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二寶上前幾步攔在了中間兒,阻止道。

「夫人?」

土老大頓時額頭上驚出了汗,隨手擦一下問:

「誰的夫人?」

二寶回手指指鑲金寶座上的勇二說:

「這麼大個兒人你都看不到嗎?」

土老大瞬間眼珠子都要瞪出了,先是對二寶臭罵:

「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才四居然都敢這樣對老大講話啦!」

緊接著,他轉臉沖高高在上穩坐著的勇二後悔莫及地諷刺道:

「我就感覺你小子沒懷好心!那天夜裡在浴美房旁我怎麼就沒狠心用刀割了你!老大真是糊塗得要死!」

很快,左瞅瞅二寶,右瞧瞧勇二,他氣憤不堪地面朝座上大罵:

「你個孽種!居然忘了尊卑,膽敢以下對上用情,無恥!小人!」

這會兒,廚工趕過來勸解講:

「好漢言語有失分寸。廣眾大庭之中多不體面?

況且眼下鄙人身後高高寶座之上的那人正是沽園城主,又何尊何卑呢?」

聽此人這麼一說,土老大更是不能忍受啦,怒氣衝天地吼道:

「我說東雪寒身為啥還沒死呢?原來你就是!

勇二個大騙子,把莊主騙到自己城中強娶為妻,看老子如何剁了你!

弟兄們,上!」

土老大話音剛落,大刀舉起。 ?一秒記住【落秋♂中文】,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住手!」

趙水兒滿面羞容喊出,接著講:

「本主已不打算殺他。」

說完,她低頭。

「莊主,莊主糊塗啊!您怎麼能跟東雪寒身歡好呢?」

土老大的表情顯露其分明是吃醋,苦口婆心道:

「東雪寒身臭名昭著,**無止,毀掉您的清白也罷,還污了您的名聲!

東雪寒身罪大惡極,沽園城內外樹敵無數,莊主您不可圖一時歡快而延誤了終身哪!」

趙水兒自知無顏相對土隨行們,聽著土老大的話慢慢背過身去,眼睛里閃動淚滴轉移話題問:

「本主的逍遙庄可好?」

因為她明白很可能自己消失的這些日月里土隨行們每天都依舊站在高牆上揮舞長鞭盡心趕鳥,也知道自從她走後弟兄們飽一頓飢一頓的。

「前些日子,逍遙庄出乎意料地被幾百頭野豬夜襲,莊主您的浴美房、莊主堂、入夢閣連同逍遙庄內每一座高牆全被它們拱坍啦!現在土隨行們都露宿野林呢。」

土老大傷心地回答。

——「你們再瞧,這不附近出現野豬了嗎?它們費盡心思尋找姑娘我的住處,同樣是妄圖報復!但怎麼可能讓它們得逞呢?」

一邊講著,她又扔出了腰際的寶貝,任憑其毫不留情地將一頭頭出現的野豬斬死。

「留個活口吧!你瞅那小的多可愛!」

大叫著,龐悅翔突然拍打她揚出的手臂,剛才飛去的寶貝馬上回來。那頭小野豬迅速逃竄進叢林深處!

回憶起曾經逍遙道中的一個畫面來,趙水兒頓時哭笑不得地沖高座上的城主嘆叫一句:

「想不到那時你就已經斷了我的後路!」

龐悅翔非常如意地從寶座上下來,使黑長頭髮繞過身子又拖向身後對土老大他們講:

「既然事已如此,弟兄們就都留在沽園城中吧,有吃有喝,也方便照顧莊主!我的府中後庭園內此刻還是空無一個人在住,大家如果不嫌棄的話馬上我就安排。」

「可以的!」

精三十分高興。

「為什麼不可以呢?」

傻五反問。

「我呸——」

土老大一口唾沫噴在龐悅翔腳掌惡叫,

「就算沒了莊主,我也要帶弟兄們守在逍遙林。莊主這一生跟隨你是白搭了!」

「咱們走!」

土老大凝視背身向後的莊主片久,嫉恨十足地怒瞪勇二一眼,甩過光禿禿的大腦袋招呼土隨行們離開。

即將消失在度劫場南妙女街盡頭的時候,土老大眼睛紅了,朝天大吼一句:

「好姑娘都讓牛糞給砸啦!」

遠望土隨行們的背影很長時間,龐悅翔才轉身將趙水兒扶回城府。

//

之後沒過多少日子,土隨行們都聽傳了浪木頭的盛名,土老大便領著所有弟兄四處打聽,最後找到其人跟隨在他的左右。 ?一秒記住【落秋♂中文】,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這一日清晨,趙水兒很早就起床,孤自一人走出城府,在寬闊的度劫場中邁步一周又轉進珠飾街中。

不久前土老大的一番折騰讓她的情緒很是不平,所以她希望出來后可以散散心,使自己沉靜沉靜。

向東走在熱鬧的珠飾街上,這裡人流已經很濃。她四處觀望,後來瞅著一件件精美飾品忍不住隨手買下一些戴在身上,襯得自己更漂亮,她臉上也浮笑不少。

善珠堂中同樣人來客往,善叔和善嬸滿面喜悅。堂內櫻花草奔走忙碌著,閃動清秀的大眼睛。其白皙面孔還是那麼誘人,純真而顯稚嫩。

「真好看的妹妹!」

趙水兒駐足堂外一刻貪婪地瞧一會兒讚歎,但她們並不相識,於是她繼續朝前邁步。

慢慢地,她走到了珠飾街的東邊盡頭,停在沽園城東城門腳下,遠望城外青翠茂盛的遍野必提珠隨風搖來晃去,心情更舒暢了,但沒有出城,只沿著城牆內側跟前的很寬長街轉向南方,依舊無拘無束、內心坦然地走路。

這條街上行人也很多,有一大部分是進、出沽園城定買必提珠的商者,還有本城閑人遊盪。這街道的兩邊時而也出現賣珠飾品的,或者賣菜、賣糧米的,但基本都擺地攤兒,很少有固定的店鋪。

當趙水兒向南貼著城牆邊兒走出一段兒距離,走過了地攤兒密集的地方后,左前方十餘米處的高大城牆豎立的牆面上突然出現一座奇特的門!

趙水兒震驚,匆匆而視發現那門口站立兩個守門人。高門頂部是六角門檐,檐上覆蓋金黃色琉璃瓦。左右門框均用特別粗大的翠綠色竹子做,門檻花白石頭制,兩扇門面都是淡黃色竹板拼成。門面光滑整潔,不見鋪首,亦無鎖環。

最讓趙水兒觸目驚心的是緊閉的那兩扇門上方門楣頂部傾斜安置的一塊大門匾中兩個血紅色的字。

「……府?」

趙水兒緊張激動地雙眼辨認,嘴裡出聲。

「那到底是什麼府啊?那個字的每一筆都畫得彎彎曲曲,怎麼這麼熟悉?

啊——

是它!就是它!就是這個字!

竹——」

趙水兒頓時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大喊而出。此一瞬間她想起了自己幼小的年齡時在趙宅院內見到的那夜殺手們於微弱燈光晃射下閃現的刀面上模模糊糊的字,因為其每一筆都畫得彎彎曲曲,當年年小的她根本不能認出!

「我不解多年的字,我不解多年的字!殺死我爹的兇手!」

趙水兒頃刻間滿身震怒了,痛叫著剛欲起步過去,忽然聽到自己正前方同樣距離的街道中央響亮的敲鑼聲!她詫異地尋聲望去,看到兩個身穿灰黑色衣服的胸前刺著醒目「債」字的人每個左手提著一隻銅鑼,右手緊握鑼槌擊打,隨之兩人腳下蹦跳著,口中高呼:

「放債啦!放債啦!」

「真是奇怪,他們從哪兒出來的呢?怎麼這樣突然?剛才明明不見!」

趙水兒疑惑萬分,眼瞅著兩人一蹦一跳敲打著鑼面遠走。

她內心洶湧著重新轉望高大城牆豎立的牆面上,轉眼之前的奇特「竹府」府門居然已經消失啦!此刻青灰色石磚堆砌成的古老城牆陰冷平靜。

「怎麼會,怎麼會這樣?不可能!」

趙水兒腳步離地匆急地朝那會兒出現府門的牆面衝去,到了跟前她縱身跳起握拳敲擊。

「噹噹當!噹噹……」

讓她欣喜的是這時敲打城牆所出的恰是竹門聲,手上一點兒也不疼!

她臉表放鬆的一瞬那座六角門檐的竹府大門猛然間又出現,就在她身前,但同一時刻自己的脖子前後各被架起一把冰冷大刀!刀背上有水紋狀的波浪扭曲,刀身卻純青色。而眼下自己脖子前邊的刀面上正刻著彎彎曲曲的「竹」字!

「哈哈哈哈……」

立刻,趙水兒笑了,仰頭大笑,笑得十年開心。

「所來何事?」

馬上,府門兩側身穿盔甲的手舉大刀之兩門衛中一人隨口相問。

「報!仇!」

趙水兒面色忽地鐵青,青過了頸邊殺刀的顏色,嘴巴大張叫出鏗鏘有力的兩個字。

「我等二位不計女子之過,你的回答不能放行,回吧!」

這會兒,另一個門衛告訴說。

之後,趙水兒脖子前後的青刀被移開。

「荒唐可笑!」

她重獲自由和生命,轉頭對左右的二位道:

「本女子誓來報仇,豈能你們不放行,我就不通行!」

話出了口,趙水兒愣一愣腳下,發覺已是台階,便大步欲向前進入竹府。可很快她又被守門的二人「叉刀」擋住。

她凝視刀面上刺得自己眼睛流血的「竹」字,又迅速掃視兩個門衛一遍,發現其中一人握刀之手的大拇指上套著一枚「銀環」,另一人頭戴的鐵盔正前方鑲著一隻「金釘」,而其銀環的形狀恰如門環,金釘的樣子就像門釘。此外,守門兩人臉上浮現與她同樣堅毅的表情。

趙水兒很快取下腰際的卜香葉朝二人手腕位置甩去,但兩人瞬間沒了影兒!只剩眼前高大、淡黃色的竹門。

她高興,抬腳向前,可突然脖子邊兒處又感覺到驚心的冰涼!兩個門衛站在她身後,叉刀於其脖子前。

「姑娘,你殺不了我們,更殺不到竹府裡面的人!

如果一意孤行,我等必會取你性命。」

背後,傳來門衛嚴厲的警告聲。

趙水兒掙扎幾下,自知無能,便出手接住飛回的卜香葉,轉身怒走。

在離開城牆幾米之後,她不甘心地扭頭,望見城牆牆面上安然如舊的竹府高門,門邊直立平靜的那二位。

她難過地遠去。

(這幾天在忙本書籤約的事情,時間真的不多,但我會努力每天更文。這本書我不會放棄,一定堅持寫完,也就希望相信本書的讀者朋友肯于堅持。有些時候發覺自己對字句的要求過於認真,但大家可能注重更多的是情節、內容吧,我逐步改進。

最後,祝大家開心^_^)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 ?一秒記住【落秋♂中文】,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走到距離剛才竹府大門位置約有百米的一處地攤兒旁,趙水兒快速蹲下身子,藏在菜筐後面,露出眼睛認真觀察。

一會兒,百米之外的竹府大門又消失了,剩下陰涼平靜的城牆。

她耐心等待。

十多分鐘過後,一位老婦人漸漸停在出現府門的那片城牆前方,接著徑直靠近,揚起手臂敲打城牆,那座竹府高門重新顯現在趙水兒眼前。

她疑惑極了。

隨之,她目不轉睛地望著老婦人的一舉一動,卻最終也只看到老婦人與門口的兩個門衛簡單對話幾句,其人便順順利利地被放行,又竟然都無須推門,直接就走進淡黃色竹門中去!

「狗婆人,這麼點兒幸!」

趙水兒心裡不滿,繼續注意那邊。

大概又幾分鐘過去,一連有兩個城民停在了那片城牆前,靠近后做出相同的敲打動作,隨後六角門檐竹府出現,其人與門衛簡單對話兩句,也都被放行進去啦!

「原來就我倒霉啊!」

趙水兒鼓動粉嫩的小嘴唇憤憤地慨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