜的聲音從風若璃的肚子中響起。

風若璃那副面癱的臉有了一絲破碎的痕迹。

赤焰魔龍聽到這道聲音,大大的眼睛眨了眨,忽然揚起那巨大的腦袋,就在風若璃全身緊繃以為他要攻擊自己的時候,眼前出現的畫面,徹底打破了她那副面無表情的臉。

只見,赤焰魔龍用腦袋拱了拱身邊的一頭大野豬的屍體,把它拱到風若璃面前,完成以後,還用那雙亮晶晶的大眼睛看著自己,臉上明顯寫著四個大字:來誇我吧。

抬頭看著眼前有三層樓高的野豬屍體,再看看一頭巨龍臉上出現不正常的表情,風若璃眼角、嘴角一起抽了。

幾度懷疑自己是不是被傳送到了什麼奇怪的地方,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玩意兒,這個世界玄幻了。

本書首發,請勿轉載! 「你是想讓我吃嗎?」許久沒有說話,風若璃的聲音略微有些沙啞。

赤焰魔龍聽到風若璃的話,那顆巨大的腦袋上下晃了晃,表示確定。

風若璃眼角抽了抽,雖然他好心的給自己食物讓自己吃,但也不用一下給的這麼大吧,而且還是生的,這讓自己怎麼吃。

忽然瞥見自己身上髒兮兮的衣服,風若璃是徹底無語了,這還能被稱為是衣服嗎?破破爛爛的,跟乞丐穿的沒多大分別。

「這裡有沒有水塘或湖泊。」風若璃滿眼嫌棄的看著自己一身狼狽的模樣,對著那頭赤焰魔龍說道。

赤焰魔龍想了想,片刻,又點了點那顆巨大的腦袋。

「可以帶我去嗎?」看著那頭赤焰魔龍的眼睛,風若璃緩緩說道。

總覺得對方不會傷害自己,而且那頭龍還真的很有趣。


如果讓風若璃知道在她沒醒來前,眼前這頭巨龍還幻想著把她自己做成紅燒肉,不知道還會不會這樣想。

巨龍的大腦袋又是一陣上下搖晃,支起身子,上前把風若璃叼在嘴裡,朝著一個方向飛去。

在赤焰魔龍嘴裡的風若璃很是無語,沒有想到自己也會有這麼一天。

風若璃被赤焰魔龍帶到了一個水潭邊。

看著眼前冒著寒氣的水潭,風若璃面癱的臉不正常的抽了抽,自己只是想要清洗一下,怎麼會這麼難。

而旁邊的那頭巨龍還討好般的看著自己,被那雙星星眼看著,風若璃是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

「那個…。你在這等我一下。」風若璃忽然想起玄元戒中還有一個乳白色的溫泉,就扭頭對著赤焰魔龍說道。

赤焰魔龍疑惑的眨了眨那雙大眼睛,但還是點了點頭。

見赤焰魔龍慢慢卧了下來,風若璃一閃身,就來到了玄元戒。

「主人!你來了!」

「主人!身體怎麼樣?」

「主人!傷重不重?」

「……」

風若璃一進來,那幾隻就跑到自己的面前,對著自己就是一陣詢問,眼底的關心不加掩飾。

微微一笑,「別擔心,我沒事。」

「若璃,你先去清洗一下吧。」青冥走了過來,對著風若璃說道。

「嗯。」風若璃很是無語的看著身上貌似長得像是衣服的玩意兒點了點頭。

看著風若璃的背影,青冥若有所思,總覺得無憂之城中的那個人很是熟悉。

「青冥老大,外面好像有什麼好東西。」赤炎屁顛屁顛地跑到青冥的身邊,很狗腿的說到。

「嗯嗯,銀風也聞到了。」外界兩年,當年還在風若璃懷裡的小銀風,如今也長大了,擬態的模樣只有一條小狗般大小,說話時,尾巴左右搖晃,十分的可愛。

「嗯,是有一個不同尋常的東西,不過,你們沒感受到外面還有一個強大的魔獸氣息嗎。」從沉思中回過神來,面無表情的對著那兩隻說道。

銀風喝赤炎對視一眼,紛紛挫敗的低下了腦袋,唉,好東西沒戲了。

洗完澡后,風若璃神清氣爽的來到了幾小隻面前。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幾小隻一看到風若璃的模樣,就傻愣在原地,眼底是滿滿的驚艷,就連青冥也失神了幾秒鐘。

也難怪他們會這樣,風若璃如今的模樣和以前的確差別過大。

一身黑衣銀邊男裝,銀色的彼岸花栩栩如生的綉在衣擺上,隨著風若璃的走動,微微反射著銀光,頭髮未梳未館,濕淋淋的披散在腦後,在光的照射下,發著深藍色的光華。

白皙精緻的面容沒有一絲表情,但也足夠讓人驚艷了,美,已經不足以來形容此時的風若璃了,風若璃的美是一種天生的、自然的、不交任何修飾的,是上天賦予人類最完美的著作。

「走吧。」看著他們愣神,風若璃也不出聲,直到青冥回過神來,風若璃才開口說道,這次,風若璃要把青冥帶出去,因為,外面還有一個火星人需要交流。

青冥回過神來,發現風若璃就在自己面前一直看著自己,臉色有些微紅,但聽到風若璃的話,還是高興的點了點頭。

就這樣,兩人出了玄元戒,獨留幾小隻還在原地愣神,等回過神來,風若璃兩人早就不知道離開了多久了。

青冥和風若璃出現在赤焰魔龍眼前時,嚇了他一跳,在看到青冥是跟在風若璃身邊時,便有放鬆了警惕。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