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

不料只等他說完,海清搖了搖頭,居然否定了他的話語。

如此一來,陳將軍和張將軍,自然更加不解了。

見他們不解,海清才笑著在光幕上一指,說道:「我要你們詐敗,卻不要你們撤退回來跟我們匯合!我要你們詐敗之後繞到火部身後,明白了嗎?」

高啊!

這一解釋,所有人才徹底的明白了:海清要的,是包圍圈啊!

「殿下的安排如神啊!」

「是啊,一旦火部知曉翼部受到重創,之後必定全力殺向獸部!到時候,他們不管是急於拯救翼部或者是急於獲得獸部的法杖,必定都是全速!」

「正是如此!但全速之軍,最怕士氣被破!我們三次設伏,正好可以將他們的士氣分三次擊潰!」

「所謂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弱,正是如此!哈哈哈……殿下用兵,神了!到時候陳將軍和張將軍再殺個回馬槍,我們就可以一舉將火部包餃子了!」

聽著中軍大帳內的這些讚許,或者已經算的上是恭維的話語,海清依舊平靜而清冷:「一炷香的時間,大家下去準備準備吧!」

「末將遵命!」

「謹遵殿下命令!」

聞言,中軍大帳內所有將領紛紛抱拳,先後離開。他們知道,和火部的決戰就要到了。

而這一戰,關係到他們這一支人族大軍的榮耀和功績——總的是三路大軍殺來,按照現在的情況看,他們火舞旗極有可能成為功績最多的那一支大軍了。

不過就在海清身邊,還有一名老者靜靜地站立著。

他沒有身著戎裝,並非軍士。而且他真正的身份和海清相比,同樣尊貴——南星帝國第一大宗門問天宗的宗主……

他來到了這裡,正是為了隨時近身保護海清。

「殿下,看來不久之後我們便可以跟另外兩路大軍匯合,並且直接殺入冥界大陸深處了!」

聞言,海清搖了搖頭,說道:「白爺爺,海清想請爺爺幫一個忙!」

「什麼忙?」

「海清想請白爺爺離開大軍,前往獸部取兩件東西!」

「什麼?」

… 「殿下,你應該知道老夫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

望著海清,問天宗宗主白離微微皺眉,斜向上抱拳道:「聖上要的,是殿下的安全!」

這一點很明白——除了南星帝國皇帝的關心之外,整個南星帝國都知道海清的重要性,所以每一次海清一旦隨軍出征,白離必定會守護在她的左右.

但是現在海清卻要白離遠離自己,這叫白離怎麼可能答應!

「不,白爺爺!」

聞言,海清微笑著上前一步,距離白離更近了一些:「和我的安危相比,帝國的長盛不衰才是最重要的事情!而海清拜託白爺爺的這件事,將直接決定我南星帝國的未來!」

聽她如此說法,白離的白色眉毛皺得更緊了幾分:「老夫倒是很想聽聽,殿下所說的這件事到底是何等的重要?」


何等重要?如何解釋?

稍稍一想,海清伸出雙手在胸前平行一掃,一個立體的虛幻地圖隨即浮現在了她和白離的四周。

嘴角向上微微一斜,海清笑問道:「這就是炎黃大陸以及冥界世界,兩個同樣廣袤的大陸!白爺爺,你覺得是炎黃大陸吞併了冥界世界好,還是冥界世界吞併了炎黃大陸好?」

望著這立體的玄幻地圖,白離不假思索直接回答道:「自然是我炎黃大陸滅盡冥界武者,真正的一統天下更好!」

「是嗎?」

收了笑意,海清一臉平靜的神色下有了某種鋒銳的光澤:「上面會同意嗎?」

說這句話的時候,她的手指指向了天際:「為什麼每一次我炎黃大陸的頂級強者一旦暫時地離開了,那麼冥界世界的頂級強者也會有相應的數量離開呢?這一切,就是因為天外存在著一個強大到了恐怖的勢力,由他們,真正主宰著這裡!」

轟隆隆……

一句話而已,白離的雙眼立即睜圓。

他知道海清所說的「上面」指的是什麼!

哪怕曾經「在大陸上消失過」的強者從來都不曾告訴任何人他們去了什麼地方,但關於那個地方和強者們去做什麼事情,一直都是被世人津津樂道的話題。

這樣的津津樂道里,有著無數種猜測。

最後所有的猜測當中,有一個猜測成為了大家最願意相信的結論,那就是強者們每一次集體失蹤,就是因為他們必須離開大陸,戰士一般前往某個戰場。

他們,一定是接到了什麼命令,所以離開大陸去往了天外,去參加了什麼戰爭!

也只有這樣,才會每一次強者們集體失蹤之後,再次出現的時候都會有一些強者真的不見了——不見了的強者估計是戰死在了天外。

除此之外,每一次炎黃大陸上的頂級強者一旦「失蹤」了,那麼冥界世界的頂級強者也會相應地「失蹤」。

這樣算來,等於說天外的那個勢力,主宰著的不僅僅是人族炎黃大陸的強者,也主宰了冥界世界……

這一切,白離雖然還不是九絕強者從而還沒有機會和資格接觸到那股神秘的勢力,但他其實早就察覺和確定了。

只是現在說出這一切的居然是海清,是十六歲年紀的少女,多少還是叫他震驚:「想不到殿下居然想到了這麼多,這麼遠!」

這句話,是讚美,驚嘆中的讚美。

但白離依舊不解:「只是……殿下,你為什麼覺得『上面』不會允許我們人族滅掉冥界武者?」

聞言,海清依舊一臉平靜,反問了一句:「一名父親,願意看著自家的大兒子殺死小兒子嗎?又或者,獵人願意自己的一條獵狗咬死自己的另外一條獵狗嗎?」

「這……」

白離想了想,沉默了!

他身為南星帝國的最強者,閱歷自然豐富無比,所以他也知曉很多的事情,其中就有一些極其蹊蹺的事情。

例如古籍當中記載的萬年之前的「冥界世界浩劫」!

那一次,炎黃大陸當時的九絕強者有八人離開了大陸,之後沒有一人能夠回來。於是,有五名強者返回的冥界世界趁機出兵,幾乎將人族大陸給橫掃了。

但就在人族岌岌可危,很可能被冥界武者趕盡殺絕的時候,一場恐怖的天罰降臨在了冥界世界和他們的強者身上。

這一場浩劫彷彿是閃電,幾乎只用了一盞茶的時間便滅殺了數以十萬計的冥界大軍,更是將那五名冥界頂級強者給徹底的廢掉……

這件事,難道就是因為「上面」不願意看到冥界世界吞併了人族大陸?

想到這一切,白離深吸口氣,問道:「如果不能一鼓作氣將冥界世界征服,殿下,那你覺得我們炎黃大陸這一次聲勢浩大的遠征,還有意義嗎?」

「意義?」

眼眸里閃爍著聰慧的光芒,海清直接說道:「遠征真正的意義,在於控制大勢!兩個大勢!」

說著背負雙手,她輕輕地向著帳篷外走去。

帳篷外清風徐徐,綠草在風中時而伏地時而彈起,形成了一大片的綠色海洋。

面對著這一切,海清輕輕說道:「這一次,我炎黃大陸的九絕強者離開了八人,只有一人留下,卻是等於活死人的攬月客許繼!所以,冥界大軍才會那麼有恃無恐!」

「後來,他們冥界世界留下來的頂級強者,八方守之一的匿影,在炎黃帝國的太祖皇陵內吃了大虧,也就等同於不存在了!這也是冥界大軍從我炎黃大陸潰敗回撤的原因!」

「我們的大軍遠征冥界世界,其實所求的僅僅是兩塊大陸之間的均勢而已!」


「他們已經蹂躪了我炎黃大陸太久太久,這一次,輪到我們了!他們毀掉了我們很多的帝國,重創了最強大的炎黃帝國!那麼我們就需要滅掉他們的一個最強大的宗門,陰蠱宗!」

「只有這樣,才能更好地保持我炎黃大陸和冥界世界之間的均勢!」

一句句地說著,海清的秀髮輕輕飄舞,極美。

聽著看著,白離深吸口氣,問道:「殿下,那你說的另外一個大勢呢?」

淡淡一笑,海清的話語忽然更加地寒冷了幾分:「這就是我說的事關我南星帝國能不能長盛不衰的重要事情,白爺爺,你覺得炎黃帝國一直凌駕於我們南星帝國之上,真的好嗎?」

「什麼?這……」

「他們一直擁有數量最多的九絕強者,而我們南星帝國大多時候都不能擁有自己的九絕強者!」

見白離似乎很震驚,海清選擇了更直接的解釋:「現在不是很好嗎?我們有機會藉助冥界武者之手,將炎黃帝國極有可能成為下一位九絕強者的武者,趁早除掉!」

「殿下,你,你是說……韓靖?」

… 炎黃帝國從太古龍一建國開始,便一直在各方面傲絕整個炎黃大陸,就算曾經的第一帝國南星帝國,也被炎黃帝國壓製得動彈不得.

特別是太古龍一擁有巔峰實力的時候,炎黃帝國還擁有仙帝、攬月客這兩位九絕強者,以及當時的楊廣和還叫做山本多的傢伙,也都是僅次於九絕強者的存在。

所以那時候的炎黃帝國足以號令整個大陸上的所有帝國,包括南星帝國也不得不對炎黃帝國俯首稱臣。

現在呢?

太古龍一早已隕落,隨他幾乎一起隕落的還有仙帝。


接著是山本多跟隨這一代的其他幾位九絕強者已經離開了大陸,而留守炎黃大陸的攬月客許繼又隕落在了太祖皇陵當中。

再加上楊廣也走了,所以現在的炎黃帝國已然羸弱到了一個最低谷。

但這個曾經萬邦來朝的強大帝國,似乎不會在低谷里折騰太久,因為炎黃劍又出現了,以及太古龍一的傳人韓靖也值得期待。

甚至於相比太古龍一,韓靖以現在的年紀所擁有的實力還要更加地驚世駭俗,所以沒有多少人會懷疑他在將來能夠擁有超越太古龍一的實力!

只要真的到了那個時候,韓靖身邊必定會聚集更多的強者,而炎黃帝國也將因為他而重新回到巔峰的輝煌!

這一切,海清想過很久很久,想了很多很多。

所以她的回答,很肯定:「就是韓靖!為了第二個大勢,我們南星帝國必須將他儘早除掉!」

「這……」

得到了這樣的確定,白離震驚了,徹底的震驚了。

身為問天宗的宗主以及南星帝國的最強者,白離其實也關注過炎黃帝國近一段時間橫空出世的傢伙——韓靖。

他知道韓靖一己之力拯救了落陽戈壁內的數千人族年輕精英,其中包括南星帝國的很多武者,甚至是皇族——斬夜。

他也得到了情報,說韓靖短期內直接從一劫境的水準躍升到了三劫境的巔峰,甚至有望突破瓶頸,問鼎天尊境了。

這還不算,他更是知道了韓靖擁有越級殺敵的強大實力以及神通和兵器的支持,例如張連廣,例如雙刀婆婆等人,都曾經栽在了韓靖的手裡。

知道了這一切,白離想到的僅僅是三四個辭彙而已:不可思議,震驚,以及期待。

現在望著海清,白離問出了自己的期待:「殿下,韓靖如果崛起了,我炎黃大陸,我人族……豈不是會更加強大?」

「確實,除掉韓靖不得不說是炎黃大陸和人族的重大損失!」

海清點了點頭,望著風吹形成的草海,秀髮繞到前面遮住了她冰寒鋒銳的雙眼:「當他強大了,則我們南星帝國只能再次對炎黃帝國臣服!所以,除掉他對我南星帝國而言沒有損失,只有收穫!」

「這……」白離聽完這句話,望著海清的時候,忽然覺得自己眼前的少女陌生了起來:「如果除掉了韓靖,未來我們抗衡冥界世界會更加吃力啊!」

聞言,海清立即回答道:「所以我說了,這一次遠征,主要就是為了兩個大勢而來!」

「第一,除掉陰蠱宗,順帶著叫冥界武者自相殘殺,我們好漁翁得利!」

「第二,除掉韓靖,為未來我們南星帝國和炎黃帝國之間的大勢,做準備!」

說完這一切,她已經轉身,向著帳篷內走去,因為外面的風逐漸變得凌厲了起來,也更加地寒冷了。

但她的聲音,繼續響起:「只要做好了第一個大勢,那麼即便我們為了第二個大勢而除掉了韓靖,也不會有太多影響了!因為那時候我們已經擁有足夠的能力,保證兩個大勢都維持在最好的狀態了!最好的狀態,便是均勢!」

望著她的背影,白離覺得自己看到的不是一名少女,不是一名被證明了擁有天賦聰慧的戰神,而是一名狠辣、工於心計的謀者!

或者也只有這樣的謀者,才能布置出那麼多殺伐果決並且絕妙到了極致的好局吧!

而且似乎只有南星帝國壓過了炎黃帝國,才能使得南星帝國獲得更多的利益,從而培養出自己更多的強者……

她,或者真的是對的!

所以當海清走入了帳篷之後,白離深吸口氣,只能低下了頭:「殿下,你要老夫幫你做的事情,是什麼?殺死韓靖?」

「不……我要你潛入獸部,奪了他們的法杖以及他們從風無雙手上獲得的翼部法杖!之後五柄法杖湊齊,我會再作打算!」

回答著,海清似乎想到了什麼,補充傳聲道:「如果有需要的話就殺了獸部的霸四方和他的子嗣血脈吧!只要做到暫時不被韓靖知曉是誰下的手,便好!至於韓靖一旦被成功除掉了,我會派大軍去將獸部徹底踏平!」

……

時光荏苒,轉瞬一般其實卻已經過去了十數日!

離開獸域,和霸蒼、寒雪一別之後已經過去了十數日了,韓靖相信獸域應該扛住了翼部的攻擊。

「這一場戰爭之後,希望你們都能夠變得更加強大……」


此刻端坐在了一條溪澗深處的一塊岩石之上,韓靖緩緩地睜開了雙眼:「我期待著霸蒼你的覺醒,更期待著我們的重逢!」

是的,韓靖先前已經在這裡吐納了一個多時辰了。

因為留下了一枚丹寶和一絲元神,所以他消耗了太多太多的魂力,並且丹寶被祭出之後那一絲元神也破滅了,這又使得韓靖的實力進一步跌落了幾分。

所以這十幾天,韓靖只能一路潛行,時不時還得停下來服些丹藥,並且吐納煉化一番。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