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要求是什麼?」葉天看著冰澄帝,「說!」

葉天這話顯得是霸氣十足了,一點求人的意識都沒有,冰澄帝的眼睛最深處也是掠過了一絲古怪的神色,隨即還是微微一笑,那一張飽經風霜的面孔上露出了一絲冷傲的笑容:「聽聞炎龍帝實力驚人,戰力滔天,若是炎龍帝可在這寒蘭星之上勝過老夫,那老夫便同意此事,如何?」這冰澄帝此時的表情很是詭異,似乎是很期待,又似乎是有一些嘲弄的意思。

「戰便戰。」葉天冷冷的把話吐出了口,斬釘截鐵不留一點餘地,此言一出,冰澄帝也是吃了一驚。

他已經猜到葉天十有**都是會同意,但是這麼快就毫不猶豫的答應下來,卻是使得冰澄帝頗為吃驚。

須知道,葉天雖然是天賦絕倫,但是也僅僅是初晉戰帝初期罷了,而冰澄帝可是停留在了戰帝中期上位三千多萬年了的超級老牌強者,實力差距不言而喻,更何況這裡還是寒蘭星,是冰澄帝的主場,卻也是絕對不利於葉天這樣子的火屬性體質強者戰鬥的,葉天就這麼答應了,是他有著那神秘莫測的自信還是有著什麼其他後手?

冰澄帝摸不準了,他隱隱約約感覺得到,這個年輕人,似乎並不好對付。

「既然如此,那便隨老夫來吧!」冰澄帝微微一笑,隨即就是直接化為了一道銀光,直接離開了寒蘭仙殿,朝著極為南部的方向極速飛去。

葉天微微冷哼,緊接著也是化作了一道暗金色的流光,赫然是以一種更為迅速的速度緊跟其後。

寒蘭宮主看著那一瞬間離開的兩大戰帝強者,也是有些吃驚得微微張開了嘴,隨即也是無奈的苦笑了一聲,緊接著化作一道藍紫色的流光迅速飛了出去。

……

「少宮主大人!」一名淡藍色侍女服的年輕少女驚慌的奔入了寒蘭宮之中一處完完全全是碧藍色的寒冰雕塑的樓閣,感覺其修為赫然也是戰王極限的級別了,而且似乎是極為年輕的樣子,這樣子的角色放在季秋星域那樣子的小星域之中已經足夠作為最優秀的天才了,但是在此時此刻她要找尋的對象面前,她也只不過是一個綠葉一般的陪襯。

「你的心,太亂了。是什麼事情?」從寒冰樓閣之中傳來了一道淡淡的卻是充滿了威嚴的聲音,這聲音聽上去是一個絕色佳人發出的,但是其中卻是蘊含著比寒冰更為冰冷的意蘊,以及一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冷清。

與此同時,一名一襲藍色長裙的女子就是從那寒冰樓閣之中緩步走出,一股寒意直接瀰漫開來。那年輕少女的容貌也已經可以稱之為傾國傾城了(普通生命星球的國和城。),但是與這藍色長裙的女子一比,那簡直就如同一瞬間從天上墜下,因為她們之間的差距,簡直是熒光比之皓月,簡直是天壤之別。

這藍色長裙的女子,其容顏已經並不是什麼傾國傾城可以形容的了,而是真正的達到了一種美若天仙,世間少有的地步,但是在這足夠使得任何男子為之痴迷的容顏之下,卻是毫不掩飾的顯示出了她的寒冷。

這生人勿近,甚至是活人勿近的氣息,使得哪怕是與其最親密的侍女也是不敢怎麼靠近,而寒蘭宮之中的其他強者,也是很少來到此處。

她的寒冷,哪怕是其他的修鍊了如此寒性功法的強者都是不堪忍受。

她,是寒蘭宮的少宮主,柳霜。

「少……少宮主!」那年輕少女連連喘氣,似乎是有一些太過於吃驚而口吃了,柳霜不由得微微皺眉,眼前這少女名為柳俜,是她的個人侍女,作為少宮主,侍女自然也是寒蘭宮之中最好的,這柳俜在本人天賦以及一些天材地寶的幫助下都是達到了戰王極限的地步,並且一直也是極為沉著冷靜唯命是從的忠心侍女,此時此刻卻是如此慌忙,自然是使得柳霜極為不滿,但是在不滿之中,柳霜也是微微猜到了,這一次的事情必然是極為重要的事情,要不然,以柳俜的本事必然是不會如此驚慌。

要知道,現在哪怕是寒蘭宮主或者是冰澄帝這樣子寒蘭宮這樣子最有地位的掌權者來到這裡柳俜都是可以頗為鎮定的接待了,莫非此時此刻數名戰帝級妖魔入侵寒蘭宮了不成?

「快說吧。」不知道為什麼,柳霜的心底似乎是掀起了一絲絲的漣漪,似乎這事情對她很重要似的。

「稟少宮主,有人來寒蘭宮求親了!」柳俜深深的平復了自己的心情,說道。

「求親?」柳霜微微皺眉。求親這事情可多了去了,寒蘭宮畢竟是超級勢力,無數的小勢力想要和寒蘭宮搭上關係,其他的超級勢力也是需要定期互相聯姻來促進關係,並且寒蘭宮的弟子何等之多,有其他勢力的強者看上了其中之一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當然,一般的求親是不可能需要寒蘭宮主這樣子的大人物親自主持的。

「少宮主,求親的對象,是你啊!」柳俜知道柳霜不清楚情況,連忙道。

「我?」柳霜一下子發懵了,知道她的人也必然知道她是寒蘭宮的少宮主,而也自然應該知道寒蘭宮少宮主修鍊的必然是那不允許進行任何愛事的千蓮寒玉典,這樣子居然還敢來求親,那真是愚不可及了,哪怕是戰君巔峰強者,恐怕都是會被直接撕成碎片吧?

「少宮主,那個人並不是一般人,是剛剛晉級的超級天才,之前宇宙天才戰的冠軍——炎龍帝葉天!」柳俜連忙道。

「炎龍帝……葉天!?」柳霜美眸之中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緊接著其嬌軀都是猛地一顫,一種來源於她心底的特殊感情,被觸動了。

自從回到寒蘭宮之後,她一直閉關,閉關,似乎是要擺脫那種感覺,也是一直不知道外界的任何情況,但是,現在她才知道,葉天居然是已經成長到了那樣子的高度。

微微仰頭,看著那昏昏沉沉的黯淡的太陰星的天空,一股喜色,也是從柳霜的心底湧現。

你,還是來找我了嗎? ?第二百三十二章:冰谷激戰(上)

跟隨者冰澄帝,葉天很快就是衝出了那偌大的寒蘭宮的範圍,抵達了這寒蘭星的野外區域。

這裡可沒有什麼森林沙漠海洋,也不會有什麼野獸,但是這裡的陰寒,卻是生命望而止步的領域。

冰澄帝的速度甚至是還比葉天慢一籌,不過葉天還是稍稍壓制住了自己的速度,但是離冰澄帝也是緊緊不到一里的距離,兩道流光迅速的穿過了這些陰寒的領域,而在後面,還有一道藍色的流光以更為緩慢的速度追趕著。

戰帝強者的速度自然是不必多說,若是在虛空之中此時的葉天足以在一天之內橫穿好幾個季秋星域這樣子的星域,但是在這巨型太陰星之中自然是有所減慢,即便如此,兩尊戰帝強者也是在不到半刻的時間內就是達到了目的地。

來到了這裡,葉天不由得微微色變了,他在心裡不由得暗罵,這個冰澄帝果然是一個狡詐的老狐狸!

這裡是環境赫然和寒蘭星其他地方大不相同,倒是有幾分生命星球環境的樣子——這赫然是一處程度至少萬里高度不下百里的巨大冰谷,可以感覺得到,這裡的冰寒之氣與陰寒之氣交雜的危險的氣息,而這一種氣息,卻是對於冰澄帝最為有利的。

冰澄帝停了下來,站立於一處雪峰之巔,笑眯眯的看著葉天說道:「炎龍帝速度果然是無比驚人,既然是戰鬥,不如就放在這寒蘭星上最具有標誌性的冰谷之中如何?我們寒蘭宮歷代戰帝強者都是在這裡進行修鍊,這裡的冰谷堅硬無比,哪怕是戰帝級別的強大戰鬥碰撞也是很少有什麼損壞,在這裡炎龍帝大人也是可以完完全全的放開手腳戰鬥了。」

葉天暗罵,放開手腳戰鬥是不錯了,但是戰鬥力自然也是會被極大的影響了,但是此時此刻葉天也是別無他法,僅僅是以一副極為凝重的表情看向了冰澄帝:「在下,出招了!」

話音未落,葉天就是直接以一種遠遠快於音速的速度沖向了眼前的冰澄帝,一道充滿了鋒芒的刀的殘影也是直接衝破了空間的阻礙直接斬到了冰澄帝的身上。

這樣子的突然襲擊,足夠擊殺尋常戰君極限強者了,但是冰澄帝畢竟也不是什麼等閑之輩,僅僅是在生滅之間他就是做出了對策。

「彭!」神渝刀並沒有斬擊在**上,而是發出了金鐵交鳴的響聲,葉天微微眯眼,此時此刻冰澄帝的雙臂之上,居然已經是多出了一對長約半尺的冰藍色猶如寒冰的護臂,看上去似乎是有幾分堅不可摧的樣子。

這其中蘊含著的力量,葉天看的很清楚,極品高級靈器,冰澄帝已經是使用了一件極品高級靈器。

「好力量!」被那麼一劈冰澄帝雖然是沒有受傷,但是卻也是被那一股強大的巨力直接震得暴退了數尺的距離,他的雙目之中也是充滿了詫異,很顯然,這一刀僅僅是葉天的普通攻擊,但是其力量,卻是有著差不多接近兩百萬岳的恐怖力量了,這可是兩百萬岳的力量啊,尋常戰帝初期的修鍊**的強者,極限力量也差不多就是一百三四十萬岳了。這葉天的極限力量究竟是何等可怕?

葉天絲毫沒有理會冰澄帝的稱讚,他微微後退,緊接著,一張程度越是二丈的暗金色的羽翼就是從他的背後猛然張開,一股股可怕的火焰席捲開來,一股強大無比的氣勢驟然爆發而出。

「這是……金凰戰翼?」冰澄帝露出了極為驚疑的表情,他知道金凰戰翼,但是此時此刻的這羽翼卻是暗金色的,這實在令他摸不著頭腦。

「鳳凰領域,戰神領域!」葉天還是沒有理會冰澄帝,緊接著高舉了手中的神渝刀,背後的金凰戰翼也是猛然一振,緊接著一大片的天空就是改變了色彩,一處極為熾熱的火紅色的領域頓時支開,使得周圍的冰谷都是隱隱約約有一些忍耐不住的趨勢。

「啾!」禽鳥的叫聲從赤紅色的領域之中傳播而出,這是鳳凰高傲的叫聲,冰澄帝很清楚的看見了,這火紅色領域之中翱翔著的一隻只火鳳凰,而且,居然是暗金色的火鳳凰?!

「黑炎怒龍嘯!」葉天一聲怒吼,緊接著就是一聲浩浩蕩蕩的來源於遠古神龍的怒吼傳來,一條巨大無比的黑炎神龍的虛影就是出現在了葉天的背後,以一股無比高傲的氣勢睥睨著眼前的冰澄帝,而葉天也是猛然揮刀,整個人猶如雷霆一般突然朝著那冰澄帝爆射而去。

「轟!」面對如此迅猛而又凌厲的攻擊,哪怕是冰澄帝這樣子的超級強者也是有一些手足無措的樣子了,一上來就是最凌厲最猛烈的攻擊,這樣子的打法他也是很少遇到的,只不過冰澄帝畢竟是修鍊多年的超級強者,還是迅速的做出了最正確的判斷,直接就是將全身上下的力量凝聚於身前,一道完全是白色的寒冰之盾頓時是誕生了。

這樣子的寒冰之盾完全有能力抵擋戰君初期巔峰強者最強大的一擊了,冰澄帝有這個自信,但是接下去,他的表情就是顯得不太樂觀了。

「嗤!」似乎是火焰,那白色的寒冰之盾在迅速的消融著,冰澄帝也是感覺得到一股極為強大的力量正在逼近著自己,這是一股連他都是會感覺得到危險的味道,毫不猶豫,直接將寒冰之盾退了出去,而冰澄帝卻是身形暴退。

這樣子的攻擊,單單憑這種自己信手製造的寒冰之盾是不可能擋得住的。

果然,下一刻寒冰之盾就是猶如玻璃窗一般的爆裂開來,無數的冰晶在天空之中閃爍出了動人的光芒,然而,這些美麗的冰晶卻是在生滅之間內,完完全全的消融了,被一股極端熾熱的高溫,消融了。

黑炎怒龍嘯的力量可沒有這麼容易的耗盡,殘餘的強大的能量化為了一條暗金色的巨龍,就是這麼朝著那遠處的冰澄帝轟然撲去,這威勢,完全相當於一個尋常戰帝中期強者的最強攻擊的級別了。

「轟!」面對這暗金色巨龍,冰澄帝也是明白自己退無可避了,只得怒喝一聲揮動雙手憑藉一股極為強大的寒冰之力與那暗金色巨龍碰撞,爆炸出了轟然的衝擊波。

此時此刻顯得頗為狼狽的冰澄帝看向了葉天,暗自震驚葉天之前那雷霆萬鈞的攻擊,完完全全的將最強大的攻擊宣洩而出,這種戰鬥方式實在是可怕。

「冰河領域!寒蘭領域!陰暗領域!」冰澄帝望著葉天,也是有心要讓這新的戰帝強者知道他這老牌戰帝強者的強大勢力了,緊接著,三重的強大的領域就是直接從這超級強者的身上升騰而起,這是一個與葉天的領域截然相反的,極為冰寒和陰寒的冰藍色的領域,這是與葉天的熾熱針鋒相對的力量,感覺得到這一股力量,葉天非但沒有絲毫的驚慌,反而是露出了極為興奮的神色。

「轟!」冰藍色的領域與火紅色的領域一瞬間就是開始了碰撞,結果卻是近乎一面倒的形勢,這冰藍色的領域乃是冰澄帝用三重領域結合而成,並且還是佔據了地利,在這種情況下卻是比葉天的鳳凰領域和戰神領域要強得多。

但是此時此刻冰澄帝卻是並沒有感覺得到什麼喜悅,按他的想法,以區區一個新晉戰帝初期強者的實力在這三重領域面前應該是戰鬥力幾乎都是無法發揮出來了,但是此時此刻,葉天雖然是落在了下風,卻依舊是可以憑藉領域繼續與自己碰撞,單單是這一點,就不遜色於一般的火屬性的戰帝中期強者了。

「單憑這種本事,也想要擊敗我嗎?」雖然是知道了葉天的強大,但是冰澄帝還是出言挑釁,想要激起葉天的怒火。

「你說的有道理,憑藉這樣子的力量,的確是還不夠。」誰想,葉天卻是大以為然的點了點頭:「所以,我還得使用更為強大的力量才對!」

「黑炎神龍體,神靨龍體!暗金龍炎,萬億龍騰!」葉天微微抬起了手中的神渝刀,與此同時他的身上頓時升騰起了一層層的極端可怕的暗金色的火焰,與這暗金色火焰同時出現的是逐漸覆蓋了葉天的全身上下的強大無比的暗金色的猙獰龍鱗,而一股更為熾熱的力量一時間融入了葉天的這炎熱的領域之中,一股更為可怕的高溫頓時升騰而起。

「這就是……神火?」看著那升騰而起的暗金色火焰,冰澄帝眼中浮現出了濃濃的忌憚之色,這神火,不愧是僅僅是傳說中的強大無比的神火,居然是還可以強化葉天這領域的力量,果然是並不遜色於神器的恐怖存在!

同時,冰澄帝也是可以很清楚的感覺得到,葉天身上的強大的氣勢,已經是愈發的強大! ?第二百三十三章:冰谷激戰(中)

冰澄帝有一種很奇怪的感覺,現在的葉天,似乎就像是一條強大無比的火龍,而不是一個人。

若非知道天啟皇朝是不可能看錯人的,冰澄帝都要懷疑葉天是不是一個妖族了,要不然,怎麼可能會有著這樣子的如同真正的遠古獸族的強大的氣息?

不過現在也不是思考這種莫名其妙的事情到時候,戰鬥之中分神可是大忌,指不準葉天什麼時候又是雷霆萬鈞的發動新一次的攻擊了,剛才的措手不及的苦頭,冰澄帝可不想再嘗試了。

他也是認識到了葉天那恐怖的速度,哪怕是戰帝後期的專精速度的強者也未必有著那樣子恐怖的速度吧?這個葉天,爆發性實在是太可怕了。

不過現在冰澄帝還是下定決心要發動壓制住葉天的凌厲攻擊,隨即手一揮,一條冰藍色的長鞭就是出現在了他的手中,一股使人震驚的寒氣散發了出來,葉天瞳孔微微一縮,這居然又是一件極品高級靈器!

「冰龍舞天!」冰澄帝揮舞起了手中的長鞭,那原本是不足一丈程度的鞭子頓時變得猶如一條神龍一般長達千里,一層層可怕的寒意釋放了出來,使得葉天都是為之微微皺眉,接著,冰澄帝手中的長鞭就是化作了一條張牙舞爪的冰龍,朝著葉天撲了過來!

「區區冰龍么?」葉天露出了冷笑,以這種冰龍來對付自己,那還真是自尋死路的事情,須知道,自己擁有著黑炎龍族的血脈,黑炎龍族雖然並不算是世間最強大的龍族,但是在這已知宇宙乃至於戰塵宇宙之內,那就是絕對王者的存在!

「寂滅炎龍斬!」葉天再一度的揮刀了,一股極為熾熱的熱浪頓時升騰而起,在這鳳凰領域以及暗金龍炎的加持作用下顯得是更為可怕,這一股高溫甚至是使得周圍的萬元不化的冰谷的冰雪都是開始了急劇的變動,看上去,彷彿是要融化了一般。

「轟!」一道暗金色的刀意一瞬間被葉天斬出,狠狠的撞擊在了那張牙舞爪的冰龍上,一股強烈的壓迫感頓時使得那冰龍痛苦不堪,要知道這雖然是鞭子幻化的,但是那畢竟也是極品高級靈器的鞭子,其靈智也是極高,此時此刻面對黑炎龍族的壓迫感,它如何可以忍受?

「這壓迫感……」冰澄帝色變了,隨即怒叱一聲,一股更為強大的寒冷的力量湧入了長鞭之內,周圍的氣溫都是驟然之間降低了,可以想象其中可怕的寒意,此時此刻冰澄帝面對這一股強大無比的威壓都是有一些難以忍受,不得不催動了更為強大的力量來抗拒這熾熱的威壓。

「接招!」葉天一瞬間逼近了冰澄帝,緊接著葉天手中的神渝刀頓時就是化作了無數道極為凌厲的可怕刀影從四面八方攻向了冰澄帝。冰澄帝的武器乃是如此長度的長鞭,在近身戰的情況下還遠不如拳腳有效,而葉天的近戰能力,無疑是極為強大的。

無論是拼刀劍這樣子的兵器,還是憑藉肉身力量戰鬥,葉天都有著絕對的優勢。畢竟,可不誰都有著刀之心乃至於是可以擁有著葉天這樣子恐怖到了極點的**強度的。

在葉天一逼近的時候冰澄帝就是發現不對勁了,他感覺得到,葉天那恐怖到了極點的肉身強度,緊接著葉天那連續不斷的斬擊更是使得冰澄帝確定了這一點。

「這是什麼力量啊!」冰澄帝震驚萬分的使用自己的寒冰護臂抵擋著葉天不斷來襲的無數刀影,葉天的力量太使得他吃驚了,葉天這樣子無窮無盡的刀影並不是真的卻都是那些威力不高的普通斬擊,其中還暗藏了一些葉天作為偷襲使用的強力的全力一擊,那些普通斬擊雖然是數量眾多,但是冰澄帝還是可以輕而易舉的抵擋下來的,然而那全力一擊,其中的力量就實在是太過於可怕了。

每一次全力一擊的力量,那都是超過了六百萬岳!這可是近乎相當於尋常戰帝中期巔峰強者的全力一擊了,甚至是猶有過之,因為這葉天這樣子的斬擊速度實在是太快了。

若是葉天真正的醞釀起這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可怕爆發出超過一千萬岳的力量也是絕對不奇怪的。

而冰澄帝,他的肉身力量只能算得上是一般,此時此刻他可以爆發而出的最強的肉身力量也還不到三百萬岳,被葉天這樣子的巨力斬擊,哪怕是他,也是吃不消的。

「要認輸了嗎?」葉天一句話丟過來,頓時使得冰澄帝幾乎是要氣半死,認輸?你區區一個剛剛戰帝初期的強者僅僅是稍微憑藉肉身力量和速度佔了上風就想要讓一個戰帝中期上位的強大老牌強者認輸?

哪怕是認輸,也絕對是經歷了一番龍爭虎鬥之後,不可能這麼早才對。

「你以為戰帝強者戰鬥靠的就是力量和速度嗎?」冰澄帝露出了不屑的笑容,達到了戰領以及以上的境界之後,對天地之力的感悟,對心境的修鍊,對技巧鑽研到極點的經驗,以及強大無比的領域以及神秘莫測意念,都足以作為戰勝力量與速度比自己更為強大的敵人的籌碼。

肉身力量強大,那也僅僅是一個優勢罷了。冰澄帝有著很多方法來對付肉身力量強大的對手。

「嗖!」一道華光這一次的閃過,這一次,一顆古樸無比的淡綠色的彷彿是翡翠項鏈的靈器出現在了冰澄帝的脖頸上,一股強大的氣息再一次的出現,葉天不由得再一次皺眉了。

又是一件極品高級靈器,這傢伙,究竟是有多少極品高級靈器啊!

哪怕是比他更為強大的祟劍帝,也僅僅是有著一件極品高級靈器而已。這是葉天的想法,但是祟劍帝畢竟是不一樣的,他究竟是憑藉自己手中的一柄劍就足夠敵得過其他的任何的幫助了,祟劍帝是真正的一心修劍之人,他對於劍的虔誠,還要遠遠超過了葉天對於刀的信賴。

這一件極品高級靈器的出現立即改變了戰局,葉天驚訝的發現似乎是有什麼屏障阻止了自己,無數的刀影也是無法落到那冰澄帝的身上了,葉天對於這一種神奇的力量雖然是陌生,但也並不是一無所知的。

空間之力,葉天早在絕修學院時期就見識過了墨隱的空間之力,當初墨隱也是曾經憑藉空間之力做出了虛空盾來抵禦葉天的攻擊的,只不過現在冰澄帝通過這極品高級靈器製造出的空間屏障那就實在是強大太多了。

至少,這些最普通的刀影是對這空間屏障根本起不到什麼作用的。

「這傢伙,在幹什麼?」葉天很清楚的看見,此時此刻在空間屏障之中的冰澄帝身上逐漸醞釀起了一股極為陰寒的氣息,似乎是連地底下的神秘的來源於寒蘭星本身的太陰之力都是被冰澄帝這一股陰寒之力所觸動了,逐漸的從被冰雪覆蓋的地底深處逐漸的蔓延了上來,一層層極為黑暗的氣息逐漸進入了冰澄帝的體內,現在的還僅僅是太陰星最表層的太陰之力,並不算這麼強大,也僅僅是尋常戰王強者的力量層次,然而,葉天很清楚,再這樣子下去,冰澄帝必然是可以引出這太陰星更深處的,更為強大的,乃至於可以對其有著毀滅性的威脅的太陰之力的。

葉天自然是不能夠容忍冰澄帝成功了,葉天立即就是化為了一道暗金色的流光,以一股極為強大的氣勢直接沖向了這空間屏障,隨即葉天將手中的神渝刀高高舉起,一股極為強大的力量正在朝著葉天的身上凝聚著。

葉天也是看出來了,此時此刻冰澄帝的屏障也只不過是那空間屏障罷了,而他自己卻是必須全心全意的吸納這一股來源於寒蘭星地底深處的太陰之力的,根本沒辦法阻擋他分毫,在這樣子的情況下,葉天也是決定毫無顧忌的全力以赴了,此時此刻葉天身上就好像是有一個強大無比的漩渦,周圍的無數的能量,無論是什麼能量,都是被源源不絕的吸了過來。

「什麼?」冰澄帝突然之間臉色變得很難看,因為他發現了,葉天吸納的能量之中,居然還是包括了他吸納的太陰之力!雖然說大部分的太陰之力還是被冰澄帝自己所吸收了,但是毫無疑問,被葉天這麼一攪合,自己吸納太陰之力的時間又是得延長不少了。

而葉天的身上那一股強大無比的氣息也是在逐漸的醞釀之中,就好像是一隻兇殘的遠古凶獸即將從沉睡之中覺醒,一股噴薄欲出的可怕力量正在葉天的身上洶湧澎湃,哪怕是以葉天如此的肉身力量都是隱隱約約要被脹破的趨勢,可想而知葉天究竟是吸納了多少的強大的能量,但是同樣的,可想而知,葉天的這一招究竟是會有多麼的強大! ?第二百三十四章:冰谷激戰(下)

「轟!」一股能量,此時此刻正極為瘋狂的爆發了出來,這一股力量之強大,足夠使得戰君中期的強者都是為之震撼了,這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就好像是耀目的太陽,在這個時候爆發出了奪目的光輝。

冰澄帝也是感覺得到這一股威脅,不由得暗暗叫苦,這一股力量的強大,完完全全有著擊破空間屏障的資格了,而自己吸納的太陰之力,也就才到差不多一半罷了。

空間屏障或許可以撐住一會兒,但是,充其量也就是瞬間罷了。

一咬牙,冰澄帝也是決定開始不惜代價了。

更多的更為陰寒的太陰之力頓時源源不斷的朝著那冰澄帝涌去,此時此刻的冰澄帝,氣息乃是徹骨的陰寒。

這樣子的波動,葉天自然是很清晰的感覺到了,他自然不可能坐視冰澄帝成功的凝聚足夠的陰寒之力,心念一動,一面操控者自己這一股極為強大的能量朝著冰澄帝攻擊的同時,葉天也是動用著自己的靈魂的力量,直接朝著那冰澄帝的靈魂撞去。

冰澄帝的靈魂力量也算得上是強大了,長年累月的待在這陰寒的寒蘭星之中還利用著太陰之力,使得冰澄帝的靈魂力量比起一般同等級的強者更為強大,更為精純與凝鍊,但是這比起葉天那磅礴無比的靈魂力量而言卻是不值一提了,一瞬間,冰澄帝就是直接感覺到了一股不知道多少年沒感受到過了的暈眩感,這一下子使得他大為吃驚,見多識廣的他也是立刻確定了那暈眩感的來源,居然,是來自於靈魂!

「靈魂攻擊么?」苦澀的聲音從冰澄帝的口中傳出,他的確是極為的震驚和無奈了,這個葉天,不僅僅是本身的戰鬥力強大無比,而且靈魂力量居然也是如此強大。

這樣子的存在,的確是前所未有的超級妖孽!

「轟!」強大無比的暗金色的力量猛然在無形的空間屏障上爆裂開來,一股極為強大的衝擊波頓時生生的爆裂開來,這一股力量,足夠生生殺死尋常剛剛晉級的戰帝初期強者了,但是以葉天如此強大的肉身力量,這一股強大的衝擊波卻是僅僅是使得葉天感覺得到五臟六腑微微震蕩而已,甚至是連葉天身上的鱗甲都無法毀損,但是,之前那極為堅韌的空間屏障就是在這個時候直接破碎了。葉天擁有著的剩餘的能量以及大爆炸的衝擊波都是一齊朝著那繼續吸納著太陰之力的冰澄帝襲去。

冰澄帝微微苦笑,經過之前葉天的靈魂力量的干擾,此時此刻他也僅僅是吸納了差不多七成的太陰之力而已,根本無法發揮出這招完全的力量,只不過,此時此刻他也不可能有著足夠的時間了,若是他還妄想著吸納足夠的太陰之力的話恐怕只有被這一股強大的力量直接重創這樣子下場,這個時候,也只能夠將七成的太陰之力爆發出去,與葉天抗衡了。

「極陰冰封!」冰澄帝怒喝一聲,緊接著他身上吸納的那些大量的的太陰之力就是在這一刻,完完全全的釋放了出來,這是一股極為陰寒的力量,對於葉天而言是最為討厭的,但是也是極為難纏的,並且使人吃驚的是,此時此刻冰澄帝居然是將那太陰之力與自己體內的寒冰之力混合在了一起,化為了一種極為特殊的深藍色的光箭朝著葉天襲來。

「噗!」這一道光箭居然是輕而易舉的穿透了強大無比的能量波,朝著葉天襲去,而且更為可怕的是,被那一道光箭穿透的能量波居然是頓時凝固住了,緊接著,似乎是冰層一般,一層層的凝固充滿了能量波,原本是耀武揚威的能量波,此時此刻居然是就這麼凝固在了天空之中,一動不動。

葉天瞳孔一縮,居然是如此詭異的冰封之力?居然連那能量波都可以冰封得住,這極陰冰封果然是可怕無比,不愧是冰澄帝這超級強者的壓箱底的最強絕招!

只不過,這一招還是有著不少局限性的,若是離開了寒蘭宮這巨型太陰星,冰澄帝也沒辦法擁有著如此多的太陰之力了,就好像葉天離開了蠻荒巨型星球就無法使用星源破碎斬是一個道理,但是無疑這一招可以使得冰澄帝坐鎮寒蘭宮的威懾力大大提升。

可以想象,若是冰澄帝施展出了十成太陰之力的強大極陰冰封,那麼其威力恐怕並不會弱於祟劍帝全力以赴的情況下的裂星河劍了。

葉天此時此刻望著那極陰冰封眼神之中也是充滿了凝重,這極陰冰封的威力絕對是可以輕而易舉致一般的戰君初期巔峰強者甚至是一些戰君中期強者於死地了,哪怕是葉天有著無比強大的肉身力量和靈魂力量死不了但是一旦被擊中也是肯定會被冰封住,這一次戰鬥就是必敗了。

這一次戰鬥是關係到了柳霜的戰鬥,葉天無論如何也不能敗!

「極淵炎針!」葉天怒叱一聲,緊接著一道暗金色的流光一瞬間直接從葉天的體內竄出,這正是葉天的上品高級靈器極淵炎針,此時此刻葉天將自己體內的一縷暗金龍炎的本源火種注入了極淵炎針之中,其中的暗金之力更是極為磅礴,近乎此時此刻葉天體內一般的能量了,並且,葉天還將自己的靈魂力量也是寄托在了這一道極淵炎針上,此時此刻的極淵炎針已經算得上是凝聚起了現在葉天最為強大的攻擊手段,也唯有這一個凌厲和鋒銳都是到了極點的強大的極淵炎針有資格與這足以冰封大爆炸能量波的可怕的極陰冰封對抗了。

「嗖!」「嗖!」暗金色的流光與深藍色的流光都是一齊爆射,其速度彷彿是可以比擬雷霆,而這兩道流光之中蘊含著的力量一個是熾熱無比充滿了銳利與鋒芒,一個則是冰寒無比充滿了詭異與神秘,這兩道流光可謂是針鋒相對,其中的碰撞破壞力之大,也是可想而知了。

「噗!」兩道流光衝擊在一起之後,居然是沒有發生驚天動地的大爆炸,而是就這麼死死的糾纏在了一起,就好像是兩條死死纏鬥的水蛇一般,只不過,這也必須得是起碼戰帝中期的強大水蛇才會有著如此強大的破壞力,兩道流光緊緊密密的相互吸附在了一起,其中一舉一動之間滲透出的恐怖的能量卻是使人震驚。

在兩道流光碰撞的過程中,其周圍的空間都是被輕而易舉的崩碎了一塊又一塊,更為可怕的是,這空間不僅僅是被崩碎了,崩碎之後的空間碎片又是遭遇了這兩道流光的碰撞的可怕力量,居然是就這麼被生生的扭曲而湮滅,可見其戰鬥波動雖然是不如之前能量波那樣子的聲勢浩大,但是實際上卻已經是更為可怕。

葉天緊緊皺眉,此時此刻他的靈魂力量不斷的灌輸入了極淵炎針之中,使得極淵炎針的力量不斷地強化著,然而,也僅僅是與這極陰冰封勉強持平而已,而這極陰冰封卻也並不是孤立無援的力量,雖然那冰澄帝是沒辦法出手相助了,然而這裡是什麼地方?寒蘭星之中唯一一處冰谷,同時也是位於巨型太陰星寒蘭星之中,其中的冰寒之氣以及陰寒之氣簡直可以說是源源不絕的朝著那極陰冰封之中涌去,為著這極陰冰封不斷的提供著與葉天的極淵炎針纏鬥的力量。

這樣子下去,哪怕是葉天有著浩浩蕩蕩的靈魂力量,也是會由於太長時間操控靈魂力量支持不住而失敗的,葉天不能夠容忍自己失敗!面色發狠,靈魂力量更是源源不斷的湧入了極淵炎針之中,極淵炎針之中的暗金色光芒也是愈發的耀眼,而此時此刻,葉天的靈魂力量也是探查到了極淵炎針與極陰冰封的碰撞的最深處。

空寂,但是又是奇妙,這就是葉天感覺得到的,此時此刻他感覺得到,極熱與極寒的力量在不斷碰撞,這樣子的碰撞帶來的結果就只有湮滅,就好像是光明與黑暗碰撞一般,不斷的湮滅,但是另一面,它們看似針鋒相對的兩股力量,卻又是在某一種程度上交融著。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