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家主如此客氣,叫無悔怎麼好意思呢。」聽到雷家主這麼說的時候,柳無悔也是迎著笑臉說道。此次柳無悔來天雷城交付天雷城城主一些東西,在路上的時候正好遇到雷萬鈞。雷萬鈞聽聞柳無悔乃是玄丹閣季吳波長老的弟子,便是二話不說,將柳無悔邀請到家中,熱情款待。

對於雷萬鈞的熱情,柳無悔自然是欣然接受。不過雷家雖然對待柳無悔極為熱情,但是卻始終沒有拉攏柳無悔的意思,這也是讓柳無悔極為的苦惱。

第二天的時候,柳無悔也是主動的提出要去天雷城之中逛逛。畢竟柳無悔早就聽說天雷城之中的靈藥品質極佳。在天雷城之中逛一圈,若是見到需要的靈藥的話,柳無悔也是可以將其收入囊中。柳無悔就不信到時候,雷家不替他買單。

而在柳無悔提出這麼一個要求的時候,雷家家主便是主動要求雷萬鈞帶柳無悔出去逛逛。而且在出門之前,還說了這麼一句話,言語之中的拉攏之意也是極為明顯。聽到雷家主這麼說,柳無悔也是打心底里高興。不過表面上,柳無悔還是要裝出一副謙讓的樣子。畢竟身為玄丹閣的弟子,柳無悔在眾人面前所表現出來的,一直是謙遜有禮的形象。

「柳大師這話倒是見外了,不管怎麼說,柳大師都是我們雷家的客人,難不成我們雷家帶客人出去,還要讓客人花錢。柳大師這樣,難不成看不起我們雷家?」雷家主自然是一眼看穿了柳無悔的想法,當即便是假裝嗔怒的說道。

「既然雷家主如此客氣,那麼無悔就只好恭敬不如從命了。」此時柳無悔心裡也是高興,迫不及待的答應了下來。

「柳大師,我們天雷城之中的靈藥,那平時就算比起創界山,都是差不了多少啊。若是柳大師看到什麼中意的靈藥的話,儘管開口。我們雷家雖然不是大富大貴的人家,但是這點錢,我們雷家還是出得起的。」雷萬鈞跟著柳無悔走出去之後,便是極為豪氣的說道。畢竟雷家在這天雷城都是有錢有勢的存在,這些個商家看到他雷萬鈞,都是禮敬有加。就算是一些珍貴的靈藥,他雷萬鈞也都是能夠以便宜的價格拿下。所以雷萬鈞此時,也是敢放出這樣的豪言。

「萬鈞兄真是客氣了。」柳無悔此時,也是略帶激動的說道。在自己來到雷家之前,柳無悔便是看中了幾家商鋪的靈藥。只是這靈藥的價格都是不菲,柳無悔雖然是煉丹師,但是柳無悔所煉製的丹藥,都是被其換取靈藥。所以柳無悔此時,也可以說是囊中羞澀。對於這些靈藥,柳無悔也是只能看看,卻沒有能力購買。可是有了雷萬鈞的這句話,那麼柳無悔這一次,也就可以放心大膽的將這些靈藥收入囊中。若是能夠得到這些靈藥的話,那麼對於柳無悔日後突破到地階煉丹師,都是大有裨益。

第二次九更終於是完成了,雖然說昨天欠下兩章,但是今天總算是把所有欠下的章節補齊了。接下來就是加更了,說過收藏和推薦加了之後會加更的。具體什麼時候加更我也不清楚,但是這個月,一定會將加更補完的。 「對了,萬鈞,我記得在東街有一家店鋪,裡面有一株赤炎朱果,不如我們去這一家店鋪看看吧。」離開雷家之後,柳無悔可以說是沒有絲毫的客氣。

「既然柳大師想要,那我們就去吧。」雷萬鈞說著,便是帶著柳無悔朝著東街走去。這赤炎朱果雖然珍貴,但是對於雷萬鈞來說,還真的算不得什麼。

「掌柜的,快點將你們的赤炎朱果拿出來。」柳無悔輕車熟路的朝著這一家店鋪走去。一進門,柳無悔便是大聲的說道,深怕別人不知道他要來買赤炎朱果似得。

「客官,不好意思,我們店裡的赤炎朱果,已經被買走了。」這個時候,一個夥計便是站了出來,不好意思的說道。

「什麼,赤炎朱果被買走了,這怎麼可能。」當聽到夥計這麼說的時候,柳無悔的眼睛便是瞪得老大。不過柳無悔的表情,隨即便是緩和下來。「那你們店裡還有什麼珍貴一點的靈藥,都拿出來給我看看吧。」

雖然說赤炎朱果被買走了,但是柳無悔也是不著急。畢竟柳無悔所需要的,可不止是赤炎朱果這一種靈藥。若是有其他靈藥的話,柳無悔自然也是不介意挑走一些好的。畢竟今天,可是有著雷萬鈞買單。

聽到柳無悔這麼說,雷萬鈞也是忍不住翻了一個白眼。不過柳無悔畢竟是他們雷家的客人,所以對於柳無悔這樣的行為,雷萬鈞也是懶得理會。只想著早點將柳無悔打發了,早點回去府中。

「不好意思,客官,我們店裡就只剩下這些靈藥了。」此時這個夥計也是極為不好意思的說道。

「你說什麼,你糊弄誰呢。」看到夥計這麼說,柳無悔頓時怒了。當即一掌便是拍在了面前的桌子之上,柳無悔面前的桌子,也是直接應聲而斷。倒不是柳無悔和這個夥計過不去,實在是柳無悔覺得,這夥計是看不起自己。如今擺在商鋪之中的靈藥,雖然說也是有著一些煉製地階丹藥的靈藥,但是這質量,卻是讓人不敢恭維。身為玄丹閣的弟子,柳無悔是絕對看不上眼的。

「發生什麼事了。」聽到外面的聲響,掌柜的便是急急忙忙的跑了出來,對著夥計問道。

「掌柜的。」雷萬鈞此時,也是站了出來。

「雷少爺,不知雷少爺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望雷少爺莫怪。」當看到雷萬鈞的時候,掌柜的也是不由一陣心驚。顯然是沒想到,雷萬鈞居然在這個時候過來。

「掌柜的,還不快點把你商鋪之中的靈藥拿出來,讓柳大師挑選。」雷萬鈞本來是不打算湊這麼一個熱鬧,但是當看到夥計這麼敷衍柳無悔,雷萬鈞也是有點看不下去了。

「啊。」聽到雷萬鈞這麼說,掌柜的臉色便是頓時變了。「雷少爺,我們店裡,如今就只剩下這些靈藥了。」

「你說什麼?」聽到掌柜的這句話,雷萬鈞也是懷疑自己聽錯了。畢竟這樣的情況,實在是太過罕見了。

「如今我們店鋪之中的那些靈藥,都是被一個少年收走,如今我們店鋪之中,就只剩下眼前的這些靈藥了。」掌柜的此時,也是只能老實交代。畢竟雷萬鈞,可不是他能夠得罪的起的。

「既然如此,那我們就不打擾掌柜的了。」雷萬鈞說完,便是轉身離開。雖然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雷萬鈞也是明白,眼前這個掌柜的沒有在騙自己。

「柳大師,既然這家店鋪之中的靈藥售罄,那麼我們前往另一家便可。」雷萬鈞說著,便是帶著柳無悔朝著另一家店鋪之中走去。

雖然這樣的情況讓柳無悔極為不悅,但是畢竟這一次出來,柳無悔花的乃是雷家的錢。所以也是只能跟在雷萬鈞的身後,朝著另一家店鋪走去。

「這萬葯閣乃是我們天雷城最大的商鋪,萬葯閣之中,必定是有柳大師心儀的靈藥。」來到萬葯閣之後,雷萬鈞便是主動介紹道。雷萬鈞也是能夠看得出來,之前的事情,讓柳無悔心裡有些不爽。

「掌柜的,快把你們商鋪之中的靈藥拿出來,讓柳大師挑選一番。」雷萬鈞進去之後,便是大聲的說道。也是為了讓柳無悔看到,他們雷家的誠意。

「雷少爺。」當看到雷萬鈞的時候,掌柜的也是有些驚訝。同時掌柜的的臉色,也是拉了下來。

「掌柜的,還不快點把你商鋪之中那些珍貴的靈藥拿出來。」看到掌柜的,雷萬鈞而已吼四急忙吩咐道。

「那個,雷少爺,我們商鋪之中的靈藥,賣完了。」掌柜的此時,也是無奈的說道。「如今我們藥鋪之中的靈藥,就只剩下雷少爺眼前的這些了。」

「你說什麼?」這個時候,就算是雷萬鈞的臉色,也是不由變了變。作為天雷城雷家的繼承人,雷萬鈞自然是知道萬葯閣之中的靈藥的數量。沒有幾億金幣的話,根本不可能將萬葯閣之中的靈藥盡數買走。而雷萬鈞也是實在想不到,到底是誰,出手居然如此的闊綽。能夠將萬葯閣之中的靈藥,盡數買走。

而柳無悔的臉色,在此刻也是瞬間拉了下來。萬葯閣的規模,柳無悔可以說是看在眼裡的。若是想要將萬葯閣之中的靈藥盡數買走,沒有一定的財力是絕對不可能的。可是現在,萬葯閣掌柜居然說出這樣的話,這也是讓柳無悔懷疑,是不是雷萬鈞和這些掌柜的串通好。雖然雷家表面上客套,但是私底下,卻是一株靈藥都不想給自己買?

「其實不光我們萬葯閣,這整條街上的靈藥,幾乎都是被收走了。」萬葯閣的掌柜,也是對著雷萬鈞解釋道。今天不知道怎麼回事,突然間出現一個少年,出手極為闊綽,大肆的收購靈藥,我們整條街所有商鋪的靈藥,幾乎都是被他一個人收了過去。」萬葯閣掌柜解釋道。

「哦,居然還有這樣的人,那我倒是要看看,這個人到底是何方神聖。」聽到掌柜的這麼說,雷萬鈞也是升起了興趣,他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什麼人,如此大肆的收購靈藥。當然,雷萬鈞最主要的目的,還是結交這個收購靈藥的人。畢竟能夠有如此雄厚的財力,想必這個人背後的勢力,也是極為強大。說不定,更是創界山四個勢力之中的其一。 「好嘞,掌柜的,這是你的金幣。」此時屠遠正在西街的一個店鋪之中,不斷的收取著靈藥。整個天雷城,一共是有三條商業街。而如今,這三條商業街之中的靈藥,則是差不多都被屠遠收了過去。如今屠遠的面前,還站著幾個出售靈藥的掌柜。這些個掌柜平時都是不好招惹的主,此時卻是在屠遠的面前,如同小學生一般排著隊。

「不知道柳大師有沒有興趣,和我一同前去看看。」當看到這樣的情況的時候,雷萬鈞也是對著柳無悔邀請道。

「好,我倒是要看看,這個人究竟是何方神聖。」柳無悔說著,便是跟著雷萬鈞走了過去。

「你們兩個,要出售靈藥的話,給我去後面排隊去。」當柳無悔和雷萬鈞來到屠遠的面前的時候,屠遠的頭抬都不抬一下,對著二人說道。

當聽到屠遠這麼說的時候,柳無悔也是氣不打一處來。自己堂堂一個玄階煉丹師,但是眼前之人居然是將他當做了販賣靈藥的小販。這一點,柳無悔也是有些難以忍受。

「我不是賣靈藥的。」柳無悔直接一掌拍在屠遠面前的桌子之上,怒氣沖沖的說道。

「你不是賣靈藥的話,那你還不快點走開,你知不知道,我很忙的。」被柳無悔這麼一吼,屠遠也是抬起頭來,對著柳無悔看了一眼。看到柳無悔的時候,屠遠也是有些詫異。不過很顯然,柳無悔現在,並沒有將他認出來。因為鬍子的遮掩,柳無悔也是看不清楚屠遠的樣子。

「你說,你如此大肆收購天雷城的靈藥,到底有什麼目的。」被屠遠這麼一罵,柳無悔也是不由怒火中燒,當即便是對著屠遠質問道。

被柳無悔這麼一問,屠遠便是直接樂了。「老子有錢,老子買靈藥怎麼了。」

「你要是不賣靈藥的話,你就快點滾開,別打擾老子收購靈藥。」屠遠擺了擺手,不耐煩的說道。

「對啊對啊,你要是不賣靈藥的話,你就快點滾開啊。」

「對啊,快滾啊。」

此時柳無悔身後的這些個店鋪的掌柜的,也是不滿的說了起來。今天他們好不容易碰到屠遠這麼一個冤大頭,可以將手中的存貨盡數賣出去。結果這半路突然殺出一個程咬金,打斷了他們出售靈藥。這樣的情況,也是讓眾掌柜的極為不爽。若是眼前這個少年不開心了,不收購靈藥了,那麼他們可是後悔都來不及了。

「你。」被這些掌柜的這麼一罵,柳無悔也是氣的七竅生煙。身為玄丹閣的弟子,柳無悔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氣?

「既然你如此大肆的收購靈藥,那麼你應該是煉丹師了。不知道你敢不敢,和我比一比煉丹之術?」此時的柳無悔,也是咬牙切齒的說道。

「沒空。」而屠遠的回答,就只有短短的兩個字。隨即屠遠便是轉身,拿出一袋金幣,交到另一個掌柜的手中。「好了,掌柜的,這是你的錢,你數數看,有沒有少。」

「我看你根本就是魔族派來的姦細,大肆收購我們修行者的靈藥,怕是另有目的吧。」這個時候,柳無悔則是冷不丁的說道。而隨著柳無悔這句話說出來,在場的所有人的呼吸,都是靜止下來。甚至看向屠遠的眼神,都是有些不善起來。對於屠遠大肆收購靈藥,他們也是有所懷疑。但是屠遠是魔族姦細的事情,他們也是沒有想過。此時被柳無悔這麼說出來,眾人也是有些開始懷疑起來屠遠的身份。

屠遠此時,也是重重的對著眼前的桌子一拍。隨後屠遠眼前的桌子,便是直接化作齏粉。「我倒是要問問你,我哪裡看起來像魔族。」

屠遠的靈力盡數的爆發出來,對於柳無悔這樣的一頂帽子,屠遠也是無比的氣憤。畢竟對於天元大陸來說,不管是什麼事情,只要牽扯到魔族,那麼意義都將變得不同起來。

面對屠遠的怒意,柳無悔也是有些害怕起來了。屠遠在釋放靈力的同時,屠遠的殺意也是毫無保留的釋放出來。屠遠這樣驚人的殺意,絕對不是柳無悔這樣養尊處優的修行者能夠承受的住的。

當看到屠遠身上所散發的殺意的時候,雷萬鈞也是無比的心驚。雖然屠遠的樣子被鬍子擋住了不少,但是雷萬鈞還是能夠看出來。眼前的這少年,最多只有二十多歲。而能夠在二十多歲就擁有如此的殺意,眼前的少年,必定是經歷了大量的殺戮,方才會有如此可怕的殺意。

而這樣的修鍊者,心性都是極為堅定,受魔族蠱惑,顯然是不可能的事情。

「這位道友,柳大師一時情急,說話的確是有點過分,還望這位道友莫怪。」雷萬鈞此時也是站出來,做這麼一個和事老。

「一時情急,一時情急就能夠隨便誣陷人嗎?」屠遠冷哼一聲,不屑的說道。而隨著屠遠這句話說出口,在場的眾人,看向柳無悔的眼神,都是變得不善起來。

「柳大師是個直腸子,一向口無遮攔,還望道友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柳大師計較。」雖然對於柳無悔今日的所作所為,雷萬鈞也是有點看不下去。但是不管怎麼說,柳無悔都是雷家的客人。所以這個時候,雷萬鈞也是幫著柳無悔說道。

「哼,柳大師,好一個柳大師啊。這年頭,真的是什麼阿貓阿狗都是能被稱作大師。」屠遠冷冷的說道。「連自己的嘴巴都不知道管一管,就隨便出來亂咬人。玄丹閣的弟子,可真是讓我大開眼界啊。」

「你居然敢侮辱我師門?」聽到屠遠這句話的時候,柳無悔便是頓時瞪著屠遠說道。今天的這件事情,雖然是他柳無悔理虧,但是屠遠侮辱玄丹閣的話,這件事情的性質,也將是會變得不一樣。

「我侮辱你師門怎麼了,難不成你真的以為,你在玄丹閣學的這些三腳貓功夫,就能出來招搖過市,自稱大師了?」屠遠則是反唇相譏道。

「你。」聽到屠遠這麼說,柳無悔的臉色也是變得鐵青。只是柳無悔本來就不善言辭,此時被屠遠這麼一頓損,柳無悔卻是不知道,要如何反擊屠遠。

「這位道友,你這話也是有些過分了。不管怎麼說,柳大師都是玄丹閣季吳波長老的高徒。在煉丹之上的造詣,還是極為驚人的。」雷萬鈞這個時候,也是幫著柳無悔說道。

「哦,是這樣嗎?既然如此的話,那麼我倒是要看看,你在煉丹之上,究竟有多少造詣。」這個時候,屠遠也是開口說道。

「好。」聽到屠遠這麼說,柳無悔便是急忙答應下來。若是在別的方面,柳無悔或許會忌憚屠遠,但是在煉丹之上,柳無悔卻是有著絕對的信心。 「既然如此的話,那麼此次的比試,不由就讓在下主持。兩位大師各自煉製一種丹藥,誰最先煉製出丹藥,煉製出來的品質越高,那麼誰就獲勝。」聽到屠遠這麼說,雷萬鈞也是有一絲詫異。所以雷萬鈞這一次,也是主動站了出來,對著二人說道。

「好。」屠遠想也不想,便是答應了下來。雖然說因為薛屠的關係,整個天元大陸都是知道他的身份。但是因為天雷城地處偏僻,所以認識屠遠的人,也是並不多。再加上屠遠如今被鬍子遮掩,能夠認出他的人,自然是少之又少。

當然最為主要的,還是屠遠即將進入黑龍域之中。此次前往黑龍域,屠遠是生是死都是不知道。再加上此時屠遠樣子發生了一些變化,就算這件事情傳到了玄丹閣之中。到時候屠遠已經是進入黑龍域之中,等到屠遠出來,都不知道什麼時候了。至於屠遠今日和柳無悔的這一場比試,估計也是被遺忘的差不多了。

而當初屠遠在混沌城的時候,如果不是因為柳無悔的話,屠遠也是不至於被傳送到西門海島。雖然說在西門海島之中,屠遠是獲得了大機緣。但是屠遠對於柳無悔的恨意,卻是並沒有因為這大機緣而有所消減。所以這一次,屠遠也是不想錯過教訓柳無悔的機會。

「好。」柳無悔也是想也不想,便是答應了下來。在煉丹之上,柳無悔可以說是信心十足。

「既然這樣的話,那麼不如請二位大師移駕前往我們雷家,進行比試。」雷萬鈞此時,也是對著二人說道。

「不用了,就在這裡進行比試吧,在場的眾位掌柜的,不知道有沒有人出售丹爐的。」這個時候,屠遠則是扯開嗓子,對著在場的眾掌柜一喊。

「有。」人群之中,頓時有不少人應了起來。

屠遠直接找了其中一人,購買了兩個相同的丹爐。一個放在柳無悔的面前,另一個便是放在了自己的面前。

「說吧,你要煉製什麼丹藥。」放下丹爐之後,屠遠便是略帶倨傲的對著柳無悔問道。

「歸元丹。」看著屠遠倨傲的樣子,柳無悔也是緊咬著牙齒,說出這麼三個字。歸元丹玄階丹藥之中一種輔佐修鍊的丹藥,在玄階丹藥之中,也算得上是中等的丹藥。煉製起來,也是有一定的難度。而在玄丹閣之中,柳無悔煉製最多的,便是歸元丹。對於歸元丹的煉製,柳無悔也是由極大的把握,將歸元丹煉製到玄階八品。

玄階八品的丹藥,對於玄階煉丹師來說,絕對是相當的不易。柳無悔也是相信,自己只要煉製出玄階八品的歸元丹,必定是能夠將眼前這個情況的小子,徹徹底底的打敗。

「歸元丹嗎?」屠遠笑了笑,便是從之前自己收購的靈藥之中,拿出來一份煉製歸元丹的靈藥,放在了柳無悔的面前。隨後便是再度拿了一份出來,放在了自己的面前。「既然你選擇煉製歸元丹的話,那麼我也煉製歸元丹好了。」

當聽到屠遠這麼說的時候,柳無悔的表情也是變了變。在柳無悔看來,和自己比試煉製歸元丹,簡直是找虐的行為。不過這樣也好,讓自己好好蹂躪蹂躪眼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讓他明白,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既然如此,那麼二位大師就開始煉製吧。」看到屠遠和柳無悔如此劍拔弩張的樣子,雷萬鈞也是開口說道。在他看來,二人今天的這一場比試,必定是驚天動地。

而隨著雷萬鈞說完,柳無悔便是直接拿起手中的靈藥,放入丹爐之中,這一系列的動作,行雲流水。就算是一些經驗極為老練的煉丹師,都是未必有柳無悔做得好。

當看到柳無悔這樣的手法的時候,雷萬鈞也是相當的驚訝。因為天雷城盛產靈藥的關係,雷萬鈞在煉丹之上也是有一定的造詣。雖然說沒有達到柳無悔這樣的程度,但是當看到柳無悔這樣的手法的時候,雷萬鈞也是不由感嘆,柳無悔不愧是玄丹閣季吳波長老的高徒,在煉丹之上,的確是有著獨到的造詣。

而反觀屠遠這一邊,屠遠卻是始終雙目緊閉,不曾動手煉製。屠遠有一個習慣,那就是煉丹之前,先進行一下推演,只有推演出最佳的煉丹之法,屠遠方才會動手煉丹。這歸元丹,屠遠雖然沒有煉製過。但是有著青丹子的記憶,和在白眉藥王之處所學的葯道傳承。屠遠也是有信心,煉製出高品質的歸元丹。

等到將靈藥盡數放入丹爐之後,柳無悔便是沖著屠遠看了一眼。當看到屠遠還沒有動手的時候,柳無悔也是樂了。如今二人煉製的都是歸元丹,那麼所比的,就只有煉製丹藥的時間,還有成丹的品質。而屠遠如今還沒有動手,那麼柳無悔也是必定能夠在屠遠之前,將這歸元丹煉製出來。而一旦柳無悔煉製出來玄階八品的歸元丹的話,那麼基本上,柳無悔便是能夠鎖定這一場比試的勝負。

畢竟屠遠是在柳無悔之後煉製出來的歸元丹,那麼在時間之上,便是柳無悔佔據了優勢。所以屠遠只能在品質之上再做提升。可是玄階九品的歸元丹,就算是地階煉丹師的煉製,都是極為困難。柳無悔也是不相信,自己身邊的這個少年,能夠煉製出玄階九品的歸元丹。

一炷香的時間,緩緩地過去。柳無悔歸元丹的煉製,已經是進行了一半,但是屠遠此時,依舊是沒有絲毫的動作。這個時候,屠遠雖然不著急,但是雷萬鈞和周圍的這些個群眾,卻是極為著急。如果不是屠遠此時還沒有開口認輸的話,他們真的是以為,屠遠要放棄這一場比試了。

屠遠此時的推演,也是到了一個極為重要的地步。只是這最後一步,屠遠始終是想不明白,到底要如何進行。所以屠遠也是一直沒有辦法,進行丹藥的煉製。此時的屠遠,也是緊緊皺著眉頭,腦海之中重複的進行著推演,想要明白,這最後一步究竟要如何進行。

雖然說屠遠可以用融丹之法贏的這一場比試,但是這,絕對不是屠遠所想要的。這一次,屠遠要堂堂正正的贏得比賽。 隨著一炷香的時間再度過去,柳無悔的丹藥煉製,也是進入到了最後關頭。而屠遠,卻是至始至終都是沒有睜開過眼睛。雖然雷萬鈞想要拉攏屠遠,但是對於現在這樣的情況,就算是雷萬鈞,也是沒有辦法幫助屠遠。

「好了。」這個時候,只見柳無悔對著丹爐種種一拍,一股丹香便是飄散處來。柳無悔的丹藥,也是逐漸成型。

當聞到這一股丹香的時候,屠遠的眼睛便是驀然睜開。之前屠遠一直都是不明白,這最後一步要如何進行。可是當聞到柳無悔這一股丹香的時候,屠遠也是在一瞬間茅塞頓開。屠遠終於是明白,這最後一步,應該如何進行。

「這小子到底搞什麼鬼。」當看到屠遠到現在方才睜開眼睛,柳無悔也是暗暗腹誹道。如今自己的丹藥已經是煉製完成,而且自己丹藥的品質,更是高達八品。可以這麼說,這一場比試的勝局,基本上已經是被柳無悔給鎖定。就算屠遠現在開始煉丹,都是已經來不及了。

若是換做柳無悔的話,那麼必定是會直接認輸。可是看屠遠的樣子,哪裡有認輸的樣子。

「難不成這小子不知道我的歸元丹達到了八品的品質。」柳無悔這麼想著,便是對著丹爐一拍。隨後濃郁的丹香便是再度擴散出來。丹爐的爐蓋直接飛起,三枚丹藥直接自丹爐之中出現,落在柳無悔的手中。

「我的丹藥,已經是煉製完成了。」柳無悔舉起手中的丹藥,放在眾人的面前,得意的說道。

「這,玄階八品的歸元丹。」當看到柳無悔手中的丹藥,在場的所有人都是震驚了。顯然是沒有想到,柳無悔這樣一個年輕的煉丹師,居然可以煉製出來玄階八品的丹藥。雖然說柳無悔的行為讓人無比的厭惡,但是柳無悔在煉丹之上的造詣,真的是無可挑剔。

對於眾人驚訝的眼神,柳無悔也是無比的得意。當然柳無悔也是明白,自己之所以能夠煉製出來這玄階八品的丹藥,和這靈藥的質量,還是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繫的。所以對於這天雷城的靈藥,柳無悔顯然是更加的垂涎。

只是此時此刻,屠遠卻是始終連看都不看柳無悔一眼。屠遠的注意力,始終是集中在這些靈藥之上。屠遠的手,不斷的抓起一株株的靈藥,朝著丹爐之中放了過去。

「這小子到底在搞什麼鬼。」看到屠遠這個樣子,柳無悔也是一頭霧水。雖然說屠遠所使用的靈藥,乃是煉製歸元丹的靈藥。但是屠遠這靈藥的放入順序,卻是和丹方之中截然不同。要知道,煉丹師一件極為嚴謹的事情。靈藥放入的時間早上一刻,晚上一刻,對丹藥的品質,都是有著莫大的影響。

而一般的煉丹師,都是嚴格按照丹方之上的方法進行煉製,不敢有絲毫的僭越。像屠遠這樣的煉丹手法,柳無悔絕對是第一次見。

「無根草應該是半株。」這個時候,屠遠則是自言自語道,隨後屠遠的靈力便是直接切取了半株無根草,放入丹爐之中。

「這小子,膽子可真大。」當看到屠遠這樣的情況,柳無悔的眼睛也是睜得老大。若是說靈藥放入的時間對靈藥的質量影響巨大,那麼靈藥放入的量,影響的則是靈藥的藥效。靈藥放入的量的不同,完全是可以改變丹藥的藥性,讓一種丹藥,變成另一種丹藥。就算是柳無悔的師傅,都是不敢私自篡改。至於眼前這個看起來二十多歲的少年,居然敢如此篡改靈藥的用量,在柳無悔看來,絕對是找死的行為。

這個時候,柳無悔也是基本上可以斷定,勝局已經被自己鎖定。看向屠遠的眼神,都是變得愜意起來。

而屠遠這個時候,也是不斷的控制著丹火的溫度。屠遠的額頭之上,已經是出現了細細的汗珠。屠遠的注意力,則是全部集中在這丹爐之上。可以說自聞到柳無悔的丹香開始,屠遠的注意力,便是集中在了這丹爐之上。甚至連柳無悔的丹藥煉製成功,屠遠都是沒有注意到。至於柳無悔之前這種炫耀的行為,屠遠更是沒有絲毫的察覺。

在場的眾人,很快便是被屠遠這種專註的表情所吸引。甚至是雷萬鈞,都是盯著屠遠看了起來。在眾人看來,不管做什麼事情,專註是最為重要的。如今屠遠全身心投入煉丹之中的樣子,也是吸引了所有人。和屠遠比起來,柳無悔之前煉丹時候的專註程度,顯然是要差上不少。

一個時辰時間,緩緩而過。距離屠遠煉製丹藥,也是過去了一個時辰的時間。屠遠面前的丹爐之中,一股股熱意不斷的爆發出來。等到這一股熱意到達極限的時候,屠遠便是對著丹爐狠狠一拍。隨後屠遠面前的丹爐,居然是直接碎裂開來。

丹爐碎裂,卻並沒有丹香飄出。眾人的眼中,只能夠看到丹爐的碎片。

「看來這位道友的歸元丹的煉製,是失敗了。」看到屠遠丹爐碎裂,柳無悔便是忍不住開始嘲諷起來。屠遠煉製的丹藥,居然連丹香都是沒有飄出,那麼屠遠煉製的丹藥,想必是已經失敗了。

在場的眾人,在聽到柳無悔這句話的時候,也是紛紛為屠遠惋惜。畢竟他們的心裡,還是希望屠遠能夠獲勝的。雖然他們知道,這樣的想法有些不現實。

屠遠則是連理都不理會柳無悔,直接朝著碎片走了過去。隨後屠遠的手上,一股吸力便是爆發而出。丹爐的碎片,隨即便是被掀開,一股極為濃郁的丹香,便是在此刻爆發出來。這丹香的濃郁程度,比起柳無悔的丹香,顯然是濃郁了數倍不止。

「成功了。」屠遠的嘴角,露出一絲笑容。這一次歸元丹的煉製,總算是成功了。

「這是?」此時的雷萬鈞,也是結果屠遠手中的丹藥,仔細的看了起來。當看到屠遠手中的丹藥的時候,雷萬鈞的呼吸,都是變得有些急促起來。

「玄階九品?」隨著雷萬鈞這句話說出口的時候,在場的所有人,都是被震驚了。如果說之前柳無悔造成的震驚,彷彿一塊巨石投入海中,那麼如今屠遠造成的震驚,便是宛如一座大山被投入海中。 「玄階九品,這不可能,不可能。」柳無悔說著,便是一把將雷萬鈞手中的丹藥奪過。在柳無悔看來,自己煉製出玄階八品的歸元丹已經是極限。眼前的少年,根本不可能超過自己,煉製出來玄階九品的歸元丹。雷萬鈞這麼說一定是在嚇自己。

「這怎麼可能。」只是當奪過雷萬鈞手中的歸元丹的時候,柳無悔的瞳孔,也是瞬間收縮。因為在自己面前的這一枚歸元丹,居然真的是玄階九品,沒有絲毫的差錯。

「你一定是作弊了,你怎麼可能煉製出玄階九品的歸元丹。」這個時候,柳無悔頓時指著屠遠,對著屠遠說道。柳無悔完全不能夠接受,眼前的這個現實。自己辛辛苦苦,苦練煉丹之術,最後憑著上好品質的靈藥,方才煉製出來玄階八品的歸元丹。可是眼前這少年,根本沒有按照丹方來煉製,居然煉製出來玄階九品的歸元丹。這結果絕對是柳無悔接受不了的。

柳無悔這句話說出來的時候,在場的眾人對柳無悔,也儘是鄙夷之色。之前因為柳無悔的煉丹之術,他們對柳無悔的印象也是有所改觀。但是隨著柳無悔說出這句話,眾人對於柳無悔的印象,也是瞬間跌至谷底。

可以這麼說,不管是柳無悔,還是眼前這個絡腮鬍少年,在天元大陸之中,都是一等一的煉丹師。在煉丹的比試之上,柳無悔雖然輸了。但是柳無悔煉製出來玄階八品的歸元丹,便是已經說明他在煉丹之上的造詣不俗。所以就算是輸了,也並不丟臉。

可是柳無悔輸了卻不承認,反而誣陷眼前這個絡腮鬍少年,眾人就不是這麼輕易能夠忍受的。向柳無悔這種輸不起,還毀謗對手的行為,不管在哪裡,都是會遭到鄙視的。

「怎麼,你難道還不服氣。」此時屠遠也是冷笑一聲。對於柳無悔的話,屠遠則是嗤之以鼻。自己從煉製開始,到最後成丹,都是在眾目睽睽之下。而且這丹藥之上,還殘留著溫度。這一切的一切,就已經說明,自己是靠自身的實力將這一枚歸元丹煉製出來,而並非是作弊。

「你都沒有按照丹方之上的手段煉製歸元丹,你怎麼可能煉製出來玄階九品的歸元丹。」柳無悔此時,也是喃喃的說道。「對,你煉製的,一定不是歸元丹。」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