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勝利萬歲!

**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勝利萬歲!

偉大的領袖,偉大的導師,偉大的統帥,偉大的舵手,**萬歲!萬歲!萬萬歲!

坐在師生隊伍中的錢興祥,得到特殊照顧,坐在最前面的幾排位子上,由於坐的近,他分明看到站在台上的自己的爸爸,頭上的汗水此刻,正如雨水一樣地往下流著。


慢慢地,上身的衣裳就杯汗水淋濕了,幾乎沒有一小塊他乾燥的地方了,他的臉色也在漸漸地有紅色變成白色,身子也在開始微微地顫抖了。

看著看著,錢興祥不覺就感到自己的眼睛模糊了起來。他是多麼就下個衝上去,把自己的爸爸從那上面拉下來。

可是他不敢。因為,在每次爸爸背批鬥回來后,都會對他說,要記住,千萬不要在這樣的時候,有什麼衝動。

「阿祥,你要記住,在我接受批鬥的時候,你千萬不要發生什麼衝動。這樣,對你,多爸爸都會很不利的。」

這時,爸爸錢東照的話有出現在他的耳邊。他就只好強忍著,坐在那裡,可是,心裡卻是怎麼也安靜不下來了。

他在盼望著時間快一點的過去,批鬥會快一點結束,好讓自己的爸爸早點完成這樣艱難的任務。

更何況,這時候的錢興祥自己的右臂上也已經佩戴者一隻紅小兵的紅袖章,他一低頭之間,就看到了自己右臂上的紅袖章,耳邊也就想起一支自己平時經常唱著的歌曲:

我們是**的紅小兵,

**的話兒句句聽。

從小立下革命志,

長大要當工農兵。

好好學習,天天向上。

跟著偉大領袖**,

要做**接班人,接班人。

想道這裡,他就強烈的剋制著自己,強忍著眼淚,坐在那裡,看著自己的爸爸在那裡受罪。

批鬥大會進行到上午十點鐘左右,終於在「起來,饑寒交迫的奴隸,起來全世界受苦的人,滿腔的熱血已經沸騰……」的雄壯的國際歌聲中結束了。

一動不動地站立了一個上午的錢東照雖說正值壯年,但也卻是是夠累的了。

回到家裡,早早的吃好了飯,就到樓上去午睡了。

等他一覺醒來,已經是傍晚時分了,匆匆的扒拉了幾口飯,他就又來到了田頭,和社員們一起干起活來了。

「當時這個形勢也確實是夠火的了。」聽完錢興祥的話,王曉宏似乎有點心有餘悸地說道。

「呵呵,你沒有經歷過那個年代,當然,就不能理解當時的形勢,和那個年代的人們的激情了。」錢興祥呵呵一笑說道。

「嗯,這倒是的。我也是模模糊糊地對哪個時代有那麼一點的感受。」魏作炳微笑著說道。

「當時,雖然這樣,但人們都是無怨無悔的,有的就是對**的一片無限熱愛之情。你們不是看到了嗎?到現在,我們就是熱愛著**。」錢興祥沉聲說道。

說完話,他有拿出一根煙吸了起來,旁邊的魏作炳和王曉宏只是看著錢興祥,沒有說話。他們似乎也在沉思著,當時發動這樣的一個運動有什麼必要嗎?

因為,他們對當時的情勢的了解也卻是只是一張白紙。有的也只是在網路上看到的那些東西,他們也不敢妄加點評。就讓事實去說話吧。

他們感到,自己從自己工作和生活著的地方,所堅持的依舊是**確定下的組織起來。走共同富裕的道路。

可他們的發達程度不比其他的任何地方差,相反,更好一些。到處呈現的是一片生機勃勃的景象。

看來,走共同富裕的到了路也不必有縣浮起來的人去帶動其他的人富起來的差。

這樣想著,魏作炳微微一笑,看著錢興祥說道:「看來,你們的做法也非常值得探究。」

「嗯,我們的做法本來就未必就是錯的。那是社員群眾共同的意願。」錢興祥又吸了一口煙,微笑著看著魏作炳和王曉宏說道。

「興祥們去我們鋼鐵張基地看看。怎麼樣?」王曉宏看著錢興祥說道。

「好。魏哥。你也一塊去。」錢興祥拍了一下魏作炳的肩膀說道。

說著,他們就一起來到了外面的停車場上。坐進車裡,就向著鋼鐵廠的工地出發了。

在鋼鐵廠的基建工地上,遠遠地看去,幾個高爐車間的廠房已經矗立起來了,其他的幾個車間也已經都開始動工興建了。

工地上,有好幾個大吊車在那裡不斷地運轉著。

整個工地上,可以說是一片熱火朝天的景象。

「小王,你的初步設想是什麼?」錢興祥看著自己身邊的王曉宏問道。

「我想,先從員工的培養著手。因為一個員工的技術因素,關係到整個工廠的競爭和生存。」王曉宏看著錢興祥沉聲說道。

「好,你這個設想很好。具體就有你自己去落入吧。」錢興祥微笑著看著王曉宏說道。

正在這時,忽然錢興祥衣袋裡的手機,忽然響來起來。他拿起手機一看,是自己老婆陳玉蓮的號碼,於是,就按下接聽鍵接聽起。

「喂,蓮,啥事?」錢興祥問道。

「祥,爸爸肚子疼的好厲害的,你快回來。」還沒等錢興祥說完話,陳玉蓮就萬分焦急的說道。

「好。我馬上就到。」錢興祥放好手機,看著魏作炳和王曉宏說道:「不好意思,我爸病了。我得馬上趕去。」

「什麼?伯父病了?那你趕快去吧。」魏作炳催促著說道。

錢興祥告別了他們倆,上車就心急火燎地朝著自己的家裡趕去。

床上,錢東照扭曲著蠟黃的臉,捲縮著身子,兩隻手緊緊地捂著自己的肚子,正在床上翻滾著。

這時,他的臉上,額上、身上滿是汗水,穿在身上的那件襯衣,也已經被汗水浸濕了。

床邊坐著錢興祥的媽媽,她正愁苦著臉,用手在錢東照的肚子上,不斷的搓揉著。緊緊地皺著眉毛,兩隻眼睛里淚汪汪的。

床邊,站著抱著錢希望的陳玉蓮。她站在那裡,緊緊地綳著臉,愁苦著連看著床上,正在不斷翻滾著的自己的公公。

她懷裡的錢希望,此刻,原本是活奔亂跳,一天玩個不停,無憂無愁的他,也是雙手緊緊地摟著自己媽媽的脖子,緊緊地依偎在他媽媽的懷裡,緊緊地閉著他的小嘴巴,睜著那雙大而有神的眼睛,一聲不響的看著正在床上翻滾著的自己的爺爺。

他那粉嫩的,圓圓的小臉蛋上,竟然也是滿滿的驚憂之色。

整個房間里的空氣變得十分的沉重了,彷彿就像是要爆炸了一樣。

「咚咚咚。」正在這時,外面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隨著腳步聲的臨近,錢興祥風風火火地推開房門,走了進來。

「爸,您怎麼啦?」錢興祥三腳兩步地衝到錢東照的身邊,拉著他的手,萬分焦急的問道。

「肚子疼。」錢東照咬著牙,萬分痛苦地說道。

「爸,咱去醫院。」錢興祥說著,就背起自己的父親,往下面走去。

一邊,錢興祥的媽媽扶著,緊緊地趕在身邊。陳玉蓮抱著兒子錢希望也一起坐進了車子裡面。

錢興祥駕著車子,火急火燎地把自己的父親,送到了醫院裡,就直接把他送進了急診室里。然後他有出來,前去挂號付錢。

等錢興祥再次來到急診室的時候,錢東照已經躺在病床上了。

診斷後,一聲說,可能是膽結石,具體要等照了x光、做了b超后才能決定。

於是,錢興祥就有背著父親,來到了x光室里,然後,再到b超室里。

x光拍攝的接過是膽囊里有黑點,b超說是膽結石,而且顆粒已經不少也不小了。而且其中有一顆已經到了一毫米左右。

本書首發於看書王

… 「我想,先從員工的培養著手。因為一個員工的技術因素,關係到整個工廠的競爭和生存。」王曉宏看著錢興祥沉聲說道。

「好,你這個設想很好。具體就有你自己去落入吧。」錢興祥微笑著看著王曉宏說道。


正在這時,忽然錢興祥衣袋裡的手機,忽然響來起來。他拿起手機一看,是自己老婆陳玉蓮的號碼,於是,就按下接聽鍵接聽起。

「喂,蓮,啥事?」錢興祥問道。

「祥,爸爸肚子疼的好厲害的,你快回來。」還沒等錢興祥說完話,陳玉蓮就萬分焦急的說道。

「好。我馬上就到。」錢興祥放好手機,看著魏作炳和王曉宏說道:「不好意思,我爸病了。我得馬上趕去。」

「什麼?伯父病了?那你趕快去吧。」魏作炳催促著說道。

錢興祥告別了他們倆,上車就心急火燎地朝著自己的家裡趕去。

床上,錢東照扭曲著蠟黃的臉,捲縮著身子,兩隻手緊緊地捂著自己的肚子,正在床上翻滾著。

這時,他的臉上,額上、身上滿是汗水,穿在身上的那件襯衣,也已經被汗水浸濕了。

床邊坐著錢興祥的媽媽,她正愁苦著臉,用手在錢東照的肚子上,不斷的搓揉著。緊緊地皺著眉毛,兩隻眼睛里淚汪汪的。

床邊,站著抱著錢希望的陳玉蓮。她站在那裡,緊緊地綳著臉,愁苦著連看著床上,正在不斷翻滾著的自己的公公。

她懷裡的錢希望,此刻,原本是活奔亂跳,一天玩個不停,無憂無愁的他,也是雙手緊緊地摟著自己媽媽的脖子,緊緊地依偎在他媽媽的懷裡,緊緊地閉著他的小嘴巴,睜著那雙大而有神的眼睛,一聲不響的看著正在床上翻滾著的自己的爺爺。

他那粉嫩的,圓圓的小臉蛋上,竟然也是滿滿的驚憂之色。

整個房間里的空氣變得十分的沉重了,彷彿就像是要爆炸了一樣。

「咚咚咚。」正在這時,外面響起了一陣腳步聲。

隨著腳步聲的臨近,錢興祥風風火火地推開房門,走了進來。

「爸,您怎麼啦?」錢興祥三腳兩步地衝到錢東照的身邊,拉著他的手,萬分焦急的問道。


「肚子疼。」錢東照咬著牙,萬分痛苦地說道。

「爸,咱去醫院。」錢興祥說著,就背起自己的父親,往下面走去。

一邊,錢興祥的媽媽扶著,緊緊地趕在身邊。陳玉蓮抱著兒子錢希望也一起坐進了車子裡面。

錢興祥駕著車子,火急火燎地把自己的父親,送到了醫院裡,就直接把他送進了急診室里。然後他有出來,前去挂號付錢。

等錢興祥再次來到急診室的時候,錢東照已經躺在病床上了。

診斷後,一聲說,可能是膽結石,具體要等照了x光、做了b超后才能決定。

於是,錢興祥就有背著父親,來到了x光室里,然後,再到b超室里。

x光拍攝的接過是膽囊里有黑點,b超說是膽結石,而且顆粒已經不少也不小了。而且其中有一顆已經到了一毫米左右。

從b超室里回來,就住進了病房。等待動手術了。

在病房裡,經過輸液和吃了消炎藥后,錢東照的疼痛癥狀就消失了。

「阿蓮,你和希望回去吧。這裡一時間也沒啥大事了。」躺在病床上,正在輸液的錢東照,看著站在身邊的媳婦陳玉蓮說道。

「是啊,蓮,你就回去吧,這裡有我和媽在就夠了。」錢興祥看著自己的老婆陳玉蓮說道。

「那好,爸,媽。那我回去了。有啥事,你們就大電話給我。」陳玉蓮看著病床上的公公和自己身邊的婆婆說道。

「爺爺,奶奶,再見。」

這時,站在陳玉蓮身邊,抱著她的腿的錢希望,搖著自己的胖乎乎的小手脆生生地說道。


「希望寶寶乖乖。錢東照看著自己的孫子微笑著說道。

錢興祥送著陳玉蓮出來,一隻把他們送到了家裡,這才又回到了醫院裡。

轉眼之間,就到了吃飯的時候。

錢興祥就從醫院裡出來。來到了對面的幾家飯店裡面去,選自己的父親喜歡吃的飯菜。

一會兒,他買好了飯菜,又向著醫院裡面走來。

剛來到門口,就碰到了前來探望的村委主任錢明亮。

「興祥,老書記怎樣了?」錢明亮看著他十分關切的問道。

「明亮,你怎麼也來了?」錢興祥看著他問道。

「聽說老書記病了,咱特來看看。」錢明亮微笑著說道。

「吃飯了嗎?」錢興祥問道。

「吃過了。」錢明亮答道。

他說著,就和錢興祥一起往醫院裡面走去。

「老書記,好點了嗎?」錢明亮一來到病房裡面,就坐到錢東照的身邊,看著他關心的問道。

「嗯,好多了。村裡的情況怎麼樣?」錢東照微笑著,看著錢明亮問道。

這邊,錢興祥正在準備著飯菜。

「村裡道情況很好,老書記,你就放心養病。」錢明亮寬慰著說道。

「那好,特別是安全生產的事情,要常抓不懈啊。」錢東照看著錢明亮叮囑著說道。

同時,他也看了一下正在盛飯的自己的兒子錢興祥。

手術后,在醫院裡住了一周,錢東照就出院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