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身便打了個哈欠,跟素衣說道:「好了,你們先退下吧。」

素衣聽話點頭,

旋身面朝朝著一大群的妖族,袖手一揮。

群妖來如電去如風,眨眼便不見蹤影。

整個擂台空蕩蕩的不見一絲痕迹,唯有妖氣還盤旋在擂台上空,叫人不敢輕舉妄動。

擂台下的群眾,儘管這麼一鬧,安分得不能再安分了。

許久,裁判才抖著身子,上去宣布開始下一輪比試。

但接下來,台上比試了什麼,已經沒有什麼人會去注意了。

多數人滿腦子都是處於混沌狀態的,

眼裡全部都是方才那過分震撼的一幕。

對夜妖染身份的猜測,在心中埋下了種子,逐漸長成了參天大樹。

很明顯,夜家這位小姐的真實身份,根本不是一個普通的人類。

在她身上,根本找不到一絲人類的氣息……

再聯想方才眾妖的態度,大家都方了。

於是直接導致了一個後果。

接下來的比試,只要念到了夜妖染的名字,她眼皮還沒掀開,人家就先投降了。

直到對手,再次輪到了寒家的寒言。

原本一個手下敗將是不可能再跟夜妖染對上了,但是沒有辦法啊,寒家沒有人肯上…就他肯。寒家主也是被那群孬種小輩氣得不輕。

雖然夜妖染的確厲害,但不至於跟人類直接撕破臉皮吧。

好歹五大家族在這裡,要是聯合起來,妖族應該也討不了好,至於慫成這樣么?

寒言一身風華絕代的藏藍色長袍,手裡握著一柄扇子,站在擂台上。

加上一張俊雅非凡的臉,看起來氣度絲毫不差寒少主。

這個時代的公子,多數都有那麼一種貴氣在裡頭。

到底是流轉百世的大家族出來的。

台下女子見他不慌不亂,看夜妖染上台,也沒有露出絲毫懼怕,心中對他的崇拜到了一個頂點。

不愧是自家的夢中男神啊!

寒言一上去,許多家族長輩都皺起眉。

寒言這小子,一直都不簡單,但因為鮮少出現在視線中,讓他們都下意識忽略了寒家還有這麼個存在。

今日他跟夜妖染那位妖界尊者站在台上。

眾人才驚覺一個事實——他彷彿,也沒有人類的氣息!

這個想法讓許多人脊背不由都冒出了冷汗。

看向寒家主的眼神都變了起來。

媽的,別跟我說寒家也出了個大神轉世?

這樣下去五大家族是要亂成什麼樣啊!

然而誰能曉得最震驚的是寒家主本人。

他媽養了這個兒子幾十年,直到這一刻才察覺,自己兒子身上居然沒有人類的氣息???

寒家主心中簡直是嗶了狗了!

他嘴唇抖了抖,看著台上的寒言,說不出一句話來。

一顆心卻逐漸沉了下去。

他自己是不是人類,自己肯定清楚。

他生得孩子,怎麼可能不僅沒有人類的氣息,反而散發出一股仙氣……

他可不認為自己特么有本事生出個帶仙氣的。

只有一個可能——台上的那個,根本不是自己的孩子! 待裁判宣布開始后。

夜妖染站在擂台上,風情萬種的撥了撥髮絲。

「你想跟我打?」

寒言含笑點頭:「有這個想法,我真好奇,你現在是什麼程度。」連他都看不透。

他是笑著的,但夜妖染還是感覺到他骨子裡的嗜血一點都沒有變。

老實說,她喜歡他那骨子裡的東西。

夜妖染尾指妖光掠過,化作一條血色長鞭。

她隨手甩了甩鞭子,地上立刻出現一道裂痕。

她舔了舔唇,眸光妖異:「來。」

寒言沒有動靜,反而是笑著聳聳肩。

朝她擺了擺手:「還是算了吧,寒家都快是你的了,打了也沒意思。」

「這話……」夜妖染頓了頓眼眸,勾唇邪笑,「我聽不大懂。」

還裝!

寒言也不揭穿她,只是神秘莫測地笑了笑。

上前一步。

台下眾人屏息等待,緊張起來。

但夜妖染卻仍然是那副滿不在乎的妖邪模樣。

寒言走到她面前,壓低的嗓音告訴她:「寒羽已經是准家主了,就差公開祭祖接過位置。」

她眸光流轉妖嬈。

真沒想到,第一個來給她彙報的,居然是寒言這個寒家的人。

揚了揚眉梢:「你似乎很興奮?」

「我很難過的。」寒言立刻收斂笑意說道。

一本正經的裝!

他忽然又壓低聲音道:「我很好奇你的身份。」

夜妖染笑吟吟回他:「你不會想知道的。」知道了,保准得氣出病來。

「不管是什麼身份,擅闖人界都是違反天規的吧?」寒言冷聲說著。

像是一個敬職敬業的執法人員對犯法的人發出警告一般。

但眼底卻閃爍著興奮而變態的光。

她嘴角輕輕抽了兩下,大兄弟,其實你也是不屑天規很久了吧?

夜妖染湊了過去。

唇邊劃開一絲魅惑的笑,在他耳邊輕聲道:「我是妖界重千蓮。」

滿意的感覺到寒言身軀一震。

睜大了眼,瞳孔緊縮。

兩萬多年前於妖界誕生的至尊血蓮,初次盛開時六界為止驚動。

九天之上不管是怎樣高等的神仙,紛紛變了臉色。

發生了多年來最大的一起暴動。

加上重千蓮後來魔女般的作為,六界內幾乎只要是有點身份的,都不會沒有聽說過這樣一個存在。

聽說她跟兩位神尊的關係非同小可。

聽說她最後跳下了輪迴鏡之中,墮入完全輪迴,從此再無聲息。

寒言對她的傳說,也只聽說過這麼多。

如此看來,那日在她身上發生的異變,分明是她覺醒了真正的力量。

「原來如此……」他喃喃道,「怪不得,死域那位神尊會跟你混在一起……」

他就是因為發現是墨蒼穹帶她進來碧落的,所以才突然停止了對她的敵意。

沒想到,她本人居然是這個身份……

一想到自己方才還說她違規,寒言就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重千蓮的身份,別說六界之內,就是六界以外的任何地方,她都可以隨意的來回。

夜妖染唇邊劃開笑意:「都說了,你不會想知道的。」

忽然見寒言退開兩步,一臉不敢置信外帶驚恐的看著她。

驀地就往地上直直倒去。

四肢一僵,雙眼一閉。

有氣無力說了三個字:「我輸了。」

還沒反應過來劇情的夜妖染:「……」

群眾:「……」

頭頂一大片烏鴉飛過。

寒四公子,如此尷尬的演技,能不能不要上來秀……

裁判揮了揮手,讓人把他給抬下去。

然後宣布一句今天不知多少次的話:「夜家夜妖染勝!」

說完,他再度心驚膽戰的走下台。

看也不敢看夜妖染一眼。

媽的,隨便說幾句話,就把寒家天才幹掉了。

這也太可怕了吧!

夜妖染下台的時候,忽然聽見寒言帶笑的神識傳音:「對了,忘了跟你說,那位叫寒羽的小子,修為太嫩了,過幾天接位的時候可能會遇上不少麻煩。」

她轉頭,望向他的方向。

卻見寒言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依然裝死躺著。

很好。

寒家居然能出這樣一個強大的「叛徒」。

不過寒言說的還蠻有道理的。

夜妖染摸了摸下巴,在腦中搜尋者能讓他短時間內變強的方式。

畢竟妖族只是外力,真的想坐穩寒家位置,寒少主還需要些許能夠讓人臣服的實力啊。

不說要頂尖修為,但怎麼也不能太次了。

看見墨蒼穹的時候,她腦中靈光一閃。

對了,當初冥不也是被訓練成了如今一方高手嗎?

完全可以將寒羽交給墨啊!

於是就在這一瞬,某女腦中劃過的一個念頭。

註定了寒羽未來無數日子裡的水深火熱和生不如死。

回到座位上的時候,墨蒼穹一把摟過她。

薄唇靠在她耳畔,低聲問:「小傢伙,認出他是誰了?」

他顯然將他們的談話都聽進去了。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