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道人形劍氣,比以往的任何一次,都要強大,手持真古,踏波而行,無聲裂開海水,掀起無窮巨lang,重重疊疊,狂卷向那些道修高手,簡直就好像潮汐獵人附體。

「殺一人不行,那就統統殺死!」

陳林的殺意沖霄,冷冽似萬載寒冰,要將這些海域凍結,令所有的敵人,感覺毛骨悚然。

鐵雄和琴詩音兩人看見,都有些傻眼,隨後則是欣喜若狂。

陳林竟然以一己之力,對抗至少達到天級六品以上的大陣,對抗二十多名大道師?

他們受到鼓動,也越戰越勇,全力攻擊。

「陳兄,你有什麼殺招統統施展出來,自然有我們給你爭取時間!」

「不錯,我們兩個就是豁出性命不要,也絕對不能不明不白的死在這裡,上元閣的陰謀,必須戳破!」

「要我們死,絕無可能!」


……

那些道修統統暴怒:「反了!反了!這些該死的小畜生,竟然敢違抗我們,不肯洗乾淨脖子,等著我們殺!」

「該死啊!敢違抗上元閣的意志,必將你們挫骨揚灰!」

他們開始瘋狂反擊,氣勢洶洶,再次鎮壓九龍神火罩,使其無法發威,又運轉一元重水大陣,燙平疾卷而來的重重巨lang,敵住人形劍氣。

「殺!」

… 「殺!」

陳林,鐵雄,琴詩音三人,毫不示弱,與那些道修高手展開對攻.

頓時間,湖海都為之粉碎,不知道多少水柱衝天而起,凝結成一元重水,飈射而出,如疾風暴雨,劈頭蓋臉的打來。

殺機冷冽!


同時間又有琴音清澈,如鳳鳴九天,如虎豹雷音,如高山流水,似戰場征伐之聲……演繹出各種情景,在虛空上下來回激蕩,橫掃四面八方。

同時間,也有極其熾盛的劍光掠過,灼熱奔騰,其勢之暴烈,似乎能夠將一條奔流不息的河流,從中截斷。

一時間,雙方直殺得難解難分,天上地下,都沒有安全的地方。

唯有一處,保持安靜。

正是陳林所在的小舟,不受琴音干擾,不受一元重水威脅,彷彿遺世而獨立。

陳林全身心沉浸在修行當中,渾然忘我。

「這一戰,就是我的契機!」

「破胎種元,種下本元之種子!」

「這就是我要走的路!」

……


陳林心中,洞若觀火。

無比清晰。

胎破,種下劍元種子。

這是走上大劍師的道路!

前世之中,他便曾經走過一次。

這一世,他要再走一次。

一旦成就大劍師,以他的種種手段,強橫戰力,足可以橫推一切煉元化魂之境以下的高手。

就算是真正的煉元化魂強者,也有一戰之力!

「咕嚕,咕嚕……」

在陳林的小舟四周,海水突然滾沸,形成一重又一重巨大的渦旋。

隨後,渦旋衝天而起,成為一道巨大的水龍捲,完全將陳林包裹在其中,其中一端在海中,另外一端則在雲端,橫貫天地,發出震天呼嘯聲。

鐵雄,琴詩音兩個人,再也無法注意到他的情景。

但其中仍然不斷有人形劍氣迸出,衝到九龍神火罩當中,抵擋襲來的一元重水水滴,這才使得兩人知道,陳林處於安全狀態。

他們兩個長鬆一口氣,加緊進攻,以掩護陳林。

雖然,他們相處的時間不算長,但無論是淪為魂奴,與陳林性命攸關的琴詩音,還是性情相投的鐵雄,都根本看不懂陳林。

明明只是九階劍師,實力之強,卻足以輕鬆滅六七階,甚至更強大的高階大道師、大劍師。

要不是親眼所見,他們絕對不會相信。

匪夷所思!

現在,情況危急,敵人的勢力遠超他們三人,按照常理來說,三人無論怎麼掙扎,都在劫難逃。

但以往的事迹證明,陳林不是一般人,或許能夠上演奇迹。

鐵雄與琴詩音飽含希望,全力出手,毫無保留一一無論如何,也要堅持到陳林的反擊!

「殺!」

他們都爆發出最強鬥志。

以此同時。

陳林那一尊人形劍氣,手持真古元劍,掀起無邊巨lang,席捲向那些道修時,身形忽然消失,神出鬼沒,縱橫穿殺,製造死亡,播灑恐慌。

漫天水柱之後,有名道修,不修邊幅,鬍子拉碴,面色幽黑,狀如老農,毫不起眼。

實際上,稍有修為的人,就看得出來,他與四周的環境始終保持同步,有種天人合一的完美感,有種道法自然的味道。

他就是無垢道人,七階大道師,修行的是一門奇門道術《鋤天禾地》,鋤污穢,斷清凈,別有玄妙。

「速戰速決!免得時間拖久了,讓那些劍修發覺。」

無垢道人暴喝,翻手祭出一把紫色葯鋤,通體青碧,宛如水晶煉製而成。

他對空一鋤,有青色的虹光乍現,宛如鸞鳥的尾翼,絢爛之極,輕易的纏繞向琴詩音,無聲無息,要將這個美人兒,給攔腰斬殺。

「死!」

無垢道人出手,舉重若輕,似乎要滅殺的不是一名活生生的人,而是花田中的害蟲,能輕易碾死。

實際上,情況也確實如此。

琴詩音心神合一,專心致志的彈奏古琴,發出種種難以言說,恐怖之極的大亂天音,使眾生迷醉,神魂顛倒,渾然不知身在何方,就像之前對付那些天才高手們。

可惜的是,她這回要對付的是一群實力強橫,而且久經生死考驗,戰鬥經驗豐富無比的道修高手們。

他們心志之堅定,遠遠不是那些初出茅廬的年輕天才所能夠比擬。

大亂天音的威力雖然強大,但想要徹底操控他們,很難,最多只能略作干擾!

而能夠達到這份效果,幾乎已經耗盡琴詩音的精力,要不是有鐵雄在旁邊不遠,可以替她抵擋攻擊的話,只怕早就已經隕落。

無垢道人的攻擊,恰好就是這時候襲來。

琴詩音甚至沒有察覺到青虹襲來,或者說,攻擊實在太多,太恐怖,她已經沒有經歷分辨,一律以琴音抵擋。

琴音激揚,天地共振,亂人心魄,連有萬鈞之重的一元重水,都能夠遲滯在半空中,無法落下。

可等那道青虹襲來,琴音忽滅,天地為之一清,傳達著清凈自在的玄妙意味。


一切雜音,一切煩惱,全都消失,只剩下青虹耀眼,殺機暗藏。

琴詩音察覺到時,已經來不及反應,駭然色變。

她彷彿已經看到自己身死道消的下場。

真是不甘心啊!

然而,就在這時。

一口寶劍突然在琴詩音眼前出現,劍氣內斂,劍身透亮,准之又準的撞進那道青虹當中,當即將其撕裂成兩半,飄然在空中,勢如破竹。

正是陳林凝結而成的那尊人形劍氣,手持真古元劍殺來,一擊得手,並不停留,速度全開,快如殘影,徑直撲殺到無垢道人身前,揮劍斬落。

這番變化,來得實在太快,琴詩音甚至都沒有看清事情的過程。

無垢道人也是一樣。

眼看青虹落下,就要了結琴詩音的性命,他還來不及高興,就看到青虹被斬破。

旋即,更有一道無比恐怖的人影,雷霆疾電般逼近到他的面前,殺機當頭落下,籠罩住他的全身,徹骨冰寒。

「雨後彩虹!」

危急時刻,無垢道人想也不想,揮動紫色葯鋤迎擊,當即有瑞彩千條浮現,每一條都有盪除污垢,清凈自在的鋒銳真意存在,無堅不摧。

劍光凌厲,兇猛爆發,瞬息之間,就將瑞彩千條全都撕裂,披靡浩蕩。

然而,碎裂的虹光自行凝聚,其中每一條虹光,都宛如實質,如龍似蛇,又好像虛不受力的錦緞,纏繞向劍身,纏繞向陳林的人形劍氣。

「死!」

人形劍氣暴喝,風捲殘雲般鑽進真古元劍當中。

這口元劍的威能,頓時再次爆發,如匹練,如驚鴻,絞碎宛如實質的青虹,盪開紫色葯鋤,直刺向無垢道人的眉心。

無垢道人看著脫手飛出的性命交修的法寶,臉色劇變,立即飛退,撞進身後不遠一根擎天巨柱般的水柱當中,驚怒交加:「一元重水!給我擊殺這個小畜生!」

「轟隆!」

水柱頂端崩塌,席捲而下,剛開始時無比兇猛,洶湧澎湃,剎那之間,不斷縮小,飈射向人形劍氣而去,要將其滅殺。

然後,無垢道人看到了一道閃電,無比璀璨,無比刺目,但卻不是真的閃電,而是劍光!


人形劍氣御使真古元劍,強勢無比的斬進飛快凝結的一元重水當中,劍光激射,掠過無垢道人的脖頸。

「轟!」

水流炸開,漫天飛濺,旋即下起漂泊大雨。

一道還沒有來得及化為一元重水的陣中水柱,被斬暴!

一元重水大陣,就被破去一處陣眼。

無垢道人臉上露出無比驚恐、錯愕、不甘的表情。

他還有許多道術,許多手段沒有施展出來!

緊接著,他的頭顱離體飛出,被水流裹挾,直衝上天穹。

一時之間,無垢道人居然還不死,滿臉怨毒的噴吐出七枚道元種子,發出最後的反擊:「和我一起下地獄去吧!」

而直到此時,其他道修高手才反應過來,又驚又怒。

「該死!快殺了他!」

「無垢師兄怎麼會死?其中一定有什麼地方出了差錯,我們不能步他的後塵!」

「殺了這三個小畜生,不能夠讓無垢師兄的血白流!」

……

他們立即發起強大攻擊,各種道術橫空。

同時間,還有無垢道人在垂死之際,飈射而出的道元種子,在猛烈擴張,就要自爆。

方圓數里都會受到波及,無物能夠存活。

陳林化出的那尊人形劍氣,不驚不懼,再次斬出真古元劍,震蕩發出許多劍氣漣漪,迅速擴散開來,將所有即將自爆開來的道元種子,還有攻擊,全都籠罩在其中。

漣漪重疊,反覆不斷,將所有的攻擊力全都消弭。

「轟!」

可惜依然有兩枚道元種子爆炸開來,虛空震爆,近乎混沌,毀天滅地的力量,迅速擴張開來。

那道人形劍氣,卻已經搶先一步,持劍退回。

回到那水龍捲中的陳林體內。

而陳林手中,則多了五枚道元種子。

沒有客氣,陳林開始瘋狂汲取道元種子中的力量。

「不夠!不夠!還是不夠!」

足足十一枚道元種子,都不夠他繼續力量,衝擊大劍師之境!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