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黎錦安,你夠了!」溫之榆拉住他的衣袖,不滿的瞪著他。

黎錦安笑眯眯的摩挲著她的小臉。

「好了,你也知道我逗你的,現在是回去,還是繼續在這裡?」 天上掉下帥哥總裁

「回去吧,我不習慣待在陌生的地方。」溫之榆靠著他的手掌笑的溫婉動人。

「我讓尼松過來,你先走,我之後再回來。」黎錦安考慮的面面俱到,溫之榆不喜歡的事情,他儘可能的不去做。

溫之榆點頭,心裡暖暖的,今晚的不愉快也一掃而光。

「對了,一直想問你一件事。」黎錦安都站起來瞭然后又坐下來。

目光落在她的臉上,很認真。

「什麼?」

「那天你說不計較三年前的事,是真的嗎?為什麼忽然這麼說?」他差點害死她,她為什麼又不計較了

溫之榆垂著眼帘:「我那算是報應,我跟你一樣作惡多端,所以我哪有什麼資格去恨你。」她說的很認真。


黎錦安倒是詫異,作惡多端,這是什麼比喻,他哪裡作惡多端了。

「我在你眼裡就是作惡多端的惡人?」黎錦安拍了拍她的頭,一張臉黑著。

溫之榆笑了笑:「難道不是?做商人的哪個心腸不黑啊。」

黎錦安頓時啞口無言,敲了敲她的腦袋不再說話,他們果然是天生一對,都是黑心腸的大壞蛋。

… 056

你認為我該孤獨終老?h3>

杜一凡在兩天後又到了溫之榆的辦公室,溫之榆低頭整理桌上的文案,像是沒察覺到杜一凡進來。

「聽說前兩天華耀的藝人跟天源的藝人發生了爭執。」杜一凡說的不疾不徐,也說的很不經意。

溫之榆勾唇淡笑:「我以為你不知道呢。」

杜一凡對上她別有深意的眼眸,不由得擰著眉頭:「其實用不著你親自去的。」

「她們是我的人,我不去,難不成你去?」溫之榆笑的明艷動人。

杜一凡眸色微微一沉。

「陸欣怡確實是在舉辦泳池派對,真不知道我們家的藝人好端端的跑到黎明酒店去,不知道杜先生把活動地點定在黎明酒店幹什麼?」溫之榆眼神頗為犀利。

溫之榆對誰的態度都是溫溫和和的,杜一凡這是頭一次見到她這麼犀利的眼神。

「溫小姐。」

「我只是說說而已,杜先生大可不必放在心上,我想這也是巧合,你說呢。」溫之榆轉而溫婉一笑。

「以後我們家藝人的活動就由我們華耀的人來安排,杜先生就不要插手了。」溫之榆淡淡的笑了笑。

她的態度不慍不火,杜一凡俊逸的眸子幾分暗沉。

「溫小姐是在懷疑我什麼?」

「沒有,杜先生想多了。」溫之榆覺得自己可惡,既然想贖罪,為什麼不直接一點。

為什麼還要繞這麼大一個圈。

「米景,送客!」溫之榆整理好桌案上的東西,大步的走到落地窗前,目光放在窗外。

米景做了一個請的姿勢,杜一凡深深地看了一眼她的背影,轉身走了。

「以後杜先生來的話,你接待就可以,最好不要讓我見到他。」溫之榆是捨不得死的,特別是現在這個光景。

生命誠可貴的道理她一直記憶深刻。

即便是想贖罪,也不想用這樣的方法。

米景張了張嘴,又什麼話都沒說,這副總是怎麼了,對杜一凡怎麼這麼奇怪,既然不喜歡,為什麼又合作。

真不知道她在想什麼。

……

陸世寧一直是想問關於溫之榆的事情,但是見了黎錦安以後,陸世寧又什麼話都說不出來。

黎錦安不是這麼閑,從會議室出來就見著他在辦公室,可是半天了都沒有說話。

「有什麼事就直說,這麼一直沉默,算什麼?」黎錦安點了一根煙,藍色煙霧開始在辦公室里繚繞。

陸世寧眼神複雜的看著他:「你跟溫之榆是什麼關係?」

黎錦安吐了一口煙,挑唇一笑:「你猜我們是什麼關係?」

陸世寧來質問的目的,他很清楚,不過他不想去想,這人也不能太霸道了,沒有哪條法律,規定他必須愛誰。

陸世寧眸色暗沉無光:「我就是好奇。」

「這麼多年了,你也該放下了。」黎錦安眼神很淡,淡的透明。

「黎錦安,我是看錯你了嗎?」陸世寧滿心的不甘,為什麼他現在又有了愛人。

黎錦安以一種不太懂的眼神看相陸世寧,從桌案錢繞過來一步步的走近他。

「世寧,我難道應該孤獨終老是嗎?」陸家有的時候是不是太自私了點。

陸世寧盯著他有些惱怒的眼神,無話可說,是,他憑什麼應該為了一個女人孤獨終老。

… 057有沒有人告訴你你害羞的樣子很可愛?h3>

「那麼,就是她跟你有關係了?」

「沒有,不過是工作上的關係,我只是覺得奇怪,為什麼你們陸家認為,我應該為了世妍潔身自好,孤獨終老,你們是否問過我們黎家的意思?」黎錦安從來不願意對陸世寧這個朋友露出自己咄咄逼人的一面。

但是今天為了溫之榆,他要這麼做。

她對於他來說很重要,不光是因為她是他妻子。

陸世寧從未見過黎錦安對他這個態度,強硬冷漠還有無情

是了,他要是喜歡什麼女人,哪是他能阻止的。

「sorry。」意識到自己的態度錯誤以後,陸世寧道歉。

黎錦安狠狠地吸了一口煙,心裡想著溫之榆,有些事情她不太適合知道。

比如關於陸世妍曾經的存在。

「世寧吶,有的時候不要把我們的關係混淆了,我們是朋友,無關其他。」黎錦安冷峻的輪廓不知何時染上一層冰霜。

連陸世寧都知道他為他所的話感到生氣,甚至是憤怒。

陸世寧沒說話靜靜地盯著被煙霧繚繞的那張俊臉,深邃冷酷,從不會優柔寡斷,又怎麼會為了一個女人做到那種境地。

他一身斯文儒雅,高高在上,他的世界里不只是有談情說愛,花前月下,還有商人該有的手段和很辣。

陸世寧覺得是自己想的太多。

溫之榆晚上回去的早,黎錦安從外面進來在玄關處換鞋,一直不說話。

溫之榆覺得奇怪,很不習慣,他每天回家不是第一句叫她的名字嗎?

今天這是怎麼了?

於是溫之榆拖著拖鞋走到玄關處靠在牆上看著他:「你今天看起來做人很失敗的樣子。」

她純粹是為了娛樂一下氣氛,哪知道黎錦安抬眼就是一臉的嚴肅,嚇得她花容失色的。

他今天是心情不好吧,這下好了,撞槍口上了。

黎錦安眸子里波濤洶湧的,盯著溫之榆的眼神很奇怪,沒有等到他的回答。

溫之榆撇撇嘴,決定轉身就走,這個時候是不是三十六計走為上呢?

手臂被他溫暖的大手拉住,這一拉把她拉轉身,也把她拉進懷裡,他才剛剛換了鞋,她的腳剛剛踩在他的腳背上。

她來不及躲避,鼻子狠狠地裝在他的胸膛上,溫之榆抬眼。

「黎……」話還未說出口,唇上一熱。

他低頭吻她,他環住她的腰,用力的狠命的,恨不得將她揉進自己的身體才甘心。

溫之榆被他灼熱的吻吻的不知所措,他這麼狠狠地抱著她,她真的快斷氣了。

她阻止不了他強悍的攻勢,儘可能的尋一個舒服的姿勢與他接吻,她回應的緩慢,但無疑是挑起了他的火。

他鬆開她片刻不到又把她逼到冰冷的牆上,他眼裡淬著火星,那些星星點點的光芒似乎要將她灼傷一般。

他現在是打算吃了她嗎,這個眼神好生可怕。

「我看你心情不好,先吃飯吧。」再不吃飯,待會自己可能就被吃了。

黎錦安忽然咧嘴一笑,眼裡星光燦爛,修長的手挑起她的下巴慢慢的湊近她的臉。

「之榆,有沒有人告訴你你臉紅心跳的時候很可愛?」他語調溫良,捧著她的臉愛不釋手的樣子。

溫之榆不由得低下頭,她平時在外頭就算是雷厲風行,到了這個男人面前,她也溫順的像只小貓兒了。

因為她認為這樣他們兩個人才能好好相處。

… 058

她一定還想不到她還能活的光彩奪目h3>

「走了,為夫看看你今天晚上做什麼好吃的。」黎錦安看她此時的嬌羞,拉著她的手朝客廳走去。

溫之榆真想鬆口氣的拍xiōng部,真是,剛剛嚇死她了。


她現在開始學會調皮了,他喜歡。


溫之榆做中餐的手藝,贊的不行,她不常做,偶爾做一下,一定是驚人的。

黎錦安開始習慣這個小女人時不時給自己的驚喜。

若是日子就這麼一直過下去,未必也不是一種幸福。

真不知道這小妻子還有多少的驚喜未曾展現,黎錦安開始滿懷期待。

翌日

溫之榆路過大堂的時候,某個身影忽然就攔住了自己的去路。

溫之榆走路沒有直視前方的習慣,這一抬頭才發現是一種久別重逢的面孔。

「做什麼?」她倏地挑唇一笑,美艷驚人。

文靜一襲長發,小臉施以淡妝,她比溫之榆高一些,所以看她不免有點俯視。

『「溫小姐,我……」

「副總。」夏影的聲音打斷了文靜想說的話,溫之榆回頭,夏影款款走來。

挽住她的手臂笑的燦爛,文靜頗為尷尬的看著她,半晌不知道該怎麼辦。

「有什麼事,跟米景說是一樣的。」溫之榆的話沒有溫度,說完就同夏影走了。

文靜眼睜睜的看著這兩個人進電梯,卻一點辦法都沒有,進了華耀才知道什麼叫做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她所有的優勢在進入這裡后都變得平淡無常了。

如果不能跟高層有點關係的話,怕是一輩子都不可能出人頭地。

電梯里溫之榆和夏影都安安靜靜的,溫之榆沒說話,夏影卻一直在看她。

「明明不喜歡,為什麼又要把她招進來?」夏影剛剛能感覺到溫之榆對文靜無比的厭惡。

華耀的藝人還沒有哪一個能讓溫之榆討厭到這個地步的。

「她的拍攝這麼快就完了?」溫之榆問。

「角色不是很重要,所以拍攝很快,怎麼副總有什麼安排嗎?」夏影回答的一五一十。

「看看誰手裡最近有戲需要女二的,給她一個機會,人都是慢慢往上爬的,不是嗎?」電梯叮的一聲響了。

溫之榆對夏影笑了笑,然後跨出電梯。

夏影不太能理解溫之榆這個高深莫測的笑是什麼意思,不喜歡的藝人招進來,不會是拿來玩的吧,嘶,她是什麼時候養成這個惡趣味的。

夏影按了電梯胡亂猜測。

文靜攔了一次溫之榆的路,第二天通告就出來了,文靜想不到會有這樣的效果。

都說溫小姐脾氣古怪,不好相處,在她看來並非是那樣的。

女二的角色很快就下來了,她在想著是不是應該好好的謝謝溫之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