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沙門門主臉上的怒色更加明顯,可長衫青年的實力,卻遠遠超過他,面對後者的反問,他只得狠狠地甩了一下衣袖,然後不再理會。

「南瞻州十大傳奇人物,祝青融,是你什麼人?」海妖宗聖子突然從地上站起來,一邊拍著衣服上的塵土,一邊問道。

長衫青年眼眉一挑,頗為有趣的道:「你竟然認識我大哥?」

聽到長衫青年這句話,所有人的臉上,都出現了一抹駭然之色,這其中包括狂沙門門主等十數位半圓滿之境強者。

慕陽的雙眼也是微微凝了凝,南瞻州十大傳奇人物,他也是聽說過。被稱為十大傳奇人物的人,不是什麼傳奇強者,而是十位資質潛力妖孽的年輕人。

這十人,不但資質妖孽,同樣,實力在年輕一輩之中,也是最為出類拔萃的。在整個浩瀚的南瞻州,這十人便是新一代的傳奇。

就算現在這十人不是傳奇,但卻有著超越所有人的希望,成為傳奇,成為那絕世強者。

而祝青融,在名動整個南瞻州的十人中,排名第九,雖然是倒數,可對於在這兒的所有人來說,依舊需要仰望。


畢竟拋開祝青融的妖孽資質,和驚人潛力不說,就憑那玄意境的實力,就不是他們任何一人能相比的。


這剛一到來,便看不起任何人的長衫青年,竟然是祝青融的弟弟,那他們就不得不謹慎對待了。祝青融的性格,可不是那麼好相處的,惹到了他的弟弟,後果會怎樣,他們都無法預料。

「原來是祝青融的弟弟,我就說怎麼你們兩人容貌會有幾分相似。」海妖宗聖子呵呵的笑道。

長衫青年仰頭道:「你不用把我大哥的名字,掛在嘴上。我叫祝奇,這次除了來闖一闖雲中島的天梯之外,順便也是遊歷磨練的。」

說到這裡,祝奇語氣又變得失望,搖頭道:「可惜沒想到的是,海妖域竟然沒落到了這種地步,連一個像樣的對手都沒有。」

飛仙谷的傳承大弟子,也就是那位極其漂亮的女子,淡聲道:「我們雖然不是你的對手,可海妖域比你厲害的人,還是很多。有膽量,你可以找他們去試試。」

這句話,立刻引起許多人點頭認同。

不管怎麼說,他們都是生活在海妖域的人,如今有人嘲笑整個海妖域,他們自然不會高興。而祝奇說,整個海妖域沒有一個像樣的對手,他們自然也不同意。

只不過,他們沒有那麼大的勇氣,去說這句話而已。

祝奇倒也沒有動怒,反而不急不緩的道:「海妖宗聖子,沙通,飛仙谷傳承大弟子,周曉雲,你們兩人可以說是這兒的最強者了。難道你們讓我去找那些大圓滿之境的劍修,或者混元境的妖族強者?」

「更或者說,你們的意思是讓玄意境的超級強者,來做我的對手?」

問完之後,祝奇自己忍不住笑了起來:「哈哈,我腦子還沒有出問題。那等層次的強者,現在和我無關。」

「我只知道,在這兒的聚集了,整個海妖域幾乎所有三魂境大圓滿之下的人。可你們,在我眼裡,就是一群廢物。」

語氣那是擲地有聲,充滿了不容置疑的味道。

海妖宗聖子,沙通不置可否的笑道:「你這說話的語氣,怎麼這麼像你大哥,你不會在學他吧?」

祝奇的目光驟然一冷,盯著沙通沒有回答這個問題,但是所有人都感覺到了,前者很不喜歡聽到這樣的話。顯然,這話戳到了他的痛處。

十大傳奇人物之中,祝青融雖然不是最強的一個,但卻是最目中無人的一個。在他的眼裡,只要實力不及他,都會被看做廢物。

而祝奇雖然已是達到了七層半圓滿之境,就算現在突破大圓滿,一樣潛力極大。但想來,在祝青融的眼裡,一樣是廢物。

就如眾人所猜想的這般,沙通的話,的確戳到了他的痛處。作為十大傳奇人物之一的祝青融的弟弟,按理說應該風光無比,可祝奇的野心,卻極大。

每次他見到自己大哥眼中的高高在上,就在心裡暗暗發誓,早晚有一天,他要將其超過。然後在後者的面前,擺出同樣的神態。

這一次,他到海妖域來,就是他遊歷的第一步,先從偏僻的地方,闖出一些名氣。然後,一邊提升實力,一邊慢慢的去挑戰他大哥的地位。

所以,聽到沙通的話,他身上那平緩的劍氣波動,都是忍不住劇烈波動了一下。

不過,祝奇畢竟經歷不少,所以這絲不尋常的波動,他轉瞬間便是將其壓了下去,而後輕笑道:「我這不是學他,而是你們的存在,讓我想起了他,想起了他經常掛在嘴邊的廢物一詞,很適合你們。」

被人如此毫不掩飾的罵成廢物,眾人神色也是有著憤怒一閃而過。

眾人的反應,祝奇自然看在眼裡,當即朗聲道:「怎麼,不服?如果不服的話,你們大可以出手試試,有誰能在我手上保持不敗,我就把剛才的話收回去。」

聞言,眾人神色又齊齊一滯,他們如果能和祝奇戰成平手的話,後者又如何能夠如此囂張?

這時候,站在祝奇身後的一名女子,走了出來,擺手道:「不要說和公子戰成平手,只要你們誰能打敗我,都可以證明自己是不是廢物。」

只是,眾人看著這妖媚的女子,卻沒有一人說話,因為這女子的實力,達到了六層半圓滿之境。

他們沒有把握,自然不會胡亂出頭,否則最後更會成為祝奇五人笑話的對象。

妖媚女子視線在山谷內緩緩劃過,沒有一人與之對視。不,也不能說沒有人,站在山谷角落的慕陽,卻是沒有移開視線。

自然,妖媚女子也是注意到了慕陽,後者的平靜,讓她覺得很不舒服。不過天魂境初期,在她的目光逼迫下,竟然還能如此平靜,這算是對她的蔑視嗎?

「話都說到這份上了,我就陪你玩玩吧!」

沙通一步踏出,走出山崖,站立在虛空之上,看著妖媚女子。

只不過,下一刻沙通的視線便轉到了祝奇身上,呵呵笑道:「當然,不只是她,你們四人誰都可以。如果你們誰都打敗我,我自己都承認自己是廢物,但如果不能,那『廢物』兩個字,就還給你們。」

看著沙通笑呵呵的模樣,祝奇雙眼微微一眯,道:「妖修雖然沒有半圓滿之境,不過,一旦達到天魂境後期,便會因為血脈的強大,而擁有媲美劍修半圓滿之境的實力。」

「海妖宗聖子沙通,你的血脈,雖然達到了三品程度,但也就相當於六層半圓滿之境的劍修。剛才的話,是否有些過於自信了?」

沙通用食指撓了撓耳背,很是隨意的道:「你們試試,不就知道我的自信,是不是有些過於了?」

祝奇淡淡笑著,雖然沒有說話,但身上逐漸波動起來的劍氣,卻表達了他的意思。他來海妖域的目的之一,就是要踏著無數對手的身體,來成就自己的威名。

這個時候,豈有退縮的道理?

更何況,這個局面是他一手推出來的,關鍵時刻,他又怎能置身事外?


而同一時刻,慕陽卻是目光閃爍,祝奇的話,讓他終於解開了自己的疑惑。妖族的修鍊,的確沒有半圓滿之境,不過,突破天魂境後期之後,便會根據血脈的強大程度,而擁有媲美劍修不同層次半圓滿之境的實力。

「難怪沙通身上的氣息波動,比之尋常的天魂境後期劍修強者,要強大那麼多。」慕陽恍然大悟,暗暗道。

「現在動手的話,七天後雲中島開啟,你們之中可就要有人帶傷入場了。」就在祝奇和沙通兩人針鋒相對時,飛仙谷的傳承大弟子周曉雲,突然出聲道。

聽到這句話,祝奇和沙通對望了一眼,前者身上的劍氣,以及後者身上的妖氣,都緩緩的收回了體內。

祝奇雖然有自信,但沙通的無所畏懼,也讓他有些顧忌,就算最後贏了,但也受到不輕的傷勢。那麼對於雲中島的天梯戰,就極為的不利了。

而沙通,自然也是同樣的想法。

「我們就比比,誰在百層天梯中的名次更高。」祝奇緊盯著沙通,問道:「怎麼樣,敢展現配得上你自信的實力,給我們看看嗎?」

「那就盛情難卻了。」沙通想也沒想的便答應了。

祝奇豎了一個大拇指,而後看著所有人,高聲道:「如果你們之中,有誰在百層天梯中能夠超過我,剛才我說你們是廢物的話,我不但收回來,還說給我們自己。」

眾人聞言,皆是沉默,闖百層天梯,靠的完全就是實力。最後的結果,他們又如何能超過祝奇。

妖媚女子在這時候,忽然再度看向了慕陽,後者依舊平靜如常,雙眼中沒有絲毫的情緒波動。這讓她,將這膽色過人的俊朗青年,牢牢記在了心中。

如果在天梯戰之中遇到了這平靜的青年,她不介意讓其無法平靜起來。 而接下來的七天時間,這片山谷則要顯得安靜了許多,眾人紛紛開始恢復自身的狀態,一旦雲中島開啟,那可就必須要全力戰鬥下去了。

只有勝,也只能勝,才會走的更遠。

祝奇五人,佔據了這片山谷四周最顯眼的位置,眾人望過去的時候,忍不住氣憤道:「這傢伙太囂張了,不就是他大哥厲害嗎?跑到這兒來耀武揚威。」

但也有人無奈道:「祝奇的身後,可不只是一位祝青融,還有烈炎宗這個龐然大物。憑藉祝青融這層關係,他在烈炎宗的地位,肯定也不低。有了這些做依靠,他當然有資格囂張了。」

「天火域,烈炎宗,的確不是我們能招惹的。」聞言之人嘆氣道。

盤坐在不遠處的慕陽,自然也聽到了這些話,妖氣在體內按照著特殊的詭異運轉的同時,睜開眼睛,看了一眼山崖上方的祝奇。

海妖域在南瞻州很是偏僻,而天火域則是非常遼闊,並且極為有名的一片地域。在那一片地域,超級強者都是極多,所以大大小小的勢力,也難以數清。

不過,在那無數的勢力之中,烈炎宗卻是有數的幾個頂尖勢力,如果祝奇的地位,在烈炎宗內不低的話,在這兒的人的確不敢輕易招惹。

慕陽只是看了祝奇一眼,便收回了目光,也不再去想這些。

他也沒想過,要去招惹祝奇幾人,他的目標很簡單,就是爭取在這兒得到一品水屬性靈寶,然後在前往海妖宗。等解決了海妖宗的事情之後,他就去尋找林芯等人。

出了封印之地已經一年多,要說不擔心他們,那都是自己騙自己。

其實,按照慕陽此時的實力,要闖到最後十層很難。他現在對上尋常的天魂境後期都有把握取勝。

但是,半圓滿之境強者,卻讓他有些束手無策的感覺。

而他之所以還能如此平靜,便是因為在他的體內,還有著幫助雲鳳灌注那奇異圓石之時,所反饋的大量精純能量。

這些能量潛伏在身體各處,在趕路的同時,他便是在煉化這些能量。因為極其精純的緣故,潛藏的能量,煉化很是簡單輕鬆。所以,現在的他,每時每刻都在提升實力。

根據體內所潛藏的能量,慕陽有絕對的把握,將其全部煉化的時候,能夠突破到天魂境中期。

現在,他缺的是時間。

還有七天,雲中島將會出現,七天的時間,他絕對不可能突破到天魂境中期。

「只有進入了雲中島的天梯之中,在繼續想辦法了。」慕陽想了想,最後也只有這個辦法了。

天梯戰的時候,每勝一場,便會有一段休息的時間,這段時間就是勝出者用來恢復劍氣或者妖氣的時間。而慕陽就要利用這個時間,爭取在遇到無法戰勝的強者之前,將體內殘餘的能量徹底煉化。

時間緩緩的過去,因為精純能量能夠輕易煉化的緣故,所以慕陽也沒有徹底進入修鍊狀態。

更何況,在這兒也不適合摒棄雜念,一心的修鍊。

在分心幾用的情況下,慕陽一邊關注著山谷的動靜,一邊運轉著妖氣,煉化體內的能量。這個過程,一直持續到了第七天。

與往常沒有任何不同,天空之上,白雲翻滾,遮蔽了蒼穹,也遮住了所有人的視線。白雲之中,或者白雲之後到底有什麼,誰都無法看到,就算玄意境的超級強者,也一樣。

但不知何時,有著微風出現,在這片天地輕輕刮著。

如果在前幾天,天空的白雲會按照著它原本的軌跡,不斷翻騰,可今天卻彷彿承受不住這微風的力量,開始有了消散的跡象。

這種跡象和輕微,可是所有人的視線,都在這一瞬,全部地匯聚了過去。


慕陽抬起頭,望著那有了一絲散開跡象的無盡白雲,體內妖氣的轉動,也是忍不住加快了一些。

終於,微風變成了狂風,那翻騰的白雲,開始緩緩的向四周散開,只不過那種速度極慢。而且不像散開,反倒是好像要將那白雲從中撕開。

在雲層最為濃厚的地方,一股無形的力量,一點點的撕扯著,籠罩著這片天空的白雲,在這種撕扯中,首次出現了一絲縫隙。

無數投射過去的視線,在此時都是上升了一些溫度。

祝奇的眼中,有著火熱之色浮現,他來這裡,闖出屬於自己的威名是其一。其二便是因為這雲中島,準確的說,是雲中島萬寶閣內的一件寶物。

在南瞻州,雲中島不是唯一的,這兒只是其中的一處。但這裡,將成為他崛起的初始之地。

來到這兒的人,都是為了闖到天梯更高的層次,然後進入萬寶閣,獲得一件好寶物。所以,隨著白雲一點點被撕開,眾人的呼吸都是急促了兩分。

特別是天魂境的強者,他們至少都有把握闖進最後五十層,所以進入萬寶閣是一定的。但實力越強,野心也就越大。

畢竟最後到達的層數越高,所能獲得的寶物,也就越好。

慕陽站在山谷中,身上的妖氣波動,雖然達到了天魂境初期,可是在這難以數清的三魂境強者之中,卻也不算顯眼,自然也就沒有人注意他。

不過,沒有人注意他,而他卻是將目光在山谷兩邊的山崖上,那一位位至少都是天魂境中期的強者身上一一掃過。

片刻后,他最主要的還是望向了那些半圓滿之境的劍修,已經幾位實力達到天魂境後期的妖族強者。

雲中島的天梯戰,對手完全是隨機的,所以會碰到什麼實力的對手,自己無法控制。這時候,慕陽要將這些他沒有絕對把握戰勝的人,全部記在腦海里。

這七天時間,他雖然在煉化體內的能量,但也在聽周圍之人的議論。

對於在此的半圓滿之境強者,他也是或多或少有些了解,實力的強悍程度,在心裡有一個大概的預估。

現在,他就要記清這些人,如果真碰到了,他雖然有可能還是會輸。但至少因為有一定的了解,而提高些許的勝算。

自然,這些人之中,最需要注意的便是祝奇,沙通,周曉雲,以及祝奇身邊的妖魅女子。還有就是狂沙門門主,這位中年大漢,和周曉雲一樣,實力達到了五層半圓滿之境。

除了這些人之外,還有著將近十人,需要小心。

前面的幾人,憑他此時的實力,是絕對不可能有勝算的,而後面的將近十人,他最多只能做到全身而退。可關鍵的是,在天梯戰中,退就等於認輸。

除此之外,其餘任何人,以他現在的實力,至少都有一些把握能夠將其擊敗。

嗚……

突然間,天空之上有著讓人感到極為沉悶的聲音響起,而那白雲裂開的速度,也是在此時猛地加快。

隨著白雲被一雙無形的手,從中撕開,眾人的視線穿透而過,立刻便能看到一些模糊的光影。而這些光影具體是什麼,卻沒有人能夠看清。

但是從那模糊的光影之中,所傳出的氣息,卻充滿了神秘。

當慕陽感受到這股氣息的時候,心神情不自禁的繃緊了,這股氣息除了神秘之外,還有一種無法言喻的威壓。

這種威壓極淡,但卻彷彿主宰著天地的生死一般。

有了這一條裂縫出現,原本白色雲海,徹底的散開,光影立刻全部顯露。只不過,依舊看不清。

而那散開的白雲,這時候化為了一條雲梯,雲梯的盡頭,便是通往光影之中。

「雲中島出現了!」

不只是誰,在此刻高喊了一聲,原本就蓄勢待發的眾人,在這瞬間,齊齊衝天而去,掠向了那猶如實質般的雲梯。

剎那間,這片天空就如同披上了一層黑色幕布一般,而這層幕布飛速朝著雲梯蔓延。最後,隨著雲梯,如逆流的山洪般,衝進了那模糊的光影之中。

祝奇沒有急著進入雲中島,而是看向了不遠處的沙通,提嘴輕笑道:「別忘了,看看誰能闖入更高的天梯層次。」

「輸了的話,可是要自己承認自己是廢物哦!」

話落,祝奇身形暴掠而起,然後以一種強硬而霸道的方式,直接將沿途的人群全部逼退。踏上雲梯的瞬間,沿著雲梯俯衝而上,數個呼吸間,便消失在了光影之中。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