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任何的話語,大手一揮,兩道恢弘無比的劍氣化光而去,在齊航趙越兩人驚恐的目光之下,直接沒入了他們的咽喉之中。

天人出手,在這樣的力量之下,五境的修行者不過是螻蟻。

輕易的抹殺了眼前的兩人,老人的怒意才算是宣洩了一些,而後看著驚恐無比的鐘星悅,眼中充滿了厭惡。

「趕緊給我滾,回去告訴鍾無欲,若是他不服氣,可以一戰,我就在鬼渡城等他。」

而後直接一個巴掌將鍾星悅拍飛出去。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老人沒有理會在場的其餘人,而是一把將雁雨樓給拉了起來,而後看著身邊的蘇離,朝著雁雨樓問道:「就是他?」

雁雨樓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說到:「廢話,不是他還能是誰。[燃^文^書庫][].[774][buy].[com]」

「居然是你!」老人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蘇離,而後拉著雁雨樓便轉身離去,「既然帶回來了那就好,先跟我走,有些事我們需要和你交代一下。」

雁雨樓連反抗的餘地都沒有,就直接被帶走了。

看著老人的離去的身影,圍觀的所有人都知道這件事雖然看似結束了,但是絕對不會簡單。

「蘇離,他到底是什麼人,剛剛來的那名老人的修為不低。」錢小小看著蘇離好奇的詢問道。

搖了搖頭,蘇離也沒有說什麼,只是目光冰冷的看著遠處,手中就劍氣蕩漾而出,疾馳遠去,飛快向遠方射去。

「轟!」

那恐怖的力量直接將遠處的一名男子釘在了地上,右臂之上直接被洞穿,鮮血直流,那驚人的劍氣之力在身體里轉動,讓那人賤男的跪在地上根本不能夠動彈。

「回去告訴王騰飛,想要殺我就自己動手,不要讓你們這些小貓小狗出手,否則真的會死的!」蘇離冷漠的看著遠處跪在地上的那名男子,嘴角掛著一絲淡淡的不屑,而後轉身離去。

那璀璨的劍光之下是冰冷的劍意,僅僅只是三境巔峰的修為讓不少人都大感意外,不少不認識蘇離的人都在好奇眼前的這人到底是誰。

……

……

回到了府邸之中,老人這才把雁雨樓給放了下來,兩人順著大門步入了府邸之中。

走進這座巨大的府邸,裡面卻寂靜無比,沒有任何的吵雜,這裡似乎與外面的世界分開了,一切的繁雜都無法進入這裡,這裡就像是一個世外桃源一般清靜。

這裡便是雁雨樓生活了十幾年的地方,對於這裡的花草樹木,他都非常的了解。

一名老人佝僂著身軀,提著一個水壺怡然自得的在哪兒澆花,臉上淡淡的微笑,讓人感覺到非常的溫和。

「夏爺爺!」看見這名老人,雁雨樓異常的恭敬,沒有任何的逾越。

「回來了!」老人直起腰,看著雁雨樓一臉溫和的笑意。

揮了揮手,讓雁雨樓來到自己的身邊。

雁雨樓安靜的來到了老人的身邊,那名拎著他回來的老人卻是撇了撇嘴,朝著後面走去,對於兩人接下來的談話他是沒有什麼興趣了。

「夏老頭,人我帶回來了,你慢慢聊,我到後面去了。」

夏姓老人點了點頭,而後看著雁雨樓輕聲說道:「回來了就好,來說說吧,見到那個孩子了,他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雁雨樓知道老人對於蘇離非常的在意,不過他還是覺得有些不太好形容,微微有些皺眉。

「怎麼了,是不是不太理想?」夏姓老人微微有些異樣的問道。

雁雨樓搖了搖頭,想了想而後說道:「那倒不至於,我只是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他,這一路上他我看得出來他的心是真正的善良,范無憂之前與他應該是有些仇恨的,可是因為在生死之間范無憂與他一同抗敵了,最後他放棄了這樣的仇恨,帶著他一同與我回來了。」

「哦,說說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夏姓老人有些好奇這一路上到底都發生了一些什麼事情。

雁雨樓整理了一下話語,將這一路上所發生的事情都給老人敘述了一遍。

聽完雁雨樓所敘述的事情,老人目光一凝,而後感嘆道:「看樣子千年無極看人的眼光也不算太差。」

「我看得出來,他是一個有著很多秘密的人,而且這些秘密還都是不能夠被了解的,所以他活的非常謹慎,小心,甚至很怕與一些事情牽扯上關係。」雁雨樓想了想還是將自己的一些想法說了出來。

夏姓老人沒有打斷雁雨樓的話語,只是安靜的在一旁聽著。

「本來就算射出那一箭我只不過有些疲憊,沒有完全昏迷,不過為了看清楚他的為人,我選擇了假裝昏迷,當他知道這裡發生的一切都不會被發現的時候,他來到我和范無憂的身旁,直接出手將我們弄暈,無論是不是真的暈了,他都非常仔細的動手,在那之後發生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不過能夠將一名受傷的七境擊殺,而且還沒有重傷垂死,我很難想象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雁雨樓忍不住感嘆道。

夏姓老人擺了擺手,目光凝望著天空之外,輕聲道:「千年無極,你真的要將春秋數國的遺民都交在那個孩子的手上?」

聽著老人沒頭沒腦的一句話,雁雨樓有些詫異的環顧四周,卻發現一名黑衣中年男子出現在了庭院之中,看著這名中年男子,雁雨樓大吃一驚而後恭敬的行了一個禮,而後先行退下。

千年無極看了看雁雨樓的背影,而後收回目光,大有深意的看著老人,說道:「夏千鼎,你有一個好孫子。」

老人搖了搖頭嘆息一聲道:「可就算是如此,你們的選擇也不會變,有什麼用,再出色也不過是別人的幫手,難道你們會改變主意?」

聽出了老人話語中的不甘心,以及憤憤不平,千年無極目光平淡無比,看著老人低聲道:「你應該知道有些事情不是我們所能夠決定的,命運終究不是我們所能夠掌控的,青蛇既然選擇了蘇離,那麼我們的氣運就全部都在這個人的身上了。」

老人嘆息一聲,他也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他們能夠選擇的,人定勝天那不過是古人對於自己的安慰,若是真的能夠勝天,又怎麼會有那麼多後來的故事。

「說說吧,你怎麼會在這裡?」老人有些疑惑的看著千年無極,眼前這名中年人可不是一個無所事事的男人,他的一舉一動都是有著非凡的意義。

沒有直接回答老人的問題,千年無極的目光變得有些渙散起來,仰望著頭頂的天空,似乎能夠跨越時空看見那一段黑暗而又動蕩的歲月。

「三國鼎立,再也不是天下諸雄的世界了,我們這些人本就該死了,可是如今卻還是苟延殘喘著,不是因為他們足夠強大,而是因為大秦需要我們這些人活命,王侯徐家更是夏朝頂尖世家,可是如今卻已經成為了大秦帝國鋒利的尖刀之一,你覺得我們這樣真的有意義?」

「你再動搖?千年無極你應該知道我們沒有退路,只有一路向前,無論是我們還是二層樓,或者是大齊的那位亡國公主,我們都沒有自己的路了,春秋一滅,我們已經無家可歸了,我們現在做的不過是給自己一個安穩的歸宿。」夏老頭言詞凌厲無比的說道。

淡淡一笑,千年無極搖了搖頭,沒有反駁也沒有認同,他只是在做他覺得應該的事情,至於春秋的總總恩怨情仇,他不想管,也管不了。

轉過身來,千年無極目光一凝,看著夏老頭沉聲道:「你應該知道西北的這場戰爭可不僅僅是表面上的那些含義,這裡面的水太深了,而且這潭水足夠將整個西北淹死,王翦是在生死一搏,他絕對是發現了雲水謠,否則他也不敢冒這麼大的風險爆發戰爭,而且還是拖著蒙家一同下水。」

「雲水謠?」老人渾身一震,經歷過那個年代的他,自然是比一般人對於這三個字有著更多的了解。

「你確定嗎?」

「我確定,西北的那些人應該都出來了,不過顯然他們什麼都沒有得到,那裡面的封印還是太強了,強的現在的西北還無人能夠打開。」千年無極眺望遠方,他知道這個消息足夠震撼人心,但這卻是真的。

老人陷入了沉默,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然而千年無極所帶來的震撼卻遠非如此。

「顧輕后還活著,而且是從那片天地之中出來的。」

老人急忙站起身來,而後一臉震驚的看著千年無極,激動的說到:「他怎麼可能還活著,他不是早就死了,死在了魔剎天的手中,怎麼可能?」

千年無極同樣非常的吃驚,當他感受到那股強大的氣息之時,他同樣感覺到異常的震撼,這樣一個本該死去的人卻沒有死去,這不應該啊,可這卻是事實,他同樣也解釋不了。

「一定是藏神經,他一定是修行了藏神經,否則他不可能等待這麼久才出現在世上,他在那裡我要找到他,只要找到他我們的希望便更加的濃郁。」老人的神情激動不已,這是他這麼多年來聽到的唯一一個真正的好消息。

「他走了,我不知道他在那裡,而且我想我們也不必去找他,若是他真的要幫我們,那麼他回來找我們的,雖然氣息減弱了許多,但是他的劍意卻變得更加鋒利了,他更強了。」千年無極的話語就如同冷水一般,澆滅了老人的激動心情。

聽出了千年無極話語鐘的意思,老人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有些頹喪的坐了回去,目光有些恍惚的看著遠處天際。

……

……

[本書首發來自17k,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 ?走在鬼渡城的街道之上,蘇離暫時還沒有去軍部報道的想法,而是獨自一人來到了一處非常普通的劍鋪之前,邁步走了進去。彩虹網,一路有你!

劍鋪之中此刻沒有任何顧客,也只有一名翹著二郎腿的中年男子百般無聊的中年男子坐在店中。

隨意的打量了一下蘇離,中年男子慵懶的說道:「隨便看,這裡的東西都是好東西。」

蘇離淡淡一笑,果然有點意思,看著中年男子,輕笑道:「我不是來買劍的,我是來要東西的。」

中年男子的眼中劃過一道寒光,而後有恢復到原來的模樣,有些無力的說道:「我這個窮店鋪能有什麼東西是你要的,不會是弄錯了吧?」

話音剛剛落下,一根潔白的鹿角出現在了蘇離的手掌之中。

這是真正的鹿角,而且是非常稀有的白鹿身上最為珍貴的頭角,而且蘇離手中的鹿角之上還有著一道道異常細微的白線,這些白線只有在特定的角度與光線之下才能夠被發現,這樣的獨到之處也更加能夠說明這件東西的珍貴,白鹿角本就是珍貴的修行寶物,既可以用來做葯,也可以用來煉器,乃是上佳的煉製符器之物,而蘇離手中的這根白鹿角便是更加的稀有,就算是整個西北也找不出第二根這樣的白鹿角了。

當看見這根白鹿角的時候,中年男子一改慵懶的模樣,恭敬的站在蘇離的身前,道:「見過公子,不知道公子有什麼需要。」

「看樣子鹿晗說的話應該還是算數的。」蘇離的目光一直在中年男子的身上,仔細打量,鹿晗是知道他身份的人之一,所以他必須做好準備,不過現在看來鹿晗沒有將他的身份說出去。

「這是鹿家最為尊貴的象徵,無論是誰只要是真正的擁有它便可以讓鹿家做全力付出,小姐已交代過了,若是有一天一名少年拿著這個東西出現在鹿家的任何地方,鹿家都必須全力支持這名少年做的任何事情。」中年男子恭敬的解釋道,同樣也好奇的打量著眼前的蘇離,他不知道為什麼這麼珍貴的東西居然會被送出去。

他不懂,但是卻不重要,他只是需要做他分內的事情就可以了。

既然事情沒有往壞的地方發展,自然是最好,蘇離看著中年男子說道:「我需要鬼渡城以及西北所有重要的消息,無論是偏門的還是其他的,只要屬於你們收集的重要消息我都要,這段之內我需要二十七顆無憂丹。」

聽著蘇離的條件,中年男子沒有任何猶豫,點頭道:「公子放心,西北的消息我會在第一時間送到您的手上,至於無憂丹可能會難一些,現在我拿不出這麼多,我手中便只有六顆,兩天之內我將剩下的全部交齊。」

說完便將一瓶丹藥交到了蘇離的手中。

沒有懷疑中年男子給予的東西,收起東西,蘇離直接轉身離去。

鹿家在西北也是真正的名門望族,在個個大型的城池之中都有著他們安插的據點,這家簡單的店鋪便是鹿家在鬼渡城的據點之一。

而蘇離手中的鹿角便是鹿家的信物,這也是當初在無量天宮域之中從鹿晗手中得到的,這也是當初為何會放鹿晗一條生路的原因之一。

而蘇離想要的無憂丹同樣是非常珍貴的丹藥,太上忘憂,服用無憂丹在吸收的過程之中,可以提高一倍的修行速度,也就是說在無憂丹的輔助之下修行一天可以抵得上他人修行兩日的功效,而且無憂丹的藥力可以和別的東西相互配合,提高的速度變更加的。

這樣足夠提高一倍的修行速度,對於修行者而言這是難言的珍貴,就算是江陵鹿家二十七顆無憂丹也是不小的一個數量,一顆無憂丹足夠讓一個人多出一天的修行時間,不過無憂丹對於身體的脈會有一定的衝擊作用,一般三天才能夠服用一顆,否則過猶而不及,不過就算是如此一顆無憂丹的價值也是非常高昂的。

拿到了自己想要的東西,蘇離依舊沒有選擇去軍部報道,既然軍部之中有如此多的人想要他的命,他總是要做點什麼。

就在蘇離走在路上的時候,一名小廝恭敬的來到了蘇離的身前。

「請問是蘇離蘇公子嗎?」小廝的語氣非常的平緩,就如同訓練了數年的時光一般,而且他的動作非常的和諧,給人的感覺非常的舒適,這樣的動作同樣不是一天兩天能夠養成的,這必須是在大家族之中歷練了數年的下人才能夠擁有的氣度。

而且擁有這樣的底蘊卻沒有任何的驕奢之氣,眼前的這名下人絕對不簡單,這樣的人在西北的大家族之中也絕對不是常見的人物,蘇離有些好奇這到底是出自那一家的人。

「我是!」

蘇離回答的非常的平靜,沒有因為眼前這人的背景而有任何的變化。

天命道尊 小廝面帶微笑,對於蘇離的態度卻非常的柔和,輕聲的說道:「我是二少爺的人,二少爺知道蘇公子在鬼渡城之中沒有任何的居住之地,特意準備了一個地方款待您,希望您能跟我來。」

「帶路!」蘇離點了點頭,而後直接說道。

雖然他不知道這到底是王寒山的人還是范無憂的人,不過這不影響他的決定,而且他本來就沒有任何居住的地方。

小廝側身走在蘇離的左前方,在前方帶路。

這樣的細節動作,更加讓蘇離肯定此人必定是出自大家族。

兩人沒過多久便來到了一處風景宜人的湖邊,微風吹來捲動著清爽的味道,讓人感覺非常的舒適。

看著眼前的這間庭院,蘇離不得不感嘆一下,這位二少爺的大手筆。

小廝帶著蘇離來到了庭院之前,而後恭敬的轉身行禮道:「蘇公子,就自己進去吧,我家少爺就在裡面等您。」

點了點頭,推開了庭院的大門,蘇離走了進去。

入眼看去,一排清脆的綠竹排列在兩旁,顯得非常清新雅緻,一名少年神情淡然的站在場地中央。

「這樣的東西你范公子居然要送給我?」蘇離輕笑的看這樣眼前的少年說道。

眼前的少年不識別人,正是范無憂。

范無憂鄙夷的看了一眼蘇離,而後淡淡道:「這間庭院就算是送你了,我估計你在鬼渡城也沒有任何住的地方,軍部相比你也暫時沒有興趣去,這裡就算是我的一點小意思。」

蘇離有些意外的看著范無憂,打量了一下四周的環境,而後說道:「你就不怕出事,你應該知道這樣的東西不是那麼好送的,你想清楚了?」

「沒有你說的那麼嚴重,這裡是鬼眼坊名下的資產,是他們送給你的東西,而不是我,至於為什麼,這不過是你完成了他們頒布的一些任務獎勵,沒有人會知道這是出自於我范無憂的手,所以不會有任何的影響。」

「看樣子,西北對於青雲書院有著不一樣的看法。」蘇離深深的看著范無憂,而後輕聲說道。

聽見蘇離的話語,范無憂點了點頭,認真的說道:「不要以為這件事情就結束了,在戰場之上,也許你只要能過躲避,還能夠活下來,可是在這城池之中,有太多的人能夠殺死你了,而且他們也有太多種辦法解決掉你,所以你今後的日子也絕對不會好過的。」

「兵來將擋水來土掩,總是會有辦法的。」蘇離沒有任何的擔憂,對於這樣的事情他知道該怎麼辦。

「既然你知道那就好,剩下的事情那就交給你自己了,這間庭院就給你了,之後的事情就與我無關了,有空我會再來看你的。」范無憂說完轉身離去。

看著范無憂離去的身影,蘇離搖了搖頭沒有再去關注,而是直接盤膝坐下,直接開始修行。

他需要變得更加的強大,在西北他若是想要真正的活下去,那麼便需要更加強大的力量,三境巔峰的修為絕對不足以讓他活下來,所以他需要突破,不僅僅是第二氣海的突破,第一氣海的力量也已蓄積許久了,他需要在上一步,邁入四境中品,也只有這樣才能夠讓他擁有真正的底氣。

取出無憂丹與來自鬼霧峰的靈源,一同吞服而下,兩股強大的力量混在在一起,在這一瞬間,他體內的真元開始流動。

他的身體四周飄揚起了無數細小的劍絲,而後在他的身旁開始微微發亮,淡淡的熒光在他的兩側,讓他看上去就如同散發著漫天的星光一般。

可是蘇離卻怎麼也沒有想到在無憂丹與靈源一同發揮作用的時刻,炙紅蓮出現了劇烈的變化,這樣的變化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滾滾精純無比的真元自其中洶湧而出,那些濃郁到了極點的真元不斷的遊走在他的身體脈各處,這是真正的力量。

修行數載以來,蘇離擊殺了不少修行者,其中不乏真正的強者,這些人之中同樣有一大部分的人被炙紅蓮吞噬了本源之力,這些都是最為精純的真元力量,也是每個修行者最為強大的力量,然而這些力量蘇離卻一直都沒有辦法利用,然而如今卻開始以灌溉的方式疏導而出,然而沒入氣海之中。

這本就是蘇離體內的力量,就是屬於他自己的力量,對於他而言吸收起來沒有絲毫的阻礙,有的只是最為直接的暢快,這一刻的他能夠清晰的感覺到他體內的修為在飛快的提升著。 ?蘇離體內的真元異常的洶湧。[燃^文^書庫][].[774][buy].[com]那滾滾的力量開始不斷的充斥著他體內的氣海。本來至少需要半月的時間他才能夠擁有資格突破。不過以如今的速度。他知道自己僅僅只需要三天的時間。

他體內之中的炙紅蓮就像是煮沸的蒸鍋一樣。不斷洶湧的散發出滾滾的真元之力。這些都是非常強大的力量。這樣的力量開始瘋狂的注入蘇離的體內。

而且在蘇離的修為飛快提升的時候。四周飄離在周身之外廣闊天地里的天地元氣也在這一刻。劇烈晃動起來。炙紅蓮開始旋轉不僅僅爆發出強大的真元力量。而且還在不斷的吞噬著四周的真元用以充實自己。

在蘇離的體內。那些真元力量開始不斷的凝聚在一起。在他的氣海上空化作一顆顆銀色小星。隨著那些銀色小星辰在蘇離的體內不斷壓縮。這些細小的星辰開始展現出它們的力量。就像磁鐵一樣。對這些淡薄的星辰元氣的吸引力也變得越來越大。

無數看不見的線路里。那些和這些銀色星辰性質一樣的星辰元氣被自然的吸聚過來。如無數看不見的雨霖不斷滲入他的身體。

御寵狂妃 炙紅蓮開始不斷的變化。輕微的轉動。氣海如同一片真正的大海。炙紅蓮坐落在這片氣海的正中央。與氣海上空的漫天『星辰』交相呼應。而後那些星辰光芒散落而下。如同細雨一般延綿不絕。而後致潤這這片純凈的海洋。第一時間更新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