錫蘭的不同於地球。這個世界各處都充斥著能量元素,即便普通人類無法使用超凡之力,但長期的接觸下,他們的身體素質依舊會增強。是地球人數倍。所以。人類感染病毒的時間有所增加。導致喪屍增長速度變慢。而初級喪屍的戰鬥力低下,面對身強體壯的人類,總是處於下風。

當西撒溜進白廳市的時候。看見了詭異的一幕。一群人類尖叫著,瘋狂向前奔去。他們的身後,沒有屍山屍海在追逐;他們的身前,卻有一隻驚慌失措的喪屍。

木有錯!在地球,是一群喪屍追著一個人咬;在這裡,是一群人類追著一個喪屍打!

「不要放炮她!媽蛋,敢咬我,看了剁了你的手啊!」一位手臂被咬破的市民,大聲喊道。

「堵住左邊的路口,逼她往右邊跑!那裡是死胡同!諸位懂得!」一位染著黑毛的不良,高舉手中的球棒喊道。

「歐歐歐歐……!白廳的朋友們,加油哦!」一對住在酒店的外地夫婦,拿著魔法相機,在陽台起鬨道。

看著這一幕,西撒無奈搖頭。這邊的喪屍太不爭氣了,森林那邊連機甲軍團都推倒了,你們這邊卻被愚蠢的人類追著打。不過也有讓西撒欣慰的地方,在與喪失追逐廝打的過程中,許多人類都被抓傷咬傷,但卻沒人在意。

正是因為對魔化病毒的不了解,導致許多蛋疼市民跟在警隊的身後,無償的貢獻力量,毫無畏懼的擊打暴徒,趁機發泄平日積攢的負面情緒,最後帶著『榮耀的傷疤』回歸家裡。

大約十點左右,城裡的喪屍基本被控制住,而這些被抓傷咬傷的人,卻是第一波喪屍的幾十倍。大約凌晨一點左右,第二波更加壯觀的喪屍潮爆發,除了個別被困在衛生間打不開們的悲劇外,大群喪屍衝出房屋,襲擊鄰居、家人。

這一次,警隊的力量再無法壓制喪屍,無數民眾興奮的沖了出來,高舉武器,再次與喪屍喋血街頭,最終導致喪屍數目直線上升,然後引出了皇家菠蘿、天譴教會、狩魔協會,最終平息了這次危機。

此刻,西撒靠在一根燈桿上,看著眼前這群無知人類欺壓可憐的女喪屍。胳膊被打斷,胸口插著兩把刀,大腿更是被手槍打中,但這隻女喪屍依舊頑強的站著,並不斷向人們發起進攻。圍觀的人類一會兒逼近,一會兒後退,雖佔據上風,卻無法擊倒這個不死的怪物。

「喂,你說這傢伙怎麼還不倒下?太可怕了,難道她是武者,竟然如此頑強?」市民a問道。

「怎麼可能?要是武者,我們早就倒下了!看樣子,應該服用了某種禁忌藥品。我聽說那些軍團在打仗的時候,總會給奴隸兵團注射興奮劑,透支生命力進入狂暴狀態,悍不畏死!」市民b回道。

「你這麼一說,我倒是想起來了!傳聞最近流出一種新葯,是用某種興奮劑改造的,注射后欲仙欲死,可以夜御百女不倒,你說這妹子會不會注射過量,進入狂暴呢?」猥瑣的市民c說道。

就在幾人討論的時候,剛處理完一起喪屍襲擊案件的警員也趕了過來。

收到上面命令的他,已經了解喪屍的部分特性,這幫傢伙不再是人類,而是被魔氣侵染的不死怪物,抓捕后也無法拯救,需要人道毀滅!

一顆特製子彈打過去,人群紛紛避退,『轟』動一聲,喪屍姑娘血肉四濺!警員又搞定一個怪物,多拿一筆獎金,屁民也漲了見識,看到了『活人』爆炸的精彩畫面。舔了舔嘴角沾染的污血,人民有說有笑的回家去了。

此時,西撒也尋了一個電話亭,鑽了進去。

「嘟嘟嘟……」

「喂?您好!這裡是天譴教會專線,請問您有什麼事?」甜甜的妹子音。從話筒中傳出。這個年代還沒有智能話務台,全是真人妹子,不用擔心冷冰冰的請按一,請安二……

「咳咳,您好,我叫西撒,是一名遵紀守法的好少年,那個,我要自首!」西撒組織一下措辭,開門見山道。

「嗯???」小妹妹在教會幹了兩年的接線員。見過舉報魔物的、見過請求幫助的、見過要捐錢的、見過請大夫接生的。也見過找天使要簽名的,但從沒見過要自首的。

「那個,我真的要自首!我有罪,我要贖罪!」

經過西撒推論。向天譴教會自首。是最好的出路。零之環、與血族的追捕。都是小規模的,只要有心,他有把握避開。到時往茫茫人海中一鑽,乾乾淨淨,誰也找不到。

但這次得罪的聯邦軍團,是官方組織,光是蒸汽飛船,就夠他受的。今天早晨事發,到了中午,他就被軍團鎖定在森林中無法逃離,時間拖得越長,他的機會越渺茫。那時候,他要是自首,肯定會落入軍團手中,到時要殺要剮全看軍團的心情。

但如今不同了!釋放魔化病毒后,白廳市必然亂成一片,怎麼也得死個萬八千人吧?不提白廳,光是森林裡面,掛了兩百多隻雜兵,外帶一台機甲,此外還有三個外族村落,以及海量野生動物,這是多大的罪過?此外,那些喪屍動物不同於城市中的人類,還會繼續移動,繼續破壞食物鏈平衡,破壞森林的生態系統。

達成這些成就后,搞死某上校之子的罪名,就不再是罪名了。他西撒再怎樣,也算一名重犯,有資格上《危害調查評估表》,而且他還身懷魔化b病毒這種潛力無限的高端貨色。

現在自首,教會絕不會坐看他落入軍團手中。天譴教會不是傳說中的教廷,這是一個中立善良的大組織,內部乾淨沒有半點齷齪,口碑良好大家都信得過,而且實力強大沒人敢招惹。只要他態度端正,就有機會接受改造,加入教會專屬的軍團中發光發熱,洗刷罪名,重新做人,同時還能得到不少鍛煉的機會,磨練技藝成,改過自新,成為一名值得尊重的正義陣營強者!

西撒能夠知道這些,還是從猴媽媽的育兒指環中了解到的。這枚戒指不但功能強大,而且還是一本合訂本小說,內含歷代擁有者的自傳。

指環歷任擁有者中,最強大的當屬血腥處刑人,戰爭惡犬。這傢伙一生腥風血雨,殺人無算,放倒現代,絕對是魔王一級的災禍。但他另一個身份卻很令西撒驚嘆,天譴教會討伐機關的部長,這也是『血腥處刑人』的來由。

這廝最初是南洲的一名能力者,與當地部落發生衝突,大殺四方,連人家供奉的神靈也屠掉了。那時,教會正在南洲拓展業務,接受了部落的委託,最終逮捕了戰爭惡犬。之後他改過自新,表現良好,最終加入教會,成為了一名高端打手,在血海里繼續大殺四方……

教會的討伐機關,就是專門為那些上了災害調查表,卻有心悔過的罪徒準備的地方。加入其中,各大洲的討伐邪-惡力量,可以繼續盡情戰鬥,使用任何手段都不會被鄙視,因為你是正義的。

深知其中內幕的西撒,一直有加入其中的想法。在討伐機關中結識一批神經不正常的超能力殺人狂做朋友,還能混到天譴教會重要幹部的稱號,以後在大陸闖蕩,碰到棘手的敵人,打一個電話,就有一幫自帶正義光環的兇殘變︶態來助拳,這是何等快意的事情?

原本,他想陪妹妹看完爭霸賽后,再尋個由頭加入進去,擺脫零之環的騷擾。沒想到現在碰上皇家菠蘿,逼他搞出了生化危機,這麼偉大的成就,還發愁進不去嗎?哈哈哈哈,小爺真是太聰明了!

「……」電話另一邊的小妹妹沉默片刻,接著問道:「您確定要自首?或者需要我幫您聯繫精神病院?」

「我確定!請認真聽我講,我的精神十分正常,沒有任何精神方面的疾病!除了偶爾的偏頭痛。我確實犯了罪,雖然是被逼無奈,但我依舊感到羞愧難安,所以打了這通電話,希望自首。我叫西撒,我的父親是瑪倫薩帝國阿肯市的副市長,一個多月前的地之禍,就與他有關!此外,我的外公是白銀密會的奧古斯丁,他和教會應該有些聯繫。這些你肯定不知道,不過沒關係,去找你們教堂的最高管理人,向他詢問!白廳是中域的大城市,這裡一定有天使,你們也可以詢問它。好了,接下來,我所說的,是十分重要情報,請務必記住,並轉告你們的高層。」西撒一本正經的說道。

「嗯嗯嗯!您請說!」對面的小妹妹似乎被唬住了,什麼副市長啊、什麼地之禍啊、什麼白銀密會啊,她統統不知道,但聽起來真的很不明覺厲哎!而且還有什麼天使啊!她只在教堂見過兩次,真的好好漂亮!要是藉此機會再見一次天使大人,那真是值了啊!

「請記住,我叫西撒,是黑臼齒瘟疫系的一名學員,因開發出某種能夠使生物魔化的病毒,被零之環盯上。……(省略若干字)……之後,這個消息被皇家菠蘿軍團得到,他們想以此開發出新的生化武器,便瘋狂追捕我。在逃亡的過程中,他們打碎了承載病毒的試劑,導致病毒擴散,無論城裡還是森林,都出現了魔化怪物,造成了不可挽回的災難。身為病毒的研發者,我有能力配置解藥!所以我要自首,在教會的幫會下拯救更多的無辜民眾,不讓病毒落入野心勃勃的軍團手中!還有,不要相信軍團的借口,他們誣陷我擊殺了一位上校之子,還偷走了什麼鑰匙,這是借口,我什麼都不知道!你們千萬不要信啊!不好,有人來了,他們是零之環的人,你們一定要來零之環的分部救我!我真的想要救大家啊,我是好人,給我一個……嘟嘟嘟嘟……」

西撒演的太像了!當他主動掛斷電話后,對面的小妹妹才回過神來,接著一個激靈,向神父的房間跑去。

「不好啦!夭壽啦!出大事情啦!神父,快別睡了,拯救世界的時刻到了!我們快點集齊七顆龍珠,召喚天使大人吧!」(未完待續。。)

ps:感謝胖子丶莫名的打賞! 離開電話亭,西撒整理一下衣服,接著攔住一輛汽車,說要去零之環在白廳的分部。

聽到西撒的話,司機頗為心動,但又有些猶豫。此時正是第一波喪屍大爆發的時候,它們的數目不多,分部全市各地,正被叔叔帶領熱心市民們全城追殺,處於絕對的劣勢。之前收聽城市廣播,已經知道這些傢伙可以合法擊殺。

剛剛他看到一隻喪屍從街道跑過,很是心動。如果一腳油門,加速碾過去,無論發生什麼,都是合法的,說不定還能撿一個錢包呢!但追殺那隻喪屍的人不少,未必輪得到他。一想到每天晚上回家上繳收入時,總是會被老婆暴打,他就更加捨不得西撒走了。

看到周圍亂糟糟的,西撒也不願多停留,掏出幾張面額最大的紙幣,他開口道:「帶我過去,全給你。」

「好吧,上車!」

半小時后,司機穿過數個街區,在一棟豪華大廈的面前停了下來。

「零之環的分部就在這裡?」透過車窗,西撒指向最高的那棟,問道。

「沒錯!拿錢來。」司機奪過鈔票,連忙點頭。

「在第幾層?」

「????」司機詫異的看著他,回道:「整棟樓都是!」

「……」被鄙視的西撒摔門而出,板著小臉,大步想著大廈走去。

進入一層大廳,西撒來到櫃檯前,挑了一個長相最甜的大姐姐,走了過去。

「您好,請問有什麼需要幫助的?」大姐姐甜甜的問道。

「那個,我叫西撒。你們總部似乎對我很感興趣?」說著說著,看到大姐姐越來越怪的表情,他自己也有些不好意思。雖然自己真的被零之環追蹤。但還是有種自吹的羞恥感覺,「呃。你別這樣看我,對了,這些東西,是你們的吧?」

想到從拜倫屍體上搜到的證件,以及那張地圖和甲殼蟲追蹤器,西撒全部取了出來。

大姐姐雖然認不出這些東西有何用,但隱蔽處的零之環標記卻做不得假,這些東西確實是組織的。而且似乎是內部專用。

「這些……」櫃檯姐姐遲疑道。

「我幹掉了你們一個外圍成員,從他身上得到的。你們組織真的在追查我,我現在上門了。我叫西撒,黑臼齒學生,你們組織一路追到阿肯市,最後失去了我的蹤跡……」強忍著心中的違和感,西撒硬著頭皮說道。

「哦!」大姐姐愣了一下,接著專業的回道:「請稍等,我這就去聯繫組長!」恭敬的一禮后,她小跑著向後台奔去。

十分鐘后。西撒被保安引入了二十層的一間房屋中。

打開房門,標準的會客廳布置。

西撒剛進入房間,一個留著絡腮鬍的大叔熱情上前。握手說道:「西撒先生,您好,很高興認識你。我叫杜魯門。」

鈾光神拳杜魯門?!!好霸氣的迎接陣容!

「呃,你好!」零之環的人如此熱情,西撒很不適應,大家談不上仇人,也沒必要這麼親密吧?尤其頂著如此兇殘的名字,能不能霸氣一些?別給那位同名丟臉啊!

「您似乎對我們有誤會?」杜魯門斟詞酌句道。

「啊?有嗎?」西撒張大嘴巴,一副我很無辜的表情。

「您對我們抱有很深的戒備。而我們對您毫無惡意!你的警惕,讓我不知該如何表達善意。」杜魯門很苦惱的說道。

「善意?派人跟蹤我?」西撒挑眉。問道。

「您的行蹤不定,我們只是派出下屬成員。想與您搭上聯繫,好更進一步的交流,可惜您不分緣由的拒絕了。」杜魯門聳肩,語氣十分無奈,好像他們熱臉貼了冷屁股,結果西撒還是屁顛屁顛的拐了回來,這是何苦呢?

「聯繫上我,再卸掉我一支胳膊?若非我還會兩下子,早就被打爆了!」想到被拜倫打爆的胳膊,西撒不自覺的吸了口冷氣,語氣也冷了不少。小爺上門可不是來求助的,而是做生意,何必給你們好臉看?

「嗯?!!」聽到這裡,杜魯門震驚的看著西撒,一副比西撒還要無辜的樣子。

「拜倫b6。」西撒無奈道

「某種維生素的牌子嗎?」鬍子大叔開始裝糊塗。

「我剛剛交給櫃檯的身份證明,b型6號,具體什麼計劃,你該不會不清楚吧?」

「啊!那個啊!我想起來了,一個無足輕重的小計劃,差點忘記了。至於你說的拜倫,本就是組織的外圍成員,素質低下沒什麼經驗,完全不能代表本部的態度。我們下達了與您聯繫的命令,結果落到這種野傭兵的手中,就變了樣子。這是我們失職,不應該派這種不懂規矩的下屬,而應該選擇精英成員才對!」杜魯門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不僅抹清了責任,還貶低了西撒一把。你這種小角色,只配外圍嘍啰抓捕。

「算了,不談這些,說正事。」不願與對方扯皮,西撒直言道。

「哦?尋求庇護嗎?!你的事情我們有所了解,雖然皇家菠蘿是軍方組織,但這次抓捕只是小分隊的私下行為,我們零之環出面,完全可以保住你。你加入零之環后,總部會單獨為你準備實驗室,配備足夠的助手,經費充足,給你足夠的自主權。至於自由問題……」

在西撒等待的數十分鐘內,杜魯門也拿到了西撒的資料,大致弄清了少年的經歷。在學院開發出一種變種魔化病毒,很有研究價值,之後在北冥界內亂的時候逃跑,又借著阿肯市災禍事件的餘波神秘消失。一個月後,出現在白廳,搞死了某個上校的兒子,被聯邦機甲軍團追捕。對付這種走投無路,又毫無社會經驗的無知少年,他很有把握。殺價嘛,這可是我的強項!

看著滔滔不絕的杜魯門,西撒乾咳兩聲。打臉道:「咳咳,閣下搞錯了。我來這裡,只想做一筆小生意。」

「啊咧?做生意?」杜魯門愣在那裡,嘴巴一張一合。別介,我台詞還沒說完呢!

「時間緊迫,我來和你們做筆小生意,機不可失,千萬別錯過哦!」西撒調整心態,開始自誇起來。雖然和零之環不對付。但做買賣的態度一定要端正,關係鬧僵了不好,教會要不了多久就會趕到,必須抓緊時間了!

「你被軍團通緝,你知道嗎?」

「當然!我已經自首了。」西撒微笑道。

「自首?!」杜魯門聲音突然提高,驚奇的問道。

「沒錯,我打了天譴教會的電話,懺悔了罪過,他們一會兒就過來接我。所以咱們要抓緊時間,別讓這筆關乎貴組織利益的生意黃掉。」西撒猛點頭。很配合的答道。

「教會?!」杜魯門的聲音更大了!教練,我要舉報!這熊孩子不按套路出牌啊!

「嗯,是教會!白天時。我被軍團追捕,走投無路之下,釋放了我獨家研發的魔化b病毒。」西撒乖乖的答道。

「病毒?!」杜魯門驚了!你這熊孩子怎麼能這樣?難道你已經計劃好了一切,趕盡殺絕嗎?給哥一個出招的機會能死嗎?!我的業績,我的業績啊!

「沒錯!軍團來勢洶洶,我沒辦法,只能出此下策,用病毒阻擋了一支機甲小分隊,並毀掉了附屬軍隊。此外。城裡爆發的襲擊案,也是這些病毒造成的!」西撒一副羞愧的表情。但眼中卻是掩飾不住的得意,「這種病毒就是零之環看上的東西。具體數據你們總部應該有記錄,但你肯定不知道,我大致解釋一下……」

西撒用簡單的話語,介紹了魔化病毒的特性,神馬超速感染、超速進化,成本低廉效果超強,潛力無窮,既能得到魔物的力量,又能被人控制,而且生命力比魔物還要強,只要腦袋沒被打爆,就是不死之身……至於缺點,卻絕口不提。

「真有這麼厲害?」杜魯門吞了一口唾沫,問道。

他從資料中能夠分析出,這種病毒確實很有潛力,否則總部也不會專程派人尋找西撒,但對面的少年吹的太玄幻,他實在不能確定幾分真幾分假。要是有足夠的時間,自然可以討價還價,背後偷偷調查,但現在對面少年殺招太狠,自斷後路破釜沉舟,已經放話說馬上就要被教會帶走,他哪裡敢拖延時間?

「你不信我,難道還不信任皇家菠蘿?他們白天派出十二台機甲,以及兩百名全副武裝的士兵,這是什麼陣容?我一個還沒畢業的小嘍啰,能和他們抗衡嗎?但最後呢?一台機甲被毀,兩百人全部陣亡,我成功脫身,至於現在森林裡多了多少喪屍野獸?又進化到何種地步,我實在不敢猜測!你們明天派人一探便知。」

西撒這段話到是沒撒謊,但這批喪屍可不是普通感染體,而是他耗費全部庫存,口吐白沫,差點精盡人亡,才精心打造的喪屍軍團,成本奇高無比,不過杜魯門並不清楚。

「還有,至於普通喪屍的特徵,你隨便在城裡抓一隻就清楚了。對了,城裡出現喪屍完全是一個意外,它們可能是森林中被感染的鳥類飛進城后,造成的二次感染體,各方面都會弱一些。總之,如此划算的生化武器實在難找,你們千萬不要錯過啊!萬一它被我代進監獄里,你們就再沒機會了哦!對了,一會兒教會的人趕到,您千萬別這麼說啊!把責任都推倒軍團身上,病毒是他們追殺我時泄露的,我是無辜的,這可是談成一筆生意的基礎!」西撒繼續忽悠,絕口不提那些喪屍鳥也是他精心改造的事情。

「呃,那個,你稍等!」杜魯門咧了咧嘴,露出一個苦瓜笑容,說道。

「沒問題,我不趕時間,您隨意!但是,教會絕對不會放任這些喪屍不管的!」

「……」

在心中捅了西撒幾百刀,杜魯強笑著出門和秘書談了幾句,接著又回來繼續談。(未完待續)

ps:感謝大家一起穿越吧的評價票。

評價票是好東西,有多餘的話,都投給我吧!還有推薦票。

按照這個節奏,西撒再過兩章就要進去撿肥皂了…… 再次回到西撒對面,杜魯門坐定,和顏悅色的問道:「那麼,你想要什麼?又打算出售什麼?」

形勢比人強,熊孩子不怕死,整出這麼大的場面,又向教會自首,他只能認栽。..如果他能抓住最後一次機會,弄到最原始的病毒樣本,等熊孩子進了教會的監獄后,全大陸只此一家。教會或許會研究病毒,但絕不開發利用,那時,零之環依舊領先其他勢力一步,這筆生意不虧。

「我要出售的,自然是最原始的病毒,此外還有抑制感染的疫苗培育方法。有了前者,你們可以進一步開發,無論是能夠大規模感染的病毒武器,還是製造超級魔化戰士,都是不錯的選擇。至於後者,開發出疫苗,可以第一時間控制病毒傳染,到時你們絕對能大賺一筆,此外,這麼大的功勞,還愁教會不獎勵你們?」西撒展望道。

「我不是傻子,東西未必有你說的那麼好,不過我也沒辦法確認你的話是否屬實。這樣,我給你一個機會,說說你的條件,不過分的話,這筆生意還是可以談的。」

看到西撒眼中那藏不住的貪婪,杜魯門又找回了底氣。說來說去,你小子還不是想要好處!時間這麼緊迫,你肯定比我更加著急,我再拖一拖,你早晚不得答應?

「雖然病毒很珍貴,但形勢所迫,我不得不賤價出售。不過有些損失,你們必須補償我。我當初被你們的拜倫打爆一隻手臂。消耗了唯一一具克隆身體,然後為了躲避你們的追蹤,又……還有製造亡靈浪費的材料……還有交通費……住宿費……購買紀念品的花費……還有預賽的門票……還有昨天的早飯錢……還有……」

「你說夠了沒有?談重點!」五分鐘后,受不了西撒啰嗦的杜魯門大怒,扯著嗓子吼道。

「啊啦,就這麼多了!」西撒閉上嘴,賊笑起來。

「到底是多少啊?你說那麼多,我怎麼可能記住!」杜魯門翻著白眼回道,這小子分明就是找茬。

「這是材料的清單……」西撒從口袋中掏出準備好的清單。

「你耍我呢?一具患級克隆身體!要不了幾小時你就被教會帶走了,怎麼克隆?這東西的成本就要千萬。而且及耗費時間。如果你血脈特殊,還未必能培養出來!咱們談點實際的好嗎?你的病毒什麼價值,你自己也清楚,不要太過分。否則一拍兩散。」杜魯門丟掉清單。無奈的盯著西撒。

「沒問題!那張用是來活躍氣氛的。這張才是正品,請過目!」西撒掏出第二張清單。第一張內容之過分,他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不過講價嘛。自然要掌握主動權,先漫天要價,這樣才好就地還錢!

「咳咳咳,這些材料都很稀有啊,我們分部也沒多少,還有著幾個,分明是亡靈法師才用的材料。我們零之環是正統的生物公司,不沾染死亡力量的!」

第二份清單比起第一份來,合理了許多,雖然還是有獅子大開口的嫌疑,但卻在杜魯門的接受範圍內,甚至比他預期的還要低一些。

「那這幾個地方可以劃掉,不過這些你必須給我。我這次損失太厲害,馬上又要被教會帶走,以後會碰上什麼都不確定,必須有些東西來防身!」西撒掏出一根油筆,在清單上畫了幾筆。

西撒白天為了培育喪屍軍團,不僅用幹了全部血蜜,靈魂糖漿也是消耗大半。此外,上次回收的心臟引擎、在北域收購的兩瓶融血劑,還有幾份高級亡靈器官,全部搭了進去,打了水漂。他這次突發奇想和零之環做交易,主要是想回本,進了教會就沒機會接觸外界,現在至少要湊齊一份製作木乃伊的材料,儘快將拜倫做出來防身。

與杜魯門一番討價還價后,雙方終於僵持不下,敲定了最終價格。

西撒爽快的交出了一瓶準備好的病毒原液,又將抑制病毒的疫苗培育方法默寫出來。而杜魯門也派秘書取來一個高級手提箱,裡面整齊碼放著各類試劑,以及封存完好的材料,還有數瓶純死亡屬性的魔液,足夠西撒修鍊一整年。

接過箱子,查探完畢,西撒一臉的悲傷失落,但心地卻笑開了花,一瓶體液病毒能換這麼多東西,真划算!一旁的杜魯門同樣如此,覺得自己賺了大便宜,區區一批廉價材料,就能換到前途無量的病毒母本,真值啊!總之,雙方都很滿意。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