豹爺大喜,牀底下的刀已經被豹爺握在了手中。

豹爺拼勁全力站起身來將刀刺向驄毅。

血液四濺!

驄毅倒在了血泊之中,他被豹爺刺中了!

豹爺緊追不捨,他害怕驄毅還有力氣站起來幹掉自己,便將手中的刀抽出,再次刺進去!

這熱得黃哥和那牀上的嫵媚女人一陣尖叫。

驄毅眯着眼睛狠狠的瞪着豹爺:

“你他媽的!居然想要殺我!禽獸啊!本來想要重用你的,現在看來……”

沒想到豹爺居然有勇氣殺自己,驄毅傻眼了。這是意料之外的!

“別他媽的廢話了!被老子刺了幾十刀就算你是異能者,你他媽還有力氣站起來和老子拼?別做夢了!”豹爺冷笑着玩弄着手中的刀子,將刀子架在驄毅的脖子上惡狠狠的說道。

給“嚇洛克”打一個廣告,推薦嚇洛克的書:《漢末逐鹿》,挺好的一本書!嚇洛克筆名笑坎,不過不能笑坎他哦!

【求鮮花、貴賓、紅包、蓋章。沒收藏的兄弟們都收藏一下吧!】 殺機沸騰中,万俟青通體瑩瑩,釋放玄金仙王神威,將天地掌控。

轟!

幾乎是同時,陳汐縱身而起,探手一按,一片符文構建的雲層浮現,流動瑞霞,朝對方鎮殺而去。

万俟青唇角泛起一抹輕蔑,渾身涌動出一道道炫光,輕輕一拍,就將這一片雲層震碎,光雨紛飛。

「在這片天地中,沒有人會打擾到我們的,小傢伙,便讓我送你走這最後一路吧!」

威嚴平淡的聲音中,万俟青素手一抓,一柄金燦燦的玉如意浮現,化作一道金芒,撕裂時空,籠罩向陳汐。

「就憑你?」

陳汐整個人氣息如海,越發強盛,腳踏虛空,駢指一劍斬出。

哧啦!

劍氣滔滔,裹挾恐怖秩序之力,衍化密集符文,晦澀而浩瀚,嘭的一聲,竟是硬生生將那一柄金色玉如意擊潰。

「嗯?倒是有兩下子,怪不得敢如此狂妄。」

万俟青眼眸一眯,神輝流溢,她乃是仙王存在,遠超尋常,陳汐這一擊令她敏銳察覺到一絲不同。

沒有任何遲疑,在其頭頂,那一柄金色玉如意釋放仙光,化作漫天金雨,竟衍化出億萬神雷閃電,密匝匝一片,向陳汐鎮壓。

這一擊若擱在外界,足可以滅殺八方城池,將百萬里山河夷為平地,聲勢之恐怖,將一尊仙王境的威能詮釋的淋漓盡致。

「狂妄?你們阻斷我路,欲要殺我,還怪我狂妄!呵呵,很好,今天我陳汐就狂妄給你們看看!」

陳汐怒極而笑,渾身一震,漫天劍氣繚繞,帶動著一股山嶽壓頂般的威勢,逆沖向天,與之硬撼。

嘭!嘭!嘭!

那億萬金色神雷閃電被陳汐硬生生撕裂而開,紛紛炸碎、崩潰,而他整個人毫髮無損,宛如沐浴神雷而至的殺神,神色間殺機畢露,怒沖向万俟青。

「嗯?」

万俟青眉頭一皺,心中動容,一個半步仙王境螻蟻,竟擋住了自己一記殺招?這簡直不敢想象。

要知道,在她那一柄「靈雷金如意」的殺伐下,即便是仙王境也不敢硬撼,可如今,卻被陳汐硬碰硬一舉給破掉,這可未免太過匪夷所思。

「小傢伙,留步吧!再掙扎只會讓你死的更快!」

万俟青深吸一口氣,終於決定動用全力,清眸冰寒一片。

而在其頭頂,那一柄「靈雷金如意」當空舞動,潑灑億萬金芒,將陳汐的攻擊阻擋在外。


「滾開!」

短短兩個字,透著無盡殺意,陳汐神色冷漠,而今道皇學院必然在發生什麼,此人卻擋他去路,顯然是不想他在這關鍵時刻,進入道皇學院,其心可誅!

「看來,你是自己求死了?」

万俟青臉色一沉,不再遲疑,頭頂靈雷金如意轟鳴,蒸騰起沖霄雷光,竟構建成一座雷霆翻滾的大陣,其中,轟鳴涌動著若洪流般的仙王大道氣息!

鏘!

而這一刻,陳汐也不再保留,祭出道厄之劍,斬出一道粗大劍氣,瑩瑩燦然,犀利迫人,其威勢之盛,驚動宙宇星河!

這是他如今所具備的最強手段之一,蘊含著一絲奪自天道的秩序之力,一劍可斬日月星辰!

轟!

雷霆大陣與劍氣交鋒,轟震九重天,響徹八方雲層,亂流波動擴散,將天地化作一片爆碎的時空廢墟。

噗的一聲,万俟青身影一晃,唇中咳血,禁不住皺了皺眉,心頭閃過一抹悸動,這小子好逆天的戰鬥力!

幸好,她最後不恤動用禁術,損耗了一些仙王本源之力,最終將陳汐禁錮在那雷霆大陣中。

「小傢伙,像你這般人物,我反而有些不捨得下手了,不如加入我万俟氏如何?來日或許我們會扶持你坐上道皇學院院長的寶座。」

万俟青開口,望向遠處。

「哼,痴心妄想!」

身在陣中,陳汐也是感受到了一種壓力,源自那靈雷金如意,這東西非同小可,甚至比那烏霆的破靈青魘槍都要玄妙三分。

若只是這万俟青本身,根本攔不住他。

當然,想要憑藉一個陣法困殺陳汐,那的確是痴心妄想……

「開!」

陳汐冷冷一叱,渾身發光,每一寸肌膚都流淌符文,衍化作重重玄奧光影,聲勢浩瀚無量。

一剎那間,這億萬符文便如一個個烈日騰空,化作一抹抹煌煌劍氣,徑直衝撞向那靈雷金如意。

轟隆!

一片劇烈震動中,陳汐劍氣如虹,竟硬生生將那一柄靈雷金如意震飛。

万俟青大驚色變,那靈雷金如意遭受衝撞,令她也遭受波及,這出乎她意料!誰能想到,一個半步仙王境在這等困境中,還能爆發出這等逆天戰力?

「定!」她壓破舌尖,再次噴出一口仙王精血,催動寶物,讓它重新降臨,以雷霆大陣鎮壓陳汐。

金光蒸騰,猶若燃燒,靈雷金如意威勢暴漲,壓力數以十倍提升,強大如陳汐在此刻也被震得身影一晃。

可最終,陳汐還是硬撼了下來,並未被鎮殺!

「你……怎麼做到的?」

万俟青猛地大口咳血,眼瞳擴張,不敢置信,打破腦袋也根本想不出,陳汐是如何辦到這一點的。

「忘了告訴你,前不久,我才剛剛殺了太上教一個仙王境的狗東西,相較而言,你這點能耐還不如太上教那條狗。」

陳汐漠然,渾身沐浴億萬劍氣,踏空而至。

「怎麼可能?這怎麼可能?你才不過半步仙王境……」

這一刻,万俟青終於感到恐懼,更有一種被踐踏自尊之後的無比恥辱感,她憤怒嘶吼,暴殺而來。

鐺!

一抹血色劍鋒掠空,陳汐手持道厄之劍,將那靈雷玉如意震飛,而万俟青則如遭雷擊,嘭的一聲墜落虛空,髮髻散亂,臉色蒼白,氣息瀕臨紊亂。

「你……」万俟青驚怒交加,目眥欲裂,接受不了這一切。

「狂妄嗎?」

陳汐漠然,唇中輕輕吐出幾個字。

噗!

伴隨聲音,他手中血劍輕輕一劃,万俟青人頭滾落,金色鮮血飆射青冥,一位仙王就此喪命,至死她都想不明白,一個半步仙王存在,怎會做到這一切的……

轟隆!

隨著万俟青身隕,整個天地變幻,重新恢復正常,回溯到那熟悉的街道上。

這一場大戰,竟是未曾被那街道上行人察覺,也是直至此時大戰落幕,蒼穹上飄灑下滂沱金色血雨,才引起街道上一陣驚呼和騷動。

「剛才發生了什麼?」

人群惘然,驚恐不安。

「是陳汐!他終於現身了!」

有人敏銳注意到陳汐的身影在蒼穹上一閃即逝,不禁震驚出聲。

「什麼?陳汐!他此刻回歸,莫非是要接掌道皇學院院長之位?」

得知是陳汐回歸,引起諸多修仙者震動,事實上這一場驚世對決落幕後,便被人察覺,而後迅速傳播開來,畢竟像陳汐這等人物只要一出現,想不引起關注都不行。

……

唰!

虛空震動,剎那間,陳汐已抵達道皇學院外,他抬頭望去,就見籠罩在學院四周的上古禁制,此刻竟被人破壞!

這讓陳汐臉色又是一沉,據他所知,這一座古陣傳承自太古時期,延續至今無論歷經怎樣的禍患,皆都未曾被撼動。

可如今卻被人破壞,顯然是學院中發生了某種驚變!

「來者何人,速速退去!」

一名老者橫空浮現,厲聲喝斥陳汐。

哧啦!

陳汐劈手一道劍氣,直接將對方抹殺,血濺長空,自始至終根本一字未發,顯得冷酷果斷之極,因為這老者根本就不是道皇學院中人!

做完這一切,陳汐深吸一口氣,踏步走進了道皇學院。

入目的場景,令得陳汐心中的怒意又是一陣翻滾不休,這裡似發生一場場激烈戰鬥,到處都是坍圮的廢墟、傾塌的建築、染血的大地。

放眼望去,竟是滿目瘡痍,再看不見以往的靈秀清寧如仙境般的氛圍!

「該死!」

陳汐從牙縫中擠出兩個字,臉色愈發漠然,冰冷的眼眸中燃燒起一抹不可抑制的火焰,若沸騰的熔漿,快要爆發。

轟隆!

遠處,忽然傳來一陣激烈轟鳴之音。

陳汐不再遲疑,全速挪移,一路上,竟是又遭受到了七八次阻擊,都是極其強大的半步仙王境存在,手持各種仙寶,攔截於他。

這些人也不知屬於什麼勢力,但結果都一樣,全部都被陳汐斬殺,毫不留情。

「外院全部淪為廢墟,也不知其他院如今又如何了……」

陳汐一邊感知著那遠處遙遙傳達而來的戰鬥聲,一邊全力挪移,很快,就橫跨外院,抵達內院之中。

「誰!」

忽然,陳汐佇足,目光如電般掃視向遠處,但旋即,他就怔住。

「陳汐,快過來!」

一名青裙少女出現在遠處,赫然是阿秀。

看見阿秀,陳汐心中頓時鬆了一口氣,他最擔心的倒並非是學院被毀,而是他那些朋友和師長受害。

學院被毀,可以重新修繕,可若人死了,那可就再無法挽回。

「阿秀,這些日子發生了何事,其他人呢?」

陳汐身影一閃,就來到阿秀身邊。

「這裡不宜多留,你先跟我來。」

阿秀說著,就祭出一塊淡青色玉帛,化作一道光幕將她和陳汐籠罩,竟在剎那間就憑空消失,連氣息都沒有留下一絲。

——


ps:鄭重說明一下,v群是專門為縱橫中文網正版訂閱用戶準備,那些看盜版的請自重。另外,請「追尋桃花」童鞋私聊俺一下哈。 風無言在外院的石凳坐著,這個小院他已經快六年沒來過了,沒想到還是老樣子。想起小時侯他與宮茗宮末辰兄妹沒少在宮王府各個地方玩樂,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陳畫有些擔憂的來到風無言面前,行禮道:「六殿下萬安,六殿下,郡主她,她說現在不想見人,」陳畫抬頭看了看風無言的臉色,斟酌了一下用詞,道:「呃,還是請六殿下先回去吧。」


風無言看向宮茗房間在的地方,出聲道:「不用,我在這等著。你們退下吧。」

陳畫很無語,一個非要等著見,一個非要不見。 迷情劫:首席的一月新娘 ,可奈何都是主子,她只能聽命的離開了。跟著她一起離開的還有茗樂閣其他的幾個侍女,六殿下下了命令她們不敢不從啊。

宮茗並不知道院外的侍女都離開了,也不知道風無言還沒有走。她在床上趴了一會兒,見外面沒再有動靜,心裡嘀咕『什麼嘛!這就走了。』宮茗鬱悶的起身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拖著下巴叫到:「陳畫!」

沒有人回應,「陳畫,你在嗎?」宮茗又叫了一遍仍是沒有人回應,她疑惑的走到房間門口,伸手打開房門。就看見沒有一個侍女的院子,還有坐在石凳上的風無言,驚道:「你怎麼沒有走啊!?」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