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葉眯著眼笑著,他的確很想將這裡的人通通殺了,但是他還是忌憚還因此失去秋心瑾,畢竟闖入魔界需要秋心瑾的力量。

「走吧。」白葉一聲令下,所有阱都消失了,包括秋心瑾。與此同時,天憐兒、玫齊與林寒石、雬兒那邊也全面撤退。

炎火虎看著殘破不堪的石鎮,已經重傷倒地的眾人,沉默不語。

「終於……能看見光了!」江落妃驚喜道,縱身一躍,落在了地面上。

「你終於來了……」這時一個男聲冷冷地響起,「等到所有事情結束了你才出現。」

江落妃一怔,打量著這個坐在地上的男人,然後驚呼道:「你是那個在刑場上的男人,是長老團副團長對吧?」

何聲苦笑著,說道:「真難得,虧你還記得我啊。」

江落妃不知道為何何聲會露出這樣的表情,這時江落妃發現何聲一直對著天劍宗深處看著,他轉過身,被眼前的一切驚呆了。

天劍宗有兩處殘破不堪,像是經歷了極慘烈的戰爭。

江落妃閉上眼睛冥想,林無夢、蕭凌、樓靈……初八、梁獨、深雪……李若婍、吳櫻,還有兩個感覺實力是第三位的劍影的靈力之源……這十人的靈力之源除了初八外都極度微弱,像是深受了重傷。

「人界少女江落妃,你終於來了。」一個蒼老的聲音響起來,江落妃看著一名老人帶著五人一步步朝自己走來,「這扇門,老夫親自為你開啟。」

是總閣主羅天!身後跟著的是副閣主謝煜,以及四位團長凌魂、舞婧、柯景航還有魯自奕。

「總閣主!」何聲立刻起身鞠躬致禮,羅天揮揮手意思作罷。

「看著天劍宗被毀成這樣,老夫確實很心痛啊!」羅天嘆息道,「知道為何在陷入困境時老夫沒有出手,並且讓四位團長都回來了嗎?」

江落妃不解。

「老夫知道,你是要去第十三月閣。」羅天站起身,看著界門說道,「這道界門是第十三月閣設下的界門,不是隨隨便便就能打開的,只有我的全部靈力之源才能打開,所以我不能有任何一點靈力之源的損失。」

江落妃驚愕地看著這個老人。

「而且……四位團長起到的作用就是保護天劍宗。」羅天嘆氣道,「開啟這道界門時會有無數靈力之源形成的假仙人出現,這就需要凌魂團長和舞婧團長斬殺了,而爆發出的極大靈力之源甚至可以說能毀壞了天劍宗,這自然就靠柯景航團長和魯自奕團長扛著了。」

何聲顫抖著,問道:「那……為何要派我在這裡?」

「為了起到迷惑才捷。」羅天嘆息道,「本總閣主不可能最開始就在這裡等著,這道界門對靈力之源的要求達到我不能損失一點體力和靈力之源,在此之前老夫絕對不會戰鬥的!」

「等等!」江落妃問道,「為,為什麼?你們為什麼要這樣為我?」

「為什麼?」羅天挑眉說道,「少女!只有你才能拯救天劍宗,或者說所有的世界你明白嗎?」 「為什麼?」羅天挑眉說道,「少女!只有你才能拯救天劍宗,或者說所有的世界你明白嗎?」

只有……我?

「老夫並不傻。」羅天冷言說道,「當田長和涉、白葉還有林雙都極度關注你時,我就明白你絕對不僅僅是靈力之源天生強大罷了。這個世界需要你來拯救,我們需要你的力量……至於白葉,他以後會做出怎樣的事情誰也沒有辦法預料。但……能夠阻止他的或許只有你了。」

江落妃說不出話來。

「讓開!」羅天喝道,「何聲、謝煜,你們用出你們全部靈力之源支撐起防護咒保護江落妃,並且寧可自己死去也不能讓他受傷。」

「等等!」江落妃還沒說完,便被何聲和謝煜擋住了。

「你別想太多了,小朋友。」謝煜沉聲說道,「我們把命豁出去不是為了死,而是為了活,那些拯救世界的大道理終究說來好笑,所以……現在我們把命壓在你手中,只是賭你能夠贏。少女! 豪門小妻 別忘了把命還給我們!我們不是為了死,而是為了活!」

「不是為了死?而是為了活?」江落妃喃喃重複著。

「無中生有,弒天懬焰!」羅天用出無中生有,整個空間全被火焰環繞著,門瞬間打開,無數身體透明的仙人飛了出來。

「我們上!」這是舞婧的聲音。凌魂和舞婧高高飛起,只聽見凌魂喊道,「就這點數量……還遠遠不夠呢!」

兩人的身體在高空中高速旋轉著,手中的劍如同蛇一般,刺穿無數靈力之源仙人的身體。

這個時候羅天大火似乎要衍生到天劍宗內處,而界門內爆發出更為強大的靈力之源,似乎要摧毀這個世界。

「丫頭,要頂住啊!」魯自奕吼道,「真是令人暢快的靈力之源,好久沒這麼過癮了!」

「少說話!有多少能耐我們這回要通通用出來了!」柯景航咧嘴笑道,「我們仙人……可是最偉大的種族啊!」

江落妃驚愕地看著這四人,和謝煜和何聲在如此強大的靈力之源下都被壓迫的跪了下來。

「別動!」謝煜吼道,「丫頭……你想讓我們功虧一簣嗎!站在那裡,看著就好!」

何聲也蒼白著臉,輕輕說道:「我們長老團可不是貪生怕死的,江落妃,你記住,我們做的這一切都只是為了天劍宗的榮耀罷了。」

榮耀?江落妃顫抖著,被這些捨身取義的偉大仙人給徹底撼動了。

對,還怕什麼,我必須要扛起這些責任,我的背後還有這麼多人呢!還有什麼好怕的!

「少女!」羅天吼道,「絕地,阱變,用出你全部的力量闖進去!」

「絕地,小虎!」江落妃一聲大喊,同時阱變,巨大的靈力之源爆發而出,白色、紫色和黑色三團濃霧包圍著江落妃。

此時的江落妃居然是紫色戰袍,銀色頭髮,黑色月劍!

江落妃也不敢相信自己現在居然做到了將仙人和阱的靈力之源真正融為一體了,此時的他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暢快感。

他縱身一躍,踩著金色戰靴一躍而入,界門瞬間關閉,烈焰和靈力之源仙人全部消失,六人除了羅天同時倒在地上。

「剛才那是?」羅天皺著眉看著關閉上的天劍宗,輕聲道,「這少女,莫非有了金系羽仙的靈力之源?」

好安靜。

江落妃睜開眼睛,看著這個空間。

這裡就是第十三月閣嗎?

純白的空間,什麼也沒有。這裡就是第十三月閣?江落妃忽然聽見一個聲音從他耳邊響起:「虛無的空間,並不是沒有存在,而是你的內心看不見罷了。」

看不見?江落妃愣了愣,閉上眼睛。

忽然間,他看見了這個空間,依舊是純白的空間,但是卻擁有著十三座建築物,錯落有致,看似雜亂無章,其實按照特定的規律排序著。

「歡迎來到第十三月閣。」一位老人漸漸走了出來,「我是周咒。」

周咒?曹玄的前任閣主?江落妃疑惑著,看著這個老人。

「果然……和聶芷藍還有葉子蕭是一樣的靈力之源感覺,但……你不是接任者吧。」周咒笑著,「也罷……她們在這裡也只是給我們這些老人家增添一些活潑感罷了。你是叫江落妃對吧,聽說是田長和涉的徒弟。」

徒弟?江落妃嘆了口氣,說實話真不想承認啊。

「周咒前輩。」江落妃正色道,「請教我無中生有!」

「無中生有?」周咒爽朗大笑道,「哈哈……這種小兒科的東西沒想到在天劍宗還是那麼被重視啊!」

「小……兒科!?」江落妃有種這老頭子在吹牛的感覺。

「小朋友,你現在最強的實力是絕地加阱變吧,就是你現在這個模樣。」周咒輕輕笑著,「你這個樣子的靈力之源已經達到閣主級的水平了,你就對著這裡隨便一個地方用出全部力量,看能造成多少傷害。」

江落妃愣了愣,他想起自己剛學會絕地時,一擊只能毀掉天劍宗一扇門,難道說在這個空間,所有的建築物又是再度加強了。

「動手吧。」周咒微笑著。

江落妃全身的靈力之源爆發出來,他雙手握劍,狠狠劈向一棵柱子。

就算砍不倒,也能打出一個大洞吧!江落妃皺眉想著,這可是完整絕地加完整阱變,並且他的體內現在擁有著仙人、阱、羽仙的混合靈力之源,這樣的一顆珠子不會是問題吧!

如同潑墨狀濃厚的泛著金光的黑色劍風爆炸式地砸向那棵柱子,一聲巨響后泛起陣陣黑煙,江落妃喘著粗氣,這的確用盡了他全力,他原以為能夠徹底毀壞了這柱子。

但是……濃煙散盡,眼前的一切讓他不敢相信的眼睛。

那顆柱子完好無損,甚至連一道痕迹也沒有。

「無中生有啊……這種東西對於靈界來說。」周咒微笑著,說道,「只是十歲小朋友就開始學的入門級技能罷了,真不知道你們為何看的這麼重。」

「周咒前輩!」江落妃正色說道,「雖然我一直對第十三月閣對天劍宗不管不顧很是奇怪,但畢竟不是我這種小朋友能夠管的。但……周咒前輩,你曾經在天劍宗只是一名普通的仙人時,難道沒有對無中生有這種只有閣主級能夠掌握的技能憧憬著嗎!」 但……周咒前輩,你曾經在天劍宗只是一名普通的仙人時,難道沒有對無中生有這種只有閣主級能夠掌握的技能憧憬著嗎!」

周咒一愣,然後微微一笑,心想:果然是傳說能改變歷史的少女。

「無論現在的你們是如何強,但是!你們始終不是靈界成員,你們依舊是仙人!」江落妃大聲喊道,「如今仙人處於水深火熱之中,那些曾經你的戰友或者你的部下都在血戰中掙扎,不少仙人都因此獻上了自己的生命!」

江落妃看著周咒大喊道:「如今,他們把命都交到了我手上!我能在這麼冷漠下去嗎!就算無中生有在你眼中只是如同兒戲的技能,但也請把這種所謂十歲小朋友的入門技能傳授給我!因為,我的背後是無數的生命!」

周咒眯眼笑著,這時他的背後響起一個更為蒼老的聲音:

「進來吧。」

江落妃微微一怔,只見背後出現一個極為蒼老的人。

「唉……看來你丫頭真的很能煽動人啊……連莫老爺子都被你給感染了。」周咒搖著頭說,「也罷也罷,既然是莫老爺子那就無妨了。」

莫老爺子?江落妃看著眼前這個老爺爺不知道他是何人。

「進來吧,所有人都等著你呢。」這個姓莫的老爺爺領著江落妃走進了十三座建築中最為龐大也是在這種錯綜搭配下處於絕對中心的城堡。

裡面已經坐著十一位老者了,周咒淺淺一笑,坐上了旁邊另一個空著的位子,而中心那個巨大王座看來就是給這位莫老爺爺坐了。

「你要在這裡呆上很久了。」老者說道,「我先做個自我介紹吧。我是天劍宗第一代總閣主,人稱莫天。」

第一代總閣主?江落妃看著他不知所措。

「旁邊的這十二位仙人是天劍宗出現千萬年來最傑出的十二位閣主,其中最年輕的莫過於周咒了。」莫天微微笑道,「周咒算是大器晚成吧,在兩百前月羽大戰時他雖然一大把年紀了,但還不是閣主呢。」

江落妃微微一愣,只看見周咒捏著長須說道:「老爺子,這些難為情的陳年往事你拿出來提幹嘛啊。我是月羽大戰後上任的十二月閣閣主,只是沒有想到僅僅當了一百來年的閣主就被選到第十三月了。」

江落妃試探性的問道:「敢問周前輩今年貴庚。」

「老夫一千兩百六十二歲了,最年輕的。」

最年輕的?江落妃咂咂舌。

「看來你還不知道天劍宗的壽命吧。」莫天笑道,「怎麼說呢……仙人可不是不會生老病死的神啊……我們也是有壽命的,一般來說,仙人的平均壽命是人類的三十六倍吧。」

三十六……倍?

「是啊……你們人類平均壽命大概是七十歲吧。」周咒笑道,「我們仙人的平均壽命都在兩千一左右,不過我聽說前段時間人界有個老仙人慘死在傀儡人手中的事情,聽說他活了三千六百歲吧。」

江落妃想起來周咒所說的這個人應該就是張三。

「當然莫老爺子是個例外啊。」周咒笑著,「他就代表著天劍宗的歷史啊,不對,還代表著羽界的歷史。」

羽界的歷史,這……是怎麼回事。

「說的有些多了。」莫天沉色道,「這些以後再告訴你吧。我可以準確告訴你的是,天劍宗存在了一萬八千年,我也活了這麼久。」

一萬八千年?江落妃驚呼道:「那莫老爺爺豈不是最早的現代人類?」

「啊?」

「最早的晚期智人是發現在五萬年前呢,而人類歷史也才五千年,一萬八千年前的人類……真沒想到莫老爺爺竟和我們看起來差不多,我以為一萬多年前的人類和我們差別很大呢……而且語言也沒問題。」江落妃不假思索地說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莫天大笑著,「少女,你應該知道在天劍宗說的都是魄語吧,無論你之前用的是哪種語言。」

江落妃臉一紅,才發覺自己犯了這個低級錯誤。

「而且……人類的科技告訴你的就是真的嗎?」莫天微笑著,「到底是先有仙人還是先有人類呢?說不定人類只是我們仙人創造的一個種族呢。」

江落妃愣住了,從沒有想過這樣的問題。

「哈哈……不來為難你了,這個歷史問題是未解之謎啊。」莫天說道,「我自有意識以來就是仙人了……不過那個時候的仙人可不像現在這樣啊。」

「嗯?」江落妃顯得有些疑惑。

「那個時候啊……世界只有人界和混沌之界罷了。」

「混沌之界?」

「是啊。那是最初的天劍宗、羽界和阱界。」莫天輕輕笑著,想著萬年前的事情,「就像我剛才說的,誰也不知道誰才是誰的祖先,那個時候我出生在人界。」

「然後呢?」

「讓我很奇怪的是,我似乎有一種奇特的能力。」莫天微笑著,「我和別的人不同,那個時候的人類可沒現在這麼聰明,但我和現代人就已經一樣了,更讓我好奇的是,我似乎會一些奇特的法術。」

「咒術。」

「勉強可以稱為這種東西吧。」莫天笑著,「時間啊……過的很快,總算有了文明,也大概就是五千年前吧。那個時候我已經見慣了生死,以為自己的壽命是無盡的。直到後來我誤打誤撞的進入了混沌之界。」

「到了那裡我才明白……我在人界看見的那種很恐怖的怪物都是人變來的,似乎是被稱作阱,而沒有化作阱的人類都會來到這個混沌之界。」莫天回憶著歷史,「後來空間被劃分成了三個,就是人界、阱界和混沌之界。」

「那個時候已經過了三千多年才演變成那樣,而那個時候我已經成為混沌之界最強的人了。」莫天笑著,「而那時我和一些夥伴們開始把自己的本領匯總起來,建立了很多東西,也就是魄生、咒術、劍術和拳術。」

江落妃怎麼也不敢相信歷史會是這個樣子的。

「咒術後來又被我們細分成四種,也就是攻咒、防護咒、封咒和愈咒,每咒都有一百四十四式。」莫天站起身來,說道,「是我完成了主要攻咒的體系。來,讓我給你介紹一些其他三種咒術的發明者。」 莫天站起身來,說道,「是我完成了主要攻咒的體系。來,讓我給你介紹一些其他三種咒術的發明者。」

「葯鬼,愈咒的彙編者。柳僅且,防護咒的彙編者。古天戈,封咒的彙編者。」莫天指了指那三位后,又把手指向另外兩個人,「何霄狂,劍術的彙編者。離竟,拳術的彙編者。就是我們六個人把現在天劍宗的攻擊體系整理彙編起來的,而且……這些技能其實我們最開始都只會部分,我們六人互相教學然後總結的。」

莫天大笑著:「真是段有意思的歷史啊。」

「是啊……」葯鬼詭異地笑著,是個綠頭髮的老巫婆,她笑道,「我們六個人然後用完整創立了魄生,然後把這些招數一代代傳了下去。」

「只不過……」古天戈笑道,「莫天他最先創造的可是仙人的本領啊。」

「什,什麼意思?」江落妃疑惑問道。

「他啊……他可是天劍宗和羽界的共同創造者!」離竟大笑道,「不然他怎麼在人界時那樣子像人類生活,就是有著羽仙那種隱藏身體的能力啊。」

「什麼!」江落妃驚愕道,連忙問道,「莫爺爺你是羽界和天劍宗的共同創始人!?」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