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花娘則是呆了一下,隨即便回過神來,畢竟她也是美女,對同級別的美女還是有相當強的抵抗力的,「既然你是秦寒的媽媽,那你應該知道他的身體情況,還請你告知我們,好讓我們放心。」這句話也敲醒了正在『花痴』的珂與被迷倒的空幻,兩人都面色一整,盯著秦霜等待她的回答。

「其實在小寒體內潛伏著兩股蘊含著十分強大的能量,從小他就身體強韌度高出同齡許多,每次受傷都會很快的痊癒。並且,我知道這兩股能量並不會傷害小秦,至於他為什麼有這個特性,我不能告訴你們。不好意思!」

空幻四人理解的點點頭,畢竟這是人家家裡的秘密了。

「秦阿姨,我們是第一次見到您,平時只是偶爾聽小秦說起過您,說您也在公會中工作的,但是他也不清楚您隸屬哪個公會,不知道……!」雪舞好奇地問道。因為整個人類公會基本都集中在了希望城中組成了六大分堂,但卻沒有見到秦霜出現過,所以她很是好奇。

還沒等秦霜說話,一道聲音又從大門處傳了過來,「秦霜小姐是霞光公會的會長,武聖級別的強者哦,呵呵!」

只見門外走來一群人,領頭走在前面的有兩道身影,其中左邊的一個正是曙光公會的老會長陽靖天,開口說話的正是陽靖天身邊的那位。

「會長!」幾個曙光公會的小傢伙都向老人問好,隨後又好奇地看著他身邊的那位以及身後的人。

看著他們幾個的眼神,陽靖天笑笑,指著眾人說道:「呵呵,忘了給你們介紹。我身邊的這位就是我們曙光公會失蹤多年的羅根,老夫的孫子!」

「啊!三代會長~!」在秦寒等人被救出戰場的時候,羅根還沒有出現,所以幾個人都不認識,待陽靖天介紹后才知道眼前這個有著很高親和力的青年是他們公會那位充滿傳奇色彩的三代會長。

停頓了幾秒后,陽靖天讓開身指著身後那些人向幾個小傢伙介紹道:「左邊的這二十位是神之眷戀公會的成員,其實你們不知道,他們曾經正是我們曙光公會在東半球駐守的成員們,在我們曙光因為老夫的一時頹廢退下第一公會的寶座后,他們為了不讓某些蓄意不軌的傢伙有機可乘,便假裝退出曙光並且宣布組建了神之眷戀這個公會,等待時機回歸。」

隨後他又指著中間的那伙人道:「他們是小秦媽媽組建的霞光公會,其實力絕對強大,多年來,正是霞光公會牽制住天照聯盟的公會,不讓他們繼續對我們曙光出手,才讓我們能安然度過那麼多年,在這裡我們曙光是要真正的謝謝他們了!」

「會長,您怎麼能這麼說呢~!我好歹以前也是曙光公會的一員啊,建立霞光也是為了更好地強大曙光公會啊,我們遲早都會重新加入曙光公會的。而且小秦也是我讓他來加入曙光呢~!」秦霜微笑著補充。

「嘎!?」

在場的除了陽靖天,羅根和霞光成員外。幾乎所有人都大大地吃了一驚!

「咳咳!先不說這個了,右邊的這十二位就是十二弒神公會的朋友了,其實……!」

「其實他們也是我們曙光公會曾經的成員是不是?然後又是因為某種原因暫時脫離公會,等待時機回歸是不是?」珂打斷了陽靖天的話,無奈地攤攤手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呵呵,好聰明的小姑娘,其實的確像你所說的,我們十二弒神的幾位老成員與我是羅根會長當初帶領去東半球執行任務的其中幾個人。在那件事發生后,羅根會長因為有一些特殊的事情要去做,所以暫時和我們分開了,所以我們幾個就暫時組建了一個公會,處處針對設計陷害曙光的天照盟。」一位年過半百的青衣老者笑著回答了珂。

他就是十二弒神的會長,當初曙光公會的最強幾位武聖之一——『灰鯊』張虎!

就在這時,其他人都發現了,十二弒神號稱只有十二位成員,但此時在張虎的身邊卻只有十個人,包括他自己也就十一人。

「前輩,你們十二弒神不是應該有十二個人嗎,怎麼好像少了一個人?我記得蕭傳小胖子也是十二弒神的一員啊,怎麼沒看見他?」空幻說道。

張虎也發現了這個問題,就在他也說不出為什麼會少了個胖子的時候……!

「哇嗚嗚!秦老大你這是怎麼了啊?秦老大你別死啊~!」一整撕心裂肺的哭聲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當大家順著哭聲看去的時候,只見一個如同圓球般的身影正趴在擔架邊上嚎啕大哭,看其樣子就如同死爹死娘般。

這個胖子正是在大決戰前夕告別了秦寒他們,去與自己公會匯合的蕭傳!不知道的人還真會以為他在哭喪呢!

起初,空幻他們聽見蕭傳那真情流露的哭聲還十分的感動的。可是當他們看清后,頓時臉都黑了!

珂柳眉一豎,雙拳緊握,渾身微微顫抖著。

「哮喘死胖子~~~!」 第89章秦寒的身世

只見蕭傳雖然是趴在擔架上痛哭著,但他趴的位置卻是不對了!嘴上哭爹喊娘地叫著秦寒的名字,人卻趴在躺在秦寒邊上的阿思娜的擔架上。

最讓眾人無語的是,蕭傳那比以前還要胖的身體幾乎整個都趴在了阿思娜的身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地往前者胸前的衣襟上抹。那肥大的身軀壓的就連昏迷中的阿思娜都微微皺起了眉頭……

哭了幾分鐘后,蕭傳更得寸進尺地抓著阿思娜的柔荑不住地###撫摸,雙眼『深情』地看著前者的俏臉,嗚咽地道:「秦老大,你別丟下我啊,你死了我咋辦啊,我還想跟著你混呢~!哎呀……!」

他還沒說完,後腦勺上就被狠狠地打了一拳,使得他那龐大的身軀瞬間飛離阿思娜的擔架邊,吧唧一聲直接臉貼在牆壁上,緩緩下滑!在失去了身上的重壓后,昏迷中的阿思娜臉上又恢復了恬靜之色~!

珂喘著粗氣,狠狠地盯著趴在地上哼哼唧唧的蕭傳,剛才那一拳正是她打的。因為之前她受的傷也不輕,所以那一拳也耗盡了她身上的全部力氣,此時她也氣喘吁吁的。

「死胖子,你故意的吧!抓住這個機會吃思娜姐的豆腐是吧?」珂惡狠狠地說道。

「哪…哪裡!我…我只是看錯了而已。」

蕭傳當然不會承認了,可是他鼻子上那兩條不停流淌的紅色瀑布卻很誠實地透露了他的想法!

「胖子,受死!」

空幻和雪舞也看不下去了,和珂一起撲上去對蕭傳進行人道毀滅!

啪!啪!啪!

「會長,你們怎麼不去防守城牆,而跑到這裡來了?」在『毀滅』完一條鮮活的胖子后,珂拍拍手上的灰塵向陽靖天問道。

陽靖天呆了一下后才從剛才的『少年暴力』事件中清醒過來,「哦,其實在你們重傷退出戰場后,我們得到了秦霜他們三大工會以及樓蘭族瑪雅族大軍的支援。敵方大軍已經被我們完全消滅,不過我方損失也非常慘重,還有戰鬥能力的武者已經不及一萬之數,四方城牆的防禦措施也被盡數摧毀,城牆破損嚴重。現在能行動的人都在打掃戰場。」

「雖然損失嚴重,但是好歹也是贏了啊。」

「沒有那麼簡單!雖然異生物們和我們這次總決戰輸了,且已經沒有能力再發起攻擊了。但真正的敵人都還沒有出現過,能夠控制如此之多的異生物們向我們人類發起進攻的傢伙絕對不會像前者那麼好對付的!況且現在我們也還不算是安全了,異生物一方還有那三大至尊存在,現在其中兩個正在我們頭頂上與龍烈前輩戰鬥著,還有一個最神秘的貝皇卻在四族大軍被我們滅殺后消失不見了!所以現在最關鍵的是龍烈前輩是否能夠勝利了。」羅根表情凝重地說道。

的確!如果龍烈失敗了的話,那人類還是要面臨滅絕的危機!在那至尊的眼中,數量對於它們來說根本就沒有意義,只需要極短的時間就能摧毀整個希望城。所以龍烈不能敗,一旦他敗了,就等於斷送了人類一方的生機。

就在眾人聊天的時候,大家都沒發現,此時的秦寒的身體正發生的奇妙的變化。

在那厚重的繃帶下,他的皮膚正閃爍著強烈的金光,金光正不斷的融合著周圍的白光與紅光。每當吞噬完一些后,金光就會膨脹一分,然後便驟然炸開,化作無數的光點分佈在秦寒的全身!但凡是有傷口的地方,都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恢復著,比之之前的三種能量同時治療的效果要強上數倍!

而秦寒的額頭上也出現了一個金色的菱形印記,時隱時現。一陣柔和的能量波動也隨著印記的出現從秦寒身上散發出來。

而在場的眾人都不是弱者,都感受到了這股波動。就在眾人視線將要移到秦寒身上,並且將要發現他額頭上的印記的時候,一道身影擋在了秦寒身前。

「各位!作為秦寒的媽媽,我想把他帶走單獨治療,因為我有一種專門應對他體質的治療方法,可以加速他的恢復速度。」說完,秦霜又稍微移動了一下身體,完全擋住了所有人的視線。

最後大家都同意她的提議,畢竟秦寒是秦霜的兒子,沒有哪個母親會害自己孩子的。秦霜在感謝了一下后,迅速抱起秦寒向外走去。期間還特意把秦寒的面部壓在自己胸前的波濤處不讓他的臉露出來。表面上別人會以為這是她對兒子的疼愛之情,其實是不為了讓別人發現秦寒額頭上的那個印記。

「秦阿姨真是個好母親啊,我老媽要是有那麼疼我,我都要開心死了。」空幻羨慕地自語道。

「你哪個媽媽?你不是有五十個媽媽嗎?」知道空幻底細的雪舞一臉天真的問。空幻的爸爸作為土豪級別人物,已經娶了將近五十個老婆了,所以空幻足足有五十個媽媽!

空幻:「你丫不吐槽會死啊!」

眾人全部大笑,被這個活寶給逗樂了,一時間原本壓抑的氣氛得到了緩解。

……

秦霜帶著秦寒直接來到了希望城南面的一撞別墅內。這幢別墅其實是她曾經特意買下來的,只是沒有任何人知道而已。

關上大門倒鎖,把別墅內所有的窗帘全部拉上,不讓一點光線照射進來后。她才一點點地解開纏卷在秦寒身上的繃帶。

當全部繃帶解開后,秦寒的全身爆發出一陣刺眼的金光。儘管外界的光線一點都沒有照射進來,但整個別墅還是亮如白晝。

看著秦寒額頭上那個此時十分明顯的印記,秦霜的思緒回到了十幾年前!

在那一晚,還是二十芳華的她,在一年前因為某些原因退出了曙光公會還沒有創建霞光公會的時候!作為一個自由獵者,她在完成一個擊殺ss級雙頭白狼的懸賞后,正準備趕回最近的主城休息。

只是沒想到在路過一片丘陵地帶的時候,空中突然爆發出一陣強烈空間波動,隨後一股王者般巨大的威壓瞬間傳遞開來,就連那時剛剛踏入武聖級別的她都被那股威壓深深地震撼住了,這是要多麼強大實力的強者才能釋放出來的?

威壓來的快也去的快。只是短短几分鐘的時間便消逝不見,然後秦霜就看見威壓的源頭閃過一道金光,然後那道金光便向著離她不遠的一座山的方位落去。

十分好奇的她便放棄了趕回城市休息的念頭,施展身法快速地向著那座山頭趕去。越是接近,周圍的變異生物越是密集。這讓她很是奇怪,到底是什麼東西會釋放出那麼強大的威壓,並且吸引著這些嗜血的變異生物?

直到臨近后,她才聽見一陣嬰兒的哭聲從細雨中傳了過來。而此時周圍的變異生物已經多到密密麻麻的程度了。

不敢遲疑,秦霜當時便施展出最快的身法急速向哭聲傳出的地方趕去。

當她趕到目的地時,站在樹頭上的她發現在一塊草地上,有著一個金色的光團,嬰兒的哭聲正是從光團中傳出來的,而周圍十米外卻圍滿了變異生物,因為懼怕和遲疑,這些傢伙都沒敢上前。

直到最後,終於是有膽大的經受不了那股誘惑,撲向了那因光團光線轉弱而露出來的一個嬰兒!

作為一個女性,雖然沒有結婚或者是與男生交往過。但秦霜作為一個女性,體內母性因子還是爆發了。她絕不容許一個可愛的孩子在自己面前被那些畜生吃掉!

所以她出手了!

因為有著武聖的實力,周圍的這些變異生物最高的也只有s級的程度。所以很簡單的就被秦霜給全滅了。

站在全是殘肢血坑的草地上,懷中抱著一個可愛到幾點的嬰兒,秦霜的臉上流露出一抹母愛的微笑。緊緊的抱著嬰兒,她第一時間向最近的人類聚集點趕去,也就是希望城的附屬城市——第一隔離區!

在旅館內,秦霜把懷中的嬰兒放在柔軟的床鋪上。

「哇哇!」

可是剛一離開她懷抱的孩子馬上就放聲大哭,其聲音嘹亮完全不弱於成年女高音!嚇的秦霜又趕緊把孩子重新抱在懷中,柔聲安慰著。

說來也奇怪,只要一在秦霜的懷中,嬰兒就不哭了,在之前趕回來的途中也是如此,就連響亮的雷聲都不怕!

秦霜就糾結了,只能抱著嬰兒睡了一整晚!

直到第二天早上,她被一陣超級刺耳的哭聲給吵醒了。結果睜眼一看,發現因為昨天晚上睡的太熟了,手一松,把孩子鬆開了。結果就是早上嬰兒醒來發現沒在某女的懷中后,嚎啕大哭!

秦霜趕緊把那個可愛的小肉球抱進懷中,畢竟這是旅館,萬一吵醒了別人就不好了!

可是嬰兒的小臉在一碰到秦霜胸前的柔軟的時候!『咿呀』一聲就張開兩隻小手抓住她其中一隻柔軟,小嘴湊上來『吧唧,吧唧』###起來!!!

雖然秦霜還是一個未經人事的少女,但她還是知道嬰兒肚子餓了,俏臉頓時紅的和柿子一般!

輕啐了一口,秦霜去旅館的廚房拿了點獸奶,熱好后餵給嬰兒吃。

看著一隻小手抱著奶瓶,一隻小手還緊緊地抓著自己衣襟的孩子,秦霜笑了。

「寶寶乖哦,以後我就是你的媽媽了哦~!既然在一個寒風細雨交加的夜晚撿到的你,那以後就叫你秦寒吧!」 第90章至尊死

撫摸著秦寒額頭上的菱形印記,秦霜的思緒回到了秦寒兩歲的時候!在那之前,他額頭上的印記一直存在沒有消失過,所以只能用帽子遮蓋住。

直到秦寒兩歲生日的那天,莫名其妙的高燒后,他額頭上的印記憑空消失了!不過隨著印記的消失,秦寒那相當變態的恢復能力也隨之減少了許多!

直到現在,印記的再次出現,以及秦寒的恢復能力也隨之增強。秦霜才知道這一切可能都和兒子的體質和那神秘的印記有關。如今印記再現,秦寒的身體就發生巨大的變化。

就在秦霜摸著兒子的臉頰陷入過去的回憶中的時候!原先昏迷中的秦寒緩緩睜開了雙眼,因為金色能量的強效治療,秦寒清醒了。

一睜開眼,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張美麗的俏臉!

「老媽!你怎麼在這裡?」秦寒看見自己的母親,非常激動的想要爬起身來,結果一下子牽扯到了傷口上,又齜牙咧嘴的倒回了床上。

秦霜沒好氣的白了一眼秦寒,「怎麼?不想見到你媽我啊?要不是你現在受傷了,我真想好好敲你一頓。小小年紀就跑去和異生物們拼死拼活,如果你有個三長兩短,老娘絕對不會放過你,必定把你從土裡挖出來現鞭屍一整天!」

秦寒渾身打了個哆嗦,他很清楚,自己老媽絕對是那種說到做到的女人!

「咦!我身上怎麼在發光?哇靠,頭上怎麼還有個東西!」回過神來的秦寒頓時發現了自己身體的狀況,看著自己身上那強烈的金光,訝然出聲道。隨後他又從天花板上的一面嵌在牆上的鏡子中看見了額頭上的菱形印記。

秦霜先是頓了足足十秒,隨後才一聲長嘆,「這麼多年了,有些事情也該和你說了!」

她把手伸向秦寒的頭上,前者瞬間以為她又要像小時候般敲自己腦袋了,下意識的縮了一下,但預料的痛感並沒有傳來,只是感受到一隻小手正在輕輕地摸著自己的頭。當秦寒睜開眼睛的時候,才發現老媽秦霜正微笑著溫柔地摸著自己的腦袋,正如小時候那般,但兩行清淚卻順著臉頰緩緩流了下來。

「老媽,你……!」

「小秦啊!其實你並不是我秦霜的親生兒子,你知道嗎?」

秦霜的這句話如同晴天霹靂般,頓時讓秦寒整個人僵在了那裡。

秦霜擦擦不斷留下來的眼淚,「其實在十幾年前,我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在一座野外的山上從一群變異生物的爪中救下了還是嬰兒的你。而且你出現的時候空###現了莫名的金光,等我趕到那裡的時候只有你一個人,並沒有其他人存在。所以我把你帶了回來,並且撫養你長大。所以你在我的眼中雖然不是親生骨肉,但我始終把你視作親生的般……!」

秦霜眼淚婆爹地敘述著曾經的一切。

「孩子,你是不是很生氣,氣媽媽一直沒有告訴你這一切?」說完一切后,秦霜看著楞在那裡的秦寒說道。其實她心中也非常的惶恐,唯恐秦寒知道真相后不認她這個母親!

如果真是如此,她絕對會痛不欲生!從小就是孤兒的她因為撫養秦寒的原因沒有去尋找她的另一半,只有秦寒這麼一個『兒子』陪伴!如果沒有的秦寒,她就真正的成為孤家寡人了!

秦寒在愣神了幾秒后,眨了一下眼,看著一臉緊張,臉頰上還掛著淚痕的母親微微笑了!艱難地抬起手,用手上纏著的紗布輕輕擦拭掉前者的淚水,突然一把抱住了那具柔軟富有彈性且熟悉了十幾年的嬌軀。

「媽媽!」

把臉靠在秦霜的肩膀上,低聲說了這麼一個詞。他並沒有多說什麼,只是這簡簡單單的一聲呼喚就完全表達出了他的意思。

他不管秦霜是不是自己的親生母親!在他的眼裡心中,前者永遠都是他的親人,他最重要的母親!自從他懂事以來,秦霜為了把他拉扯長大所付出的苦,他都看在眼裡記在心裡,千言萬語難勝其一簡單的動作!

秦霜原本已經止住了的淚水瞬間又決堤了。反手摟住兒子的上半身放聲大哭,結果母子倆抱在一起哭的稀里嘩啦的……

待兩人情緒都穩定下來后,秦寒指著自己腦門上的菱形印記向秦霜問道:「老媽,這個是什麼東西啊?怎麼會突然出現在我腦門上,還扣不掉的說。這讓我以後怎麼去見人哇~!」

此時的秦霜因為哭的時間太久了,兩隻眼睛紅紅的腫脹著。她眯著眼睛看著那個還在發光的印記回答說:「這個我也不知道,當初我在撿到你的時候,你的額頭上就有這個印記存在。一直到你兩歲的時候,一場莫名而來的大病後這個印記才自行消失了。我猜想這個印記可能和你的身世有關,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只能等你以後探清自己的身世后才有可能知道。」

秦霜在說完最後一句話的時候,又傷感起來,如果秦寒找到了真正的家人,有了自己真正的母親,還會認她這個媽媽嗎?

秦寒也發現了自己老媽的狀態,不多想便一頭扎進了前者的懷中,俊臉不停地在那峰巒疊嶂之處輕磨著,「老媽~!別瞎想了,你永遠是我的老媽啦~!」

「呵呵~!」

……

母子倆聊了很久后才停止,秦霜讓秦寒好好休息,自己則是要去和陽靖天等人商議之後的事宜。

起初秦寒沒理解她話中的意思。但當秦霜敘述了在他昏迷退出戰場后發生的所有情況后,差點驚掉下巴!樓蘭族與瑪雅族的支援他能理解,畢竟唇寒齒亡嘛;羅根的出現也在情理之中,他早就知道前者還活著的事了;而三大公會的出現他也沒有多少意外,因為當初蕭傳離開前就和他說過,在真正的大決戰時,十二弒神絕對會出現在希望城的正營中,另外兩個公會神之眷戀和霞光作為和十二弒神一樣出名的強大公會,一起出現也不是很奇怪。

讓他吃驚不已的是三大公會居然都是以前曙光的人!而且霞光的會長還是自己老媽!秦寒這才想起來,剛才老媽在敘述過去的事的時候,曾說道她在執行任務的時候從眾多變異生物爪子中救下了自己!

秦寒突然發現,自己的世界觀被赤果果的毀滅了。曾經那個看上去柔柔弱弱,偶爾對自己使用一點『家庭暴力』的老媽居然是一大公會的會長,並且還是武聖級別的強者!

躺在床上的他思緒難以平靜,夾雜著身體自行恢復時產生的麻癢感,腦中一直在想著一些事情,難以入睡!

而此時的秦霜已經趕回了曙光公會。

……

當秦霜的倩影出現在曙光公會的時候,發現除了之前的人外,還多了許多的人影,且個個實力都不低!是那些負責防守其它三面城牆的六堂成員們回來了。

「呵呵,霜兒回來了,小秦的情況怎麼樣?」坐在首位的陽靖天笑道。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