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回來,他實已做好了與整個葬劍鑾為敵的準備,縱然粉身碎骨,也要湊夠那一百名仇人來墊背,這是獨孤門滅門當天,他對著自己父親獨孤九虹的遺體所起之誓。

一念,神。

一念,魔。

當年,名動天下,殺了魔天宮第三代魔王嘯行風的獨孤劍,人人口中的大英雄,竟在獨孤門滅門當天晚上,由人們口中的神淪為了魔。

實在是天意弄人,世事難料啊!

獨孤劍對此嗤之以鼻,不屑冷笑一聲,沒有再說下去。 「本來,整個葬劍鑾的人都以為你死了,但沒想到,你竟然還活著。」

龍大忽然極深沉的嘆了口氣,臉色有些失望,也有些期望。

「七天前,你忽然重現葬劍鑾,第一件事便是去了毒醫谷,殺了毒王鐵丘。」

獨孤劍沒有回應,似在默認,事實確是如此。

「然後,你去了泰德居,殺了當年劍王泰飲的後人,君子劍泰南。」

獨孤劍仍是默然。

「再後來,你去了侯爺府、瑤女池、七星洞和丁翠園,分別殺了銀劍侯爺侯天證、冰心玉劍瑤仙子、七劍奪命七星君和丁乾詭劍丁家衛。」

龍大一口氣將這六人的名字說完,自己神色都已變得有些惶恐。

「不!絕不可能!」

易水寒忽然歇斯底里道,只見他雙腿打顫,瞳孔極速收縮,臉色變得鐵青,一副不敢置信的樣子。

「這幾人都是葬劍鑾大名鼎鼎的葬劍尊者,實力已經強的一塌糊塗。」

「據說,銀劍侯爺侯天證和七劍奪命七星君,實力更是達到了葬劍宗王的級別。」

細思極恐,易水寒忽然瑟瑟發抖道:「獨孤劍縱然如何強大,也不可能在短短的數天內,來回穿梭數千公里,將他們殺得一乾二淨,而自己卻相安無事。」

「莫,莫非他,已經達到了……」易水寒忽然扭曲著臉,寒蟬的看了獨孤劍一眼。

「不!那已不是人,是神,是死神。」易水寒竟發了瘋似的。

「當死神降臨,太虛之境打開,天地,將不復存在……」易水寒忽然喃喃自語道。

易水寒撒腿就跑,跑的越遠越好,他寧願苟活於世,也不想再看到獨孤劍。

獨孤劍臉無血色的看著他,眉毛皺了起來,他劍已入鞘,沒有拔劍,似乎沒有殺易水寒的意思。

可奇怪的是,易水寒才走了兩三步,竟撲通一聲摔倒了,狠狠的砸在了地上,整個人竟似王八一樣趴著,頭破血流,狼狽之極。

「想走!沒那麼容易,除非,從我的屍體上硬跨過去。」

原來是星濤,他半邊臉已被削去,竟還沒死,縱然他是幻獸,生命力本就比普通人類強大許多,可這依舊可以說得上是個奇迹。

當信念轉化為力量,原來是件如此可怕的事情!

他靠著頑強的生命力和意志力,竟慢慢的攀爬了起來,殺氣騰騰的對著易水寒。

來自內心深處的憤怒,最能使人畏懼,特別是此時的易水寒。

星濤的拳頭忽然膨脹,在空中擊出,仿如極電。

嘭!

嘭!

嘭!

天空似在閃電打雷,一連七下方止,這是幻斗之法七星硫錘,七星硫錘如同飛行中似要爆破的手雷。

那手雷忽如流星般,在落下之際,發出七道天穹蒼峰,那蒼峰在臨近易水寒時,忽然直往他腦門穿鑿而去。

毫無疑問,這七拳無論打在誰的頭上,都將頃刻腦漿迸裂,窒息身亡。

易水寒心悸如裂,雙腿一軟,忽然毫無徵兆的撲倒在了地上,不停的磕頭,祈求道:「求求你,饒過我吧,我也只是聽命於人,身不由己……」

星濤本想一掌劈在他天靈蓋頂,可就這麼瞬間的猶豫不決,便已錯過了絕佳的殺死易水寒的時機。

易水寒見狀,趁機發力,劍掌陡起,剎那間虎爪一勾,當見血雨淋淋的一片,星濤胸前竟開出個血盆大的巨口來。

星濤痛的幾欲暈了過去,死死的咬住牙關,以免自己痛的忍受不住而咬舌自盡。

易水寒右手緊緊的勾住星濤的心臟,狡猾的笑道:「看你還不死。」

易水寒使出渾身解數,直往星濤心臟捏去,星濤痛不欲生,憤怒之下,冷不防伸出左手死死的掐住易水寒的脖子。

這顯然就是要同歸於盡的節奏。

易水寒的脖子被星濤死死的掐住,根本喘不過氣來,唯有垂命的掙扎。

他左手猛不停的亂抓,才眨眼的功夫,星濤掐住他脖子的手已被他抓成爛肉,肉血淋漓。

可星濤抱著必死之心,任他如何作怪,就是不鬆開手。

易水寒百般無奈,通臉已漲得青紅髮紫,瞳孔里血塊已凝結成了團塊,眼珠子也似要凸了出來,看著就要斷氣。

忽然,他猛睜開眼睛,指尖使勁一戳,忽聽星濤啊的一聲嚎啕大叫。

只見星濤的心臟登時被戳出一個指洞來,黑血止不住的往兩端泉涌。

這已不僅是一場死斗,更像是一場毅力的比拼,誰支撐到最後,誰就能贏下這場戰鬥的勝利。

星濤搖搖欲墜,單目昏黑,似要倒將下來,易水寒看著他呼吸漸而衰弱,知道他終於支撐不住,眼爍流光,十分艱難的笑了笑。

「該結束了。」

易水寒笑聲未止,星濤忽然跳竄起來,惡狠狠的說道:「死性不改。」

易水寒大驚不已,驚慌失措下只想趕緊捏爆星濤的心臟,豈料星濤越掐越起勁來,忽聽咔的一聲,易水寒的脖子竟已被擰斷,鮮血嘩啦啦的流個不停。

星濤砰的一聲將易水寒的頭顱重重的怒甩到了地上,只見他那雙死翹翹的眼睛凝視著星濤,瞳孔凸出,果真是死不瞑目。

最後一次微笑,星濤終於還是倒下了。

李立已廢,星濤已死,獨孤劍與李立的怨仇總算打消,再留下來也是無益,獨孤劍看了星濤一眼便轉身離去。

「休想走!」龍大忽然攔截道。

「我與你無冤無仇,並沒有理由殺你。」獨孤劍道。

「哼!你與龍大確實無冤無仇,不過,劍王泰飲曾救過龍大的性命,於龍大有恩,你殺了泰飲的後人泰南,我替他復仇,算是替他父親還恩。」

「否則,龍大即使苟活於世,日後下了黃泉,也是沒有臉面面對恩人的了。」

「迂腐!」獨孤劍道。

「當年劍王縱天下,生兒賜劍非君子。人間恩仇事千萬,何必強做出頭鳥。」獨孤劍忽而仰天長笑。

「哼!」龍大默然了許久,才接著說道,「人死何足惜?但願心無愧。龍大不是那種貪生怕死之輩。」

語畢,龍大瞬間幻化為獸,空氣似在磨拳搽掌,發出吱吱的聲響,熱量也在開始涌動,寒風漸成了熱風,似要燜燒起來。

「這到底是對還是錯,值得嗎?」獨孤劍問龍大,卻好似在自問。

「哼!對與錯,誰又能說得清楚。」龍大道。

「是啊?對與錯,誰又能說得清楚。」

獨孤劍不由自主的拔出了孤眼劍,這是他重出葬劍鑾來,第一次主動拔劍。

有時候,拔劍,不僅是為了殺人,更是為了自保。

「殺人,何嘗不是為了自保呢?」獨孤劍極為無奈的感嘆一聲。 天空雷雲密布,風起雲湧,電光火花交積,萬載高空上忽然響起一聲龍吟,龍大竟然幻化為青龍聖獸,騰雲駕霧,俯衝而來。

在葬劍鑾,上百個種族並存,其中最強的,當屬於人族、幻獸、血魔、飛靈、暗影和地噬這幾個種族。

各大種族盤踞一方,勢力相仿,相互牽制。

白雪,暗雲。

風,在咆哮。

獨孤劍,這個曾站在人族頂峰的男子,竟然久違的主動拔出手中的孤眼劍,向青龍急攻而去。

反態之下,是青龍的強大。

青龍騰起,一聲咆哮,獨孤劍所發起的黑颶風竟循著原先的軌跡,向外遁開。

不一會,便已盡數摧毀。

儘管如此,獨孤劍卻絲毫不感到意外,他喝聲鵲起,緊接著御劍如疾,手起劍落,趁勢又是一劍。

獨孤劍速度何其之快,縱然龍大有諸般的威力,也只有抵禦的戲份。

因為獨孤劍出手時,就沒想過給龍大反手的機會,當獨孤劍執意快攻時,天下沒人能比他更快。

「轟!」

「隆隆!」

轉眼間,獨孤劍已發出了一百二十一劍,竟然臉不紅,氣不喘,縱然當年劍王泰飲年輕如廝,亦不過如此。

可獨孤劍卻遠未達到頂峰,或許,天空才是他的極限。

若對手不是龍大這種變態級的怪物,恐怕早已被獨孤劍轟爛之渣了。

孤獨劍劍鋒一轉,身周呼呼,生出四道直有四十來丈的擎天颶風。

這四道颶風可不一般,比先前那一百多道颶風所加之和的威力還要強上一倍不止。

即使龍大是銅皮鐵骨,堅不可摧,碰上這四道颶風,也夠他喝一壺的了。

「哼!太也小看我了。」龍大喝道。

趁著獨孤劍蓄力的空隙,龍大竟然再度幻化,一下子生出三個頭來,未待獨孤劍發招,四顆青炎彈已極速發出,打了獨孤劍一個措手不及。

獨孤劍暴喝一聲,顯然有些不甘心,看著劍勢未成,只得先做防禦,另圖打算。

只見獨孤劍手中的長劍,在地上極速圈轉,畫地為牢,一股黑白相間的罡風由劍外飆出,像極了無極之門。

「二絕光門。」

獨孤劍再度暴喝一聲,劍念啟成,使出了自己最強的防禦之一,二絕光門。

二絕光門,因為無需蓄力,招式簡易無繁,防禦性極強,使得它成為了最為實用的防禦性招式之一。

但也正因無需蓄力的特點,此招總是不免少了一份葬氣之碩,在臨敵時,倘若遇到攻擊性極強的招數,幾番強攻之下,還是比較容易被攻破的。

獨孤劍雖能依賴他強大的勁力,抵禦住以往對手極大部分的攻擊,但他卻心知肚明,二絕光門的防禦能力絕抵不住龍大的青炎彈。

只因他失了先手,加上龍大的青炎彈快如迅雷,實在沒有時間給他使出其他更強的防禦了。

一時間,他心念電轉,只道唯有「二絕光門」才來得及使出來抵禦龍大的青炎彈。

這不,在抵禦了數秒之後,二絕光門果然抵不住青炎彈的強攻了。

幸好,獨孤劍剛才蓄力所使的那四道擎天颶風已經啟成。

獨孤劍劍鋒一轉,四道颶風同時向二絕光門的門心而去,竟形成了四條柱腳,嵌入了二絕光門之後,彷彿是他最強的後盾,硬是協助二絕光門將龍大的青炎彈撐了下來。

這還未止,那四道颶風螺旋般反轉,竟將那二絕光門反推了回去。

這簡直難以置信,獨孤劍竟然將純粹的防禦性招式,在颶風的協助下,當做攻擊性招式來使用。

估計,連當初創造出二絕光門的無極老人,也沒法想到吧。

「哼!耳聞不如一見,獨孤劍不愧是戰鬥的天才,他從不將自己的天賦浪費掉哪怕一點點」。龍大忽然由衷的贊配道。

龍大貴為四大聖獸之首,自然有他強大的地方,青炎彈不過是他精通上百種幻斗之法裡面其中的一種。

龍大在空中騰躍,龍爪似要抓破長空,這是禁忌的幻斗之法,風神之怒,唯有青龍一系的幻斗聖獸才可學習。

風神之怒,果然不同凡響,使將出來的瞬間,那四顆被反推回來的青炎彈,竟已被摧毀的塵埃也無。

眼看著風神之怒就要跟二絕光門正面接觸,獨孤劍也是絲毫不懼的樣子,威風凜凜的站在極光之內。

二絕光門越發的膨脹,門心忽然再度打開,就像葫蘆瓢一樣,發出一股強大的吸力,不一會的功夫,便反將風神之怒吸了進去。

風神之怒在光門裡不停的衝擊,震撼接觸,二絕光門險些支撐不住,好幾次被震出了裂痕來。

但孤獨劍絲毫不給龍大機會,只要稍微有點裂痕,那四道颶風立時湧上去,將那裂口填補上。

龍大知道如此下去,風神之怒恐怕會率先支撐不住,與其被反攻,倒不如繼續強攻。

心念至此,龍大忽然甩出粼光閃閃的尾巴在空中盤旋,又是一擊幻斗之法,龍吟之痕。

龍吟之痕掠過長空,繞過二絕光門,徑向獨孤劍本體而去。

這實在是絕佳的攻擊手段,因為獨孤劍此時還無法脫身閃避,要麼只能正面接下龍吟之痕,要麼被擊飛。

龍大信誓旦旦,就算是獨孤劍,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要接下龍吟之痕,也是不可能的。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