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這兩個傻逼轟出去!”金髮少女雙眸一冷,不奈煩的叫。

兩個黑人保安就伸手去推葉峯和吳天樂,可是,葉峯向吳天樂眼色一對,旋即提起長腳,各向一個保安踢去,兩個保安猝不及防的被踢了一腳,但畢竟是個子大,卻沒有被踢倒,這一腳卻勾起這兩個黑人的戰鬥慾望。

“你,中國李小龍,來,打我!”鐵塔般的黑人向葉峯招了招手,這黑人足有二米高,葉峯只能仰望着他的頭。

“幹他!”金髮少女在旁大叫。

黑人向葉峯踢去,另外的一個黑人也向吳天樂揮拳擊去。但葉峯卻向黑人下胯鑽去,然後用力一打,一個空摔把那個黑人摔得四腳朝天。葉峯一站定,卻雙目一掃,看見吳天樂被打得連連後退,於是一躍而起,雙腳相併,向黑人踢去,黑人在猛烈的衝擊中拍倒在地,葉峯在地上站定,剛好站在那金髮少女面前,他嘴一咧,雙手抓拳,低呼一聲,在美女面前做了個李小龍的經典動作。

“好!太好了!”少女卻鼓起掌來,然後向葉峯豎起母指叫:“李小龍!好功夫!”

吳天樂走到葉峯身邊,望着金髮少女問:“我們可以上去了吧?”

“可以!當然可以!”金髮少女雙眸仍然癡癡的望着葉峯,她從桌子上拿出一張名片雙手遞給葉峯,儘量用甜甜的聲音說:“李小龍大哥!我喜歡你,我要和你交朋友!這是我的名片,記得給我打電話哦!”

“好的!”葉峯接過香噴噴的名片放入口袋,有點得瑟的笑了。心想,是能泡上這麼美麗可愛的洋妞,我葉峯算是沒白活了!

葉峯正在偷着樂的時候,那兩個黑人保安爬起來了,金髮少女讓一個保安帶路,把葉峯和吳天樂帶到電梯間,並禮貌地爲他倆按開了電梯的門。“小子,你真有豔福,老闆的千金喜歡上你了!”黑人保安衝葉峯說。

“謝了!老弟!”葉峯向保安抱拳,笑:“沒有你們的參與,我還沒機會呢!話還沒說完,電梯門便關上了。”

“兄弟,你剛到美國,就有了姑娘喜歡你了,說明是個好兆頭!”吳天樂說着,馬上改按了層數,電梯平穩的向上升去,很快就在頂樓停下。

兩人走出電梯間,再爬上了樓頂。葉峯看了看對面的樓頂,然後向後倒退了幾步,接着向前急衝,一躍而起,就躍到了對面的樓頂。吳天樂也學着他的樣子,躍過了對面的樓頂。

吳天樂站在樓頂,與葉峯互相擊了一下掌,然後兩人悄悄的向下溜去。

盛達大廈頂層,一個人也沒有,靜悄悄的。一眼望去,明淨的地板,廣闊的空間,前面是個小花園式的陽臺,一箇中式擺設的大廳,後面是關上門的房子。

當葉峯和吳天樂走在明淨的地板上,猛一擡頭,發現天花板上的攝像頭正對準了他倆,這大廈四處都是攝像頭,那能不被發現呢?

“走!找個人問一問,陳漢強在那裏?”葉峯聽了吳天樂這麼一說,就點着頭從樓梯向下一層走去。

在盛達大廈十七樓,一間掛着董事長辦公室裏,在寬敞明亮的辦公室裏,一張大班桌前面,一個留着修長的拖發,身姿修長,身穿一件紅色小皮衣,露出深深的事業線,下身一件齊及大腿的紫色皮裙,皮裙之下,露出一對圓潤長腿,修長的曲線,讓人目眩神迷。

她就是陳漢強的總助理,李佳佳!由於陳漢強還在醫院治療,授權她管理盛達集團。

此刻,李佳佳雙手抱胸,在落地大窗上度步。透過玻璃大窗,能看見曼哈頓整個南部的華爾街,聖三一大教堂的尖塔清晰可見,沉沉的鐘聲從教堂輕輕的傳來,她那雙嫵媚動人的眸子正在對着華爾街出神。

隨着鐘聲漸行漸遠,李佳佳卻有一種壯志未酬的感覺,眺望着華爾街,就覺得自己站在了世界的中心,是一切的主宰。就像陳漢強給她許諾的,小寶貝,佳佳!你將得到自己夢寐以求的一切。。。。。。

“我李佳佳一定能成爲盛達能源集團的撐控者,成爲華爾街的老大!”她在心中盡情的吶喊。佳佳把目光從華爾街中收回,目光卻落在大班桌的一個相框上,鍍金包邊的相框裏,是英俊的陳漢強和他的女兒陳姍姍的合影,那個小女孩在照片裏甜甜地笑着。

李佳佳盯着照片皺起眉頭,這個小丫頭咋怎麼也整不死呢?居然來到了美國,昨天派出去的七個殺手居然被她殺了六個,她身邊的又是些什麼人呢?黑狼這樣頂級的殺手也弄不死她,難道她身邊有更狠的角色?

李佳佳忍不住打了個寒戰,如果陳姍姍找到她父親陳漢強就壞了,事情的敗露,一切都完了!

“不!我一定要把她幹掉!否則陳姍姍十八歲後這個大企業就是她的了!”李佳佳拿起桌上的蘋果手機正要打電話,房門卻篤篤的響了。馬上要回紫微了,要和小月舞她們相見,還有牛魔老祖他們,偌大的天庭,多麼溫馨的畫面啊。嗚啊,可是,龍這會實在沒有醞釀出情緒來,有些卡文,盯著電腦半天,寫出來1000字還是給刪掉了,因為覺得這樣卡出來的東西肯定不好。

唔,今晚就暫時一更,還是老規矩,今晚欠下的一更周六三更補回來哈。 葉峯和吳天樂大搖大擺的來到盛達大廈十七樓,看見了一間房子上的門牌標着:董事長辦公室。於是來到門口, 看了看門牌, 心中暗喜, 暗叫,陳漢強這個老傢伙,我終於找到你了,你的寶貝女兒陳姍姍找你找得很苦呀,你倒好,像個烏龜般躲着縮着!

葉峯舉起手大咧咧的敲門,想象着,陳漢強聽到愛女的消息如何百感交集。

“誰這麼沒禮貌?”李佳佳瞪着一雙杏眼打開了門,看見兩個黃皮膚男子旋即一楞。

葉峯和吳天樂卻步入辦公室裏,兩人在豪華的辦公室裏東張西望,陳漢強呢?這老頭跑那去了?

“你們是什麼人?”一聲嬌喝讓葉峯和吳天樂才注意到面前站着個大美人,李佳佳正橫眉立目,盯着這兩個男人。

“你是陳漢強的祕書?”葉峯迴頭問,然後大咧咧的將屁股坐上大班桌上,拿起相框看,姍姍和她爸爸在照片中笑得多甜呀,呵,我以爲陳漢強是個老人呢,原來也不過是個大叔罷了。葉峯看着相片中的男人暗言。

吳天樂則雙手抱胸,警惕的看着眼前這個美女,看着這個身姿修長,衣着暴露的女人和濃濃的香水味,讓他感覺到呼吸都有點困難。

一道冷若冰霜的目光從這個女子的雙眸中射出, 盯得葉峯感覺到有種冷颼颼的感覺, 莫非這貨就是李佳佳?陳漢強的馬子?這尼瑪長得很有姿色啊, 難怪得陳漢強二取一啊, 嘖!嘖!少見的大美人!葉峯頓覺胯下的小鐵柱有點火熱。

“你問我是誰?我就是這裏的董事長呀!”李佳佳隱約的感覺到,這兩個男人是因陳姍姍這丫頭而來的,也知道來者不善, 但想着在自已的地盤裏,又有上百個持槍的特保,我憑什麼怕他倆呢?

“你是李佳佳, 陳姍姍提起過你, 你就是陳漢強的情人兼助理吧?”葉峯的目光從她皮裙下雙腿向上移, 李佳佳那雪白蛇腰讓葉峯看得心中打了個顫, 這女人簡直就是一個能夠令男人爲之瘋狂的尤物啊!

“陳姍姍?什麼情況, 亂七八糟的,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李佳佳皺着眉頭吼。

葉峯聽她這麼一吼, 突然想玩一玩這個女人, 於是向吳天樂這個紐約大探長遞了個眼色, 然後嘴角一旋笑:“你必須給我錢, 一億美金!陳小姍就在我手上, 沒給十億我就弄死她!”葉峯笑臉一收, 盯着李佳佳惡狠狠的叫。

這時, 五個身穿防彈衣手握**的黑人特保看到監控錄像後, 馬上趕了過來, 正欲衝入辦公室。這當口, 李佳佳聽到葉峯這麼一說, 趕快打手勢讓特保們止步,這兩個華人綁架了陳姍姍?難道是阿森的人?

“我們好不容易把小姍弄上幸運號, 來到了美國, 你得給我錢!”葉峯拍了拍大班桌叫:“否則我就魚死網破!”

“對!魚死網破!吳天樂跟着叫, 但心裏挺納悶,葉峯這小子玩那出呀?

“你是阿森的人?李佳佳問。

“阿森?葉峯一愕, 轉而笑了:“對呀!老子就是阿森的人, 你到底還要不要那個小丫頭呀?

“她在哪?”李佳佳問, 然後卻走近葉峯身邊, 又回頭向辦公室門外望去, 表情變幻不定, 正要說什麼。

就在此時, 一個挺着個啤酒肚, 大腹便便的男人拿着一份文件推開那些特保, 衝入了辦公室,看見了葉峯和吳天樂兩個華人正在對着總助理嚷嚷,一愕, 問:“ 這兩個黑衣男人哪來的呀?怎麼在公司裏呢?”

葉峯看見來了個像是管理層的人, 說話更大聲了,他向李佳佳咧着嘴,說:“你到底要不要陳姍姍了?不要我可撕票了呀!”

“你們綁架了小姍?你快把她放了!”胖子上前就抓住葉峯的衣領吼:陳姍姍少一根毫毛我都不會放過你的!

“你是一個在這裏能說上話的人麼?”葉峯盯着他問。

“對,我是財務部經理,還是小姍的舅舅,咋樣?你快把人放了,多少錢我都給!”胖男人急急的說。

“張叔,別忘了我纔是這裏有決定權的人,強授權我管理整個公司的!”李佳佳冷豔的雙眸一擡,盯着那個叫張叔的胖男人說。

“可是小姍是我的外甥女,我有權過問!”張叔歇斯底里的說。

葉峯推開他的手說:“那給我錢!一億美金!”

“好!我馬上安排!”張叔點頭同意。

“不!不能給他錢,你這是縱容犯罪,懂麼?報警吧!讓警察來解決!”李佳佳冷冷的說,她心裏正希望葉峯來個魚死網破呢,把陳小姍殺了才合她意!

“我有權決定這事,我給錢!”張叔就要拿起內線電話,打給財務部。

可是,李佳佳卻急忙上去按住他的手,制止他打電話,並急急的說:“不成,我說不成就是不成!接着,李佳佳向站在門口,手握**的特保們招手,厲聲的說:“把這兩個傢伙抓起來,送警察局!”

吳天樂心中冷笑,老子可是堂堂探長呢,李佳佳看樣子是打算不管陳姍姍那小姑娘了呀!看來該揭穿她的真面目了!他走上去,清了清嗓子,正要說話,可是那五個特保已經衝了入來,把槍口對準了葉峯和吳天樂。

葉峯卻一把搜過李佳佳,然後向吳天樂靠近,兩人肩一併,葉峯突然左手一伸,從他腰間撥出一把手槍,並用槍抵住李佳佳的太陽穴。

“告訴陳漢強,如果還要他寶貝女兒的話,明天中午三點鐘自由女神像那兒見,聽着,只許他一個人來!聽明白沒有?”葉峯盯着張叔說。

“明白!我馬上給董事長打電話!”張叔邊抹汗邊點頭說。

葉峯用槍抵着李佳佳和吳天樂一步步退出辦公室,那些特保也不敢開槍,用槍對着,在後面一步步跟着。

李佳佳這刻簡直氣急敗壞,高挺的胸脯在急速的起伏着,但雙腳卻不由自主的抖了起來。我李佳佳縱橫江湖,無人敢惹,今天卻被這個無名小輩用槍抵着,氣死我了,這仇我非報不可!

葉峯從她背後瞥了瞥李佳佳那敞領中白嫩嫩的胸脯,感覺到有點頭暈,他定了定神,吸了口氣,抵着她,才向走廊退去。

可是李佳佳卻突然發飆,張嘴就朝葉峯的手腕狼狼的咬了一口,痛得葉峯大叫了一聲,趕快縮手,李佳佳呼的跑到特保中間,頓時大叫:“快開槍,把這兩人滅了,我給你們一千萬!”

這貨居然狂起來了,我葉峯也不是嚇大的呀。葉峯手中的槍一擡,扣動了板機,一發子彈從李佳佳耳邊飛過,頓時,李佳佳就花容失色,並尖叫起來。

“來呀,上一個滅一個!”葉峯叫。

雙方距離不足一米,特保手中的微型***僅是擡着,卻不敢開槍,這種短距離,只能兩敗俱傷!

“開槍呀!快開槍!”李佳佳又站起來叫囂。她看見特保們沒有開槍,便從身邊的一個特保手上奪過一把**,把槍一擡,就突突的一梭子彈。

“見鬼!好歹毒的女人呀!”葉峯一把將吳天樂推開,兩人就地一滾,硬生生的避開子彈,然後葉峯一躍而起,撲向了特保們。

幾個特保同時舉起手中的槍,向葉峯頭上砸去,葉峯頭一縮,擡起一踢,一個黑人特保被踢倒在地,他抓起倒地特保手中的**,重重的砸向面前一個像一扇牆似的特保,那把槍被砸碎了,叮噹響的零件掉了一地。然後葉峯長腳一掃,把他拽倒,接着從特保身上跨過沖到李佳佳面前,右手的手槍壓在她鼓鼓的胸脯上,左手一伸就把她手上的***拽在手裏。

“開槍打我呀!你狂呀!”葉峯一叫,身邊三個黑人特保趕快退到一旁,把槍垂下。

李佳佳卻不說話,一雙杏眼恨恨的望着葉峯。

“你說話呀!”葉峯手中的槍一擡,朝着她連開兩槍,李佳佳尖叫着,子彈從她耳邊擦過,再差一釐,耳朵怕是沒了。

“不要殺我,錢我給你!”李佳佳癱倒在地,氣喘吁吁的說,她腳下卻是溼漉漉的一片,全是尿味,這貨就兩槍便嚇尿了!

這樣,李佳佳相信老子我是惡人了吧?葉峯笑了,想到偷渡來美國,一路來走得這麼辛苦,頓時就來了氣,於是舉起手中的槍對着李佳佳,便要扣板機。

“夠了!葉峯!”吳天樂趕快衝上去一把奪過葉峯手中的手槍,叫:“別鬧了,這樣會出人命的!”

那個叫張叔的胖子也跑過來,瑟瑟發抖的叫:“別開槍,會出人命的!”

葉峯一腳向李佳佳屁股踢去,李佳佳又是一聲尖叫。“告訴你老闆,明天下午三點不見他來,我可撕票了!”葉峯裝作惡狠狠的說。

“好!我一切照辦!一切照辦!”張叔點頭說。

葉峯又朝李佳佳身上踢了一腳,心裏說:“這一腳,是替小姍踢的,誰叫你買兇殺人呢!”

“走吧!再不走,警察來了就麻煩了!”吳天樂握着手槍警戒着,推了推葉峯。

“走囉!葉峯大咧咧的向張叔揮揮手說:“張叔!再見,後會有期!”

“再見!兩位好漢千萬別傷害我家姍姍啊!拜託了!”張叔在後面作輯說。

葉峯和吳天樂大搖大擺的走向電梯間,那些正要乘搭電梯的員工紛紛讓路,不敢跟他倆擠電梯。


“唉!演惡人好累呀!”葉峯在電梯間裏對吳天樂苦笑。

“你小子有點意思!了不起!以後跟我幹吧?包你升官發財!”吳天樂向葉峯豎了豎母指,但臉色一收說:“但你這樣做,在美國是不合法的!”

“靠!能達到目的就成!再說這也是逼出的,你以爲我想麼?“葉峯雙手一攤,苦笑說。

電梯很快便到了一樓,一樓大廳站着十幾個持槍的特保,但見到葉峯和吳天樂卻紛紛讓出一條路,因爲他們都收到放行的命令。

就這樣,葉峯和吳天樂大大方方的走出了盛達大復。 星空極其浩瀚,充斥著銀色的光輝,滿天的赤色。姜小凡等人從滿是陰靈的古老星辰離開,速度極快,不斷撕開星空隧道,朝著紫微古星域而去。

「紫微,你們這片星空中的帝皇星?」

牛角猿好奇的道。

姜小凡邀請它加入天庭,自然也告訴過它有關這片星空的事,而天庭立教於紫微星,對於這顆古星,他當然也就說的最多最詳細。

「是。」

姜小凡點頭。

「聽起來很霸道嘛。」

牛角猿撇嘴。

姜小凡沒有搭理他,拉著公主殿下,再次撕開星空隧道,一步跨入其中。

「這傢伙真是個好色之徒!」

牛角猿憤憤的道。


旁邊,蒼牙什麼也沒有說,撕開一條星空隧道,拉著牛角猿直接沒入其中。

「呼!」

星風剛猛而強烈,彷彿要撕裂一切。


一行人從這個地方離開,先後數次穿行於星空隧道中,朝著一個既定的星空坐標而去。那裡是紫微古星域,姜小凡對於紫微星的星空坐標自然是很熟悉的。

很快,半月過去……

這一天,前方出現了一顆極為璀璨的紫色大星,靜靜的盤旋在星空中。

「這……」

牛角猿有些心驚。

不僅是它,縱然強大如聖天級的蒼牙也都是眼露驚芒,顯然有些詫異。

「果然有些意思。」

牛角猿道。

紫色大星於星空上沉浮,四周有著一顆顆形式不一的碩大星辰,但是卻都在圍繞著紫色大星旋轉,以之為永恆中心。最為主要的是,這顆大星透發著一股極為悠遠的歲月氣息,其中彷彿橫卧著一尊遠古天龍皇。

這是紫微帝皇星!

「好漂亮!」

公主殿下瞪著漂亮的大眼睛,煞是可愛。

姜小凡此刻雖然有些激動,但卻還是有些疑惑,好奇的望著公主殿下:「你是第一次見到?說起來,你之前不是來過這裡嗎?」

「第一次見。」

公主殿下點著小腦袋,雙眼閃閃發亮。

姜小凡更有些奇怪,道:「真是第一次見?你上次怎麼進去裡面的?」

「什麼啊?」

公主殿下有些不明白。

姜小凡無言,這次說的更加詳細了一些,道:「我是說,你如果是第一次見紫微星的樣子,那當初你是怎麼進去紫微星內部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