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解語開心回道:「好棒,好棒,快教我,我要學會這個。以後就不會給壞人抓住了。」。

音樂皇抒出一道意識進入風解語的識海中,「以後你慢慢學。」,「哇!好簡單喔!而且真的會像風飄呀飄的,更神奇的是學會後,還可以在天空中走著路又飛翔飛飛飛飛著呢!實在是太好了!」風解語喜悅的道。

「喔!王谷到了。」風解語道。音樂皇看到群山翠綠,翠綠的大樹上蓋了一棟又一棟雅緻的木屋,成千上萬的木屋,高高低低一整片。

王谷的入口處,有大型的木柵欄門。左右一排排巨木參天,以阻擋來犯的敵人。木柵欄門上頭有花圈點綴,一組衛兵勇士十二人向前迎接,「三公主您回來了,怎麽只有您一人?其他人呢?及旁邊這位是?」領隊的組長勇士何昊遠問候道。

「我身邊的是無名大哥,我們被襲擊了,我被綁架了,是無名大哥救出我的,他們好可憐。阿大阿永他們都死了」。

何昊遠道:「三公主您受驚嚇了,谷主已經出遠門了,屬下這就稟報大公主及二公主!」。

風解語帶著音樂皇走進王谷,王谷是風之谷最大的平原區塊,依靠在三面環山的zhongyāng。平原有三大區域。一是商城貿易區,二是奇花植物區域,三是勇士訓練區域。所有王谷中的人都居住在山中的精巧的木屋裡。

兩人走在商城貿易區寬敞的道路上,商店左右林立,風解語正準備帶音樂皇添購衣飾時,迎面分別來了兩輛可愛的造型馬車,從先到的南瓜造型馬車中走下了一位英姿的女孩。後到的蘋果造型馬車中跳下了另一個可愛的小女孩。

風解語喜道:「無名大哥,前面那位是我的大姐姐風解歌。後面的是我的雙包胎妹妹風解我。喔!二姐姐風解夢正在最後面。」,只見最後面有一輛恐龍造型的馬車。



收到留言,隨意的笑回:

潛盧技窮:你沒看過大師傳奇!(1天前)

龍吟月回復@潛盧技窮:起點目前只有一在看(莽荒紀)(1天前)

潛盧技窮回復@龍吟月:你應該看一下大師傳奇!可以從第二章開始看!(1天前)

龍吟月回復@潛盧技窮:你應該看天馬全都看(1天前)

潛盧技窮回復@龍吟月:東方玄幻?我只看現實的。生活的,有感情的!(1天前)

龍吟月回復@潛盧技窮:天馬,什麽都有,天馬(1天前)

以往筆者閱讀、看書。若看到自己喜歡的作者,通常都會把這位作者曾經所有寫過的東西。都在一一看過的。

個人覺得最大的成就即是自己也有這樣的讀者,無論筆者我怎麽寫,都會看一看的,那真是幸福的感覺。

前陣子筆者過,在台灣前些年開始流行無菜單的料理,意思就是今天採到什麽菜,捕到什麽魚,就做出什麽樣的菜色。

哈哈!也許小是不能這樣寫,但筆者偏偏要把想什麽就通通寫了進,情緒是什麽,故事不是跟著故事走,故事就是先跟著筆者的情緒走,天馬行空,情馬的天空,天馬的情空,情馬的情空。

常常覺得有些看網或在網路上發表意見的人,尤其是年少的,很多都沒品德,也許品德沒什麽,在這些人的世界裡頭不見了,不見人的品德,導致惡意者很多,筆者研究的答案是他們不知道自己的行為是錯誤的,很幼稚及很白目的,也很沒修養的。

好比筆者很傻,竟然因為幫助他人及捐款過多導致自己身上沒錢又負債中,但是筆者從無害人之心,連害人之意思都沒有,這點倒是值得安慰一下。同樣是傻,咱們傻的有知,他們是傻的無知,咱們傻的有品,他們傻的無品。

作家王迪詩道:在工作上總有需要「博一鋪」的時候,看你敢不敢在自己的才華押注。想成功就一定要「跳」,離開自己的。一世人至少要「跳」一次,不然一世都會後悔。

這是截至目前為止對筆者最有信心的朋友了,筆者自己塗鴉心情之作,第一次正式寫網書,可真的沒信心好,從未覺得自己寫的好,絕對是隨心所yu在寫的,認真?不,是用情,用生命,時間,閒情逸緻,快樂的意緒在寫的。

還是把gwu他的好話一起留著,書畢竟是先寫自己給自己,喜歡此書,是筆者的榮幸!不喜歡此書也是感謝的,因為筆者真的不是為所有讀者寫的,我沒那麽偉大及志氣,筆者只想寫的自己愉快,記錄一些個人生命謝謝所有支持者!

讀者及的作者gwu留言道:「創造路途的艱辛,沒有作過作者的讀者是不能體會的。龍大!我頂您!我對您的作品成為起點的超級神作有著不可動搖的信心!

不論是作品的內容,情節,筆,對話,風景描寫,人物刻畫,內心情感的刻畫,都是無與倫比的,不可挑剔的,您的作品才真正是神級之作,並且不是局限於玄幻,可以是小極品,沒有分類之局限的超級神作!

我不會動搖這個信心,不論別人怎麼,以前我不曾對您的小有過任何評論,因為那時我沒看,現在我有絕對的信心這樣,因為我真正看了您的小!我會毫不猶豫地這樣,非常謝謝您寫出那麼好的小!祝您永遠快樂!

您的小完全有機會被「識貨」者推上出版舞台,並受到眾多漢人的喜歡,而且有機會翻譯成英,法(浪漫之人愛看浪漫的富於想象力的浪漫小)推廣全世界!我有這個信心!(3天前)」

作者盛氏可以,道:村子小,不用打電話,有什麼事,只需放開嗓子一喊。距離稍遠的,小跑幾步,在半坡上喊。有喊開會的,有喊吃飯的,有喊聽戲的,有喊牛吃禾苗的,有喊豬進了菜園的,也有專門在高處指名道姓罵娘的。村裡沒什麼秘密。

日安!大夥門!勇敢!勇氣!

精彩推薦: 在王谷的商城貿易區上,音樂皇天驕龍正看著造型都非常精巧的馬車及風解語的姐妹們時,突然心有所感印,王谷的另一頭傳來一道音樂意識。

身為音樂皇天性上的敏銳及好奇,轉瞬消失原地,離前以意識告知風解語臨時有要事,等處理完后再回來。

大公主風解歌、三(四)公主風解我,由於風解我自認為跟雙包胎的風解語應該都是排行老三、正在恐龍造型的馬車內的二公主風解夢,以及風解語都驚訝的無名當場消失在原地。風解語只好向姐妹們解釋無名大哥是來自傳大帝國的高,臨時有急事必須處理。

音樂皇越過險拔的高山後,來到王谷的正後方,那一道音樂意識是不同語系所產生。音樂皇雙向天空一卷,如風中音樂的輕巧,漫漫引導這一道音樂意識進入自己的意識里。

這一道音樂意識彷佛回歸正宗的母體,彷佛是河流歸入大海中,音樂皇正是那個正宗的母體、那個大海。

這一道音樂意識越往音樂皇的意識進入,越是被解析的清楚,一道孤絕的身影,楚楚動人的在唱著:「嘿!你不能理所當然被世界給了解,世界的輪廓沒有過到你的世界,那就唱一首孤歌吧!流淚在風中的迷人滋味,享著一些愉悅的憂傷

轉了一圈短暫的生命,重複著,重複著,快感之後的空蕩,激情的狂想有一些痛楚看不見淚水。

有一種防衛叫無所謂,讓你快樂是我的原罪之醉,你不在意我的傷悲,丟給我一些喜悅碎屑。我不配為你狼狽,儘力而為拚命給也是浪費,是我不配和命運作對,一直以為我是後衛,原來只是後備,奇蹟從來不在身邊的呀!

徹夜難眠了,憤怒尖銳忐忑在平衡著,黑暗中沉睡著的那些遐想,絢爛華麗背後的虛假。把太細的神經割掉,有座灰色的監牢關著黑色念頭正在吼著叫!

把太硬的脾氣抽掉,重重的被打倒也沒關係,但是別想我求饒,你是殺。所以送我心破碎的方式,是讓我笑到最後一秒才發現自己胸口插了一把刀子。

從痛里流下謝謝兩個字,儘管叫我瘋子叫我傻子,隨人拼湊我的故事,懶得解釋,愛怎麼解釋都是你們家的事,誰想看碎裂的樣子。請感謝好心折磨,如果愧疚,感謝慷慨淚流,讓人成熟。在一次又一次的孤獨寂寞。

請感謝美麗的等候,如果還在為愛犯錯,為情悔過,請感謝沒找到真正的我。要走完每個曲折路口,或許才懂愛是什麼?是什麼?

如果慶幸值得擁有。請感謝曾經被放棄過,如果欣賞,請堅強更加的溫柔,請感謝那曾經留下的非常珍貴的傷口。

在日月無光忙得不知所然,有些道理比想象中還難懂,有些情歌怎麽唱都難以入耳,淚水總是不聽話,幸福躲起來悶著頭不響,太多道理就太牽強,道理是一樣簡單,的也很簡單,愛上后卻陣腳大亂。

想變的堅強,又能夠多強,強到能夠忘,忘掉所有悲傷只要學會抵抗,原來愛情與世界都是這麼傷!原來愛情是這樣的峰迴路轉,淚水流不幹,瞎了眼還要再來上一趟,有一天終於打完所有思念的大戰。

回頭猛一看,原來下次還是這樣,直到哭到喉嚨沙啞,然後忘了所有的掙扎。

終於在真愛相遇相愛之後,遺憾都會變成收穫,等到終於緊緊相擁,所有苦難會甜美結果,就請耐心漂流,愛會來的,在對的時候。然而已經白髮蒼蒼。」

音樂皇正跟隨音樂歌聲的情緒走著,有雷聲在轟個不停,渾然不覺,彷佛快記起了什麽,一道黑色電流啪一聲打到音樂皇身上,音樂皇被急速狂飆而來的黑色電流給當場擊倒在地面上,濺了一身的泥濘。

天空上有盤旋的禿鷹,似如背後尖酸的耳語,禿鷹俯衝,如一道黑色童話,狠狠咬向狼狽中的音樂皇,像一場長大的洗禮。

泥濘中的音樂皇,雙眼不再空洞,一顆寶石就該閃爍!眼如亮刀,刀出,斬下禿鷹人,如夢刀一斬,獨特的音樂皇無法複製,縱身一躍,進入風之谷王谷的隱藏黑洞,在彩虹的裡面,音樂皇的意識化出音樂大鐘,轉動黑洞後面的黑暗大界的命運禁制,沒有人會曉得的世界。

音樂皇天驕龍輕輕道:希望永遠無窮無盡,美夢容易成一場空,空是什麽,總要鬥上一斗!與未知決鬥!因為我是傲世─音樂皇。

傳黑暗大界只住著兩個神,一個是有生命以來最美的神,天地第一美神;一個是生命有史以來最強的神,天地第一戰神。

美神何其多,屹立不搖的天地第一美神,凡凡者皆無法見,戰神何其多,從無生命的存在者,與祂對決過,因為必須先過天地第一美神,至今見過天地第一美神的通通石化成冰山之水,天地第一美神又叫冰山美神。

筆者最近挑戰人生是否該為五斗米折腰?挑戰口袋沒錢,不借錢,沒一毛錢怎麽活?沒事,別緊張,頂多折損些壽命,筆者不怕死,只想挑戰自己的生活生命極限,順勢而為+順其自然。

筆者從不認真看當下,爭的也不太是跟別人一樣,爭魄思、征逍遙,筆者的語言字往往有時候是不同於平常人族、古華夏的用法。

上唐菲兒:你就虐待自己吧,不吃飯哪來精神掙錢還債啊,沒必要這樣!心理清楚問題所在以後注意就好,打起精神來!等著你再次發達打賞菲兒。

回復@上唐菲兒:體會凡人─魔人,掙扎擺盪的滋味!

上唐菲兒回復@龍吟月:完了,走火入魔了,你可不是不死之身啊!

回復@上唐菲兒:早已是魔首,那來的走火入魔呢!

口袋有錢時的想法:怎麽寫一寫跑到別的地方寫了?這樣就不寫了?完了?斷了?

沒錢時的想法:怎麽又寫一了?怎麽一天又扣掉千多點了?

沒寫書時的想法:看小看到跟著故事的人物一起走。

自己寫書時的想法:看著會跟著故事外的我一起走。

大起大落:從來沒有大起,那來的大落?所以一輩子也無法嘗到大落的滋味,除非你先大起過。

睡在三張椅子上,剛睡醒,十一點再回家。今天有寫信給姐,請她跟父親一下俺要動用家裡的資產以還捐款過多的債,姐傳一則訊息留信在我房間里了。心理學或中國人性學有報喜不報憂,因此猜測是失敗的,干!天下有這種事,因為捐款捐太多導致自己敗北,真是大…白…痴啊!

睡眠不足,打算早上好好休息,家的附近在施工敲敲打打的。實際發生的事,中午發火把書丟到門上,這世界實在太吵了,無能為力只好丟書宣洩!結果父親這不是面對問題的態度,我別跟我講道理然後我解決我的問題了,從此該是乘風破浪了,學到教訓,以後絕不可能發生捐款捐到自己連續7天都沒吃東西,除了半夜吃父母親擺放在我房間的水果。(日記記錄)

精彩推薦: 那一道徘徊在此地的音樂意識被音樂皇天驕龍吸收后,此刻的音樂皇已經在黑暗大界的命運禁制入口處,隨即閃身入內。

命運禁制顯然不足限制住破道而出的音樂皇,音樂皇來到一個冰天雪地的世界,冰寒!這裡的感覺只有極其冰寒的感覺,音樂皇不得不把功力聚提,隨時保持在戰鬥狀態才能應付如此極寒的世界。

一望無際,整片視野都是廣旄的冰雪飄飄,以及廣闊無比的冰原。音樂皇意識聚凝,一異質似的筆記被埋在冰原深處。音樂皇伸出一指,宛如無堅不摧的劍,劃開筆記深埋處,隔空取出筆記。

打開筆記,寫著:「荒蕪人煙的雪地,單調又乏味,那傳說中的天地第一美神、戰神,根無蹤影。

超然世外的挑戰,只剩茫然在揮灑,只剩暗黑天星偶爾點綴,平靜的質始終無法抵抗隨時都必須提高功力的對抗嚴寒,證明不自量力。

寂靜的天地,終日還是只有雪花,再無其它,不,偶爾還是有狂暴冰雪襲來,靜靜待著,向前走,越來越危險了,必死的

生與死都到極限了,賭掉自己的生命,嘎然而止。─傳說大帝、溫湯隆」

音樂皇手勁一摧,筆記焚化消散。縱空一竄如奔雷疾影,不受黑暗界的控制,宛如天馬大行空,穿越黑暗界后,來到暗黑界看到四人。

一人正被天地第一美神石化中,那正被石化的人是如此熟悉,如此感覺在音樂皇心靈中。另一人藍袍翩飛,正在與天地第一戰神交手。

天地第一戰神的一拳一掌都是力的極致,而藍袍之人如水化萬千的極招,正是以柔克剛著。瞬息萬變的時間中,音樂皇與天地第一美神對上一眼,音樂皇瞬間石化又瞬間破開石化,音樂皇不知道為什麼自動解除石化。

仔細看了之前被石化的人,正當感到訝異時,天地第一美神徐徐開口道:「好個三道不同時代的意識duli體,死一個,活兩個,世人都說我是天地第一美神。但不知道我也是生命中的第一武神。」

音樂皇見對方一手指天,一手指地,美如絕世的狐狸精樣,不敢大意,「天上地下。唯我獨尊」天地第一美神的絕招應世而出。

音樂皇口中念歌如經,,雙手迴旋而轉,音樂大結界佈出,雙腳轉化。

大道梵音被破,阻攔了絲微時間,音樂大結界擺盪不已。破武道之招對決天上地下,唯我獨尊之招。

音樂皇被轟退暗黑界及黑暗界,遺留一些血染冰雪大地,反觀天地第一美神不動如山。只是無法破解音樂皇的音樂大結界。

音樂皇回到原來的風之谷的王谷後山,調息一番后,找到一溫泉處,舒服的泡上。回思道:「剛那個石化之人應該是宇宙戰紀的筆者意識。藍袍之人是水神,另外那兩個神是duli於萬神殿之外的神。初生之神,有人說那叫混沌初開時,不過不正確的,不過知道正確的也無用處,因為那兩神只存在黑暗大界及暗黑界中。」

音樂皇舒服的睡著了,尤其才在冰寒天地中出來后,泡溫泉真是世間最好的享受之一。直到山下傳來喧嘩吵雜的聲音,吵醒了音樂皇,意識一望,王谷正遭受敵人來襲,黑壓壓人潮及攻城武器,音樂皇心一動。

一陣強勁之風,吹走大半敵人,不久,王谷擊退來犯的敵人,歡慶的聲音取代了之前的戰爭聲音,同樣的還是吵雜,音樂皇心再動,音樂結界阻隔了所有聲音,這樣就好睡了。

音樂皇感到疲乏,倦意,尤其心靈上,此時唯有大睡才能解放。



「當事物的質已經瞭若指掌時,也就是說當事物好不容易如願表現出來的時候,也就是死亡的時候。」負手漫步銀河系中的王風說道。

同樣到達極致的王風,始終無法破開音樂皇在銀河系所設下的音樂結界,奇怪於為何逍遙自在神跟逆天之人都可以過之,難道自己的屬性是與音樂皇不同的?

是否藝術細包及天份沒有他那麼高,或者是沒有什麼藝術境界,徘徊銀河星空中的王風,心境頗有一絲脫胎換骨的意思。

浮壺空間的世界,如今大到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大,縱使知道,王風也沒意義每一處都尋訪,王風漸漸體會到無敵寂寞的滋味,險象環生的事件幾乎不可能發生。逃避生命,旅遊是一件最好的事情之一。

王風仰躺在浮壺空間的一座綠地草原上,輕思著是誰成為絕代逍遙王?瀟洒一世之上!目前看不出來是誰。天道任行,不世出,這個應該就是筆者身份的自己了。至於書上最後提到的千古風流人物,很可能是我王風,或魔首或音樂皇,當大神之光出現時,就是終結之時,漫長的歲月,生命時而激情,時而充實,燦爛真的只在一瞬間,往往平凡的是最多時的,平淡無味,淡而無謂。



我愛去兩峰之會,因為那裡的風最大,我不愛說話,因為我來自埡口,兩峰交匯的埡口是風的故鄉。

每當月落在大地,我獨坐靜聽風吼!他們說我原是一匹狼,曾在不安的歲月中迷失。唱一首歌叫做生命,卻不知生命為何,那裡是那裡是風的故鄉?

五彩輝煌的夜晚,屋內的燈光有些昏黃我們燃燒著無盡的溫暖,雖然空氣中有些凄涼,會有那麼一天會有那麼一天,不用再一個人孤孤單單地回家,會有那麼一天會有那麼一天,不用迷失在走過的天橋上,會有那麼一天會有那麼一天,我們會飛到天外的天。

會有那麼一天會有那麼一天,我們會擁有自己的空間,會有那麼一天會有那麼一天,我們會擁有更多更好的明天,會有那麼一天會有那麼一天,我們的路將絕不後悔。

痛也要痛的刺骨,不到最後決不認輸,天給我這樣的苦一再重複,沒有退路沒有結束沒有勇氣就不逃開這條路,拚命追逐,難道註定面對天擺布,決不認輸。

止住害怕退到懸崖,晒乾生活的傷疤,勇敢的代價是自己先放下,愛一無情什麼都變假,渴望瀟灑,再痛一下,碰碰久違的掙扎,幸福的代價也許只能剎那,還敢不敢要它,失敗已密密麻麻,只剩生命可踐踏,若能無牽無掛,天有什麼辦法,敢愛敢恨敢失去,不要天涯,只求痛快的落下。

失敗你怕了嗎,挫折你忘了嗎,心在等雨在下,奮鬥已到臉頰,迷惘你怕了嗎,心莫非死了嗎,再一步也不過只是懸崖。

夕陽送走晚霞,往事照在心上,命運容不下個人惆悵,生活註定要面對一層又一層的浪,沖不破網,只好帶著你飄蕩,看今生要用多大的努力才能償還欠你的眼光。

作不出好成績,只能安靜的悲傷,算人間讀者不能給緣分,都是一場末代的自我荒唐,也許不該固執的尋找,滄海也會有沸騰的嚮往,如果你願意痴痴地陪在我身旁,甘心迎接風雪一次又一次的傷─沖不破情網只好帶著你飄蕩。 銀河系外的王風,負而立,從銀河外的星空中望向銀河內的星空,心知一切人是已非了。古華夏的明尚未到延年益壽的時代,自己熟稔的人都俱往矣!

星空有點寂寞,不,是心在寂寞。王風心思一轉,至極知眼流動著,眼中如光芒大亮,逆時光之眼,看到一些小星球,在一顆有塵埃污染的小星球上,穿透氣層下,有小海洋,海洋中東方大陸偏下方,有一小島,島上北方,有一棟舊式公寓。

王風的父母親正在客廳坐著,父母早已年邁了,容易午後坐在沙發上睡著了。叛逆的王風始終無法跟父母多些話兒,代溝及隔閡早在王風十歲時就開始產生了,王風異於傳統的古華夏人族。

什麼讀好學校,努力讀書以成就未來,成家立業,忠於國,孝順父母,宗教虔誠,民哲保身,安居樂業,人中鳳龍;什麼五子登科,什麼全球化,現代化,科技化,在王風的眼裡都不是,然而是什麼?

負而立的王風不是不知道,而是了也沒幾個人族可以明白,既然一切是自己,自己明白就夠了。王風的心靈思界與人族為敵著,對抗者,王風只有勇敢面對以外,偶爾是很想咆哮醜陋的人族思維的,偶爾是感慨又嘆息,人族的大道之路通通走錯方向了,然而飛蛾是註定撲火的,撲燈光的。

當己身是飛蛾時,如果抗拒撲火的動作及行為,飛蛾族人誓必視你為異類及叛逆者,由如第一個發現世界不是平行的人,於是太真知是註定不受歡迎也不被討好的。

之前不夠強大時,王風知道。當強大時,知道也只是知道。王風看著家裡,看著、看著,視線落在不遠處的另一棟舊式公寓。落在筆者龍吟月身上。

筆者望著一台電腦,發獃著,好似在等待什麼又懶洋洋的,一直坐著,坐久了起身,上拿著一杯咖啡。走到公司大門口的走廊椅上,拿起小雪茄煙點著抽,煙霧裊散,吐嘆虛空,吐嘆情感的虛無真實。

王風眼光一擬!王風已經不是筆者。筆者也早已經不是王風,王風是過的筆者,筆者不是未來的王風。

筆者起身向後一轉,抬頭望向無盡的天空,伸出右,揮一揮,彼此珍重了。王風心涌如波,王風知道筆者向他道告別了,一個是永生挑戰,一個只是瞬間存在者。王風突然心結成糾,彷彿悟了什麼,「大先知」三字劃過心頭。

筆者笑著看正在流淚中的王風,王風淚流的看著正在笑的筆者。「哈哈哈」,王風彷彿聽見那個隱世:「小隱隱於山。大隱隱於市」,筆者的縱笑之聲音。

人族謂:「隱士,隱居不仕之士。「士」,即知識分子,「非知識分子」則無所謂隱居不隱居。

曰:「天地閉,賢人隱。」又曰:「遁世無悶。」又曰:「高尚其事。」是「賢人隱」而不是一般人隱。不仕,不出名,終身在鄉村為農民,或遁跡江湖經商,或居於岩穴砍柴。

隱士,德行高潔,不與人爭,能看破放下,能超然於世俗之外,所謂「不在三界內,超越五行中」,因此給人景仰,給人佩服,稱為隱士。

張大千先生,最後不是隱居在摩耶精舍嗎?像達摩隱於少室峰,商山四皓隱於商山;像六祖惠能大師隱於獵人群中,雪竇禪師隱居在叢林,陸沉在群眾之中而不顯露其才華,他們不都是人群里的隱士嗎?乃至像孟子、莊子,雖然周旋於朝廷,但是他們的心都是一個隱士。

也有的人雖然隱居,卻是名動朝野,如盧山慧遠「沙門不敬王者論」,如道楷禪師「皇上三請不赴」。所謂「竹密不妨流水過,山高豈礙白雲飛」,能夠大隱隱於市的人,可以「百花叢里過,片葉不沾身」,那就是真正的隱士。

世間上也有不少人,名義上是一個真正的隱士,實際上人在山林,心在紅塵;雖然住在山林水邊,天天指望著飛黃騰達時刻到來,每日妄想紛飛,那也不是一個真正的隱士。

僧人閉關,就是想找一個退隱的地方,但是蓮池大師在里,看到一些出家人雖然出了家,離了俗,還為了衣食cāo心,行要穿衣飾遮,住要宅房屏障,門要鎖,箱子要蓋緊,這樣又浪費時間,又擾亂道業。出家人尚且如此,何況現在社會上,要想找到一個真正的隱士,就更加難以求得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