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姐,等等我!」木子夜拍了拍白洛奇的肩膀,隨後,便追著木綾羅而去了。

而木綾羅和木子夜離去之後,這雄霸堂內的所有人,也馬上圍住了白洛奇和曹晴嵐,紛紛表示祝賀,當然,也是想要趁機巴結一下,尤其是對白洛奇,因為這木綾羅都親自為白洛奇來提親,可見木綾羅對白洛奇的重視程度,恐怕是所有人難以想象的。

喧鬧了許久之後,因為天色不早,所以,雄霸堂內的眾人便紛紛離去,最後,只剩下白洛奇和曹晴嵐等曹家眾人。

「家主,看來你真的要好好感謝一下白公子了。」這時,龐龍走到曹晴嵐身旁提點了一句。

曹晴嵐立刻點點頭,但等她看向白洛奇的時候,卻發現白洛奇已經往外走去,她本來想叫住白洛奇,但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沒有叫出口,因為就算現在叫住白洛奇,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而另一邊,白洛奇離開雄霸堂后,便消失在原地,不久之後,便出現在離曹家不遠的一座很高的建築物之上,而在建築物的頂端,佇立著一道嬌影。

銀白色的月光灑落在那嬌影之上,將冷傲絕美的一面展現淋漓盡致,猶如月之女王一般,傲視著大地。

「今天多虧了你,曹家才能解圍。」白洛奇幾個閃身之後,便出現在那嬌影的身旁。

「不是讓你低調一點嗎?你非要替曹家出頭……還是你分明就是有意藉此機會,想要贏得曹家主的歡心,不過,她確實是個大美人,現在你也逞心如意了,你馬上就能得到她了。」木綾羅轉眸看了白洛奇一眼,帶著幾分嗔怪道。

「公主,是在吃醋嗎?」白洛奇一聽之下,就感覺木綾羅的話有點酸酸的味道。 木綾羅馬上冷瞪了白洛奇一眼,閃過一抹「如果你再敢亂說,我就讓你死無葬身之地」的眼神。

白洛奇卻只是淡定一笑,接著便道:「曹家不管對我,還是對六皇子而言,都有著很重要的利用價值,自然不能讓曹家落在二皇子手上,你應該也是這麼想的吧?」

「但也沒必要你出頭,你忘了你是什麼身份嗎?」木綾羅雖然知道白洛奇說的沒錯,可是,因為白洛奇這一出頭,也使得事情更加麻煩而複雜起來。

「因為事出突然,我也只能隨機應變。」白洛奇也是無奈道,他當然也不想把事情弄的複雜。

「不過,二皇子會用這種手段來對付曹家,也出乎我的意料,因為他這步棋也算是險招,但卻也出其不意,如果不是你及時拖延住時間的話,恐怕真要讓他得逞了。那樣的話,皇弟也會因為少了曹家的支持,而陷入被動之中。可是,這樣一來,也可能讓你成為齊家和二皇子除之而後快的目標,之前,他們或許還會打算拉攏你,但現在,他們最想的恐怕就是除掉你。」木綾羅分析道。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情。實在不行,我就提前回聖龍國好了。」白洛奇聳肩說道。

「那可不行,畢竟,剛才曹家主已經答應了你的提親,不管怎麼樣,你現在也算是曹家的乘龍快婿了。如果你突然消失的話,免不了會引來更多的麻煩。」木綾羅搖搖頭道。

「你該不會真的想讓我娶了曹晴嵐吧?」白洛奇聽木綾羅的意思,立刻有種不太好的預感。

「廢話,如果你不娶曹晴嵐的話,那肯定交代不過去的,況且,這也是你自己惹下的禍,當然,要你自己負責。」木綾羅理所當然的說道。

「那我肯定會悔婚的。」白洛奇直白的說道。

「這木神國有多少男人想娶她,你要是悔婚的話,肯定會被人追殺到死的。」木綾羅嚇唬道。

「別玩了,接下來,你有什麼計劃?」白洛奇當然知道木綾羅是故意的,所以,也不擔心,不過,他確實也不能直接悔婚,那樣的話,他今天的努力也就白費了。

「其實,你娶不娶曹晴嵐,對大局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影響,只要你人在曹家就行。不過,經過此事之後,皇弟和二皇子之間的爭鬥恐怕會在所難免的提前,接下來,皇弟肯定會遇到很多難以預知的阻擾,所以,我希望你能助皇弟一臂之力。但以你現在的實力,恐怕還難以有所作為……」木綾羅有所考慮的說道。

「你是不是已經有計劃了?」白洛奇嘴角一勾的問道。

「你先回曹家吧,明天一早到南城外一里的亭子等我。我要帶你去一個地方,可能要三四天的時間……」木綾羅說完之後,便眨眼間,消失而去。

白洛奇隨後便也回了曹家,因為要和木綾羅離開幾天,他自然也要準備一下,所以,就先回了他的房間。不過,剛到房間門口,就見幾個婢女正在他房間進進出出,手裡還提著一個個木桶,等他進去之後,就見房間里多了一個熱氣騰騰的大浴桶。

「我好像沒說要洗澡吧?」白洛奇立刻叫住一個婢女問道。

「是家主安排的……」那婢女立刻規矩的應道。

白洛奇一聽,目光微微一簇,而他走進房間后,那些婢女也都退了出去,也將房間門關好。

白洛奇看著房間內的那個飄著花瓣的大浴桶,想著反正都已經準備了,也不要辜負了人家的一番心意,所以,就泡進了浴桶之中。

白洛奇只覺得全身毛孔全開,一陣舒爽襲遍全身,十分享受地靠在浴桶邊上,閉目養神起來。 等他洗完澡,穿完衣服,喝了一杯茶之後。

曹晴嵐這才慢悠悠就走了進來,見到白洛奇舉動的曹晴嵐也明白了什麼,眼眶忽然微微一紅,像是受了什麼委屈,像是有些羞愧。

但隨後,她突然眸光一震,便朝著白洛奇的背影,有些激動的說道:「為什麼又拒絕我?反正我已經答應了你的提親,很快也會跟你成婚,所以,你沒有必要再拒絕我。對於你為我所做的一切,我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報答,你所擁有的,甚至連我都感覺難以比及,所以,我能報答你的,恐怕只有以身相許。」

「我跟你提親,只是為了替曹家解圍,而且,我並不會跟你成婚,因為我已經有妻子了。」白洛奇轉過身,眸光變得十分冷淡,如同一塊冰般,讓曹晴嵐忽然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什麼?」曹晴嵐一聽,似乎也有些意外。但她並不是沒有準備,因為她知道像白洛奇這麼優秀而出眾的男人,在自己的國家一定會得到很多美女的青睞,就算有妻室也算是正常的,所以,她馬上眸光輕晃的應道:「我不在乎這些。我只知道如果我無法報答你的話,我心裡會感到內疚和慚愧!」 「你覺得把自己的身體給了我,就是最好的報答嗎?」白洛奇目光冷凝的問道。

「對我來說,或許就是如此。雖然我也許沒有綾羅公主那般的絕色,但我對自己的美貌還是有自信的,這木神國也有很多人為了得到我而爭得頭破血流,所以,我覺得把我的身體給白公子也算是最好的報答和尊重。」曹晴嵐也是認真的回答道,她並不是沒有考慮才來的,她也是覺得白洛奇值得她這麼做,所以,又一次的下了決心。

當然,這次曹晴嵐並不像上次一樣,單純的只是為了勾引白洛奇,最主要的是想要報答白洛奇為她和曹家所做的一切,而她本就是個十分自強獨立的女人,不希望得到別人的幫助,但是,白洛奇卻接二連三的給予了她和曹家幫助,還不求回報的。這讓她心裡始終有種心結,所以,她不想欠下白洛奇的恩情。

「我認識的女人中,你確實不算是最出色的,但是,你卻不少讓我欣賞你的地方,比如你的理智和執著,還有不畏的決心……你身為曹家家主,願意為了曹家犧牲你的一切,這一點本身是值得欣賞的,做為家主確實就需要這樣的魄力和精神。 掮客 傾以南兮 但我同時也不喜歡你為了某些利益,而做出這樣毀掉自己的舉動,你是個女人,更應該懂得好好愛惜自己,一味的逞強,遲早會讓你陷入痛苦的絕境之中。到頭來,你最後會把自己毀了,也會把曹家給毀了。」白洛奇毫不客氣的訓斥道。

曹晴嵐一聽,登時,嬌軀微微顫動,忽然就像是被剝去了堅強的外衣,一下子變得脆弱不堪,雖然她不想讓白洛奇看到,極力的掩飾,只可惜,白洛奇那雙邪魅的眼睛早已將她完全洞穿,讓她的內心就如同她的身體一樣,赤裸裸的呈現在白洛奇面前。

「我之所以幫曹家,也是有我的目的的。但說實話,我對你的身體從來都沒有過興趣,所以,你根本不必拿自己的身體來做為報答。而且,說到底,你也不過是想用自己的身體來留住我罷了,也許,在你眼裡,我就是是那種貪戀美色的,可以輕易的被人擺弄的男人?」白洛奇眉宇一挑,帶著幾分冷屑的說道。

白洛奇的話也就像是一把大鎚一般,一下接一下地敲在曹晴嵐的胸口,讓她有種心碎的感覺,因為她確實這麼想過,抱著一種僥倖的心態,但其實她也抗拒過,不希望用這種方式來留住白洛奇,可是,除此之外,她想不出什麼其他方法。因為白洛奇太與眾不同了,這不管是什麼稀有的異寶,還是活生生的黑欲幼蟲,白洛奇都能夠輕易的拿得出手,連身為曹家家主的她都感到望塵莫及。所以,就算她也要在物資上來回贈報答,也根本沒有拿得出手的。所以,結果她才不得才再次對白洛奇投懷送抱。當然,這也是基於她已經答應了白洛奇的提親,覺得反正遲早兩人會成婚,因此,也覺得沒有什麼不妥,可是,她沒想到白洛奇還是拒絕了她。

曹晴嵐越想越有種要崩潰的感覺,粉唇緊緊咬起,一抹晶瑩的淚珠,不經意地滑落臉頰,柔弱的雙肩微微顫抖,看上去是那般的無助。

就在此時,曹晴嵐感覺到一道挺拔的身影走近,在她猝不及防的愕然之下,將她擁入了懷中。

「白……」曹晴嵐忽然就愣住了,剛想叫出聲,但是,依偎上那溫暖的胸膛之後,她的腦子就變得一片空白了,什麼也都不想,彷彿卸下了所有的包袱,只是一個單純的女人靠在一個值得信任和依靠的男人身上,尋求那風平浪靜的一刻。

「現在的你還不值得讓我佔有,因為你的表現很讓我失望。不過,你還有機會,只要你好好努力……」這時,白洛奇用幾分溫柔的話語對著懷裡的美人兒說道。

「你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男人?你身邊到底有多少像我這樣被你拒於千里之外,卻又覺得不甘心的女人……」這一刻,曹晴嵐忽然有些明白了,淡淡的微笑說道。

「應該沒有吧,通常情況下,我還是來者不拒的!」白洛奇嘴角一勾道。

「鬼才信你呢!」曹晴嵐竟然禁不住猶如撒嬌般的嗔了一句,然後,忽然抬起眼眸,踮起腳尖,迅速地將自己的雙唇送上。

白洛奇倒也沒有客氣,立刻照單全收,霸道地擒住了那種猶如櫻桃般誘人的小嘴。

十分纏綿而激情的熱吻之後,曹晴嵐才嬌喘吁吁地推開了白洛奇,瞪了白洛奇一眼道:「你這樣做,難道是故意想讓我愛上你嗎?」

「沒有,而且,千萬不要愛上我!」白洛奇苦笑搖頭道。

曹晴嵐立刻美眸輕笑,嫵媚誘人地看著白洛奇,心裡暗道,恐怕已經來不及了!

「對了,我要去個地方,可能要幾天的時間。如果齊家或是二皇子對曹家有什麼舉動的話,你就去找六皇子。」此事的,白洛奇當然還不知道曹晴嵐的心意,然後,話歸正題道。

「你要去哪?」曹晴嵐不由追問了一句。

「秘密。」白洛奇笑了笑,其實,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大概是去什麼危險的地方吧,我聽龐大師說過,你連沙海深淵那樣危險的地方,都敢獨來獨往,你的膽子還真是很大!不過,一定要小心一點……」曹晴嵐猜測了一下,同時,不禁像個溫柔的妻子般,叮囑道。

「我先走了。」白洛奇點點頭,人已經消失在房間裡面。

沒過多久,白洛奇便無聲無息地出現在了曹晴熏的房裡,碰巧,這曹晴熏正站屏風後面換衣服,一看到房間里出現了一道身影,馬上就警覺的叫道:「是誰?」

「我!你在換衣服嗎?」白洛奇也沒想到曹晴熏在換衣服,嘴角一勾道。 而一聽出白洛奇的聲音,立刻把曹晴熏嚇了一跳,下一刻,就氣急敗壞,小臉怒紅地在屏風後面,大叫道:「這個大色狼混蛋,竟然直接闖進我的房間偷看我換衣服,我一定要宰了你!」隨後,各種衣裳羅裙,甚至還有肚兜,紛紛從屏風後面朝白洛奇飛去。

「就憑你那發育不良的身材,我可沒什麼興趣。」白洛奇面不改色的說著,接著便道:「我的時間不多,就不跟你廢話了,我現在說幾個飼養黑欲幼蟲的要點,你認真記下,我送你姐姐的黑欲幼蟲,以後就由你來飼養。」

這曹晴熏本來是還想發飆的,但一聽白洛奇要說飼養黑欲幼蟲的方法,一下子就把要罵人的話給咽了回去,立刻豎起耳朵。

隨後,白洛奇便說出了幾個飼養黑欲幼蟲的要點。

「記下了嗎?」白洛奇說完之後,便問道。

「這麼簡單,當然記住了。不過,你真要跟我姐姐結婚嗎?」曹晴熏嗔了一句,然後,遲疑了一下問道。

「你一個小丫頭,就別管太多了,專心做好你自己的事情,我要離開曹家幾天,這幾天別給我偷懶,沒事的話,就給我好好的練習……」白洛奇懶得跟曹晴熏解釋。

「你要去……」等曹晴熏伸頭出來想問白洛奇要去哪的時候,這白洛奇已經消失在原地了,氣得她又不禁大罵了幾聲。不過,很快的,眼眸中就閃過一抹黯然之色。

隔日一早,天才剛剛亮,木綾羅就出現在了國都南城一裡外的亭子內,而此刻,亭子之中卻已經負手站在一道身影,舉目眺望。

「你什麼時候來的?」木綾羅立刻問道。

「不久前。我們到底要去哪?」白洛奇回過神,看向木綾羅道。

「去見木靈族的一位隱居長老。」木綾羅應了一句,隨後,便打開空靈界,召出了她的那隻六星級靈獸。

頃刻間,整個天空便遮天蔽日起來。

「那不是要去靈族的地盤?」白洛奇立刻挑眉道。

「差不多吧。走了!」木綾羅點點頭。

隨後,白洛奇便跟著木綾羅一同上了六星級靈獸,奪空而起,很快就消失在天際。

這一路上,白洛奇見木綾羅都沒有說話,看上去還有些心事重重的,所以,也識相的沒去招惹木綾羅。

腹黑總裁:愛你入骨 大概飛了半天之後,木綾羅突然拍了拍六星級靈獸,隨後,六星級靈獸便迅速地俯衝而下。

這時,白洛奇也隨之低頭看去,就見腳下是一片雲霧繚繞的山谷,雖然還沒有接近山谷,但卻已經能夠感受到極為丰韻的靈力,等穿過猶如蒙紗般的雲霧后,就見山谷內有一望無際的平原,也有草木蔥綠的森林,還有蜿蜒其間的河流,萬物生機勃勃,一派安寧和諧的景象,像是世外桃源一般。

「這是什麼地方?」白洛奇俯望了幾眼后,便對木綾羅問道。

「靈牧谷,人類無法踏足的靈族區域,屬於木靈族的管轄範圍,如果沒有木靈族帶領的話,是無法到達這裡的。」木綾羅應了一句。

不久后,六星級靈獸便落在了靈牧谷中的一塊傾斜的草坡上。

而就在六星級靈獸落下之後,忽然,四面八方就出現了十幾道身影,各個都展現出強烈的氣息,至少都相當於人類狂神級強者的實力。

隨後,白洛奇定睛一看,就見眼前這十幾道身影,體形都非常修長,長手長腳,最矮的也有兩米多高,但四肢卻猶如枯木一樣乾瘦,全身呈木青色,皮膚就像是木紋一樣,一圈一圈的相互交錯,兩耳豎尖,有點像是精靈的耳朵,眼睛細而長,鼻子微隆,就像是天生塌陷一般。

當然,不用想便可以猜到他們就是木靈族的族人。

而此刻,那些木靈族人也都瞪著白洛奇一直看,猶如看著什麼怪物一般,並且,還充滿了幾分敵意,發出各種怪異的叫聲。

這時,只聽木綾羅粉唇一張,馬上說出了白洛奇聽不懂的語言,那些木靈族人聽到之後,便對木綾羅十分恭敬的點點頭,面露懼色的立刻散開了。

「走吧。」木綾羅對白洛奇說著,便徑直往前走去。

白洛奇也緊隨其後,和木綾羅沿著傾斜的草坡往上走後,等到達草坡頂端的時候,他就見到了令他感到相當震撼的一幕,放眼過去,最少有二三十隻的各種獸類,正被一些木靈族人放養在偌大的平原之中,不斷奔跑追逐,甚至是相互爭鬥。

而白洛奇一眼就能看出這些獸類並不是普通的御靈獸,而是守護獸,但看上去還只是些幼獸,不過,所散發出的氣息卻至少已經都相當於三星三級實力的御靈獸,有些甚至都到了四星四級,而且,每隻都異常的高大,至少比同星級等級的御靈獸都要來的更強壯,整個場面,看起來就有種百獸來襲的感覺,非常壯觀!

「這靈牧谷是木靈族專門用於人工繁殖,飼養和訓練守護獸的地方。你眼前看到的只是些幼獸,這靈牧谷的所有守護獸,差不多上百隻……」木綾羅見白洛奇的樣子,馬上便道。

「上百隻?」白洛奇都不禁嚇了一跳,這如果是上百隻的御靈獸當然沒什麼,但上百隻的守護獸,那可就不得了了,以守護獸的強大程度而言,可怕程度可見一般。

「這木靈族算是靈族之中相當強盛的靈族,這靈奴和靈眾,以及靈宗加起來,有三千之多,幾乎每個都能駕馭守護獸,這靈牧谷所飼養訓練的守護獸一般是提供給那些剛剛成年的靈奴,還有實力較差的靈眾使用的,而那些實力高強的靈眾和靈宗,通常都會自己前往十分兇險的區域,去抓野生的靈異獸來轉化成自己的守護獸……」木綾羅解釋道。

「靈異獸?」白洛奇還是第一次聽到這種名稱…… 「靈族的守護獸,最早就是通過捕捉靈異獸,再通過人工繁殖得來的,但比我們靈族用人工繁殖出來的守護獸,這野生的靈異獸要擁有更強的能力,但就像靈獸對人類御靈者來說很難馴服一樣。這靈異獸如果沒有比較厲害的實力,別說是馴服了,想要活捉都是不可能的。但一旦能活捉到靈異獸,並且加以轉化的話,就可以變成自己的守護獸。」木綾羅解釋道。

「原來如此。」白洛奇一聽,馬上想起他曾經在沙海深淵的那個森林之中見過的那些能散發出不遜色與守護獸氣息的奇獸,應該就是野生的靈異獸。

「對了,這靈奴和靈眾,靈宗是什麼意思?」白洛奇又問了一句。

「在靈族也是有等級之分的,就像是人類的統治階層一樣,靈奴就像是普通的百姓,負責靈族日常的生存,而靈眾是專門為靈宗效力的,並且,替靈宗管制靈奴,而靈宗則是統治整個靈族的,並且,保護靈族不收其他靈族的侵擾。所以,只有那些靈宗才能算得上是真正的靈族,站在這個世界頂峰的強大存在,不過,不管是哪個靈族,這靈宗的數量都非常少,但也正是因為如此,他們可是每個靈族中最重要的核心存在。這而根據實力和作用來劃分,這靈奴、靈眾和靈宗也都各自分為九級,一級靈奴就是最弱的,而九級靈宗也就是最強大的真正靈族。」木綾羅接著又道。

「這麼說,我們人類所以為的靈族,實際上只是統稱而已,真正的靈族不過才是其中很少的一部分?」白洛奇這才知道原來靈族之中還有這樣的秘密。不過,這其實是很正常的,因為靈族想要統治人類的話,自然要將自己渲染的十分強大,當然,靈族本身確實是很強大的,但真正的靈族的數量卻很少,所以,為了避免人類出現反叛之心,才混淆視聽的讓人類誤認為靈族就是靈族,沒有什麼強弱之分,只要是靈族就都很強大。但實際上,如果只是低級靈奴的話,只要達到狂神級以上的人類御靈者,也是可以對付的。

「就是如此。」

「那我們上次見過的那兩個天妖族應該算是靈眾了吧?」白洛奇問道。

「沒錯,不過,他們等級要比我低。如果等級比我還高的話,上次我們就恐怕沒那麼幸運了。不過,誰讓天妖族的小看了我的實力,居然派了兩個不入流的靈眾來……」木綾羅有些不屑的說道。

「是這樣嗎?如果沒有我的話,你恐怕早就落在他們手裡了吧。」白洛奇一聽,立刻插了一句道。其實,他也知道那兩個天妖靈眾的實力,和木綾羅差不了多少。

木綾羅馬上瞪了白洛奇一眼,隨後,便甩身繼續往前走去。

兩人穿過放牧區后,白洛奇就見到眼前出現了十分宏偉的樹屋式建築物群,雖說看起來是樹屋,但不管是高度,還是面積,似乎不遜色於人類的建築物,而且都搭建在一棵棵至少十幾米高的蒼天大樹之上,看上去極為氣派,就像是天然的藝術品一般。

此刻,就見不少木靈族人上下飄飛,身姿輕盈,猶如樹之精靈一般,穿梭在各個樹屋之間,絡繹不絕。

不過,等木綾羅帶白洛奇穿過其中之後,那些木靈族人馬上就停下了動作,紛紛飄飛在或高或低的位置,目光緊盯著木綾羅和白洛奇,時不時地發出怪異的聲調,像是在交談什麼。

「他們在說什麼?」白洛奇好奇的問道。

「大部分的靈族都覺得人族很卑微,就像是伸手可以捏死的螞蟻,你覺得你們看到你會說什麼呢?無法就是看你不順眼,想把你剁了喂他們的守護獸,或是,打算把你剖開來研究一下……」木綾羅一本正經的問道。

白洛奇聽得有些毛骨悚然的感覺,不過,他很快的就發現木綾羅的眼眸中閃過一抹壞壞的笑意,馬上就知道木綾羅是在嚇唬他,所以,很快也顯得十分自若起來。

「他們在說,為什麼我會帶一個人類來這裡?靈族一般是不准許人類進入他們的領域的……」木綾羅見白洛奇沒有被嚇到,也是一臉無趣的表情,接著道。

「那你還帶我來?」白洛奇應道。。

「我已經通過了長老的批准了。」木綾羅嗔了白洛奇一眼。

等兩人穿過樹屋群之後,緊接著,眼前便出現了一片呈月形的湖泊,一棵非常古老的,整個軀幹呈拱形的巨大花木,從湖泊的一端半垂到湖泊的中央,無數的枝柳倒垂在湖面之上,隨風撥起撥起陣陣漣漪,景色之美,令人驚嘆!

而就在巨大花木的盡頭,有一座懸於半空,看起來十分古老的樹屋,通往古老樹屋的路便是那巨大花木的軀幹。

在木綾羅的帶領下,兩人身形展動,順著巨大花木幾個輕盈的跳落之後,就到了花木盡頭的古老樹屋。

而此刻,就見古老的樹屋外頭還站著兩個像是守衛的木靈族。

「告訴長老,綾羅求見!」隨後,木綾羅便對樹屋前的兩位木靈族用木靈族的語言說道。

很快的,其中一位木靈族便走了進去,片刻之後,就走了出來,隨後,另一個木靈族說了一聲,隨後,便先離去了。

「進去后不要亂說話!」木綾羅對白洛奇叮囑了一聲,便先走了進去,白洛奇緊隨其後的跟了進去。

進了古老的樹屋后,白洛奇目顧四周,就見這古老樹屋十分寬敞,幾乎沒有任何擺設。就見樹屋的最裡面有一塊散發著十分強烈靈氣的青色石頭,而青色石頭四周則被圍著一層白色紗簾,隱約可見就在那青色石頭上,似乎盤坐著一道酷似人類的身影,像是和青色石頭合二為一一般,如果不仔細看的話,是辨認不出來的。

「綾羅拜見婆婆……」木綾羅走到白色紗簾前,便屈膝半跪了下來,十分恭敬的叫道。

「來啦!這個年輕人就是那個可以解開你詛咒封印的那個人嗎?」只聽紗簾裡面發出一道沙啞,但卻非常有感染力的聲音,說的而且人類的語言。

「就是他。」木綾羅點了點頭。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