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彭宇研身後一道暗光匹練直接掠向了江紹蘭,這個出手的男子是彭宇研的師弟,也是他們蟾門年輕弟子中的二號人物。

給讀者的話:

本來這章是設定在剛好一百章時發的,可是小說進行了一番修改,所以提前了<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灼眼狂訣》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灼眼狂訣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這個人叫翟狄,曾經的蟾門一號人物,雖然現在這個位置被彭宇研「搶」去了,但是並沒有一點怨言,畢竟是自己實力不濟,他這段時間來一直盡心盡責地履行自己作為二師兄的義務。

蟾門的門風和鶴岩宗其實有些相像,這也是彭宇研之所以選擇留在蟾門而不去十大門派的原因之一。

在「淘汰」這一輪翟狄深知不能有任何的鬆懈,刀鋒寒芒一閃,劈在了飛彩仙子江紹蘭的七彩綾羅邊緣上。

「鏘!」金鐵交擊聲響起。


翟狄過去就是靠著一把手中刀在蟾門獲得了極高的地位,他的實力不會比這江紹蘭差,更重要的是,他最近也突破到了幻眼前期!

這是包括彭宇研內另外四人都不知道的。

這是他壓箱底的招數,在此刻展露無遺!

在彭宇研四人驚訝以及驚喜的目光交織下,他現出了他的幻眼,那是一隻紫瞳。

幻眼一出,無與倫比的力量從體內湧出,刀鋒上的力度突增。

「嘶~」七彩綾羅硬生生的被斬斷!

「破卷重樓!」紫瞳一閃,刀尖上一道颶風迸了出來,瞬間變得巨大,瘋狂地掠向了江紹蘭,江紹蘭只有氣眼後期修為,與幻眼前期修士的實力乃是天地之隔,怎會是他的對手?

是以,江紹蘭在沒有任何懸念的情況下被轟飛了出去,衣衫震破,露出大片雪白的嫩肌來,掉下了百戰空島。

她,飛彩仙子江紹蘭,是本次百派之戰第一個被淘汰的弟子,而且還是十大門派的弟子!

那些十大門派之下的宗門弟子狂熱了。

十大門派弟子被幹掉了!

蟾門威武!

他們能夠做到,我們肯定也能!

幾乎是同一時間,響起了震徹空島的尖嘯!

戰鬥進入了白熱化,大家都開始紛紛使出真本事。

「我殺了你!」無火曲得眼睛一紅,不顧自己和對手的差距,直接撲了過去。

「曲得!」顧葉欣急忙喊道。

「曲得也太不明智了!」符王瞿銘眉毛一皺,站不住了,手中多出兩張黃色紙符,那兩張符紙上密密麻麻地畫滿了符咒。

「冰針骨刺!」兩道符紙無火自燃,隨著符紙被瞬間燃燒殆盡,空中無形地出現了上千顆冰針!

后發先至!

與此同時,符王瞿銘身後也多出來一隻橫瞳,白眼!

「大師姐,你去幫百仙!」瞿銘喝道。

顧葉欣沒有多餘的動作,直接召出了自己的橙眼幻眼!

自此,百鍊宗五名弟子實力盡為人知!


彭宇研不敢怠慢,白眼幻眼瞳孔中心射出一道幽暗的射線!

「極光!」

那道射線沒有絲毫地改變,還是原來的粗細,只是落在顧葉欣的眼裡卻是另一番場景,那道射線由最初的一道化為了千千萬萬,最後形成了極光!

這就是「極光」這招靈技的玄妙之處。

顧葉欣並不知道真實情況,或者說她現在面對的是另外一種真實!

顧葉欣指上彩鳳納戒光芒一閃,一隻盾牌顯現。

「百獸之盾!」有識貨的人認出來了。

聞言知情的人都是倒吸一口冷氣,這百獸之盾乃是真真切切殺死了一百隻實力強勁的妖獸采它們的皮毛、血骨煉製而成的!

聽聞光是憑它裡面蘊含的百妖之威就能夠震散對手的攻擊!

防禦之強可見一斑!

果不其然,百獸之盾一顯,彭宇研就如同對上了上百隻妖獸一樣,百妖之威差點將其心神擊潰!

就在彭宇研心神即將失守之時,他的白眼環眼劇烈一顫,環眼護主!

「好險!」


再觀瞿銘和翟狄這一邊,曲得已經被震飛,面對瞿銘的「冰針骨刺」,翟狄竟然沒有絲毫的慌張,顯然也是身經百戰之輩。

可惜,這冰針骨刺只是瞿銘拿出來的幌子。

在翟狄抵抗冰針骨刺的時候,瞿銘白眼幻眼一閃,一道光柱陡然噴出,化為了蜘蛛一般的手腳:「萬蛛觸手!」

又是兩道符紙化為灰燼:「毒源生!」

從消散的符紙空間處兩點紫星飛過,融入了所有蜘蛛手腳的共同頂部。

那上百隻手腳眨眼就變成了深紫色,飽含劇毒!

「二師兄小心!」翟狄身旁的少女及時反應過來,白劍化為匹練,揮向了蜘蛛手腳。

「砰!」血蓮現,嬌人飛。

青澀花苞被血蓮遮掩,煞白的容顏令君心憐。

「小芸!」翟狄心神倏忽,被冰針和蛛手一同擊中,那個叫「小芸」的女孩還好,只是被震飛,而翟狄卻是切切實實地被含著劇毒的蛛手刺中了。

黑紫色的鮮血直接從口中噴了出來,這毒性在這短短的瞬間竟然就已經蔓延到了他的五臟六腑之中!

「二師兄!」

「阿狄!」蟾門的另外兩人一人攻向了瞿銘,一人攙扶住了翟狄,至於那個「小芸」丫頭雖然掉落百戰空島但已及時被師門長老救下,沒有大礙。

因為這一下,彭宇研爆發了,全力出擊,不再有絲毫留手,身形一閃,一把刀架在了何百仙的脖子上,兇狠地對著瞿銘說道:「快替我師弟解毒!」

「你!快放了百仙!」瞿銘怒道。

顧葉欣美眸瞪著彭宇研,她差一點就能阻止了,就差一點啊!

「你只要給我師弟解毒我就放了你師弟!」

「君子一言,」

「駟馬難追!」

瞿銘忍氣取出一張符紙,扔給那個對自己發動攻勢卻被自己擋住了的少年:「用內火燃燒將灰燼置於他嘴裡,他就會恢復。」

那人接過符紙,半信半疑地看了眼瞿銘,又看了看彭宇研,拿不定主意。

見彭宇研看向自己,瞿銘哼道:「再不給,他估計修為就得廢了!」

彭宇研眼一眯,朝李世勛點了點頭,李世勛得了主意,趕緊走到翟狄旁邊,內火一出,握住了翟狄下巴,將灰燼扔進了他的嘴裡,他的臉色才逐漸好轉。

「可以放人了吧?」


彭宇研看了看被自己抓住衣領的何百仙,哼了一聲,將他給扔給了顧葉欣,顧葉欣手一揮,何百仙穩穩落地。

這時,彭宇研做出了一個令同門都大吃一驚的決定。<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灼眼狂訣》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灼眼狂訣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世勛,你和明道帶著阿狄下去,這裡交給我!」他這話一出,不僅是他的同門大吃一驚,他的對手百鍊宗弟子更是被狠狠地震了一下,這是要作死么?

「大師兄,這怎麼行?你一個人撐不住的!」那個被喚作明道的弟子一邊托著翟狄一邊喊道。

彭宇研一狠心:「你們在這我反而要顧忌著顧忌那的,離開了我更安心!」

百鍊宗五人聽了默然,有些時候,隊友的實力參差不齊就會影響大局。

「可是……」明道哭了,他的眼眶滿是淚水,對於這一次的百派之戰,他寄予了多大的夢想,他在此之前還在不斷地幻想著,幻想著自己在百派之戰的那一天聞名無殤帝國,和大師兄、二師兄他們幾個並肩而立,笑傲百派,可是如今……

「明道……」李世勛心中也是不願,看了看滿臉悲憤的明道又看了看一臉堅決的大師兄,一個原本剛健的男兒現在就如同泄了氣的皮球一樣,嘆了口氣,眼如死灰勸道,「明道,我們下去吧!」

明道看著李世勛,憤懣地吶喊道:「為什麼!為什麼我們不能留下?!」

不顧李世勛反應,他又朝著彭宇研咆哮道:「大師兄,你可以不管我的死活,讓我留在這戰鬥吧!」

彭宇研皺眉,他怎麼可能不顧他們的死活?

這個百派之戰一開始,自己就知道以他們幾個的實力完全不可能與那些個強者一爭,強行戰鬥只會令自己負傷甚至死亡!

而且會有損道心……明明年齡差不多,實力卻猶如天地之隔,怎會甘心?

他們道心不穩,若是道心一損,則前途盡廢,他不希望他們幾個如此!

只見彭宇研身形一晃,手刀一擊,落在了明道的脖后,明道悶哼一聲,眼前一黑,便暈倒了過去。

「世勛,帶他們下去!」這是命令的口氣,作為此次領隊的大師兄,彭宇研有權向幾人下令!

李世勛點頭,他是一個以大局為重的人,他一甩手,扛起明道和翟狄,縱身朝百戰空島邊緣一躍,直直墜落。

翟狄在李世勛肩頭,看著逐漸遠去的百戰空島,靜靜的,靜靜的。

蟾門長老見他們下來,連忙托住不提。

……

彭宇研深吸一口氣,眼中的神色變得冷漠,就像是換了一個人一樣,此是背水一戰,他一人敗,則全門敗!

百鍊宗四人連忙打起精神,應對強敵。

彭宇研手中的毒星不斷地吞吐著他的蟾信,屢屢冒出紫色的煙霧,這是劇毒的煙霧!

顧葉欣隻身走到三人身前,她,是百鍊宗的大師姐,自然要身先士卒!

彭宇研眼中沒有顧葉欣的曼妙嬌軀,現在不是憐香惜玉的時候,他的眼中只有對手,沒有了夥伴!

他看到的只是一個個試圖抹殺掉蟾門夢的敵人!

他的身上不知不覺地籠罩了一層殺意,他的腳下的泥土再次變得濕軟,他,是土鱉,土中鱉王!

顧葉欣的周身也瀰漫出洶湧澎湃的戰意,隨著百鍊宗大師姐戰意湧現,金火何百仙身上的淬金翻湧起來,符王瞿銘身旁也懸浮了數道黃符,無火曲得周圍的空氣也扭曲起來,這是他特殊於常人的內火,但用肉眼是看不見的,故曰無火。

顧葉欣、瞿銘和何百仙三人身後浮著的幻眼都躍躍欲試起來,兩隻白眼幻眼一隻橙眼幻眼!

彭宇研雖然只有白眼幻眼,但他的心中沒有絲毫怯意。

顧葉欣看著面前的這個對手,也不由得敬佩,每個人都有每個人作為大師兄大師姐的方法,隻身一人就敢與自己等人戰鬥,或許自己需要放個水,給他留一個機會?

在顧葉欣思度間,彭宇研已經發動了攻勢,殺意直逼顧葉欣,他本不想起殺意,但是奈何唯有動殺心才能真正激發自己的潛能與實力。

顧葉欣霍然驚醒,手中的百獸之盾再次亮起,百妖之威頓時逼得彭宇研神情恍惚,環眼再次護主,還好攻勢已發並未減弱,保護了自己,當下彭宇研咬破舌尖,血腥的味道與刺痛刺激了大腦,讓他能夠保持清醒。

毒星蟾信直接戳在了百獸之盾上,可惜只是蚍蜉撼樹,不能有所作為。

彭宇研明顯知道這一點,當然不會只做無用之功,當下蟾信一卷,鎖住百獸之盾,紫霧瀰漫而出。

金火何百仙、符王瞿銘與無火曲得一衝而上,黃符、淬金與內火相互加成,一起卷在了毒星之上。

「火棘爆!」黃符爆開,紅色的烈焰裹向了彭宇研,如同荊棘一般,帶刺而上。

「三火疊浪!」淬金火勢大漲,掀起三層火浪,席捲彭宇研而去。

「炎龍擺尾!」無形的內火化作一條虛無長龍,帶著一股龍威,掃向了彭宇研。

「蘭花現,百花窮!」顧葉欣一手拿著百獸之盾,一手召出一朵蘭花,這朵蘭花就是顧葉欣成名武器,聖蘭!

只不過她這句話一出,鶴岩宗弟子除了君清夜都看向了溫文爾雅的梅若瓊,每次聽到顧葉欣的這句話總是能想起大師兄的招牌動作與口號……


大師兄的口號和聖蘭仙子有點反過來的意思,念作:瓊花現,攬百花。

這不由得令人遐想無限,兩人之間是不是有些曖昧。

梅若瓊老神自在,不顧他人眼光,自看自的。

聖蘭一現,周圍的環氣瞬間便涌了過來,被聖蘭吸收,聖蘭的花瓣化作極其尖銳的鋒刃,在空中旋轉脫出,那花瓣就像是無止境一般,一片又一片地射向了彭宇研。

與此同時,顧葉欣、何百仙和瞿銘三人的幻眼同時射出一道光柱,朝向了彭宇研。

七道凌厲無比的攻擊一同發出,這也顯示出了百鍊宗弟子的無比默契。

「厚土之壁!」彭宇研收回毒星,面前陡然出現一層又一層的土壁,但奈何百鍊宗四大高手齊出,這厚土之壁瞬間便炸裂開來,但也足夠彭宇研脫身了,畢竟這厚土之壁的初意只是為了延緩四人的攻勢,而不是用來抵擋。

彭宇研一個鯉魚打滾,鑽入了地內,消失無蹤,即便用環識也無法捕捉到他的蹤跡。

別忘了他的外號,土鱉!

<

,如果您喜歡,請點擊這裡把《灼眼狂訣》加入您的書架,方便以後閱讀灼眼狂訣最新章節更新連載。 「消失了?!」何百仙瞳孔一縮。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