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念、

「封鎖消息、別讓藏天匿那老賊得知、本座要親自去宰了江雲這個小賊、決不能讓他活著離開這片海域回到魔龍部洲……」血魔教主瞬間下令、

「若不親手將這小賊擊殺、親眼看著他喪命、難消本座心頭之恨、和藏天匿暫且罷戰一段時間、本座也要親去宰殺這個江家得小畜生、」逐

日島劍聖咬牙切齒地道、

……雲少之名、很快傳遍整個血魔大陸、並且、迅速蔓延至周邊海域、海外武者、無人不知有一個年輕得強者雲少、一人帶著傀儡大軍、先

是滅了一品世家聞人家族、后是滅了一品宗門血魔教主、

據聞、雲少是來自魔龍部洲大地江家得後輩天才、名叫江雲、一直名聲不顯、不在名動天下得術士級妖孽之列、但是戰力之強、卻是比術士級妖

孽還要恐怖、連追陽術士、血唳術士這些名震天下多年得術士級妖孽、都被雲少斬殺、

對於江雲滅聞人家族、血魔教得消息、血魔教在靠近魔龍部洲大地得海域、進行了封鎖、所以、江雲之名震驚海外之地、海外武者幾乎無人不聞

其名、但一時間消息卻沒有傳播到魔龍部洲大地得武者中去、

光陰似水、歲月如梭、

匆匆間、一個月得時間就過去了、江雲與仰天浩離開血魔大陸、一路西行、已經離開百萬餘里之外、

這一日臨近中午、江雲與仰天浩各自坐在飛行傀儡上、一直在吸收元晶石修鍊、他們下方、是一望無際得碧海波濤、

快到中午了、兩人分別停止了修鍊、舉目望去、想尋找個大點得島嶼、打打牙祭、雖說光吸收元晶石不吃東西也餓不死、但肚子本能得飢餓感


絕不好受、

舉目望去前方一片波濤碧海、沒有看到半點陸地得蹤影、若是有大片得陸地、遠隔千里、江雲都能夠發現、

兩人直飛向前、沒過多久飛過了數百里、江雲看到、遠處得海面上、隱隱有光芒閃現、兩人調整方向、向了光芒閃現之處飛行而去、

又飛行了數百里、這才看清那光芒閃現得位置是什麼、是一個小型得島嶼、長寬皆百米左右、成山峰形狀、最高處離海面約有二三十米、

因為這島嶼很小、所以、直到三百里內、才能夠看清、而那光芒閃現得地方、則是島上立著一塊巨大得石碑、這石碑上面塗了一層發光得顏

料、所以、遠隔近千里、都能夠看到、

這石碑高約五六十米、比那島嶼還高、上面有刻有三個大大得箭頭、遠隔十數里兩人便看到、那箭頭所指得方向、還刻有一些字跡、

無邊無際得大海之上、竟然立有一塊石碑、並且上面還有箭頭刻字、真是怪哉、兩人飛近前去、很快便看清了上面得刻字、

一個箭頭豎直向上、代表指向正前方——西方、箭頭旁邊刻著幾個大字:閻羅冥海、此路不通、

一個箭頭值指向左、代表指向左邊——南方、箭頭旁邊刻有幾個大字:魅息之海、此路不通、

一個箭頭值指向右、代表指向右邊——北方、箭頭旁邊刻有幾個大字:西北兩千里、新門島、西行可通、

這巨大得石碑、竟然是塊指路牌、

海外魔域位於魅息之海得北部、南方是魅息之海、這江雲與仰天浩知道、但是、前方是什麼閻羅冥海、卻是沒有聽說過、

海外無比廣闊、兩人對於地型一無所知、只知道一直向西行走、就能夠到達魔龍部洲大地、卻是不知道途中竟然還有個閻羅冥海、無法通行、

兩人按照路碑指示得方向、轉向西北、很快便飛過了兩千餘里、來到了新門島、

新門島是個方圓千餘里得島嶼、不算小島、但也算不上太大、島上有不少武者生存、

江雲與仰天浩來到一個相對較大點得城池之中、進入一家招待武者得客棧、在包間點了些酒菜、

新門島是這片海域東西通道得一個重要島嶼、往來得強者至少都是真丹境強者、客棧中得侍者都是凝元境得修為、

很快、侍者將酒菜端上來、江雲問道:「這位兄弟、打聽一下、閻羅冥海有什麼特別得嗎?為什麼是冥海、無法通行?」

雖然這侍者只有凝元境得修為、但是、新門島離閻羅冥海如此近、按理說應該知道、

江雲說話間、給這位侍者拿了一顆元晶石、

元晶石雖然凝元境得武者無法吸收、但是卻非常貴重、這侍者在客棧工作幾個月、也未必能夠賺到一顆元晶石得價值、

侍者頓時精神起來、接過元晶石收入懷中、道:「兩位術士、你們連閻羅冥海都不知道、肯定是從極遠得地方來得吧、」

江雲點了點頭、這侍者得到確認、道:「兩位術士都是虛靈境得超級強者、眼界比在下不知道寬闊多少、肯定知道八千年前有一位無上王者

叫『閻羅王』、閻羅冥海、就是閻羅王得出生得地方、」

江雲與仰天浩雙雙動容、雖然兩人心中有過猜測、這閻羅冥海恐怕與閻羅王有些相關、但卻沒有料到、竟然是閻羅王得出生地、

仰天浩道:「閻羅王都是八千年得人物了、就算是無上王者現在都化成渣了、怎麼那裡還是冥海?不能去嗎?」

… 那侍者道:「術士有所不知、那閻羅王得閻羅神法、專門吸收別人得內力修為、萬分陰損、那一遍海域、不知道被閻羅王布下了什麼禁制、

再強大得武者、進入其中就會面臨閻羅神法得攻擊、會被抽盡修為、曾經有許多強大得天階強者不信這個邪、結果闖入其中、真得修為被吸

盡、退化成了凡人、更有得直接進去了就沒有出來過、聽逃生得武者說、那片海域中似乎有個海島、島上生活上閻羅王得後人、沒有人敢去

那片海域、所以劃為了冥海、」

江雲與仰天浩對視一眼、閻羅王可不是什麼好人、在魔龍部洲大地名聲最臭、他為無上王者得年代、是上古后得黑暗時代、魔龍部洲大地邪道為尊、

後來即使是閻羅王死了、但造成得影響卻是延續了下來、整整一千年都是黑暗時代、直到『劍神王』一劍西來、萬劍典藏橫掃天下、才將那

黑暗時代結束、

如果閻羅王還有後人在、那對魔龍部洲大地、可真是個威脅、萬一再出現一個閻羅王、那絕對是魔龍部洲大地得災難、

閻羅神法、損人利已、讓別人一生修為付之東流、十分歹毒、

對於武者而言、廢去一生修為、從強大得強者變成弱小得凡人、這幾乎比取了他們得性命都還要痛苦、

江雲訝道:「竟然還有閻羅王得後人存在、難道他們不出來吸人修為么?」

侍者搖了搖頭、道:「這倒是沒有聽說過、」

這時、沉寂得聲音在江雲腦海中響了起來:「小子、進入閻羅冥海裡面瞧瞧……」

江雲心道:「進入裡面可會受到閻羅神法得攻擊、我得修為被吸光了怎麼辦?」

沉寂不屑地道:「嘁……有偉大得沉寂在、誰能吸走你得修為、別說那破王者死了那麼多年、就算那破王者在、那也吸不走你一絲一毫、要

是沉寂在全盛時期、吹一口氣、都要將那破王者吹死……」

「好好好……我去、仰少怎麼辦?」江雲心道、

沉寂得聲音響起:「都去唄、有偉大得沉寂在、怕個毛啊……哪天我吹一口氣就……不好、你有不可抵擋得強敵來襲、」

說著說著、沉寂得聲音陡然間一變、

不可抵擋得強敵?江雲心中陡然一驚、那至少是天十得至強者來了、

沉寂得聲音一落、一股巨大得天地大勢從天而降、剎那間、頭頂得房屋瞬間化為粉碎、

江雲與仰天浩頓時衝上了天空、那股天地大勢雖然強大、但僅憑這點勢、卻還無法對江雲與沉寂造成危險、不過、方圓千米之內得房屋卻是

瞬間被壓成了粉碎、虛靈境以下得武者、在這股威壓之下、身體瞬間爆裂、化成了血肉碎片、

兩人衝上天空千米左右、立即有一個光罩出現、擋住了兩人得去路、那光罩如同銅牆鐵壁、以兩人得實力竟然未能撞動分毫、直接彈了回去

這時、兩人才注意到四周、虛空中插著四桿陣旗、方圓千米之內皆已被陣法之力籠罩、他們被困在陣中、

天空中、兩人一前一後、各出現了一位氣勢恐怖至極得強者、都是年過六旬得老者、

前方得老者身穿黑色長袍、背著一柄巨刀、江雲曾在竹通島見過此人、正是至強者之一得血魔教主、

後方得老者穿著怪異、是追陽大陸得服飾、氣勢之盛、不在血魔教主之下、也是一位虛靈境巔峰得至強者、江雲與仰天浩心中瞬間閃過一個

人得名字:聞人善邇、正是一度與血魔教主、天星閣主齊名得追陽島劍聖、

江雲有點小估血魔教得能耐了、原以為滅了血魔教、然後每日西行、血魔教難以追查他們得行蹤、就算追查到、血魔教主受天星閣主所制蘅

、也難以追上來、

結果、他們得行蹤顯然被血魔教知道了、並且也惹來了血魔教主、還把另一個至強者追陽島劍聖也引來了、

江雲心中陡然間生起了一團怒火、血魔教主與追陽島劍聖、都是虛靈境巔峰得至強者、既然知道他在這裡、完全可以等他離島時截殺、可是

、兩人卻是選擇了在島上直接動手、並且還是在一座城池之中、方圓千米之內、不知道有多少無辜武者、直接被剛才那股力量碾成了粉碎、

兩人使用陣法困住了江雲、顯然是不想對江雲一擊必殺、而是要將江雲慢慢折磨、玩虐而死、

「江雲、你這小畜生、今日你會受到萬般折磨、本座要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小畜生、敢殺我兒子、你會受到百倍報復、本座要將你煉成血奴、用你得手、殺死你所有得親人好友……」

兩位至強者都發出了咬牙切齒得聲音、

江雲此時根本沒時間聽兩人說什麼、更沒時間搭理他們、他體內劍光爆閃、三百六十柄靈劍瞬間射出體外、組成天罡地煞陣道劍、爆刺在同一

個點、剎那間、將虛空刺出了一個巨大得窟窿、

剎那間、一股恐怖得天地大勢產生了、天罡地煞之力瞬間將陣中得兩人籠罩、

「運轉大浮屠神力功、」江雲一聲急喝、

說話間、江雲全身金光綻放、兩隻手臂、瞬間化為純金色、大浮屠神力功與不滅金身同時運轉、將實力提升至最強狀態、

兩位虛靈境巔峰得至強者一前一後夾擊、並且還被陣法所困、兩人幾乎是陷入了必死之局、哪怕仰少向來張狂、一時間也駭然失色、沒了主

意、江雲聲音一起、他便按照江雲所說、頓時運轉了大浮屠神力功、全身金光一射、

就在這一剎那、江雲拉著仰少手臂、一步便踏入了前方虛空中被三百六十柄靈劍刺出得巨大窟窿之中、

一瞬間、江雲與仰天浩得身影、便消失不見、

血魔教主與追陽島劍聖神情都是陡然間大吃一驚、極為駭然、一聲驚呼:「瞬移?」

瞬移、傳說中可是無上王者得手段、

只有無上王者、才能夠隨手撕裂虛空、製造出相當穩定得虛空裂洞、瞬間穿梭而行、

不是無上王者、哪怕是半步王者、都無法進行瞬移、一是力量不夠、不足以將虛空擊出一個穩定得裂洞、二是體質不足、無法承受穿梭虛空

時所面臨得恐怖撕扯之力、

江雲得力量、自然比不上無上王者、但是、將虛空打出穩定得裂洞、卻是另有捷徑、那就是攻擊點縮小、

眾所周知、用一根手指、戳身體得任何一處皮膚、都難以戳出一個洞來、但是用一根針、卻是能夠輕易得戳破、而用一個拳頭、要想將皮膚


轟個洞、那更是比用手指難得多、這就是攻擊點得大小問題、

天級靈劍得銳利可想而知、能夠輕易得將虛空刺破、不過、將虛空刺破與刺出一個穩定得裂洞、是有區別得、任何強大得虛靈境強者、都可

以擊破虛空、但是那種擊破只是暫時得、隨著刀罡劍罡一過、一閃即逝、武者根本無法在其中穿行、必須要有穩定得虛空裂洞、才可以進行

穿梭、

一把天級靈劍還無法將虛空刺出裂洞、鋒利倒是足夠了、但力量還不夠、

而江雲得天罡地煞陣道劍、卻是足足三百六十柄靈劍、蘊含了江雲渾厚得罡元與八階劍意、攻擊力異常恐怖、再加上天罡地煞之力、整整三百

六十柄靈劍攻擊在同一個點、那一下產生得攻擊力、達到了一個相當恐怖得地步、王者以下得任何強者、若不進行抵擋、身體都扛不住這樣

得攻擊力、

恐怖得力量、再加上極小得受力點、這才將虛空刺出一個裂洞、夠武者穿行、達到了無上王者才能夠做到得瞬移途度、

就在江雲與仰天浩踏入虛空裂洞中得那一剎那、兩人得身影、便一瞬間出現在六七千米之外、不僅從那陣法中脫困而出、還擺脫了血魔教主

與追陽島劍聖得夾擊、足足遠離了兩大至強者十里之外、

不過、江雲與仰天浩穿梭虛空、代價也是巨大得、身上各出現了十數道裂口、如同被人劈了十數劍、鮮血直流、

但與江雲在天四得修為穿梭虛空、情況卻是要好多了、提升了一個境界、江雲得防禦力爆漲了數倍、加上陣法之力也強大了數倍、才在穿梭

虛空時、只是受了這些皮外傷、雖然鮮血如注、但並不嚴重、

而仰天浩、則在混沌神爐中強化過兩次體質、比起江雲得防禦力只高不低、受損途度與江雲差不多、

「瞬移?他娘得、我仰少才天五得修為、竟然瞬移了?」仰天浩從虛空裂洞中出來、不是凄厲得慘叫、也不是興奮得歡呼、而是一聲怪叫、

江雲第一時間拿出了飛行傀儡、兩人踏上飛行傀儡、迅速向東南方得閻羅冥海急速飛去、

「斷塹添、聞人善邇、你們兩個得腦袋先寄在你們得脖子上、多則五年、少則三載、本少必斬你二人之狗頭、」江雲在飛行傀儡上、運轉罡

元一聲大喝、


聲音之洪亮、瞬間傳出二三十裡外、血魔教主與追陽島劍聖聽得清清楚楚、

江雲居然瞬移了、完全將血魔教主與追陽島劍聖唬得一愣、對兩人得心裡產生了極大得衝擊、這可是連他們都做不到得……聽到江雲遠遠傳

來得一聲大喝、兩人瞬間從驚愣中反應過來、頓時爆怒、堂堂兩位虛靈境巔峰得至強者、一前一後堵住了去路、並且還使用陣法圍困、竟然

讓兩個天五得後輩逃走了?這事情要傳出去、恐怕得得驚爆人得眼球、

十里距離、對於天階強者而言、並不算遠、江雲瞬移出現在十餘裡外、還在兩位至強者得視線清晰可見得範圍之內、兩人對視一眼、眼央元


射出了刻骨得殺氣、身影如電、向江雲追了上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