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著胖丁的叫喚,想著那道紅色的妖魅的身影,她的眼皮不自覺的跳了跳。

告別了狼群,她抱著胖丁就快步朝著森林深處走去。

那個妖孽還在等著她報答救命之恩。

雖然,她極其的不情願。

有胖丁指路,雲九很快就進入到了森林深處。參天大樹茂密,幾乎將陽光都遮擋住,顯得有些陰森潮濕。

耳邊,倏然傳來了一陣陣的劍嘯,靈元的餘波一浪一浪襲來,雲九微微有些不適。

躲在一旁,她懷抱著胖丁,看向不遠處的一片空地。

大概有幾十人,糾纏在一起,看不出來到底誰跟誰是一邊的,反而更像是一場亂斗。

皺眉,她想不透這些人在做什麼,轉身要走的時候,倏然身邊一道紅影一閃而過。

只聞的鼻息間一抹幽香,還沒來得及反應,整個人猛地騰空。

帝鳳溟手腕一動,雲九整個人已經被托起。狹長的眼眸瞥了一眼那場亂斗,他腳下微動,人已經開始往森林更深處邁進。

「你放我下來!」

雲九有些惱火。這個男人是什麼意思,難道不知道她沒有靈元嗎?

「然後讓你一直走到天黑?本尊的時間,不是這麼被你浪費的。」

帝鳳溟妖孽般的臉上勾起了一抹調侃,琥珀色的眸子落在雲九身上的時候,閃過了一絲驚訝。

「喂!你叫什麼?總不能讓我一直叫你『喂』吧!畢竟,像你這樣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叫你『喂』豈不是太失身份了!」

雲九鎮定心神,反正他現在不會殺她,現弄清楚情況再說。

這個男人強大的不要不要的,在他手裡,現在的她簡直是螻蟻。

帝鳳溟聞言,腳下一頓。「帝鳳溟。」

帝鳳溟?

雲九眉頭倏然皺起,她總覺的好像在哪裡聽過這個名字,但一時半刻間,她就是想不起來。她甚至都不知道,這個熟悉感是這具身體的記憶,還是來自她雲九的記憶。

「你到底……」

「到了!」

雲九正待問的話,忽然身下的托舉之力猛地消失。

直到穩穩站定,她才鬆了一口氣:還好她反應快。 這是無回森林最深處的一個洞穴。

雲九發現這個地方很奇怪,明明看起來什麼都沒有,但就是給人一種奇怪的感覺,就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牽引著她一般。

「這是什麼地方?」

她四處走動了一下,見帝鳳溟正望著一處石壁,不由開口問道。

「鳳骨既已認主,你催動它,解除這個封印。」

帝鳳溟往後退了兩步,將位置讓給她。琥珀色的眸子落在石壁上,變的深邃不見底。

鳳骨認主?

雲九狐疑的看了一眼帝鳳溟:「只有鳳骨才能夠解除這裡的封印?」

所以,他的目的一直都是鳳骨?

難怪他之前那麼「好心」的將鳳骨還給她,定是知道這鳳骨已經認主了,他拿到根本沒用。

這個妖孽,要不要這麼腹黑!

不過,以帝鳳溟這麼牛逼的人,竟然還有他解決不了的事情?

伸手摸了摸脖子上的玉骨,看來這東西不簡單。

「你似乎問的太多了。」

帝鳳溟眼眸微眯,一抹危險從他的眸光中一閃而過。

「不多不多。」

雲九有恃無恐,她吟吟一笑,從脖子上將鳳骨取下,一臉無辜道:「你總該跟我講清楚,怎麼解除封印。你知道,我是個連靈元都感知不到的廢物嘛,你覺得我能夠幫你解除封印?」

「幫本尊?太看得起自己,可不見得是好事。」

帝鳳溟妖孽般出塵絕美的臉上,浮起了一抹魅惑的弧度:「至於鳳骨……」

話音未落,只覺得一股靈元瞬間將她籠罩,手裡的鳳骨忽然騰空而起,飛到她的上空。

瑩白的光芒從她的頭頂彌灑而下,只聽得帝鳳溟低吟一聲「專心」,就感覺整個人好像一瞬間進入到了一個奇特的空間。

一樣是藍天綠地,跟外面看起來好像沒什麼區別。

「竟然是空間?」

就在雲九呆愣之時,耳邊倏然傳來了胖丁驚訝的聲音。

雲九看著身邊倏然多出來的胖丁,皺眉問道:「你是說,隨身空間?」

「對啊主人,這就是隨身空間。這裡靈元十足,最適合修鍊不過了。而且這個空間的大小是隨著主人的實力變化的,主人的實力愈強,這裡的空間也就愈大。」

胖丁驚喜的在上面打滾。

雲九想起,當時的歸無殿主上,也擁有一個隨身空間。

如此可遇而不可求的事情,難道,是因為鳳骨?

「主人快來看!這裡有靈果,還有靈田!」胖丁的叫喊讓她在隨身空間中往前走去,入眼的就是一顆顆碩大的靈樹,上面結著硃紅色的果子。

赤珠果?

雲九認識這個,以前在歸無殿的時候,她也吃了不少的赤珠丹。赤珠丹是由赤珠果煉成的,有洗髓的功效,可以剔除體內的雜質,但效果遠不及赤珠果十分之一。

胖丁囫圇吞棗般的,一個一個的赤珠果被它扔進嘴裡,在雲九的震驚中,看著它小小的身軀愈來愈大。

「主人,快來吃!」

一個赤珠果朝著她扔了過來,雲九想到她現在這具廢材的身體,張嘴就咬了下去。

清甜。

一股清冽的氣息瞬間從她的喉嚨直達四肢百骸,最後在回到丹田處的時候,消失殆盡。

還是不能匯聚靈元?

就在雲九納悶的時候,丹田處倏然傳來一股灼熱,膨脹,爆裂。

五彩流光,將她的周身鍍上了一層炫麗的光芒。 「主人竟然是五靈根?」

胖丁瞪著它的圓眼睛,「咕嚕」一聲,驚訝得連到嘴的赤珠果都掉地上了。

雲九隻覺得一股燥熱在她的身體內四處遊走,待到一切恢復時,她才感覺到丹田再也不是空空蕩蕩。

「應該吧。」

雲九感受著丹田內的充盈,試著將靈元在體內運行,發現一切變得暢通無阻,就連她整個人有變得精神起來。

熟悉的感覺再次將她充斥,她的眼神倏然變得凌厲。

雲柔,你應該不會想到吧?

即使她雲九重生在了一個廢材身上,也能夠開出五靈根來!

幻靈鏡,指日可待!

等她穿越位面結界,回到歸無殿,所有曾經她遭受到的屈辱,都會千倍萬倍的還回去!

「你總算是來了!」

一個輕佻磁性的男聲彷彿從遙遠的地方傳來,令雲九渾身一震,在隨身空間中尋找著說話之人。

「不用找了,小爺我只是一抹靈體,你個肉眼凡胎,是看不到的。」

輕佻的聲音再次傳來,帶著一股難以掩飾的傲慢與自負:「等了這麼久,這比翼雙空總算是開啟了。小丫頭,幫小爺一個忙。放心,小爺我不會讓你白幫的。」

「你要我做什麼?」

雲九心念微動。

這個地方叫比翼雙空?聽名字是不是意味著,還有另外一個空間?她還是第一次知道,隨身空間裡面,還可以有靈體的存在。

「將你右手邊的黑色輪盤打破。」輕佻的聲音傲慢中帶著一絲激動。

側過臉,雲九這才看到,在離她不遠處的地方,的確豎著一個黑色的輪盤。輪盤上刻畫著繁雜的花紋,看起來十分詭異。

雲九忽然笑了起來,她看著前方,盈盈淺淺道:「你就那麼肯定,我會幫你打破輪盤?再者,你一抹靈體,又能夠許我什麼好處!這隨身空間是我的,你卻出現在這裡,你總不能說你是這空間的主人吧!」

「年紀不大,心眼倒是不少!」空間中的靈體冷哼一聲。

話音剛落,一個身著白色錦衣的俊逸少年出現在了她的面前。少年大概十六七歲的模樣,俊俏的臉蒼白得幾乎透明。他如星辰般閃耀的眸子落在雲九的身上,帶著一絲戲謔和輕蔑。

「五靈根,煉血師,還擁有馭獸之力。而且……」

一抹邪笑從他的嘴角揚起,笑的讓雲九有些毛骨悚然。

「而且什麼?」

「你換了靈魂。你不是雲北涼,你叫雲九,來之第二位面。」

「你到底是什麼人!」

雲九眸光一凜,警惕的盯著面前的錦衣少年。能夠如此準確的說出她的名字,她的來歷,這個忽然出現的靈體,只怕沒那麼簡單!

「怎麼,怕了?放心吧,小爺要是想你死,就不會束魂的方式,將你的靈魂送到這具身體里了。」

少年白了她一眼,緩緩走到那黑色輪盤前面,墨色的眼眸變得深沉。

「是你?你為什麼要這麼做!」

雲九驚呆了。

她一直以為,她的重生只是一個偶然,卻怎麼也沒想到,將她的靈魂送到這裡的人,竟然會是面前這個少年。

一時間,她對這個少年的心情,無比複雜。 「因為你是五靈根,只有你,才能夠幫小爺解除封印,走出這裡!」

錦衣少年轉過身看向雲九,輕佻的神色變得複雜。「小爺我並不是要你報答,只要你幫小爺解除封印,小爺我跟在你身邊都可以。小爺我也曾經所向披靡,如果不是……往事不提也罷。畢竟,你也不甘心就那樣死去,不是嗎?」

他看著雲九,眼裡閃爍著興奮。他選的人,絕對不會錯!

「是。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就那樣死去,我要報仇!」

雲九爆發出一股強烈的恨意,她目光灼灼的看著錦衣少年,眼裡不再是警惕與排斥。「雖然我知道你的目的並不是因為我,但我仍舊很感激你給了我第二次的生命。」

少年哼了哼,幾近透明的臉上,浮起了一抹「我就知道是這樣」的神色。

「你現在是不是可以告訴我要怎麼,才能打破這輪盤?」

雲九看著那黑色的輪盤,她還真不確定自己能不能做到。

「天璣。」

「恩?」

雲九疑惑的看向他。

「小爺我叫天璣。」

「天機不可泄露的天機?」

少年面色一僵,白了她一眼:「天璣搖光的天璣。有沒有點常識?」

「抱歉,還真沒有!」

雲九挑釁的看了他一眼,明明看起來只是個十幾歲的少年,卻偏偏說話老成的不行,好像活了幾百年幾千年一樣。

「小爺我不跟你一個小丫頭計較。小爺被這比翼雙空封印住,無法動用靈元。你只需要將這輪盤打破,小爺我就能夠自有出入這個空間了。」

天璣抱胸,一臉我就是這麼牛逼的表情,看得雲九不由的扯了扯唇角。

「好吧。但是我剛剛才開了丹田,不見得能夠打的破。」

說著,雲九將丹田內的靈元彙集到右手,在右掌中形成了一團白色的水霧。隨著靈元越來越多的往右手涌去,水霧變得越來越大。

「嘭」的一聲,只見那水霧擊在那黑色的輪盤上。

瞬間,輪盤出現了裂痕,慢慢的慢慢的開始分離,最終分裂成了無數塊。

雲九看著自己的手掌,沒想到這具身體才剛剛開了丹田,竟然直接就步入了陰靈境二階,從一階跳過去了。

怎麼能不驚訝!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