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靈原本就活潑,要是一直待在識海中也太委屈了。

金靈被安撫了,不怎麼高興的答應了下來,雲嬈為了哄它,將之前仙君給她的那兩塊碎片取了出來。

「這是九輪嗎?」

兩個碎片一大一小,圓圓的,中間一個小孔洞,上面刻繪了些梵文,看著倒是沒有什麼出奇的地方。

「嗯…」金靈被勾起了興趣,慢慢從金磚中將靈體擠出來,湊過去看。

雲嬈就見磚頭上浮起一個果凍樣的糰子,看起來Q彈Q彈的,不禁手癢。

「是頂輪和底輪…」金靈一看就知道是九轉玲瓏塔的哪個部分了,有些高興起來。

這次又是不一樣的碎片呢,看來跟著雲嬈遲早會收集全所有的碎片。

看完了碎片,金靈心滿意足,正要說些什麼,就被雲嬈逗弄的戳了一下。

金靈「哼唧」一聲,胖糰子便肉眼可見的盪了起來,果凍一樣在磚頭上不住地彈動。

不過沒等雲嬈再戳一下,金靈叫著「吐艷」,像是融化了一樣又把自己縮回了金磚里,任是雲嬈再怎麼叫也不出來了。

雲嬈拍拍磚頭,哄道:「等你回到靈肉之體中,我給你煉製好吃的飼獸丸…」

得到的回應是金靈傲嬌的「哼」了聲。

將九輪放回須彌靈玉鐲中,雲嬈在鐲子里查點一番…現在說起來她也算是小有家資了呢。

須彌靈玉鐲中,一堆鳳凰羽,一本打不開的書,還有一些衣物,以及她所採購的靈草,玉瓶中是她煉製的上品小元丹…不過這個玉簡是怎麼來的?明明仙君給她的都被她好好收在納虛袋中…

雲嬈好奇的取出一看,玉簡上的圖紋並不是凌霄門的流雲標識,而是一隻古樸大鼎的樣子,她想了想…這好像是在聞過峰上遇見的那個霸道老祖給她的…

被她放了鴿子…希望霸道老祖不要太生氣…

當時急著救金靈,她也只是將東西隨便收一收就去找林默了,沒想到竟是將這玉簡帶走了。

下回遇見了再還回去吧,不當人家弟子,也不好收人家東西…

金靈隨意一眼掃過雲嬈手中的玉簡,看見那的圖樣后愣住了…

乾坤鼎!

要說忘機還有誰能夠這般狂妄的將自己所用的丹鼎作為一門標識,也就只有當今丹道第一人——冥泫老祖了。

玉簡上的紋樣分明就是乾坤鼎!

問題是,它的主人怎麼會有冥泫老祖的東西?究竟它昏睡過去的時候都發生了什麼?!

難道蠢主人見過冥泫老祖了? 「主人,你怎麼會…有這個?」

雲嬈揚揚手中的玉簡,不經心道:「你說這個?哦,一個老頭給我的…」

「那老頭沒說他是誰?」

雲嬈想了想,記憶瞬間回到那天…

「從今往後,你就是我冥泫老祖的弟子了!」

被霸道老祖范兒又雷了一下,雲嬈答道:「…好像是冥泫老祖吧,他是這麼說的。」

「冥泫老祖還說了什麼?」金靈急切的問道。

冥泫老祖絕對不會無緣無故,將帶有自己標識的東西隨意給人的,要是能得到冥泫老祖的一點照拂,無疑雲嬈在丹道一途能夠走的更順暢!

「…要收我為徒…」雲嬈額前掛下三條黑線。

話說忘機大陸收徒都這麼隨便嗎?匆匆見過一面就能收人作弟子,可見不怎麼靠譜呢!

還有她真的不是一臉「缺師父,求帶走」?怎麼從玄靈老祖到道淵老祖,再到這冥泫老祖,全都對她的拜師興緻勃勃…

「你答應了?」金靈抖著音問道,看蠢主人這不以為然的樣子,好像跟它想的截然相反…

千萬不要告訴它沒答應…

「怎麼可能!」雲嬈瞥一眼金磚,慢條斯理說道:「貿貿然的我又不知道他是誰…何況我已經拜入凌霄門了,又怎麼能改投其他門派…」

「啊!」金靈簡直都要被它這蠢主人氣死了!

門派不門派的根本不是問題的重點啊!

冥泫老祖說要收徒,就算是凌霄門也會與有榮焉的!

不是每個人都能一顆丹藥生死人肉白骨!

冥泫老祖在忘機的地位說起來可是比玄靈那臭老頭都高啊!

金靈簡直都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要是它在當場怕不得按著雲嬈拜師。

只可惜…它當時沒醒來…

恨鐵不成鋼的給雲嬈科普完冥泫老祖的背景,雲嬈也是驚了一跳,沒想到霸道老祖來頭那麼大…

不過…看看金靈,雲嬈又覺得自己不後悔。

若是待在聞過峰上的話,沒準金靈可就醒不過來了。

不過這件事她可不會告訴金靈的。

「沒拜師就算了…」雲嬈揮揮手,不怎麼介意。

金靈:……

冥泫老祖至今都未曾收過弟子,當了他的徒弟得到的可是冥泫老祖畢生的真傳,而且…以冥泫老祖的地位,主人你會在忘記大陸橫著走的…竟然就這麼輕飄飄的說算了…

金靈的內心悲桑逆流成河…

不過再怎麼悲桑也是錯過了呢…金靈放棄自己想要回溯時光這種不切實際的幻象,蔫蔫地說:「那玉簡主人你看看唄…反正冥泫老祖給的,不看白不看…」

拜名震忘機的丹道第一人為師的好機會已經失去了,其他的便宜還是能佔一點是一點…

雲嬈猶豫。

不過還是不忍心金靈失望,只好將玉簡貼上眉心,一點靈識透入玉簡。

這一看之下,雲嬈終於明白金靈為何說自己錯失了大好機會。

而冥泫老祖,也果真不愧為丹道第一人! 靈識透入,玉簡中一道金光閃過,威嚴的聲音響起,雲嬈聽出那聲音正是冥泫老祖。

「入我鼎門,當遵師命。」

「師訓有三:不救該殺之人;不為妄殺之事;不逆天道輪迴。」

「世人多以為,丹道以丹為主,本門則修鼎。故為鼎門。」

「鼎為丹之器,丹為鼎之盈。修鼎則丹無損,修丹則鼎不成。初修丹,小成自得以為技,后修鼎,方知路漫其修遠…」

「丹成不外乎靈品,鼎成方得神品。」

「鼎之道有九,鼎為器、鼎得形、鼎聚氣、鼎有性、鼎知明、鼎生慧、鼎凝靈、鼎化神、鼎通聖。」

……

好一會兒,雲嬈的靈識才從玉簡中出來。

她驚嘆於冥泫老祖在丹道一途的極致,同樣有些內疚自己竟然不告而別。

從這塊玉簡而言,冥泫老祖是情真意切的將她當作弟子看重,玉簡中雖然寥寥數語,但也看得出是畢生所學。

尤其是將丹道轉為鼎道一說,恐怕迄今為止無人能出冥泫老祖其右,就算是並肩之人怕也罕見。

玉簡中冥泫老祖對所修丹道深覺有異,轉而反修鼎道,方知修丹為微末,修鼎才是正途。

成丹所靠的便是對鼎的掌控,若是將鼎掌控到極致,甚至能夠隨心所欲煉製丹藥,不再受常理所制。

雲嬈之前對煉丹略有了解,冥泫老祖的鼎道之法顯然是未曾有人嘗試過的。

不過老祖在鼎修之路已然有成,甚至為鼎之道定下九階,這無疑會讓雲嬈少走很多彎路。

暗暗嘆息一聲,這般好意,她卻是辜負了…

金靈一直在旁邊等著雲嬈看完玉簡,卻不想雲嬈放下玉簡后卻是一臉若有所思…

難道蠢主人見到的那個冥泫老祖是騙子?!

可是誰敢這麼大膽妄用冥泫老祖乾坤鼎的標識?就不怕老祖一顆靈品丹懸賞,天下修者追殺他到上天不能入地不得?

「…有什麼…不對嗎?」金靈低聲問道。

雲嬈搖搖頭,將玉簡收好。這樣的東西太貴重了,她沒有拜師,不能竊取偷學冥泫老祖畢生的心血。

「冥泫老祖當真不愧是一代大能…」雲嬈肯定的說道,只是有點可惜那樣好的機會卻被她無視了。

不過也沒有關係,她還可以學別的,就算是不能修習鼎道,也可以繼續練習丹道。

若教冥泫老祖得知,怕不得氣得瞪眼!

帶著乾坤鼎標識的玉簡豈是那樣容易得到的?若不是有他允許,誰又能輕輕鬆鬆打開玉簡,還不被乾坤鼎所傷?

原本交給雲嬈就是想讓雲嬈打打基礎,有了基礎才好跟著他修習。

卻不想雲嬈心中有愧,竟是沒有默契的第二次放了冥泫老祖的鴿子…

等到冥泫老祖再次見到雲嬈…他真是想要一掌拍死這白白浪費時間的逆徒!

不過這都是后話了,雲嬈現在正滿腔愧疚的將玉簡好好收起,還打算什麼時候能去聞過峰上親手將玉簡歸還。

看完了玉簡,雲嬈從窗子往外張望,焚天怎麼還不回來?

吞下百來顆鳳凰淚肚皮鼓鼓一時間飛不起來的焚天:唔…好撐! 等到焚天終於將那百十顆的鳳凰淚妥善吞下,挺著圓鼓鼓的小肚皮奮力振翅一飛——

搖搖晃晃的小胖雞再度升上半空中,打著嗝兒往兩峰之間的谷地離悠殿去了。

雲嬈正在小閣樓中收拾東西,按照她的想法去曲霜峰卻是不必帶走太多東西了。

反正去曲霜峰感覺上就像是上學住校,玄霄峰才是她的家…

焚天搖搖欲墜的終於飛到了小閣樓,一頭沖著窗子扎進來,撞翻了屏風,又打了兩個滾兒,才停了下來。

它岔著兩條小細腿坐在地上,長長的尾羽逶迤在身後,沒有半點鳳凰的威嚴。

雲嬈被嚇了一跳,回頭一看這是…胖雞?

焚天怎麼又胖了?

難道它又去吞吃靈珠了?

若要再毀了玄霄峰,可別怪仙君拿它燉雞湯。

焚天搖搖頭,伸了伸脖子,張開嘴…晶瑩剔透的小珠子被它吐了出來,每一個都散發著純凈而強大的火屬性靈氣…

金靈看的眼睛都直了——鳳凰淚!

還是這麼多的鳳凰淚!

鳳凰是神獸,可能一輩子也落不了幾次眼淚,沒想到這胖雞…

雲嬈也發現了,之前焚天寂滅褪羽時落下了一顆淚珠子,化作了鳳凰淚被金靈藏了起來,她記得仙君當時說…焚天還有很多…

焚天是得要有多能哭啊,才會攢下這麼多的鳳凰淚?

滿地都是,看起來能有一小盆了。

不過打趣之後,雲嬈又有些心疼。焚天這麼傲嬌,若不是真的難過傷心,恐怕也不會輕易落下眼淚的。

現在這裡有這麼多的淚珠子,也不知無人知曉時它究竟哭了多久。

難怪會有想要毀了玄霄峰,讓仙君帶它走的念頭…

吐出了鳳凰淚,焚天倏然輕鬆了不少。

它站起身,伸著小翅膀沖著雲嬈揮一揮:「都給我收起來,往後我就跟著你啦!」

雲嬈不禁莞爾,焚天這是將它的家當都帶來了嗎?

金靈雖然還不能移動,但也在雲嬈的識海中大叫起來:「主人!快收好!這麼多的鳳凰淚能做不少東西呢!」

鳳凰淚說來是一種煉器的極佳材料,神獸鳳凰的眼淚自然是不同凡響的。若是煉製武器,只需添加些許鳳凰淚便能借鳳凰之力淬鍊,提升武器的品質,還有機會在武器上附上鳳凰靈炎。

雖然鳳凰靈炎不必焚天口中所吐出的鳳凰焰那般厲害,但是其中帶有一點鳳凰真火,同樣難以熄滅。

而且鳳凰淚對於火屬性修者也有極大的助力,鳳凰淚中的一點鳳凰靈炎便能提升火靈根修者的靈根,雖然這一點對於雲嬈的天靈根而言是沒有什麼用,但是外面還有別的修者啊?這要是拿去賣,能值多少錢?

還不提異火對於鳳凰淚天生的親近,有了鳳凰淚就能夠收服不少異火,鳳凰炎或許是天底下等階最高的靈炎之一了,一般異火在對上鳳凰淚中的氣息時只有俯首臣稱的份。

若是什麼都不做,光是吞服鳳凰淚的話,僅僅其中的火屬性靈氣就夠受用不盡了… 總而言之,鳳凰淚這等好東西還是多多益善,越多越好!

雲嬈聽到金靈的話,頓時有一種自己在騙小孩的感覺。

明明是幫焚天收起來,但是這話從金靈口中出來,就完全變成了佔為己有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