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然,樹下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

陸遙站在樹下抬頭問道:「你怎麼了?」

「沒事。」龍飛煙說著,拍了拍自己身旁空閑的樹枝,示意他上來坐一起。

陸遙直接飛身而上,他坐在龍飛煙身旁,出言詢問道:「到底怎麼了?」

龍飛煙依舊是淡淡的笑意,曾幾何時,她也和小五坐在樹上發獃。

也不知道小五現在過的怎麼樣了?

還有涅槃小隊的小夥伴們!

想到這裡,龍飛煙嘆息道:「我想我弟弟和夥伴了,也不知道我離開這一個半月,他們過得怎樣?」

尤其是小五,她答應過他,不會離開他的,可是為了他的安危,自己卻一次又一次的離開他。

如此想想,龍飛煙自己都不覺得自己是個好姐姐。

聽了龍飛煙的話,陸遙開口道:「既然你想他們了,為何不回去看看?」

龍飛煙搖頭道:「我必須要找到一樣東西才可以回去。」

聞言陸遙也不再說什麼了,他就這麼靜靜的陪著龍飛煙,直到時間一點一點在靜謐之中消失。

到最後,龍飛煙開口道:「多謝你陪我,不過天色太晚了,也該休息了。」

陸遙從樹上瀟洒的跳下來,隨後對龍飛煙道:「對,時間的確不早了,你早點休息。」

龍飛煙點頭,神色自若:「好。」

眼看陸遙漸漸走遠,龍飛煙也從樹上跳下。

鳳桐和鳳梧跟在她身旁,一行三人都默不作聲。

到龍飛煙房間時,只聽她道:「鳳梧,九霄浮屠塔是可攜帶的神器嗎?」

鳳梧思考了一會後道:「不可以,除非將它煉化,可是那樣的話對自身的元氣損害很大。」

鳳梧的話讓龍飛煙一時陷入了為難的境地,她想得到浮屠塔,也不想損了修為,因為她現在最需要的便是實力!

權衡利弊了許久,龍飛煙嘆息道:「罷了,本來還想將它帶走,現如今怕是不用考慮了。」比起得回龍家的浮屠塔,替南宮問天尋求解藥的事情更重要。

鳳梧和鳳梧點了點頭,無條件支持龍飛煙的決定。

不就是一個區區的皇子么,有什麼了不起的? 第二天還蒙蒙亮的時候,龍飛煙便悄無聲息的離開了城主府。

到青嵐城北門的時候,她跟守衛打了個招呼,並拿了兩封信交給他道:「這封信請你幫忙交給你們城主和少城主。」

守衛一臉迷茫,龍飛煙所說的話,每一個字他都聽得懂,然而全部湊在一起后,他卻沒辦法理解龍飛煙的意思。

他一臉迷茫的看著龍飛煙,試探著問道:「你是要離開青嵐城嗎?」

「嗯。」龍飛煙點頭,「我在這裡耽擱太久了,得啟程離開。」若非為了浮屠塔,她怎麼也不會在青嵐城逗留如此之久。

聽了她的話,守衛點頭,「龍小姐,你是不是慢……」

守衛話還沒說完,眼前便出現一陣激光,緊接著龍飛煙冷冷的聲音響起,「出來,偷偷摸摸的算什麼?!」

「呵。」陸卿的聲音不知從何處傳來,「龍飛煙,今日我便要你的命!」

龍飛煙毫不畏懼,她閉上眼,磅礴的精神力一寸又一存的掃過周圍。確定了陸卿的位置后,她勾起嘴角,精神力直接鎖定了她。

眼看陸卿不自量力的想與她拼精神力,龍飛煙睜開眼,冷笑道:「不自量力!」

轟~

兩股精神力碰撞在一起,陸卿的精神力直接被衝散,直接一口血噴了出來。

龍飛煙身形一動,直接出現在陸卿身後,冷聲:「不好好在城主府呆著,居然還想出來作怪,如果我是陸城主,早就取你的性命了!」

陸卿嘴角鮮血滑落,她看著龍飛煙,眼裡滿是怨恨,「如果不是你,我不至於在靈韻森林被廢掉經脈;如果不是你,我依舊可以在青嵐城當我的大小姐!我現在的下場,都是你造成的!」

聞言,鳳桐忍不住吐槽道:「真是個蠻不講理的大小姐啊。」

鳳梧出聲贊成,「對啊對啊,當初在靈韻森林的時候我就知道了,沒想到來青嵐城的時候還會遇到她!」

鳳梧和鳳桐的話讓陸卿忍不住又吐出一口血來,她剛想說什麼,就聽不遠處傳來嘈雜的聲音。

「快,大小姐逃跑了,快追!

「北門那邊有打鬥聲,沒準大小姐在那邊!」

……

聽到這些聲音,龍飛煙嘴角勾起,「看樣子,這下不需要我帶你去見陸城主了。」

陸卿恨恨的看著龍飛煙,「龍飛煙,你記住,我一定會報仇的!」

龍飛煙看著她,眼裡無悲無喜,「我等著你。」跳樑小丑退場的時候,總喜歡扔下幾句話威脅,龍飛煙表示十分的理解。

說罷,她將陸卿丟給守衛,自己則快速離開了青嵐城,不然以陸家父子那熱情勁兒,想走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等到陸天宇和陸遙趕到北門門口時,龍飛煙已經走出好遠了。見此,二人也只能拿著龍飛煙交給守衛的書信,帶著糟心的陸卿回府。

青嵐城雖然只是一個小城,但它管轄的地域卻是十分遼闊。龍飛煙從城裡出來后,不停的朝北邊走。

但即便如此,她也是花了三天左右的功夫才徹底離開青嵐城的地界。

出了青嵐城,便是西方大陸另一座大的城市——寒冰城。

寒冰城常年被大雪覆蓋,而且因為物資較為匱乏,導致寒冰城的民風異常彪悍。

而且令人奇怪的是,青嵐城與寒冰城之間有近百公里的土地處於無人管轄區,以至於這片地方,經常會有流寇出沒。

原本龍飛煙以為她的運氣不會背到遇到流寇,然而有些時候,運氣真的是一種很奇妙的東西。

她看著不知道從何處冒出來的流寇們,嘴角忍不住勾了勾。

隨後她低頭道:「鳳桐、鳳梧,你們說咱們是不是運氣太背了?」

兩小個一左一右站在龍飛煙身旁,聽到龍飛煙的問話,鳳梧想都沒想的說道:「沒準是他們今天出門沒看黃曆。」這些人的眼睛估計都瞎了,竟然想打劫飛煙,估計是今天出門忘了燒高香。

鳳桐在一旁表示贊成,「對啊,沒準是因為他們沒看黃曆,不然今天怎麼可能出門呢?」活的不耐煩了,竟然想打劫他們。

哼,到最後,不知道誰打擊誰呢。

聽了他們兩個的話,龍飛煙嘴角又抽了抽,她現在真想抽這兩個看戲不怕戲台高的混球一頓。

真的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然而她的想法並沒有付諸行動,因為面前的流寇首領——一位英姿颯爽的女流寇已經開口道:「小妞,為了少受點皮肉之苦,把你身上的魔核和金幣交出來吧!」

龍飛煙嘴角揚起,「你們確定嗎?」

流寇首領冷哼一聲,「確定以及肯定!」

聞言,龍飛煙眯著眼睛看著他們道:「你們若能打過我,那就拿去,否則,免談!」

「小丫頭很潑辣嘛!」女首領冷笑一聲,至尊強者的氣息瀰漫開來,有種令人窒息的威勢。

見此,龍飛煙身上的強者氣勢也透體而出,比她更為強悍。

感覺到龍飛煙的氣息,女首領心中一沉,面色瞬間變得難看起來,她感覺到一種今天踢到鐵板的不妙感覺來。

而其他的流寇則是覺得失望。

他們只是見這個小丫頭孤身一人,所以才想著出來打劫一票,沒想到是個難纏的強者!

看著氣勢威嚴的龍飛煙,黑流寇們對視一眼,女首領玉手一擺,所有人手裡同時發起攻擊,龍飛煙嘴角揚起,露出一抹譏笑。

竟然打劫到她身上來了,真是太不自量力!

只見龍飛煙面前突然出現無數海浪,龍飛煙眼底一片冰冷。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奉還!

這些人既然敢打劫到她身上,那就要做好被反打劫的覺悟!

眼見打不贏龍飛煙,流寇們連忙四處飛散逃跑。

見此,龍飛煙哼了一聲,四條水龍朝他們竄去。

只聽不遠處傳來四聲不同的尖叫聲,隨後在龍飛煙的手裡,出現四枚儲物戒。

她顛了顛手裡的儲物戒,嘴角露出一抹笑意。

見此,鳳桐搖頭道:「唉,這些人也不知道怎麼想的,居然打劫到小煙煙頭上來,活該落得被打劫的下場。」 聽到鳳桐的稱呼,龍飛煙嘴角抽了抽,「鳳桐,注意你的稱呼!」

鳳桐吐了吐舌頭,重新回到空間之戒中。

龍飛煙順手把四枚儲物戒丟進儲物袋裡面,隨後朝寒冰城走去。

相比青嵐城,寒冰城明顯多了幾分蕭索。

龍飛煙站在寒冰城前,與其他百姓一樣排隊等著。眼看就要到她時,一陣嘈雜的聲音從遠處傳來,「寒家大小姐駕到,統統閃開!」

然而此時城門口聚集了大批人,就算已經提前出聲提醒了,但依舊有些人來不及閃躲,尤其是龍飛煙前面的孕婦,眼看著就要被馬車撞到。

見此,龍飛煙指尖凝聚出一根冰針,在無人發覺的情況下射進馬的前腿處。

馬前腿吃痛,當即一個踉蹌跪在地上,隨後,馬車裡響起一個嬌滴滴的女聲,似乎柔得能夠滴水一般:「發生什麼事情了?」

聽到她的話,龍飛煙沒由來的一陣惡寒。

光聽這口氣便明白,絕對白蓮花一般的人物,不過行事風格倒是一個陸卿的翻版。

而且她這架勢,絕對比陸卿的地位高,不然不可能如此囂張!

先前那出聲提醒眾人避讓的車夫走下車駕,圍著倒地的馬兒走一圈,然後走到車窗下道:「小姐,馬出問題了。」

馬車內伸出一隻修長白凈的手,只見那手掀開車簾,卻隨即又縮了回去:「去仔細看看那畜生怎麼了?」

聽了她說的話,龍飛煙搖了搖頭,對寒冰城的觀感差了許多。

能嬌寵這麼以為矯揉造作的,這寒冰城的城主又會是什麼公正嚴明的好人。

在得知這位寒假大小姐的脾氣后,龍飛煙也就失去了呆在這看熱鬧的想法,畢竟這樣被家族嬌慣長大的世家小姐,除了天賦比普通好意思按外,更多的便是自大!

一旦被這類人纏上,絕對是不死不休,就如同之前的陸卿一樣。

龍飛煙十分有自知自明,知曉自己身上帶有世家女子不歡迎標籤,也懶得應酬這些所謂的世家小姐們。

然而,這世上有一種東西叫霉運,就在龍飛煙一隻腳踏進寒冰城時,寒家大小姐的聲音響起:「那個穿白衣服的,你給我站住!」

白衣服?

應該不會指的是她吧?

對於自身自帶世家小姐討厭屬性,龍飛煙竟然從心地認定這白蓮花嘴裡的白衣服的,應該指得就是她。

只是,龍飛煙腳步一頓,隨後裝作不明白一般,又繼續向前走。

「白衣服的,你信不信只要你再走一步,本小姐叫人砍了你的腿。」女子的聲音依舊嬌滴滴、柔嫩嫩的,可說出來的內容卻陰冷的令人恐懼。

這次,龍飛煙臉色微微一沉,確信白蓮花叫的叫得真的是她。

於是她面無表情的轉身,看著寒家大小姐。

寒家大小姐已經從馬車上下來,待龍飛煙看清她的模樣時,簡直風中凌亂了。

誰能想到發出那麼嬌滴滴、柔嫩嫩聲音的少女,長得會是這副模樣。

——胖,肥,圓!

這三個字圓滿而生動的概況了寒大小姐的形象,因她的走動,而不停顫抖的肥肉,波濤翻滾的,簡直不堪入目。

龍飛煙簡直被那肥肉滾滾,閃花了一雙鈦合金的煙。

只見寒家大小姐三步並作兩步的衝到龍飛煙面前,怒道:「說,是不是你將馬弄傷的?」

龍飛煙眼神平靜地看著她,「證據呢?」

看到龍飛煙這副摸樣,周圍的人忍不住替她捏了把冷汗。

寒冰城寒家大小姐寒惜,那可是大部分寒冰城的人不願意招惹的存在!

先不提在寒冰城中寒家和冰家相互掌權,就說寒惜的天賦,那也是百里挑一的存在,所以即使長成這幅模樣,也依舊備受寒家的寵愛。

「你真的以為,我剛才沒看見嗎?」寒惜看著龍飛煙,眼裡充斥著怒火。

龍飛煙抬眸,淡淡的看著她,「你看到了什麼?」她可不認為以自己的速度和謹慎,會被她看到,會這麼說,不過是詐她而已。

「我……」寒惜語塞。

寒惜怎麼也想不明白,為什麼以往無所不利的招式為何今日不行了。

她跟本沒想到,龍飛煙不是寒冰城的人,也不會被她的身份所嚇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