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名顯然是血獄族出身修士若無旁人「哈哈」大笑,全然不顧周邊修士陰沉的臉色,目光甚至隱有挑釁之意。

「怎們,莫非你們不服,想替外面那些小傢伙討還公道,儘管放馬過來,老子給你們這個機會。敢不敢下賭注,咱們現在就去神戰場打過一場!」

四界修士聞言臉色更是變得無比難看。

「波努爾,你莫要太過囂張,若是想要戰鬥,待到此間事了,我可以與你賭戰一次。」三石界中一名異域老者沙啞著嗓音開口,透出股子陰寒的味道。

「好!老子還怕了你不成,當年我差一線落敗於你手中,也是算是奇恥大辱,正好趁此機會一併討還!長河曉月,準備好你手裡的晶幣,老子一定要讓你元氣大傷!」

「哼!」長河曉月低哼一聲,眼中生出些許忌憚之色,卻並未多言。

靈界派遣而來的乃是人、魔兩族各一名強者,此刻那人族修士看著落入血獄族修士手中的了指、聶言、柳詩煙三人,臉色僵硬無比,喘息都好似帶著些許火花。

他奉命接引人族後輩,誰知竟是這般情形,臉色自然好看不到哪去。

「今日你我五界修士齊聚,也是一難得的日子,既然如此,不如開一賭局好了,賭注就是外面這些小傢伙的戰鬥,諸位看好哪一方就賭哪一方贏,如何?」浮陸界昆吾道人,性好賭博,據傳未入大道時便是此中好手,之後更是以賭入道,即便到了現下,仍是不會錯過任何一個開設賭局的機會,倒也算是一個奇葩。

「怎麼賭?」血獄族兩名修士眼前一亮,顯然頗感興趣。

「賭約很簡單,你我各自取出一定的晶幣作為賭資,然後各自選定看好的族群修士,以他們誰能第一個進入戰神殿作為判斷勝負標準。勝者可以根據押注大小獲得對應賠率的晶幣,由落敗各方均攤,怎麼樣?」昆吾道人伸手抓了抓鬍鬚,臉上露出幾分興奮之色,「這樣的賭局只能有一個贏家,只要加入就得做好賠付的準備,嘿嘿,倒也算有趣。」

這老怪對自己設計的賭約顯然極為滿意。

「哈哈,好,這賭約我們血獄界絕對不會錯過,我們兩人下注..三千晶幣!」波努爾咧嘴大笑起來。

三千晶幣可以在戰神宮內兌換三次感悟機會,或者換取一件品階較高的荒古重寶了,算是極大的手筆,四界修士紛紛色變。

「快點下注,莫非你們被我血獄族的小傢伙們嚇住了,不敢出手,嘿嘿,如果真是這樣,這賭約不賭也就算了。」另外一名血獄族修士博蘭開口,極盡譏誚。

「哼!老夫還會怕你們不成,我出八百晶幣賭三石界修士最先進入。」

「本座下注五百晶幣,賭我我浮陸界修士領先。」

「下注六百晶幣,賭洞天界修士最先進入!」



四界修士紛紛開口,血獄界本就在戰神宮年內勢大,一直力壓其餘四界修士,如今若是再度退縮,不僅他們臉上無光,整個一界修士都會因此顏面掃地。

所以就算是咬著牙,他們也得撐下去。

靈界魔族修士略微遲疑,道:「本魔以四百晶幣,賭我魔族修士最先進入。」

平台上十數道身影先後開口,目光齊唰唰匯聚到最後那人族強者身上。

「哈哈哈哈,景陽子你還是不要參加此次的賭局了,不管外面哪一族修士都有可能獲勝,偏偏你人族無望了。」波努爾猖狂而笑,臉色卻變得猙獰起來,「膽敢殺我血獄族修士,就要做好被清洗的準備,不管勝負,我血獄族修士會將闖到此處的人族修士盡數殺死,你若是入賭,簡直就是必輸之局啊!」

景陽子臉色僵硬,眼中寒芒流動,目光恨恨看了那波努爾一眼,此人明是勸他不要加入賭局,暗中卻是在加重壓力,迫使他不能退出,否則便是認定了人族修士必死無疑。

「老夫出一千晶幣,賭我人族修士最先進入!」

此人惱火之下,脫口而出,但下一刻他就後悔了。

這一千晶幣是他積攢了上萬年,還跟多位好友周轉了一些才湊足的數目,為的是再入戰神殿感悟一次淬雨神通,他修為增長趨於停滯,此番感悟極有可能讓他再進一步,達到古之極限境界。

「好!景陽子道友果然痛快,昆吾道友,還不馬上籤訂賭約!」波努爾眼前一亮,根本沒有給景陽子反悔的機會,已然將事情敲定。

昆吾道人「嘿嘿」一笑,也不去看景陽子難看的臉色,袍袖一揮,竟是凝聚為一枚轉盤一樣的虛影,有浩蕩氣息從中散發而出。

此物乃是戰神宮內修士都可隨意召喚而出的契約神通,一旦簽訂烙印下元神氣息,契約便會即時生效,不容任何反悔,否則就要面對戰神宮的制裁,乃是戰神宮內修士賭鬥時慣用的手段。

「根據各族展露實力對比,血獄族最強,所以賠率是一賠一,而人族最弱,賠率是一陪二十,諸位道友送出一絲神識進入契約轉盤之內就能看清,若是沒有異議,就簽訂契約吧。」

數息后,契約簽訂,轉盤虛影消失不見,平台上氣氛頓時變得肅穆起來,一個個老不死目光死死盯著外面,如今外界小輩的爭鬥與他們有了直接的利益掛鉤,由不得他們不上心。

唯有景陽子嘴巴發苦,緊繃著面孔,像是死了爹媽一樣無比難看。

這賭局,怎麼看都是十輸無贏啊,衝動是魔鬼啊!

現在這老傢伙連抽自己耳光的念頭都有了。

########### 「哼!洞天界古元都,討教血力道友神通。」

低喝中,此人一步上前,體內氣息悍然爆發沖霄而起,祖古後期威壓散落應對那血獄族血力半點不落下風。

「來得好!」血力低吼一聲,臉上露出猙獰之色,身影在血光包裹內瞬間化為一道虛影射出,單手伸出向著古元都一掌抓落,「拘血術!」

拘血術,乃是血獄族大神通之一,可強行拘禁修士血液破體而出,被其吞噬。

古元都臉色瞬間漲紅,其體內血液在靜脈之中徹底暴-動起來,瘋狂運轉,欲要撕裂經脈噴涌而出。

換做任何祖古後期以下修士,在這拘血術下已然全身血液爆體而亡!

血獄族修士之所以被人忌憚,除卻血獄界瀕臨崩潰原因外,其自身詭異血力神通也是主要原因,令人防不慎防難以抵擋。

「喝!」

古元都低吼一聲,強行以調動法力將體內崩潰血液鎮壓下去,除非有至寶護體不受影響,這是抗衡血獄族手段的最好辦法。

「星辰箭!」

咆哮中,其胸口處頓時爆發出璀璨星芒,而與此同時,頭頂虛空之上,七顆星辰虛影緩緩浮現,驟然射出七道星辰之光,蛻變為箭矢虛影,轟然射落。

「雕蟲小技,看我破你神通!」血力桀驁大笑,其身後空間轟然震顫,一座血海虛影直接凝聚而出,翻滾之中有濃鬱血腥氣味散發而出,雖是神通顯化,卻如真正血海一般。

粘稠的血浪透出無比邪惡的氣息。

據傳血獄族修士凝聚出來的血海,乃是以其一生殺戮生靈血液匯聚而成,殺死生靈越強,數量越多,則血海威力越大,乃是一種徹頭徹尾的陰毒神通,可腐蝕一切!

「血海席捲,浪滔天!」

轟!

整個血海瞬間震顫,滔天巨浪驟然形成,化為一道獰笑的骷髏頭逆沖而上,直奔那射落七道星辰箭矢吞落。

噗!噗!噗!噗!噗!噗!噗!

七箭射落,頓時如陷泥沼,其上銳利撕裂氣息急速削弱,在那血力腐蝕之下,璀璨的星辰之光也變得暗淡下去。

血力眼底厲芒一閃,其眼眸中血色驟然大盛,化為徹底的猩紅之色,其身後那無盡血海之中的血水頓時如同沸騰一般,「咕嘟」「咕嘟」冒出一個個的氣泡,其內所散發出來的血腥氣息瞬間大盛!

而與此同時,此人體內的氣息以一種令人瞠目的速度瘋狂暴漲,一具超出祖古後期層次,無限逼近古之極限的境界!

血獄族秘術,燃燒血海,換取短時間內力量的暴漲,但對自身同樣有著極重的傷害。

古元都臉色瞬間大變,眼中露出一絲驚恐之色,顯然沒有想到這血力竟是會直接燃燒血海。

「血魔骨爪!」

血力咆哮,在那沸騰血海之中,頓時有一道恐怖血色骨爪探出,散發出陰冷邪惡的氣息,轟然落下。

「星辰盾!」

古元都倉促間揚手拋出一件寶物,爆發出強橫的星辰力量,化為一層星辰護盾將他守護在內,而與此同時,此人體內星辰力量盡數爆發,毫無遲疑灌注進入星辰盾中。

下一刻,骨爪落下!

轟!

星辰盾支撐數息,在那骨爪滔天凶威之下崩潰,古元都慘呼一聲,身體被骨爪砸飛,面色瞬間化為慘白之色,直至數千丈外方才停下,衣衫破碎,被骨爪破開的傷口似乎蘊藏著某種陰毒的力量,阻止傷口癒合血流不止。

一擊之下,洞天界第一強者古元都重創。

而那血獄族血力臉色同樣微微發白,血海燃燒力量反噬下他嘴角同樣有一絲血跡流下,但其臉上卻充斥著興奮之意,伸手擦掉血跡放在口中輕輕一舔。

「下一刻,誰來!」

落日長河、詹凌霄、魔族不動明王三人臉色一僵,瞳孔收縮流露忌憚之色。

瘋子!

血獄族的修士果然都是瘋子!

為了獲勝,居然不惜施展這種對自身損傷極重的手段!

他們雖然不願交出獸晶,但更不願跟這種瘋子拚命!

而且最為重要一點在於,落日長河、詹凌霄、不動明王三人與古元都盡皆是祖古後期修為,即便全力爆發,也無法抵擋那血力燃燒血海后的恐怖力量。

血獄族的修士,一旦戰鬥起來極為瘋狂,除非是必死局面,否則絕對不會輕易罷手,他們三人都是未來前景廣闊,甚至有機會成為各界至強者的存在,自然不願跟血獄界的瘋子拚命。

此外一點莫要忘記,血獄族祖古後期修士可是有著足足四人之多…

落日長河最先開口,拱手道:「血獄族道友果然強大,在下甘拜下風。」語落手上靈光微閃,取出百枚獸晶交出。

血力嘴角露出一絲笑意,而後瘋狂擴張,最後蔓延至整個面龐之上,化為猖狂大笑,氣焰囂張!

「好!識時務者為俊傑,既然交了獸晶,我血獄族言而有信,自然不會繼續為難你。」

落日長河臉色平靜,沒有絲毫難堪的感覺,淡淡拱手轉身退去。

三石界一眾修士面面相覷,最終垂頭喪氣依次上前上交獸晶,自有血獄族修士冷笑中將其盡數收入儲物戒中。

連落日長河都已經俯首認輸,他們又能如何。

詹凌霄、不動明王對視一眼,盡皆看出心中無奈不甘之意,但形勢比人強,為了逞一時之勇與血獄族死磕顯然是既不明智的選擇,不過兩人雖然選擇交出獸晶,卻沒有落日長河表現的平靜無波,冷哼一聲轉身退後。

血獄族修士也不理會他們,臉上滿是森然冷笑。

三界修士先後低頭,古元都牙關緊咬,卻也只能暫且隱忍,取出兩百獸晶恨恨退後。

「媽的,血獄界修士果然夠狠,這次老子認栽!」

「別給我報仇的機會,否則戰神宮內,老子一定要找回今日獸晶的損失!」

「兩百獸晶,干-他娘的,這三年白忙活了!」

數名洞天界修士低聲咒罵不休,臉色陰沉無比。

蕭晨眉頭微皺,臉色也有些不好看,他本意是要等到四界聯手與血獄族修士大戰一場,即便不能勝出也能盡量削弱血獄界修士的力量,現在這算計卻是落空了。

不知他此番改容換貌能否避過血獄界修士的探查,否則免不了要有一場惡戰。

不過就在此刻,卻有一名妖族修士哭喪著臉討饒,「血獄族道友,在下修為低下,進入無盡海后只收穫了七十枚獸晶,能不能通融一番放我過去。」

「哼!百枚獸晶,一顆都不能少,拿不出來可以去找其他人借,否則就別想進去。」一名血獄族修士冷笑開口。

這妖族修士滿臉期翼在周邊看過,其身邊妖族修士一個個扭過臉去,他們已經交出了百枚獸晶,手裡所剩無幾,誰會嫌多拿出去借人。

大家心中都清楚,此次無盡海淘汰,獸晶絕對有著極為重要的作用,血獄界的修士應當是得到了一些提點,否則豈會如此霸道行事,這種情況下,更沒有人願意幫忙了。

這荒古境的妖族臉色不由變得極為難看,咬了咬牙,轉身向血獄族修士拱手,「在下確實無法湊足百枚獸晶,但我這裡有一則消息,有關於人族修士,只要你們放我進入其中,我便將這消息告訴你們。」

血力豁然抬首,眼中血芒流轉,另外三名祖古後期血獄族強者嘴角同時露出森然冷笑。

「說出消息,若當真有用,本座不僅放你過去,還可給你三百塊獸晶作為獎賜,不過若你膽敢胡言亂語..你一定會後悔自己出生在這個世上。」

這妖族修士咬了咬牙,為了能夠進入戰神殿,他已經顧不得許多,況且人族修士本就與他妖族不合,死就死吧!

「在下修為較弱,能夠在無盡海中存活至今,不過仰仗手中一件秘寶可以探測周邊萬里情形,才能做到進退有餘。之前在此處枯等之時,我曾無意激發寶物,在距離此處六千裡外某處海底之中,有兩名人族修士躲避,正是你血獄族追殺六名人族之二。現在我可以為你們指引他們所在,但你們要言而有信,放我進入戰神殿。」

「好,此事本座答應了!」

妖族修士既然已經開口,也就下定了決心不再反悔,反手取出一方銅鏡寶物,揮手向其中打出法決。

這銅鏡氣息雖然不強,卻散發著濃郁歲月氣息,顯然是久遠年代前遺留下來的寶物,此刻經過法決驅使,這銅鏡上頓時泛起點點波紋,一副圖影緩緩浮現,最終變得清晰起來。

在這圖影之中,兩道身影盤膝而坐,此刻似是在低聲交談之中,尚且不知自己行蹤已經暴露。

孤竹、雲笈。

蕭晨目光微閃,眉頭忍不住微微皺起,略微遲疑,卻依舊沒有動作。

妖族修士取出一枚玉簡將信息烙印其中,揚手將其拋出,「按照玉簡中信息就能找到這兩人所在,我已經證明了自己的信息不假,將獸晶給我吧。」

四名血獄族強者緩緩點頭,揮手示意一名血獄族修士將獸晶予他。

「多元、多化,你兄弟二人出手,將這兩人擒來,留活口。」

兩名血獄族祖古中期修士恭謹稱是,取了玉簡頓時化為兩道流光呼嘯而去。

#####

【今日第三更,更新完畢,諸位道友明日再見!】 海水之下,孤竹、雲笈臉色凝重,眼中盡皆露出無奈之色。

如今血獄族修士封堵戰神殿入口,他們想要進入其中勢必會被發現,事情有些難辦啊。

不過就在這時,孤竹臉色瞬間大變,「糟糕,被發現了!」

低喝中,他體內劍意轟然爆發,紅蓮滅度劍訣驟然運轉,匯聚劍芒將自身包裹在內如同一隻海底游魚般撕裂海水行進,速度快到了極點。

雲笈緊隨其後,俏臉略顯蒼白。

祖古中期氣息,而且是兩道,如今已經鎖定了他們,雙方之間的距離正在急速縮短。

「停下,再逃我二人就要出手了。」耳邊傳來血獄族修士陰冷喝聲,孤竹好似沒有聽到一般,反手一劍向上斬落。

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