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到這個,朱平安有些猶豫,說道:「我有一點潛藏的妖族基因。」

杜必行和齊鳴更加好奇起來:「那你有什麼特殊能力?」

妖族基因,往往伴隨著特殊能力。比如異獸,原來不就是擁有妖族基因的普通野獸嗎?變成異獸后,成長為恐怖的傢伙。

而人類,擁有妖族基因,往往也會得到一些這樣的能力。有強有弱,弱的是增強身體強度,能輕易超出正常人體的極限。

而強的,甚至能操控火焰、雷電,或者精神力無比強大等等。

「我的基因……不說吧,有點弱。就是普通的妖族基因而已,沒有一點作用!」朱平安語氣中有些黯然,似乎對自己的異種基因非常不滿。

見狀,杜必行和齊鳴也識趣的沒有多問。

這時,一個女聲從他們身後傳來,「朱平安,不是讓你來一起喝酒嗎?你怎麼溜了!」

杜必行回頭看去,只見一個健美身材,皮膚如麥色健康悅目的妙齡少女站在身後。她身材火辣,還穿著開放的露臍裝和超短褲,一下子就能吸引到周圍男人的視線。

「美女啊!」齊鳴忍不住低聲喊道,「老朱,這妹子是誰啊?」

朱平安看向她的眼神也有些驚艷,他臉上露出一絲得意,對兩人私語道:「這就是變種人社團的社長,大我們兩歲的學姐,怎麼樣,辣不辣?」

「辣!」兩人異口同聲的說道,「難怪你小子要加入變種人社團,原來是這個原因!」

「你們說什麼呢?」那學姐走過來,問道。

「咳咳,沒什麼。那個,兄弟們,你們先玩著,我社團那裡還有活動,回去再聊。」朱平安說著就要撤。

沒想到,又有人喊他的名字。「朱平安,嘖嘖,居然讓我在這看到你了!」

眾人回頭看去,一群穿著精緻服飾的男子正走過來。他們的衣服上,都有認證標識。杜必行看出,其中布料最低都是B10級別的衣服!

B10級別的材料,即便不是修行之用,價格也是昂貴無比!而這群人穿的衣服,似乎也不是什麼作戰服,就是普通的衣著。

這足以說明,這群人都是有錢人!還有他們手上的高級智能手錶作為證明。

喊朱平安名字的,是個模樣英俊,皮膚比女人還白的男子。

朱平安看到他,頓時眉頭緊皺,不悅道:「吳博?怎麼是倒霉,居然在這裡遇到你!」

齊鳴小聲問道:「這些人誰啊?」

朱平安低聲道:「一群富公子,紈絝子弟那種。以前我在泰洲府第一中學的同學,現在都混進泰洲大學了,別招惹他們!」

兩人點頭,之前朱平安就提到過,泰洲府第一中學是「貴族學校」,一群名人富商、政要的子女在那裡讀書。

朱平安自己也算是個富公子,所以在那裡認識了一些人。不過他對那裡的印象並不好,據說還經常被欺負。

杜必行料想也是,這個武道盛行的社會,不跟人較量,自然會被人看不起。朱平安不跟人打鬥,肯定會吃虧。

「倒霉?朱平安,遇到哥是你的幸運!」那人笑道,「怎麼,上了泰洲大學,就硬氣了?」

朱平安冷靜道:「吳博,我們井水不犯河水,我不想招惹你們。」

「你還是那麼慫!」那群人笑起來,「真是白瞎了你家的家產,指不定哪天出現個私生子,把你家產搶了!」

朱平安聽到這句侮辱,怒道:「別太過分了!」

那吳博更是笑道:「過分又怎麼樣?還記得張雯嗎?我把她玩懷孕了,直接甩了!」

說起這個,朱平安更是青筋暴露,罵道:「你真特么的賤!」

杜必行隱隱猜到一些故事,低聲道:「怎麼回事,要不要幫你教訓他們?」

「沒事!」朱平安深吸一口氣,說道:「以前追過的一個女孩,沒追到。被他糟蹋了,無猥瑣,那姑娘見錢眼開,自找的。」

「不要管他們。這些人整天閑著無聊,就想沒事找事。」

朱平安說著,要拉兩個室友離開。這時,變種人社團那個學姐居然站不住了。

她站上前,指著吳博等人,呵斥道:「你們幾個誰啊?敢欺負老娘手下的人?」

吳博等人一看,這妹子身材火辣,性格又火爆。頓時口花花道:「妹子,你是哪個?有沒有興趣一起玩,我們也是泰洲大學的!」

「呸!」朱平安表示不恥,這些人進泰洲大學,根本不是考實力。他們家境優渥,有錢進行身體強化,基因藥劑改良,基本是躺著進泰洲大學的。 「跟你玩?你玩的起嗎?」那學姐走過去,她扭著腰肢,臀(間隔)部搖擺,誘惑之極。

即便是見過了美女的這群有錢公子,看到也不免眼熱。到了他們這種層次,光是漂亮他們是看不上的,得有性格,有氣質!

這位學姐就是這樣的人,她一挑眉,甚至是眨眼,都帶著種莫名的妖異,讓人心中蕩漾。

「當然玩得起!」吳博興奮道,「就沒我玩不起的,妹子,今晚跟我,我包你滿意!」

「對!」旁邊的人起鬨道,「別跟著朱平安那個廢物,他是個硬不起來的軟蛋!」

朱平安臉色鐵青,握緊雙拳。杜必行和齊鳴拍拍他的肩膀,示意如果要動手,他們會幫忙。

那學姐扭動腰肢,走到吳博面前。她身材高挑,還穿著高跟鞋,看上去比吳博還高了幾分。

她居高臨下的看著吳博,伸出舌頭輕輕舔了一下鮮艷的紅唇,看得吳博小心臟直跳。

「抱緊我!」她低聲說道,語氣無比誘惑。

朱平安臉色更是難看,想不到剛剛認識的學姐,居然這麼風(間隔)騷,直接跟著這群有錢的混蛋跑了!

吳博臉上滿是笑意,他得意的瞪了一眼朱平安,然後伸手去摟妹子的腰。

「咚!」一聲巨響。整個晚會現場都被這響聲震的安靜下來,只見一個人直接鑲嵌進了天花板裡面!

杜必行睜大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著這一幕。就在剛才吳博挨到那學姐衣服的一剎那,她一腳飛踢,直接把吳博給踢進了天花板裡面!

那速度、那果斷、那狠勁!杜必行估計自己都不一定做得出來,畢竟這裡是學校啊!肆意鬥毆是要違反校規受處罰的。

而且剛才明明還是她在挑逗吳博,怎麼一秒就翻臉了?

天花板上有智能設備的電路板,吳博被一陣電火花電的全身黢黑,狼狽不堪。

晚會中的學生都瞪大眼睛看著那妹子,吳博的同伴指著她喊道:「你為什麼要打他?」

她拍拍衣服,清理了一下自己身上並不存在的灰塵,然後若無其事的說道:「這傢伙想占我便宜,被我收拾了!」

「不對,明明是你無緣無故打他!」那些人喊道,「保安呢,把她抓住!」

天花板上,吳博還卡著下不來。他的身體強度也是高級原武者級別,這樣一腳還不至於要了他的命,但他卻全身疼痛,動彈不得。

那些人喊了半天,卻不見有保安來維持秩序。

有人幸災樂禍的說道:「肯定是這傢伙不知道怎麼惹到了這個女魔頭,所以被收拾了!」

「哈哈哈,這些新生,居然敢調戲黑寡婦!真是找死!」一個人低聲笑道。

他才笑完,那妹子一瞪眼,喊道:「剛才誰喊我黑寡婦?」

她眼神犀利,一眼掃過,之前說話的人立刻閉嘴不語,低著頭,裝作毫無知情的樣子。

其他人簡直驚呆了,這位大姐到底是誰啊?居然有這樣的威勢?這裡可是泰洲大學,每一個學生都不是等閑之輩,卻被她一個妹子給嚇的不敢說話?

這時,維護秩序的保安來了。其中為首的隊長,還穿著簡易機甲,裝備了防護武器。在場就是有武宗不服,他也能馬上給他強行制服了!

「誰在鬧事?」保安隊長喊道,學生們紛紛讓開一條路,讓他和保安們走進來。

吳博這時候,還在天花板上卡著,哼哼唧唧的叫喚。他的同伴連忙指證道:「是這個女的,他把我們朋友給打成那樣了!」

「你們趕緊把她抓起來,我們要告她!」

「誰要抓我?」那妹子眼神戲謔,看著保安們。保安們看到她,頓時緊張起來,情不自禁的後退一步。

特別是保安隊長,明明穿著簡易防護機甲,卻一動不動。他語氣敬畏的說道:「沒人要抓你,我們是來了解情況的。」

「哦。」妹子淡然的說道,「那傢伙想猥褻我,被我收拾了。嗯,我大人有大量,就不追究了。」

眾人幾乎吐血,什麼叫你不追究了?明明是你把吳博揍成那樣的,而且還不知道他傷勢怎麼樣呢!

保安隊長連忙說道:「原來是這樣,真是的,一群小子凈是犯事。你們,把這位天花板上的同學送到醫務處去。這裡打掃一下,其餘人不要圍觀,沒事了。」

「什麼?沒事了?」吳博的同伴喊道,「是她打了我們的人!你們到底管不管事的?」

保安隊長直接用機甲連接智能管理系統,調出剛才的監控錄像。從監控的角度看,果然是吳博調戲她。

「那是她故意的……」這些人想要反駁

保安隊長直接吼道,「一群小流氓,我警告你們,別想在泰洲大學惹事!無論你們家長是誰!」

「喂,這不公平……」他們還沒喊完,保安隊長理都不理他,直接走了。

那妹子得意的看著他們,說道:「以後看到老娘,把眼睛擦亮點。對了。」

她一把拉過朱平安,說道:「這是我小弟,誰敢欺負他,喏,就跟上面那個一樣。」

說著,她手上射出一道絲線,一把將吳博從天花板上給扯了下來,砸在地上,被保安們抬走了。

朱平安這時候已經佩服的五體投地了,這大姐太凶了!跟著她混,果然是明智之舉啊!

杜必行和齊鳴也不由咋舌,這彪悍的學姐,太給力了!

「走,喝酒去。」那學姐把朱平安給「擰」走了,留下傻眼的杜必行和齊鳴兩人。

「我勒個去,這位性感又強大的學姐到底是誰?」齊鳴激動道,「真是愛死她了!」

「厲害,厲害!」杜必行也點頭。

「愛他?你還是趕緊收回這個想法,不然怎麼死的都不知道!」旁邊一個聲音說道,「這等女人,不是一般人能招惹的起的!」

「陸師兄!」杜必行驚訝的回頭,是陸震在一旁說話。

「你也來參加新生晚會?」杜必行問道。

「嗯。」陸震點頭,說道:「閑著沒事,過來玩玩。」

「對了,陸師兄,剛才那位,到底是誰啊?」杜必行問道。 提到她,就連陸震臉上都出現一絲無奈和畏懼。他低聲說道:「你以後小心點,別離這個女人太近。」

「她到底是誰啊?」齊鳴和杜必行更加好奇了,陸震可是泰洲會的成員,精英中的精英,為何這麼怕她?

「那女人名為祁綵衣,是學校變種人社團的社長,同時也是變種人同盟會的成員。她父親,在變種人同盟會都有一席之地!」陸震說道。

「原來她來頭這麼大!」兩人吃驚道。

學校的社團暫且不論,變種人同盟會可是星際間的大組織。雖然沒有星際獵人聯盟那麼強大,但也不可小覷。

他們的勢力也遍布人類疆域,只有變種人能加入其中。泰洲會也比不過這樣的大組織!

陸震說道:「這還只是她的背景。祁綵衣這個人,更是被人稱之為妖女!」

「妖女?」杜必行和齊鳴忽視一眼,從剛才他們的見聞來說,確實有一點。

陸震繼續說道:「祁綵衣進入泰洲大學,只用了一個月,就拿到了畢業資格。她是基因學院的學生,卻通過了真武學院、格鬥學院兩大戰鬥系學院的考核!天賦實力可見一斑。」

齊鳴感慨道:「這種人也太厲害了吧!而且還長這麼漂亮!為什麼要叫她妖女?就因為她體內有妖族基因嗎?」

陸震搖搖頭,笑道:「不是這樣,我跟你舉兩個例子你就知道了。」

「和你想的一樣,祁綵衣天資過人,模樣又妖艷。才入校,就引得各大天才追求,不過她誰都看不上。而且她發話,誰追求她就得和她打一場!」

「結果嘛,那一屆真武學院、格鬥學院,甚至是其他學院的天才,都被她收拾了個慘!她下手毫不留情,有幾個都被打的半死!從此無人敢追求她!」

「還有一事,就是曾經有個大武宗的導師也追求過祁綵衣。祁綵衣打不過他,但祁綵衣還是讓他退步了。」

「她怎麼做到的?」杜必行問道。

「祁綵衣當時喝了半杯水,然後讓那個導師喝下剩下半杯。結果那導師喝下之後,直接中了劇毒,連大武宗的身體都扛不住。以泰洲大學這樣高級的醫療手段也沒辦法醫治,後來是祁綵衣替他解毒才救過來。」

「經過這件事大家才知道,原來祁綵衣身體里的妖族基因是一種劇毒蛛類的基因。她的血液、唾沫里都含有劇毒,就連大武宗都扛不住這種劇毒。憑其他人?只怕是跟她接個吻就要死無葬身之地了!」

「所以有人叫她妖女,也有人叫她黑寡婦,指的是沒人敢追這個妖女。你們反正不要招惹就行。」

聽陸震說完,兩人這才明白原因。齊鳴心有餘悸的說道:「原來是這樣的狠人,我說剛才她說話,沒一個人敢反駁呢!」

杜必行深以為然的點頭,他又擔憂道:「那朱平安,怕不會有事吧?」

「放心,既然他也是變種人社團的,祁綵衣肯定不會捉弄他。再說了,我看你這個朋友,也不是個惹事的人。不然剛才的事,早就打起來了。」陸震說道。

杜必行點頭,確實如此。剛才吳博等人譏諷的時候,換做是他,早動手了!

又聊了一會,陸震自己有事去了。杜必行和齊鳴兩人繼續閑逛。

齊鳴說道:「你們倆都找到組織了,我也要去找個社團。」

「去吧。」只留下杜必行一人。

他閑著無聊,乾脆隨便找個位置坐下。過了片刻,會場里燈光突然黯淡下來,有樂聲響起。

同時,他的智能手錶上接受到信息,新生晚會的表演節目正式開始,請保持安靜。

會場中,學生們紛紛安靜下來。只聽見舞台處,有絲竹之聲幽幽而起。

幾名穿著青衣的少女,正在舞台的兩側,彈琴奏簫,樂聲美妙無比。

那聲音之中,都帶著種神奇的力量,讓人的心境不知不覺中安靜下來,沉浸在樂聲之中。

眾人都極為享受,不僅是聲樂,更是因為這聲樂中容納了這些少女修行的精神力。在聲樂之中,施展了某種技巧,能感染人的情緒。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