轟轟轟!

拳腳相向,兩道身影撞在一起,一瞬間不知對撞了多少下。

再次分開的時候,扶覡是被人一拳狠狠轟飛出去的,身體像是炮彈,直接被轟出上千里才止住。

一道血液從他的盔甲中溢出,順著冰冷的鎧甲一路下滑,最後滴落半空。

莫問淡然的站在半空中,目光望著那盔甲身影,不動如山,從始至終他的位置都沒有移動過一下。兩人之間,高下立判,差距不是一星半點。

「好強的肉身,恐怕太玄境的荒獸都沒有他那麼強大的肉-體吧,他是怎麼修鍊的!」

地面上,那些觀戰的修仙者一個個暗暗心驚,一個人的身軀居然可以強大到這個地步,扶覡在末古荒原上的聲威可不小,號稱人型荒獸,一直以肉-體強大著稱,他曾經手撕過一頭太玄初期的蠻荒古獸。

扶覡此人之兇悍,可見一斑。

卻不想,在他們聯盟里,居然有一個人能以純粹的肉-體力量將扶覡壓制的死死地,甚至兩人的力量都不在一個層級上。

「那個傢伙,還是人嗎?不會是古老蠻荒古獸幻化而成的人吧。」

「好恐怖的力量,那一拳下去,恐怕一頭太玄初期的蠻荒古獸都要受重傷吧。」

「這個青年就是烏拉部落的那個神秘強者?果然很可怕,難怪能三兩招就滅殺了隗乾墨。」

……

觀眾的人群中,不時傳出幾聲倒抽冷氣的聲音。

從殤央領回來之後,莫問就默默煉化了大量的荒血玄丹,蒼穹戰體越加精深,身軀之強,可想而知。

他甚至連戰體都沒有激發出來,就可以隨意壓制扶覡。

「這些個試煉者,果然可怕。」嵇桐心中不得不服,能來到這裡的試煉者沒有一個簡單人物。

扎蠻翰與扎古麗緊張的攥著拳頭,心中激動無比,莫問強大的一面,在他們心中越加深刻了起來。只憑拳腳就將扶覡打的吐血,試問整個聯盟中還能有誰?

「老二,你對他的了解還不夠深吶。」虎戮雪深深的望了莫問一眼,心中亦是很震撼。

「這個莫問,又沒有在我面前全力以赴的戰鬥過,我怎麼知道他的深淺。不過,他還真是深不可測,不知他能否戰勝扶覡。扶覡能有如今的威名,憑藉的可不是他的肉-體力量。」

虎戮汵苦笑一聲,他見過莫問兩次出手,但都是摧枯拉朽的戰鬥,根本就看不出此人的根底。

莫問背負著手,面目淡然的望著那扶覡。

「好強的力量,你到底修鍊了什麼煉體神通?」

扶覡緩步走了回來,整個人隱藏在盔甲下面,看不出他的面色。正常情況下,一個人類不可能有著如此強大的身軀,除非修鍊了一門高深的煉體神通,而且品階絕對不低。

「廢話多,你到底戰還是不戰?」莫問淡淡的道。

「哼,殺你這樣的人,我突然越來越有興趣了,你猜我能不能在一炷香之內將你殺死。」

扶覡邪笑道,一如既往的張狂自信,絲毫沒有因為在莫問手中吃癟而低調。一個修仙者只是肉身強並不算什麼,太玄中期的蠻荒古獸他都殺過,那些蠻獸肉身還不強嗎?

「是嗎?那你猜一猜,我能不能在半炷香內殺死你。」莫問淡淡道。

扶覡聞言一愣,然後大笑了起來,森林道:「夠狂妄。」

地面上,一名老者出現在樓閣中,靜靜地望著天空之上的戰鬥。

「父親,你說那個青年能不能在扶覡手中活命?」嵇桐好奇的問道,目前看,那個青年修士似乎不是毫無反抗之力。

「為什麼不是扶覡能不能活命?」嵇岳笑著望向自己的女兒。

「不可能吧,他能戰勝扶覡?」嵇桐顯然不太相信的道,扶覡積威已久,乃是聯盟的勁敵,聯盟想殺他都無比的困難,除非自己的爹爹親自出手,否則很難將他留下。

「桐兒,若是上使出手,恐怕三兩招就能滅殺扶覡,這些試煉者,不能以常規視之。你怎知,他不是試煉者中,那些無比妖孽的天才?」

嵇岳望著自己的女兒,活的久了,見識的也就多了,什麼情況出現,他都不會太驚訝。

「那就拭目以待吧,我不認為他能擊敗扶覡,剛才扶覡落入下風,只是因為單純的力量比拼而已,他最擅長的可不是力量。」

嵇桐咬著嘴唇,突然有些希望扶覡能贏,以此來證明這些試煉者不是每個都那麼強大。

(未完待續。) 天空上的戰鬥,把整個炎闕城都驚動,一道道身影從炎闕城中飛起,紛紛望向了巨闕峰的方向。

很多人都心中震驚,百年不出的護城大陣都因為那場戰鬥而開啟,到底是什麼人在鬥法。

「護城大陣有一百多年沒有啟動了吧,那兩個人的氣息好可怕,即使各種護城光罩,我都有些心驚膽戰。」

「那是什麼級別的戰鬥?元神境還是斗轉境?」一個年輕人目光憧憬的望著天空之上的那兩道身影,若是他也能修鍊到那個境界,那該多好啊。

「哼,你們這些小輩懂什麼,那是太玄層次的戰鬥,你們看見那個穿著盔甲的人嗎,他就是血郢部落的寒毒魔頭扶覡。他的名頭,你們總都知道吧。」一個老者哼聲道。

「什麼,扶覡!他就是那個絕世惡魔?我們聯盟里不知有多少兄弟姐妹死在他手中。」

「寒毒魔頭扶覡,他怎麼出現在城裡?天啊!難道血郢部落攻入城中了嗎?」

「又要發生大戰了嗎,怎麼辦怎麼辦……」

……

一個人的名字,就能在炎闕城裡面引起大面積的恐慌,扶覡之威名可見一斑。那些普通的族人,恐怕一輩子都接觸不到這個層次的人物,但那些頂尖的絕世強者,在這個荒原中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寒毒魔頭說一炷香內殺死莫問,莫問卻說半柱香內殺死寒毒魔頭,眾人心中無語,這樣的對話,不可謂不狂妄,兩個人怎麼都是那種狂的沒邊的人。

「你以為肉身強就能贏嗎,幼稚。」

扶覡陰森的望著莫問,眼中閃著嗜血的光芒。敵人越狂,他越要以雷霆手段殺死他,剛才他連靈力都沒有使用,只是身體對轟而已,否則豈會落入下風。

一道精芒從扶覡的盔甲上亮起,那盔甲上浮現出一個個古老的符文,所有符文連接在一起,居然勾天連地,與整個天地之力都融為一體,至大至空。似乎他就是天,天就是他。

「天人合一。」

莫問眼中閃過一抹驚訝,天人合一是一種很強的戰鬥狀態,與周圍的天地之力融合,能百分百的利用天地間的力量。

不過這種天人合一的狀態,一般只有將道修鍊到中道階段的修仙者才能隨時融入,悟出小道的太玄境修仙者只有機緣巧合的情況下才會融入天地。

莫問望向扶覡的那套盔甲,若是戰鬥中機緣巧合進入天人合一的狀態,這種概率其實很低。問題可能出現在那套盔甲上面。扶覡時刻都穿在身上的盔甲,應該不是凡物。

「他激發融勾戰甲的力量了。」虎戮汵面色微變,驚聲叫了出來。

虎戮雪也是瞳孔緊縮,這個人都嚴肅了起來。他不敢與扶覡交戰,除了修為不如他,遠不是對手之外,更多的卻是畏懼他身上的融勾戰甲。同為太玄中期。扶覡實力雖然高出他不少,但想殺他,肯定也不容易。但若扶覡激發融勾戰甲的力量。那他連逃生的希望都很渺茫。

「天靈寶戰甲,而且上面還刻有古陣符文。」

莫問心中微驚,這個扶覡居然還有這等寶物,天靈寶戰甲乃是相當稀有的寶物,遠比尋常攻擊類天靈寶要珍貴的多,甚至有些能媲美組合類天靈寶。

而且,那融勾戰甲上,還有著古陣符文,此符文也是不凡,能溝通天地,使神虛境以下的修仙者也能隨時進入天人合一的狀態。

「父親,扶覡激發融勾戰甲的力量,多半發怒了,心中有殺氣,關鍵時刻,我們要不要救下那個叫莫問的青年?」

嵇桐望向自己的父親,她相當清楚融勾戰甲的威力,這種狀態下的扶覡,她別說不是對手,即使逃生都很難。

只有自己的父親出手,才能擋住他。

「若是出現危險,自然救他,畢竟他乃是我們聯盟請來的貴客,豈能死在巨闕峰,那不成了笑話。」

嵇岳面色也鄭重了起來,目光緊緊盯著天空之上的戰場,激發出融勾戰甲的扶覡,太玄後期以下無人能敵,即使他要殺之,恐怕也少不了費一些手腳。

那融勾戰甲,乃是末古荒原上都能排的上號的寶物,身為聯盟第一修士的他,也都相當的心動。不過他知道,他沒有機會殺死扶覡,一千多年來扶覡與血郢部落都沒有給他這個機會。

當年扶覡不知走了什麼運氣,居然在一處古遺迹中得到了這身寶甲,從此他就沒有再脫下來過,視若性命。

「他若是沒有融勾戰甲,肯定不是我的對手。」

炎闕城的一處屋檐上,一身白衣的桑一曉靜靜地望著天空之上的戰鬥,他與扶覡交戰過很多次,扶覡藉助融勾戰甲,他與戰了一個不相上下,甚至把他壓制在下風。

桑一曉身邊,還站著一個紅髮老者,一身黑袍,面容淡漠,他望了望桑一曉,淡淡的道:「他的天賦遠不如你,你若是能突破到太玄後期,殺他輕而易舉,而他未必能突破到太玄後期。」

聯盟與血郢部落的幾次交鋒,扶覡都能將桑一曉壓制住,憑藉的不是他自身的能耐,而是他身上的融勾戰甲。論天賦,桑一曉遠在扶覡之上。

「太玄後期可不好突破,整個聯盟也才你與嵇岳兩人而已。」桑一曉苦笑一聲,到了他們這個修為,再往前走一步何其之難。

「能讓我激發融勾戰甲,即使是死,你也能以此為榮耀。」

扶覡森森一笑,手中光芒一閃,多出一把黑色小刀,那小刀散發著幽暗的光芒,居然也是一把天靈寶,從什麼散發出的黑色霧氣,居然將天地間的元氣都侵蝕成虛無。

「你這種裝逼貨,我一天要打死十個。」

莫問聞言都笑了,這些個人裝逼就不能來點新花樣,還死在你手中很榮耀,也不看看自己什麼德性。

這句話是主空間一句很流行的網路語,但在這裡,顯然從來沒有人聽過。

地面,那些個觀戰人員皆是一愣,然後都捧腹大笑了起來。這話說的有股莫名的喜感與幽默,尤其在這個時候說出來。所有人都意識到,這個青年修士,不但肉身強悍到變-態,而且一張嘴-巴也相當的損。

扶覡麵皮抖動,雙眼冒火,顯然怒到了極點。打死十個?我現在就把你挫骨揚灰。

「幽寒之蛇。」

一道幽藍色光芒亮起,然後覆蓋天地,化為一條龐大的古蛇,那古蛇一擺尾,幽光盈盈,整個天空都似乎都化為了一個幽藍的湖泊。

不過,湖泊中的水,又冷又毒,散發出的氣息,居然令巨闕峰上一些修為略低的修仙者都有些冷的發抖,面色發青,居然有中毒的徵兆。

站在虎戮雪身邊的女侍者身體一軟,整個人就倒了下去,臉上浮現青紫之色。

「不好,幽寒之蛇乃是小道五品神通,有著很的滲透性,即使隔著相當遠,那些毒性也可以通過空氣傳播過來。」

虎戮雪凝聲道,同時一揮手,將一股靈力撞入女侍者的身體中,將體內的毒氣給逼迫了出來。

「哼,玩毒的修仙者就是噁心。」

一名女修仙者面色冷峻,將一枚白玉色的圓珠從儲物手鐲中取出,只見那圓珠散發著瑩瑩白光,緩緩飛上空中,散發出的潔白光芒居然能將扶覡的寒毒驅散。

周圍的修仙者望向那名女子,眼中都閃過恭敬之色,顯然這個女子的地位相當的不凡。

天空之上,莫問將身上的陰陽氣轉化為太陰之氣,一時間,黑光鋪天蓋地,籠罩天空的寒毒之湖也散發出一道道漣漪,似乎有崩潰的趨勢。

嘶!

那幽寒之蛇化為一道幽光,猛地沖了過來,狠狠地撞向莫問。

「太陽之氣。」

莫問冷笑一聲,施展陰陽互換之術,將太陰之氣轉化為至剛至陽的的太陽之氣。

一道駭人的金光宛如初生的太陽,在天空之上釋放出萬道光芒。

至陰至陽,至寒至熱,瞬間的轉變令周圍的空間似乎都適應不了,微微的震顫了起來。

而那幽寒之蛇,似乎遇見剋星似的,驚恐地尖銳嘶吼了起來,下一刻就化為灰燼,一道道的消失。

太陽之氣克盡天下萬毒,一冷一熱的陰陽之道,盡克扶覡的寒毒之道。

扶覡知道莫問修鍊的是陰陽氣之後,早就有這個心理準備,再施展出幽寒之蛇后,他手中的那一柄幽暗小刀就化為一道黑光消失在手中。

悄然出現在莫問背後,而此時,正是莫問擊潰幽寒之蛇的那一瞬間,這個時候,很難再凝聚力量對付身後襲來的飛刀。

果然,那恐怕的飛刀勢如破竹,快的令人根本反應不過來,瞬間就從莫問的身體中一穿而過。

然而,意料中莫問身死的一幕並沒有出現,那道身影緩緩在陽光中消散,原地空無一人。

「殘影!好快的速度。」

扶覡面色微變,那一瞬間,莫問居然就躲過了他一擊,他的速度居然也如此的變-態!

「禮尚往來,你也接我一招吧。」

一道身影從扶覡背後響起,只是那道身影響起的時候,地面上很多觀戰者都捂著嘴驚叫了起來,眼中儘是駭然。

因為在扶覡身後,不知何時多出一個百丈高的龐然大物,那龐然大物身上散發出的氣息,居然令一些太玄境的修士都感到壓抑與不舒服。

(未完待續。) 那巨人百丈高,像是巨峰,三頭六臂之軀,手中握著一根雷電巨矛,恐怖的雷霆在炎闕城上空瘋狂的席捲。

「那巨人……太古巫修?」

嵇岳猛地一下從位置上站了起來,面色震驚的望著那百丈巨人,那濃濃的太古氣息,令他的心臟都有些抽搐。

冥冥中,便有一股至大至高的威儀降臨在他的心坎上,內心中不由自主的升起頂禮膜拜的欲-望。

那膜拜的欲-望並不是多強烈,但那青年的修為若是再高出一個境界,達到神虛境的層面,那他恐怕都無法控制住自己跪下去。那氣息,不是多強,但血脈中的壓制,卻是相當恐怖,而且不容抗拒。

嵇桐也驚駭地面色大變,那是什麼氣息,那種像是神靈一般的氣息,怎麼會出現那個青年身上。她感到自己的內心都在彷徨,至於為什麼彷徨,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像是有一尊無上存在注視著她一般,全身都不自在。

整個巨闕峰都發生了騷動,一個個修仙者面色駭然,不可置信的望著那名青年。

一些修為低下的巫族修仙者,已經不受控制的跪了下去,根本就不受自己控制的行為,很多低階修士都無法理解,但就是被那股氣息壓的抬不起頭來。

「太古巫氣!」

「他是一名太古巫修,這種修仙者怎麼可能會出現在這裡!」

「那就是傳說中的太古巫修么,果然好可怕,地位上的壓制太強了。好在太古巫族早在遠古時期就覆滅,否則我們選擇巫修一道,多半是一個錯誤。」

……

桑一曉駭然,喃喃自語道:「太古巫修真的有這麼可怕嗎?若是如此,那我們這些修鍊普通巫術的人類在巫族中豈會有地位?」

太古巫術,那種東西早在歲月中越來越罕見。時光長河可以毀滅任何東西,後世衍化出來的巫術才是這個時代的主流。太古巫術與後世衍化出來的巫術孰強孰弱,這是一個永遠都沒有答案的問題,畢竟兩者不是一個時代的東西,根本沒有可比性。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