眨眼間,小蘿莉被一套淡紫色的格子式洋裝包裹,蓬鬆的荷葉裙出現,灑出了斑駁的星光,白嫩嫩的小腿上,套上了白色的過膝長筒襪,隨後是紅色的圓頭皮鞋。

小蘿莉在空中轉身,一條長長的紅色絲帶出現,接著在腳丫上、腳踝上、裙邊上、手腕上、脖頸上、纏繞迴旋,組成了一個個大大的蝴蝶結。

白光閃過,小紅帽的腳丫上套上了紅色的鞋子,一對華麗的羽毛翅膀,從每隻鞋子的側面伸出,扇動著,讓小蘿莉可以浮空。

變身還沒有結束,一條巴掌寬的紫色腰帶,斜斜的圍在了小紅帽的肚子上,上面掛著兩個布偶,一個是紅色皮毛仰天長嘯的大灰狼,另一個是拿著獵槍做瞄準裝的紅鬍子獵人。

當暗紅色的披風出現在背後,小蘿莉揮手,憑空接住了一頂紅色的帽子,戴在了腦袋上,遮住了布滿淚水的臉頰。

「這算什麼?美少女變身?」要不是情況危急,某個男大學生很想把這一幕拍下來,小紅帽真是太可愛了。

征服者嚴正以待,都感覺到了不妙。

「今天,你們都要死!」小紅帽展開了纖細的手臂,手上紅色的光芒閃過,出現了兩把巨大的手槍,一黑一白,槍管碩長,烙印著華麗的金色銘文。

「躲!」林衛國喊出的同時,小紅帽朝著倖存者們,開始狂野的射擊。

砰、砰、砰,手槍的射速居然堪比重機槍,而且一枚枚彈頭也大的離譜,直徑至少20毫米,包裹在暗紅色的光芒中,轟在了地面上。

彈頭的威力巨大,轟的樹林中枝幹斷裂,樹葉紛紛揚揚,打在地面上, 超級影子戰士

新人們尖叫著,逃離,可還是有幾個倒霉鬼被擊中了,沒有任何救治的可能,被子彈擊中,整個身體就像被灌滿了氫氣的氣球,瞬間漲成了一個圓形,隨即砰的一聲,炸成了碎片。

「攻擊!」林衛國不等了,這會兒要是在看不出小紅帽變異了,那也白在木馬世界中待了這麼久。

阮菲菲抬手,丟出了一顆閃電球,小紅帽腳尖輕點,鞋子上的翅膀扇動,讓她像輕靈的白鴿,躲開了閃電,跟著就是一頓爆射反擊。

阮菲菲閃躲,十幾顆子彈打在護盾上,讓它搖搖欲墜,隨時都有破裂的可能。 婉晴涼臉色微一變,五色的火焰從體內湧出,護住周身。

極寒的凍氣似乎有意避開了他們,顧傾宇並沒有感到針對他們的殺伐之氣。

葉青霜玉手狠狠一握,被凍住的人、靈器、兵刃等一瞬間碎成一堆冰碴子,簌簌地落向地面。整個天空恢復了原來的晴好,碧空如洗,連一絲雲也沒有。

葉青霜身形一動,瞬間到了婉晴涼和顧傾宇身邊,自覺得在他們身邊一丈的地方站定。

顧傾宇眸中有些異色。這就是極境靈力的威力嗎?如此驚人。

冰屬性作為水屬性的極境屬性,並不罕見,原來的北域天一宮大部分的人都是冰屬性修者,包括玄帝本人,都沒有這個葉青霜一樣,將寒氣修鍊到這種地步。

他和婉晴涼都是五行全屬,雖然能使用極境靈力,但本身的靈力不是正中平和講究生克循環生生不息的。

每一種靈力他們都會使用,卻無法將每一種靈力都使用得登峰造極,即使是婉晴涼的火屬性也不行。

「多謝了!」婉晴涼淡淡一笑。葉青霜是婉晴涼少有的看得慣的女人,婉晴涼自然不會隨便擺臉色。

葉青霜眸色微微一閃:「現在不還言之過早,真正的對手還沒有出現。」葉青霜淡然道。

顧傾宇忍不住多看了兩眼這個冷若冰霜的女人,忽然發現婉晴涼當初費這麼大的勁救她,似乎是值得的。

婉晴涼自然知道他們現在殺的都是些小嘍啰,真正的對手還隱藏在暗處。

顧傾宇微微冷笑:「既然已經問過路了,正主再不出現,就有些過不去了。」

葉青霜恍然明白過來了,滿頭黑線。他們是知道了暗處隱藏的人,之所以磨磨蹭蹭,不肯施展全付實力就是為了讓別人摸不清他們的底細。

鬧了半天,剛才他們兩個只是在無聊的耍著玩兒。她出手秒殺完全是在他們預料之外的,很可能她是多此一舉了。

混賬,你們就不能給我認真一點嗎?要不是鑒於這兩個人實力卓越身份尊貴,她都想跳起來敲他們兩個的腦袋了!她就沒見過這麼任性妄為的奇葩。

顧傾宇手指屈伸,空間如水紋一樣波動起來,只是片刻間,就有兩人從空間里跌出來。

顧傾宇擰眉,似有些不滿意,空間扭屈起來……

「哈哈……」空間深處,響起一聲低沉的笑聲:「現在的年輕人真是沒耐心。」

話音一落,扭曲的空間恢復了平整,裂開一個大口子,一個銀衫老者緩步出來。

三人戒備地看著他們,各自將靈力凝聚於手中。

三對三,對方是清一色的上古神王,最高的五品,最低的也有一品。而顧傾宇一方,顧傾宇和葉青霜都是神皇的實力,婉晴涼卻是區區神君的修為,幾乎是天與地的差別。

婉晴涼知道自己實力最菜,便一指那個修為最低的:「我拖住這個人,你們兩個速戰速決。」

顧傾宇和葉青霜都有越級挑戰的能力,能勉強對付另兩個神王,但是如果她牽制不住這個實力最低的神王,讓他加入任何一個戰圈,他們三人都只有死路一條。

「阿青,小心一些。」顧傾宇瞧著婉晴涼,隱隱有些憂虐。

婉晴涼笑了笑,沒說什麼。如果這次她攔不住這個神王,那她就不用混了。

三個人都是極聰明的,心思玲瓏剔透,迅速找上各自的對手。

顧傾宇的對手自然是那個最強的五品上古神王:「閣下不像是無名之輩,本座也未曾得罪於你,為什麼來找本座的麻煩?」


銀衫老者看著顧傾宇,心裡並沒有太將顧傾宇放在眼裡,淡然一笑:「老夫天機子,現在年輕的一輩恐怕已經記不得了,至於怎麼找你麻煩,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只是看不慣顧逆夜這個混賬而已。」

顧傾宇眼神一冷。顧逆夜正是他的無良師父紫微星尊大帝的大名。

平時他本人也和星尊帝君很不對盤,平時就沒少和師父鬥嘴,各種挖苦取笑擠兌,但是聽到別人這麼評論他的師父,心裡卻莫名的有股怒氣。

「這事很簡單,既然你看不慣,那就不要看,把臉上那雙招子廢了不就沒事了!」顧傾宇手一展,一把漆黑的劍出現在手中。

天機子眼神一縮:「落星塵!」

天機子淡定的模樣再也維持不住,瞬間怒火高漲:「他竟然將落星塵鑄成了劍!好小子,看我不殺了你!」

顧傾宇有一個惡趣味,敵人越是不痛快,他心裡就越高興。

顧傾宇笑了笑,笑容十分歡暢:「既然你這麼喜歡落星塵,那死在辟天之下,你也算是死得其所了。」

顧傾宇嘴上說著話,手上的動作也不慢,億萬劍華瞬間開滿了半面天際,每一朵劍華都融入了天地大道,幻化萬千,美到極致,也危險到了極致。

劍華籠罩下,天機子彷彿是被定住了一樣,一剎那間,心裡竟有種恍惚,陶醉於這樣每到極致的劍華之下,想要頂禮膜拜。

美到極致的畫面突然破碎,劇烈的痛如閃電一樣瞬間洞穿了他的腦海,整個視野都是一片血色,緊接著一片昏黑。

天機子忍不住慘叫一聲,捂住自己的雙眼,依然有殷紅的血跡從指縫裡長流而下,觸目驚心。

顧傾宇可不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劍芒吞吐幾達千丈,金色的劍芒纏繞著藍紫色的光暈,朝天機子頭頂狠狠斬下。

對付神王階別的強者,法則才是最大的利器。

天機子畢竟是五品神王,就算一時大意,失去了眼睛,也不是那容易被殺的。

一聲巨響,驚天的劍芒斬下,卻沒有斬在天機子身上。天機子頭頂上旋轉著一尊黑色的鼎,鼎身上裂紋遍布,像蜘蛛網一樣,隨時都會碎裂,但是,好歹格擋住了這一劍。

「春秋鼎。」顧傾宇嘴角微勾。原來有這麼頂級的靈器啊,怪不得這麼囂張。

顧傾宇這邊取得了優勢,婉晴涼卻明顯處在劣勢。

婉晴涼的對手是一個超級自戀的青年男子,長相也還算俊美,心氣也很高,所以很是看不慣婉晴涼這隻神君階別的小菜鳥,還沒有動手就嫌棄道:「女人,你速速自裁,省的小爺浪費寶貴的梳妝時間。」

言罷,還掏出一面精巧的菱花鏡,左瞧右瞧:「今天本公子有英俊迷人了不少……」

婉晴涼黑線,很想將這個自戀狂拍扁了做鍋貼。 別墅附近的稀疏樹林,已經徹底被雜亂密集的槍聲驚醒,陷入了慌亂中。

小紅帽圓頭皮鞋上的白色翅膀扇動著,讓她浮空,在星光斑駁的夜空下,仿若一位精靈,只不過帶來的是死亡和恐慌。

「你們都要死!」小紅帽雙臂展開,握著兩隻巨炮般的手槍,進行急速射,暗紅色的子彈幾乎形成了一條直線,轟在地面上。

阮菲菲狼狽不堪的躲避,就因為投擲了一個閃電球,成為了小紅帽的打擊對象,子彈追在屁股後面,打的泥土飛濺。

「那絕對是SS級別以上的武器。」女主播的防禦盾只是挨到了十幾發,便出了龜裂,「大意了。」

女主播暗罵自己手快,隨後撲向了慌亂躲閃的新人群中,希望用他們引開小紅帽的火力。

「別過來!」孫景山大吼,「會害死大家的。」

阮菲菲很執著,衝刺速度不減,這種時候,保命才是最重要的,才不會管別人死活。

小紅帽看到一群新人們,自然要屠戮他們,右手的白象牙繼續追殺阮菲菲,左手的黑檀香則是掃射新人們。

兩支雙S級別的手槍噴吐著半米長的橘紅色槍口焰,猶如擇人慾噬的毒蛇,刁鑽而又毒辣。

大學生們的速度太慢,而且根本不知道往哪裡躲,像沒頭蒼蠅一樣慌亂,再加上沒有防禦手段,完全變成了靶子。

一顆顆子彈射下,擊中了他們的身體,就像被灌飽了氫氣的皮球,瞬間膨脹了起來,接著噗、噗的爆掉。

到處都是濺飛的鮮血和碎肉,大腸和內髒亂飛,掛在了樹枝上,不到十秒,泥土便被徹底濕透,染成了紅色,鋪滿了殘肢斷臂。

阮菲菲成功逃掉。



「全體攻擊,把她打下來!」林衛國咆哮,老兵骨子裡還是存在著保家衛國的正義感,看著大學生們死去,很憤怒,舉著機槍,朝著天空的小紅帽射擊。

只可惜響應的人很少,林衛國的威望不足,而且還有一些複製體,都在明哲保身,見到了阮菲菲的倒霉樣后,沒人願意招惹小紅帽。

藤元香理都沒理老兵,看到狼人不再出現,退出戰圈,游弋著,只要小紅帽攻擊這邊,她就往別墅跑,見到唐崢,可以找個『我是來通風報信』的借口,而不用因為逃跑被埋怨。

龐美琴抬起地獄之歌,猶豫了一下,還是沒主動攻擊,這些人死活,管她屁事,想到自己被孤立的境況,她就失去了射擊的念頭。

陸梵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忽閃了一下,丟出了智慧劍,在半空中旋轉著,幻出了百道劍影,可是懸而未發。

「你們怕什麼?射擊呀!」林衛國怒吼,他也察覺到不妥了,李欣蘭和秦嫣可沒冷血到這種地步,還有徐良茂這個苦逼男,雖然一直沉默寡言,但是絕對言聽計從,可是今天居然也耍起了脾氣。

看到趙東濤釋放浮遊炮,林衛國欣慰了,說起來,還是這些人好用呀,還沒有被殘酷的遊戲磨滅掉善良。

樹梢的高度,空氣出現了波紋狀的震動,一根根塗滿金屬色的炮口伸了出來,對小紅帽進行炮擊。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中,一枚枚炮彈飛向小紅帽,在天空炸開,可惜被她遊刃有餘的躲開。

「不行,幽靈死神飛不了那麼高!」景藍擦了下額頭的汗水,她的死神拎著鐮刀飛了十幾米,就沒辦法再上升,畢竟不是空戰類能力,很有限制。

陶然的時空黑魚同樣無力,只能眼睜睜看著小紅帽飄在天空,對新人們進行殺戮。

就這麼不到一分鐘的時間,八十多個新人們死掉了三分之二,林發鏟護著女友,想要戰鬥,可惜有心無力。

「她為什麼會變成了BOSS?」李欣蘭跑到了秦嫣身邊,很鬱悶。

「不知道。」秦嫣冷冰冰的頂了一句,看到子彈射來,趕緊轉移。

少婦咒罵了一句,頭頂上出現冰盾,可惜堅持了沒幾秒,就被打成了漫天灑落的冰塊。

一群人變成了烏合之眾,亂糟糟的不成樣子,征服者們很聰明地開始向別墅轉移,林衛國沒辦法,嘆了口氣,只能跟上。

唐崢三人殺掉狼人首領,火速趕回團隊。

「快看!」穆念琪指了一下天空,飄在天空的小紅帽像北極星一樣醒目,夜風將她的笑聲吹出很遠。

唐崢用馬鞭猛抽迅猛龍的屁股,再次提速,等看到藤元香雙手護著臉頰,撞斷樹枝出現在面前,後面還跟著士氣跌落的其他征服者,頓時氣炸了肺。

「你們跑什麼?反擊!」唐崢怒喝,抬手射出了一發單體擊破,打在了藤元香的面前,轟出了一個大坑。

其他征服者也都驟然停步,掃了眼腳下的大坑,看向了唐崢。

「發什麼呆?攻擊,誰要是在跑,別怪我無情。」唐崢怒急了,自己果然一走,他們就變成了散沙。

唐崢揮手,鋼鐵蒼穹出現在天空,在放下基洛夫飛艇,形成軌道炮的同時,像閘門一樣,直挺挺地壓了下來,迫使小紅帽降低高度。

征服者不想承受唐崢的怒吼,開始反擊,藤元香很狡猾,用機槍掃射,不過子彈偏的離譜至極。

龐美琴拿著科學怪人一號,射出了綠色射線,槍槍不離小紅帽的身周,迫使她不得不不停地躲閃,美腿空姐只會為了唐崢拚命。

小紅帽感覺到了威脅,重點攻擊龐美琴,可惜開了兩槍,上百柄的智慧劍呼嘯而來。

陸梵不在划水,拿著胡椒研磨器,轉動搖擺,掃射,不過她的裝備太爛了,根本不會對小紅帽子造成傷害。

小紅帽朝著劍幕速射,將它們打成了繽紛的斑駁光點。

李欣蘭射出冰槍,轉眼間也別打爆,冰塊跌落。

阮菲菲全力擺臂,將一顆閃電球丟向了小紅帽,小蘿莉一個浮空,以為躲開了,誰知道閃電球突然暴漲,變成了閃電網,罩在了她的身上。

閃電竄到了小紅帽身上,電的她出現了短暫的僵直。

阮菲菲立刻抓住機會,丟出了更多的閃電球。

「你們兩個人是幹什麼吃,連團隊都約束不住!」唐崢狠狠地瞪了秦嫣和林衛國一眼,氣的想揍人,他揮手,奧州雄鷹像衝天的火箭,撞向了小紅帽。

「先把她打下來。」白光閃過,穆念琪放出一隻老鷹,騎了上去,撲向了被雄鷹撞落的小紅帽,拉開了昆蟲長弓,射出了一條條巨龍型的箭矢。

小紅帽被打的不停搖擺,抓住間歇,槍口聚能,射出了一個傘形的彈幕,隨後一扯披風,身體變成一團黑霧,消失在夜空中。

「剛才發生了什麼狀況?」澹臺轟出精神衝擊,詢問林衛國。

「小紅帽餵了她外婆一粒膠囊,結果不知怎麼搞得,人死了,就變身開始追殺我們。」藤元香搶著回答。

「必須殺了目擊證人,不然媽媽會被抓走的!」小紅帽瞬移,突然出現在阮菲菲身後,雙槍連射。

女主播苦逼了,因為攻勢太猛,被當成了重點打擊對象。

「什麼意思?」澹臺不明所以,想到了首領的話,「難道她媽媽下了毒?」

澹臺猜的八九不離十,小紅帽的媽媽過的日子也就是普通人的水準,本來沒什麼怨言,可是看到外婆十年如一日,將大筆的財富都花費在孤兒院上,養活了很多孩子,反而一個銅板都沒給他們,終於覺得心裡不平衡,那些孩子又不是親人,用得著這麼大發善心嗎?

媽媽畢竟還算善良,雖然不滿,但是也沒什麼過激的動作,反正遺產很多,也不會花完,等外婆死了,作為唯一的繼承人,她就可以笑納了,尤其是一個月前,得知小紅帽外婆身患重病,命不久矣時,她開心了起來,認為幸福即將到來,可是誰知道,緊接就是一個不能承受之重的當頭棒喝。

外婆居然準備提前立下遺囑,要將遺產全部捐獻出去,維持孤兒院的運作,在知道即便是老傢伙死後,自己依舊一個子也拿不到后,媽媽心中的惡意爆發了。

幾天前的晚上,小紅帽起來上廁所,路過母親的房間,聽到了裡面傳來的自言自語,大概的意思就是關於遺產、詛咒外婆,這把小蘿莉嚇了個半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