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視向胖子,嚴肅說道。

「小傢伙,這話應該換我來問,你是誰?在戰族裡,你是什麼身份!」

聽到此番話,胖子臉色變得猙獰扭曲,怒吼道。

「我在問你話,回答我!」

一股更加龐大的壓應氣息,朝著戰世方向壓去。

頓時戰世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壓應,從他的肩膀壓下來,戰世臉露出震撼與驚恐神色。

身體彷彿不聽使喚,內心越發想要下跪膜拜的衝動更強烈。

在遠處那些准靈神強者們,沒想到會見到如此離的一幕。

被譽為戰族最強族長的戰世,被戰族那名成員這一吼,他整個人愣在原地,戰世是戰族的第一任族長!

面對戰族後輩這般無禮的怒吼聲,應該極為憤怒才對。

下一秒所發生的事,使得在場眾准靈神強者們更加目瞪口呆。

在眾人目光注視下,站在血色巨人身前不遠處,渾身散發血色氣體的戰世,毫無預兆之下突然單膝下跪!

戰族最強的第一任族長戰世,竟對著此血色巨人單膝下跪,行最高禮儀。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在人群一名准靈神年女子見這一幕,心暗暗驚恐道,果然跟料想的一樣,這戰族的年輕一輩,在已遠遠超越戰世。

「我叫戰世,我乃戰族最強第一任族長,你又是何人!」

戰世單膝跪在地,身體彷彿不受控制,他感到無憤怒。

站在戰世身前不遠處的血色皮膚胖子,聽聞此話,也有些意外。

「戰世?第一任族長?最強族長?」

聽著血色巨人的語氣帶著一絲調笑與玩味,戰世顯得更加憤怒。

從血色巨人身戰世感覺到熟悉氣息,也是說眼前血色巨人絕對是戰族的成員。

被戰族的後輩如此輕視,戰世感到無憤怒,他剛想要說些什麼,這時…

「憑你也敢自稱最強的戰族長?莫說一任族長戰天,算一任族長戰伏的修為,領悟也你強。」

「戰伏?莫非戰伏那小子還活著,想當年我擔任族長的時候,戰伏那小子還只是一個毛頭小子,後來可惜…」

「什麼戰族的最強族長,居然淪落為煞靈族的傀儡,真是將戰族的尊嚴全部丟盡了。」

突然聽聞血色巨人說出此番話,戰世臉色變得猙獰扭曲。

片刻之後,臉憤怒神色褪去,一臉的無奈,話雖難聽,但這是事實。

「你又是何人?罷了,無論你是誰,可惜你選擇一條不歸路,很快你也會跟我一樣變成…」

「別把你跟我相提並論,我叫戰元,戰族現任族長,是幫你徹底解脫之人!」

沒等戰世把話說完,血色巨人直接打斷他的話。

聽到血色巨人說出此番話,戰世猛然抬頭,注視著渾身血色皮膚的胖子。

這時他才意識到,胖子不遠處的凌天,關如雪,芊芊,小紅等人,甚至站不遠處體型龐大的小黑,小金,戰世驚愕道。

「這,這難道是傳說…」

「別說話,什麼戰族的最強族長,太丟人現眼,連這點眼力都沒有,那隻不過是凌天的獸形生物小黑而已。」

戰世內心無震撼,他雖聽不明白血色巨人口的獸形生物小黑是什麼意思。

如果是魔龍的話,真有可能!

真有可能將煞靈族給滅掉,讓他徹底得以解脫。

不過很快,戰世臉神色恢復平靜,注視著血色巨人的方向,戰世語氣變得嚴肅,問道。

「你是戰族的現任族長?戰元,你能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何我如此清醒?」

「任何戰族成員,無論你是何等修為,在第四血化狀態,血色戰神的面前,都將聽從號令。」

「什麼,還有第四狀態!哈哈哈,沒想戰族年輕一輩,早已遠遠超越我,呃,快走,我的身體…」

戰世臉色逐漸猙獰扭曲,感覺到身體異常,戰世急忙吼道。

感覺到靈主要控制他,好不容易遇到一個超越他的戰族年輕一輩,戰世生怕將其殺死。

只是還沒等戰世說完此番話,前方的血色巨人狂笑道。

「哇尜尜,你覺得,憑你,能殺死我?」

聽血色巨人狂笑聲,戰世也是微微一愣,隨後臉露出笑容,平靜說道。

「既然如此,我想見識一下,第四狀態到底多強,戰族的現任族長有多強,小子,你可別被殺死才好。」

戰世也不在抵抗,突然身體不受控制。

一股龐大能量從戰世身體釋放而出,灌入巨劍里。

下一秒只見戰世化作紅光沖向血色巨人,手的巨劍一眨眼功夫,刺向血色巨人的胸口。

在那一瞬間,血色巨人怒吼一聲,手裡握著的蠻荒霸劍產生共鳴,發出劍鳴。

蠻荒霸劍一下變化成一柄巨劍,叮噹一聲撞擊巨響。

金屬交鳴,毀天滅地的餘波之威瞬間震蕩開,迎面飛向血色巨人的那道血紅光影被震出千里之外。

遠處眾准靈神強者沒想到血色巨人站原地,戰世卻被震飛出千里之外!

眾准靈神強者們都很清楚,戰世是四重准神境界強者,血色巨人只不過是三重准神境界而已,相差一重修為,被震飛的人反倒是戰世。

正當眾准靈神強者無震驚時,傳來興奮狂笑。

「哈哈哈,你果然沒讓我失望!」

當那兩百多名准靈神強者,注視向戰世的方向時,頓時目瞪口呆,內心無震撼。

只見戰世手握著的那把巨劍,已被斬斷成兩截。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莫非在方才那一次撞擊,血色巨人一劍斬斷戰世手裡的巨劍?

其實戰世的內心也是震撼不已,一招,手裡的巨劍被斬斷。

看來戰族的未來,根本不用他去擔心,戰族的年輕一輩,早超越他,已達到他都未曾達到的領域。

如此一來,身為第一任族長的戰世,也能全然放下了。

見到血色巨人實力如此驚人,准靈神戰世也不在猶豫,怒吼一聲,釋放出一股能量,覆蓋在斷劍。

手持斷劍朝血色巨人方向劈去,一柄數萬米長的能量巨劍形成,朝胖子方向襲去。

遠處准靈神年女子心驚訝不已。

看來戰世這傢伙真全然放下了,這攻擊招式毫無保留,他對戰族年輕一輩非常信任。

是不知血色巨人如何抵擋住此攻擊招式,從天而降的數萬米巨劍,威力絕對不容小視。

血色巨人一聲怒吼,身形飛躍而,衝過去。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傳來,只見半空劈砍而來的能量巨劍被擊碎,龐大餘波之威蕩漾而開。

准靈神戰世臉露出笑容,手持著斷劍,一個閃身化作紅光,朝胖子的方向衝過去。

轟隆一聲巨響,兩人再次撞擊在一起。

緊接著兩人戰鬥速度越來越驚人,連續百招,准靈神戰世被震飛出來。

渾身滿是鮮血,致命傷口遍布全身,不過在血色氣體的覆蓋下,傷口快速癒合。

准靈神戰世嚴肅道,「你很清楚,算在多致命傷,也殺不死我。」

「蠻荒亂斬!」

胖子一聲怒吼,身形化作一道紅光,眨眼間朝准靈神戰世衝過去。

戰世見到半空的紅光,他臉露出驚愕神色。

沒想到從方才一開始,血色巨人未使出全力,將四重准神的他,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還沒等准靈神戰世緩過神,胖子已衝到他的身前,一股危險氣息瞬間遍布心頭。

根本不等准靈神戰世有任何反應,一道寒光劃過戰世的手。

沒等戰世緩過神,只見手腕出現一道細小的傷口,下一秒整個手腕直接削斷。

在准靈神戰世的手腕被削斷的一瞬間,血色氣體不斷覆蓋向手腕,還沒等恢復。

只見一道道劍影劈砍過來,准靈神戰世整個人待在原地,毫無還手之力。

整整持續半分鐘左右,眾准靈神強者們都屏住呼吸,不明白眼前發生什麼事。

為何准靈神戰世身的血紅色氣體完全消失,胖子站在戰世的身旁,這時戰世臉露出笑容。

一聲脆響,戰世的整個身體出現無數道細線血跡。

身體一下碎裂,整個身體碰碎成無數塊碎肉,這時黑火蛤蟆被凌天釋放出。

黑火蛤蟆舌頭一拍,黑火釋放而出,頓時地的屍體被黑火化為灰燼。

一道白色殘影被黑火直接拽入黑火蛤蟆的嘴裡。

遠處兩百多名准靈神強者,沒想到眼前的血色巨人,竟真的將准靈神戰世殺死,連殘缺靈魂都被抹殺。

見到胖子站在原地,身體微微顫抖,凌天一翻手,將噬魂錘握在手裡,平靜道。

「胖子,被封在噬魂錘里的確要受折磨,可這是唯一的辦法。」

「哇尜尜,凌天,你該不會認為我為那傢伙傷悲吧?我是興奮的顫抖!」

胖子說完此番話時,身形一閃,身形化作一道紅光,朝那兩百多名准神強者的方向衝過去。

凌天,芊芊,小敏,小彩,關如雪,青青,小彩,小紅見到胖子直徑沖向准靈神群的方向,他們似乎早已習慣,也沒有絲毫怠慢。

只聽凌天一聲怒喝,緊隨其後衝過去,小金和小黑也揮動雙翼,沖向兩百多名准靈神強者。

倒是對面的兩百多名准靈神強者們,本來還在發愣,突然見胖子朝他們方向衝過來,兩百多名准靈神強者都不由得感到意外。

早聽聞戰族的成員開啟武道,整個人跟瘋子似的,無論對方多強,都毫不猶豫的對手。

卻沒想到這傢伙面對兩百多名准靈神強者,還敢衝過來。

兩百多名准靈神強者也不好惹,同時釋放出攻擊招式。

「漫天冰刺!」

「火球撞擊!」

「隕石墜落!」



數十種強大攻擊招式衝天而降,砸向血色巨人。

在這一瞬間,兩道極快的身影,一金一黑,衝到胖子身旁。

轟隆,轟隆,一聲聲巨響。

從天而降的強大攻擊招式,紛紛被兩隻龐然大物抵擋,兩百多名准靈神面露驚恐。

傳說的遠古最強霸主魔龍,它終於出手了! 第1135章血仇

誰也沒有想過,地上突然冒出一條吞天蟒。

就連眾准靈神強者也是驚愕萬分,他們從准靈神的身上,感覺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古老氣息。

抵擋在凌天身前的此龐然大物,並非尋常的吞天蟒族,它乃是吞天蟒主中的一條。

在遠古初期,吞天蟒族有兩條,一雌一雄。

後來到遠古中期,吞天蟒族,巨龍族,聖光族,等古老強大的種族,圍剿遠古最強霸主魔龍時,據說其中一條吞天蟒族被魔龍殺死。,

只不過那條雌吞天蟒主的屍體卻不知所蹤。

沒想到竟被靈主獲得,還將雌吞天蟒主給同化復活,淪落為煞靈族的戰鬥傀儡。

雌吞天蟒主的實力雖比不上雄吞天蟒主強,可是雌吞天蟒主的實力,絕對可以算得上是元蒼大陸巔峰強者,不是尋常的准靈神能夠相提並論。

凌天也察覺到遠處七彩火鳳變得無比急躁,七彩火鳳見到此吞天蟒主出現,瘋狂朝吞天蟒主的方向衝過去。

周圍好多准靈神強者,紛紛對著七彩火鳳發起攻擊招式,七彩火鳳好幾次沖向前方,都被那些准靈神強者震回去。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