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經歷過白霧谷戰場的眾人而言,這些邪道都是再蹩腳不過的貨色,即使是水火二蓮王,也只是剛剛抵達中期修為罷了,因此蘇雁二女合力之下便能將其中一人迅速斬殺。

待到最後一個邪道被擊殺,眾人若無其事的收劍,李默這才朝著顧友山一笑道:「顧師哥,現在可以進去了。」

「好,好……」

顧友山機械式的應著聲,腦子裡滿是震撼。

於是,諸人隨著顧友山入內,待抵達宗門深處一處殿堂,顧友山打開暗藏的法陣,在其間的密室中將諸多藏寶移出,然後將一個匣子遞到了李默手上。

李默將匣子一打開,只見裡面放著一卷泛黃的古地圖。

待將地圖一攤開,眉頭卻不免得一皺。

這地圖宛如鬼畫桃符似的,隨意勾勒著曲線,全然看不出是一副地圖,倒象是三歲小孩兒的塗鴉般。

「顧師哥,這真是你們祖傳的地圖。」

蘇雁疑問道。

「是這匣子沒錯啊,這東西自先祖時代起放在這裡幾千年了,一直沒人動過。」顧友山篤定的說著,湊過頭去一看,也希奇道,「怪了,這地圖怎麼是這個樣子。」

「默兄不如用靈通眼試試。」

宋舒瑤在一邊提醒道。

李默便運起靈通眼,這一看卻是沒有任何發現。

按理說如果這地圖上有所機關,那靈通眼怎麼都能夠發現些問題。

這時,在一邊的翼王突而說道:「莫非這是離玄圖。」

「離玄圖。」

諸人都望了過去。

翼王便道:「上古時代出現過一種名為離玄羅盤之物,此物以特殊的方法鑄造而成,相應工藝鑄造出的地圖便名為離玄圖,離玄圖的玄機在於紙張和工藝上,必須要用離玄羅盤才能夠辨讀出來。」

李默聽罷,便輕噓道:「這麼一說,這紙張確實好似千錘百鍊般,不似普通紙張呢,翼王你那裡可有這離玄羅盤。」

翼王卻是搖搖頭道:「此物只在記載中,方法早已失傳啊。」

「那這該怎麼辦。」

柳凝璇直是蹙著眉。

李默沉吟不語,似在回憶著什麼,然後突而眼睛一亮,笑道:「有了,找到離玄羅盤的鑄造法了。」

眾人這才大喜,接著李默便吩咐人到無根島上。

不過一會兒工夫,一冊古卷便送到了他手中,果然就是離玄羅盤的鑄器法。

蘇雁幾人都鬆了口氣,暗道幸運。

若非有這無根聖者留下的書庫,那隻怕空有這地圖卻派不上任何用場呢。

接著,由翼王挑選幾個精通上古鑄器法的將領煉器,一天之後便成功鑄煉出了離玄羅盤。

待將地圖放置在離玄羅盤之上,這時羅盤頓時釋放出濃濃光澤,透過地圖滲出,化作一片立體地圖。

「陣法。」

群山如林,蘇雁卻一眼看到地圖上豎立著的一根根陣柱。

「真是奇怪,從未聽說過天人山脈有陣法的事情。」

顧友山希奇道。

「如果地圖是真的,那麼陣法必定也是真的,這麼多年沒有人尋覓到天人聖域的所在,那麼有陣法影響也並不奇怪。」李默微微一笑。

諸人聽得都點著,柳凝璇說道:「那麼我們必須尋找到陣柱,通過陣柱再來分析是何陣法從而破解。」

我和你來日方長 李默點點頭,朝著顧友山說道:「這裡邪道雖然被剷除了,但是難以保證會有其他邪道過來,所以顧師哥你們不能在此久待。」

顧友山笑道:「師弟不必擔心我們,我們在天人山脈里原本就有藏匿之所,如今邪道除掉了,我們也會搬到那裡去暫住。」

「那我們就先告辭了。」

李默拱拱手,接著低喊了聲:「小黑。」

但見他身邊那條大黑狗驟地化身一頭巨龍,清江門諸人目睹此景頓時又嚇了一大跳。

等到回過神來的時候,李默一行早已消失在長空中。

「師哥,這位李師弟究竟是何人物,身邊不僅如此多高手對他恭恭敬敬的,居然身邊還有頭龍在。」

一個胖臉師弟忍不住問道。

諸師兄弟們也細細議論著,揣測著他的來歷。

顧友山出奇的沒說話,似在思忖什麼,然後突然間驚呼道:「是暗鬥龍。」

「暗鬥龍。」

眾人望了過來。

「那大黑狗是暗鬥龍,現如今這世上,如此年紀輕輕的天才人物,身邊有著幾個國色天香的女子,更有著暗鬥龍在的,莫非你們還猜不出是誰嗎。」

顧友山驚噓著道。

「燕皇門的神勇王。」

諸人恍然大悟,一個個頓時面現驚色,胸腔里一顆心臟撲通撲通的狂跳著。

而那被救的青衣女子更是小臉漲紅,激動不已。

這傳聞中的人物竟然會出現在這裡,而且救了他們一命。

「不愧是千年難見的天才人物啊,沒想到比傳聞中更強,連兩大鬼侯都死在他手裡,若是他能夠將天人教請出山的話,那必定能夠將鬼盞門趕出我們金獅國。」

顧友山肅然說道。

諸人都點著頭,遙望著李默消失的方向,久久未語。

另一邊,李默一行正在高速深入。

正如顧友山所言,這天人山脈中蠻獸眾多,成群結隊,而李默等人有小黑幾獸代步,自然進展順利,一堆蠻獸聞到小黑的氣味,聽到它的吼聲便早就逃得遠遠的。

高空行進比起在山中行走速度要快得多,只花了三天時間,李默一行已經抵達了中部區域,按照地圖的指示抵達了一根陣柱所在的位置。

然後,眾人便分開來。

李默之所以獨留了翼王一行便在於他們背生雙翼,可以很好的在空中行動,這對於山中搜尋是很有幫助的。

果不其然,沒花多久時間,便有人在附近的一座深谷間尋覓到了一個洞窟。

重生學霸小甜妻 那黝黑的洞穴宛如野獸張開的大嘴,一根根倒掛的尖長石柱便好似尖牙般散發著寒光。

沿著洞窟進入,可以清晰的聞到野獸的氣息。

沿途無物,更證明裡面藏有極為兇猛之物,不過諸人都是膽大之輩,一個個大步而行。

待抵達洞窟最深處的時候,便見到大廳里有著卧著一頭巨狼,火紅的眼睛,如角長般的耳朵,身上瀰漫著一股股死氣。

「不死惡狼。」

李默一眼辨出此物。

「看來每一根陣柱都有著一個守護者。」

蘇雁說道。

「這不死惡狼並不好對付,不過,小黑你們加在一起應該足夠了吧。」

李默說道。

小黑幾獸聽得清楚,一個個都露出身形來,轉瞬間已和巨狼纏鬥在了一起。

「陣柱有可能是在那裡面。」

李默朝著洞窟一角的縫隙說道。

這縫隙看似不起眼,僅容一人通行,若非李默知道有陣柱在這裡,否則必定不會走這條路。

而進了縫隙,一路深入不久,便來到了另一個洞窟中。

洞窟里空空蕩蕩的,並沒有任何陣柱的存在,當然這並沒有讓諸人意外,因為很多時候陣柱都是直接埋在地下深處的。

「現在該讓小粉做事情了。」

李默朝著秦可兒說道。

秦可兒拍拍腰囊,小粉便從裡面鑽了出來。

「小粉,這地下有陣柱在,你去把它找出來。」

李默笑著說道。

小粉聽得明白,飛快的刨土,這堅硬的地面對它而言好似豆腐做的般,一會兒工夫就已經鑽到地下深處。

李默並不著急,尋寶鼠打洞和尋寶的能力是驚人的厲害,有它在地下尋覓不愁找不出陣柱。

果然,沒花多久時間小粉便鑽出地面,發出一聲高亢的聲音。

「太好了,咱們把這通道拓寬些。」

李默笑了笑。

諸人便都揮動天器挖土,一路深入到地下百來丈的距離,這個時候,小粉停在了前方一處岩層邊上,朝著空蕩蕩的地方一指。

「陣柱呢。」

李默微微一愣,任由他打開了靈通眼卻都沒有發現。

「咦,。」

小粉聲音更高了,只是朝著那裡指著。

「莫非這陣柱肉眼無法看到。」

柳凝璇琢磨著,伸手過去一摸,但是卻什麼都沒有摸到,這諾大的空間里,明明沒有任何物質存在。

只是小粉的判斷決然不會有錯誤,這尋寶龍的稱呼可不是白來的。

「如果這裡真有陣柱,那麼是連人的感官都能夠影響到的存在。」

李默沉吟道。

「那要如何才能讓它現形呢,若看不到那可沒辦法研究這法陣。」

蘇雁為難道。

李默也覺得有點頭疼,連靈通眼都看不到,摸又摸不著,那要如何看清此物。

… ?這時,卻聽宋舒瑤說道:「看到了。」

幾人直是又驚又喜,李默立刻問道:「舒瑤你是如何看到的。」

宋舒瑤莞爾道:「我想著會不會是因為我們的感官太過敏銳反倒誤了事,如此便將感官降低到普通人類的水平,果然,這陣柱便清晰的呈現在眼前了。」

諸人恍然大悟,一個個皆降低五感,宛如未步入修鍊境界的普通人,但這樣一來便果是看到那空蕩蕩的地方明顯有著一根陣柱存在。

「這是,,無形之陣。」

李默定眼一看,豁然輕噓一聲。

諸人聽得這話皆是身體一震,一臉震撼之色。

無形之陣乃是和九龍浮屠陣齊名的上古十大陣法之一,這座由靈境強者親自煉製的恢弘大陣擁有著迷宮類法陣最強的稱號。

傳說中,只有依次觸碰到無形之陣的陣柱才能夠從陣法中脫離,但是將陣柱藏在如此龐大的天人山脈里,要想找到它們那可真是無跡可尋。

輕吸了口氣,李默暗道幸運。

若沒有地圖,那就算耗費十年百年的時間在這山脈中只怕也休想靠近天人聖域,除此之外,自也多虧了宋舒瑤的聰慧才能夠看到這陣柱。

接著,眾人依次上前觸摸著陣柱,這才離開。

到了外面的洞窟里,小黑幾獸還在和不死惡狼激斗著。

不死惡狼乃怨靈而成之物,即使打死了也會在短時間內復活,乃是狼族蠻獸中極為難纏的凶物。

炮灰嬌妻要轉正 即使小黑幾獸聯合攻擊之下,仍然沒有將它成功擊殺。

叫上小黑它們,李默一行快步離開,那不死惡狼追到洞窟出口就沒再追出來了。

至於小黑幾獸雖然沒有接觸到陣法,但是它們可以籍由鏡中界進入,所以倒沒有什麼影響。

接下來一個月的時間,李默一行在深山中行進著,按照地圖的指示尋覓到了一根根陣柱的所在。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