顧佳蕊聞言,遂笑道。

原本想要稱呼對方一聲鄒總統,卻又覺得在這裡,如此稱呼貌似有些不妥,遂話到嘴邊,改成了一聲鄒伯伯。

而對此,鄒國偉笑意愈濃,眼中閃過幾許滿意。

顯然,對於顧佳蕊這一聲伯伯,他感到非常受用。

「哈哈,好,好,好。佳蕊丫頭,坐吧。嘗嘗這雨前龍井,蠻地道的。」

鄒國偉含笑道。

說話間,便已將茶香裊裊的茶杯,向著顧佳蕊那邊一推。

想了想,鄒國偉又笑道:

「哦,我忘了。你們這個年紀的孩子,都不怎麼喜歡喝茶。喜歡喝可樂和咖啡。要不,我再單另給佳蕊丫頭你點杯咖啡吧。」

「不用,不用。茶就挺好的。比起咖啡來,我更喜歡喝茶呢。」

顧佳蕊聞言卻是笑道。

說話間,她已經欣然揀了個,與鄒國偉同桌的椅子,坐了下來,抬手接過那杯香茗,細細的品了起來。

她可沒有在說假話。

和那些,狹隘的認為,外國的月亮比中國的圓,進口貨就一定比中國貨好的『慕洋犬』不同,前世在國外漂泊多年,顧佳蕊深深的覺得,月是故鄉明,他們國內的好東西,可比外國的多。

咖啡什麼的,她就不愛喝。

哪裡比得上他們的茶葉香?

嗯,這茶不錯,真的好香啊!

「佳蕊丫頭,你果然與眾不同。」

瞧著少女一派享受的品茗的模樣,相對而坐的鄒國偉眼中的笑意愈濃。

他說的可不是什麼恭維話。

第一次遇到這丫頭,她才多大?

自那次起,鄒國偉就知道,這丫頭和別的同齡人不同。

果不其然便是如此。

同齡的孩子,哪個有佳蕊丫頭這般成就?

這丫頭,就不是個普通人。

更不是個俗人!

「所以,佳蕊丫頭,你找你鄒伯伯,究竟是有什麼事啊?總不會是真的閑得想要找伯伯我喝茶吧。」

鄒國偉目光微閃,愜意的抿了口茶,眯眼道。

「鄒伯伯,我找您,的確是有事。事情是這樣的……」

聞言,顧佳蕊也是一笑,也沒有藏著掖著,便將事情的一切來龍去脈,簡要的闡述了一遍。

末了,便就不再出聲了。

而是靜靜等待著鄒國偉說話。

「哦,這樣啊。這盜版的問題,似乎挺嚴重的。不過,貌似也不太好處理呢。」

鄒國偉聞言,默了默,半晌才沉吟著道。

「關鍵是著作權的問題。咱們國內,在這方面,監管力度不大。規則上也有很大漏洞。長此以往,是很不利於創作知識產業的發展的。而創作知識產業這一塊……別的我不多說,鄒伯伯可以參考其他發達國家在這一塊,每年所創造的價值。前景是不可估量的。」

顧佳蕊正色道。

國內這一塊,真的忽略了許多,也是漏洞頗多。

這不僅會嚴重損壞創作者的利益,影響破壞了行業生態鏈。對國家也是一個損失。 華室內,大床之上一片狼籍,春風數度后,男女雙方俱已筋疲力盡,已然沉沉睡去,卻依然相互緊密交纏著。

忽然,高歌懷中的美女睜開了眼睛,雙眸明亮如水。

美女輕輕將高歌結實的手臂從自己身上移開,一個翻身,如靈貓般無聲地從大床上躍下。

綴滿嬌軀的那一身妙處,在這一番動作之下,蕩漾不止。

美女伸出玉臂,飄落在遠處地毯之上那件藍色的長裙如被一隻無形的手提起,憑空飄起,如大鳥般飛來。

待長裙近身,美女嬌軀旋風般一轉,一頭黑色長發劃出一道優美的弧線。

等美女定下身形,那件藍色的長裙已然穿在了她的身上,遮住了她一身的驚艷。

美女用玉手將黑髮一攏,皓腕輕旋,已然挽成一個鬆鬆的髮髻,輕輕插上一支綴著珍珠的步搖。

只數息間,美女已然穿戴停當,她緩緩轉過身來,看向床上大馬金叉,正自酣睡的高歌。

此時的她,一臉的端莊高貴,舉止穩重,神情傲嬌,雙眸雪亮,哪還有半點酒醉時的迷離與嬌憨,如冰山般清洌而不可侵犯。

美女緩緩走到床前,忽然舉起右掌。

右掌上,噴薄出一片濃郁的白光,轉瞬間又凝實成一把幾近實質的長劍,其光灼灼。

如果高歌現在是清醒的,定會大吃一驚,這個剛與他經歷了銷魂夜的神秘美女居然是一位斗尊境界的高手。

斗者可產生鬥氣,鬥士可鬥氣顯形,斗師可鬥氣外放,而到斗尊境界,才能元力凝物,形成實體般的元器,或甲胄或兵器,破壞力大增。

到了斗尊境界后,修武者一般都不需要普通的兵器了,因為他們自己用鬥氣凝成的武器更具破壞力,除非是有一定品階的寶兵或靈兵。

斗尊境界,在簇岳王國這樣二流的國家裡已經是居於金字塔尖的精英階層了,像岡特家這樣的七品弘武世家,才只有一位斗尊。

大約一萬名修武者中,才能產生一位斗尊。

而像這位美女一般,二十多歲便成為斗尊,要麼是天資絕高,要麼就是出身豪門,從小就能享有各種有助修練的資源。

美女將手中的鬥氣長劍緩緩指向高歌的胸膛,眼中無一絲表情。

長劍距離高歌心窩一寸時,卻停了下來,她的目光雖然依然冷漠,卻隱隱出現了一絲猶豫之色。

劍下的高歌,渾然不知已處生死關頭,依然呼呼大睡,年輕強健的身子赤果著。

踟躇了片刻,美女銀牙一咬,縴手一緊,長劍一抖,便要向高歌胸膛刺去。

就在這時,高歌輕輕一個翻身,嘴裡嘟囔了一句:「阿青!」又酣然睡去,臉上泛起一絲笑意。

美女渾身輕輕一顫,長劍再無法送前半寸,想起之前種種情境,她再無法保持如冰山般的冷洌,貝齒輕嚙紅唇,粉腮飛起輕紅,目光閃爍。

片刻,美女一聲輕嘆,放下了手,她手中所握的元力之劍頃刻間化為一片流光,消失不見了。

鑲金飾玉的大門無聲地打開,一身藍裙,面籠紗簾的婀娜身影從華室中施施然走出。

「小姐!」胖、瘦兩位老嫗上前躬身行禮,狀極恭敬。

「兩位嬤嬤,我們走。」藍裙美女的聲音里有一種居上位者的從容和淡淡的威儀。

「小姐,這個野蠻人,要不要……處理掉?」瘦老嫗輕聲問道。

藍裙美女腳步稍一遲滯,淡淡說道:「讓他自生自滅吧,在這嘉華大比中生存到最後的機會反正也極小。如果在這麼受人矚目的大賽中殺死一名優秀的競鬥士,必會招來嚴密調查,那就麻煩了。」

「是!」兩位老嫗畢躬身應喏,無一絲異議。

藍色的身影裊裊婷婷飄然而去,兩位老嫗急忙跟上,很快都隱入長廊遠處的黑暗之中。

……

這一覺睡得特別的香甜。

當高歌從睡夢中醒來,用手向身邊一摸,卻摸了個空,雖然有些失落,他卻並不意外。

但高歌卻遲遲沒睜開雙眼,因為他知道,一旦睜開了眼睛,昨夜的一切便正式成為過去,面對的又將是出生入死的冷酷現實。

高歌並不是一個軟弱的人,可對昨夜的溫馨,他是真的有些貪戀了。

那脂凝玉潤,搖曳蕩漾,鶯啼燕囀,令人神魂顛倒的一幕幕旖旎情景如電影鏡頭一般在高歌眼前回放著。

這是一個多麼妙不可言的女人啊!

她如一隻熟透了的水蜜桃,飽滿芬香,一口下去汁水淋漓,充滿了一種成熟女人的丰韻,讓人情不自禁地想撲上去狼吞虎咽一番。

「阿青!」高歌閉著眼輕聲喃喃著,嘴角揚起一道玩味的弧線。

「你是誰?」在雙方即將攀上雲端時,高歌在她的耳邊廝磨著,輕聲問道。

「阿……阿青!」她呵氣如蘭,喘不成聲地在高歌耳邊呢喃著說出了這兩個字。

這稍一回味,高歌覺得那啥又蠢蠢欲動起來。

唉,還是回到現實中來吧,否則只能是自討苦吃。

高歌心中一聲嘆息,睜開了雙眼。

對昨晚的春風一度,高歌清醒過來后其實心情非常複雜,既有無盡的回味和留戀,又有深深和愧疚和自責。

一切都得怪自己現在這具被蠻化了的身體,化身為蠻人後,對男女之欲的控制力顯然弱了很多,也許,是慾望強了很多吧。

我的心是沒有變的,下不為例,高歌最後只能這樣開解自己。

……

華麗的大廳中,已然聚焦了大批的競鬥士,正興高采烈地大聲談笑著,人人一臉興奮的狎笑。

而從大廳四周的無數小門中,還不斷有腳步飄軟的競鬥士走出,加入到聚集的人群中。

只要有新人出現,相熟的競鬥士們立即便會上前拉著問長問短,激起陣陣鬨笑和怪叫。

「這回我賺著了,別看那女人已經五十多了,可那一身的小肥肉,依然彈得很哪!」牛通一臉興奮。

「切,五十多的還好意思拿出來顯擺!」狸深嗤之以鼻,「我那個才四十五歲,比你的嫩多了!」

「你得了吧!」猿閃一臉不屑,「你那個我們都看見了,比牛哥還壯,怎麼沒壓死你這孫子?」

「放屁!你的那個老太婆,瘦得跟猴似的,送給我玩我還不要呢!」狸深直跳腳。

「你懂什麼!」猿閃用手指摩擦著下巴,一臉回味,「老是老了點,但我就喜歡她這種瘦的女人,這叫苗條,這叫骨感!」

魁首九人中已有八人聚在了一起,你一言我一語,分享著各自的收穫。

只有口訥的螻坷一語不發,一邊用手輕摸自己光溜溜的小腦袋,臉上露出迷之微笑,似乎正在回味著什麼。

忽然,牛通似乎想起了什麼,急忙說道:「對了,哥幾個,等一下虎歌兄弟出來了,大夥就別再炫耀昨晚的事了,免得打擊了他。」

「對啊,虎歌兄弟太可憐了,居然會被那麼老一老太婆挑中,看她那樣子,沒有八十也得有七十了吧?」蛙十八一邊搖頭一邊直嘖嘴。

「虎兄弟會不會因此做下什麼病,從此那個就不行了啊?」龜堅擔憂地說道。

「瞧,他出來了。」眼尖的隼青忽然指指大廳的另一頭。

果然,高歌已然從一扇小門中走出,正站著環視大廳,尋找著同伴。

「虎兄弟,我們在這裡!」猿閃跳著招呼道。

高歌也同時發現了同伴的所在,忙從人群中擠了過來。

「兄弟,你……還好吧?」牛通一邊看著高歌的神色,一邊遲疑地問道。

「好的啊!」高歌神色如常。

「別在意,還有機會的,本屆嘉華大比還有兩個休賽日,下次龍陽會,林兄弟你一定能搭得一個如意的。」豹鋒拍拍高歌的肩膀。

「這回這個就很如意。」高歌笑笑。

「什麼?!」狸深跳將起來,「原來你有這個嗜好,喜歡這種七八十歲的老太婆?」

「你這隻水老鼠……」牛通怒瞪了一眼狸深。

「什麼七八十歲,是一個二十多歲的大美女。」高歌一臉笑意。

「吹!」隼青冷冷一哼。

「虎兄弟,你……沒事吧?」龜堅擔憂地看著高歌。

「可憐的人,果然做下病了!」蛙十八又嘖嘖嘆息,一臉悲憫。

……

龍陽會不過是整個嘉華大比中一個小小的插曲,隨著進入淘汰賽的六十四支隊伍分組完畢,備戰工作馬上緊張地開始了。

淘汰賽皆為團戰,每戰必分勝負,一旦戰敗便被淘汰,再無翻身機會,所以人人死戰,往往死傷慘烈。

第一輪是六十四進三十二,每隊將派五名競鬥士參戰,混戰廝殺。

魁首競鬥團這一輪的對手,是泰西郡首府安元城中的一個八等弘武世家斯特拉家所豢養的競鬥團,名為強擊,上屆的第二十八名,實力中等。

上一屆嘉華大比中,魁首就是在第二輪淘汰賽中擊敗了強擊才得以挺進十六強,這回冤家路窄,居然首輪便又碰上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