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王竣崴瞬間就明白了是怎麼一回事,這封王者巔峰的小子用秘法隱匿了修為。一道冷汗從背後滲出,王竣崴瘋狂的燃燒精血鼓動五枚黑色錐子,他想要退出秦楚歌那氣勢的束縛再說。

五枚黑色錐子在王竣崴的瘋狂下,激發出了萬千黑芒,這些黑芒瞬間融合在一起,形成了一圈又一圈的黑色波紋。

「嘭嘭嘭……」黑芒波紋圈和秦楚歌散發出來的氣勢轟在一起,發出一陣陣的嘭嘭悶響。秦楚歌壓制王竣崴的氣勢被掙脫。就連秦楚歌的槍芒,也被這一圈又一圈的黑色波紋撕開。

感覺到周身一輕的時候,王竣崴心裡鬆了口氣。他連半分猶豫都沒有,五枚黑色錐子的黑芒波紋再次分開,化成了五道爆棚的黑色殺意。這次的黑色殺意爆發力太過強大,直接破開了秦楚歌身前戰意凝聚的光罩。

對王竣崴來說,就算是耗掉一些壽元,他也要乘此機會幹掉秦楚歌。

這是他最強大的神通殺招,專門對付領域比他強大的修士,神通名黑域神墜。一旦遇見領域強於他的對手,他的五枚黑色錐子可以融合成為黑芒波紋,擋住劃開對方的領域,讓他先從危險中出來。只要他從對方的領域中逃脫,黑芒波紋就會再次分裂,分裂后的黑芒會直接無視空間,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對手釘在虛空之中。

他的五枚黑色錐子法寶本來就有束縛對手的作用,再加上空間神通,讓五枚黑色錐子瞬間鎖定對手。

這個神通讓他殺過數名實力比他還要強大的對手,唯一的缺點,就是這個神通需要的真元和神識消耗太大。而且,他除了燃燒精血之外,還要燃燒部分壽元。

哪怕自己的氣息與力量極度狂升,彷彿進入了狂化狀態,但秦楚歌從來沒有小看過王竣崴,對方畢竟是真正的封尊者,即便是最低級的封尊者,也不是封王者乃至封皇者可以比肩的。

在王竣崴五枚黑色錐子瞬息破開秦楚歌的氣息束縛,然後再以最快的速度反擊回來的時候。秦楚歌心裡就更是謹慎。盛名之下果然不是虛有其表的。但是,秦楚歌也感覺到,這王竣崴雖然也是封尊者,但似乎只是最低級的,而且跟大千世界的封尊者完全無法相比,似乎弱了一個層次,不知是何原因。

周圍的空間一頓,隨即出現了一道真空地帶,這一片真空地帶完全被王竣崴掌控住。

秦楚歌好歹也是一個接觸到空間法則的人,更是自己掌控著一個空間石珠,對空間神通最是敏感。王竣崴沒有利用任何空間法寶,就施展出空間法則神通,說明王竣崴一樣接觸到了空間法則。

如果沒有接觸到空間法則,面對這種情況,秦楚歌只能利用極速,先退出對手掌控的空間範圍,然後再反擊。

此時秦楚歌連動也沒有動,長槍在虛空中劃了一個詭異的幅度,原本被王竣崴掌控的空間一陣陣的顫動,就好像一樣東西突然被取走了一般,消失的無影無蹤。沒有了專屬空間的掩護,五枚黑色錐子的軌跡清晰無比的出現在秦楚歌的神識之中。

長槍再次劃出幾道影子,帶起一片片槍芒。五枚黑色錐子和槍芒轟在一起,發出一陣陣叮噹的聲響。

王竣崴反應極為迅速,秦楚歌方才破掉他的黑色錐子,他就知道自己絕對不是秦楚歌的對手。

「住手……」王竣崴的聲音完全被秦楚歌的槍芒撕裂了。一點都沒有傳出去。除了秦楚歌聽到王竣崴的「住手」之外,別人都被秦楚歌的強大驚住了。

秦楚歌臉上連殺機都沒有,他的殺機都在擋住了五枚黑色錐子的長槍上。想殺他的時候,那般不屑一顧,現在看見他沒有死,就讓他住手?做夢也要做一些切實際的夢。

「驚艷一槍……」秦楚歌踏前一步,手中的長槍再次卷出。

王竣崴遠遠強於一般的半步封尊者,秦楚歌知道想要短時間內殺掉他,就必須用絕強的神通,而且要出其不意,更是要趁對方沒有發覺自己的狀態前,殺掉或者廢掉對方,因為,冰火淬血丹可只有一枚,等那短時間的狂暴增幅過去,受死的就是他自己。

王竣崴哪裡還不知道秦楚歌要殺他?他想不到秦楚歌真的有這麼大的膽子,竟然敢殺封尊者。他來不及想別的,伸手就拍向了自己的眉心。區區一個螻蟻,就算是隱藏了實力,也別想殺他。

秦楚歌心裡已經有了一個底,對方這封尊者的修為,絕對有問題,不然不會那般弱。

就在這時,一絲虛弱感隱隱約約傳來,秦楚歌心裡一陣肉痛,暗道好快,必須要以雷霆手段解決掉王竣崴,否則自己將死得很難看。 「驚艷一槍!」

猶如神來一槍,極速在王竣崴眼中放大。

王竣崴目光冰冷,確實沒有想到一個封王者巔峰的修士,居然能夠爆發出如此恐怖的戰力。不過他心中在冷笑,同時湧現出了殘忍之意,那不是殺意,是更甚於殺死對方的殘忍心念,要讓這個嚴重的螻蟻生不如死。

王竣崴已經察覺到了秦楚歌的狀態不對勁,身為封尊者,即使是最低級的封尊者,也不是一般人能夠比擬的,之前他一直在確定秦楚歌是否真正隱藏了修為,而就在秦楚歌感到一絲虛弱之時,他敏銳的神念便感受到了那一絲異樣,也終於確定了秦楚歌的真實修為,確確實實只有封王者巔峰。

確定秦楚歌的真實修為後,王竣崴先是一陣驚訝,因為秦楚歌爆發出來的戰鬥力太強了,實力堪稱恐怖,但緊接著他心頭冷笑,不論你戰力多強,封王者就是封王者,始終是無法跨越那絕對力量的差距,不管使用什麼手段,都將是一個結果——死!

面對秦楚歌的一槍,王竣崴沒有小覷,感受到了那一槍所蘊含的恐怖力量,頓時全身鏗鏘響動,一件耀耀生光的黑色戰甲覆蓋,他手裡出現一柄黑色的戰戟,頓時一戟揮斬而出,與秦楚歌的一槍轟擊在一起。

轟——

驚天的轟鳴聲響徹六尾谷外,幾乎所有人都震驚地望了過來。

此時,雙方人馬都已經戰到了一起,即便如此,人們也時刻關注著秦楚歌與王竣崴這邊的戰況,似乎他們兩個戰鬥的結果將影響全局。

許多人都震驚,方才無疑是秦楚歌與王竣崴,一個真正的封尊者硬撼了一記,那種恐怖的力量衝擊,讓所有人都明白,秦楚歌確實強大無邊,即使最終無法戰勝王竣崴,也足以說明他的實力了,絕對不在周玉卓與封知泓兩人之下。

而遠處,一邊與文蟬淏大戰的周玉卓和封知泓同樣關注著這邊的戰況,此刻心中大喜,皆在祈禱秦楚歌能夠多拖延王竣崴一會兒,因為他們已經收到了傳訊,戰帝與靈子都在趕來的路上,只要他們再堅持一下,就不再懼他地獄之刃了。

而此時的秦楚歌卻心中暗罵,他自然不會認為自己能一擊擊敗王竣崴,但是方才王竣崴給他的感覺是,之前判斷錯誤,對方不僅不比大千世界的那些封尊者弱,反而還很強,而且十分有心機。

秦楚歌自然不願意就此任命,全身氣息再次狂漲,在拼盡一切。

兩人瞬間大戰在一起,每一次碰撞都震撼天地,驚心動魄。

山嶺間,一戰過後被打成廢土,成為一片不毛之地,連一縷風都沒有,一切都是靜止的,死一般的寧靜。

「鏘!」

一聲輕響劃破枯寂,傳得格外悠遠,王竣崴的身上一層黑色戰甲,閃動金屬光澤,溢出銀色神輝。

「鏘鏘……」

響聲不斷,黑色戰甲輕鳴,清冽而鏗鏘,五色金屬光澤流轉,王竣崴婀娜挺秀,神衣覆體,手握一桿銀色的長戟。

王竣崴緩緩抬起長戟,銀光流淌,如一抹月華垂落,一聲尖銳長鳴傳出,清悠而動聽,銀色的長戟閃動冰冷寒氣。

黑色戰甲護體,王竣崴有一種戰意滔天的氣質,戟刃映著光輝都因此而晶瑩聖潔了起來,王竣崴持戰戟遙指向秦楚歌,一縷殺機透出。

秦楚歌並未說一語,而只是一步一步前進,被赤紅戰意附裹的天釋,同樣指向王竣崴的胸口,殺氣盈野。

王竣崴黑色戰甲展動,發出鏗鏘之音,他持著黑色戰戟再次出手了,一道如銀河一樣的光輝繚繞。

王竣崴手中的戰戟如有生命一樣,吞吐天地精氣,發出一聲長鳴,而後衝起一道銀色刃芒,殺向前來。

王竣崴揮動戰戟,斜斬向秦楚歌的頸項,上來就是辣手,毫不留情,要劈掉秦楚歌的頭顱,非常的果斷與乾脆。

秦楚歌冷笑,輪動天釋,轟在黑色的戰戟上,發出一聲清冽穿雲的聲響,如一口黃鐘大呂在轟鳴。

他巋然不動,立身在虛空之上,道:「尊者……不過如此啊!」

王竣崴身體劇震,倒飛出去很遠,不過卻也並無大礙,王竣崴的瞳孔迸發出兩道金芒,溢出一股強盛的氣息,口中發出一聲輕喝。

在這一刻,一股玄秘的神力波動湧出,王竣崴的眸子化成了金瞳,整個人多了一種莫名的神韻,如一尊殺神降生。

這是一種很詭異的變化,王竣崴渾身流動出種金色的光彩,如一尊神明臨塵,淡金色的眸子開合間,射出兩道可怕的光束,整個人越發神聖不可侵犯一般。

王竣崴的如雲長發都快化成了金色,黑色戰甲也如黃金澆鑄,慢慢變色,唯有手中最不凡的長戟還是黑色,閃爍金屬光澤。

「這種強大的力量……」秦楚歌心中一跳。

「哼,今日就讓你見識一下真正的尊者,沒有碾壓一切的力量怎可稱尊?!受死吧——」

王竣崴如黃金鑄成,肉身晶瑩,籠罩著黃金聖光,一步一步走來,根本沒有一絲凡塵氣息,帶著一種難以說清的威壓,與原來的氣質大相徑庭。

「哼,不過是尊者而已,還想天地間無敵?!」秦楚歌一聲大喝,當先動手了,扇動著黑白蝴蝶翅,輪動天釋向前擊去。

天空中劇震,王竣崴以尊者之力截殺,不讓他臨近。

秦楚歌一聲長嘯,體外的黃金絢爛奪目,轉動冰火煉體神通,流淌著恐怖的力量。

「鏗!」

王竣崴出手,手中戰戟輕鳴,揮出一道銀輝斬了過來,與天釋劇烈碰撞,這一次竟依舊平分秋色。

王竣崴不相信秦楚歌的戰力可以達到這種境界,那金黃色的肉身似乎比自己尊者的肉身還要強悍,絕對是非常了不起的神通。

秦楚歌並不懼怕,立身在虛空,手持天釋大戰王竣崴,神力不絕,血氣如永恆神爐,熊熊燃燒。

對,秦楚歌再一次開始燃燒精血,對方太強大了,封尊者,即使他戰力再如何逆天,都無法跨越那麼大的境界挑戰,但是他不能輸,必須有戰敗王竣崴,而且要將其斬殺,否則他必死無疑。

「你來受死!」秦楚歌冷喝,他將自己的戰力提升到了極點,體內血液沸騰。

王竣崴一聲朗笑,神輝沉浮,手持長戟果斷出手。

秦楚歌與之大戰,本就是勁敵,而今冰火淬血丹的功效越來越弱,就更加難以對決了。若非他拚命燃燒著精血,早就已經敗落了。

「嗡——」

虛空一陣顫抖,王竣崴身體流動聖潔神輝,一個又一個金色的小漩渦呈現體表上。

每一個金色漩渦都像蘊藏了汪洋般的真元之力,力量深不可測。

秦楚歌橫推天釋震退王竣崴,瓦解尊者之力,令其再次遭受輕創,而後如一道赤色槍芒沖向王竣崴。

一種浩大的天音響起,王竣崴被金色的光華籠罩,那無數個金色的小漩渦中發出如海嘯一樣的聲音。

「這是什麼?!」

秦楚歌身體劇震,若非有吞噬之力阻擋,令他萬法不沾身,多半就會被這神秘的聲音洞穿了耳骨,刺進心海中。

「轟!」

他再次輪動天釋,劈向王竣崴的頭顱,以不可阻擋的神力破滅萬法,粉碎真空!

虛空崩塌,王竣崴倒退,但是身上那些金色的小漩渦更深邃了,綻放沖霄的光芒。

浩大的天音,如滅世的大磨盤在轉動,神音絞碎一起,不斷衝進秦楚歌身體周圍的吞噬漩渦,彷彿擁有億萬均之力。

「哼,你用錯對象了。」秦楚歌心裡冷哼,這等音波攻擊著實恐怖,但是卻碰見了他,那些音波遇見吞噬漩渦,就像是波進了黑暗深淵一般,沒有絲毫迴響,便徹底消失。

「砰——」

秦楚歌趁機反擊,不讓對方有反應的機會。

「轟!」

虛空劇震,秦楚歌燃燒神魂與精血,以恐怖戰力大開大合,將實力提升了極限盡頭,轟破那絢爛的金光,將神諭砸了下去。

「砰——」

可怕的事情發生了,金色的漩渦中,各吐出一道神光,化成一隻金色的手掌,擋住了神諭。

不然,如擎天柱一般的神諭,定會將王竣崴撞個骨斷筋折,根本不可能承受的住。

「啊——給我去死!」秦楚歌心頭劇震,他感受了一種危險的氣息。在拚命催動體內的力量,吞噬之力早便運轉到了極致,天地間無窮盡的天地真元與戰意湧進體內。

秦楚歌發現,他的精血已經越來越稀薄了,跟上一次對付冥魔之手相比,他再也不能憑藉神魂內殘留的精血暫時恢復巔峰狀態時的戰力了,甚至對戰尊者都無比艱難。

王竣崴一聲輕喝,雙眼金光大盛,如一尊滅世屠神一樣,體內飛起一片金光,如件金色的戰甲。

金色的漩渦都在上面,脫離了王竣崴的體表,化成一一張網攏向秦楚歌,要將其困在其中。

在這一剎那,絲竹之音,像是從上古年間穿透時空而來,浩大而莊嚴,神聖而祥和,驚心動魄,從金色的網絲中落下! 「轟!」

轟鳴聲響徹天地,長戟上有鮮血流淌,顯得可怕無比,轟擊向秦楚歌。

「這究竟是什麼力量……」秦楚歌心中有一絲不安,他在燃燒精血,而對方的長戟上為何會有鮮血流淌?

「轟!」

與此同時,王竣崴催動長戟降臨而下,攜絕世力量磨滅秦楚歌的神力,無情殺至。

秦楚歌大喝,身在雷霆之中,雙手推動黑白雙槍,演化雷霆之力,對抗王竣崴!

王竣崴四周的虛空顫抖,他的形體出現裂痕,肉身劇烈搖動,難以穩定。

秦楚歌一聲長嘯,戰力沸騰,提升極盡,衝天而上,硬撼尊者級巔峰戰力。

「轟!」

一聲巨響,黑白雙槍操控雷霆,洶湧出一股汪洋一樣的力量。

「砰!」

王竣崴遭受重創,與長戟一起倒飛了出去,與此同時王竣崴身體在半空中一陣搖動,張嘴吐出幾大口鮮血。

秦楚歌眸子冷漠,化成一道長虹追了過去,要殺王竣崴,道:「你縱然有尊者級力量也無用!」

下方,早已化成沙漠的枯寂大地,瞬間成為一片岩漿地,如一片汪洋一樣洶湧,衝上高天,震散雲朵。

猶如一場末曰浩劫,強大對決,造成的可怕災難超乎想象,非人力所能對抗。

在這一剎那間,秦楚歌的長槍與王竣崴的長戟黏在了一起,不斷震動,強盛的光輝四溢,粉碎虛空,破毀萬物。

秦楚歌身在虛空,追逐王竣崴,輪動天釋和神諭,打出千百次,如一尊雷神在飛舞,絞碎蒼穹。

王竣崴奮力抗衡,手中長戟錚錚作響,火星四射,虛空都被打得破爛了。

「噗!」

王竣崴張嘴咳出一口鮮紅的血液,如一朵嬌艷的鮮花在綻放,流動妖艷的光華,血液蘊含神力,他倒退而去。

「不好!」

秦楚歌感覺很不妙,上當了,天空中那原本不穩固的空間,突然凝實了起來,如一座永恆的牢籠一樣降落,透發著莫大的威壓。

王竣崴以身為誘餌,料定秦楚歌殺不了他,為準備的殺招鋪墊,要重創著妖孽般的小子,以大神通封住了那片空間,讓秦楚歌難以移動一寸。秦楚歌太出乎他的預料了,戰鬥方式完全不是人類所為,每一記都似乎要以命換命一般,害得他都有些畏手畏腳,不願那般捨生忘死的戰鬥。而且,對方太詭異了,燃燒精血竟然可以實力暴漲如此之高,超越了常理。

王竣崴當然不知道,秦楚歌所燃燒的精血可是曾經的一滴封神者精血,可謂神血,雖然燃燒過一次,但是面對尊者級的王竣崴卻還是強大無匹。

這彷彿是一座宏偉的天地牢籠,流動神光,每一寸空間都有光彩,無比的神聖與威嚴,如神明降臨之地。

「砰」

大地沉陷,如世界末曰一樣,遠處地平線上的山脈不斷崩塌,煙塵衝天,一片可怕的景象。

秦楚歌幾次嘗試,都無法催動天釋與神諭,沒有辦法揮動,根本不能出擊。

他只得催動冰火煉體神通,以及吞噬之力,打出一片熾盛的光輝,硬撼虛空牢籠,一片璀璨,光芒淹沒天地。

秦楚歌竭盡所能,打向高天,震耳欲聾,神力澎湃,如一片汪洋涌動。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