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劫轟然而來,葉默驀地變了臉色,隨即眼中精芒閃爍,不僅僅沒有迴避,雙腳猛然用力,整個人拔空而起,全身勁氣凝聚拳頭,狠狠朝著雷劫打去。

天魁霸體訣突破到第五階段,身俱五十萬斤巨力,拿天劫之眼沒有辦法,難道還怕了這一道小小的劫雷?

廣闊無垠的天地之間,烏雲捲動的天劫之眼下,一道身影,義無反顧朝著那攜帶天地威勢的劫雷狠狠打去,這樣一幕,深深印刻在眾人腦中,永遠都不會忘卻。

「城主威武」

看到這一幕,葉氏仙城之中,不明真相的仙民仙兵,對於葉默崇拜已經達到頂點。

天劫,讓人望而生畏,甚至有些人提都不敢提,更不要說直面天劫,強勢反擊了,葉默此舉,讓他們心緒激蕩,生出一股大丈夫當如是的崇敬。

「找死」

海妖獅老祖輕唾一聲,雖然嘴上鄙視,可心中卻壓抑不住的對葉默產生了幾分欽佩,無論成功亦或者失敗,在天劫之下強勢反擊,足以⊥人佩服。

「我不如他」

海妖章老祖頹然低下腦袋,即便三番五次被葉默戲耍,即便葉默只是一個小小的金丹修者,此刻海妖章老祖都不得不承認,它不如葉默。

「轟」

眾人這樣的心緒剛剛升起。

葉默拳頭和劫雷相撞,轟然巨響之下,雷電四散,瞬間遍布虛空,方圓十里內的虛空到處都是可怕的雷霆在狂舞,讓海妖獅等老祖紛紛逃竄,避之不及。

「啊——」

驀然,一聲嘶啞的慘叫從雷劫中央傳出。

「城主」

「葉哥。」

葉氏仙城內,高漸、常非等人神色驟變,滿臉慘白,紛紛驚呼起來,恨不得立刻衝到雷劫里一看究竟,可是他們不能,渡劫之人未死,天劫不會散去,誰敢進去,就是一個死字。

「哈哈哈……」

就在這時,一陣陣無比刺耳的大笑聲傳出,源自眾位妖族老祖。

「死了,這小子終於死了,哈哈哈,天作孽,猶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啊,痛快,真是痛快。」海妖章老祖哈哈大笑道。

雖然雷劫中央布滿了刺眼的雷電餘威,但觀這雷劫的威勢,以及剛才葉默的一聲慘叫,他九成確定,葉默那小子不死也重傷,已經離死不遠了。

「哼哼,還敢上去跟天雷硬抗,真是不知死活的東西,你若不死,老天就真的是瞎眼了。」

兩個魔傀也對視一眼,說道:「任務完成,狂暴妖旗到手,是時候回去復命了。」



抽髓挖心一般的痛

雷劫中央地帶,紫金色光華包裹下的五行雷電仍舊在肆虐,葉默身軀蜷縮著,滿口都是緊咬牙齒崩出來的鮮血,五行雷電環繞在身側,將他的身軀劈的血肉模糊。

身體已經一片焦黑的葉默連苦笑都笑不出來,心裡只有後悔莫及的話:託大了。

渡過八道雷劫后,他的《天魁霸體訣》突破到第五階段。

可他卻完全忘記了一些關鍵事情,他抗過八道雷劫是不錯,而且還突破了,這也沒錯。

可是,功法的突破帶來的威力,能敵得過最後一道天雷的威力?要知道,最後一道天雷,往往是前面所有雷劫威力的總和,甚至還要更強。

這天劫可不是他招來的,他是在和皇甫嫣一起渡劫,兩人齊渡,屬於異種雷劫,渡劫時天雷上包裹的一層層各色光華就是明證。

而且,這天劫還是五行天劫,他這是跨了一個境界在渡劫,這諸般種種綜合起來,強如元嬰巔峰的老牌強者也要發怵。

雷劫已經降下,無窮無盡的雷電在狂舞,天地之威布滿虛空,將葉默劈成重傷,而且,由於雷霆的特性,全身也被麻痹,根本動彈不得,更不用說吃涅檗丹或逃離。

漸漸的,葉默忽然感覺到一絲不對,五行雷電入體,竟然在破壞他的生機,短短片刻,壽命已經消失六個月

「這五行天劫,居然還會泯滅渡劫者的生機?難道是五行相生亦相滅的道理?」葉默驚駭莫名,這太驚人了,再這麼下去,即便渡過天劫,剩下的壽命也絕對沒多少了,還怎麼修仙?

想到這裡,葉默不禁焦急起來,神識瘋狂起來,想要指揮身體逃離,可是,任憑他怎麼指揮,身體就彷彿不是自己的一樣,一動不動。

「可惡,根本動不了,難道我今天註定要隕落在這裡?」葉默滿心絕望,苦笑著放棄了驅使身體的念頭。

就在這時,葉默體內忽然湧出了一股暖流,數不盡的雷劫餘威在這時忽然波動起來。

「嗯?這是怎麼回事?我的體內發生了什麼?」葉默迷惑不解。

緊接著,他整個人愣住了。

原本已經平靜一些的雷劫海洋再次狂暴,不斷湧向葉默,葉默只覺得眼前五顏六色,亮的刺眼。

而後,各色光芒逐漸消失,眼前一片白茫茫,什麼都看不見。

儘管雙眼已經看不到東西,葉默卻分明能感覺到,汪洋一樣的雷電天威不斷湧入體內,竟然沒對自己造成一點傷害。

不僅如此,體內還徐徐流淌出一道道暖流,滋養、修復著殘破的身軀。

「這是怎麼回事?」

葉默更疑惑了,卻根本找不到原因。

很快,雙眼再次恢復了視覺,葉默一眼就看到妖族老祖們滿臉冷笑,皇甫嫣則梨花帶雨,仙城眾高層們神色痛苦而焦急。

皇甫嫣看到葉默沒事,當即一抹俏臉上的淚水,衝上來急急問道:「葉默,你怎麼樣?剛才你……」

「雷劫威力確實很大,剛開始受了點傷,但並無大礙。」

葉默摸了摸身上比之前更破爛的衣服,一副頗感無語的樣子道。

聽到葉默這話,皇甫嫣暗自羞惱不已,沒受什麼傷也叫那麼大聲,害的自己以為他……也不知道流淚的樣子有沒有被他看到。

葉默安然無事的從雷劫中出來,葉氏仙城頓時瘋狂沸騰起來,甚囂塵上。

此時的葉默根本不知道,他安然無事從雷劫中出來,對海妖獅老祖等妖族老祖造成多大的震撼。

「成功了?」

海妖章老祖無意識的喃喃,眼珠子差點掉出來,使勁揉揉眼球,眼前的一切,明明白白的告訴海妖章老祖它並沒有看錯。

「妖孽」

海妖獅老祖根本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然而,誰也沒發現,天空中的天劫之眼並沒有消失,連黑沉沉的天劫之雲都沒消散,隱隱有奇異的雷電一閃而逝

轟隆隆……

陡然之間,一道雷音響徹天地,空間都如同畫卷一樣瘋狂震顫,彷彿隨時都會崩塌一樣。

眾妖族老祖、葉氏仙城所有人、葉默、皇甫嫣,所有人在這一刻身軀劇震,被這天地之威震撼,隨即紛紛面露驚恐之色,抬起頭,望向黑壓壓的天空。

SJGC30202a ?無彈窗在線閱讀本站域名手機同步閱讀請訪問

巨大雷聲仿若上天咆哮,所有人心神大駭,一股凌然不可侵犯的氣勢飛撲而下,所有人膽戰心驚,都能感覺到上天的憤怒。

「這是怎麼回事?還沒完?」

葉默傻眼了。

天劫之眼中,靈氣已經濃郁到顯化,方圓數萬里的靈氣似乎都被吸收到天劫之眼中,七彩閃爍的雷電在不斷成型,狂風四處肆虐,一幅世界末日的景象。

「天劫沒有渡過?」

所有人都感應到那天劫之眼的恐怖。

「真是天要收你啊,怎麼都逃不掉」

海妖獅老祖臉上出現笑容,心下隱隱有些快意,說實話,在葉默從雷霆海洋中出來的那一刻,它真的怕了。

「轟」

葉默眼前只是一道紫金色閃過,而後一股偉力轟擊而下,整個人從空中墜落,海水炸起數十丈高,嘴中鮮血噴洒而出。

「葉默」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皇甫嫣驚呆了。

剛才的天劫目標是她,是葉默頂上去,幫著她擋下的雷劫,而現在,她看的分明,這雷劫竟然放著她這個正主不劈,直直劈向葉默,這到底是怎麼了?

葉默體內經脈血肉已經變成一團漿糊,如果不是骨頭還沒斷,他真以為自己要死了。

「葉默,怎麼會這樣」

皇甫嫣飛快從空中落下,焦急的朝葉默問道。

「我也不知道。」

葉默此刻也犯迷糊,皇甫嫣應該已經渡過天劫了啊,怎麼還在渡劫?

不過,這也很難說,天威難測,誰知道天地間的雷劫有多少種,突然多出來一種人們不知道的也很正常。

說話間,葉默開始修復身體傷勢,卻沒發現皇甫嫣眸子閃爍間,透出一股極致的決然之意來。

不過,就在下一刻,靈覺依舊靈敏的葉默忽然感到異樣,猛然抬頭,正好看到皇甫嫣嬌軀緩緩飛起,竟然想如自己剛才那樣,跟天雷硬抗。

「你瘋了?你抗不住天劫的,它現在的目標是我,要是你也死了,我剛才所做不是全白費了嗎?」

葉默一聲爆喝,生生讓皇甫嫣的身形停頓下來。

「我們還沒輸,助我盤坐」

葉默輕嘆一聲說道。

皇甫嫣忙不迭落到葉默身邊,將葉默扶起,一股元氣法力灌入葉默體內,讓葉默得以盤坐在海面上,而葉默自身的法力,則在全力修復體內的傷勢。

盤坐好后,葉默閉上眼睛開始全力療傷,但閉上的剎那又忽然睜開,望向皇甫嫣,說道:「答應我,不論發生什麼事情,都不要輕易下之前那種決定,如果真失敗了,我們一起死,可好?」

葉默擠出一個難看的笑容。

皇甫嫣嬌軀微微顫抖,似乎有什麼東西在不斷升騰,鼻子酸酸,眼中淚花卻猛然一收,如同千萬次一般,凝視著葉默的臉龐,狠狠的點點頭,堅定道:「要死,我們一起死」

皇甫嫣伸手握住葉默滿是鮮血手掌,雙目對視之間,竟然有無盡滄桑衍生,宛若這樣的凝視已經千古萬世,上輩子,下輩子,同樣的凝視,亘古不變。

「一定要活下去」

移開目光,葉默看眼威猛的天劫之眼,再次看眼皇甫嫣,緩緩閉上眼睛。

手中數十珠千年藥草出現,葉默一口吞下,坐忘經瘋狂運轉,無數白芒產生,同時進入到微型世界之中。

「發生什麼事情?」

正在煉丹的阿璃還有侍弄葯田的阿稚同時看著那源源不斷的白芒,眼中閃著深深疑惑。

而此時,小世界太陽之中,葉默元神瘋狂運轉,小世界天地至理紛紛浮現,最終目光落在星辰之上。

「繁星漫天決……」

這是葉默最後的底牌,天魁霸體訣只有五層,此時葉默已經大成,如果想要增加戰力,唯一的選擇就是推衍繁星漫天決

繁星漫天決,乃是上古劍尊推衍出來的大神通,葉默只不過能使用三個階段,可繁星漫天決遠遠不止如此威能。

分身融合之後,修為成倍增加,豈是一加一那樣簡單。

如果能推衍出繁星漫天決的第四階段,戰力最少也增加七八倍,五九天劫雖然恐怖,但也不是沒有任何生機

天劫之外,海妖章老祖張張嘴,原本想要諷刺兩句,最終默然放棄。

縱使立場不同,縱使生死仇敵,強者永遠受人敬重。

海妖獅老祖亦是如此,妖族強者為尊,能讓強者動容的,永遠都是強者。

「放心,老祖會給你找一安息之地」

之前海妖獅老祖想要將葉默碎屍萬段,好狠狠出一口自家兒子軀體被毀的惡氣,可此時,它準備在葉默死後,尋一安靜之地,讓葉默安息。

強者自有尊嚴,即便是死去的強者,都不容許任何人玷污。

立場不同,生死搏殺,這是一件事情,崇拜強者,安葬強者,這又是另外一件事情。

「城主……」

高漸身子筆直,滿臉堅毅,所有葉氏仙城不論是仙民亦或者為財的散修都是如此一般,崇敬的目光落在那個似乎陷入絕境之人身上。

不屈,不折。

紫金色包裹著的閃電再次轟然而下,天地間,似乎只有雷聲在回蕩。

「給我破破破」

小世界中,太陽陽光猛然大放,不論是阿稚阿璃亦或者小火鴉,所有生物全部看向太陽,低伏身子表示臣服。

而太陽中葉默元神卻是無比猙獰,雙眼之中,無數法則線條閃過,無數傳承,在腦海中急速轉過,繁星漫天決的秘密在不斷演化中的出現,讓葉默對於繁星漫天決的感悟更加上升。

「不夠,遠遠不夠」

數百株千年草藥,連同塑身丹被葉默丟入嘴中,身軀眨眼恢復,小世界劇烈顫抖,白芒剛剛出現就會被吸收。

Written by wuxia

Leave a comment