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劍卻是在不知不覺中,朝著山脈的深處深入,他雙眼一亮,因為一頭老虎出現在了他的眼中。

「這是什麼老虎?怎麼雙眼還是綠色的?」王劍一臉驚詫,「好奇怪!」

雖然王劍心中奇怪,但是他的動作卻是不滿,取箭搭弓,拉弓射箭一氣呵成!

「嗡~~~」

弓弦震顫,刺耳爆鳴聲響起,箭矢飈射出去,猶如流光,化為一道殘影。

撲哧!

箭矢刺進了綠眼虎的脖子處,綠眼虎這是王劍給他起的名字,原因自然是因為這老虎眼是綠色的。

嗷嗚~~~吼!!!!

綠眼虎一聲凄厲的怒吼,他的雙眼之中變得更加綠了,要是仔細的看它雙眼,可以看出那雙眼之中的瘋狂之色,它看到了遠處的王劍,頓時飛奔而來,氣勢洶湧澎湃。

發怒的綠眼虎,看起來可怕至極!

王劍的臉當場就綠了,驚恐極了,他哪見過這陣勢?嚇的他扭身就要逃。

可是那綠眼虎的速度太快了,幾個呼吸都快到了身前,自己跑也跑不掉啊!

「我為什麼要逃?我現在可是戰士初期的強者,怎麼能夠怕區區野獸,哪怕它是老虎。」王劍突然一愣,他想到了自己的實力,自己根本不用怕這老虎,於是神色堅定起來了。

可是綠眼虎即將抵達身前,射箭已經不行了,他將箭囊和弓箭,以及盛放乾糧和長頸鹿腿的包裹扔到一邊去,反而提著匕首朝著綠眼虎迎了過去。 他要憑藉匕首和自己戰士級的境界殺死這頭綠眼虎。

真是無知者無畏,王劍卻是不知道,這頭綠眼虎並不是什麼普通的野獸,而是一頭一階妖獸,名為碧眼妖虎,那綠色的眼睛,其實是碧色,離遠一點,就是綠色,碧眼妖虎是極為可怕並且名氣極大的一階妖獸,一般的勇士級強者,都不是碧眼妖虎的對手,哪怕是受了傷的碧眼妖虎。

當然,也幸虧是這頭碧眼妖虎受了傷,否則的話,王劍連一點勝算都沒有。

吼~~~

碧眼妖虎看到王劍竟然朝著它殺來,它的眼中露出了兇狠的光芒,怒吼一聲。

「小畜生,想嚇唬我,你不夠資格。」王劍不屑大聲回應,手中的匕首朝著碧眼妖虎刺了過去。

讓王劍眼眸一縮的是碧眼妖虎竟然飛躍過了自己,然後一個轉身,張大虎嘴對著王劍的腦袋就咬去。

「好快!」王劍感受到碧眼妖虎大嘴咬來時帶來的熱氣,嚇的王劍渾身汗淋淋,趕緊一個前撲躲開。


可是碧眼妖虎喋喋不休張大嘴巴朝著王劍撲殺而來,它要撕碎眼前的人類,是它射傷了自己!

王劍堪堪躲開,但肩膀還是被碧眼妖虎的爪子給划住了,頓時衣服上出現了一道裂縫,一個血口出現,鮮血頓時溢出。

不過此時的王劍顧不得身體上的傷勢,他也拚命了,在他的心中被一個普通的老虎給逼到這份上,實在是太丟人了。

嘩啦~~~

王劍終於在付出了被碧眼妖虎又抓傷了兩次的代價,終於抓住射中碧眼妖虎的箭,猛地攪動。

嗷嗚~~~

碧眼妖虎痛的凄慘直叫,大嘴張開朝著王劍兇狠的咬來,王劍還真夠狠的,不知道什麼時候,他的手中出現了一支金剛箭矢,直接爆發所有力量刺進了碧眼妖虎嘴裡。

頓時,碧眼妖虎痛的嗷嗷叫,要將那支金剛箭矢給甩出來,可是箭矢刺進了它嘴裡的血肉之中,痛的它瘋狂,根本取不出。

碧眼妖虎要逃了。

王劍趁這個機會,則是匕首朝著碧眼妖狐的脖子上刺去,力量徹底爆發,一下子刺了進去,然後拔出,接連刺了十多下。

碧眼妖虎最後又無力的叫了幾聲,然後轟隆倒地,看著碧眼妖虎倒地,王劍又補了幾下,大口喘息,滿頭大汗,渾身的衣衫也被血水給浸透了。

「這一戰真是兇險,他奶奶的腿啊,我幾乎使出了全力,還差點被弄死。我這又是被劍能洗禮,又是達到了戰士級初期層次,怎麼對付一頭普通老虎還這麼吃力呢?莫非這是妖獸不成?可惜,沒有人跟我講妖獸的分辨方法,大傻王劍的記憶之中也沒有。」王劍自語,臉上滿是不解。

這一番戰鬥看起來時間不太長,但是王劍的消耗卻是極大,精氣神,都是高度集中,否則的話,一個環節錯了,就可能被咬傷,甚至咬死,現在腿腳發麻,都不願意站起來。

「要是這個時候,再來一頭這樣的綠眼虎野獸,那我可就真的完了。」王劍忍不住感慨道,到現在這廝都還不知道這頭老虎名為碧眼妖虎,是一階妖獸,而不是野獸。

吼~~~

就在這個時候,有老虎的吼聲響起,聲音之中帶著悲憤和憤怒,聲音響起的時候還在數公里之外,可是很快就出現在了王劍的眼帘。

那是一頭比王劍殺死的碧眼妖虎還要高大,氣息還要恐怖的妖虎,一雙血紅的眼睛,看起來無比的嚇人。

「額的那個親娘啊,我的這個嘴真臭啊,說什麼來什麼,而且,這頭老虎比剛才那頭老虎還要恐怖,眼都是血紅色的,肯定是妖虎!」王劍驚恐不已,爬起來就要逃。

可是那紅眼妖虎眨眼間就來到了王劍身前,快若絕倫,讓人眼花繚亂一般的速度。

王劍還沒有跑多遠,就被追上了。

「完了,完了。」王劍心中後悔不已,早知道就先練下肢骨了,修鍊下肢骨成功,至少逃跑起來速度快啊!

可現在自己快的是雙手,用處不大啊!

逃不過怎麼辦?只能拚死一戰!

王劍咬牙,忍者渾身的疲憊朝著紅眼妖虎殺來,他不願意就這樣等死。

哪怕之前已經戰鬥了一場。

可是一個照面,王劍手持匕首就被紅眼妖虎給拍飛了,力量比不過紅眼妖虎,那匕首連紅眼妖虎的爪子都沒有刺破,反而被拍的都都彎曲了。

「他媽的,這匕首還是劣質品!」王劍心中咆哮,這廝還有時間發牢騷,「沒有想到,沒有被打劍客系統人道抹殺,反而死在了一頭老虎手裡,想想都感覺太他娘的憋屈了。」

轟隆~~~

王劍的身軀狠狠的砸在了巨石之上,這讓王劍疼痛的齒牙咧嘴,看著那再次撲殺而來的紅眼妖虎,王劍疼痛的渾身使不出一點力氣來。

「我不要死啊,能不能來個仙女姐姐踏著七彩雲來救我,我一定以身相許!無怨無悔!」王劍心中在絕望的同時,充滿著最後一絲幻想。

但是他知道,那是不可能的,王劍咬牙爬起來,他知道自己決不能放棄,否則的話自己必死無疑,雖然戰鬥,死的會更快,但是他不能不做出最後一次努力。


可是下一刻,他徹底的獃滯住了,因為一道白衣似雪的女子飄然出現在了他的身前,她有著完美的容顏,雖然沒有踏著七彩雲,但卻是風姿卓越,飄然若仙。

「小心!」王劍下意思的驚呼道,他看到那血紅妖虎,朝著女子張大嘴巴咬來。

可是王劍再度獃滯,只見女子輕輕一揮手,那頭血紅妖虎哀鳴一聲,轟隆倒地。

「什麼?」王劍瞪眼,充滿了震撼。

王劍心中充滿了激動,眼都不敢眨一下:「我不是在做夢吧?竟然有仙女救我?」

王劍擔心自己臨死之前出現了幻覺,他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卻是忘記了自己的手上還帶著匕首,直接把匕首拍進了大腿中。

「啊~~~~」頓時殺豬一般的慘叫聲響起。 王劍的手上沾滿了血,腿上鮮血橫流,痛的他直咧嘴,看著美若天仙的女子,尷尬的說道:「不好意思,我以為這是做夢呢。」


王劍心中感覺到好悲哀,自己真的是沒有泡妞的命嗎?為何一到關鍵時刻老是掉鏈子呢?

「我給你處理一下吧。」女子笑笑,來到了王劍身邊,伸手拔掉了王劍腿上的匕首。

美人當前,雖然很痛,但是王劍還是咬牙忍耐住,看著美女一翻手出現了一瓶藥水,王劍的好奇這一刻超過了疼痛,這瓶藥水是怎麼出現的?

只見女子打開瓶蓋,往王劍傷口處倒了一些,嘩嘩,那本來還在向外流的血竟然在瞬息之間不流了,而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結疤,這看的王劍一愣一愣的。

「那個仙女姐姐,這是什麼葯?好厲害啊!」王劍興奮的問道,剛才還痛的要死,現在除了那裡還有一些瘙癢之外,一點也都不疼了,幾乎恢復了正常。

「我不是仙女姐姐,只是一個普通人而已。這葯是一種比較不錯的金瘡葯,對這種傷口塗抹上一些就可以了。」女子搖了搖頭,說著一翻手,那藥瓶消失不見。

「你會玩魔術嗎?」王劍獃獃的看著那消失的無影無蹤的女子,他不知道真正的魔術是什麼樣的,但是他相信就算是真正的魔術也沒有女子翻手之間將那藥瓶給變沒來的神奇。

「魔術?」女子一愣。

「就是剛才你把小瓶子變沒的手段。」王劍連道,說著還用手比劃了一下。

「咯咯。」女子先是一愣,接著笑了起來,覺得王劍太可愛了,她卻是不知道她這一笑,對於王劍這個兩世處男來說有著何等的衝擊力。

王劍頓時眼神迷離,一副豬哥樣,心中呢喃:「仙女姐姐笑起來,真是好美啊!」

不過僅僅一瞬,他就恢復了正常,擔心驚擾了仙女姐姐。

女子輕笑一下,解釋道:「那是空間戒指,用一些材料布置出了空間陣法,在其中可以盛放東西,煉化的話,只需要心意一動就可以從其中隨意的取東西,當然也可以將東西放進去。」

說著,女子還晃了一下自己右手食指上的戒指。

「空間戒指?聽著好厲害的樣子。」王劍驚奇道。

「用起來比較方便而已。」女子道。

「那這東西,很貴吧?」王劍問道。

「貴?也不太貴,我這個比較便宜的,裡面只有十立方米的空間,也就10萬兩黃金而已。」女子搖頭說道。

「也就10萬兩黃金?這還不算太貴?」王劍吞了吞口水,眼珠子都差點瞪掉了,被打擊的不輕,難道仙女姐姐還是一個超級大富婆?

要知道,一兩黃金可是相當於10兩銀子,10萬兩黃金就是100萬兩雪花花的銀子啊!


100萬兩銀子,可是相當於1億銅板,一個銅板一個菜包子,1億銅板,就是1億包子,一天吃100個,也能吃100萬天,就算吃肉包子也能夠吃50萬天啊,一百年也就是36500天而已,夠十來個人吃肉包子吃一輩子了。

這廝的想法還是這麼的俗不可耐,這就是土鱉的內心世界。

「貴嗎?」女子一愣,接著想到了什麼,歉意的說道:「不好意思,傷到了你的自尊心。」

「沒事,我的自尊心沒有那麼脆弱。」王劍擺手,並不介意,「就算是傷到了也沒什麼,畢竟,要不是你救我的話,我怕是已經死在了那頭血虎口中了,你可是我的救命恩人。」

「送你一個空間袋吧!這也是空間方面的法器,雖然比不上空間袋子,但也可以盛放東西,攜帶起來方便。」女子頓了一下,說道,一翻手,手中出現了一個巴掌大的袋子。

「空間袋?可以盛放不少東西的法器?送我?」王劍一呆。

「這個空間袋和我手上帶著的空間戒指之中的空間體積一樣,但是使用期限則是差別很大,我手上的空間戒指可以用100年,而這個空間袋只能用10年,而且,空間袋使用起來也沒有空間戒指方便,空間戒指心意一動就能夠取物,放物,而空間袋則是需要打開袋子去取,去放,當然空間袋子的價格也要便宜的多,像這個10立方米空間的空間袋,也就需要1000兩黃金而已,這個我查探了一下,已經被人使用了三年,還能使用七年的時間,賣出去的話,也就價值六七百兩黃金。送你吧,算是我彌補剛才對你心靈的傷害。」女子說道。

「六七百兩金子。」王劍吞了吞口水,神色動容,就算是使用年限少,沒有空間戒指方便,但是一想到價值六七百兩金子,他也是無法保持平靜。

這要自己打多少頭獵物扛回去才能夠賣到這麼多的錢啊!

這還只是彌補自己心靈傷害的小意思而已,這讓王劍聽的恨不得女子再多傷害自己的心靈幾次,給自己個十萬八萬的黃金賠償,那自己也不用苦逼的來打獵賺錢了,當然,他還沒有無恥到這種程度,只是想想而已。

王劍咳了一聲,「仙女姐姐,你太客氣了,你救了我,我再要你的東西,那我成了什麼?不是太無恥了嗎?」

你看,這廝多虛偽,那眼盯著空間袋都快放綠光了,還說的彷彿不把那空間袋放在眼裡似的。

「這東西我也用不到,賣也賣不了多少錢,就送你吧。」女子笑笑,直接將空間袋遞給了王劍。

「那我就收下了?」王劍嘴上是發問,但是行動上卻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直接抓住了這個空間袋,心臟撲通撲通跳,來到這異世過著苦逼的日子,哪見過這麼值錢的東西啊!

看王劍的模樣,女子感覺到好笑,因為王劍抓住空間袋,一副怕被自己再要走的樣子。

王劍也是感覺到自己的行為太小人了,這麼有錢的女子送出去的東西還會要走,尷尬一笑問道:「仙女姐姐,這東西該怎麼使用?」

「使用方法很簡單,就是和平常的袋子一樣,不過東西放進去之後,看起來會縮小無數倍,但是拿出來的話會變成原來的樣子。」女子說道,似乎也習慣了王劍叫她仙女姐姐,也或許王劍叫的太順溜了,讓她都沒有注意到這點似的。

「嗯,我懂了,謝謝你仙女姐姐。」王劍感激道。

「不得不說你的膽子很大,這裡到處都是一階,二階乃至更強的妖獸,之前的碧眼妖虎就是一階妖獸,你能夠斬殺,說明你的實力在戰士級之中還算不錯,但是如果再再遇到血紅妖虎這樣的二階妖獸,怕是只有死路一條了。」女子說道。

「這頭綠眼虎是一階妖獸?名為碧眼妖虎?之前我還以為是普通的老虎呢,還有這頭血紅妖虎竟然是二階妖獸?怪不得我之前總感覺有些不對勁。」王劍恍然。 之前對付碧眼妖虎很費勁,這讓王劍一度以為自己的實力在戰士級之中算是墊底的呢,當知曉自己殺死的竟然是攻擊力彪悍的一階碧眼妖虎,就感覺到興奮,自己還是不錯的嘛!

這是——自我崇拜?

至於不是二階妖虎的對手,王劍則是不感覺到鬱悶,因為那可是媲美頂尖勇士級的強者,而自己初入戰士級初期不久,能夠對付的了這種攻擊性的二階妖虎才怪。

這廝,還是挺有自知之明的。

「好了,我要走了,你好之為之。」女子對著王劍說道。

「仙女姐姐,這就走了?」王劍臉上滿是不舍:「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如果有緣自會再見,到時候我會告訴你。如果沒緣,告訴你我的名字,也是沒有意義。」女子笑道。

「如果你告訴我你的名字,我想我們肯定會有緣的。」王劍認真的說道,只要告訴他名字,他就會去找,找到的話,就能夠創造緣分了不是?

女子先是一愣,接著明白了王劍的意思,搖頭笑道:「我來自很遠的地方,你現在的實力,想要見到我還是很難很難的。」

「我的實力……」王劍說到這裡,頓時打住了,低下頭,一臉羞澀,自己這點實力在仙女姐姐面前還真是說不出口,自己差點被吃掉的二階妖虎,被仙女姐姐一揮手給殺死了,而且到現在自己還不知道那二階妖虎是怎麼被她給殺死的呢。

「咳咳,我的實力也沒有那麼差嘛,況且我還在成長不是嗎?等我強大了不就可以去找你了嗎?」王劍尷尬一笑,然後抬起頭,頓時呆了,因為他發現眼前的仙女姐姐已經不見了。

王劍環顧四周,發現女子已經不見了,她悄悄的走了就如她悄悄的來。

王劍有種莫名的失落感,抓了抓只有巴掌般大小的空間袋,他才感覺這並不是自己做的一場夢,而是真實發生的事情。

「小弟弟,我走了,有緣再見。」女子的聲音從遠處響起。

「再見,我們一定會再見的。」王劍先是一愣,接著大聲叫了起來,他的聲音在山林之中回蕩,最後隨風逝去。

可再也沒有了仙女姐姐的聲音,王劍伸手向前抓了抓,悵然若失,最後,他苦澀一笑,搖了搖頭。

「小子,你還是太嫩了!被一個小妞迷的神魂顛倒,連個名字都沒有問出來。」就在這個時候,一個譏誚的聲音在王劍的腦海之中響起。

王劍頓時面色漲紅,怒道:「要是你的話,難道你有什麼辦法不成?」

「嘿嘿,方法多了去的,不過我就是不告訴你。」火老幸災樂禍的話語讓王劍聽的那叫一個鬱悶。

「不告訴我,你是專門諷刺我的不成?」王劍忍不住道。

「我是在提醒你,半月的時間已經過去快三天的時間了,你還有十二天的時間,要是泡不上一個妞,就要被無情的人道抹殺了,到時候可是不要怪火老我心狠手辣。」火老陰陰的聲音響起。

「……」王劍聽罷,忍不住磨牙,又是人道抹殺的威脅,真是該死,他到現在還想不明白,之前冰冷冷的傢伙怎麼變得這麼****,還給自己布置出來這麼無恥不要臉的任務。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