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素素看著林洛一副哀怨的模樣,輕笑道:「林洛,你太壞了。要是我沒看過那些直播,肯定要被你的樣子騙了。」

「直播有問題嗎?」林洛撇了撇嘴道:「你沒看到復旦學生罵我像罵狗一樣?什麼『狗上狗也行,畢竟三比零』。還有什麼『林洛,滾出復旦』等等。」

「咯咯!」寧素素輕盈笑著道:「那些標語我當然看了。你還別說,你們復旦這些人,還挺有才的。沒有辱沒復旦『自由之都』的稱號!不過,我看到的可不僅僅是罵你的標語。」

「哦,你還看到了什麼?」林洛漫不經心問道。

他印象中可沒有女生哭天喊地為他生孩子的。

寧素素注視著林洛,掩嘴而笑,可就是不說話。

林洛被看得莫名其妙。

「說啊!」林洛翹了翹嘴道:「我臉上有沒花!」

寧素素依舊笑意輕盈,目不轉睛盯著林洛。

「咦,寧素素,你不會是移情別戀,喜歡上我了吧?」林洛眨了眨眼,看著寧素素道:「要不,你怎麼一眨不眨盯著我看!」

「你還挺自戀的。」寧素素小嘴一抿,輕笑道:「我盯著你看,是想看看你自不自覺。可惜,你這人一點也不自覺。好吧,既然你貴人多忘事,那我就幫你記憶記憶。」

寧素素黛眉輕輕一抬,眸子清澈明亮道:「我可記得總決賽有位女球迷舉著牌子對你喊道:林洛林洛我愛你,就像西湖那一湖春水!」

這話一出,林洛就眼珠子亂轉,尷尬看向別的地方。

「哎喲,還害羞啊!」寧素素饒有興緻看著這刻的林洛,笑呵呵道:「這西湖的一湖春水,有典故吧。我怎麼覺得這女球迷話中有話啊!」

林洛忍不住就白了寧素素一眼。

當然話中有話啊,你不也話中有話么?

這西湖的一湖春水,不就是指林洛和司徒蘭蘭跳湖的事?

「沒典故,沒有話中有話!」林洛有些漠然說道。

他一想起這位叫司徒蘭蘭的女子,心中就莫名有些煩悶。這個突然闖進他世界的女子,就像西湖那湖春水般,一經蕩漾,就再也平靜不下來。

雖然已經離開錢塘市好幾天了,但林洛一想起離開時的場景,就覺得一陣難受。

那位驕傲的如同蘭花的姑娘,就好像她自己築建的獨立王國里的公主,如此驕傲,又如此的芬芳誘人。

可又能怎樣?

就算那晚的西湖,那晚的西湖湖底,有那麼一刻,嘴唇與嘴唇相對,輸送著氧氣時,他有過一絲恍惚。但,也僅僅只是剎那的恍惚而已。

他如今歷歷在目的不是那剎那的恍惚,而是離別時的執劍相殺。

或許,這才是他們倆的最好結局吧。

「怎麼了?」寧素素看著這刻別樣的林洛,思緒微動,輕聲道:「你和浙大校花的事是真的?看來,報紙也沒瞎寫嘛!」


「你!」林洛恍然大悟,頓時驚醒道:「好啊你個寧素素,明明知道我游浙大的事,還故意裝作不知道。說我壞,你才是真的壞!」

「哈哈……」寧素素開懷一笑道:「我就知道你不老實。說你是騙子還不承認。你看,有女球迷向你示愛,有浙大校花陪你游西湖,有美女要簽名,還有性感女主持向你獻吻。你說,你到底有多受歡迎,才有這麼多美人投懷送抱?」

「這不……」林洛目光灼灼盯著寧素素道:「這不還有你唯恐躲避不及嗎?」

「有嗎?」寧素素輕快問道。

「沒有嗎?可我怎麼就見人急急忙忙撇清和我的關係?還時不時搬出一個男朋友來!」林洛酸溜溜說道。

「咦,你這人怎麼這麼不知足?」寧素素翹著嘴道:「難不成你要全天下女人喜歡你才行?」

「誰會嫌喜歡自己的人多呢!」林洛揚著嘴角說道。

「你啊你!」寧素素輕笑著搖了搖頭道:「你是不是經常用這招騙女孩子?你看,我都被你哄得有點動心了!還好,我自制力很強,經得起這些考驗。再說了,我又不是學數學的,也不是狂熱的籃球迷,你這些本領,對我都沒吸引力。」

「哦!」林洛有些倍受打擊道:「那你說說看什麼能吸引到你,我改還不行么?」

「咯咯咯……」寧素素輕笑起來,這笑容,如窗外驕陽,給人一種沐浴陽光的溫暖感。

林洛沐浴在這笑容中,身心舒暢。

這寧素素,雖然初次見面,但卻給林洛一種如同至交的感覺。她的笑容很溫暖、很清新,不含雜質,也不會讓人想入非非。


就只是有如清泉一般的甘甜;有如驕陽般溫暖;有如清風般清新。

他很享受這種感覺。

以至於和她聊起天來,不自不覺就輕鬆自如,毫無壓力。

寧素素輕笑一陣后,看著林洛道:「你真想學?」

「當然!」林洛毫不猶豫道。

寧素素止住笑,睫毛輕輕顫動,注視著林洛道:「這可是你自己說的。好吧,我只對女人感興趣,你能改么?」

哐當。

林洛傻眼了。

他瞠目結舌看著寧素素,半響才張了張嘴道:「你是……」

「沒錯,我是!」寧素素正色道:「能改嗎?」

「這個……」林洛搔了搔頭。

「這個什麼?」寧素素有些不饒人道。

「這個有點難!」林洛吸了口氣道。

「有什麼難的?不就是做個變性手術么?」寧素素注視著林洛的五官道:「你這五官也挺清秀的,要是變了性,肯定也是位美女!」


「倒不是難在這裡。」林洛有些惆悵道:「難的是以我的條件,必定是位美女。可倒是有男生追我怎麼辦?」

「哈哈哈哈……」寧素素被林洛這神情逗得前俯後仰。

頓時,機艙內,無數目光朝兩人望來。也包括不懷好意的蔡教授。

「咦!」蔡教授看著笑容燦爛的寧素素,眉飛色舞道:「有戲?素素這學生,向來都文靜內斂,可罕有這種開懷大笑的情形。這姓林的小子,還真有兩下子。」

蔡教授不由又對林洛高看了兩眼。

「看來,回去得讓蔡善這小子多跟林洛學學。」蔡教授深以為然道:「就那混小子的無賴招數,哪裡能騙到女孩子!」

這……這蔡教授為了侄子的幸福人生,也是蠻拼的。

寧素素看著紛紛投來的目光,連忙掩嘴。可笑意,卻怎麼也掩不住。這刻的她,一笑傾人城,再笑傾人國,真是又傾城又傾國。

「林洛,你太逗了……」寧素素笑得有些上氣不接下氣道:「你說你腦袋裡裝得什麼?怎麼想法就是和常人大相徑庭呢?擔心男生追……你、你實在太有才了!」

林洛痴痴看著寧素素的笑容,嘴角一翹道:「能博佳人一笑,被男生追也值了!」

篤。

寧素素抿住笑,瞪了林洛一眼道:「油嘴滑舌。好了,不逗你了。我寧素素呢,只愛男兒不愛女,性取向正常得很。剛才是逗你玩的!」

「啊?」林洛裝出一副失望模樣道:「我剛才都在考慮什麼時候去泰國做手術,你卻告訴我是逗我玩的。」

「能不能正經點?」寧素素語氣輕快惹人道:「難道你一路就準備和我聊這些?有句話不是說『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飲』,你倒好,想著把三千弱水都喝完。不怕撐死啊!」

「寧素素,你又錯了。」林洛雙目有神,凝視著寧素素,一本正經道:「我哪裡說要喝三千弱水了?我只是想讓三千弱水都歸我,想喝哪一瓢就喝哪一瓢!」

「咯咯……」寧素素再次有如銀鈴般輕盈笑起來,看著一本正經的林洛道:「你這人,能不這麼一本正經說笑話么?蔡教授剛才不是說你有數學問題和我討論嗎?」

「數學有什麼好討論的。」林洛撇了撇嘴道:「你又不喜歡數學,這不是為難你么?」

寧素素眉角一翹道:「你這人還蠻會鑽空子的。我哪有說自己不喜歡數學了?我只說我不是學數學的!」

「那你是什麼專業的?」林洛連忙問道。

「你猜!」寧素素微微一笑道。

「又是猜啊?」林洛苦著臉道:「女人是不是都喜歡玩猜啊猜的?」

「你這人,真沒趣!」寧素素小嘴一翹道:「還想讓三千弱水都歸你呢,這點耐心都沒有。不猜就不猜,告訴你好了。環保!」

「環保專業?」林洛睜大眼睛道:「還真有人學這專業?是不是就是每天研究如何治理垃圾,減少大氣排放?這不是吃飽了沒事做的專業嗎?」

「是啊!」寧素素也不生氣,反而帶著輕輕笑意道:「就是每天撿撿垃圾啊,掃掃大街啊之類的!林洛,我覺得你還挺無知的。」

「嗯!」林洛認真點了點頭道:「世界這麼大,知道的卻很少,的確挺無知的。」

林洛這樣一說,寧素素就徹底沒脾氣了。看林洛的眼神也像是「算你狠」的樣子。

「環保專業也有很多細分的。」寧素素只好認真解釋道:「譬如有環境科學、環境工程、環境監測、市政工程、生態學等等。我學的是市政工程,主攻城市給水工程,所以也涉及到許多數學知識。」

「市政工程?」林洛終於神色一正,不再插科打諢,有了一種學術上的嚴謹神情,認真道:「有個問題,請教一下。」 「什麼問題?」寧素素察覺到林洛的異常,也是一正,沉聲問道。

「你的主攻方向是城市給水工程是吧!」林洛看著寧素素道:「明珠市雖然有長江入海,但水資源其實一直很匱乏,你覺得明珠市未來的水供應方向在哪裡?」

「咦!」寧素素沒想到林洛對給水工程有興趣,不由微微一笑道:「你這不像是無的放矢?怎麼,對明珠市的水供應有研究?」

「不錯!」林洛答道。

水,是人類生存之本。明珠市有長江入海,但長江水流經八省,抵達明珠時,早已被沿途省份開發殆盡。

而明珠市雖然背靠大海,但海水含鹽量過高,一直不能輕易利用。

如果不出意外,未來若干年後,淡水工程將在沿海各地急速發展。而如何把海水淡化,則將是很多新科技領域專攻的方向。

「明珠市未來的水供應方向,自然是淡水工程。」寧素素沉聲道。

林洛微微一笑,一切盡在意料之中。於是,在接下來的飛行時間中,林洛便圍繞著淡水工程和寧素素進行了系統而深入的討論。

也不知道,他怎麼突然間就對淡水工程有了興趣。

不過,林洛從不做無用之事。他如此深入了解淡水工程,自然有他的考量。

只是現在,不得而知罷了。

而寧素素不愧是蔡教授口中的才女,對這個專業的理解之透徹,遠超林洛的預料。

與此同時,遠在大洋彼岸的米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也在清晨的晨曦中,迎來了新的一天。

今天的洛杉磯加州大學,分外喜慶。校內四處可見豎起的橫幅,和各色各樣迎風飄揚的各國國旗。

橫幅的主題全都圍繞著即將在本校進行的國際奧賽。各種標語、各種祝福詞,隨處可見。

本次奧賽共有六十四個國家和地區參賽。參賽人數達到歷屆人數之最,有八百多人。而參賽的領域,也有歷史性的突破,達到了三十二個。

其中,有數學、物理、化學、信息學、生物學等傳統大項,也有自然科學、計算機、航空航天等等新型專業。

林肯大道,一棟米國南海岸風格的公寓中,一位十八、九歲的青春美少女,駐足在衣櫃鏡前,褪掉睡衣,正更換著衣裳。

她身姿曼妙,小腹平展如鏡,柔腰盈盈可握。讓人的目光一觸及,就捨不得離開。而最令人夢牽魂繞的,卻是那對圓潤如玉的飽滿長腿。

她彎著腰,正穿著一雙紅白相間的長筒襪。純棉質地的襪子,由腳踝,順著她光滑如玉的小腿,緩緩向上蔓延。

所過之處,她紅潤細膩的肌膚,就被長筒襪掩蓋一分。

那肌膚,吹彈可破,讓人忍不住就想化身為此刻的長筒襪。

她一絲不苟穿著這青春活力的長筒襪,直到襪子蓋住膝蓋,這才像是意猶未盡般停住。

然後,膝蓋以上的圓潤白皙大腿,就這樣不著一物,染著淡淡紅潤,一覽無遺呈現在鏡中。

美。

美得讓人窒息。

這種美,不帶誘惑,有著的只是關於青春的頌歌。

這紅白相間的長筒襪,正是加州大學女生專用的學生襪。這種襪子,沒有絲襪的性感,卻有著一股青春洋溢的朝氣感。

令人陶醉。


要不是這種重大日子,她都很少穿這種有著青春青澀味道的學生襪。不過,此刻這麼一看,似乎,也很美。

不。

不是「很美」,是非常美。

她穿完學生襪,又接著穿上配套的百褶裙和白色襯衣。最後,在領口繫上輕快休閑的女生領帶。

整個一套加州大學的夏季校服,就這樣完完整整穿戴整齊。

她立足在鏡前,看著鏡中完全不一樣的自己,怔怔出神。


「呼!」她長吁口氣,轉身背上書包,出了門。

她是冷如意。

不,她在加州大學,有個如雷貫耳的英文名字——海瑟薇。

加州大學鼎鼎有名的東方美女。

剛一出門,海瑟薇包中的手機鈴聲就響了起來。這是她之前在加州大學一直使用的號碼,去華夏時留給了替身使用。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