鯤鵬巢穴外混戰的群雄發現了一件異常的事情,那就是鯤鵬巢穴中原本四處飛舞的流光逐漸暗淡下來,彷彿失去了活性,鯤鵬巢穴也沒有之前那般流光溢彩了,漸漸蒙上一層淡淡的灰色。

鯤鵬巢穴的變化讓外面的老怪們心中暗驚,天靈宗、天怒海及命魔宗等宗門各懷心思,他們並不知道其他宗門也有人進入,還當只有自己的弟子進入呢,這種變化極有可能是宗門之人,進入鯤鵬巢穴后引起的。

又有人對著鯤鵬巢穴的大門試了試,阻力依然在,但是似乎小了不少。

這一發現讓各大宗門的心思又動了起來,於是,有人提議眾人聯手,一起攻擊鯤鵬巢穴,以期能讓戰氣消耗掉巢穴內那股鯤鵬意志。

對於這個提議,一些宗門的反應並不熱烈,那些沒有弟子進入巢穴的則無比急切,尤其是散修。當他們試著聯手攻擊時,馬上受到了巢穴的回擊,那股反擊之力竟然是無差別反擊,不管是攻擊了巢穴的人還是未攻擊的人,都被這股反擊之力震出了很遠,離得近一些的,瞬間化為碎片,遠一些的,則身受重傷,有些人仗著宗門靈寶硬撞,結果寶毀人亡。

如此一來,頓時斬斷了各方勢力強攻鯤鵬巢穴的想法,但是大家對鯤鵬巢穴中逐漸消失的靈光依然存有很多猜想。

……

太虛真氣運轉之下,飛舞在虛空中的半魚半鳥的流光像是遇到了巨大的黑洞,快速向戰無命靠近。

零散的流光匯成一團巨大的光影,半魚半鳥的影子更加凝實,光影中純凈的水與風元素,不斷充實著戰無命的命元,轉化為填補命魂的力量。

在鯤鵬的巢穴中,無人打擾靜坐的戰無命。靈王烏行雲與魔王公孫治等人根本沒心思理會戰無命,此時都不知道到哪兒尋寶去了,甚至沒人知道戰無命沒隨他們進入石門。

「渺小的人類,你居然敢吸收我的意志……」一個聲音突然在戰無命的腦海中響起,一隻碩大的異獸深深震撼著戰無命的心神。

「鯤鵬殘存的元神!」戰無命微訝,他沒想到,鯤鵬死去已有數萬年之久,殘存的意志中居然還有一絲元神。

「你的軀體很好,很強,正適合我用,乖乖放開你的心神……不要掙扎……」

「靠,一隻死了幾萬年的臭鳥,也敢打哥身體的主意,給我化為虛無吧!」戰無命不屑地回應了一聲,這點兒殘存的元神也想奪舍,也太看不起自己了。

說著,戰無命將體內的太虛真氣化為巨大的旋渦,頓時,那隻映射在心靈中的巨鳥身形一滯,再也無法自如撲擊。

「即便是苦海怒濤,都無法左右我鯤鵬的意志,你一隻小小的爬蟲,居然敢向我挑釁!」腦海中,鯤鵬的映像頓時大怒,雙翅一展彷彿遮雲蔽日。

戰無命的心神一暗,彷彿整個心神都被鯤鵬的身影所壓,不由一驚,自己還是小看了這鯤鵬的意志。不過,他相信太虛真氣的力量,能夠在命魂中開闢出洞天,即使是在元界他都不曾聽說過。

《太虛神經》得自神之墓地,必然是神級絕學,只是太過玄奧,目前自己只學會了其中一項而已。

「轟……」戰無命體內那原本一片混沌的氣海突然動了起來,一股無倫的威壓霎時衝天而起,太虛真氣的旋渦猛然化作無邊的星雲,星雲猶如磨盤一般旋轉起來,巨大的鯤鵬頓時如同星雲中的一顆沙石,無比渺小。

「這是什麼鬼力量……你究竟是什麼人……啊,混沌之力……」鯤鵬的虛影突然絕望地低吼了一聲,拚命展開翅膀,想逃出那片星雲,但是無論他的翅膀如何擴展,也比不過星雲擴散的速度。儘管他翅展數千里,瞬間可穿越百萬里之遙,可是這片星雲磨盤實在太大了,他就像其中的一顆塵埃,根本飛不到星雲的邊際,就被星雲吞噬了。

戰無命也大吃一驚,那片混沌旋渦般的黑洞一直十分神秘,當初自己成就太虛神體時,將氣海炸開,之後從未有力量能觸動那片混沌。沒想到此時突然被激活,而且完全不受他的控制。那股威壓之強,讓他的靈魂都為之顫抖。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網 戰無命一直以為,自己習自《太虛神經》的靈魂威壓足以碾碎一切外力,那是一種遠遠高於這片大陸的靈魂之力,可是當他感覺到這片星雲的運轉時,才知道什麼是真正的、更高的生命層次,彷彿能掌握天地星辰的運轉,宇宙至高的法則。

鯤鵬原本是混沌生物,傳說天地初開之時便已存在,生命層次與神同級。它殘存的意志居然激發了氣海中的混沌旋渦,讓戰無命知道那種莫測的怪力居然有名字——混沌之力。前世即使在元界,他也沒聽說過這種力量。

鯤鵬的虛影很快被星雲磨盤碾碎,化成虛無。戰無命感覺到,命元中那股精純的水和風的本源之力,像潮水般湧入氣海。

戰無命身體一震,一股從未有過的輕鬆傳遍身體的每一個細胞,那種感覺有如白日飛升。身體再一次產生了變化,之前只有奇經八脈可以存儲戰氣。現在,他冥視自身,發現身體中的許多細胞都被構築成了小空間,這些空間居然也可以存儲靈氣,使他的身體變得更加強大。

別人只有氣海可以存儲戰氣,而自己的十億八千萬個細胞都可以,就算每個細胞只能存儲一點點戰氣,那自己的力量也是外人無法想象的,如過修至圓滿,就算是鯤鵬,也不能與自己相提並論了。

每個細胞都吸入天地靈氣之後,戰無命感覺自己的每一寸肌膚都擁有靈氣滋潤,肉身的力量提升近百倍,自己的命修層次躍進了一大步。戰無命向滴血重生的境界靠近了一步。

《太虛神經》中有記載,命修達到至高境界,只要還有一滴血,便可以依託這滴鮮血獲得重生。也就是說,根本不需要前世和來世,因為已然不可毀滅。

原本死寂的氣海平添了幾許生氣,鯤鵬的本源被氣海吞噬后逐漸恢復了平靜。這時,即使是太虛真氣,經過氣海也會被甩出來,返回奇經八脈和細胞中,除了鯤鵬的本源,彷彿其他力量入不得氣海的混沌旋渦。

沒有了鯤鵬殘存的元神,鯤鵬的意志僅剩下本源的力量,戰無命也不客氣,以太虛真氣不斷吸收分化,通過命元轉化,不斷充實命魂中的水之洞天。命魂中的風元素之力已接近飽和,再補充進去,必然可以開闢出風元素洞天來,到時自己的命魂中便有三大洞天了。

戰無命相信,如果自己能吸收到足夠的元素之力,就可以在命魂中開闢出各種元素的洞天。元素洞天只是一個雛形,各大洞天被各種元素填滿之後,必然會進化。

傳說,神可以開闢出充滿生命的空間,如果有一天自己能在洞天中創造出各種生命,自己必然能超越眾神,因為沒有一個神創造出九大元素空間。

戰無命心中充滿了豪情,自己走出了一條從未有人走過的道路。冥冥中,他感覺自己的宿命就是超越天道,掌控命運。

自己一定能把體內的各種洞天演化為宇宙蒼穹,擁有億萬星辰,創造無數生命……

……

鯤鵬道場海域,大家發現,原本無處不在的鯤鵬意志對修為的壓制減小了很多,許多人已經可以發揮中階戰王的戰力了。

鯤鵬道場對修為的壓制持續減弱,這個變化讓各大宗門守在道場外面的老怪的心思活絡起來。沒有人願意待在外面等候消息,若是有機會進去,他們當然也想尋求自己的機緣。因此,在鯤鵬意志的壓制逐漸減弱時,各大宗門的寶船也逐漸向鯤鵬道場內部推進。

鯤鵬海域變得更加混亂,弱小的散修已經不再奢求尋得機緣,只求能儘快逃離這片海域。許多人已經殺紅了眼,為了石碑,為了那些生長在海島上的天材地寶。

最後,鯤鵬的巢穴之爭,已經成為幾大勢力的爭奪,只有他們還守在鯤鵬巢穴之外,等待巢穴封印消失。

……

戰無命感覺,自己的境界並未得到多大突破,但是自己的生命層次卻得到了巨大的提升。隨著鯤鵬的意志被完命吸收,他的生命層次也逐漸抵達神獸的級別。

生命層次的提升與境界無關,但是戰無命的肉體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如果說他之前的生命層次是木棒,那麼現在的生命層次便是鐵棒。

戰無命吸收了鯤鵬的意志之後,天地之間的壓制驟然減弱,整個鯤鵬巢穴竟有些不穩定了。戰無命這才發現,自己這麼早吸收鯤鵬的意志可能不是一件好事。因為,用不了多久,外面的人就能衝破鯤鵬意志的阻攔沖入巢穴了,到時候,只怕他就沒什麼機會打劫那五個人了。

好在他吸收鯤鵬意志之前,先將顏青青和史若男放了出來,讓二女帶著尋寶豬先去尋寶。二女聯手,在這巢穴中無人可敵,不過想要打劫,還得自己趕去才行。想到這,戰無命不再耽誤,走進石門。

石門後面得空間極為廣闊,向前望去,茫茫無際,巢壁上靈氣蒸騰,靈藥十分密集。由於藥草太多,先進去的五人和毒王、藥王竟然沒怎麼採摘,直接向巢穴深處去了。

戰無命想了想,自靈獸囊中放出青媛和碧眼金睛獸,青媛的修為低了些,與毒王和藥王一起只會變成累贅,另外五人全都是戰王巔峰,萬一青媛有什麼閃失,戰無命後悔都來不及,所以一直將她留在靈獸囊中。

「你們將這些草藥全都摘了,我先進去。你們一會兒來追我,碧眼,照顧好青媛!」戰無命向碧眼金睛獸吩咐了一聲。

碧眼金睛獸在靈獸囊中悶了很久,乍一出來,發現這裡居然有這麼多的靈藥,頓時「嗷」一聲興奮起來。青媛身為丹宗大長老的孫女,又是丹宗的核心弟子,看到這些藥草也是分外眼紅,尖叫一聲,像看到了寶貝似的沖了過去。

戰無命搖頭無語,這小妮子就是沒心機,也不問這是哪兒就貿然衝上去,不由提醒道:「青媛,小心一些,這裡是鯤鵬巢穴,不要在外面逗留太久,我一路留下標記,一會兒你就順著標記找我。我先去與你若男姐姐和青青姐姐會合。」

「無命哥哥放心,我會照顧自己的,還有碧眼呢。你快去吧。」青媛聽了戰無命的話,心裡十分甜蜜,這男人還是很關心她的。

碧眼金睛獸是戰皇初階的實力,就算在這鯤鵬道場被壓制了修為,也壓制不住他強悍的肉身之力,就是十王來了,也要退避三舍。

戰無命點了點頭,順著顏青青和史若男留下的記號一路追了下去。有尋寶豬相助,二女必然是收穫最豐富的。

……

顏青青與史若男配合十分默契。在尋寶豬的帶領下,她們體會了一次尋寶之樂。她們根本就不用花心思去找路徑,也不用花心思破解機關,只要順著尋寶豬的足印走就行了。

一路上,那些在她們眼中都是罕見寶物的萬年靈藥,直接被尋寶豬忽視了。尋寶豬一路狂奔,向巢穴最深處跑去。很快,她們就遠遠地拋開了另外五人。跟著尋寶豬,她們見到了從未見過的靈寶,有兵器、靈丹、稀世珍材,還找到了幾根白玉般帶著神秘紋路的骨骼。骨骼上散發出的奇異的力量讓她們意識到,這絕對是寶物。

凡是尋寶豬找到的,兒女也不管看不看得明白,一律收入乾坤戒,完全承襲了戰無命的風格。

尋寶豬跟著戰無命也學得鬼精鬼精的,有幾件兵器,本來放在被封印的大陣中,尋寶豬三下兩下就破了陣法,其中兩件兵器居然欲破空飛走,被顏青青和史若男截住了。顏青青和史若男從未聽說過這種兵器,竟好似有自主意識,這可是無上的寶物,至於是什麼品階,她們就無法判斷了。

尋寶豬還找到一堆靈石,全都是神品靈石,雖然沒有金島上的那麼大,但每塊都有人頭那麼大,比元氣珠更具誘惑力。

神品靈石是在一個池子里凝結出來的,池子有一條暗穴通往巢穴外,滿池子靈液似乎可以自動結成巨大的神品靈石。這裡更像是玄天秘境,那裡每隔二十年便會結出許多元氣珠,那些元氣珠都是自元界泄露出來的元氣凝聚而成的。

鯤鵬巢穴中的靈池竟然凝結出人頭大小的神品靈石,也就是元石,估計幾萬年一直不曾有人取過,才會有這麼多。

毒王和藥王樂得嘴都快合不上了,毫不客氣地刮光了所有的元石。可惜靈池被大陣鎖住了,動不了,二女只好裝了一些靈液,追著尋寶豬向下一處藏寶地趕去。

搜颳了十餘處藏寶地之後,二女與海皇之子相會了。顏青青趕緊收起尋寶豬,這小傢伙可不能被海皇之子看到。

此時的海皇之子可沒心情打尋寶豬的主意,因為他正與聖鷹之子爭奪寶座上的一塊鱗片和兩個玉瓶。

史若男和顏青青看到那兩件寶物時都怔住了,一看到那片黑鱗,一股滄桑之感頓時傳了過來,雖然不知道那盾牌大小的鱗片放了多少年,但是,卻能清晰地感應到上面的龍威,壓得她們喘不過氣來。

「蒼龍逆鱗!」顏青青和史若男獃獃地望著寶座上巨大的鱗片,喃喃出聲。

這是神話中才有的東西,居然出現在這裡,難怪海皇之子和聖鷹之子大打出手。

本書源自看書網 顏青青和史若男二女剛一出現,海皇之子與聖鷹之子頓時分開了,面對強敵,他們的爭鬥已經沒有意義了。他們可不想讓二女撿了便宜。能進入巢穴的人,有誰是簡單的人物?二女都是破炎十王,影響力還是很大的。

「想不到你們也進來了!」聖鷹之子有些驚訝。

海皇之子輕哼了一聲,並不待見二女。

「聖子!」史若男低呼了一聲,丹宗與萬獸山脈的天鷹山頗有些交情,丹宗所需的煉丹材料多產自原始密林,萬獸山脈的靈草眾多。丹宗進入魔獸森林找靈藥是經過魔獸森林的老怪們的允許的。他們也時常會拿些靈藥與丹宗交換靈丹。聖鷹之子與史若男因此熟識。

不過,在眼下這種情況下,就算熟識也很難讓步,畢竟這異寶太貴重了。

「我們有四個人,如果真要拼個你死我活,只怕最後誰也討不到好處,反而讓後來人撿了便宜。」顏青青驟然發聲。

「這裡的東西只有三件,我們四個人怎麼分?」海皇之子不以為然地反問。

「那兩個瓶子中不知是何物?我們可以將這裡的東西的價值估一下,平均分配,豈不更好。」顏青青望了望王座上那兩個尺許高的玉瓶和蒼龍逆鱗,想了想道。

進入鯤鵬巢穴的還有三個人,再等下去,人越來越多,情況也會越來越複雜,還耽誤自己尋找其他寶貝。可是讓她們放棄這裡的東西,她們又做不到。

「誰去鑒定那玉瓶中的東西?」海皇之子可不想被別人搶走寶物。

「你去鑒定。如果你不老實,我們三個人就聯手斬殺你!」顏青青的話雖然是對海皇之子說的,但是眼睛都看向天鷹聖子,詢問他的意見。

天鷹聖子望了一眼史若男,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無奈地道:「好吧,你要是想獨吞的話,別怪我們手下無情!」

海皇聖子猶豫了,這女人居然這麼大方,讓自己去查看。天鷹聖子的實力與自己在伯仲之間,後來的二女也是戰王巔峰,氣息絲毫不比自己弱,若是三人聯手,自己還真逃不出這間藏寶室。

如果讓二女中的一人,或者天鷹聖子去檢查,他又不放心。天鷹聖子似乎與二女熟識,萬一天鷹聖子陡然發難,搶走所有寶貝,到時二女再放水,故意放走天鷹聖子,自己就等於將寶物白送給對方了。

最後,海皇之子還是決定親自去檢查一下,如果有機會,就全部收進自己的乾坤戒,到時候再想辦法逃命,如果沒有機會的話,分成四份是最壞的辦法。

「好!」海皇之子小心地靠近王座。

鯤鵬的巢穴中有許多陣法和陷阱,重寶肯定不會輕易讓人取走。海皇之子十二分小心地靠了過去,一直到他的手指快要觸到玉瓶了,依然沒發生任何異常,這讓他有些意外,不過也放心了不少。

「嗡……」海皇之子的手指剛觸碰那玉瓶,一道雷弧猛然炸開,像水波般擴散開來。

顏青青和史若男離得較遠,駭然之下,疾速退開。海皇之子與天鷹聖子離得比較近,尤其是海皇之子,頓時被那道電弧電得外焦里嫩,全身上下黑糊糊地被彈到一邊的靈璧上。天鷹聖子略好一些,他速度本來就極快,但是依然十分狼狽,也受了些震蕩。二女退至門外,沒有受到波及。

「天雷禁!」天鷹聖子的臉色有些難看,沒想到這寶物上居然有天雷禁。任何人只要觸碰寶物,必然會觸發天雷的攻擊。如果不能破除禁制,誰也得不到。

海皇之子掙扎了一下,站起身來,嘴裡吐出兩大口黑煙,剛才那電弧差點兒把他燒熟了,此刻形象十分狼狽。更慘的是,他身上的流金軟甲本就是導電的,這樣一來,被電得更均勻。

「什麼鬼東西!」海皇之子罵了聲,已經沒心思注意那些寶貝了,而是警惕地望著天鷹聖子和二女。

此時他有傷在身,若是這三人聯手攻擊他,只怕自己就得交待在這了。這時,他又開始後悔為什麼不讓別人去檢查寶物了。鯤鵬既然敢將重寶放在此處,又豈會沒有絲毫準備。

……

戰無命一路順著顏青青和史若男的標記追蹤而來,發現不少被洗劫一空的藏寶室,暗贊二女真是雁過拔毛,頗有自己的風格。

戰無命的速度極快,路上避開了靈王烏行雲,眼下還不是打劫的時候。還有很多寶貝需要搜刮,當大家最後集中在一起時,才是最佳的打劫時機。

跑了許久,戰無命感覺,已經進入鯤鵬巢穴的深處了。突然,他感覺到有奇異的生命波動在召喚自己,具體地說,應該是在召喚他乾坤戒指中那對鯤鵬的眼球,這種感覺十分奇妙。

戰無命吸收了鯤鵬水元素眼球的元力,又吸收了鯤鵬的意志,因此,他對兩個眼球的波動十分敏感,那是一種血脈相連的感覺。

還有一隻鯤鵬?這個發現讓戰無命十分驚訝,他立刻改變方向,順著感應的方向走去。

鯤鵬的巢穴非常大,裡面不僅有山,有宮殿,甚至還有洞穴。這個巨大的巢穴就像是一方小世界。戰無命跟著感覺走上一根組成鳥巢的巨木,在木頭上跑了片刻,突然呆住了。

眼球出現一個碧藍的水潭,水潭中升騰著濃郁的風水元素的靈氣,這股靈氣甚至比巢穴之外那條靈河更甚。水潭中間一個青藍相間的巨蛋沉浮其中。巨蛋上的青藍紋理像是天然的太極一般,覆蓋了整個蛋殼。

戰無命感應到巨蛋的生命波動,雖然隔著乾坤戒,但是戰無命依然能感覺到巨蛋對鯤鵬眼球的渴望。

「鯤鵬之卵!」戰無命表情古怪地自語道。他真想仰天大笑,鯤鵬死前居然產下一個蛋,經過數萬年,不知道為什麼一直未能孵化,還讓他撞見了。這個蛋的價值只怕無物可比。如果有一隻鯤鵬作為坐騎,那得是多拉風的事情?即使在元界,也是獨一無二的。鯤鵬可是掌風水兩種元素的萬妖之祖!

戰無命激動了,剛想伸手將那個房子大小的鯤鵬蛋收入空間法寶,一個聲音冷冷地傳了過來,「想不到你的機緣還真不小,居然讓你搶先一步找到鯤鵬之卵!」

戰無命嚇了一跳,剛才興奮過頭了,居然沒發現有人過來。扭頭一看,居然是剛剛避開的靈王烏行雲。

「那東西不屬於你,在你手中只會招來禍端,如果你想活得長久一些的話,就離它遠一點兒吧。」

靈王烏行雲望著戰無命的眼神,就像是看著一隻螻蟻。在他眼中,戰無命不過是個戰宗,雖然在鯤鵬海域混得風生水起,被人稱為混世魔王。那不過是因為大家的修為都被壓制在戰王初階。

現在,自己已經恢復到巔峰狀態,一個戰王巔峰對上一個戰宗巔峰,勝負毫無懸念。

「你算哪根蔥,今天哥要定它了。你自己沒本事找寶貝,就知道跟在哥後面吃屁!還裝的那麼囂張,也不知道你在宗門是師娘教的,還是師奶教出來的!」戰無命一臉不屑地應了一聲,根本就沒把烏行雲放在眼裡。

烏行雲大怒,他知道戰無命囂張,可是沒想到他看到自己恢復成戰王巔峰之後還如此囂張,簡直是不知死活。不由冷冷一笑道:「希望你一會兒還能這麼囂張!」

「你是想把哥嚇死嗎?」戰無命哧笑了聲。

戰無命的笑容突然僵在了臉上,他試了試,這該死的靈池,居然設有禁制,想收取這隻鯤鵬蛋沒有想象的那麼容易。

「以你的實力,根本收不了它。天下奇寶有德者居之,雖然是你先發現的,但你卻無德獲取,這就是天意!」靈王烏行雲見戰無命吃癟,心中暗爽,飛身向靈池撲去,既然戰無命收不了,就是他的機會。就算要解決戰無命,也得先將鯤鵬蛋收進乾坤戒,誰知道一會兒會生出什麼變故。

「哥拿不到,你也不見得拿得到!」戰無命懶得阻攔他。

鯤鵬肯定對這靈池做了手腳,靈池應該與外面的靈河相通,不然池子里不會有這麼濃郁的元氣。靈王烏行雲能破開禁制更好,破不開的話,就只能自己動手了。

「轟……」烏行雲的身體撲上靈池,將戰氣猛然貫入雙臂想抓住那鯤鵬蛋。就在這時,一片青芒驟然閃過,靈池上突然出現一層青色的護罩。

烏行雲一聲悶哼,青色的護罩上產生一股巨大的反彈之力,震得他倒翻出去。一旁的戰無命驀然出手,像一頭出籠的凶獸,沖向靈王烏行雲倒彈的後背。

「轟……」靈王烏行雲猛然張開領域,倉促迎向戰無命的攻擊。可惜,他的領域沒能阻擋戰無命衝過來的速度,兩人狠狠地撞在一起。

陰謀與愛情:契約新娘 戰無命的身形在空中一翻,返回池邊。靈王烏行雲卻控制不住身體,在戰無命的撞擊下,再一次砸向靈池青色的護罩。

「敢跟哥搶鯤鵬蛋,我打碎你的蛋!」戰無命狠狠地說了一句,看準時機,再一次撲向靈王烏行雲。

海皇之子的擔心並沒有錯,顏青青和史若男再次回到殿中,看向他的目光已經不一樣了,臉上泛起壞壞的笑容,雖然她們什麼都沒說,但是卻給他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海皇之子看到史若男與天鷹聖子使了個眼色,而後,天鷹聖子一言不發地點了點頭,也眼神怪異地望著他。

「你們想幹什麼?想不守信用?」海皇之子急了,三人已經達成了共識。

這裡的寶物只有三件,現在卻有四個人,自己剛剛受了傷,若是三人聯手,不要說分取寶物,能不能活著離開大殿都很難說。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