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風回過頭來看著葉夢羅,發現葉夢羅看著妖皇消失的方向若有所思,應該是在猜測妖皇的身份吧,他也沒有再賣關子,說道:「剛才是妖皇!沒想到他居然避過了我的耳目進入了咱們鄴城,看來那妖皇的修為當真是深不可測啊!應該不在我之下!」

「妖皇的修為的確深不可測,不過,他居然能夠潛入鄴城而不讓你察覺,恐怕也並非是他的修為太高,可能是使用了某種法器吧!」葉夢羅猜測到。

江風搖了搖頭,不想繼續糾結於這個話題:「對了,那一****去找我有什麼事嗎?」

「江風,你隨我來,有件東西想給你看看!」葉夢羅說道。

江風點了點頭跟隨著葉夢羅朝著內院走去了,這一路上,遇到了不少城主府的奴才和侍女,因為他如今的身份不同了,這些侍女和奴才對他都是特別的客氣。

江風跟著葉夢羅來到了葉夢羅的院子,他還記得當初自己來葉夢羅的房間的時候,府中的侍女和奴才對他都是特別的敵視的,但是,現在一點敵視都沒有,反而,投向他的目光之中有幾分崇敬,江風沒有多看,只是跟著葉夢羅走了進去。

進入了葉夢羅的房間后,一股女子的清香撲鼻而來,讓江風不由地覺得神清氣爽:「夢羅,你讓我看什麼東西!」

「你先坐,我這就給你取!」葉夢羅叮囑了一句之後,便走入了裡間去了。

江風在桌子旁坐了下來,這可是葉夢羅的閨房,他還是得注意一些的,不能太放肆了,只好在這裡坐著等候著了。

不一會兒,葉夢羅便從裡邊走了出來,手中拿著一個盒子,走到了他的跟前後,坐在了他的對面,將手中的盒子放在了桌上。

「就是這裡邊的東西?」江風打量了一番桌上的盒子,盒子里似乎隱藏著一股強大的力量,但是,至於是什麼,他卻不是特別明白。

「嗯!」葉夢羅點了點頭。

江風伸出手打開了這個盒子,盒子打開,裡邊金光璀璨地沖了出來,十分刺目,那股強橫的力量也隨之沖了出來,江風手上運功,才勉強地壓制住了這盒子之中的東西。

江風仔細查看,發現這盒子里裝的原來是佛骨舍利,這個乃是佛家的至高聖物,沒想到居然會在葉夢羅的手中:「夢羅,你怎麼會有這個東西?」

葉夢羅並沒有回答,而是問道:「江風,你可知這東西是什麼?」

「若是沒有看錯的話,這個應該是佛家的佛骨舍利,乃是佛家的大人物坐化之後留下來的,裡邊蘊含著極其強大的力量!」江風說道。

「佛骨舍利?」葉夢羅有些吃驚,完全沒有想到這個東西居然是佛骨舍利,她只是知道這東西不一般,其中蘊含著強大的力量,但是,卻一點都沒有將它跟佛家聯繫到一塊兒。

「沒錯,這應該就是佛骨舍利!」江風肯定地說道:「對了,你是怎麼得到這佛骨舍利的?」

葉夢羅說道:「這是我的父親偶然間得到的,他交給了我,但是,我卻根本就看不出來這是什麼東西,想著你或許會知道這個東西的來歷,還真沒想到你居然真的知道!」

「這個我也是在古籍之中看到過!」江風答道:「夢羅,這個東西你能給我嗎?」

「江風,你要這佛骨舍利做什麼?」葉夢羅問道。

江風說道:「這佛骨舍利對我來說的確是沒有什麼作用,但是,對一個人卻十分有用!」

葉夢羅聽江風這麼一說之後,也想到了一個人,說道:「你說的是姬家的姬明宇?」

「沒錯,就是他,他所修乃是純正的佛家佛法,這佛骨舍利乃是佛家的至高聖物,若是能夠讓他得到的話,對於他的修為可是十分有利的!」江風說道。

這一點葉夢羅也能想到,可是,她想不出來江風為何要對姬家的那一對叔侄這麼好,不僅替姬無涯改造體質,提升修為,還要幫助姬明宇索要他們家的佛骨舍利,這未免有些太好了吧。

「江風,別怪我多心,我不明白你為何要對他們這麼好?」葉夢羅問道。

江風笑了笑說道:「這個是我欠他們的,我不喜歡欠別人的,所以,我想盡一切辦法都想要彌補他們,來彌補對他們的虧欠!」

「欠他們?」葉夢羅不相信地看著江風問道。

「沒錯,當年那一次狩獵結束之後,因為我的緣故害的姬無涯失去了最愛的人,這份恩情我無法償報,唯有想盡一切辦法去彌補了!」江風說道:「夢羅,這顆佛骨舍利能贈予我嗎?」

葉夢羅猶豫了片刻說道:「這樣吧,我去徵求一下我的父親的意見,畢竟這是父親得到的,我不過是暫時拿著而已!」

「好,那你去問一下,我在這裡等著你!」江風說道。

「好!那你稍等!」葉夢羅說罷之後,便走出了房間,只留下江風一個人在這裡呆著了。

葉夢羅來到了父親的書房,此刻葉問天正在這裡坐著看書,見葉夢羅進來了之後,便放下了手中的書問道:「女兒,有事嗎?」

「父親,你給我的那件東西知道是什麼了,那是佛骨舍利,乃是佛家的聖物!」葉夢羅說道。


「當真?」也問天不敢相信地問道,沒想到自己居然得到了佛家的寶貝兒。

「父親,現在女兒有個請求,不知道當講不當講!」葉夢羅說道。

「有什麼事你就直說吧!」葉問天說道。

葉夢羅斟酌了一番之後,這才說道:「父親,這顆佛骨舍利能夠給江風嗎?」

葉問天不明白地問道:「為何要給他?這佛家的聖物對江風恐怕也沒有什麼用吧?」

「的確,對他根本就沒有什麼用,只不過,他想要送人!所以,女兒就想還不如以這個東西做個順水人情如何?」葉夢羅說道。

葉問天自然明白女兒的想法,可是,這可是佛家的聖物,可是一個好寶貝兒,他還是有些不舍:「女兒,這——這我一時之間還想有些做不出決定!」

「父親,江風的修為想要什麼東西完全都可以得到的,現在我們正好借這個東西可以賣個人情,說不定他還能幫助父親提升修為,也不一定!」葉夢羅說道。

葉問天一想的確如此,這東西放在自己的手中也沒有什麼用,只不過是一件華麗的廢物而已,還不如交給江風賣個人情的好。

「好,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就交給你處置吧!」葉問天說道。

「多謝父親!」葉夢羅謝道,然後從書房走了出去。

… 江風從城主府出來了之後,手中緊握著那個錦盒,在這錦盒之中便是葉夢羅讓他看的那枚佛骨舍利,佛骨舍利在他的手中的確沒有什麼作用,但是,若是交給姬明宇的話,那麼,對於他的幫助可是不小,說不定以姬明宇的佛法再加上自己在修行上的心得,說不定會有不錯的效果。

不過,握著這枚佛骨舍利的時候,他的心中還是有些不安,本來以為葉夢羅去跟葉問天商量,會糾纏一些時間的,可是,沒有想到的是這麼容易就能說服葉問天將這個佛骨舍利贈給自己,這讓他有種虧欠了別人的感覺,這種感覺很不好,他這個人就是這樣子的,從來都不喜歡虧欠別人的,可是,現在為了幫助姬明宇卻不得不從葉夢羅這裡討要佛骨舍利,讓他心中有些不安,不知道該如何去補償葉夢羅了。

回到了江府,江風直接回到了自己的院子,此時,白寧正坐在他的院子之中的亭子中煮茶品茶,好一副閑暇愜意的美好時光啊。這讓江風有一瞬的恍惚,平日里的白寧總是給人一副高不可攀的感覺,渾身都散發著一股冷艷的氣息,他明白這是跟她修行的法術有關,冰系法術,本身就會讓人有一種冰清玉潔的感覺,而在不自覺地散發出來冰冷的氣息。

江風走了過來,在白寧的身旁坐了下來,端起了一杯熱茶,輕抿了一口,茶香四溢,若是他沒有猜錯的話,這應該是他的父親珍藏了多年的龍鬚茶吧!這種茶即便是他都很難找到的,卻沒有想到白寧居然找到了,這若是讓父親知道的話,不知道會是個什麼樣的反應。

「好茶!」江風感嘆道:「白寧你可真是悠閑自得啊!」

「無所事事而已!」白寧慵懶地答道,隨意地瞥了一眼江風:「葉夢羅叫你過去所為何事?」

「去看了件東西!」江風說道,然後將手中的錦盒放在了圓桌上,擺在了白寧的面前:「就是這件東西,白寧,你可知道這是什麼?」

白寧也沒多想,以為葉夢羅讓去看東西倒是其次的,肯定還有別的事情,就只是隨意地一瞥,就是這麼隨意的一瞥,便讓她徹底的被錦盒之中的這個東西給吸引住了,她一直以來的那雙未曾有過太多情緒的眼睛里此刻也不由地浮現出來了震驚之色。

「這是從哪兒得來的?」白寧抬起頭看向了江風激動地問道。

江風一聽便知道白寧肯定是認識這佛骨舍利的,他在古籍上看到的時候,說佛教成立不過八千多年,這還不到一萬年,這就意味著白寧被封印的時候,佛教都還沒有成立呢,那麼,白寧怎麼會認識這佛骨舍利呢?這就有些奇怪了。

江風差異地看向了白寧問道:「你認識這東西?」

白寧此刻只是仔細地盯著這佛骨舍利,雙目之中露出了興奮之色,就像是好久未曾見到的一件寶物終於找到了似的。

「這是自然。這可是舍利子,乃是佛家的聖物,你是怎麼得到的!」白寧激動地問道。

江風一聽,舍利子,他的認識之中叫做佛骨舍利,而白寧說他叫做舍利子,這相差不大,看來佛教的起源並不是古籍上記載的那些,肯定是更早。

「這個是葉夢羅的父親,我們鄴城的城主偶然之中得到的,但是,具體如何得到的,這個我就不得而知了!」江風說道。

「太好了,沒想到這麼多年還能再一次見到這舍利子!」白寧興奮地說道。

「白寧你的意思是你之前就見過這舍利子?」江風問道。

白寧這才慢慢地恢復了她的冷靜,說道:「嗯,這枚舍利子當年我的父親也曾擁有過,不過,在我還沒有被封印之前,舍利子就不知蹤跡了,我父親找了許久都沒有找到舍利子,他便對我說可能是與這舍利子並沒有什麼緣分吧!沒想到過了一萬多年,我還能有機會見到舍利子!真是幸運啊!」

白寧說罷之後,再一次看向了江風:「那這枚舍利子怎麼會在你的手中了?」

「我向葉夢羅要來的!」江風說道。


「哦?」白寧狐疑地看著他:「據我所知,舍利子對你好像沒有什麼用處,這要是交給佛家之人那肯定是大綻光輝的。難道說,你想要把這枚舍利子交給姬明宇?」

白寧這會兒也想到了一個人,那就是姬明宇,在他們所認識的人當中,就只有一個姬明宇是修行佛法的,那麼,這舍利子對於姬明宇來說可就真的是寶貝了。

「沒錯,我要來這佛骨舍利就是為了送給姬明宇的,想要幫一下他,說不定還能從其中參悟出什麼來,佛家和道家從開始就有太多的秘密,誰也說不清楚!說不定參透了這枚佛骨舍利就能知道一些答案了!」江風說道。

白寧看著江風有些不知道該說什麼了,不管江風說什麼,江風做這件事情的初衷還是想要補償姬家叔侄,他已經幫助姬無涯改造體質,也消耗了他不少的修為,如今又從葉夢羅哪裡要來了這舍利子,對那叔侄實在是太好了。

「江風,你做的已經夠多了!這樣值不值得?」白寧問道。

江風笑了笑:「這個世界上不存在什麼值不值得,只有願不願意,我這麼做也是有我的道理,妖皇的修為深不可測,即便是我也不能百分之百的保證能夠將他擊敗,若是有佛家的佛法相助的話,對於我們的勝算會大很多!」

「好吧,既然你已經決定了,我也不再多說了!」白寧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江風,你先去休息吧!這些日子,你也夠忙的!」

「嗯!」江風走入了自己的房中。

江風躺了下來之後,便進入了夢境之中,自從他開始修真以來,就很少做夢了,近一兩年幾乎是根本就不做夢了,沒想到這一次居然再一次做夢了。而且,這個夢特別的真實。

江風走入了一個白茫茫的世界,這個世界之中有一棵枝繁葉茂的樹菩提樹,菩提乃是佛家的智慧之樹,能夠有這樣龐大的軀體和這樣茂密的枝葉,這棵菩提樹也是不一般,在這菩提樹下坐著一個白袍的年輕俊俏的和尚,他慢慢地朝著這個和尚走了過來。

「師父——師父——」

江風輕輕地喚了幾聲,但是,這菩提樹下的和尚卻一點反應都沒有,依舊如同坐化了一般地坐在那裡,一動不動。

江風取出了錦盒之中的佛骨舍利,這佛骨舍利彷彿是得到了召喚一般,飛到了這白袍和尚的頭頂,從這舍利之中投射出來了縷縷金光,灑了下來,將和尚罩在其中。

在這金光的籠罩下,白袍和尚睜開了眼睛:「施主,你能來此,說明你我有緣!」

「這位師父,請問您怎麼稱呼?」江風客氣地問道。

白袍和尚拈花一笑,有一種普度眾生的慈悲:「名字不過是一個稱號而已,知與不知又有何異?況且你見到的我也非真的我?不過是一縷幻象而已,夢醒之後,幻象自滅,又何須徒增煩惱。」

江風聽這和尚說話果然是得道高僧,便雙手合十說道:「師父將我招來此地,必定是有事情要在下去做吧!」

白袍和尚點了點頭:「不錯!施主乃是有大智慧,大修行之人!貧僧得道數萬年,坐化數萬年,一直在等待著一個能夠繼承我衣缽之人,如今想來是已經出現了!而且,與施主還有些淵源,所以,貧僧希望施主能夠施以援手,讓我佛佛法得以傳揚!」

江風一聽,這白袍和尚所說之人應該就是姬明宇,當年他觀察姬明宇的時候,就覺得他天生根骨奇特,跟佛家極為相近,看來這姬明宇的來歷應該不簡單啊。

「師父這般說,在下自然答應!」江風說道:「只是在下有一事不明,還請師父解答?」

「施主請說!」白袍和尚答道。

「從這大陸志中看到佛家起源不過短短八千年,而師父坐化都已經數萬年,在下想知道如今的佛家與師父的佛是不是同一個佛?」江風問道。

白袍和尚笑了笑,說道:「佛都是一個佛,而佛與道一樣,自天地混沌之時便已存在,只是這個時代道為人所知,而佛則隱世遁俗,所以,大部分不知而已!施主還有想問的嗎?」

江風搖了搖頭,這個白袍和尚佛法高深,自己與他談話著實費勁,還是以後自己去查吧:「多謝師父解答疑問!」

「施主客氣了,那貧僧交給施主的事情,就有勞施主了!」話音落下,罩在白袍和尚頭頂的金光便如同雪花飄散一般地慢慢地消散了,而其中的白袍和尚也再一次陷入了沉睡之中,在他身後的這棵巨大的菩提樹此時也隨風搖曳了起來。

江風身影一個不穩,直接從夢中醒了過來,醒來了之後,發現自己手中握著的正是那佛骨舍利,看來剛才的那個夢應該就是這個佛骨舍利的主人託夢吧,這件事情宜早不宜遲,得儘快將這佛骨舍利交給姬明宇,讓他早日參透其中的奧秘,獲得其中的傳承,這樣的話,三個月後的交鋒或許就能多一份把握了。

… 雲真派,至尊峰。

歸昊和周墨庭此時站在這至尊峰的峰頂,俯瞰著整個雲隱山中的雲霧攢動,整個雲隱山就猶如一片世外仙境一般。

「真不知道這樣寧靜的日子還有多久,如今妖界也蟄伏了,不知道他們到底在打什麼主意。」歸昊看著山中的雲捲雲舒,茫茫樹海說道。

周墨庭也看不透妖界到底在打什麼主意,這麼一段時間來,妖界的舉動實在是太反常了,雲真派派往下山的弟子與妖界之中的人交手,反饋回來的信息都是妖族的妖都不是很厲害,而且,見了他們之後,也不跟他們過多糾纏,而是四處逃竄,這一點就讓他們產生了懷疑,可是,他們就是弄不清楚這究竟是怎麼回事,而且,江風這一次下山也去查探情況去了,不知道情況如何了。

「歸昊,你說江風去打探消息打探的如何了?」周墨庭看向了歸昊問道。

歸昊笑了笑說道:「你是知道的,江風這一次的目的根本就不在打探消息,而是回家的。」

周墨庭也不禁覺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可笑,江風的目的不在查探消息,而是回家,自己居然把打探消息的想法寄托在了江風的身上,實在是有些可笑了:「唉,看來我真的是想多了,不過,江風也都已經走了有段時間了,不知道他什麼時候能回來?」


「我有預感,江風近日就會回來的,不過,具體是哪一日這個我現在還無法確定!」歸昊鄭重地說道。

「也罷,只要江風能夠回來就好,如今妖族實在是讓人捉摸不透,沒有江風坐鎮,我們還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去應付。」周墨庭說道。

姬家。

江風來到了姬家之後,就跟隨著姬明宇來到了他所居住的偏院。

「江風大哥,你今日特地來找我所為何事?」姬明宇問道。

江風沒有多說其他,只是將手中的錦盒拿了出來,擺在了姬明宇的面前。錦盒一出,姬明宇就感受到了一股十分醇厚的力量,還有一種熟悉的感覺,彷彿是天生就對他有一種吸引似的,他狐疑地看向了江風問道:「江風大哥,這錦盒之中裝的是什麼?」

「你打開看看!」江風說道。

姬明宇便小心翼翼地打開了錦盒,錦盒一開,錦盒之中萬道金光照射而出,將整個房中都籠罩在了這金光之中。

江風發現,這佛骨舍利在接近姬明宇的地方的光芒更加燦爛,這可能是佛骨舍利本身就與姬明宇有一種天生的關聯吧。

「佛骨舍利?」姬明宇看到了錦盒之中的東西之後吃驚地說道。

「沒錯,正是這佛骨舍利!」江風說道。

姬明宇不敢相信地看了眼佛骨舍利,又看了眼江風,狐疑地問道:「江風大哥,佛骨舍利已經消失了接近萬年了,你是如何得到的?」

江風看了眼姬明宇,這佛骨舍利的來歷他自己也說不清楚,既然如此,那就沒有必要告訴姬明宇了:「這個是我偶然間從一個朋友那裡得到的!我覺得這佛骨舍利應該對你極為有用,所以,就給你帶了過來!」

姬明宇修為至此,思維敏捷,自然是知道江風是有些話不願意說的,不過,這對於他也並沒有那麼重要,只要有這佛骨舍利在手,那麼,他就真的可以突飛猛進了,師傅說自己這一次下山必定會有大機緣,自己晃晃蕩盪了一年多,以為師父只是跟自己開玩笑的,沒想到自己的大機緣是江風。


「多謝江風大哥了!我都不知道該如何報答你的大恩了!」姬明宇感激地謝到。

江風不圖回報,他只是在彌補自己之前的歉疚而已:「明宇,這些你不用放在心上,你先好好參悟,等過些日子隨我一道去乾坤殿如何?」

姬明宇早就想去那乾坤殿走一趟了,乾坤殿可是整片大陸上最為神秘的地方了,據說從那裡可以進入傳聞當中最為神秘的仙界大陸。

「我答應你!」姬明宇說道。

「好,你就慢慢參悟吧,我也不在這裡打擾你了,若是可能的話,不到三個月的時間我們就要出發了!」江風說道。

「江風大哥,無論什麼時候出發,只要你開口,我姬明宇就會整裝待發了!」姬明宇信誓旦旦地說道。

「好了,我先走了!」江風說罷之後,便從姬家離開了。

如今在鄴城之中該處理的事情也都處理的差不多了,就等待這父親他們出關之後,就差不多可以離開,會雲真派了,想想自己所剩時間真的不多了,妖皇的三個月之約很快就要到來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