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在下也有一事要公佈。”這時,計無施突然站起身,晃了晃手裏的摺扇說道。

“嘿嘿,正好,我也有事要說。”田伯光也站起身來,嘿嘿一樂,向令狐沖拋了個媚眼。

令狐沖和東方不敗對視一眼,搞不清他們要做什麼。

“令狐少俠,你今天可要多一個伴了,我計無施決定今晚迎娶瘋婆娘,啊……不是,藍鳳凰!”捱了一巴掌的計無施急忙改口,逗的在場的人哈哈大笑。

“哈哈,算我一個!今晚儀琳小師父還俗,我要娶她……她……”田伯光大笑着,而後笑容凝固在臉上,瞪大眼睛看着不知什麼時候到了眼前的東方不敗。

“儀琳,你是真心要嫁他麼?”東方不敗看着儀琳問道。

“姐姐,他,他對我很好,是我自己願意的……”儀琳說着說着聲音就小了許多,紅着臉低下頭。

“東東東方教主,我我保證對儀琳好……”田伯光可是見識過東方不敗的厲害,急忙做出保證。

“那好,如果被我發現你對她不好,我就……”說着,東方不敗手指輕輕一彈,桌上的一個酒杯霎時無聲無息的粉碎。

“哈哈,東方,你不要嚇他了,給他十個膽子他都不敢負儀琳的~”看着田伯光不斷給他使眼色的囧樣,令狐沖大笑着說道。

“好了,不跟你玩了,記住你說的話。”東方不敗嘴角一揚,身形一動已是回到了令狐沖身邊。

田伯光這才大出一口氣,一屁股坐了下來。

午飯過後,霍美蓮便張羅着去買大婚用的東西,大婚場地決定就在日月神教的大殿,獨孤行和東方文等人則是動手裝飾佈置。到了晚上,昔日恢宏嚴肅的大殿,已是被裝飾的喜氣洋洋。

紅色帶着金邊的地毯從教主位下一直鋪到大殿外,紅毯的兩邊分別擺好了桌椅,上面早已備好菜餚酒席。

大大的紅布從大殿的左右兩端掛了起來,正好遮住了那教主寶座,紅布上,並不算好看卻也不難看的八個大字卻格外醒目:命中註定,天賜良緣。

爲什麼不好看呢?因爲是令狐沖寫的;爲什麼也不難看呢?因爲教主親自給這八個大字繡上了金邊。

大殿的門口上掛了一個個紅燈籠,上面是鏤空的喜字。

整個日月神教充滿了喜慶,各門派紛紛留了下來送上祝福,大殿內,獨孤求敗和風清揚兩個老頭代表了長輩坐在主位,各門派的掌門以及教中的長老則坐在紅毯的兩邊。

不過令衆人驚訝的是,這三對新人,竟是完全不按套路出牌,把原本的繁文縟節全都給省了,只有簡簡單單的宴席和拜堂。

這倒也使得大殿內的氣氛輕鬆了不少,你一句我一句的談論着這三對新人,談論着江湖上的各種事情,隨着漸漸放開的聊天,此時正派邪派似乎沒了分別,正派覺得這日月神教的人並不是外面說的那樣淫邪可惡,反而有很多豪爽的漢子。教中人也覺得正派並不是全都蠻橫不講理,反而很多都是彬彬有禮。整個大殿歡笑聲不斷,就連有傷在身的平一指都是樂的不行。

“各位英雄們,兄弟們,現在有請我們的新郎官!”東方文站在門口處,笑容滿面的大喊道。

衆人停止了談話,齊齊向外看去,只見三個新郎官穿着一身紅走了進來,雖全是紅,卻是風格各異。

令狐沖外面是一件紅色紗袍,裏面是一件暗紅色的長褂,衣襟邊上是金黃色,腰間則是一條紅色黑邊的腰帶。

田伯光是紅色長袍,長袍的最下面是黃色,腰間也是黃色的花紋,花紋邊上是淺藍色鑲邊,看着甚是好笑。

極品仙妃︰族長大人請自重 ,裏面是白色的長袍,倒是簡單的很。

三人紅光滿面的走了進來,尤其是令狐沖,一邊笑一邊四處張望着。

“姐夫你別看了!想見我姐姐,沒那麼容易!”東方文壞笑着,而後拍了拍手,從大殿外走進來了三個蓋着蓋頭,身着一模一樣的新娘子。

“嘿嘿,三個新娘子,姐夫,靠你自己選出來姐姐嘍!”說完,便壞笑着看了看令狐沖。

“不是吧……”令狐沖仔細的看了看眼前的三個新娘子,這這這……身材都一樣啊……只好無奈的看向田伯光,“田兄,你先選你的!”他打算讓田伯光跟計無施先選,那剩下那個肯定是東方不敗了。

“姐夫!必須你先選,否則……”東方文拋了個媚眼,“否則今晚你就別想洞房!”

“啊……不要吧……”令狐沖哭喪着臉,在三個新娘子面前來回的溜達,邊溜達邊尋思,“不對啊,怎麼這三個,沒一個像東方的……而且,不是說好了要穿她那件紅裙麼……沒道理啊……”

“快點姐夫!過了吉時就不好嘍!”東方文小酒喝着,還不忘提醒。

“……”令狐沖撇了撇嘴,只好隨手掀開了其中一個的蓋頭……

“啊!!”蓋頭下,獨孤行眨着雙眼,給令狐沖送了個秋波……嚇的令狐沖直接蹦了出去。 方天南的內心裡,忽然的就產生了一絲惆悵!

虛空中傳來的若隱若現的感觸,方天南很清楚,應當是喬伊娜在這一刻,服用了高等的火焰石之後,晉階成為聖人境才造成的。也就是說,方天南所認識的那個小女孩,終於還是擺脫了這個小世界對於她的束縛,直接的破開虛空離開了。

下一刻,方天南的腦海里,就浮現出一個寂寥的畫面。

似乎是整個小世界內,就只剩下方天南孤零零的一個人,以及紫紅色的那株天地靈根了。

天空中閃現而過的那張笑臉,方天南若是想要再見到一次的話,說不得,就只能是前往喬伊娜所生活的那個世界。否則,兩人的這一次相見,就真的只是一次偶然。

與此同時,喬伊娜的離開,瞬間展現出來的,對於整個小世界內排斥力的吸引,還是對方天南有著巨大的幫助。

就在喬伊娜突破成為聖人境,超越了這個小世界所能夠承受的極限之後,維持這個小世界的界牌,忽然的,就涌動出一股清晰的空間之力來。若不是如此的話,小世界內產生的所有排斥力,也不會全部的聚集到喬伊娜的身上了。

而就在界牌被觸動的一瞬間,方天南憑藉著自己青鸞法相中擴散出來的空間之力,終於是穿過了層層的火屬姓能量氣息彌散出來的迷霧,確定了界牌所在的地點!

方天南根本來不及去感慨,喬伊娜的成功離去,也沒有心情去考慮紫紅色的植物,究竟會在此時有著何種思緒,轉而就眼神堅定的朝著自己的左前方,飛快的奔走了過去。

。。。。。。

隨著方天南越來越靠近到維持這個小世界運行的界牌所在地,方天南忽然的就感覺到,不光是青鸞法相中的空間之力,在這一刻,變得蠢蠢欲動起來,就連方天南體內的界牌,似乎也感應到了什麼一樣,微微的發出了一些震蕩!

方天南的神情,略有幾分疑惑。

難道說,自己體內的界牌,和維持這個小世界運行的界牌,還有著一定的聯繫?

要知道方天南所獲得的界牌,可是在幽冥山脈的山谷之中的,內中所蘊含的,也是傳承洞天。而眼下呢?方天南可是在海域的深處,冰火島上開闢出來的小世界之中。

真要說兩者有什麼聯繫的話,無非就是,同樣都是小世界而已。

如果,所有維持小世界運行的界牌,都有著一定的聯繫的話,豈不是說,星殿內的兩處小世界,只要是找到了界牌的位置,同樣能夠讓方天南體內的界牌,產生感應?

忽然的,方天南就很是好奇,自己的界牌,所擁有的是空間儲藏的能力,而眼前這個小世界的界牌,又有著什麼樣的效用呢?是不是,同樣是用來儲藏物品的?

不知不覺間,方天南奔走的腳步,更加的快速了起來。

而當方天南忽然的,感應到界牌的存在,立即停止下自己的腳步的時候,小世界對於方天南的排斥力,在一瞬間,又忽然的聚集到了方天南的周身。方天南不得已之下,只能是快速的運轉起體內的星力。


如此,方天南才感覺到,自己雙腳站在中央島嶼之上,是那麼的真實,而不是陷入到虛幻之中。

「這小世界的排斥力,還真的是強大啊。」方天南感嘆著這一句。

下一刻,方天南的目光,就看向了四周,仔細的打量起來。

。。。。。。


界牌所在的地點,有些出乎方天南的預料,並不是三殿主所介紹的,在火屬姓能量氣息濃郁的地點,諸如火焰石的邊上,又或者是有奇珍異果出現的地方!

相反,方天南琢磨著,自己目前所處的地點,非常的尋常。

就好像是每一個**者,經過這裡,都不會太過在意一樣。畢竟,方天南所在的地點,是中央島嶼上的一處平地上,四周可以清晰的看到,火紅色的灌木,以及平地上時而可見的密密麻麻的草地。非要說有些什麼特別的話,就是草地上,有妖獸剛剛經過,踐踏出來的痕迹,甚至於,還有人類**者和妖獸戰鬥過的痕迹。

方天南還看到了,被小世界內的火屬姓能量,侵蝕得非常厲害的人類**者所留下的兵器——殘破的長劍!

很顯然,在方天南之前,就有不少妖獸、人類**者經過這裡。

但是,界牌的存在,恰恰就是在這樣一個,很多**者都會經過的地點。

方天南只能是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嘆了口氣。

腦海里,方天南倒是回憶著,自己撿到傳承洞天的界牌的時候,所出現過的場景。同樣是在山谷內的角落中,一處草叢堆里,發現的。

這讓方天南感慨著,往往是那些意想不到的地點,才是界牌這樣的特殊物品的所在地吧。和所謂的奇珍異果,又或者是強大的妖獸的棲息地點,截然不同!

接下來,方天南仔細的感受了一下,小世界對於自己的排斥力,似乎是越來越濃郁了,當即也不再猶豫,直接的揮動著自己的青雲劍,朝著一處地面,飛快的攻擊出了幾招「劍光」。塵土飛揚中,青雲劍彷彿是觸碰到了什麼堅硬的物體一樣,發出「鏘」的一聲。

地面上,猛然間被青雲劍帶起了一塊黝黑的金屬。

方天南伸手一攬,直接的把這塊金屬給握在了手中。

和第一次接觸到界牌的時候,那種清涼的感觸一模一樣,即便是在大小上,兩者也有著相似之處。方天南的眼神,不由得下意識的看了下天空之中。

若不是喬伊娜的突然晉階突破成為聖人境**者,以方天南自身的實力,想要儘快的尋找到界牌,還真不是件容易的時而!

方天南故意的把手中的界牌,給收放到了體內的界牌之內。

讓方天南有些沒想到的是,體內的界牌空間,真的就把這一塊維持小世界運行的界牌,給收了進去。而方天南的心神,緊跟著進入到體內的界牌之中,並沒有發現任何的異常。

就好似方天南所得到的,僅僅是一塊普通的金屬!

莫非是自己還身處小世界之內的緣故?

方天南暗暗的嘀咕一句。緊接著,方天南主動的放棄了自己體內經脈中,星力的運轉。小世界內充斥著的龐大的排斥力,瞬間包裹著方天南的全身。方天南再一次的感受到,空間被忽然間擁擠開來的感覺。然後,方天南就感到,自己視線,陷入到一片的白茫茫之中。

似乎是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又似乎是僅僅過了片刻,方天南的視線,重新的恢復到清明的時候,出現在方天南眼前的,便是冰冷的寒霜,以及漫天的雪花。

。。。。。。

「這就回到冰火島了嗎?」方天南看了看四周的環境,砸吧著嘴角,暗暗的嘀咕一句。

對於自己從小世界內出來,會直接的出現在冰火島上,方天南並不感覺到意外。之前的時候,三殿主就有交代過,方天南等人出來的時候,會是在島嶼之上。而三殿主所乘坐的星船,也會在那個時候,回歸到冰火島,迎接方天南諸人!

「就是不知道,此時屬於星殿的星船,已經來了沒有。」方天南抬眼看了下海域的方向。此時,方天南所處的地點,應該還在冰火島中央的火山口附近不遠。所處的位置,海拔還是非常高的。遠遠的,能夠看到一片湛藍的海水!

因為方天南離開小世界的時間,要比其餘倖存著的**者,更晚一些。方天南也不願意再浪費時間,停留在原地等待著。確定了一個距離海邊最近的方向,方天南便邁動著腳步,飛快的趕了過去。

一路上,方天南一邊運轉著體內的真元,一邊皺起了眉頭。

忽然的從一個火熱的世界,來到一片冰寒的世界之中,方天南還是有著幾分不習慣的。

所幸,方天南的實力境界還不錯,作為一名地元境巔峰的**者,對於惡劣的環境,也有著很強的適應姓。否則的話,若是普通**者,哪怕是極度的火熱,和極度的冰寒之間的變換,就足以讓這名**者,走火入魔了。


只是,走著,走著,方天南的腦海里,忽然的閃現出一抹警兆。

下一刻,方天南瞬間就朝著另外的一側,躲避了一下。手中的青雲劍,也不管對方是誰,直接的攻擊了出去。

「鏘!——」的一聲。

青雲劍和對方的長劍,交錯而過。蹦現出來的火光,讓方天南的臉色,一片的肅然!方天南雖然是倉促應對,但是,「劍光」的威力,依然是讓對方不太好受。尤其是方天南在無意間,直接的運轉著星力,融入到了「劍光」的招式之中。哪怕對方是有意的搶先一步進攻,受到的傷害,也要遠超過方天南身體的不適。

直到這個時候,方天南才看清楚了埋伏的人!

。(未完待續。) “哈哈哈哈~~”大殿內立刻鬨笑聲不斷,令狐沖急忙掀開了另外兩人……“媽呀!!”這下蹦出去的更遠了,一個是打扮妖豔的楊蓮亭,一臉無辜的看着他,另一個則是濃妝豔抹的希羅多,給他送了個飛吻……

這下衆人笑的更歡了,田伯光更是笑的捂着肚子蹲在地上。

“有沒有搞錯……嚇死我了!東方文你個臭小子!!你姐姐呢?!?”令狐沖驚魂未定的拍着胸口,而後一手揪住東方文。

“哈哈,姐夫,我告訴你,來來來。”東方文賊笑着在令狐沖耳邊說了幾句。

“啊?”

“你先別急,這樣這樣,如此這般……”

————我是分割線,我來看鬧婚————

“下面有請新娘進場!”東方文清了清嗓子再次喊到,衆人止住笑聲看向門外,獨孤求敗和風清揚相視一笑,覺得東方文這小子指不定又鬧什麼……

先是儀琳紅着臉低着頭走了進來,一身紅衣和田伯光一樣搭配着黃色,卻顯得可愛極了,田伯光心下大喜,大步上前便握住了她的手,嘴裏大喊道:“嘿嘿~這是我的我的~”

緊接着是一身紅紫色搭配的藍鳳凰,三步並做兩步的便走到了計無施面前,“醜八怪,看什麼!”

計無施嘿嘿一樂,伸手攬住藍鳳凰的腰,“當然是看瘋……不是,是美麗的藍鳳凰……”

隨後衆人眼前一亮,一抹紅色身影步伐輕盈的走了進來,紅衣雖沒有特意去搭配,卻不失豔麗,嘴角的一抹笑容更是讓人看的發癡,不是東方不敗還有誰。

可是……站在她面前的,卻是三個令狐沖……不禁愣了一愣。

“你能不能看出來,哪個是你相公?”東方文笑着問。

“…………”東方不敗先是好笑的看了東方文一眼,而後目光掃過身前的三個令狐沖,最後,卻是停在了東方文臉上。

“敢和那臭小子合起來耍我……”東方不敗盯着東方文,挑了挑眉繼續說道:“你信不信,晚上我讓你睡門外。”

“嘿……嘿嘿……被你發現了……”訕笑一聲,伸手便撕去了臉上的面具,這“東方文”原來竟是令狐沖。

“哈哈,姐你太厲害了,居然一眼就能認出姐夫~”真正的東方文賊笑着撕去臉上的“令狐沖”面具,笑嘻嘻的說道。

“哈哈哈,令狐小子,被識破了吧!”獨孤求敗大聲的笑道,而後轉頭用手敲了敲桌子,“風老弟,快快快,你輸了,給錢給錢啊……”

“東方小子,你這眼力也太好了,看來我不得不掏錢嘍……”風清揚無奈的拿出一張銀票遞給了獨孤求敗,樂的那老頭眉開眼笑的。

“好啊,居然合起來騙我。”東方不敗雙手抱臂,盯着令狐沖一笑,而後便走向座位,經過令狐沖身邊時,在他耳邊輕聲說道:“令狐沖,今晚你不許上牀。”

“啊?不要……我無辜的嘛……完了完了……”令狐沖哭喪着臉,然後一臉怒氣的向東方文大吼道:“你個臭小子都怪你!!什麼餿主意!!”

“你自願的……不關我的事不關我的事~” 冷酷總裁霸道愛

“令狐沖。”東方不敗手裏拿着酒杯,盯着令狐沖叫了一聲,而後又用眼睛瞄了一下身邊的座位。

令狐沖只好屁顛屁顛的跑了過去,一屁股在她身邊坐下,小聲的說道“東方,你怎麼看出來是我的?”

“呆子。”東方不敗忍住笑,“明天再告訴你。”

“爲什麼不是今晚告訴我啊?”

“因爲今晚你睡外面。”

“不……”令狐沖剛要說話,就聽背後傳來了風清揚的聲音:“嘿嘿,小兩口說什麼悄悄話哪?”

“太師叔!”

“老小子,拿我打賭的事還沒找你算賬,你還來找打架是不是?”東方不敗回過頭來,臉帶笑意的說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