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部 AKM聯動式**;K-Stunner無氧化劑**伸縮式彈倉;

連發射擊推進器,重力感應電容系統,近身格鬥增加平衡裝置。

備註:

“尤里卡突襲者”是“核攻蟲洞計劃” 的指定核彈攜帶者(詳見“計劃”資料)。 方天南的心下里,非常的好奇。

遇到七階的妖獸之後,會有妖獸直接的選擇逃跑的,方天南還是第一次遇到。可以說,妖族給方天南的印象,就是非常的好戰,不管是方天南最初遇到的作為女姓的彩蝶,又或者是妖族的戰將克達爾,都是如此!甚至於是方天南的妖族聖地的經歷,隨處可以看到的那種挑戰的場面,以及妖族聖地之中的演武場,都無不訴說著,妖族的戰鬥**,非常的強烈!

但是,這一頭青峰山脈之中的七階妖獸,竟然選擇了掉頭就跑!

「我倒是要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兒。」方天南暗暗的嘀咕了一句。下一刻,方天南就以比之前更快的速度,沖著七階的妖獸追擊了過去。

不過,讓方天南沒有想到的是,隨著方天南的追擊開始,這一頭七階的妖獸,奔跑的速度,突然的也有了一個急遽的增強。

方天南感覺到,若不是自己的神識,完全的鎖定了這一頭七階的妖獸的話,說不得,方天南都會因為身處青峰山脈之中,而追丟了對方。

畢竟,前方的七階妖獸,對於周圍一帶的環境,實在是太過熟悉了!

奔跑中,那飄忽不定的身影,以及時而改變著的奔跑的方向,完全就是在針對著方天南這名追擊者。

方天南不禁,一邊追擊著,一邊苦笑著:「該不會是在這樣的追擊中,最終迷失了方向的,會是我吧?」

要知道,方天南能夠出現在青峰山脈之中,可不僅僅是為了追擊妖獸而來的。

能夠穿過青峰山脈,出現在幽冥山脈之中,從而藉助著對於幽冥山脈另一側的**者世界的熟悉,順利回歸到星殿的山門,才是方天南的目的啊!

。。。。。。

約莫是繼續的追擊了片刻的時間之後,方天南終於是無奈的選擇了放棄!

倒不是說,方天南真的就跟不上妖獸奔跑的速度,而是這一頭七階的妖獸,在速度上和方天南相差無幾,哪怕是方天南拼盡了全力,也不見得就能夠確定追上對方。甚至於,隨著妖獸不斷的變換著奔跑的方向,和四處胡亂的衝突著,藉助著地形上的優勢,讓方天南有種無從下手的感覺。

「還真是沒想到,妖族之中,還會存在著這樣的奇葩啊。」方天南默默的感嘆了一句。

只是,就在方天南選擇停下腳步的時候,前方正在奔跑著的七階妖獸,似乎是感應到了方天南的舉動,也是下意識的停了下來。

這讓方天南嘴角的苦笑,更加的濃郁起來。

而且,緊接著,這一頭妖獸似乎是對於自己的速度非常的有自信一般,忽然的,就沖著方天南所站立的方向,爆發出一股強大的氣勢。

沒錯,就是七階妖獸,而且,確切的來說,還是屬於七階中期的!

隱隱約約間,方天南感覺到自己的心頭,一陣的悸動,似乎是隨著對方氣勢上的爆發,而突然的產生了許多的感悟一樣!

方天南只能是把這樣的感覺,歸結為遇到的妖獸,太過讓自己驚訝的緣故。

「我說,七階中期的妖獸啊,……」方天南感嘆著,「哪怕是遇到了人類的宗師境**者,也足以抵抗一番,甚至是反過來擊殺人類**者了。又何必逃跑呢?」

下意識的,方天南就莫名的想到:「難道說,自己的氣勢,已經達到了讓七階中期的妖獸,都為止害怕的地步?」

不過,很快的,方天南就兀自的搖了搖頭。

如果說,方天南此時的實力境界是宗師境的話,方天南或許還不會懷疑,但要說,方天南此時的實力境界,已經達到了宗師境的中期,也就是相當於星殿的長老的境界,方天南是怎麼也不會相信的!

星殿的長老之中,又有哪一個,是沒有學會神通,甚至於神識上分外的強大的呢?

而方天南除了感覺到自己的神識,要比在天元境的時候,更加的強悍一些之外,神識的攻擊技巧什麼的,就不說了,神通的技能,更是沒有蹤影!

這個世界上,會有像自己這樣「沒用」的宗師境中期**者嗎?

顯然是不可能的。

方天南暗道了一句:「前面的妖獸,該不會是突然的膽子大了起來,看到自己追擊不上了,反而過來挑釁吧?」

。。。。。。

對於妖獸,又或者是妖族來說,危機的感應,大部分是比人類的**者,要來得更加的敏銳的。方天南最初的時候,對於七階妖獸的突然奔逃,還只是出於好奇的心態。

但是,在方天南看來,要麼是這一頭七階的妖獸,本身的膽子比較的小,不然,就是方天南給對方予很大的壓迫感的緣故。

就好像是無數的四階、五階的妖獸,在方天南咋一出現,表現出自己的氣勢的時候,就會紛紛的逃竄一樣。

只是,就現在這一頭妖獸,忽然的會沖著方天南發出自己的氣勢,進行吶喊,進行「反擊」挑釁來看,恐怕這樣的一頭妖獸,不能用「膽小」來形容吧?

可若是方天南身上的氣息,又讓對方感覺到害怕的地方,為何此時的這一頭七階妖獸,又敢於停下腳步,來進行反抗了呢?

方天南皺著眉頭,沉思著,是不是在追擊妖獸的過程中,對方逐漸的明確了方天南的實力,感覺到最初方天南所表現出來的氣勢,只是「虛假」的強大?

不管如何,在妖獸做出挑釁的舉動之後,方天南再次的邁出了追擊的腳步!

「吱吱吱!——」的聲響。

在方天南瞬間,又沖著對方而去的那一刻,方天南似乎是聽聞到了,妖獸喊叫出來的慌亂的聲音。

「虛張聲勢?」方天南微微的一愣。

只是很快的,方天南就感覺到不對勁了。似乎是隨著方天南的靠近,對方並沒有立即就轉身奔跑,當然了,也沒有朝著方天南這一方向靠近著,就那麼的站在原地,不斷的嘶喊著,「吱吱吱」的聲響。

與此同時,這一頭七階的妖獸,散發出來的氣勢,還給了方天南非常怪異的感覺。

似乎是這樣的氣勢,方天南頗有幾分的熟悉!

。。。。。。

「嘭!——」的一聲。

方天南的背後,仿若是有什麼東西,忽然間被撕裂開來,爆破的聲響傳來。

下一刻,方天南就意識到,自己身後的包袱,碎裂了開來,一團團的衣服之類的,散落到了地面上。這還不是方天南最為驚訝的。

方天南驀然間,向著自己的身後看去,一道快速到極致的身影,正順著方天南的視線,遠遠的遁去!

「這是,……」方天南瞪大著眼睛,嘀咕著,「六階的松鼠類的靈獸的身影?」

很顯然,方天南從雲落澗中擒獲的,六階的靈獸,在經歷了冰雪世界中的傳承之地之後,都沒有蘇醒過來的傢伙,在這個時候,竟然莫名的就清醒過來了,而且,一來就直接的擺脫了方天南的控制,的遁走!

要知道,方天南在確定了自己是從傳承之地走出來之後,並且重新的出現在青峰山脈的那會兒,還很是仔細的查看過這一頭六階的靈獸!

這會兒,就這麼的出乎方天南預料的蘇醒了?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方天南之前所追擊著的七階妖獸,驀然間傳來了一聲,更加激昂的「吱吱吱」的叫聲,蘊含著無窮的喜悅之情!

方天南的臉色,一片的鐵青。

敢情是自己被這一頭七階的妖獸給耍了啊。不,確切的來說,方天南應該稱呼這一頭七階的妖獸,為靈獸了!

只有靈獸一族的成員,才會在發現方天南的身後,擒獲了一頭六階的靈獸之後,施展出諸多的迷惑人心的手法,從而又在方天南的疑惑之中,喚醒了自己的同伴,達到解救同伴的目的。

。。。。。。

六階的松鼠類的靈獸,選擇的逃跑的路線,並不是胡亂之下的選擇!

以此時的方天南所站立的地方為中心,一側是七階的妖獸,在那邊依然「張牙舞爪」的嘶喊著,另外一側,則是六階的松鼠類靈獸奔跑的方向。

方天南可以選擇去追擊六階的松鼠類的靈獸,也可以選擇去面對著之前就追擊過的七階的靈獸,但是,想要同時追擊兩者的話,方天南卻是沒有辦法做到的。

「恐怕,那頭七階的靈獸,到了此時依然還在不斷的發出聲響,挑釁著自己,未嘗沒有幫助同伴吸引注意力的打算。」方天南暗暗的琢磨著。

若是方天南此時放棄了六階的松鼠類的靈獸,轉而去尋找七階的靈獸的麻煩的話,說不得,還正好如了對反過的意願了。

可是,方天南此時能夠去追擊六階的松鼠類的靈獸嗎?

方天南很清楚,自己所擒獲過的松鼠類的靈獸儘管只有六階的實力,但是在速度上,也不見得就會很弱小。恰恰相反,憑藉著此時周圍的高聳的樹木,非常密集的環境,對於松鼠類靈獸來說,逃遁起來,更加的有利。

。(未完待續。) 在**灣,“尤里卡突襲者”正遭受着“棱背龜”接連不斷的重擊,而破碎穹頂裏的同事對此卻無能爲力。赫克和查克只能孤軍奮戰,他們此時可謂手無寸鐵。靠着閃光信號燈電池,“突襲者”一息尚存。

“備用電源太不穩定了!”赫克怒氣衝衝地咆哮,“一次只能維持一到兩秒。”

不過這還足以讓他們保持直立狀態,甚至偶爾還能避開“棱背龜”的攻擊,只是它已完全喪失還擊能力。但這樣下去,“突襲者”遲早會倒在“棱背龜”手下並墜入**灣的海水裏,並且有去無回。

“我們需要緊急救援。”查克說道。

“不用,我快搞定了。”赫克回道。 暴君的寵溺 。同時,他也嘗試着鬆開靴子夾具,這是他和查克通感連接開始時保持固定站位的裝置。就在他脫離夾具和線纜的一剎那,“尤里卡突襲者”被“棱背龜”撞得轉了個身,赫克被甩了出去,飛過操作艙,重重地砸在支撐樑上。

赫克青春年少時踢過澳式足球,那時世界上還沒有怪獸的侵擾。他至今仍堅持認爲,是真爺們兒就要踢澳式足球,雖然有時候他也玩玩英式橄欖球。十七歲那年,他在一次非正式比賽中打中場,結果不小心摔倒在地,當時鎖骨突然折斷的聲音就跟現在它撞擊在樑上的聲音一模一樣。

赫克發出一聲慘叫,這時“棱背龜”再次向“突襲者”的頭部襲來,晃得他在地板上翻來滾去。查克趕緊解開固定裝置,且跑且滑地奔向父親。


“起來,”他說道,一邊攔腰扶起赫克。“快起來,老傢伙。”

“不要這樣叫我!”赫克大聲吼道。他一站起來就用力甩開兒子,然後伸出一隻手捧着摔痛的腹部。另一隻手猛地拉開了鑲嵌在操作艙壁上的鋼製門。


兩把信號槍跳入眼簾,據說這種槍的子彈即使在風雨肆虐的天氣,最遠的可見距離也能達到五公里。赫克不敢肯定這是否有誇張之嫌。不過這兩把信號槍的確大得驚人。

“兒子,我們就待在這兒,哪兒也不去。”他說道,“現在你和我是擋在這醜陋的畜生和一千萬平民之間唯一的希望。我們必須做出抉擇:是坐在這乾等還是去做一件相當愚蠢的事情。”

破碎穹頂的探照燈光穿透“尤里卡突襲者”震裂的窗戶掠過漢森父子的臉龐。

“你又不是不瞭解我,”查克回答,“我從來不反對愚蠢的事情。”

不到一分鐘的時間,父子倆就經維修樓道從操作艙爬到了最近的緊急逃生艙口。查克用曲柄轉開艙蓋機械裝置,艙門開啓的一剎那,內部增壓空氣嗤地一聲泄了出來。他們走出艙門,來到“尤里卡突襲者”的頭頂。

將“突襲者”打得遍體鱗傷後,“棱背龜”也消耗了不少力氣,這會兒它暫時停下了無情的爪子。突然冒出的兩個人使它驀地昂起頭來,臉上的表情—赫克百分之百地肯定—寫滿了好奇。

“嘿!”他朝怪獸大聲呼叫,“你打壞了我的機甲,你這該死的……”

他還沒罵完,查克就迫不及待地開了槍。

可惡的小子,赫克心底下立刻怨道。總是一副猴急的德性。

緊接着他也開了一槍。兩顆巨大的照明彈應聲射出,鑽入“棱背龜”同一隻眼睛裏。

怪獸發出撕心裂肺的咆哮,這猝不及防的襲擊燒得它痛不欲生。它慌忙閃身,將頭扎進水裏猛地搖來擺去,試圖淹滅眼球上灼燒的火焰。激起的海浪幾乎要掀翻“尤里卡突襲者”,不過這款機甲具有強大的平衡功能,可以在颶風、海嘯、地震和怪獸襲擊多管齊下的肆虐中屹立不倒。所以,它最終仍然穩穩地立在那兒。

赫克盯着查克。他不知道自己是該爲兒子的英勇感到驕傲,還是因查克操之過急而發怒,抑或像其他父親一樣因爲兒子太像當年魯莽任性的自己而大失所望。

然而,他已來不及表示任何態度。因爲就在此時,“棱背龜”緩過神後再度氣勢洶洶地殺來—這下,死神真的來了。

“不如咱們游水逃生。”赫克說道。笑話夠冷的,況且他的鎖骨還受了傷,但他實在想不出其他笑話來。

“偏不,讓它放馬過來吧!”查克堅決不服輸,“我槍裏有的是子彈呢。”

強取豪奪:總裁愛妻如命 ,粗聲大笑起來。

在暴風驟雨的呼嘯聲和“棱背龜”怒不可遏的咆哮聲中,他們突然聽到跳鷹直升機“嘟嘟嘟”的聲音。陰沉暗黑的天空中,一個碩大的機甲正乘風破雨而來!

可是基地裏哪裏還有機甲,莫非……

“不是吧?”赫克不禁感嘆,“看來斯達克已經豁出去了。”

這時,“危險流浪者”從跳鷹直升機下方投了下來。它的雙腿觸到海浪的瞬間,夜航燈打開了。“危險流浪者”英姿颯爽地矗立着,與“棱背龜”四目相對。

機甲獵人拉開了架勢。

“跳樑小醜秀準備開演了。”查克冷嘲熱諷道。

“你要是看不慣,可以跳下去啊。”赫克心中不爽。

兩人同時往下望去,“突襲者”頭頂距離海面有三十多米高,而海浪濺起來就高達三米。

他們轉回身時,發現“危險流浪者”一個側閃,避開了猛衝過去的“棱背龜”,並將電磁脈衝發射器官從怪獸背上扯了下來。“棱背龜”仰天長嘯,然後一個急轉彎。“危險流浪者”把器官奮力拋向天外,緊接着向再次衝來的“棱背龜”當臉一記狠拳。

“漂亮!”查克情不自禁地高喊道。


“危險流浪者”乘勝而上,一陣暴雨般的拳打腳踢落在怪獸身上。查克回想起幾天前在空武館看到的招式。那天,他在現場旁觀了羅利•貝克特的格鬥。也許真子的風格與此不同,但此時此刻,羅利纔是真正的主駕駛。“棱背龜”節節敗退,被逼至一座**灣大橋的橋墩下。然而,“棱背龜”趁“流浪者”稍不留神把它拎了起來,向遠處甩去。

在空中飛了將近兩百八十米後,“危險流浪者”重重地墜落在大型集裝箱港口碼頭的一端,數排紙板箱和施工車輛被撞得四分五裂。

機甲剛剛站起身,“棱背龜”突然間從淺灘裏竄了出來,碼頭邊緣又是一場激戰。“危險流浪者”的機身慘遭磨損,碎片被打得四處拋飛。雙方的戰場逐漸向陸地轉移,周圍堆放的貨運集裝箱像樂高積木般散落一地。

“危險流浪者”的最後一擊把“棱背龜”翻了個仰面朝天,背部甲殼託着怪獸軀體在碼頭上急速滑行,所過之處,起重機翻倒在地,小型建築物土崩瓦解。

穩住身形後,“棱背龜”翻身躍起,向“危險流浪者”迎面襲來。機甲獵人拾起一輛起重機,像揮板球拍一樣朝怪獸的頭打去。看着“流浪者”揮舞手臂,發出如此致命一擊,查克彷彿已經看到了怪獸慘不忍睹的結局。但出人意料,“棱背龜”靈巧地閃開,將一隻帶爪的拳頭直掏“流浪者”心窩。就在那一刻,查克猛地明白了,他原以爲“危險流浪者”如“尤里卡突襲者”一般敏捷。原來各代機甲之間差異竟如此之大。

被怪獸又一次重擊後,“危險流浪者”單膝跪倒在地。“棱背龜”趁機逼近前來,掄起巨錘般的拳頭把這臺老機甲打得一點點往下彎。

前一刻還情緒高漲的查克此時像泄了氣的皮球一般。

“那兩個傢伙完蛋了。”他說道。

赫克沒有迴應。

這個世界也要完蛋了,查克失望地想着。如果今天所有的機甲都被摧毀了,實驗室那兩個呆瓜子又沒說錯的話,怪獸將會來得愈加頻繁。人類不能總用核彈應對危機,否則地球將無法居住,很快自取滅亡。

“危險流浪者”搖搖晃晃,站立不穩,“棱背龜”的長臂正如疾風般橫掃過來。

就這樣結束了,查克想着。四比零,怪獸勝出。

但是“危險流浪者”迅速向旁邊傾斜,“棱背龜”一記有力的重摑徹底落了空。“流浪者”再次撿起地上的起重機,而這次,“棱背龜”沒能倖免,它那張爬行類動物的大臉被砸了個正着。腐蝕性血液向四面八方噴濺,凌亂不堪的碼頭上煙升霧起。

“棱背龜”一時間頭暈眼花,向後打了幾個趔趄。“危險流浪者”緊追不捨,它用兩隻手分別操起地上長約十五米的金屬集裝箱,對準“棱背龜”的頭部兩面夾擊。怪獸被打得七葷八素,步伐不穩,而“危險流浪者”則後退了一步,利用這寶貴的時間啓動等離子加農炮。

“恐怕話不能說得太早。”赫克面露喜色。


“棱背龜”衝了過來。

伴隨着撕裂空氣般的轟鳴,等離子加農炮穿膛而出。方圓十五米的雨點瞬間蒸發,戰場上一時間霧氣升騰,然而轉眼又消散得無影無蹤。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