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皇親子,這種身份太高貴了,也就是受限於大界層次的原因,才與其他百強王界的妖孽並稱為七小神王,稱號九劍。

這九劍王也沒少拿葉凡的後人當踏腳石,如此事情,他不明白,他的兄長怎麼什麼都不管,真當殷屠神是死人嗎?

要知道,他而今雖然已經是神皇,而且走的是和殷屠神一樣的道路,可即便如此,他都不敢對上殷屠神,因為他有種強烈的感覺,真箇開戰,不出三百招,他就要被殷屠神鎮壓,擊殺都是輕而易舉!

他並非沒見識過更多神皇的戰力,在混沌中,他見識過的神皇級力量比他兄長所能想象的還要多,但他能夠肯定,殷屠神絕對是他此生見過的最強橫的神皇,甚至……有望踏入天帝層次!

「殷兄放心,回去我就打死那小畜生。」

項昊冷笑連連,通過玄神界傳遞消息。

什麼侄兒,什麼兄長,他這一次要大義滅親,還沒見到人呢,就給他惹下如此麻煩,這種侄兒,不要也罷!

殷屠神沒有回話,讓項昊心下一沉,面色愈發陰沉。

「無需如此,畢竟是小輩嘛,小輩的事,項昊師叔就不要多管了,由小輩解決便行,但師叔的兄長,卻是有些管教不嚴了,希望師叔能與師叔的兄長溝通溝通。」

殷屠神沒說話,葉凡卻是說話了,言語帶著敬意,也有冷意。

「好,多年不見,我也想和兄長切磋切磋呢。」

項昊毫不猶豫地答應下來。

葉凡沒有再回話,和殷屠神返回了神武皇界。

而今,神武皇界已經有了神皇,是近幾十萬年才突破成為神皇的,原本為神武界外眾多神靈中的一個。

在混沌之中,此神得到了機緣,又隨著神武界復甦而崛起,還有神武皇界的資源支持,在近幾十萬年中一舉成就神皇,整個神武皇界也就成了其一言堂。

此人名為東神蒼海,踏入神皇層次后,便展開了一系列手段,諸般打壓原本忠心殷屠神的勢力不說,還在各個方面削弱殷屠神和葉凡的影響力,一副神武皇界是他打下、建立起來的架勢。

小輩的事情,殷屠神不好插手,可這什麼東神蒼海,殷屠神就沒有顧忌了。

葉凡清晰感受到二股隱晦的氣機迅速離開了神武皇界,深入到混沌中。

對此,葉凡並不關注,他太清楚師尊的實力了,兩隻手打這個新晉神皇都算欺負後者。

果然,不過區區一個時辰,殷屠神和這位神武皇界的新神皇便歸來了,這位新晉神皇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傷勢,氣息卻十分紊亂,面色微微有些發白。

葉凡淡淡行了一個禮,都不用多看,深知師尊脾氣的他就知道,這位新神皇吃虧不小。

事實上,哪裡只是吃虧那麼簡單,殷屠神和同層次的存在那是一點不客氣,幾次打碎了東神蒼海的神體,幾乎將之斬殺,嚇的這廝腿都軟了。

東神蒼海的確被嚇壞了,怎麼也沒想到,這對師徒怎麼就回來了,不是應該隕落在混沌中的嗎?

他更想不到,殷屠神居然那麼的兇殘,雲淡風輕地出手,結果差點一掌鎮殺自己,這種實力,簡直不像神皇該有的實力。

此刻,他隨意感知了一番葉凡的修為,不由得更為震撼。

葉凡的氣息等收斂的很極致,半點不顯露,但東神蒼海畢竟是神皇,簡單感知一番,就能感受到,葉凡體內那如山似海,深邃磅礴如淵的可怕神力,早就超越了神王,可怕的沒邊。

可是,葉凡的境界分明又是神靈而已。

頓時他就知道,這對師徒是真的逆天了,葉凡當年就強橫絕倫,而今積累億萬年,誰知道強到了什麼地步。

「這對師徒就沒有平凡的,光憑他們二人,都能在星空掀起無邊巨浪了,那些小輩……唉,不能提醒啊。」

東神蒼海嘆息不已,為那些所謂的妖孽天才擔憂。

葉凡和殷屠神如此低調地回來,其中的意思他明白,這怕是要殺一大片雞來儆猴了,甚至殺光這幾代雞,儆未來千百代小猴子也說不定。

倒不是他悲觀,而是這些小輩真的過分了。

「你們不是想挑戰我嗎?不要說不給你們機會,神武界覺醒空間中等你們。」

葉凡在玄神界發出聲音。

「嗤!這是誰啊,居然向幾代妖孽宣戰,他以為他是誰。」

「向來只有這些妖孽踩著別人上位,什麼時候有人膽子這麼肥了,敢將這些無法無天的小魔王當踏腳石。」

「沒錯,這人太不知天高地厚了,這幾代妖孽堪稱曠古絕今了,除了歷代少有的妖孽人物能比得上,別的時代都被碾壓。但是,歷代即便有妖孽人物,也只是個例,比如當年的戰鬥天才,殷屠神,葉凡等,而今,和葉凡同代的生靈,幾乎全被挑翻了,他們要挑翻葉凡那個時代,日後怕還要挑翻殷屠神那個時代。」

「呵呵,不是如此,怎能稱得上帝子、小神皇等,這些老天才不行了。」

許多生靈啼笑皆非,只將這當成了一個笑話聽。

但是,很快就有一大群生靈瘋了,都是活了億萬年以上的老怪物等,要麼就是億萬年間誕生的葉凡的死忠,都聽出了這個聲音,看到了葉凡那個懶得改回來的名字——莫曼特斯拉。

「你們……確定是此人不知天高地厚?」

良久,某個角落傳來一個弱弱的聲音。

「那還用問?葉凡來了都不敢這麼猖狂,他算什麼東西。」

有生靈立即強勢地回了一句。

「哦?他就是你口中所說的葉凡,曾用莫曼特斯拉之名征伐覺醒三榜。」

那個微末生靈淡淡道。

霎時間,玄神界一片死寂,無法計數的生靈,全都驚住了,紛紛仔細查了一下這個身份的信息,頓時就懵了。

莫曼特斯拉!

真的是葉凡回來了!

轟!

整片星空顫動,所有生靈震撼。

「他,出身沒落時期的神武界,卻可戰平虛空遁地獸皇族。」

「他,曾位居覺醒百強榜神靈以下所有小段前五,記錄至今無人可打破。」

「他,打破百歲詛咒與桎梏,是古今僅有的一個未滿百歲成聖之人,被錄入超凡碑第一位,評為萬古星空第一聖。」

「他,在皇階斬聖人,聖皇斬神靈,神靈層次斬神王,一直在越階,從未停下過。」

「他是誰?」

葉凡龐大的影響力發展而出的死忠在玄神界和星空怒吼:「葉凡!」

從來無人想過,一個人的死忠追隨者能有多少,或者用更具體,更有意思的說法來說,也就是當年的白以太所說的粉絲。

歷史上,粉絲最多的生靈,應該是白以太。

但誰都不會想到,葉凡的粉絲和死忠,比白以太都少不到哪裡去。

這都是他的逆天,他戰力,他的種種事迹影響之下,在億萬年間,發展出來的一代代粉絲和死忠。

此刻,玄神界和星空都被葉凡的死忠發出的怒吼震動了,震撼人心。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書客居手機版閱讀網址: 「不死之身?」李學浩不屑地一笑,這個世界上根本就沒有所謂的不死之身,哪怕是他自己,也做不到,除非是真正的神,但那有可能嗎?眼前的小河愛平不過是一個「活死人」而已,或許可以「活」得足夠久,但不死之身就是笑話了。

「那就試試,你的不死之身是否真的不死!」說著,他伸出右手,掌心向下,五指微曲,一個球形的閃電漸漸在手裡成型,先是一粒花生米大小,繼而逐漸漲大,變成了拳頭大小。

「噼啪~」掌心中的球形閃電在不斷旋動著,真正恐怖狂暴的威壓無形散開。

就連已經低頭環抱在一起的鈴木菲亞娜三人也驚恐地看了過來,見到了這畢生難忘的一幕。

一個少年,居然可以操控雷電之力,需知那是只有神靈才可以驅使的力量。哪怕隔得比較遠,也可以清晰地感受到那團只有拳頭大小的閃電之中所傳出的毀滅力。

從沒見過這種情況的鈴木菲亞娜和武內千惠更是差點連眼珠子都瞪出來,這比她們剛剛知道某人是大妖還要來得震驚。

「那是……」小河愛平也終於感受到了恐懼,他可以感覺出來,那個小小的雷球,甚至都沒有他拇指頭大小,但卻可以傷害到他,甚至是將他殺死。

「不,不可能!那是只有神才可以操控的力量……」喃喃自語著,似乎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

「或許我就是神也不一定。」李學浩淡淡一笑,球形閃電瞬間出手,直射而出。

「不——」恐怖的威壓讓小河愛平從震驚中清醒,然而面對真正的閃電,他根本來不及躲開,「轟隆」一聲,球形閃電撞在他的身上。

「啊——」小河愛平凄厲地慘叫著,一陣塵土飛揚之後,終於露出了他的身形。

此時的他已經不復之前古銅色的強壯身軀,上半身被球形閃電轟擊的地方,幾乎已經全部焦黑,甚至偶爾還有火星閃現。

雖然沒有殘肢斷臂,但這恐怖的如同被熔岩澆過的痕迹,顯然已經受到了巨大的傷害。要是普通人,早就已經身亡了,而他因為有「不死之身」,所以還勉強保留著一口氣。

「居然還能活下來。」李學浩的確有些吃驚了,雖然只發揮了三四分實力,但對方能扛下來,這樣的抗擊打能力,足夠自傲了。不過他可不會手下留情,手一伸,又一個球形閃電出現在他掌心中,這次足足有籃球大小。

面對比剛才還要巨大的雷電之球,身受重傷的小河愛平頓時驚恐絕望了起來:「不,不,求你饒了我,我可以永生當您的奴僕,永不背叛……」掙扎著想要爬起來,一隻手扶在牆壁上,可能沒有支撐點,所以手在牆壁上亂摸著。

「可惜我不需要……」李學浩話沒說完,陡然只聽「轟隆」一聲,似乎是觸動了什麼機關,整個密室都震動起來,像是要隨時塌陷一樣。

「轟隆隆~~」巨大的動靜從頭頂傳來,只見一個圓形的足有一輛卡車大小的石球從天而降,挾數萬斤之力砸了下來。

「啊~」鈴木菲亞娜三人尖叫起來,雖然她們距離得比較遠,但巨大的石頭砸下來,只要稍微滾動一下,就可以將她們壓成肉醬。

牆角里的小河愛平已經在哈哈狂笑了,就算可以操控神的力量那又怎麼樣,還不是被他用機關砸死了。剛剛他可不是在無意義地亂摸,而是在找尋機關,要知道,他不止有一份藏寶圖,還有一份密室的機關圖,不過後者他沒有拿出來,關鍵時刻,終於派上了用場。

醫女王妃 「轟——」巨石終於砸了下來。

「哈——」小河愛平的狂笑也瞬間止住了,就像被人突然捏住了脖子,發不出半點聲音來。

數萬斤的巨石確實砸了下來,但卻被那個如同神靈一樣的少年一手撐住了,沒錯,就是用另一隻手將和卡車一樣大小的圓形巨石用一隻手抬了起來,而且毫不費勁,巨石在他手裡就如同一個小孩子的玩具。

「不,這不是真的……」小河愛平感覺都要瘋掉了,難道眼前的這個小鬼,真的是神靈嗎?

鈴木菲亞娜三人閉著的眼睛也再次睜開,同樣見到了這不可思議的一幕,心裡也和小河愛平一樣的想法,神靈降世!

單手撐著巨石,李學浩冷冷地看了一眼驚呆的小河愛平,另一隻手的雷球隨手甩了出去。

這次沒有巨大的聲響,也沒有塵土飛揚,籃球大小的球形閃電撞在小河愛平的身上,就像在一個平靜的湖面中投入了一個小石子,肉眼可見的波紋在空氣中擴散開。

隨著波紋的擴散,小河愛平也隨著消失了,就跟從來沒有存在過世間一樣。

李學浩將巨石扔到了一邊,卡車般巨大的圓石佔據了密室四分之一大小的空間,震得整個密室都抖動了起來,足足兩三秒之後才徹底安靜下來。

鈴木菲亞娜三人在密室安靜下來之後,站起來走到他的身邊,幾人因為見過太多震驚的東西,或許是因為麻木了,反而比較平靜地接受了。

「他死了?」鈴木菲亞娜看著小河愛平消失的地方,下意識地問道。

「嗯。」李學浩面無表情地點了點頭,這還是他第一次殺人——不,殺的是一個妖魔,對方根本就不是人類了,雖然有血有肉,但幾百年下來,所殺的上萬個人,濃烈的怨氣早把他侵蝕成了一個人魔。

「看看石棺裡面的是什麼,你有辦法打開嗎?」雖說親眼見過某人剛剛神靈般的表現,但鈴木菲亞娜可不想表現得太過震驚,特意顯得自己很冷靜。

「我試試。」李學浩也沒有因為自己超人的表現而得意非凡,冷靜地走到石棺面前,伸手按在了石棺上面。「試試」的說法只是謙虛,其實要打開石棺一點難度都沒有,關鍵的是要做好準備,以免裡面的那個東西趁機逃走了。 葉凡歸來的消息,於一剎那間傳遍了星空,引發無數震撼。

尤其是,得知葉凡將戰場設在覺醒空間時,各方生靈更是一臉的茫然。

一億多年前葉凡就是神靈了啊,以他的天資潛力,不足百歲成聖,而今不是該成神皇了嗎?怎麼還會停留在神靈層次?就算是晉陞神皇都足夠好幾次了!

唯一的原因,只有覺醒神樹!

「這混蛋!那麼妖孽的人,居然還留在神靈層次,準備和我們搶覺醒神果!」

這是許多妖孽天才們的心語,心中充滿了不忿,怒火滔天。

誰都以為,這覺醒神果應該是葉凡這一代人的。

但是,葉凡太妖孽了,修為進展可怕,數十萬年踏入神靈層次,再往後,就是神王了。

一旦踏入神王,便沒有了進入覺醒空間的資格。

成了神王,葉凡身為高位者,就不好對他們這些神靈層次的下位者出手了,他們有的是時間追趕。

可現在,他們一臉懵逼的發現,葉凡這混蛋,居然還停在神靈層次,這是鐵了心,鐵了膽地要奪得覺醒神果啊。

原本他們就對葉凡嫉妒無比,百歲聖人,何其妖孽?

照這種速度與資質潛力,衝擊神皇有何問題。換做別人,早就迫不及待突破神皇了。

可葉凡偏偏不按套路出牌,就死死卡在神靈巔峰不上去,讓一群妖孽天才都極其憤怒,心有不滿,深處更有些惴惴。

畢竟這是一個蓋世恐怖的妖孽,而且在神靈這個層次積累了億萬年,比神皇還有過之而無不及。遠非他們能比。

當然,倒不是說最前列的那些妖孽怕了葉凡,但總歸是有些忌憚。

向這些後輩小妖孽宣戰後,葉凡便沒了消息,和一干故友等相見敘舊,暢飲十天十夜,絲毫不理會外界之事。

葉凡沒理會這些事,殷屠神卻沒打算就此作罷,將東神蒼海殺破膽后,又一一找上各個皇界,甚至百強大界,找神皇級生靈清算。

小輩的事交給弟子葉凡,老輩人物的事,就由他一一去打服。

一連好些天,諸天萬界頂級圈子動蕩不安,所有神皇都被打了一遍,深深被殷屠神的無敵戰力震撼,再不敢小覷,對下面的人的管束也嚴厲了百倍不止。

下面的人惹事,結果他們這些上層的人挨打,這算什麼事,都給老子安分點!

各界神皇級巨擘、巨頭都氣壞了。

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哪怕是神皇層次發生的事,可畢竟不是什麼頂級隱秘,只是一些八卦花邊,自然傳了出去,引發星空大震蕩,有一個算一個,所有生靈都毛了。

而後,又傳出消息,九劍神界項宇神皇胞弟,七小神王中九劍王的叔叔項昊回來了,而且已經是老牌神皇,百無禁忌,將其兄長給教訓了一頓。

這一下,各方更是咂舌,而後一片死寂,大氣不敢喘。

這二個混蛋兇殘的沒邊,此刻顯然在氣頭上,誰他娘敢惹,皮癢了怎麼著?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