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復與四大長老聞言忙各自排開,形成一個圈,待到他們站好之後,其餘弟子也忙照著葉寒的意思為了過去,填補了無人之間的空缺,很快一個圈形陣狀便已然形成。

葉寒見此,身形忽的一躍而起,以圈形正中為基礎,躍至天空,隨後又施出兩道印決,同樣以先前兩道印決為點,各自大了出去,而後又見他身形左右急轉,兩道印決以前以後瞬即便落了地,與先前兩道印決形成一個四方之陣。

此後,葉寒又急轉身形,頭上腳下,雙掌忽的一合,瞬即掌心便衍生出一道更為渾厚的印決,不一會兒,便見他雙掌齊出,將那道印決朝著正下方擊打而去。

做完這一切,葉寒身形又轉了回來,一躍離開眾人所成的圈形陣法,落到圈形之外,隨即沖著不遠處小狸喊道:「小狸,趕緊發動陣法,將這兩個陣法融合起來,」

小狸聞言忙點頭,沉思了一會兒,便雙手施展印決,沖著包括自己在內六人所形成的陣法中心正上方打去,隨即之間一道光芒四散而下,以六女為目標正巧繞城一個圈形結界,而在此後,小狸便微閉著雙眼,以意念驅使陣法,使之從原地平地挪移,很快便與林復等人所形成的陣法之中融合而去。

所謂融合,並非是將這兩種陣法真正的融合,而是以林復等人縮成的陣法為中心,藉助小狸等人布置的更為簽訂噶的陣法,將他們籠罩起來,這樣便形成了一六女為最外層,將陣法之中的一切都保護了起來。

此刻,葉寒忙躍入陣法之中,來到真煩最中心,隨即也沖這上方打出一道印決,轉瞬之間,內部的陣法也形成了一道屏障,將葉寒所在的這片大地籠罩在中間。

由此陣法便初步的形成了,然而葉寒尚未來得及休息,便見寒林山上又湧現出一群人,細看之下,便知這就是林傑找齊的其餘寒林派弟子,而林傑便在他們的最前方帶路,眾人一同來到了陣法不遠處。

這時,葉寒身形一閃,離開陣法,隨後來到林傑身邊,棄開林傑不顧而沖著他身後的眾人說道,大家一起跳入那陣法中心,等下我們便要啟動陣法開始前往星元城了。

看了一眼不遠處湧現出無盡強大氣息的陣法,眾人先是一驚,而後也不敢怠慢,忙沖著陣法走了過去,隨後一些足以帶人跳躍的人便先帶著一些入門不久,修為尚淺的人一同躍入陣法之中,而其餘的人便只有憑藉自身力量,一同跳進陣法之中。

林傑見此,也不敢怠慢,忙沖葉寒拱了拱手,便展開身形猛地躍入陣法之中,此時的林傑,雖然尚無飛行之法,但是卻已經是元影境界修為,這一來,他也能藉助自身元氣,做到隔空飛躍,只是尚未能夠停留在半空而已。

見一切準備妥當,葉寒便要躍入陣法之中啟動陣法,卻不想此時不遠處數道人影轉瞬而至,細看之下,儼然是冰凌城中的高手,見此葉寒頓時一陣無奈,原以為要解禁冰凌城才會招惹到他們,沒想到他們這麼快就來了,不過好在如今陣法已經布置好,他也不用擔心著許多。

要來就來唄,反正我現在陣法已經布置好了,就算你們來了又有什麼用,大不了我躲到陣法之中,你們又能奈我如何,本著這一想法,葉寒猛的展開身法,瞬即便落到了陣法之中,懸於林復等人形成的陣法上空,被小狸等人的六星大陣籠罩在其中。

來到陣法之中,葉寒這才怔真正的卸去了心中的擔憂,而見那些冰凌城的高手已經來到近前,他也毫不猶豫的開始取出炎寒玉簫,隨即簫指天空,瞬即便見一道印決衝天打出,最後融入冷凌等人的陣法正中上空那道印決之中。

葉寒施展的乃是藉助炎寒玉簫形成的星元印決,印決融入陣法之中,瞬間那陣法四周便開始散發著一股極強的元氣,形成一道更為深厚的陣法能量壁,將包括小狸等人在內的陣中所有人盡數籠罩在其中。

那幾數人看到眼前的陣法,頓時便愣在了當場,這強大的陣法,他們可從來都沒有見過,不過他們卻知道,這陣法定時極難招惹,於是一時之間也不敢衝上前去。

見此,葉寒卻忍不住笑了笑道:「各位,本少今日就奉陪到此了,改日再與大家好好切磋一下,後悔有期,」


簡單的一句話,卻給人極大的殺傷力,落到冰凌城眾人的耳中,他們頓時震怒,什麼叫奉陪到底,自己這不是才剛剛來到嗎,這小子跑了就跑了,居然還說出如此違逆事實的話來,著實可惡。


然而,即便他們覺得葉寒再怎麼可惡,一時之間還是不敢對他怎麼樣,轉眼之間,葉寒早已啟動六星陣法,帶領著寒林派眾人一起離開地面,沖著南方飛去。

六星大陣,只是用來防護陣中之人,其厲害程度至極,而林復等人組成的陣法作用也是不容小覷,若是沒有他們的陣法罩住所有寒林派弟子,那他們勢必會印象外面六星陣法的威力,所以葉寒才會在六星之陣中再加了這麼一道陣法,目的便是不讓陣法打亂。

如今在葉寒的精心布置之下,這陣法已經近乎完美,在這一飛之下,因有眾女御風飛行訣的相助,很快他們便遠離了寒林山,而那些冰凌城高手雖然不敢靠近六星大陣,卻也沒有放棄,一直在後面追著。

很快,他們便越過了當初大戰寒濤的那座冰山,臨近了冰凌城,在此之後,因有冰凌城在前,葉寒便不敢再有半分大意,雖然如今這陣法不怕外敵攻破,但是若是真有人在外界攻擊,他也勢必會耗去布陣眾人的力量,就算不使大家受傷,那也必然會影響陣法的飛行速度。

如今葉寒正是本著速度為先的想法,自然不願意平白浪費時間,所以他只能選擇儘可能的避開冰凌城的耳目,因而在飛行路線上也做了許多改變,本來他們可以直線穿過冰凌城,但是卻不得不選擇傾斜一些,選擇從他們來時的路線返還。

而那些冰凌城的高手,一直緊追不捨,可是就在要通過冰凌城之時,他們這些高手之中便又幾人轉身沖著冰凌城而去,而其餘的高手,便能繼續不停的追蹤。

葉寒見此,自然明白,他們這是要前去冰凌城般救兵,為了不讓他們計謀得逞,葉寒不得已只能沖著小狸等六人說到:「大家加快速度,一定要在他們的救兵趕來之前,回到寒氣世家,」

寒氣世家,這是葉寒此行的第一目的地,因為時間緊促,所以他必須順道將寒氣世家的人一起帶走,否則在新元節之際,便無法讓寒氣世家參與其中。

而如今冰凌城高手就在後方,另外又要擔心他們的救兵趕來,所以他只能選擇全速前進,儘快趕到寒氣世家,這樣一來便能先行進入寒氣世家,藉助寒氣世家外圍的隱形陣法阻擋冰凌城高手。


眾人聞言也極為配合,忙將速度提升到極限,一瞬之間,便已經被擺脫了後方追兵的追蹤,遠離了冰凌城的勢力範圍,來到冰元城上空,不久就已經來到了冰元城寒氣世家上空。

看了一眼下方已然如初的隱形陣法,葉寒想也不多想,便牽引著陣法,直線沖了下去,沖著當初自己在寒氣世家布置的隱形陣法之中遁去……

遁入陣法之中,葉寒這才長舒一口氣,先行將陣法停留在寒氣世家廣場之上,隨後自行從陣法之中跳了出來,抬頭看了看上方,發覺冰凌城高手並未追上來,他才放心下來。

然而就在此時,發覺不遠處數道人影一同沖著自己飛來,葉寒頓時一驚,忙轉身沖著那數道人影望去,只見那數道人影很快便落到了廣場之上,與自己隔開一段距離。

仔細的打量了那數人一會兒,葉寒無奈的搖了搖頭,苦嘆道:「唉,看來該來的終究無法避免,都要來了,」

(小辰今天生日,決定更新四章,時間分別為8點12點16點20點,就這樣……) 「寒兒,我這邊一切都準備妥當,就等著你的到來了,」原來,那數道人影正是以冷傲為首的寒氣世家高手,本來冷傲聽了葉寒臨走前的那番話之後,便知道了葉寒會再次回來,到時候便是全族人一起離開的時候,所以在葉寒離開之後他便開始做離開的一些準備,如今葉寒來到,他便第一時間知曉,所以便帶領下全族高手前來相迎。

見到冷傲前來,葉寒便明白,這冷傲早有準備,所以一時之間不禁感慨,原本以為此番前來還要臨時安排,沒想到一切都已經準備好了,所以他便認為這一切來得有些太快了。

不過,對於他現在而言,快是一種天大的好事,雖然冰凌城高手眼看就要追來,但是他擔心的不是被他們追,而是誤了自己的時間,如今既然寒氣世家都準備好了一切,那時間便已充足,故此他也就沒了這許多擔心。

「看來岳父早就料到了會有今日,所以才準備的如此妥當啊,」見冷傲緩緩走了過來,葉寒忙上前沖他拱手行禮,隨即笑了笑道。

「呵呵,那是自然,早先我便看出了你小子定會趁著此番天下之亂而成就一番大事,后來又聽你說要讓我前往星元城,所以稍加琢磨一番,便能猜到你的想法了啊,」冷傲聞言也不客氣,忙笑道。

而正在這時,寒氣世家上方便出現了數道人影,冷傲見狀不免有些吃驚,誰知葉寒卻是忽然笑了笑道:「原來是他們,從寒林派一直追到這裡,也不知疲憊,看來我還真是小看了他們耐力啊,」

聽了葉寒如此輕鬆之言,冷傲這才放心下來,而目光也恰好落到葉寒身後的那個大陣之中,旋即一臉震驚的說道:「好強大的陣法,寒兒,這是你親手布置的么,」

「那還有假,」感覺自己被懷疑了,葉寒頓時不樂意了,而後卻又笑了笑道:「好了,岳父,這些事情我們暫且不談,你不是說家族一切都準備好了么,那現在便讓他們進入陣中吧,我準備借用此陣法,帶著大家一起離開,」

冷傲聞言不敢猶豫,忙點頭答應,隨即轉過身去,沖著身後眾人說道:「大家聽好了,等下一起進入這陣法之中,跟我……跟寒兒一起前往星元城,今後我們就在那裡生活了,」

眾人早先便得到了冷傲的示意,如今聽了他之言,自然極力的贊同,同時喊道:「星元城萬歲,葉寒萬歲,星元城萬歲,葉寒萬歲……」

葉寒聞聲不免有些驚訝,不過很快便明白這都是冷傲的意思,無奈之下,只好點了點頭,隨即雙手印決猛地形成,沖著那六星陣法之中打去。

印決打出之後,便見那六星陣法周圍的光幕淡化了許多,葉寒見此,這才沖著冷傲說道:「好了,岳父大人就帶著他們一起進入吧,」

相對於寒林派而言,寒氣世家的弟子便少了許多,一些家族下人,因為修為低微或沒有修為,未免他們影響大局,所以早先便被冷傲遣散,如今留在家族中的,都是一些精英弟子。

葉寒大略的看了他們一眼,發覺除了何偉之外,根本沒有他所認識的,無奈之下,只好放棄探望,轉而沖著周圍看了一眼,看著周圍一切如故的景象,他不禁一陣苦嘆。

待到寒氣世家眾人都進入陣法之中后,葉寒也只好躍入陣法之中,隨即又施展兩道印決,將那六星陣法的能量發揮至極致,隨後便繼續控制陣法,衝天而起,離開了寒氣世家,離開隱形結界,猛地朝著星元城的方向飛去。

陣法剛一離開隱形結界,瞬即便引來了那些冰凌城高手的注意,看到葉突然出現在眼前,他們頓時愣住了,也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去追,畢竟追了那麼遠,他們也未曾真正的與葉寒交過手。

然而就在此時,不遠處又飛來數道人影,其中一人當先來到眾人面前,看到葉寒的陣法漸漸遠去,而他們這些人卻還傻傻的站在這裡之時,他頓時暴怒道:「你們還傻站在這裡幹嘛,還不去追,」

說罷,他便自先沖著葉寒離去的方向追去,因為使勁渾身解數,身法倒也不慢,況且葉寒此次帶領的人增多了許多,其速度也並未到達極限,所以很快便被他給追到。


不過此時葉寒卻根本不去注意後面的動靜,只是繼續控制他的陣法,而陣中之人早已受到過葉寒的指示,即便發現了那人,也只是裝作什麼都不知道,那人見狀頓時大怒,感覺自己被忽略的徹底,怒氣充斥之下,雙掌猛地結出印決,便沖著六星陣法打來。

此刻,葉寒依舊視若無睹,控制著他的陣法,而那些陣中之人也能似乎無所察覺,那人的兩掌瞬間就來到六星陣法之上,猛地擊打而去。

那人見此,心中不免大喜,原以為葉寒會出手阻擋,卻不想葉寒根本沒有理會,一時間頓時大怒,忙又加快身形追了上去,準備補上兩掌。

然而就在他縱身而去之時,忽然感覺前方一股極強的能量襲來,大驚之下,忙揮掌迎了上去,準備將那股能量給化解,可是就在此時,他猛地覺察自己雙掌一麻,那道能量不知何時居然已經來到了他的近前,一時失策,便被打中。

「噗,」那人先覺雙臂一麻,隨後便感覺體內元氣一陣翻湧,身形猛然停頓下來,緊接著又有不忍,張口便是一口鮮血噴涌而出。

「這……」看著葉寒等人身在陣法之中,不但無事,而且依舊無所動靜,那人頓時驚住了,這到底是什麼陣法,竟然擁有那麼強的反噬之力。

想不明白,也沒有人給他解釋,看著葉寒等人的身影漸漸遠去,他也沒敢追上去,這一時,他終於明白為何之前那些人看到葉寒離去不敢去追了,原來他們是有先見之明,知道自己多追也是浪費力氣,所以才理智的選擇放棄追蹤,可笑自己如今追上來了,卻落了個重傷,鬧出這麼一個笑柄。


葉寒等人遠離了冰元城之後,這才加快身形沖著星元城飛去,先前不選擇加速前行,實則是他還有些擔心,擔心一旦自己等人實力消耗過多,而讓地方有機可乘,可是沒想到的是,那人居然那麼早就動手了,這樣一來,他到省去了許多擔憂,這才讓眾女加快速度。

很快,星元城便落入了大家的視線之中,看著自己的家就在眼前,葉寒這才放鬆下來,只要到了家,那便不用再擔心那麼多了,只要讓這些修為尚且很低之人到了目的地,那憑藉眾女之力,就算遇到了敵人,那也不用擔心了。

來到星元城上空,葉寒便吩咐眾女將身形減緩下來,隨後便來到葉家大宅上空,找尋葉家大廣場所在的位置之後,他便毫不猶豫的駕馭著六星大陣,落了下去。

到家了,不但葉寒和眾女歡喜,就連內部陣法之中的林復與冷傲等人也都大喜過望,原本還懸在半空的心終於安靜了下來,到了葉家,那便證明一切困難都已經安然的度過了。

落到地面,葉寒便收回炎寒玉簫,自行離開六星大陣,隨即沖著小狸喊道:「小狸,趕緊解除六星之陣,將他們會放出來吧,經過這麼長時間的受困,我想他們也應該出來活動活動了,」

小狸聞言忙點了點頭,笑道:「嗯,小狸遵命,」說完她又沖著周圍五女說道:「大家準備,等下我收回星元的時候,大家一起收,這樣陣法便能自行消散了,」

眾人聞言忙點頭答應,小狸見狀不敢猶豫,忙將自身元氣盡數,收回體內,而眾女見狀也忙各自收回元氣,這一時間,六星之陣瞬即之間便化為烏有,仿若從未出現。

見眾人收起了六星之陣,葉寒忙走了過去,來到冷凌身旁,看了看她懷中的小雪兒,隨後說道:「辛苦你了,抱著孩子還讓你一起布陣,」

冷凌聞言忙搖頭苦笑道:「寒兒,你我夫妻同甘共苦,不是都應該感到高興才是么,既然如此,那又何必如此記掛這些小事呢,我是雪兒的親生母親,抱著她也是應該的嘛,」

聽了冷凌此言,葉寒當即也無言以對,只好點了點頭,繼而又沖著林復等人所在的陣法行去,大致的看了一眼周圍,隨即笑了笑道:「沒想到這裡的地形竟會那麼好,看來將來我要是在此布陣法,還不知道會有多方便呢,」

說完他也不再多想,雙掌印決早已形成,稍加猶豫了一下,便猛地將之打了出去,隨後雙掌再度解除印決,身形也猛地離地而起,來到陣法上方,隨後又將兩道印決沖著陣法之中打了進去。

四道印決都進入了陣法之中,眼看陣法都在開始散開了,葉寒卻依然不敢大意,雙掌猛地一合,又一道印決形成,待到陣法快要完全破滅之時,他才將這道印決衝天打去,緊隨著身形才落到地面之上,緩緩收回雙掌,盤腿端坐下來,慢慢調息…… 見此。小狸忙展開身形。一閃來到葉寒身旁。與其背對著背坐著。隨即猛地運轉心法。將體內星元施展出來。化作一道結將自己與葉寒二人盡數包裹其中。為他恢復元氣。

很快。葉寒便停止了調息。從地上站了起來。隨後也轉身將小狸挽了起來。這才將視線轉移到頭頂上空。細微的觀察了一會兒。又沉吟了一會兒。這才笑了笑道:「妙。真是太妙了。要是能有那樣的陣法庇護。那我們葉家今後便可以高枕無憂了。」

聽了葉寒這番話。小狸頓時點了點頭。道:「是啊。要是能有那種陣法保護。那這葉家便能防禦外界一切敵人的攻擊。從此以後。只要裡面的人不出去。那外面的人便很難進得來。除非是有什麼元心境界的強者。或許還能憑藉強大的修為突破進來。」

葉寒聞言忙點了點頭。而後卻又苦笑道:「可是。這樣的陣法以我如今的修為。根本就布置不出來啊。我看我們還是先別去想那些虛無的事情了。一切等我修為達到目標之後再說吧。」

聞言。小狸也只好點頭作罷。葉寒心中所想的厲害陣法他自然明白。不過那種陣法雖然厲害。但是卻只能到達元影境界之後方能布置出來。而如今葉寒的修為並未到達那種境界。所以要布置那種陣法。根本就還不可能。

自然。以小狸的修為是可以布置那種陣法的。只可惜的是。小狸雖然修為高強。但是卻不能深懂這陣法的精髓。所以即便布置出來了。那也沒什麼威力。跟普通陣法沒什麼區別。為此她也不便多此一舉。

陣法之事擱置下來之後。葉寒便開始想該如何安排這從寒林派與寒氣世家帶過來的眾多高手。經過了這麼長時間的奔波。眼看距離新元節也僅有三四天的時間了。時間緊促。他不得不好好安排。

就在此時。廣場入口的方向忽然湧進來數道人影。細看之下。這些人顯然是以葉鴻為首。包四大長老在內的葉家眾高手。見是他們。葉寒心中頓時有了主意。安排眾人的事情。交給自己的父親來做不是更好么。

「寒兒……」葉鴻剛進入廣場之中。便看到不遠處朝著自己而來的葉寒。忙叫喚一聲。隨即加緊步伐沖著他行了過去。

「父親……」葉寒也不例外。見到別人他可以毫無規矩可言。但是如今他是站在這麼多人的面前。要是再與自己的父親沒有半點規矩的話。那多少有些難為情。

然而就在他剛要行禮之際。便見葉鴻忙阻擋而來。剛要相說。便聽葉鴻笑了笑道:「你我父子之間就別拘泥這些了。你不是帶了很多朋友前來嗎。還是先說說怎麼安排他們吧。」

葉寒正愁著這事兒。如今聽到自己的父親主動提起。他也不好猶豫。忙點了點頭道:「是啊。我也正為這事兒發愁呢。沒想到父親你就來了。所以我想。父親你身為族長。由你來安排他們最適合不過了!」

葉鴻聞言當即一陣語塞。沉默了一會兒。便走到林復等人的面前。沖他們拱了拱手。笑道:「歡迎各位前來。之前就猜測寒兒他會有所舉措。沒想到他這麼快就把你們大家都邀請過來了。」

「族長真是客氣了。葉少俠他多次救我們寒林派於水火之中。如今正值天下大亂之際。我們一起前來協助葉少俠打下一片天地來。那也是理所應當的事情啊。」聽葉鴻此番言語。林復忙與他客套了一番。

這些葉寒都看在眼裡。不過卻也沒有說些什麼。而此時冷傲也笑著走到葉鴻身邊。沖他笑了笑道:「親家你就別跟我們客氣了。還是先把這些人都給安排了吧。我們可是打算在你這裡長住的哦。」

聽了冷傲之言。葉鴻頓時一愣。忙轉頭看了看葉寒。這時葉寒卻突然笑了笑道:「父親莫要為這些事情煩心。你現在只要先將他們簡單的安排一下即可。等新元節過後。我們就不用在此居住了。到時候恐怕我們葉家都要暫時離開這裡呢。」

「啊。這是為何。」葉寒之言一處。葉鴻便是一驚。剛要多問什麼。便又覺得自己不必多此一問。這葉寒邀集這麼多高手。還把人家的家族和門派都搬了過來。那就一定不只是參加新元節那麼簡單。況且就此之前他便認定葉寒想要做一番大事。既然如此。這小小的葉家自然不可能是他的久居之地了。

葉寒聞言。原以為他會多問。卻沒想到他並沒有這麼做。一時之間自也明白。自己的父親乃是想通了什麼。所以便沖他點了點頭。道:「既然父親明白了。那就按照我所說大的去做吧。先找一個較為寬敞的地方將他們安置一下。好讓他們好好休息。一切等新元節過後再詳說吧。」

葉鴻聞言只好點頭。隨即又沖著林復與冷傲說道:「既然如此。那我便簡單的安排一下。還望兩外不好介意的才好。」

「呵呵。也罷。既然我們也不會在此久住。那就勞煩族長簡單的安排一下吧。」林復聞言忙點頭應許。而冷傲本著自己與葉鴻乃是親家。也就沒跟他客氣什麼。

隨後。以葉鴻為首。冷傲與林復緊隨著后。帶領著寒氣世家與寒林派的高手們一同離開了廣場。這時葉寒忽然抬起頭來。看了看上空。轉而沖著站在一旁顯得格外無事的小狸笑了笑道:「狸兒。你是不是該過來幫我一個忙了呢。」

小狸聞言頓時來了興緻。忙小跑過去。沖著葉寒嬌嗲嗲地笑問道:「寒哥哥你又有何事需要小狸效勞的呀。」

聞言。葉寒忍不住苦笑道:「我說你能不能說話別那麼嬌嗲嗲。我要讓你做什麼難道你真的不知情。還是那句話啊。這裡能夠幫我布置陣法的人就你一個。你這是願意幫忙。還是不願意幫忙呢。」

「咯咯咯咯。那寒哥哥可要先告訴狸兒。要幫你有什麼好處。不幫你又該如何。這樣狸兒才能知道該怎樣選擇。」聽了葉寒這番話。小狸忙笑了笑道。

「又皮癢了是吧。趕緊的。別惹我生氣。否則後果很嚴重。」感覺小狸這明顯是**裸的威脅。葉寒頓時急了。當初在冰林之中的時候。自己就是因為不小心。所以著了她的道。最終差點讓她貞潔不保。

而如今。小狸的話明顯是預示著當初定的事迹極有可能會重演。不過在此時候。葉寒更不想被小狸威脅。所以不得已。即便是當日的情形在次上演。他也不在乎。大不了……大不了就犧牲一下自己。把她收了。反正這裡是自己的家。

豈知。冷凌這時走了過來。沖著小狸笑了笑道:「好了。你們兩個啊。要打情罵俏先把正事兒辦完。今晚有的還是時間。到時候不管你們是在房間。還是在床上。隨便你么打。」

「呃……」聽了冷凌此言。葉寒頓時愣在當場。這冷凌到底是在勸解還是搗亂啊。小狸的威脅已經夠直接了。沒想到她的話更加直接。搞得本來沒問題的都變得有了問題。在床上打架。怎麼打。這還用說么。

而小狸。雖然滿心的戲謔想法。但是到了此刻。聽了冷凌的話后。她卻不禁有些羞澀心理。這冷凌言語中如此直接的意思。她又如何能不知。雖然當初在煙雲秘境的河流之中差點就『打起架』來了。而且還是她有意為之。但是經過與葉寒這段相處之後。她也知道了許多事情。其中讓她記憶深刻的便是:『打架』。可不是好玩的。

「咳咳……好了。好了。小狸。你也別鬧了。要是晚上還想休息的話。就趕緊與我一同布置陣法。如若不然。今天晚上就由你來守夜了。到時候可別說我欺負你一個女孩子啊。」尷尬的氣氛。油然而生。葉寒不得已。只能以輕咳之聲打破一切。隨即也反過來威脅小狸。

被葉寒這麼一威脅。小狸頓時服軟。如今這裡就屬她的修為最高。要是夜間真有什麼人前來葉家搗亂。那她定然少不了要出手應付。所以葉寒這話說的就連她自己都極為贊同。相信就更是在所難免。

然而即便如此。小狸還是忍不住不滿的輕哼一聲。撅著嘴巴表示抗議。而這時葉寒卻絲毫。感覺小狸這是在有意引誘自己。感覺自己沒有理由拒絕她的引誘。不知不覺。竟然迎了上去。徑直在她撅起的紅唇上猛親了一下。

「你幹嘛。」小狸正在假裝抗議。卻不想陰差陽錯的被葉寒給誤會了。一時間竟然臉色羞紅。隨後又忍不住斥問道。

葉寒聞言當即一愣。是啊。自己在幹嘛。為何會突然感覺小狸身上傳來無盡的引誘之力。為何自己會沒有自持住。為何……為何眾女看到這一幕不但沒有生氣。反倒是抿嘴偷笑。

這諸多的為何。瞬即填滿了葉寒的所有意識空間。他想不明白。也猜不透。更甚的是。他不想去想那麼多。更不想去猜那麼多。總感覺自己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 小狸羞紅了臉。心中卻是美滋滋的。不過這些葉寒都沒有放在心上。一時歡愉與尷尬之後。他便開始考量日後之時。現如今雖然寒林派與寒氣世家兩股寒系力量都已經站在了自己這邊。那接下來他便要設法將炎氏家族與星夜城葉家的勢力都拉攏過來。先將新元節的難關度過了再說。

自然。這拉攏炎氏家族與星夜城葉家勢力這事兒已經基本上完成了。在此之前他便向他們暗示了此事。所以如今他只需要將心意表明。便能完成這項任務。

可是。新元節中將會遇到何種危機。這個他卻沒有什麼把握。按理來說炎青宗是不至於為了葉狄的野心而派遣太多高手前來的。但是他總覺得這件事情沒有那麼簡單。雖然葉氏家族此前並不算強大。但是也不乏這炎青宗有所吞併之意。

所以他知道。這次自己所要面對的敵人或許不只是葉家的叛亂那麼簡單。而是炎青宗的野心。更甚的是。如今他已然一併得罪了冰凌城勢力。對此他也必須十分小心。

更讓他擔心的是。要是這炎青宗與冰凌城雙方勢力聯手來襲葉家。那自己在何方恐怕凶多吉少。雖然有了寒氣世家與寒林派兩方寒系強大勢力相助。又有炎氏家族與星夜城葉家兩股炎系勢力在手。但是要面對如今世上最強的兩股勢力。他還是倍覺困難。

「寒兒。有些事情如果是真的要來。那我們多想也是無用。如今已經不早了。我們還是先休息一下吧。連日的施法。大家也都該累了。」正在此時。冷凌忽然走了過來。

聽了冷凌之言。葉寒頓時長嘆一聲。隨即點頭道:「嗯。凌兒言之有理。既然一切都不可避免。那我們擔心也沒有用。這些天來大家一直為了轉移寒林派勢力而施法布陣。也是該好好休息一下了。」

說著葉寒轉過頭去。沖著另外幾名女子看了一眼。隨即點了點頭道:「走吧。大家先回去休息。我與小狸在此先把防護陣法布置好。待會兒就回去。」眾女聞言。忙點頭應承。

冷凌這時靜靜的看了葉寒一會兒。顯得有些猶豫。而葉寒似乎也明白冷凌的意思。忙沖她笑了笑道:「別為我擔心。好好回去休息吧。」

聽了葉寒此話。冷凌雖有萬般關懷。但也只能作罷。於是便沖著炎欣等人點了點頭。自行朝著廣場之外行去。炎欣等人見狀也只是稍微愣了一會兒。便跟了上去。

待到他們離去之後。葉寒這才將心神放到小狸身上。經過了先前那般調戲之後。小狸已經收斂了很多。以為她明白。自己可以肆無忌憚。但是卻還是略輸於葉寒一籌。這葉寒不但表面上肆無忌憚。就連內心都總是有著肆無忌憚的念頭。

見這小狸終於平靜了下來。葉寒心中不禁一陣苦笑。看來要想制住一個人。還得要以毒攻毒啊。如果先前自己不是展現出了比小狸更為肆無忌憚的一面。那這種平靜肯定不可能存在。

雖然如此。葉寒也並未覺得有什麼尷尬。畢竟先前他也有些身不由己。在小狸身上散發出來的那種氣息。始終縈繞在他的腦海深處。揮之不去。而正在某些時候。卻時刻的擾亂著他的心神。

「好了。小狸。我們還是開始布置陣法吧。等下好早點休息。」愣了一會兒。葉寒這才定了定神。沖著小狸說道

小狸聞言忙點了點頭。也不言語。見葉寒已然開始結印布陣。她也絲毫不敢猶豫。也開始結印。至於自己所要布置的陣法。她也已然心裡有數。之前葉寒在解除陣法之後所打出的那道印決那便證明了他接下來想要布置的陣法為何。

原本也是家族便有葉寒先前布置的陣法。適才在解林復等人形成的陣法之時。他又巧妙的借用此處的地形。再利用那陣法久而形成的能量。將原本籠罩在葉家大宅上空的那個陣法加強了許多。所以現如今葉家的護族大陣已經有了相當的強大。

而之所以葉寒如今還要布置陣法。其實也並非是要重新將陣法布置一下。而是要近一步將陣法加固。這樣一來。葉氏家族才真正的能夠稱得上安全。

二人同時施展印決。隨即各自身形一轉。二者背靠著背。隨後才將各自掌中的印決同時打出。分前後兩邊打入葉家大宅上方的陣法之中。而後他們又藉助自己打出的印決。將各自的星元之氣注入陣法之中。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