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為什麼,閆默默感覺落瑩說『幫忙』兩個字的時候音調似乎有些加重強調的樣子。

她似乎看到了……有點黑暗的未來了……

不就是鍛煉嗎……有什麼的可怕的……這裡可是玄幻世界,她又不能修鍊,能怎樣呢,對吧……應該沒事的……吧……

……

第二天一大早,閆默默在被窩中睡得正舒服的時候,就又被落瑩堅持不懈的叫喚聲給吵醒了。

不同於昨日的大中午,今天的可是真的一大清早,閆默默明顯感覺自己完全沒有睡夠,睡眠嚴重不足。

閆默默沒有睜開眼睛,把被子蒙過頭,翻身背對著落瑩,堅持不懈地繼續睡覺。

看到明顯不願意醒來的閆默默,今天的落瑩並沒有之前的和顏悅色,在傅君絕的命令下,她完全不打算放任閆默默繼續睡下去。

落瑩露出個『和善』的笑容,雙手伸向閆默默被子的一邊抓住,然後快、准、狠十分利落迅速的抽起閆默默的被子。可以說是非常地不留情了。

原本卷著被子睡覺的閆默默瞬間被這一抽甩到了床的另一邊直接撞到了牆上,整個人瞬間都清醒了。

「卧槽!」閆默默睜開雙眼,坐起來一臉懵逼地看向站在床邊手中還抓著被子面露笑容看起來和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的落瑩。

只見落瑩十分平常地說:「閆姑娘,該起了,主上吩咐過你今天要開始鍛煉的,要早點起來不可以偷懶繼續睡的哦。」

閆默默看向外面,臉上充滿掙扎地問道:「現在起?這麼早?」

如果沒看錯,外面的天應該還不是很亮吧,自從她不用上學后她基本上就沒有這麼早起過,能不能先讓她再緩幾天調整下時差啊!她算看出來了,要是平時沒怎樣的時候落瑩是對她挺好的,但是有她的主上傅君絕的命令的話她絕對會嚴格遵守,完全不會可憐她,她對傅君絕的態度……落瑩莫非是傅君絕迷妹嗎!? 落瑩把衣服遞給閆默默說道:「閆姑娘還是快點起來吧,要是讓主上和杜公子久等了就不好了。」

他們也在?!這樣更不想過去了好嗎!鍛煉個身體而已他們要幹嘛!要是他們等久了不高興……

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頭,心裡清楚自己是躲不過去的閆默默只好一臉要赴死的樣子接過落瑩給她的衣服。今天的是一套看起來款式比較方便運動的衣服褲子,準備得非常充分。

迅速洗漱好換好衣物吃完早餐,然後跟著落瑩來到一處看起來有些空曠的院子,她記得附近好像是杜鴆的住處。

旁邊房間門虛掩著,落瑩站到一邊,示意閆默默自己進去。

閆默默只好上前推開門……

一條蛇突然竄出出現在閆默默面前,張開口露出它充滿毒素的牙齒,十分不友好。 情陷於諾,總裁的兼職太太 閆默默迅速後退半步,然後面無表情地站著不動。那蛇竄出來嚇了她一跳后也沒有繼續前進攻擊她,而是爬回主人的手上。

「喲,不錯嘛,膽量進步了,還以為你會嚇到尖叫呢,沒想到這麼淡定呀。」杜鴆就站在裡面不遠處,手中拿著當初咬了閆默默,同時也是剛剛閆默默開門時竄出來的那條蛇,一臉壞笑地看著閆默默說道。

閆默默依舊是一臉高冷地看著杜鴆,沒有說話。

[……媽呀嚇死我了!!!感覺腿都軟了!完全走不動!感覺心臟狂跳不止,完全就冷靜不下來!快把那玩意拿開啊!現在要說話聲音肯定也是顫抖的,不行我要緩緩!杜鴆這個人性格好惡劣啊完全不想和他相處!……]

傅君絕在裡面坐著,手中拿著茶杯,看著雖然沒什麼反應但是臉色有些白的閆默默若有所思。

那個呆樣子,估計是被嚇得不敢動了吧。剛剛她被蛇嚇到的時候,自己這邊好像也感覺到了一點什麼,她的情緒也能影響到嗎……

「怎麼不理我呀?被嚇傻了?用不用我讓我的小可愛和你多親熱親熱?」杜鴆說著把拿著蛇的手向閆默默伸去。

「把蛇拿走!」閆默默又迅速後退了幾步,和杜鴆保持著距離,警惕地看著他手中的蛇。

「嘖嘖,你還真不受女人歡迎啊,明明你這麼可愛。」杜鴆摸了摸他的蛇說道。

「別玩了。」傅君絕說道。

「嘖,好吧。」

蛇順著杜鴆的手臂爬進去,不知道藏到哪去了。

看不到蛇,閆默默的心稍微緩了一些,不過想到它可能還在杜鴆身上,就感覺絕對不能離杜鴆太近!

「回神了沒?」 王妃請賜教 傅君絕一臉嫌棄地看著閆默默問道。

就這樣也會被嚇著,真是膽小。

看到大腿發話,閆默默迅速回答到道:「回了。」

「你太弱了,杜鴆會督促你鍛煉,你好自為之。」

「不不不,不用了,你們應該都挺忙的,不用為為我這種小人物麻煩,我可以自己鍛煉的。」

[誰要他督促啊!我才不想冒著被下毒被蛇咬的危險啊!]

「不用客氣,我還是挺閑的,絕對有空監督你鍛煉的。」 閆默默的表情很明顯就是不願意的,這也更讓杜鴆的惡趣味高興了。

「你一個人堅持地下去?」傅君絕認真地反問。

[那肯定是……不行的……好吧。]

「我要怎麼鍛煉?」閆默默似乎放棄掙扎地問道。[你們厲害你們高興就好……]

她們那世界可以通過跑步之類的運動鍛煉身體,這邊不是靠吸收玄氣的玄幻世界嗎,她這個不能修鍊的普通人要怎樣鍛煉啊?扎馬步?不對那應該是武俠了……

就在閆默默開著腦洞的時候,負責監督的杜鴆出聲了:「要不……繞著府內的路先跑個十圈怎樣?考慮你現在身體那麼差,先慢跑好了。」

[我去還真是從跑步開始啊!在玄幻世界用這樣現代化的方式鍛煉她真的好嗎!這裡有好幾處房院路也不少繞著跑一圈也不小好嗎!十圈根本不少好嗎!循序漸進慢慢來你懂不懂啊!]

「太多了吧……我怕適應不來……」閆默默盡量讓自己顯得很柔弱的樣子。

「安心吧,我會注意分寸的,我可是煉藥師。」杜鴆拍拍胸脯保證道。

[你在我才不安心好嗎!話說你一個煉藥師不好好煉藥整天拿蛇嚇人做什麼啊!]

「別想偷懶哦,我會好好監督的,要是偷懶可是會有懲罰的,我的小可愛還是挺喜歡您的呢。」杜鴆身上的那條小毒蛇又爬到了他的肩上刷了一下存在感。

國術在海賊 生無可戀的閆默默最後只好認命地繞著整個宅院開始跑步……後面還跟著一條蛇,完全不敢停下來。但是體力太弱渣,到後面基本上都變成了走的了。

終於勉強跑了十圈,上氣不接下氣地跑完回到那個院子,閆默默整個人完全都累得不想動了,直接跪倒在地上手撐著地面不斷喘氣,完全不想再動彈。

閆默默回想起當年體育考長跑時的恐懼……

天知道她跑了多久,當年軍訓都沒這麼慘!

感、感覺……自己……是個、廢鹹魚了……

「喲,做得不錯嘛,那休息一會兒,我們來試試下一項吧。」

「還來啊?!」

「那當然,難道你以為就跑這點路就可以了嗎?」

[不!!!我要回家!!!!!]

閆默默一臉要崩潰的樣子。

「會、會死的!」閆默默喘著氣說道。

她現在就已經覺得自己要狗帶了。

「有我在這麼會死呢,大不了再給你多休息會兒咯。這也是為你好呀,你看你這個樣子,我這個煉藥師不用任何玄力都能輕易打到你了。你的身體平時看上去沒什麼問題,但其實氣血不足,還非常弱,不好好鍛煉你要怎麼活下去呢,他身邊可沒那麼好待啊,你很累贅,想要自由一點地活著的話,好歹別太脆弱呀。」

閆默默還在努力調整呼吸,完全不想回話。

「你要是實在不願意,找個地方關著你也是可以的哦。」

這當然不好,閆默默緩過氣道:「別,我覺得,還是可以,再補救一下的。」 她當然是不喜歡運動的,但是這連個手機電腦什麼的都沒有,在這個世界一個人被關著一點自由都沒有,那她豈不是要無聊死,而且那樣她什麼時候才能回去啊。

「那就加油吧~」杜鴆很隨便地鼓勵著。

閆默默只好認命地接受鍛煉,她也清楚這是對自己有好處的事情,雖然不喜愛。

好在杜鴆他們還是顧及著閆默默的承受能力,沒有把她折騰地太徹底,最起碼還能動。落瑩也有給她按摩擦藥,讓肌肉不至於太過酸痛。閆默默也沒有再失眠了,如今睡得超級快,累得一躺下就睡著了。其實每天早上她都有『掙扎』一下,但都被落瑩『無情』地弄起來。

連著幾天,閆默默都過著『水深火熱』如地獄般的生活。除了體力耐力,他們也還順便鍛煉了她反應力之類的,還特別顧及到她不能吸收任何玄氣所以只是單純地鍛煉她自身的身體素質。閆默默快要忘了這是個玄幻世界了。

其實她是有一點防身術基礎的,就是荒廢得差不多也沒什麼用就是了。

雖然是很累,不過,身體確實比以前好了很多,時間過得某種意義上也很充實。不過還是很累啊!很累啊!很累啊!

傅君絕大多都是路過順帶地看看她,看起來沒管她太多。杜鴆也不是時時都會看著她,有時候他也會離開去做自己的事情,閆默默偶爾還會發現他有在自己房裡煉藥。雖然閆默默對煉藥稍稍有點新奇的小興趣,但是聽說杜鴆那邊毒很多,她要是亂進去一不小心說不定就會中毒。雖然不知道是不是嚇唬她的,不過她還是不敢過去。

而且……煉藥也是要有玄力基礎的啊!玄力太弱的什麼職業都不能做,更別說她這種徹底不能吸收玄氣的廢。

落瑩是在她身邊最久的一位了,做事也十分細心面面俱到,閆默默她能堅持下來也多虧了落瑩的照顧。

一開始她覺得落瑩看起來也算是溫和,雖然或許是因為身份的原因沒那麼活潑,但也像是一位普通的年輕女孩。不過有時候落瑩陪她鍛煉時,她沒有看到落瑩有累的時候,閆默默只覺得她體力不錯。直到落瑩當著她的面輕鬆地把一塊石頭打的粉碎時,閆默默才察覺到原來落瑩也是挺厲害的。不僅僅是她,其它話少的下人們也是有些功夫的樣子,讓閆默默有種全世界就我最弱的感覺,有點小羞愧。

閆默默表示,天天陪著我給我當侍女的樣子真是委屈你了,給她真的是大材小用了。不過也難怪傅君絕會放心落瑩陪著她。

這天,閆默默照常在被窩裡掙扎著然後又被落瑩弄起來,半睡半醒地洗漱換好衣服,然後吃早餐。

不知道為什麼,直覺告訴閆默默,今天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然而這不能成為她今天可以不鍛煉的理由,還是要先去跑步熱身。

一個人跑到一半,她的速度突然變慢了起來…… 她感覺有點肚子疼,但是又不敢隨便停下來。

怎麼回事?應該沒什麼問題吧……她吃壞什麼東西了嗎?

閆默默十分糾結地繼續跑著,但是速度慢了很多。

但是感覺越跑越痛啊……不行了……

「你這是什麼速度。」不悅的聲音在閆默默前方響起。

閆默默看過去,是傅君絕。

她剛剛注意力都在肚子上,沒有發現他,看到他在那裡似乎對她那慢悠悠的速度不太高興的樣子,頓時有點緊張地加速跑過去。

然而沒跑幾步,她就停下來臉色有些蒼白地捂住肚子。

「你怎麼了?」傅君絕看到她臉色不對,上前伸手扶住她問道。

契咒並沒有什麼反應。

閆默默無力地靠在他身上,捂著肚子忍痛回答:「肚子疼……」

[怎麼回事這種疼痛!……等等!……這……]

傅君絕眉頭微皺,示意下人叫杜鴆過來,看著一臉痛苦的閆默默不知道要做什麼,勉為其難地暫時任由她靠著自己。

閆默默的表情又出現了一些莫名的變化,有些僵硬,低頭朝自己下面看去。

[這種熟悉的感覺……不會吧!?她要怎麼確認?!旁邊還有個男的!]

閆默默扶著傅君絕,換了個姿勢站著,悄悄扯了扯自己的褲子,想偷偷扭頭朝自己後面看去。

這點小動作當然瞞不過傅君絕,傅君絕有些疑惑地看過去。

他似乎還聞到了一絲血腥味。

「你受傷了?!」傅君絕突然瞟見一抹血紅。

閆默默身體瞬間僵硬,然後手迅速朝傅君絕的臉拍下去移開他的視線,臉埋在他胸口,傅君絕也被閆默默這樣突然的動作弄得愣住了。

「你別問!」

羞恥到想要原地爆炸的閆默默顧不得其他了,也根本沒心思管傅君絕會不會生氣了。

[啊啊啊啊啊啊!!!好尷尬!!!大姨媽竟然猝不及防地來了!!!]

閆默默感覺自己耳朵發熱,完全不想面對現實。

雖然她那個時代很開放,而且她也都那麼大了,這其實不是什麼大事,但是她本質上其實還是一個內向而且容易害羞的人,這也是她那麼宅的原因之一,突然發生這種事情一時間也是不太能控制自己的反應。

「發生什麼事?」杜鴆這時候也過來了。

聽到杜鴆的聲音,閆默默連忙起來從傅君絕身上離開看過去,看到跟在杜鴆身後一起過來的落瑩,彷彿看到了救星。

「落瑩!」

被叫道的落瑩跑過來扶住閆默默:「閆姑娘你怎麼了?」

其實她雖然肚子疼但也沒到站不住的地步,不過她那麼懶能靠著當然靠著==而且確實沒什麼力氣。

「我……我……那個……什麼……來了。」閆默默含糊地說道。傅君絕和杜鴆在這,她不知道要怎樣表述自己的情況,只能不斷地用眼神和意念同她示意,希望她能明白。

落瑩是明白了,但是杜鴆也注意到了,而且還特別直白的猜道:「你月事來了?」

閆默默惱羞成怒地對杜鴆吼道:「閉嘴!」 一件外袍突然落到她身上,是傅君絕。

「先帶她回房。」說完轉身離去,也沒有去看她。

落瑩扶住閆默默:「是,閆姑娘,走吧。」

閆默默紅著耳朵披好外袍,輕輕地對傅君絕說了聲:「謝謝。」然後快速離開回了房間。

落瑩很快就讓人準備好需要的東西,閆默默非常迅速地弄懂這個世界的姨媽巾要怎麼用,擦洗一番換好一切后,羞恥地窩在床上。

活了這麼多年,好久沒發生過這麼丟人的事情了……

「閆姑娘,你好了嗎?」落瑩在外面敲門問道。

「嗯,可以進來了。」閆默默努力平復了一下情緒。

落瑩進來,後面進來一些其她婢女進來收拾東西。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