伸着手使勁扇了自己幾巴掌,罵了幾聲“傻逼”,劉忙利索的翻身起來,迎着出生的太陽,果真是一朝回到解放前,甚至連解放前都不如!

洗漱完,吃過張鐵軍提上來的炸油條,撐着笑臉吹了會牛,說了幾個黃段子,心情放開了不少,都已經這樣了,生氣也沒用,該咋樣咋樣吧。

“忙,多少錢?說了嗎?”張鐵軍做了幾百個俯臥撐還能正常說話,看的劉忙一愣一愣的。

劉忙嬉皮笑臉道:“給我打電話了,一千一百三十萬零五毛。

張鐵軍一頓,又接着開始了:“才這麼點?”

劉忙:“……”

張鐵軍大方的說道:“你錢夠不?要不我借你點?”

“汗,你剛退伍有幾個錢?難不成你是富二代?”劉忙開玩笑道。

“不是。”

悍夜行 ,“沒事,我是富二代!”

張鐵軍:“……”

“行了,錢你就別擔心了,接下來你要幹啥呢?還唱歌不?要是唱我就把你介紹到我老師那去學一學,我給你寫歌。”

張鐵軍一個彈跳跳了起來,拍拍手道:“你都不唱了,我唱啥呢。”

“我不唱跟你唱不唱有啥關係?你先唱,唱火了再提攜我,放心吧,早晚有一天我還會唱歌的。”劉忙篤定道。

張鐵軍不客氣道:“那行,多給我寫點《精忠報國》那樣的歌,我喜歡。”

“成,待會我給我老師打個電話,到時候你直接去中音院找他,讓他收你坐關門弟子。”劉忙笑了笑,跟直來直去的人說話就是好,不扭捏,不做作。

說完,劉忙直接撂下油條就打起了電話。

接通,劉忙還沒說話,李老就罵罵咧咧的開始訓話了,“你說你怎麼回事啊?不好好在公司待着?去當什麼志願者?當就當吧,你就不能配合公司宣傳一下嘛?現在好了,人家不管你了,還讓你得了個破獎,你現在高興了吧?你說說你一天到晚不好好搞音樂,寫什麼破詩啊?現在我都不好幫說話了!”

劉忙感到了濃濃的溫暖,笑呵呵道:“老師,你說像我這種一身正氣的人怎麼可能受得了娛樂圈的那些規則,對不對?”

李老哼哼一聲:“就你還一身正氣,別以爲你偷看女生宿舍洗澡這事我不知道!”

“……”劉忙一摸鼻,有這種事?好像有,“我當時是在找靈感,您時常教育我們說……”

“行了!”李老一斥,“本來你那首曲子都準備錄了,你說現在怎麼辦?”

劉忙略微一思索:“那就先掛您名下吧。”

李老一怒:“放屁!我是那種人嘛!是你的就是你的!”


“本來就是我的。”劉忙嘟囔一句,“沒事,先掛您名下,等以後我解封了,在聲明一下就行。”

“解封?你拿什麼解封?紅草莓獎提名者到現在可還沒有解封的前例啊?”

“以前是沒有,以後不一定沒有啊,等我名氣打了,成就高了,廣電那邊自會解封的。”

李老愣了會,“那行,咱們國家現在還沒有一首這種類型得代表作,這首就先掛我名下,廣電那邊的文件還沒出來,我再去幫你說說。”

劉忙頓時眉開眼笑,李老能量可大着呢,應該能成,“哎,謝謝老師。”

李老也是一笑,“說吧,你小子什麼事?”

擦,這個世界的人怎麼通過電話什麼都知道?劉忙嘿嘿一笑,“老師,《精忠報國》您聽了沒?”

一提到音樂,李老語氣都變了,興奮的說道:“哎,小忙,以前在學校的時候你是不是都藏着掖着呢?我怎麼沒發現你這麼有才華啊?就說那首《月亮代表我的心》,嘖嘖嘖,華語樂壇第一經典非它莫屬啊!還有那個什麼什麼,哎,十二首全是經典,怎麼就攤上這事了呢。”

李老說着說着,越來越無奈,本以爲華語樂壇的希望要來了,可就這麼夭折在了娛樂圈規則之下。

劉忙倒是挺寬心,“經典從來都不會被埋沒,放心吧,老師。”李老心情還很沉重,簡單的嗯了一聲,劉忙接着道:“老師,您老覺得《精忠報國》的那個演唱者怎麼樣?”


終於提到正題,張鐵軍豎着耳朵聽着。

李老不愧是變臉王子,立馬又興奮了,“很好啊!聲音很有底氣!大氣磅礴、氣勢恢宏,是個不可多得的好苗子啊!”

劉忙衝着張鐵軍嘿嘿一笑,“那敢情好,你還收徒弟不?”

“怎麼?不想當老幺,準備找個師弟了?”李老開玩笑道。

“哪敢啊,大家都是爲了華語樂壇,爲了世界和平的嘛。”

李老說出了早已經準備好的回答,“行,讓他過來吧,要是真不錯我就收了。”

“得嘞。”

收完線,劉忙笑眯眯的盯着張鐵軍,麻酥酥的叫了聲:“師弟~”

張鐵軍憨厚一笑,“還不一定呢。”

“放心吧,九成,九成能成。”

“等以後解封了,歌原掛你的名字。”剛纔的通話內容,張鐵軍全聽到了。

劉忙知道,張鐵軍這樣的人是不可能貪圖一個創作名的,便說道:“那肯定,不過在我沒解封之前,你別給任何人說,咋倆也少公開露面,我怕中黃那邊還不放過我。”

“行。”張鐵軍咧着嘴笑着,“哦,對了,廣電的文件剛下來了。”

劉忙一愣,“不是要過五天才下來嗎?這才第三天啊?”

“不知道,提前了。”張鐵軍還在笑!

劉忙一把奪過遞來的手機,不滿的說道:“笑毛啊?我被封殺了你很高興嗎!?” 接過手機,剛看到最前面一行字,劉忙就愣住了,徹徹底底愣住了。

新廣電辦發[2015]100號文件

100號文件?

100號文件!

竟然是100號文件!

100號文件竟然出現在了這個世界!?

靠靠靠!

劉忙這時候只想說一個字:“靠!”

100號文件?劉忙再熟悉不過了,這個曾經被稱爲“史上最嚴格封殺令”的文件,直接打擊了劉忙領導的水軍團隊的發展!甚至一度讓劉忙的水軍團隊幾近破碎的邊緣的文件!


只是沒想到……這個文件居然伴隨着劉忙來到了這個世界,而且……貌似……似乎……有可能還用到了劉忙身上!

劉忙顫抖着往下翻去。

《國家新聞出版廣播電視總局辦公廳關於加強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和關於劉忙的處罰決定通知》

“我靠!”劉忙險些暈了過去!

這不是100號文件啊!

100號文件不是這個樣子的啊!

什麼情況啊這是?這人名字怎麼還寫到題目裏去了啊?怎麼就處罰決定都出來了啊?加強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跟我要什麼關係啊! 忘記以前說愛你

劉忙嘴脣都在抖了,勉強笑着擡起頭,期待的說道:“軍哥,這是你自己編的,唬我呢吧?”

張鐵軍一幅欠抽的笑臉,“真的,我從來不騙人,‘誠實如意小郎君’的稱號不是白叫的。”

嗯?這話怎麼這麼耳熟呢?劉忙呆滯的點了點頭,繼續網下翻頁,文件的全部內容出現了。

各省、自治區、市出版廣電局,兵團新聞出版廣電局,總局機關各司局,電影集團公司,電影股份有限公司,電影頻道,教育電視臺:

一段時間以來,個別編劇、導演、演員等廣播影視從業人員因吸-毒、嫖-娼等違法行爲被機關查處,其行爲觸犯了法律法規、敗壞了社會風氣,尤其是作爲社會公衆人物,損害了行業形象,造成很壞的社會影響,對廣大青少年健康成長尤爲不利。廣播影視作品是傳播社-會-主-義先進文化、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重要載體。歷來倡導廣播影視從業人員遵紀守法,自覺踐行社-會-主-義道德,抵制庸俗、低俗、媚俗之風;歷來倡導廣播影視文藝工作者追求德藝雙馨,通過優秀作品和良好形象在社會上傳播正能量。爲進一步淨化音頻、熒屏、銀幕和網絡環境,營造良好從業氛圍,現重申有關要求如下:

一、各級廣播電視播出機構要堅持正確導向,不得邀請道德素質底下者參與制作廣播電視節目;不得製作、播出以炒作演藝人員、名人明星等的違法犯罪行爲爲看點、噱頭的廣播電視節目;暫停播出道德素質底下者作爲主創人員參與制作的電影、電視劇、各類廣播電視節目以及代言的廣告節目。

二、……

三、……

四、……


五、……

前五條,和前世的100號文件基本一樣,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把“吸-毒、嫖-娼的違法犯罪行爲者”改成了“道德素質底下者”,這差別可就大了。

道德素質底下?這完全沒有硬性的要求,你說他道德素質底下?他說她道德素質底下?可怎麼底下了?所以這五條基本上就等於沒說!

最後,文件的重頭戲來了。

有關劉忙傳播三俗文化,敗壞社會風氣,惡意擾亂國家會議秩序,間接鼓勵民間團隊佔用公共場所等不道德行爲的處罰決定如下:

一、各級廣播電視播出機構要堅持正確導向,不得邀請有劉忙爲主創人員參與制作的音樂演唱節目;

二、各級有線電視網絡公司在電視視頻點播、電視回看等業務服務中,暫停播出(點播)劉忙作爲主創人員參與制作的音樂演唱節目。

三、網絡視聽節目服務機構暫停傳播有劉忙爲主創人員參與制作的音樂節目,不得邀請劉忙參與制作網絡音樂演唱節目、網絡劇、微電影。

四、在音樂對外交流中,暫停有劉忙爲主創人員參與制作的音樂的贈送、銷售和交流。

五、音樂播放平臺、音樂電臺、音響製品貿易和主流媒體暫停播放、買賣有劉忙爲主創人員參與制作的音樂。

特此通知

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二十二日

劉忙快哭了,難以置信!太讓人難以置信了!這完全就是把“違法犯罪行爲者”改成了“劉忙”啊!

傳播三俗文化?敗壞社會風氣?惡意擾亂國家會議秩序?間接鼓勵民間團隊佔用公共場所?這都什麼鬼?這罪行安的也太勉強了吧?

這根本就是爲劉忙一人量身定製的文件嘛!爲劉忙一個人!僅僅爲了劉忙一個人!前無古人後無來者!劉忙是第一個獲此殊榮的人!

如果可以,劉忙寧願不要這個殊榮。

“你快去學校吧,聲樂系,他最不喜歡等人了,早點過去,你找到最高的那座建築就能找到老師了。”將手機扔給張鐵軍,劉忙寂寥的回臥室去了。

“想開點,你還沒給我寫歌呢?”

聽着背後傳來的聲音,劉忙一個踉蹌差點摔倒在臺階上,我靠!這孩子啥時候學壞的?完了,又一個純潔的孩子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劉忙搖搖頭,深深嘆了口氣,頭也不回的甩了甩手。

能單獨爲劉忙頒佈一個文件,劉忙已經不得不佩服中黃的能量了,從古至今,無論哪個國家的廣電都從來沒有爲某一個人頒佈過文件,劉忙這個世界第一人的位置那是坐的穩穩當當的!

坐着愣了會神,劉忙不由自主的得意了一把!

不管怎麼說,這也是個世界第一人,這也能記入史冊,這也算是一項了不得的榮譽,劉忙很開心,劉忙很高心,劉忙很幸福,劉忙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優秀的人!

自我安慰,呃……心理安慰完,劉忙頓時寬心了不少,心情不好的時候,就需要劉忙這樣的精神,犯賤的精神!

“喂,媽,幹啥啊?”劉忙挺樂呵。

老媽一愣神,“不幹嘛,本來想安慰你一下,看來不用了,掛了”

“唉,等等啊,我還沒要錢呢?”

“嘟~嘟~”

剛掛斷電話,又響了。

“對不起,我爭取了,可我權力不夠。”葉婉婷像是剛哭過。

劉忙樂樂呵呵的,你個少奶奶能權利不夠?“沒事,一千萬而已,又不多,哦,對了,專輯要是能不銷燬就全給我,我拿去送人。”

“嗯。”

長久的沉默。

“那就這樣拜。”劉忙怕影響到自己剛調整好的心情,掛了。

不一會,又有人打來了。

“喂,老公,對不起,我正在刪除你的歌~”這是很長一段時間沒聯繫的安可。

劉忙繼續樂,“刪就刪了,給你手機下載上就行,每天聽一聽。”

“我不聽,會聽傻的。”

“你……”

扯了會皮,講了會段子,劉忙開心不少。

接着, 容我緩緩,來時遲 ,李老、曲老、朱柔、救援團的姚建國、還有少許以前的朋友,患難見真情,劉忙一個個記在了心裏。

最後,手機快沒電的時候,來了一條短信!


您好:您的尾號爲8725的銀行卡/賬戶成功轉入15,000,000.00元,餘額15,801,230.00元【中華銀行】

劉忙開始歡呼了,開始雀躍了!

尼瑪!這纔是親爹啊!這纔是真壕啊!用大拇指一個數字一個數字擠着數了好幾遍,劉忙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深怕少數或者多數了四五個零。

關鍵時候,還是爹好啊!

興奮的吹着小二郎的口哨,劉忙再三確認,輸入了十幾遍以後,將一千一百三十萬零五毛轉給了黃小沙發過來的賬戶。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