容宸表示無比的懷疑。

「黃泉軍經從那邊進入大山了,實在不行,就衝過去。」

君北冥向來不打無準備的仗,早在先前就把黃泉軍的人給調集了過來,現在估計已經就位了。

黃泉軍是他一手建立起來的,其中的將領多來自魅影閣,包括士兵都經過殘酷的訓練,各個驍勇,以一當百。

當日,跟南赤國大戰,其威名已經遠揚。 門外,樓玉容的俊臉陰沉,身側的手指忍不住握了起來,糾結著要不要踹門而入…

然而,隨著「咯吱」一聲響,那扇門卻突然開啟,只見南宮睿低著頭從裡面走出,越過他徑自下了樓梯,他始終不曾抬首,但樓玉容卻看到他易於之前的臉色,那臉上,泛著不正常的紅。

他們……

樓玉容眸光幽幽,收回落在南宮睿背後的目光,抬眸看著再次閉合的門,內心掙扎了一會,抬腳上前。

南宮睿走後,夜幽從空間拿出一身乾淨的衣裳準備換上,身下黏糊糊的感覺讓她很不舒服,眉頭不得舒展。

可剛解開腰帶,房門就被人從外推開,她頓住,循聲望去,看到來人,眸光一沉:「出去。」

看到眼前的情形,樓玉容一愣,她抓著腰帶的手,床上的衣物,無不說明,他進來的不是時候,然而,他僅遲疑了一下,轉身將門關上。

見到男子的動作,夜幽挑高了眉頭,漠然的看著他走近。

對於他今日的行為,她有些搞不懂了,他不是對她避之不及嗎,不是該離她遠遠的嗎,現在是鬧哪樣?

被她注視,樓玉容的內心並不如表面鎮定,可以說是非常緊張,但面上卻努力維持平靜,抿了抿嘴,問:「你……喜歡南宮睿?」

夜幽眼眸微動,聲音微冷:「與你何干?」

當然與我有關!樓玉容差脫口而出,這想法一冒出,他自己就愣了一下,說不清自己為什麼那麼在意她跟南宮睿走近,但他就是不想看到他們站在一起,那畫面,礙眼。

他左思右想,總結出結果,自己之所以會有這種反應,是因為南宮睿一直以來嫌棄自個的妹妹。

「你該知道南宮睿有多討厭花容,那時的花容不懂,難道你看不出來嗎?不覺得他很可恨嗎?他…」

樓玉容的話還未說完,就被夜幽涼涼的打斷:「那又怎樣,我就喜歡小睿睿,你管得著嗎。」

說出的話清清涼涼,因著她的話,樓玉容的心瞬間滲入一絲涼意,小睿睿,她居然叫那個混蛋小睿睿!叫的這麼親熱!


樓玉容眼底迸射出火花,定定的望著面前的少女,「當然管得著!我、我是你哥哥。」隔著一人的距離,他依稀能聞到屬於她身上的香氣。

「哥哥?」夜幽聞言輕嗤了聲,將手中的腰帶丟到床上,也不在意沒了腰帶束縛,裙子有些鬆散,抬起美眸,淺淺勾唇:「我爹娘的確給我生過一個哥哥,如果我記得不錯,我哥哥姓夜,可不姓樓。」

樓玉容被她這副模樣晃了下眼,心,猶如被什麼撞了一下,但他很快覺察到自己的異樣,垂下眸子,望著她腳下。

「就算現在沒有血緣,你不能否認花容是我親妹妹,她既然是你的一部分,那你就是我妹妹,就算不是親的,也是義妹。」

夜幽不知道他為何執著於一個稱呼,但不可否認,他說的沒錯,可不待她說話,小腹一抽,身下又是一股熱流湧出。

該死。

身下的衣料本就單薄,再這樣下去要溢到地上了!

「出去!」某女心情多雲轉陰,無比焦躁,瞬間沒了應付樓玉容的心思,冷冷地下起逐客令。

話鋒轉變太快,樓玉容一時怔忪,看著夜幽陰沉沉地臉色,張了張嘴,有些黯然的垂下眸子,最終沒再說什麼,轉身拉門出去。

而心下,卻是涼颼颼的。

她(愛讀網)說的,都是真的。

他看得出來,她是真的想跟他劃清界線,不會再強迫他做什麼,甚至,連一個義妹的身份,也不願承認。

整個胸腔,仿如灌入冷冷的秋風。

房門關上的剎那,夜幽鬆了口氣,走過去從裡面將門栓插上,這才放心的換衣服。

然而,剛脫掉一個衣袖,便感覺周遭的空氣陡然轉冷,一股龐大的冷冽之氣湧入房內。

夜幽的眸色陡然暗沉,臉色十分的不好看,該死,不就是想換個衣服嗎,怎麼就這麼多人來添亂!

火大的將衣袖又穿回去,她口氣不善地喝道:「滾出來!」

話落,須彌,一道銀色身影顯現出來,那人,就站在她眼前,他灼熱的目光,正從她剛被衣袖遮住藕臂處,順著弧度優美的脖頸移到臉上。

顯然,來人看到了她方才更衣的模樣,雖然只是一隻手臂,但對方的行為,還是讓她火大。

「色胚!」

這個該死的色龍,居然敢偷窺!夜幽一巴掌揮出,倏的拍在男人腦袋上。

「嘶」

結實的挨了一巴掌,男人頓時怒火中燒,那張宛如天人的容顏上,霎時隴上青黑之氣,這個女人,又打他!

「女人,你是不是打上癮了?」

幽冷的話從齒縫迸出,今天他就讓她知道,他這高貴的龍頭,不是那麼好打的。

看到男人眼眸幽暗,夜幽暗道不好,那一巴掌,確實是沒有多想就揮了出去,看到他,還真是習慣的就出手了,誰讓他就長了一顆欠揍的臉!

「活該,進門不知道敲門嗎,下次再這樣,照打。」

對著那陰森森的臉,夜幽回瞪了他一眼,警惕著他的動作,不怕他動殺念,就怕他起歪心。

而她想的確實不差,在吃過一次次虧之後,某龍不會傻到去想著拍死她,他現在想的是,要把她變成自己的女人,壓在身

成自己的女人,壓在身下好好調教,打男人這習慣,要不得。

如此想著,絕就伸出了手,而早就防著他的夜幽豈會站著不動?身形一閃,就到了另一側。

出手抓了個空,絕眸光驟冷,再次朝她抓去,夜幽再次閃身,就這樣,兩人在狹小的房間里,玩起了貓捉老鼠的遊戲。

幾次之後,夜幽情緒越來越煩躁,滿臉的陰鶩,該死的男人,姑奶奶不奉陪了。

夜幽直接就掠到房間中央的桌前坐下,然而,坐下的一瞬間,小臉狠狠皺了一下,忍不住低咒一聲,真倒霉。


不是她不想動,而是無法,貼身衣物已經濕透了,這一坐,粘在身上更是難受至極。

本來還擔心色龍會把她怎樣,但轉念想到自己現在的情況,她還真沒必要擔心。

看著她反常的行為,絕反而起了警惕之心,在她面前停了下來,這女人可不是善茬,她突然停下,分明透著古怪。

空氣中,隱約有異味散發,絕皺起眉頭,視線落在夜幽身上,那氣味,是從她身上傳出,那分明是血腥味。

「你受傷了?」他一步上前,盯著她的臉。

「沒有,你出去。」夜幽很是不悅,口氣不耐。

豈料,絕一口拒絕:「不行,讓我看看傷在哪。」

說罷,他蹲下身子,伸手就要去掀她的裙子,伸出的手卻被夜幽一把截住,她冷冷道:「你幹什麼?」

「我看看你的傷。」他說的很認真。

「說了我沒受傷!你能不能出去啊,我要換件衣服!」夜幽恨不得一巴掌拍死這男人,虧他想得出,來月事是受傷?

她這麼一說,絕更認定她是受了傷,不然怎麼要換衣服?肯定是衣服染血髒了。

他的目光循著氣味飄出的…大腿部位,如此濃郁的血腥味,怕是傷的還不輕。

「你不讓我看過傷口,我不會走的。」絕堅持。此時他也不去想,誰有那麼大的本事讓眼前的女人受傷?

「看你妹啊!老色龍!」夜幽忍不住爆粗口了,給他看?她能給他看嗎!要瘋了!

「!」某龍瞪眼,活了一萬三千年,他怎麼會聽不出她是在罵他!但此時他不想跟她計較,跟一個受傷的人一般見識,勝之不武。


「管住你的眼睛,再亂看,我幫你戳瞎!」夜幽恨恨的咬牙,這男人修為強大,即便這個位面壓制了他本身的實力,也是不容忽視的強者。

若想殺他,她只需動用意念就能讓他瞬間魂飛魄散,但這麼一個強大的幫手,她還真捨不得丟棄。

可這不代表她會任由他胡來。

夜幽眼底那一閃而逝的殺意,絕清晰的捕捉到了,他眸光幽暗,看著她的眼睛:「你想殺我?」

夜幽挑眉,淡淡回視:「如果你一直學不會聽話,留你何用?」

聞言,某龍胸悶鬱結,胸膛起伏,氣息就粗了幾分,這個女人,他才剛幫她辦完事,被她丟在黑森林不說,轉臉又說他不聽話,還對他動殺念!

「你這個不識好歹的女人,若不是怕你失血而亡,你以為本尊想管你?哼。」

這一句可謂是吼出來的,直震的夜幽耳膜嗡嗡作響,男人說完,倏然轉身。

望著某人飄然而走的背影,夜幽眼角忍不住抽了抽,該生氣的明明是她,到底誰是主人?脾氣這麼大。

不過,那傢伙剛剛是什麼意思?關心她?撇撇嘴,不再去想。

這一次,夜幽也不想著換衣服的事了,客棧真是不安全。

算算時間,南宮睿應該快回來了,反正已經這樣了,她就這麼坐等他把東西買回來,然後進空間去換,以免中途又出狀況。

左等右等之下,夜幽終於等來了滿臉爆紅的南宮睿……帶回來的月事巾。 本來這支軍隊是他的殺手鐧,並不想這麼早暴露的,可是,南赤國來勢洶洶,又有大象兵團,不得已他才啟用。

既然已經暴露,這黃泉軍再也不用藏著掖著,也該發揮它的效用才是。

「黃泉軍都來了?哈哈,那可真是太好了,就是有點可惜了。」

容宸暢懷,那黃泉軍數量龐大,對付那些猛獸應該可以了吧,只是就怕憑白犧牲啊。

容宸有些惋惜,黃泉軍每一個士兵都極其珍貴的,跟瘋獸作戰,可不同於跟人類作戰,都會有犧牲,但是這種犧牲確實很讓人惋惜啊。

知道容宸在惋惜什麼,君北冥卻是不以為意。

軍隊就是用來作戰的,有什麼可惋惜的,人數少了再培養就是。

雲七七瞪著眼睛聽二人的對話,不是太懂,但是有一點她倒是聽明白了。

九叔叔這是打算跟那些猛獸拼嗎?

不知為何,想到人類和動物打架的場面,七七就覺得很難過。

那不是她想看到的。

可是她也知道,在生命面前,弱肉強食,有時打架是在所難免的,總不能猛獸吃你的時候,你啥都不做,還親自跑到猛獸的嘴裡去吧?

「九叔叔,你能不能答應我,若是那些獸類不發瘋了,也不咬人,你們就不要殺害它們?」

七七一臉的哀求,小心翼翼的拉了拉君北冥的衣角。

君北冥一怔,他知道七七心裡不舒服,畢竟她跟動物更親密一些。

可是他的七七也是懂道理的,知道弱肉強食的法則,所以不是直接要求他不要殺害那些動物,而是說在那些動物不發瘋的時候不要動手。

真是懂事的丫頭,卻又讓君北冥隱隱心疼。

「七七,你不怪九叔叔心狠嗎?」

七七搖搖頭:「九叔叔說過,有時候也是逼不得已,那些動物若是要傷害九叔叔,我也會動手的。」

君北冥欣慰的笑了。

「放心吧,七七,我答應你。而且到時我們都聽七七的好不好?」

跟動物打交道,自然要聽七七的。

君北冥還是決定讓七七嘗試一下,說不定真的能行呢。

若是能和平解決瘋獸的問題,何樂而不為呢。


若是不能解決,他也會保護好七七。

「謝謝九叔叔,你放心,我一定很努力很努力的說服它們,不讓它們發瘋,不讓它們咬你們。」

七七開心的笑出聲來,正好陽光照射在她那可愛的娃娃臉上,燦爛的像是開出了一朵花,幾乎晃瞎了所有人的眼睛。

本來緊張的氣氛,卻因為七七這燦爛的笑臉消散許多。

越往深處,路卻是越難走,因為離瘋獸群越來越近,他們也不敢大意,每走一步都得小心翼翼。

這一路果然跟他們想的一樣,沒有遇到任何龐大的猛獸,想必那些猛獸都被集中控制在了深山中。

不過這猛獸的叫聲倒是給他們指明了方向,若不然這偌大的山脈,他們也不知道往哪個方向走。

現在只需朝著聲音的方向走就行了,君北冥和容宸覺得那礦脈一定就在那裡,由那些猛獸把守著。 「前面有人。」

君北冥輕聲一句,迅速半蹲下去,一個擺手,身後的眾人立馬隱蔽了起來。

眾人躲在草叢和樹木的後面,悄悄往外望去。


只見他們的正前方有十幾個黑衣大漢,手中拎著明晃晃的大刀,排成一排,四處走著。

「真是累死了,你說有這猛獸這麼吼著,誰還敢上山啊,還讓我們日日巡邏,在這太陽底下曬著,還不如進裡面監工呢,那樣還涼快一些。」

其中一個擦擦頭上的汗,滿是抱怨。

「是啊,有猛獸坐鎮,再厲害的人來了也讓他們有去無回,主子就是太過於小心了。」

另一個附和。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