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哲倫大公爵整個人都是混亂的,偏偏不回答這個問題還不行。

作為一個從白骨枯園出現就存活至今的老妖怪,他看的出這個格尼雅塔萊斯的漂亮侍女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存在。

能夠擁有這樣的侍女的格尼雅塔萊斯又該是怎樣的一個存在。

更何況作為吸血鬼大公爵他有著一種獨特的天賦能力,那就是對強者的感知。

靠著這種能力在白骨枯園這麼多年來他也算經歷過不少戰鬥,可是始終連皮毛都沒有掉下來一根。

麥哲倫大公爵能夠感受的到在對方三人中給他最大壓迫的不是那個漂亮侍女,也不是那位格尼雅塔萊斯,而是那個一直在一旁一言不發連臉都沒有露過的侍衛。

麥哲倫大公爵苦著個臉,丫丫個呸的,你有這陣容都能去挑戰伊斯藍雅大人了,你何苦來為難我這麼個小人物?


麥哲倫大公爵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回答。

麥哲倫大公爵在雅塔萊斯王國墜入死亡位面之前曾經是雅塔萊斯王國的古老貴族。


在他的家族藏書中有著這麼一個故事。

殺戮王伽羅雅塔萊斯和他的兄長格尼雅塔萊斯年幼時曾經有位光明神教的高人為兩人摸過骨,聲稱這兩人是一時瑜亮蓋世雙雄。

隨著格尼雅塔萊斯的成長這個預言也成為了一個徹頭徹尾的笑話。

這也成為了後來殺戮王伽羅雅塔萊斯徹底清理國內光明神教勢力的借口。

只是如今看來這個預言居然成真了?

麥哲倫大公爵撇了撇嘴,回答不好回答,可是不回答卻又是根本不行的。

「這個…這個…」

就在麥哲倫大公爵覺得自己快要崩潰的時候,一個聲音救了他。

莫對春花說秋月 ?我親愛的哥哥?」

酒宴的主人伽羅雅塔萊斯走了進來。

「這可很難說。」

樓成滿不在乎的一攤手。

正主終於到了。

「這些格蘭陵釀都是我曾經埋藏在地底的藏品,都是如假包換的真貨。

如果大哥喜歡,回頭我可以讓人給您送一箱過去。」

彬彬有禮,完全不像一個曾經凶名赫赫威懾整個大陸的殺戮王。

修仙強者重回都市

單單從外型上來說,這兩個人就相差太多了。

伽羅雅塔萊斯的稱號是殺戮王,可是他絕對不是那種拳大膀子粗的彪形大漢。

事實上在伽羅雅塔萊斯的時代,他一直都是王國內甚至王國外高貴女士們最想嫁的人。

當然他也沒有辜負這個身份,重馬王是他的第二個稱號。

哪怕是相互敵對,樓成在見到伽羅雅塔萊斯的時候都忍不住產生了一絲好感。

這就是一個傳說中有著天然的親和力的人。

「歡迎回到天空之城希斯特蘭,我的哥哥。

看來你的這次出行收穫不錯啊?」

伽羅雅塔萊斯有意無意的看了一眼小謝和夏侯惇。

特別是在看向夏侯惇的時候,他的眼皮子微微的跳動了一下。

他感覺的到在這副軀體下所隱藏的恐怖的力量。

即便是他都忍不住心生警惕,這是一個高手。

「還好還好,窮鄉僻壤的,吃沒的吃,喝沒的喝,只是空氣清新了一點,美女多了那麼一點,然後還有幾個在野的死亡騎士在那瞎逛。

都是些沒有用的東西,算的了什麼呢?」


樓成笑眯眯的,那張臉看得讓人想揍他。

「唉!我也沒有想到怎麼會這麼快就被召回希斯特蘭,原本我還想要多撿幾個侍女護衛什麼的來給兄弟你一個驚喜來著…」 劍芒撕裂飛瀑直衝而上,最後在蒼老等人驚訝的目光之中將瀑布分作了兩半。

「這個小傢伙太不簡單了吧。」火老有些乾澀的說道。

緊緊就是這一日的時間,林楓帶給他們的震撼就是太多了,讓他的心臟都是不斷的跳動。這樣的少年,太過妖孽了。

「還不錯,兩天的時間,居然能夠做到這一步。蒼老頗為滿意的點了點頭,說實話,林楓的表現實在是大出他的意料,他從來沒有想過,林楓居然能夠這麼快的就做到這一步。在他看來,林楓想要劈開瀑布,最少也是需要百日的時間。

看似地境武者能夠劈開飛瀑,實則不然。如果不能夠很好掌握自身的力量,別說是地境,就是天境強者想要做到這一步都是有些困難的。

「蒼老頭,你這簡直是氣死人不償命。」火老吹鬍子瞪眼的說道。

就這樣的實力還緊緊只是不錯?這要是說出去,還不知道會被多少老傢伙給罵死呢。

蒼老眉頭一挑,滿臉的得意。

「火老頭,不要理會他,這個老傢伙看到別人越是生氣他就越高興,這麼多年,你怎麼還不了解他的性格。」一旁的老嫗也是陰陽怪氣的說道。

「師尊,兩位前輩好。」就在三人說話的時候,林楓也是一躍了過來,恭敬的說道。

「不驕不躁,不錯。比起某些老傢伙的確要好很多。」火老頗為讚賞的看了林楓一眼,眼角卻是掃向了蒼老,陰陽怪氣的說道。

「我樂意。」蒼老囂張的說道。

「蒼老頭,你想打架是不是。」火老的脾氣頓時上來了,奶奶個熊,這個老傢伙一天不收拾他就渾身的不自在。

「你確定你真的要打? 我不是打醬油的 ,這一次我不會手下留情的。」蒼老看著火老,眼中閃過一抹戲謔之色,有些威脅的說道。

火老一愣,片刻之後有些鬱悶又有些寂寥的說道:「算了,你這個老傢伙已經是大宗強者了,和你打純粹是自取欺辱。」

看著突然直接有些落寂的火老,蒼老也是一愣,有著凝重的拍了拍他的肩膀。畢竟,向他們這一輩人,年歲都已經一兩百歲了,如果不能夠在突破的話,壽命定然無多。到時候不管你生前威名多麼顯赫,有著怎樣的背景,終究都是黃土一抔。

「火老,我這裡有些東西送給你,想來應該會對你的突破有所幫助。」林楓沉吟了一下方才開口說道。

手掌一揮,一個巨大的葯鼎便是出現,而隨之出現的還有數十張丹方。這些東西全部都是林楓從四象宮之中所得,留在他的手裡一點用處都沒有。

「這是,化生丹,破魔丹,凝碧丹,居然還有洗髓丹和碧血聖魂丹……」火老看著這數十張丹方頓時都是呼吸急促了起來。這些丹方,最低的也是有著地品,最高級的乃是一個準仙品的聖靈丹。這絕對是一個大寶藏,尤其是是對向火老這樣的強大煉丹師來說。

「嘿嘿,火老,你在看看這個葯鼎。」林楓嘿嘿一笑,指了指一旁銹跡斑斑的葯鼎說道。

「這有什麼好看的,不過是一尊生鏽的葯鼎而已,沒有什麼特殊的。」老嫗掃了一眼藥鼎說道。

不過,火老可不這樣認為。林楓既然能夠拿出這麼多品階極高的丹方,這樣定應該也是不凡。

只不過,這銹跡斑斑的葯鼎,他實在搞不明白有什麼特殊的地方。

「咚。」蒼老出手,一掌直接拍在了青銅葯鼎之上,發出一聲震鳴。

葯鼎輕輕的顫抖,最後更是直接將那表面的銹跡全部震落。

萬丈之輝閃耀時間,一道道霞光從葯鼎之中衝出,化做百隻妖獸在天空上奔騰。

「萬獸鼎,這絕對是萬獸鼎。」火老聲音顫抖的說道。

「萬獸鼎,傳說之中的十大仙鼎之一的萬獸鼎?」蒼老和老嫗也是已經,失聲問道。

「絕對不會有錯,這等異象,這樣的波動,除了萬獸鼎絕對不會再有其他的了。」火老激動不已,對著林楓說道:「小傢伙這一次可真是謝謝你了,有了這萬獸鼎我能夠嘗試煉製天品丹藥。說不定能夠藉助萬獸鼎領悟天地之力。」

對於煉丹師來說,他們的修鍊就是煉丹。能夠在煉製丹藥的過程之中感悟天地。

「萬獸鼎?那是什麼東西?」林楓和月茹都是有些不明所以。貌似這葯鼎來頭很大。

「萬獸鼎,傳說是太古時期一個神品的煉器師應好友所求,採集萬首精血煉製而成的一個葯鼎。葯鼎煉製而成的時候,萬首奔騰,霞彩奪目,故稱之為萬獸鼎。而且這萬獸鼎還是一件仙品寶器,威能恐怖,甚至傳聞能夠焚山煮海,煉化天地。而這十大仙鼎個個都是來歷不凡,在十大仙鼎之上還有四大神鼎,只不過傳聞都是在四個神獸族群之中。」火老目光放光的盯著面前的萬獸鼎,有了這個東西,他絕對有信心能夠煉製天品丹藥,很可能能夠領悟天地之力,觸摸到突破的契機。

「居然這麼厲害。」林楓睜大了雙目,有些不可置信的看著面前的這個葯鼎,怎麼都想不到這居然是傳說之中的仙鼎。

「林楓,大恩不言謝。以後只要有事,你大可找我,老夫就是拼了也會給你辦到。」對於火老這樣的煉丹宗師來說,沒有什麼比丹方和好的葯鼎更能夠吸引他的了。

當下也是正色的對著林楓說道。

「前輩說笑了,這葯鼎放在您的手中才能夠發揮出他的作用,放在我這裡,最多也不過是一個沒用的東西罷了。」

「好了,火老頭,你快點把東西收起來吧,好好祭煉一番。不然被別人搶了去,你就算是哭都沒地方去哭。」蒼老搖了搖頭打斷了兩人的話。

而另外一邊,老嫗看著林楓的目光也是有了些許的變化,面前的這個小傢伙似乎真的具有大氣運,連萬獸鼎這種寶物都能夠被他發現。


「前輩,小子也有一個東西送給您,算作月茹的拜師禮。」林楓笑著說道,手掌一攤,一個紫色的散發著寒意的玉瓶便是出現在他手中,冰寒擴散,讓月茹忍不住打了個冷顫 「驚喜已經夠多了。」

伽羅雅塔萊斯看著在一旁高度戒備著盯著他的夏侯惇說。

他沒有想到在死亡騎士中還有這樣的存在。

哪怕眼前的這個還只是一個大騎士,可是他感覺得到哪怕是他全力出手想要擊敗這個傢伙還真是不容易。

這個好運的傢伙。

伽羅雅塔萊斯再一次看向了他那個一向被他看不起的兄長。

難道說這個傢伙復生后開始轉運了?

或許格拉納達奪賦術所吸收的不僅僅只是天賦而已?

一想到自己生前曾經有過的讓人難以致信的好運氣,伽羅雅塔萊斯迷惑了。

「真正給我驚喜的是你啊!

聽說你小子被女神卡梅拉女士恩寵了?

精英騎士了?


了不起啊!什麼時候準備幹掉伊斯藍雅大人直接上位?

做兄弟的一定挺你!」

特別是說到恩寵兩個字的時候,樓成特意流露出一副男人都懂的奇妙表情還特意拉長了聲音。

這表情從他那張醜臉上表現出來格外具有一種特殊的喜感。

周圍的氣氛瞬間凝固了,沒有人能夠想象的到這位格尼雅塔萊斯居然會說出這樣一番話來。

該死,這可是在褻瀆女神!

周圍的人開始交頭接耳起來。

「大哥你開玩笑了,我只是被女神卡梅拉的意志賜福暫時充當女神在白骨枯園的代言人罷了。

白骨枯園的主人曾經是現在是以後也只會是先祖大人。」

伽羅雅塔萊斯不緊不慢的說,他實在後悔自己出現的有些太唐突了。

他從來沒有發現自己的兄長的思維居然這麼跳脫,做事完全不按牌理出牌,讓他根本無法應接。

雖然有些事必然會是事實,可是這些話也能拿到明面上來講嗎?

「哈哈,當然是開玩笑。

我們倆什麼關係?

難道你以為我真會幫你對付那位先祖不成?」

樓成拍了拍伽羅雅塔萊斯的肩頭。

當然不會。

能有點自知之明不?

「對了,聽說被女神賜福后隨著時間的流逝實力會有所下降。

不知道兄弟你現在的情況如何?

到底還保留全盛時幾分實力?」

就當伽羅雅塔萊斯以為樓成已經完全偃旗息鼓了,突然耳邊又傳來了樓成那惱人的聲音。

「這一點你可以讓你的手下試一試。」

憤怒的伽羅雅塔萊斯頓時氣勢飆升,眼神如同閃電一般朝著夏侯惇刺去。

他決定哪怕會影響自己之前所定下的計劃,他也要給自己這個不知好歹的哥哥一個教訓。

至少要把他一隻爪子給砍折了,以免到時候徒生變化。

只是這一次他的那位哥哥又一次出人意料的從心了。

「不試了,不試了。

我們兩兄弟動手動腳的不好,愣是給別人看笑話。」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