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汐精神一振,他正為此事發愁的,想不到剛打個瞌睡,阿秀就送來了一個枕頭。

「什麼辦法?」

這一下,連旁聽的梁仁、古月銘、軒轅允、木羽沖也來了興趣。他們才剛踏入學院第一天,對一切還不熟悉,若能得到阿秀這位「前輩」指點一番,那自然是極好的。

阿秀見此,道:「既然如此,大家一起來吧。」

說著,阿秀轉身朝遠處掠去,而眾人也是忙不迭緊跟其後。

……

道皇學院位於一處開闢而出的界面中,仙山密布,古老建築到處可見,其範圍近似無垠一般,壯闊恢弘無比。


總的來說,道皇學院分作了內院、外院、藏經院、丹藏院、演道院五大區域,每一片區域都宛如一片小世界一般。

甚至,為了方便弟子在學院中穿梭,學院中的大人物還在五大院之間修建了傳送古陣,由此也可以知道道皇學院的規模是何等龐大。

嗡~

阿秀帶著陳汐他們,進入一處傳送古陣中,下一刻,就來到了一座巍峨無比的仙山之前。

那仙山之上,儘是鱗次櫛比的古老殿宇,從山腳一直蔓延到山巔之上,遠遠一望,恰似一座修建於仙山上的國度。

此時,那仙山上已是熱鬧非凡,一道道身影穿梭其中,遁光破空,絢麗無比。

「這裡好像是……」

木羽沖疑惑,似認出什麼。

「不錯,這裡就是學院中發布和領取任務的地方,名字很簡單,就叫任務山,其中分佈的每一座大殿,每天都會有著各種不同的任務發布出來。」

阿秀說著,已是帶著陳汐他們朝仙山上飛馳而去,「這裡任務浩如煙海,數目繁多,我先帶你們去印證身份,以後就可以憑藉紫綬星章,足不出戶便能查閱到任務山上每天發布出的各種新任務……」

——

這一章為「陽光小二貨」和「舞動」童鞋加更,有點遲了,但還是多謝兩位的打賞捧場~ “喲呵,刑天會長這是怎麼了,怎麼這樣,是不是被那小BOSS給啥的喘不過氣來了?哈哈哈!”剛一走進,就聽到雄霸天下在哪裏亂吠!

刑天微微一笑,沒有答話,反而是對着煙與玫瑰和射日會長說道:“兩位真是好實力,這麼快就殺掉了BOSS!”

“哪裏,刑天會長也是一樣的啊!帶領的100人竟然還剩下這麼多人!真是讓我們好生羨慕啊!”

“是啊,是啊!”

刑天沒有接話,反而把話題轉上了領地的身上,“射日會長怎麼看,現在我們4家齊聚,但是領地只有這一塊,現在是要怎麼個搞法!”

“呵呵,不是說了嗎,在這裏各憑本事!”


“是嗎?射日會長不要自欺欺人啊!”

“這…..刑天會長這是什麼意思?”

“呵呵!”

……..

這時雄霸天下說道:“還說什麼,直接給我殺掉他,等下我得到了領地一人給你們100萬華夏幣!

兩人相視一看,都是無奈一笑,想不到雄霸天下,這麼的智商無下限!尼瑪不說的話還有可能讓刑天去給他們打前鋒佔點好處,但是被他這麼一說現在全部都亂了!

雄霸天下着花剛一說出口,自己好像也想到了什麼,硬着頭皮對着他們說道:”快!難道我們三個勢力還打不贏他們一個勢力嗎?“

刑天在一旁饒有興趣的看着三人,很明顯刑天早就猜到着三人是狼狽爲奸的了!

看着刑天的表情,三人一起吧冒頭對準了刑天,二話沒說便開始攻擊起來!射日一個火球向着刑天丟了過來,然後煙與玫瑰一個衝鋒朝着刑天衝了過來!

雄霸天下站在最後對着刑天詛咒!下面的那些玩家也在第一時間便發起了攻擊!但是刑天那裏又會讓他們的陰謀得逞,對着藍海事了一個眼色,然後便閃過火球,越過沖鋒,徑直的來到雄霸天下的面前,至於其他的人,自會有人去對付!

總有人逼我造反

-653!


背刺!

-753!

皮薄肉少的法師怎麼肯呢個是刑天的對手,再說雄霸天下的心裏早有陰影,所以看見刑天朝着他過來,連拼死一戰的勇氣都丟失了,不然的話最好也是會拖到煙與玫瑰過來救援的時候!

俗話說的好:越是站在高位的人,越是殺人不眨眼的人對自己的生命看的越重,雄霸天下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看着雄霸天下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面前,刑天撿起地上掉落的一個護腕,然後不慌不忙的站起來對着射日和煙與玫瑰說道:“兩個會長,這下戲演完了,現在改說出你們的真實意圖了吧,說實話,我一直算到你們會是一邊的,但是沒想到的是你們竟然還有別的目的!”

來那個人相視一笑,煙與玫瑰站出來對着刑天說道:“哈哈哈,不愧是刑天,演得這麼像都能被你看出破綻來,我先問你你是怎麼看出來的!?”

“呵呵,既然你們想知道那我也不妨說說,第一,首先愛你是你們看着雄霸天下眼裏都帶着一股敬畏,這不是他的實力的畏懼,那麼只有是勢力了!而你們也不像是一個鼠目寸光的人,區區100萬華夏幣怎麼肯呢個買下一個領地!所以你們這種有野心的人是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的!第三,那就是你們的表演實在是太像了,演得我都有時候在想你們是不是真的不是被收買了!幾乎完美的表演這就是最大的缺點!”

啪啪啪!

“果然不愧是刑天,這種都能看出來,那麼我也不攔着了!”

“哈哈哈,我們的目的其實沒有啥,我們隨便一家都不可能吃下一個領地,而在這時,雄霸天下帶着他現實裏的勢力來威脅我們,我們不過是一個城市裏的小老闆罷了,怎麼可能鬥得贏他們這個巨無霸,,所以,我和射日會長討論之後決定先同意,然後在慢議!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你出現了!你和雄霸天下的仇恨是我們衆所周知的!”

“所以你們就準備接我的手然後除掉了雄霸天下,然後你們兩家聯合起來在我清除出局,最後你們兩家分配這塊領地!?我說的可有錯?”

“沒錯!”

“哈哈哈,你們放馬過來吧!看看我刑天是不是真如你們所想的那樣,是個沒用的廢物!”刑天豪氣的指着連個鼻子說道!

說完沒有等回答,直接提着匕首衝上去便是一頓攻擊!

一個切割來到射日的身後,然後幾招,直接把他的血量降到了一半以下,一旁的煙與玫瑰看到如此,連忙朝着刑天一刀砍了過來,刑天看着近在咫尺的大刀,不得不放下射日,閃開煙雨玫瑰的大刀!

就是這一瞬間,射日撤出了刑天的攻擊範圍,然後一個火球朝着刑天的眼睛直射了過來!刑天舉起匕首當了過去,沒有受到什麼傷害!但是就是這幾秒鐘的時間,已經足夠射日用出一個大技能了!也足夠煙與玫瑰衝到刑天的身邊了!

刑天沒有絲毫的猶豫,再看到射日和煙雨玫瑰的第一時間便使用了逃命神技——疾風步!

然後一個MISS在刑天的頭上飄起!速度提升,逃過射日的技能 ,刑天不退反進朝着煙與玫瑰衝了過去!

悶棍!

-335!

背刺!

-542!

千輪轉!

一個腳踢把煙與玫瑰提上了天空!第一套連招從刑天的手上用出來!直到最後,一個壓下,在天上直直的壓在煙雨玫瑰的身上重重的落在地上!

刑天由於在煙與玫瑰的身上,所以沒有收到任何的傷害,所有的傷害和反震都有煙與玫瑰承受,一個1000+的傷害從他的腦袋上飄起!

他也化成一道白光消失不見!

…….

末世控獸師 一章,今天只有一張了,看見每天四更,鮮花沒有收藏不漲反降,貴賓不知道在哪裏,蓋章更是全部是友情的,實在是沒心情寫了!而且這幾天正是這一卷的最後的一點了,有點慢!對不起了,明天變回四更!今天實在是對不起大家了!】 感謝兄弟「用戶17224685」、「」和檸檬的打賞捧場支持!這幾天熱心打賞的兄弟姐妹不少,金魚感激不盡,今晚會整理一個加更表~

——

任務山。

大殿林立,熱鬧非凡,到處都能看見一道道身影,有前來領取任務的,有前來兌換任務的,人氣很足。

其中大多都是老生,也能看見一些新生的身影,甚至不乏教習先生、仙禽、仙獸一類的存在。

梁仁就看見,一頭黃金鸞鳥翩躚而至,化作一個妙齡少女的模樣,儀態優雅地走進了一座大殿中。

「那是內院首席教習蔣道姑的弟子,是一頭純血黃金鸞鳥,大羅金仙層次,在內院紫綬金榜上排名第五十八,傳聞其資質不比當年的炎雨??凌輕舞差。」

阿秀脆聲解釋了一句,就帶著陳汐一行人七拐八拐,來到了山腰正中央的一座恢弘大殿中。

大殿內空闊肅穆,此時已匯聚了不少身影,不過絕大多數都是新生,在一處案牘前,排成了一條長龍。

當陳汐一行人抵達時,就意外發現,那排隊的長龍中還有許多熟人,像趙夢璃、万俟嫣、鍾離尋等等。

他們身邊,各自跟著不少老生,顯然,他們也是有熟人帶著前來任務山,應該也是為了印證紫綬星章的身份,而後領取任務而來。

當看見阿秀帶著陳汐一行人前來時,那一眾排隊的新生中頓時產生一陣躁動,認出了陳汐的身份。

「表姐你看,那就是我們這一屆新生中的第一名陳汐!第一名啊,你不是非第一名不嫁么,我覺得陳汐就很不錯。」

一名新生興奮指點著陳汐,朝身旁的一名緋衣女子說道。

此話一出,頓時引起一陣鬨笑,那緋衣女子也是俏臉一紅,忸怩不已,惡狠狠掐了一下那名新生的胳膊,疼得後者啊呀一聲叫出來,令得附近眾人的笑聲愈發大了。

那緋衣女子見此,羞惱跺腳,嗔怪了那新生一句,就扭頭飛也似地離開了。

「表姐,表姐你等等我啊。」那新生見此,也是連忙跟了上去,路過陳汐身旁時,還不忘抱了抱拳,露出一抹善意的笑容。

雖說不認識對方,但陳汐還是禮貌地朝對方點頭示意。

「沒想到,你在新生中還是很受歡迎的嘛。」阿秀笑嘻嘻開口,音如淙淙泉水,叮咚作響,悅耳清靈。

「那是當然,第一名啊,光是這個頭銜,都足以受到大多數人尊重了。」

梁仁搶先笑道,他原本見到阿秀還有些拘謹,但通過接觸之後才發現,阿秀性情爽利活潑,並無任何身為軒轅家小公主的刁蠻之氣,反而很容易接近。

不止是梁仁,古月銘、木羽沖也是如此,皆都很喜歡阿秀的性格。

「虛名而已,反而會引來不少麻煩。」陳汐搖頭道。

他可是很清楚,對於這個第一名這個耀眼光環,有人會尊重,但大多人則會眼紅,會不服氣,不服氣就會來找自己挑戰,那可是最煩人的事情。

交談之際,他們已是在隊伍前排隊。

這座大殿是任務山的中樞機構,並不頒發任務,而是專門為弟子印證身份,通過印證之後,弟子就可以通過紫綬星章,足不出戶地查閱到每天新發布的各種任務。

當然,印證也是需要繳納一筆星值的,不多,每人一千。

得知這種情況,梁仁和古月銘唇角一陣抽搐,暗罵道皇學院也太黑,比奸詐的商人都有過之而無不及。

沒辦法,兩人考核排名靠後,賺取的星值才不過數千,繳納洞府的費用之後,就花費了一千星值,如今又要繳納一千,一下子讓他們的財富縮水了大半。

兩人都是一陣感慨,這還剛進入學院而已,星值就嘩啦啦流水似的花出去了,也不知以後賺取星值又該何等艱難了。

很快,排隊的次序就輪到了陳汐他們。

案牘前,坐著一位灰衣中年,看見陳汐過來,他隨手拿過一塊玉璽似的寶物,在陳汐遞過來的紫綬星章上輕輕蓋了一下。

只聽嗡的一聲,一千星值就被扣除,看得陳汐都有點暗暗心疼不已,這花費星值的速度,可真夠快的……

再接過自己的紫綬星章時,陳汐已是發現,紫綬星值內部已是變得不同,多出了一塊任務區域,仙識探入其中,宛如進入到了一片奇異的空間中一般,一片片光幕懸浮其中,上邊儘是一行行的任務。

每一道任務,都標註著名稱、要求、以及完成任務時能夠獲得的星值多少,可謂是琳琅滿目,不勝枚數。

「唔,對了,每完成一道任務,學院會根據任務的難易程度抽取一定的星值費用,年輕人,好好努力。」

背後傳來那灰衣中年的聲音,令得轉身剛要離開的陳汐神色一滯,唇角也是禁不住狠狠抽搐了一下。

「怪不得那河圖碎片沒有人能夠兌換,光是這些雜七雜八的費用,都壓榨了多少子弟的血汗錢啊……」

很快,木羽沖、軒轅允、梁仁、古月銘他們也辦理完畢,和陳汐一起離開了大殿。

「若非知道這是道皇學院任務山,我還以為進了黑店呢,真他娘的黑啊。」梁仁呲牙咧嘴,一副肉疼的模樣。

其他人新生也是心有戚戚然,這一切皆都深切感受到了星值的深刻含義,比財富更重要,也比財富更難賺取……

「嗯?那不是趙夢璃,她在等誰?」軒轅允突然開口。

眾人抬頭望去,就看見在那大殿前的一株蓊鬱古木之下,佇立著一道修長身影。

她裙裳如火,青絲如瀑,玉容絕美而明艷,渾身散發出一股無形的尊貴氣息,仿若從水墨畫中走出的一位傾城佳人般。

在大殿前來來往往的子弟,皆都忍不住對她頻頻側目,神色間流露出驚艷之色,可惜卻無一人敢上前搭話。

因為她看似平靜,實則渾身都透著一股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孤傲氣質,令人只敢遠觀而不敢冒昧打擾。

此女,自然是真凰後裔趙夢璃,一位血統尊貴無匹的天驕之女。

真凰在太古年間,絕對是威懾三界的恐怖存在,傲視漫天神佛,能夠與之比肩的,也只有龍界之祖蒼龍一類的存在。

身為真凰血脈最為純正的後裔,趙夢璃自然有驕傲的本錢,甚至在如今的新生心中,儼然已如同女神般的存在,擁有很多的擁躉。

「嘖,也不知這道皇學院中,誰能把這位驕傲的真凰的芳心給虜獲了。」木羽沖輕輕一笑,眸光中也是泛起一抹熾熱。

「省省,真凰一族的後裔,可都驕傲到了骨子裡,想要虜獲她的芳心,簡直比衝擊仙王境都難。」軒轅允搖頭,毫不客氣打擊木羽沖的信心。

木羽沖神色一滯,沒好氣道:「我又沒說我要去追她……」說到這,他瞥了一眼陳汐,突然笑道:「我倒是覺得,陳汐還是很有可能的。」

軒轅允一怔,竟是思忖了一番,認真說道:「這還真有可能,在我們新生中,也只有陳汐和佛子真律的名次比趙夢璃高出一頭,而那佛子真律可是一位佛修,不可能尋求道侶,那麼就只剩下陳汐了……」

越說越是興奮,一副想要慫恿陳汐去追趙夢璃的模樣。

陳汐見此,連忙道:「打住!」

他對此趙夢璃並無惡感,但也談不上好感,更何況,他也根本沒心思再去關注男女之事。

「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